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353章 三目翻天兽

第353章 三目翻天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易见到这头黑鳞火焰兽竟然可以喷射烈焰,心中蓦地一震,便仿佛在千里赤地的荒漠中见到一头奔跑的鸵鸟,跑着跑着竟然飞了起来。

    这次南宫易虽然惊愕未定,但却发现了黑鳞火焰兽瞬间飞掠消失的秘密。只听轰然声响,那道赤红色的烈焰与南宫易的两道交织的青光赤芒相撞。烈焰虽然耀目迅捷,但是被南宫易两道澎湃的真气夹杂着潮汐涌动狂浪滔天之势一震,顿时便消散殆尽,直将火焰峰上的层层岩浆向上震飞而起。

    南宫易心道:“原来这畜生竟能在这火焰峰层层熔岩之下自由穿梭,怪不得刚才瞧见它的速度竟然还比闪电更快。”

    想通此节,不觉心中暗笑,凝神留意脚下四处的凝固熔岩,浑不知自己全身的汗水便似骤雨般窸窣浇灌而下。

    忽然,他眼前一亮,但见左足外五丈处的凝固熔岩正在悄无声息的隐隐浮动,而且方向正是朝着自己而来。

    当下也不做声,只是静静地驻足原地,手中玄火逆刃翻转朝下,左手变掌为爪,等待黑鳞火焰兽的攻击。

    果然,那浮动的凝固熔岩迅速起伏到距离南宫易三丈时,突然尽数碎裂,一头全身黑甲的巨兽拔地而起,巨口一张,便要朝南宫易的身子咬下。

    南宫易一见到那凝固的熔岩突起,便知黑鳞火焰兽想要蹿出抓咬,于是就在前一刻拔身而起。身子在空中瞬间一滞,然后诡异的朝后滑落,右手中的玄火逆刃猛然举起挥斩。

    只见一道青光顺着玄火逆刃的刃身幽幽呼出,冲出三丈余长,便似一道倒悬的彩虹,呈圆弧状斩在了黑鳞火焰兽那紫黑妖异的鳞甲上。

    只听“叮当”一声,青光气芒方一撞到那紫黑色的坚硬鳞甲上,便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南宫易只觉右手一震,那玄火逆刃竟被黑鳞火焰兽的厚重坚甲倏然弹起。

    南宫易见状身子蹿落,便要站在黑鳞火焰兽的脊背上,想要挥刃朝它粗壮坚实的脖颈劈去。那只黑鳞火焰兽似是预先知道了南宫易的想法,钢爪在凝固的熔岩上一扫,整个巨大的身躯便再次就要往火焰峰层层熔岩之下钻去。

    南宫易见状,心中暗叫不好,身子在空中瞬间踏射而出,与此同时右手中的玄火逆刃对着黑鳞火焰兽所站的熔岩上连劈三记。只见那玄火逆刃上顿时便像是笼罩了一层层欲要****的雷电,迅速旋转流动,吞吐不定闪烁不停。忽然,那青光紫芒像是银河倒泻怒海翻转,携着席卷千里之势,夹杂风雷裂谷之声,轰然在黑鳞火焰兽钢爪之下崩爆。

    轰鸣声不绝,火焰峰仿佛猛地震动了一下,峰壁上的熔岩细沙石块焰灰纷纷朝峰壁之下震落飞溅。便连黑鳞火焰兽那巨大的身躯,也不由得被这惊天的冲击力震飞而下,在坚硬的熔岩坚壁上冲撞砸落翻转滚动,一直跌落三十丈之远,方才停了下来。

    南宫易见黑鳞火焰兽朝下跌落而去,哪能再给它逃走的机会,当下身形电闪而下,紧紧跟着那黑鳞火焰兽翻动滚落的巨大身躯。右手中玄火逆刃再次举起,一等黑鳞火焰兽收住跌落之势,便要再次挥刃猛斩取他性命。

    诸葛蝶韵方一奔下火焰峰,便转身往峰上望来。这时刚好瞧见黑鳞火焰兽张开血盆巨口朝南宫易喷出一道火舌烈焰,当下心中震惊莫名,暗道:“云哥不是说黑鳞火焰兽不会喷射火焰么?这又是怎么回事?”

