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426章 魔族佚事

第426章 魔族佚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燕云霄摇摇头道:“这个我倒是不知,但这个理由似乎也无可厚非!”

    南宫易冷笑一声道:“这个理由当然无可厚非,简直算得上是无懈可击!试问,轩辕斐然存活于世间也该有数十年上百年了吧,既然之前那么久他都没有失踪,这些人为何那时候不寻找轩辕斐然报仇?却偏偏在轩辕斐然得了盘古混沌斧之后才一心要打问到他的藏身之所?”

    燕云霄见南宫易言之有理,便道:“依你之见,这些人想必是为了神器之利才要寻找轩辕斐然的?”

    南宫易一脸怒色的点了点头:“除了这个理由外,还有什么能比这个理由更容易找到轩辕斐然抢夺盘古混沌斧的法子?

    之前这些人之所以没有去找轩辕斐然报仇,是因为他们知道就算自己找到了轩辕斐然,也是跑去送死。轩辕斐然能在邪族手中抢夺盘古混沌斧,由此可见其神功法术修为之深湛难测。

    而邪族圣主诸葛景云本就是原魔族朱雀圣魔,轩辕斐然既然身为白虎圣魔,其神功法术自是尤胜于诸葛景云。

    当他在得到上古第一神器盘古混沌斧后,其神功法术之威力只怕又要再翻一倍。这样一来,那些人本更不应该去寻找轩辕斐然报仇,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偏偏却要急于知道轩辕斐然的藏身之所,寻其报仇。

    这里边的猫腻只有一种,以前那些人若是报仇,就得自己一个人去。可是现在五族众人几乎无人不知轩辕斐然身携盘古混沌斧,他们之所以此时要找轩辕斐然,目的并不是报仇,而是觊觎神器之利。就算轩辕斐然借助盘古混沌斧法术更上一层楼神功精进数倍,可是要和四个部族为敌,其下场多半也是难逃一死!”

    南宫易一口气将自己所想说了出来,直将燕云霄和袁子英听得怔在当场。他们简直不能相信像宫涤尘这样的少年,竟然能想通这件事所暗藏的猫腻。

    燕云霄叹口气道:“或许涤尘兄弟你说的的确不错,但这些已经成为了往事,多说无益。当年群雄来到九帝城神藏门外,群情激奋般都要让玉衡星君说出轩辕斐然的下落,但玉衡星君似是看出了众人所图,却出乎意料并没有将轩辕斐然的行踪说给任何人。

    争辩未果之下,玉衡星君便放言,若是有人能击败他,他就将轩辕斐然的下落说给谁。这本亦是玉衡星君以死明志之举,但四族群雄似乎并不在乎玉衡星君的生死,纷纷上前请战。

    那一日,众人是在九帝城外的离望崖边上决斗玉衡星君的。玉衡星君在五族之中名声斐然,其神功法术自然犀利无比,并非寻常之人可敌。当时第一个与玉衡星君决斗的是兽族的犀虎青风使东门寒齐……”

    说道犀虎青风使东门寒齐时,燕云霄特意瞧了身旁的袁子英一眼,见她神色并无异状,才又继续说道:“东门寒齐虽然神功法术修为已经不弱,而且所持的那柄饮血狂刃乃是昔年兽族穹窿苍猊使歌舒泯的兵刃,是当年歌舒泯在玄石谷碧寒潭中偶的一方黑寒玄石打造。

    此刃一成,歌舒泯携刃一举击杀了南山凶兽青光裂狮,之后又大败人族妖族数位高手,不出两三年歌舒泯便在六族之内名声大震。

    不过纵使东门寒齐有利器在手,却还是败给了人族玉衡星君,听闻若非当时人族玉衡星君手下留情,眼下兽族只怕已经没有犀虎青风使这个职位了。”

