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387章 不死之谜

第387章 不死之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夫我可没听过。我只知道有行尸走肉,这行尸还能成仙的,恐怕只有疯子才能说得出来!你不要瞧老夫一身猴气,其实老夫是有名字的,看你这老儿也不像奸诈之徒,我就说与你吧。听好了,老夫叫南山灵猿!”

    皇甫千秋乍闻南山灵猿放声冷笑,声音中途一转却包含着一阵阵的苦涩,虽不明其意,但也大抵知道他所说多半都是打趣之言。于是也跟着呵呵笑道:“南山灵猿老友,你既然能瞧出这孩子身中鬼蛊,又深知种魔神术与‘鬼蛹九星蟥’的厉害,想必定然也是有办法驱蛊医治,还请相烦出手相救!”

    南山灵猿闻言,笑脸一僵道:“若是我不愿意帮你救治他呢?”

    皇甫千秋听了这句话,心中一片黯然,但口中却道:“这孩子之所以被人施以种魔神术而不死,其中确实另有隐情!只是既然没有人能够为他驱蛊疗伤,老夫也就不必多言了!”

    他说这句话看似是顾左右而言他,实则乃是出言即将之意。常言道:“猴急!猴急!”便是说大凡猿属猴类,遇到感兴趣的事情,难免会心痒难熬,急躁不已。再者,只从适才这南山灵猿一眼就能瞧出南宫易身中奇毒这份诡异手法来看,眼前这位半兽半人的老头,多半也是什么隐居深山的巫蛊奇人。自己若说出南宫易无人能救,作为身怀奇术的南山灵猿,多半就要忍不住发作了!

    果不其然,皇甫千秋刚刚说出这句话,那南山灵猿便一脸不屑于恼然道:“你这老儿开口倒也毫无遮拦,竟敢说世间再无人能救得了这小子!你以为世间奇士尽如你这般只能替人挖坟下葬么?”

    他之所以这样说,乃是刚才见到南蛮四害在击杀皇甫千秋时,被其雄浑无匹皮的真气与精神奥妙的法术反倒斩杀,再以真气震落山谷中的泥沙花叶将他们顺手掩埋。虽然他知道这其实是皇甫千秋修为已臻如化境之象,却故意开口说成他只会替人挖坟下葬。

    南山灵猿接着又道“|如果世间只有一人可以就这小子,那人恐怕除了老子之外,再无第二人!”说到这,他双目滴溜溜的一转,迅速的瞟了皇甫千秋一眼,干咳两声道:“你说这小子身受种魔神术所害竟然没有当即毙命,其中原因却是如何?你若是说的有趣,老子就帮你救他一救,如何?”

    皇甫千秋皱了一下眉头,道:“既然此时我寻不到那位行尸巫仙,那也只好将就一下老友你,为这孩子瞧瞧!你想听他为何身受种魔神术之威却为何不死,老朽这就告诉你!”

    南山灵猿闻言,一时间脸都气红了,左手在头上一边挠一边开口骂道:“行尸巫仙就是一个狗屁,他要是会驱蛊,老子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这老儿当尿壶!”

    皇甫千秋呵呵一笑,摆摆手道:“这个就免了,老朽用不了像老友你脑袋这么大号的尿壶!”

    南山灵猿本来已是气急,但却忽而哈哈一笑道:“不错,你这老儿也知道老子的这颗尿壶有些大了,其实是不好看吧?”抬手一指南宫易道:“好了,老子不和你再扯行尸走肉那个狗屁东西了!你还是快说说这小子为什么被种魔神术狂猛一击之后,竟还能不死吧?”

    皇甫千秋捋了一下颌下白须道:“其实这孩子本不是孩子,而是一位身俱雄浑真气于精湛法术的青年……”

    南山灵猿听他这么说,一脸疑惑的望着南宫易,出口打断他的话道:“这孩子不是孩子,难道还能是老子么?可惜老子不会法术也没有什么鸟真气!”

    皇甫千秋见南山灵猿虽老,但出言却是有趣,也不跟他争辩,续道:“只因他被一人以种魔神术从离忘崖下震落,坠入崖下的返老还童潭,这才变成了这个模样!”