    但她既然已经疾奔峰下,就算在赶回去相救,也是依然不及,何况之后这黑鳞火焰兽是否还有更厉害的后招,也不能猜想预料,只好心中带着万分忐忑,继续观瞧一人一兽激斗。当她瞧见南宫易从容应对了黑鳞火焰兽那一击后,心中不安之情又稍稍减轻一些。一直到南宫易发现黑鳞火焰兽飞掠似电的秘密后,将其稳稳罩于攻击范围之下,诸葛蝶韵这才如释负重,微微一笑,等着南宫易将其斩杀安然返回。

    黑鳞火焰兽刚刚稳住身形,四只钢爪如锻似铸的抓着镶入脚下坚岩之中,便瞧见南宫易飞身而至,右手中玄火逆刃青光爆射五丈余长两丈余宽。见到如此情形,那黑鳞火焰兽似是知道自己便要葬身此处,不禁巨躯停滞也不闪避也不还击,只是昂首对着南宫易长声哀鸣嚎叫,声音之中满是凄然悲凉之感。

    南宫易身在原本已经从空中掠下,右手中的玄火逆刃紧接着便要狂猛劈斩。但蓦地听到这黑鳞火焰兽竟然发出悲鸣哀嚎之声,心中也猛然一动,便似忽然想起了自己那头金睛苍猊兽与紫火麒麟兽激斗临死时的凄凉情形,不觉对眼前这头黑鳞火焰兽心生怜悯。手中的玄火逆刃虽然已自劈斩而下,却不由得向旁边一斜,雷霆刚猛一击,便撞在了身侧十丈外的火焰峰坚壁峭岩上。

    那黑鳞火焰兽朝南宫易哀嚎数声,接着将巨大的头颅缓缓地垂了下去,口鼻之中喘着粗气,眼中原本盛怒的凶光也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水汪汪的恳求之情。

    南宫易飘身落在黑鳞火焰兽旁边,黑鳞火焰兽见他没有攻击自己,巨大的瞳孔之中微微露出一丝喜色。接着走上两步来到南宫易身前,在他身上嗅了几嗅,接着又伸出赤红的长舌在他身上舔了舔,喉中呜呜然低嘶不绝。

    南宫易被它一嗅,便似站进了蒸笼之中,闷热不堪,又被他张口一添,只觉身体上似是有一条巨大的火柱左右游动炙烤不已。急忙摆摆手,呵呵一笑道:“你难道想要认我做主人?”

    那黑鳞火焰兽似是听懂了他的话,口中“呜嗷”的轻吼一声,双目和善的盯着南宫易,举止乖顺至极,与刚才激斗时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判若云泥。

    南宫易哈哈大笑道:“好,反正我也正好缺一个坐骑,你就辛苦一下吧!”

    黑鳞火焰兽闻言,似是欣喜异常,不禁昂首朝天嚎叫一声,直震得南宫易耳中嗡嗡作响。

    站在火焰峰下面的诸葛蝶韵见状,心中既是惊异又是高兴,想不到刚才还扑咬激斗的一人一兽,眼下倒成了乖顺真诚的朋友。

    南宫易将玄火逆刃负于背上,抬手对黑鳞火焰兽一指前面东海玄玉石槽,道:“兽兄,既然先下有你在侧,这驮运熔岩的事情就交给你做吧!”