    一旁的袁子英见燕云霄将东门寒齐对人族玉衡星君一战说的惨败之极,本想开口争辩,但却苦于事实不可捏造,只好冷着一张俏脸转头他顾。

    “后来怎样?”南宫易忍不住催促道,当他听到群雄汇聚人族九帝城外的神藏门时,他就已隐隐觉得昨夜之梦并非真的是梦,似乎是自己记忆的偶然闪现。是以眼下听燕云霄一说,心中更是按捺不住,想要知道自己失忆前的原委。

    燕云霄道:“兽族犀虎青风使惨败之后,人族青水城*散人之一的亓官百通又上前与玉衡星君决斗……”

    燕云霄刚说到这里,南宫易打断他的话奇道:“燕大哥所说的可是人族青水城*散人之一的亓官百通要与玉衡星君决斗?”

    燕云霄点头道:“不错,正是亓官百通!”

    南宫易皱了皱眉道:“可是玉衡星君也是人族之人啊?那个*散人亓官百通为何又要为难自己人呢?”

    燕云霄摇摇头道:“涤尘兄弟有所不知,人族虽然名义上有碧云城、黑风城、赤雷城、黅电城、苍木城、紫火城、绛土城、玄金城、青水城和九帝城十城,可是十八年前,这十城中的碧云、黑风、青水、紫火、绛土五城便已独立于人族之外,不受万仁大帝管辖调遣。”

    南宫易顿时明白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正奇怪那个*散人亓官百通为何要与自家人为难?原来是为了神器之利而六亲不认啊!”

    那玉衡星君原本就是他自己,虽然眼下自己因为坠入过返老还童潭失去记忆以及神功法术,也不再是昔年模样,但毕竟这些事都是自己经历过的。是以在听到亓官百通因神器之利而与自己为敌,心中顿时愤慨异常,忍不住便开口讥讽。

    燕云霄道:“还好,那亓官百通虽然神功法术修为也极为了得,却还是败在了玉衡星君手中。

    可是就在此时,一个白衣怪客悄无声息的瞬移至离望崖,在三个回合之下便挫败了玉衡星君。玉衡星君落败被擒,那白衣怪客为了从玉衡星君得知轩辕斐然下落,不惜以邪族郡主诸葛蝶韵性命相要挟。

    玉衡星君与邪族郡主在失踪的三载之中,早已情投意合互相爱慕。眼下诸葛蝶韵性命危在旦夕,玉衡星君又如何能够置之不理任其施为?

    无奈之下,玉衡星君便和那白衣怪客定下条约,自己只能将轩辕斐然的下落告诉他一个人。白衣怪客答应后,玉衡星君便让他附耳过来。就在那白衣怪客凝神细听玉衡星君说话之际,玉衡星君却猛然使出杀招,想要将此人一举击杀。

    可惜的是,那白衣怪客的神功法术修为实在太过深湛,简直已经达到神级之境。这一出手,玉衡星君非但没有将那白衣怪客击杀,反而使得其狂然暴怒,将玉衡星君和邪族郡主双双打下离望崖坠入返老还童潭中。

    世人都知道返老还童潭鸿毛不浮,而且凡是坠落之物无一都会被潭中之水吞噬化尽。是以,玉衡星君与邪族郡主也因此命殒其中!”

    说到这里,燕云霄已经是唏嘘不已,似乎对玉衡星君之死极为惋惜。

    南宫易见燕云霄神色黯然,忽然问道:“燕大哥,你觉得玉衡星君这个人怎么样?”

    燕云霄闻言,当即神色一正血脉贲张道:“人族玉衡星君向来剽悍勇武光明磊落,在五族之中早已侠名远播声誉极佳,乃是许多侠士豪雄崇拜的对象。但却因离望崖一役英年早逝,的确是令人扼腕!”

    南宫易道:“那有人知道那个白衣怪客是谁吗?后来又怎样?”

    燕云霄道:“没人知道那白衣怪客到底是谁。以此人法术神功之修为,放眼六族,也恐怕不足十人。玉衡星君被其击落离望崖后,此人又残害了玉衡星君双亲,这才远遁逃走。当时虽然有仙族圣主仙元天尊在场,也未来得及阻止其恶行!”

