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346章 前尘往事

第346章 前尘往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纵是轩辕前辈真气无匹,在持久不断的疯狂御使神器之下,最终也要因真气耗损而倒下。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昨夜景象多半便是如此。

    但是我想不通的是,轩辕前辈为什么在力竭之时还要飞掠至此?亦或者说这只是一个巧合。接着,他力竭倒在这里之后,又如何会身中剧毒?”

    他说着向莹白岩石四周瞧了一遍,续道:“你瞧,这峰壁四周光滑似镜,而且是在日光的阳面,这样的话,那些毒虫自然不会在此栖息。至于毒兽,我想刚才咱们穿过的那片密林,无疑是它们最好的栖息地了,它们何必又要跑到这里来呢?

    诸葛蝶韵点点头,道:“你的意思是,轩辕前辈不是中毒?”

    南宫易没有立即回答她,顿了顿道:“我觉得,轩辕前辈之所以面显赤红,而手足却煞白异常,极有可能与寒热之气有关,如果说是寒热之气,那就容易解释了。昨夜,轩辕前辈在击杀掉紫火麒麟兽之后,不是将它体内的兽元珠吞服了吗?紫火麒麟兽原本就是五行火属凶兽,而兽元珠更是其体内精华之所在。轩辕前辈吞服以后,神志昏迷性情暴躁也是有可能的。”

    “那他手足冰寒又怎么解释?”诸葛蝶韵问道。

    南宫易道:“我之所奇怪的是,就在这里。你看在这东方苍门极地之处,白天烈日如火,自然不会有寒气侵袭。夜里虽然寒风呼啸温度骤降,但也不至于在一夜之间让轩辕前辈变成这样。我想……”南宫易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神色一变,低头朝轩辕斐然望去。

    但见被南宫易扶在身前的轩辕斐然,忽然动了一下,接着便开始喘息起来。

    附身在一旁的诸葛蝶韵和南宫易见状都不禁又惊又喜,南宫易刚忙将真气自轩辕斐然手掌中的劳宫穴中输送进去,口中问道:“轩辕前辈,你没事吧?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轩辕斐然双目紧闭,身子微微颤动,双手无力垂在身子两侧,但是与刚才相比,他原本一脸的赤红之色,随着他呼吸渐匀,慢慢的消失不见。

    南宫易见自己喊过之后,轩辕斐然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又连喊了两声,轩辕斐然依然还是别无他状。一旁的诸葛蝶韵见状问道:“云哥,轩辕前辈怎么样了?”

    南宫易眉头一皱道:“他的脉象好怪,时而缓,时而急,时而热,时而寒,时而沉,时而浮,我从来还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脉象。不过他的身子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冰凉了,却不知是吉是凶?”

    诸葛蝶韵喃喃道:“轩辕前辈神功法术如斯之强,这点伤患应给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南宫易抬起头一脸茫然道:“这个不好说,神功法术再好再强的人,他也不是神。不是神,有生便有死!”

    “我不会死的,你们放心吧!”

    第八十回屠龙寻珠涌狂血

    诸葛蝶韵和南宫易听了这个声音,心里均是一震,接着便看到刚刚还昏迷不醒生死难料的轩辕斐然,忽然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脸色如常般望着南宫易,双目之中微带木然。

    南宫易心中虽然惊骇,但还是忙不迭的问道:“轩辕前辈,你刚才不是已经全身冰凉了么,怎么……”

    “怎么又活过来了,是吧?”不等他说完,轩辕斐然便微微一笑替他说完了后面的话。

    南宫易摇摇头,道:“刚才我见你气息微弱脉象奇怪,可是现在你怎么好像又没事了?”

    轩辕斐然忽然神色肃然道:“昨夜我是不是有过疯魔,还差点杀了你们二人?”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对望一眼,双双点了点头,南宫易心中奇怪,便问道:“前辈可是知道昨夜情形?”