    “返老还童潭?”南山灵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你所说的返老还童潭可是人族帝都城南侧,离忘崖之下的返老还童潭?”

    皇甫千秋点点头道:“难道南山老友还听说过神州之上还有第二个返老还童潭不成?”

    南山灵猿摇摇头道:“就那一处返老还童潭老子走未曾见过,又从哪里听到过第二个?哎,你这老儿是不是那我逗趣呢?早闻返老还童潭之水森寒胜冰凡物落入其中,十有*都会被消融不见。既然如此,这小子怎么还能活着,难道他是铁打的不成?就算是铁打的,落入返老还童潭中,想必也是要消融的!”

    皇甫千秋点头道:“传闻的确如此,但是事实却并非这样。老朽在寻找这孩子时,就曾跃下离忘崖,到返老还童潭附近探查过,事实与传言明显有些不符!”

    “有何不符?”南山灵猿问道。

    皇甫千秋道:“别的就不必说了,比如,这孩子坠落返老还童潭后,并未从潭中消融,却是安然无恙!另外,老友手中所持的那件隐妙仙袍也是同这孩子一起坠入返老还童潭的,眼下不是也丝毫不损么!”

    这下,南山灵猿更奇怪了,挥了挥手手中的隐妙仙袍道:“你说这隐妙仙袍是和这小子一起坠入返老还童潭的?”一句话说完,倒是觉得颇为有趣,张大嘴哈哈哈的便笑了起来。

    皇甫千秋点点头道:“实不相瞒,这孩子乃是人族北斗七君之一的玉衡星君,被鬼使神差中的一人一种魔神术震落离忘崖,坠入返老还童潭中。而这件隐妙仙袍,却是之前他为了使人族天玑星君残损神形复原,特意赶往冥界寻找黄泉青泥与忘川之水,碰巧在四大冥界入口之一的冥崖窟中所得。”

    南山灵猿不听则已,一听之下,越是觉得皇甫千秋所言甚是玄妙,脸上笑意渐收,又道:“世间唯一能粘合万物的,唯有冥界的黄泉青泥不可,而想要神形复原,却也是除了忘川之水而无能出其右。

    眼下既然玉衡星君活生生的冻在寒冰中,自然是安然从冥界返回,那后来玉衡星君可是取来了这两件东西?”

    皇甫千秋摇摇头道:“黄泉青泥倒是取了回来,但那忘川之水却是无论如何都去不回来的!”

    南山灵猿听完他的话,愣愣的点点头道:“能从冥界往返一次,这还倒是一件奇闻。照这么说,返老还童潭中的潭水,返老还童的功效还是有的了?”

    皇甫千秋点头道:“这倒是不假,眼前玉衡星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南山灵猿眼珠一转,嘿嘿一笑,道:“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将那潭中的水打来洗洗澡,看我也能不能返老还童!”

    皇甫千秋见他说话颠三倒四,适才还像在关心南宫易身体中的蛊毒,语气一转,却扯到了返老还童潭的潭水上了。

    皇甫千秋原本心中就关心诸葛蝶韵的下落,正打算前去寻找裴浩律询问。当下开口道:“南山老友若是没把握救治这孩子,我这就去招摇山鬼魅谷找行尸巫仙……”

    第六十回五年期约

    刚说到这里,南山灵猿怒目圆睁,叫道:“你这老儿怎会如此冥顽不灵,老子都已经说了,那行尸巫仙狗屁都不是,你到现在难道还不行么?若是不然,老子与你打个赌,半年之内你要是能在招摇山找到鬼魅谷,老子二话不说,就跟着你跳下那返老还童潭,如何?”

    皇甫千秋见这南山灵猿每次听到“行尸巫仙”四字都不免要咒骂痛斥一番,似是他们之间有天大的仇怨一般?不过他既然能与自己打这个赌,十有*自己去了招摇山未必就能找到那鬼魅谷,别说半年时间,便是两个月,南宫易只怕就已经生不如死了!

    想到此处,便道:“这个赌老朽还是不用打了,但是眼下这孩子身受‘鬼蛹九星蟥’之害,却又如何是好?”

    南山灵猿一脸不屑道:“老儿,你若信得过我,便将这孩子交托在此,五年之后你再来此将他领会,怎样?”