    只见黑鳞火焰兽对着南宫易“呜嗷”一声,接着身子匍匐,似是要让南宫易坐在它的背上。

    南宫易见状哈哈一笑道:“兽兄盛情款待我自然荣幸之至,奈何你那黑鳞火背太过滚烫了些,只怕我还没坐下去,屁股当先已经变成红烧屁股了。”

    黑鳞火焰兽听完南宫易的话后,仿若未闻一般,依然匍匐于地等待着南宫易坐上,口中还似欢喜的低声嘶吼着。

    南宫易心道:“黑鳞火焰兽固然灵性十足,但再怎么说也比不上人聪明,我说的话,他多半理解不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正寻思着,忽见黑鳞火焰兽前爪一抬在南宫易所站的青黑坚岩上一扫一挑,南宫易的整个身子便轻飘飘的往它覆满黑鳞的脊背上落去。

    这下黑鳞火焰兽虽然抬爪迅速扫落也敏捷,但是南宫易在它钢爪方动之时,便暗暗运起真气于周身上下。见它并不是要攻击自己,这才将双掌之上的雄浑真气撤了。待到身子要落在黑鳞火焰兽的脊背上时,足底涌泉穴真气激涌,将他堪堪托在距离黑鳞火焰兽脊背半尺的空中。

    方一站定,南宫易微微一惊,刚才在距离黑鳞火焰兽脊背一尺余处便能感觉到燥热的炙烤,但此时相距只有半尺,却丝毫灼热都没有感觉到。好奇之下,有向下落了三寸,依然没有感觉到燥热烘烤。

    当下也不在犹豫,直接便站在了黑鳞火焰兽的脊背上,不想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炽热,心中赞道:“原来这黑鳞火焰兽竟有收摄镇压体内烈焰的能力,真是不可思议。”

    这时,站在火焰峰下面的诸葛蝶韵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挥挥手喜笑颜开的喊道:“云哥,快下火焰峰来让我好好瞧瞧你这新朋友,看它认不认我!”

    南宫易喊道:“韵妹稍等片刻,等我上去将那东海玄玉石槽中的熔岩取过来,在下峰让你瞧瞧兽兄雄姿。”

    诸葛蝶韵似是无奈的摇摇头喊道:“云哥,你怎么突然之间又变得如此呆傻了……”

    南宫易忽听诸葛蝶韵说自己呆傻,心中一甜,也不知她是夸自己还是真的说自己呆傻,当下挠挠头呵呵一笑。

    又听诸葛蝶韵续道:“这黑鳞火焰兽既能喷射火焰,以火驱寒之事便交予它身上了,你难道忘了它本就是一个活火源?”

    南宫易闻言,这才明白了诸葛蝶韵的用意,哈哈一笑道:“韵妹可比我聪明,咱们这就带着这位火源兄回去!”

    说着向火焰峰下一挥手,那黑鳞火焰兽便似明白他的意思,忽地腾空而起,巨大的身躯在青灰的峰壁和赤红灰白的冷却熔岩上急掠奔跃,四个起落便已经,奔到了火焰峰下。

    南宫易见马上便要奔至诸葛蝶韵身侧,当下附身一伸手对她叫道:“韵妹飞上来吧,我接着你!”

    诸葛蝶韵闻言,足下轻点,便似卓越仙子蹁跹神女倏然便飞上了黑鳞火焰兽的脊背。南宫易右手一伸将她不堪一握的纤腰一搂,左手顺势将她双腿一带,诸葛蝶韵便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怀中,口中嘤咛一声,羞涩的将酡红的粉颊埋在了他的胸膛。

    黑鳞火焰兽见两人均已坐在自己背上,当即甩开四足,便似****的羽箭般,飞也似的朝前窜去。其速度之快,似是犹胜于南宫易之前的金睛苍猊兽。更难得的是,纵是奔跃如此之快,南宫易和诸葛蝶韵坐在它的背上竟然似如履平地一般,丝毫不觉得颠簸起伏。

    只过了盏茶功夫,黑鳞火焰兽便穿过了那片密林奔到开阔平坦的山峰脚下。就在南宫易和诸葛蝶韵去火焰峰取火的这一个时辰中,轩辕斐然竟已经开凿好了三处洞穴,而且还将昨夜自己斩断的巨大古木劈成一块块烧火的柴薪,堆的像个小山一般,放在其中一个较大的洞穴中。