    轩辕斐然抬手在棕黄的脸上抹了一把,低头沉思了半晌,才叹了口气缓缓道:“昨夜情形我也只是记得一丝半点,只记得我对你说过一句话,好像是让你逃走,其他的一概都记不起来了。”

    诸葛蝶韵见他神色黯然,心知他多半也是在想昨夜那凶险情形。从昨夜安然逃离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轩辕斐然为什么会疯魔,为什么会不顾一切要击杀他们二人。刚才她和南宫易在一起寻找轩辕斐然时便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现在轩辕斐然就在他的面前,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不解,当下道:“轩辕前辈,既然你多少知道一些昨夜的情形,那你可知昨夜你为何会突然疯魔么?而且,在你疯魔时,口中还不定的在叫骂,神色凶恶愤恨!”

    轩辕斐然听了这些话,黯然的神色当即愣了一下,粗犷的刀眉猛地一扬,眼中满是凄然的对诸葛蝶韵道:“昨夜我说的什么你们都听见了?”

    诸葛蝶韵和南宫易又点了点头,两双眼睛都是满含疑惑的瞧着他,放佛要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轩辕斐然朝着远处的密林望了一眼,似乎是在眺望那边的情形,但眼神无光,却又似在回忆一件久远的事情。过了一会,深深的叹了口气才道:“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像昨夜那种情形,在我身上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两人神色稍稍一变,南宫易道:“难道前辈知道你自己会忽然失去神智,暴躁嗜杀?”

    轩辕斐然摇摇头道:“自从第一次疯魔后,我便知道我有时会疯魔这件事。但我却不能事先预料我将要疯魔。我只知道,每当我失去神智疯魔之时,都是浑然不觉的,直到筋疲力竭之时,才会自顾晕去,醒来后对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全然没有记忆。但是距离上次疯魔,好像已经过了很久,我都有点记不起来了。”他眯着眼睛回忆着之前的往事。

    “那你可是知道你会突然疯魔的缘故?”诸葛蝶韵一边开口问道,一边侧身坐在了那块莹玉般的岩石上,但刚刚触及那岩石,便觉有一股森寒之意侵袭而来。于是又赶忙一扶,像方才一般蹲在一旁。

    轩辕斐然道:“你们二人可听说过狂血?”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闻言,均是摇摇头,以示不知。

    轩辕斐然道:“那你们俩可能才想到,我昨夜为何会突然疯魔么?”

    南宫易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诸葛蝶韵却心中暗道:“你这老头可真是怪异,刚才我不是问过你其中缘由么?你怎地忘得这么快,现在又来问我们。”她心里虽是这样想的,但还是没有讲出来,只是秀眉颦蹙的晃了晃脑袋。

    轩辕斐然望了诸葛蝶韵一眼,微微露出一丝苦笑道:“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心里又在暗骂我老糊涂了,刚才你问过老夫的问题,现在怎么我又来问你们了?”

    诸葛蝶韵差点就开口答应了,但是乍见轩辕斐然那一脸神秘的样子,心中忽然又疑惑起来,暗想,难道其中还有不同。

    轩辕斐然望着诸葛蝶韵接着道:“你刚才问的是我是否知道自己突然疯魔的缘故?这个我刚才说过,在有过第一次之后,我便知道了。而我问你们俩的问题是,你们是否知道我昨夜为何疯魔?其实这一切都是那颗紫火麒麟兽的兽元珠引起的。只因为我体内流淌的血和普通人不同,我的血中混有狂血!”

    “狂血?”南宫易和诸葛蝶韵两人闻言,都不禁齐声问道。

    轩辕斐然点点头道:“对狂血,我体内流淌着狂血。所谓狂血,就是一种极为猛恶的凶兽之血,这种凶兽叫玄火鼍龙兽。你们没听说过狂血,可应该听说过玄火鼍龙兽吧?”

    当轩辕斐然刚刚说出玄火鼍龙兽五字时,南宫易的脸色便霎时间充满了骇然。诸葛蝶韵虽然对什么玄火鼍龙兽不甚了解,但是听到这头凶兽的名字中有一个龙字,也自知不是寻常之物,当下凝神细听。

    不料轩辕斐然尚未开口,南宫易却先问道:“前辈所说的玄火鼍龙兽可是上古五大龙兽之末的那头玄火鼍龙兽?”