    “五年?”皇甫千秋一脸惊愕道。

    “怎么,五年有点长吗?”南山灵猿反问道。

    皇甫千秋摇摇头:“一切都以老友所言为准,老朽并无异议!”

    南山灵猿冷冷一笑:“觉得时间长就明说,何必憋着难受。我若是有屁有屎,绝不会憋着自己难受,放屁拉屎本就是人之常情,就像人说话一般,不用噎着藏着。实话告诉你,老子之所以要将这孩子留在此处五年,是因为这孩子体内的微小元神已经被‘鬼蛹九星蟥’吞噬了一部分。

    你若只是想救他性命,一个月之内我就能将他送还。只是那时候,他也就永远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了,什么真气法术,与他都沾不上边。因为他的元神残破,难以稳固丹田,不能积蓄真气,也就谈不上修炼什么法术神术了!”

    皇甫千秋闻言,心中一震,不想南宫易体内的‘鬼蛹九星蟥’已经吞噬了他部分元神,若不是这南山灵猿此时点破,自己这一走,只怕非但救不了南宫易,而且还会害了他。

    当下一躬身道:“即使如此,老朽又怎能不信南山老友之言。咱们便在此说定,五年之后,老朽再来此谷接玉衡星君回去!”

    南山灵猿等他说完话,长满灰色长毛的双臂顿时便往前一伸,道:“那就拿过来吧!”

    皇甫千秋将怀中封冻于百年寒冰中的南宫易方一交过去,南山灵猿便抬手一指眼前的山谷,道:“你可知道这山谷叫什么名字么?”

    皇甫千秋一脸茫然,道:“这个确实不知,难道这山谷还有名字不成?”

    南山灵猿摇摇头道:“你这老儿说话倒也蠢笨,人都有名字,这山谷为何就不能有名字?老子告诉你,这山谷叫不死谷,凡是有我在的地方,万物皆可不死!”

    皇甫千秋见他一张嘴便有吹破天的势头,本要出言讥讽辩驳,但眼下又有求于他,自然不能让他下不了台。于是点点头道:“老朽明白了!”

    南山灵猿一指封冻在百年寒冰中的南宫易又道:“这小子叫什么名字?不要到时候我救醒他后叫他阿猫阿狗吧?”

    皇甫千秋微微一顿,道:“你就叫他宫涤尘吧,另外,他以前是玉衡星君的事情,老友也不必说与他,这对他有好处!”

    南山灵猿又一指那寒气氤氲直透筋骨的百年寒冰,道:“这块寒冰我能不能放在火上烤?”

    皇甫千秋似是不懂,道:“老友何故要烘烤那百年寒冰呢?”

    南山灵猿嘿嘿一笑:“老子若不将这冰块烤化了,怎么才能取出这小子施手?”

    皇甫千秋恍然大悟,当下左手往裹着南宫易的寒冰上一探,但见青光闪耀咻咻流转,片刻间,那寒冰便被他炽热的真气化为了丝丝白气,消散的无影无踪!

    做完这些后,南山灵猿对皇甫千秋摆摆手,道:“老儿,你先下可以走了,两年后再来不死谷即可!”说完,转身奔跃到一株十几丈高的巨大楠木树上,荡了几下,便消失在了草木葱茏的山谷之中,也不管皇甫千秋是否已经离去。

    皇甫千秋望着南山灵猿消失的灰色身影,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惆怅,既是对南宫易遭遇心生悲悯,又对这半人半兽的猿猴充满了不仅的好奇。

    多想无益,眼见太阳已经西斜,过不了多久这山谷之中定会被摩云参天泽云蔽日的草木所倾覆,不得光辉,而那邪族的红尘南邪使裴浩律也不知是否还在那条山道上。

    当下瞧了依旧刑若死尸一般的衰命鬼,身形一晃,便沿着陡峭的谷壁冲飞而起,身形飞移飘动,片刻之间便已从谷中返回到天癸山山道之上。沿着山道远远望去,一片灰白的岩石上,哪还有半个人影。只有三十丈外的山道中央,映着太阳的光辉露出一滩醒目的血迹,正是许久之前裴浩然重伤之下所流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