    除了那个洞穴之外,还有两个相隔十丈远的较小洞穴俨然而出。三个洞穴中最粗糙的当然要数堆积柴薪的洞穴,接着是柴薪旁边的那个洞穴,只有靠北的那个洞穴开凿的最是精巧,打眼望去,根本瞧不出一丝开凿过的痕迹。洞穴口呈圆拱形,外面平整光滑没有一丝碎石沙粒,洞穴顶上,竟然还刻着一个大大的双喜。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见状既是感激又是一阵脸红。心知轩辕斐然有意将他们俩所住的洞穴开凿的这么精致舒适,而且还恶作剧的在洞穴之上刻上双喜,用意这边是他们二人的洞房了。

    两人正自望着那一丈高低的住所发愣,忽听身后哈哈一阵朗笑:“你们两个娃娃可是看得上老夫的手艺?”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急忙飘下黑鳞火焰兽的脊背双双一脸感激的笑意,南宫易当先道:“轩辕前辈如此盛情美意,我俩自然欢喜得紧,怎还敢说瞧不上!”

    诸葛蝶韵却似打趣道:“前辈手艺虽然拙了一些,但还讲究看得过去,总比半夜谁在那峭岩上舒服得多了!”

    轩辕斐然瞪了他一眼,道:“你这鬼丫头,到底和你爹是一个脾性,说话邪里邪气。”顿了一顿皱眉道:“你们不是去取火了吗,火在哪里?”

    诸葛蝶韵笑着指了指身后的黑鳞火焰兽道:“就是它了!”

    轩辕斐然侧眼一瞧,这才注意到了这个庞然大物。当下聚精会神的将黑鳞火焰兽额周身上下瞧了遍,之后目露异色的对南宫易道:“你是在哪里擒到它的?”

    第三百五十章暂且安家

    南宫易道:“这便是我刚才去火焰峰取火时,在火焰峰上结识的新朋友!”

    轩辕斐然听他说的轻松,嘿然一笑道:“你既然能将它降服,那你可知这是什么凶兽吗?”

    南宫易见轩辕斐然笑声中满是嘲讽之情,心中不觉奇怪,开口道:“这凶兽难道不是黑鳞火焰兽?”

    轩辕斐然这次笑的更得意了,一指旁边的黑鳞火焰兽道:“你可见过能够喷火的黑鳞火焰兽?你可见过头生三目的黑鳞火焰兽?你可见过能在火焰中穿行无阻的黑鳞火焰兽?”

    南宫易听了第二个问题,心中诧异,暗道:“这黑鳞火焰兽还能有三只眼睛,方才我怎么没有瞧见?”思忖着,便抬头望黑鳞火焰兽的额头望去。这一望不觉吃了一惊,只见就在黑鳞火焰兽两只车轮般大小的凶目中间上方一尺的地方,有一条似闭似开的裂缝,长约一尺,若不仔细看,还真是瞧不出来。

    轩辕斐然这三个问题直把南宫易问的瞠目结舌一时间竟怔着面容答不上来。旁边的诸葛蝶韵也被这三个问题问的成了丈二和尚,但幸运的是她本就不知道黑鳞火焰兽长的是什么模样,所以也就闭口不言。只是瞧着南宫易愣头愣脑的样子,心中不觉好笑。

    过了半晌,南宫易才张了张口道:“前辈的意思,难道是说这凶兽不是黑鳞火焰兽?”

    轩辕斐然点点头道:“你小子身为北斗七君,竟然连这凶兽都不知道,还给它随便取一个名字来充数,可真是把灰背的青蛙当蛤蟆,真是可笑!”

    南宫易听他说的郑重,当下一脸尴尬问道:“前辈既然这么说,想必定是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不妨示下!”