    轩辕斐然点点头道:“正是上古五大龙兽之末的玄火鼍龙兽。”

    南宫易道:“我听万仁大帝说过,上古五大龙兽凶悍程度无一不逊于神州十大凶兽,而且这五大龙兽都是行踪神龙首尾极难遇到。相传,五大龙兽之首的裂天苍龙兽只在两千年前出现过一次,而且出现之时,所到之处无一不是江河泛滥峰丘颓倒灾祸连连民不聊生,之后听说被六族中百位神功法术超一流的高手合力将其封印在昆仑山。

    那第二位飞天猊龙兽在一千五百年之前只出现过两次,每次出现均以屠杀数座城池的百姓后,又忽然不知所踪。第三位紫电蝠龙兽在千余年前五族与蛮族的大战中曾出现过,仅只一次,便让六族一万余兵卒将领横尸沙场,当然,那次蛮族损失倒是颇重,若不然,其他五族是否能击退蛮族,真的还很难说。

    只有这第四位冰甲环龙兽虽然有其名,却未曾听说在神州上什么地方做过恶行过凶。而这最后一位玄火苍龙兽便是在数十年前出现过,去不知为何被人击杀。难道击杀这玄火鼍龙兽的人真是轩辕前辈你了?却不知道所为何故?”

    轩辕斐然神色漠然其中又像夹杂着丝丝凄楚,叹了口气道:“不错,那玄火鼍龙兽正是我击杀的。至于所为何故,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一旁的诸葛蝶韵生性喜欢听奇人异事,眼下轩辕斐然方提到上古五大龙兽,又听他说击杀玄火鼍龙兽说来话长,当下心中好奇,便道:“话长就话长,反正咱们三人这在这东方极地也左右无事,轩辕前辈,你就不妨说一说关于你为何击杀玄火鼍龙兽一事吧。”

    轩辕斐然嘿然一笑,道:“你这丫头可当是故事了,那我就说与你们也无妨。我之所以要击杀玄火鼍龙兽,就是要取食它的龙兽珠和龙兽血。”他侧目瞧了南宫易一眼,道:“你可能猜得透我取食龙兽珠和龙兽血的原因?”

    南宫易挠挠头想了想后答道:“这玄火鼍龙兽既是上古五大龙兽之一,想必已经活了数千年。能活这么久的凶兽,自然便吸收了天地之精华,本身颇具灵性。再加上它藏匿游窜自我修炼,那龙兽珠和龙兽血便是极难见到的大补之物。轩辕前辈可是因此击杀玄火鼍龙兽的?”

    轩辕斐然点点头道:“看来你小子还挺聪明的,一猜便中。我之所以击杀玄火鼍龙兽,便是为了取食它的龙兽珠和龙兽血,以此增强我的真气和念力,好为我全家惨死的六口人报仇。”说道这里,他的双目中忽然又涌出一丝丝血红之色,神色凶悍残忍,竟与昨夜的样子颇为相似。

    南宫易见状,赶忙一拉诸葛蝶韵的手,只要见到轩辕斐然有一丝异状,便打算瞬移飞逃。诸葛蝶韵先见到轩辕斐然神色突变,又见南宫易忽然抓住自己手腕,心中不由得便砰砰狂跳起来,脸色也变得煞白。她对昨夜情形本就记忆犹新余悸未消,现下若在上演一场,那可真是万难承受。

    却不料轩辕斐然忽然开口道:“你们俩放心,我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件旧事而已!”

    南宫易望着他,见他虽然神色凶厉,但其中却隐含有一丝凄绝哀痛之色,便稍稍放松道:“不知是谁杀了前辈满门,前辈不妨说来让我们二人听听,或许我们还能帮上忙。”

    轩辕斐然闻言苦笑一声道:“你们帮不上的,你们神功法术都不及我,那人的神功法术更胜于我,你们怎么帮我?”

    南宫易心中奇道:“轩辕前辈说那人将他满门残害,而且神功法术又比他高,那么他又怎么会幸免呢?”心中不解,但又不好直面相询,只好等轩辕斐然自己说出来,便道:“那人为何要残害前辈满门?不知现下那人身在何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