    轩辕斐然一指黑鳞火焰兽,望着南宫易和诸葛蝶韵道:“这头凶兽,其实叫做三目翻天兽,它的外表看起来和黑鳞火焰兽很是相似,而且,它也喜欢吞食火焰喜欢在火焰中穿行栖息。但有所不同的是,第一,三目翻天兽天生三目,而黑鳞火焰兽却没有;第二,它可以从口中喷射火焰,黑鳞火焰兽却不能;第三,黑鳞火焰兽虽然也不惧赤火烈焰,但是它却不能长时间呆在烈焰中,也不能在烈焰中自由穿行,但三目翻天兽在烈焰中穿行却如同鲸鲨在水中游弋一般,来去自如而且可以相待多久就呆多久。”

    南宫易和诸葛蝶韵二人听完之后,双双点头,对轩辕斐然的见识似又敬重了许多。

    轩辕斐然呵呵一笑,露出得意的神色继续道:“今日你之所以能擒获这头三目翻天兽,你可知是什么缘故么?”

    不等南宫易,诸葛蝶韵哼了一声抢先道:“这有什么缘故,它打不过云哥,自然要被云哥擒获了!”

    轩辕斐然似是对她的回答毫无疑义,又接口道:“那你可知它为何斗不过你这小情郎么?”

    此言一出,诸葛蝶韵双颊顿时绯红一片,也不回答轩辕斐然的询问,张口嗔怒道:“前辈要是在这样欺负我,可别怪我出言不逊了!”

    轩辕斐然道:“难道我说他是你小情郎说错了?不是小情郎,那又是什么?”

    诸葛蝶韵平时口齿伶俐本不在轩辕斐然之下,奈何轩辕斐然此时所说的却又是她的软肋,想要辩驳却又找不到好的借口,只好红着脸望了南宫易一眼,不再言语。

    南宫易却接过话头道:“照前辈之言,斗不过难道也要理由?”

    轩辕斐然双眼现出一丝惊异道:“怎么能没有理由?凡事都是有章可循有法可究,它斗不过你,自然是有原因的!”

    南宫易见他说的如此神秘诡异,心中也甚是好奇,便笑道:“那还请前辈说出一二来!”

    轩辕斐然道:“这头要是真正的三目翻天兽,估计今日可真要大祸临头了!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轩辕斐然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刚才默然不语的诸葛蝶韵出口打断,“前辈你刚才明明说它是三目翻天兽,此刻又说它不是三目翻天兽,那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都快被你绕晕了!”诸葛蝶韵一脸不耐烦的道。

    轩辕斐然嘿嘿一笑:“这小丫头性子可真够急的,你爹可不是这样啊!我之所以说它是三目翻天兽,是因为它本就是三目翻天兽;而我又说它不是真正的三目翻天兽,是因为你们遇到它竟然还能活着回来。南宫小子想必知道,三目翻天兽可要比昨夜那头紫火麒麟兽厉害几分啊!”他说着,望着南宫易点头撸了撸嘴。

    南宫易道:“不错,我听说三目翻天兽凶悍程度虽比不上上古五大龙兽,却也端的是厉害异常。如此说来,前辈怎看我们竟然可以将它降服呢?”

    轩辕斐然道:“成年的三目翻天兽足有十二丈余长,你瞧瞧这头三目翻天兽才多大!”

    这时,南宫易和诸葛蝶韵才似乎明白了轩辕斐然的意思,后者开口道:“这样说来,我降服的这头三目翻天兽只是一头幼崽了?”

    轩辕斐然道:“正是!三目翻天兽每胎只生一头,幼兽出世,母兽必死。一般来说,三目翻天兽都是一脉单传,当然,凡事无绝对,也有例外的时候。正是这头三目翻天兽年幼无能无知,才被你降服了。你今日不但幸运,而且是匪夷所思的幸运,小命保住也就不说了,还将这头幼崽三目翻天兽收为坐骑,真是不可思议。要知道,三目翻天兽的凶悍暴烈性格,可一点不比紫火麒麟兽逊色,但是它也有另外一个特点,那边是极度忠诚于主人。它一旦将谁人做主人,就算你甩它,也是难以甩开的!”

    说完,他拍了拍南宫易的肩膀,抬起右手拎出十几只用纤细的藤蔓捆绑在一起的鸟雀小兽,对诸葛蝶韵笑道:“这时是的晚餐,现在交给你,晚上又有好吃的烤肉了!”接着,背负着盘古混沌斧,大踏步的朝自己的那个洞穴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