    听到自己的双亲和所爱之人都是丧命于那白衣怪客之手,虽然眼下南宫易记忆尽失,并没有切肤之痛。但心中仍是抑制不住的愤怒与痛恨此人,口中钢牙紧咬道:“在我有生之年可不要遇见那白衣怪客,否则,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以告慰玉衡星居夫妇及双亲。”

    他虽然并不知道自己与邪族郡主是否成亲,但念及自己曾经能为救她而以命相搏那白衣怪客,想必对其也是极为爱慕。只是南宫易还是想不通,自己当时为什么至死也不愿将轩辕斐然的下落告诉众人,好免了那一场劫祸?

    他当然想不通,或许所有人都想不通,他为何宁可以死明志,也不愿说出轩辕斐然的下落。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和轩辕斐然的关系,除了他和诸葛蝶韵之外。

    燕云霄道:“以涤尘兄弟你眼下悟性与聪慧,想要修成无上神功法术恐怕也不太难,仅从眼下你身怀绝学来看,日后所成定然远在大哥我之上!”

    南宫易道:“我一定要修成无上神功法术,为神州六族惩恶除奸,让百姓安居乐业!”

    袁子英微微一笑道:“我相信涤尘兄弟你,不过眼下我们的任务是前往众兽山击杀灵角狔蜥兽。看现在天色,恐怕丑时将过,你快洗漱吃饭吧!”

    其时,纳兰无苑也已经醒了过来,便与南宫易一同洗漱吃饭。用过早膳,燕云霄、袁子英才带着南宫易和纳兰无苑出了泰来殿,乘上袁子英早已准备好的青尾鬣猰兽木车,这才飞速朝帝宫圣门疾驰而去。

    南宫易望着窗外黝黑的暮色,苍穹中缀着几点残星,四周楼宇宫殿隐入淡淡的雾气之中。兽车飞驰,南宫易只觉一阵清风迎面扑来,吸入鼻息之中,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虽然南宫易在兽族帝都城中见过不少奇异的草木,却并没有看见过一朵鲜花。而此时这花香却如此迷蒙妙曼,竟令南宫易不觉精神一震。

    兽车急速飞驰片刻,转过两道弯便可以望见大开着的帝宫圣门。虽然帝宫圣门前并没有一盏灯烛,但宫墙和巨大的铁门之上却镶嵌着不少萤火石,在这样即将破晓的暗夜中,依旧可以发出淡淡的光亮,将帝宫圣门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华之中。

    南宫易心想,此时已到寅时正,想必兽印法王已经在帝宫圣门处等候自己,能让一族圣主在此等候自己,南宫易心中不觉自豪。

    可是再一想到昨夜之梦,他的心中又不禁生出了一丝恼怒。虽然燕云霄所言中,并没有完颜鸿渐向自己索要盘古混沌斧之事,但梦中种种情形几乎都在燕云霄所述中出现过。

    也就是说,曾率众前往人族九帝城外与南宫易为难的人,也有他完颜鸿渐。他虽为一族圣主,但却依旧心蒙杂念,想抢的盘古混沌斧。自己坠入离望崖下的返老还童潭一事,虽然都是那白袍怪客所为,看似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细细想来,若是没有群雄利欲熏心想要得知盘古混沌斧的下落,也就不会汇聚人族九帝城。没有此事,自己也就不会坠入返老还童潭变成如今模样。

    想带此处,南宫易不禁对这个冠冕堂皇的兽族圣主,顿时生出一个痛恨之意。这种痛恨之意迅速蔓延,几欲令他放弃替完颜鸿渐寻找灵角狔蜥兽之事。

    但一想到燕云霄所说的那些事,又忍不住心中忐忑。此刻若是放弃众兽山之行,一定会令完颜鸿渐恼羞成怒,弄不好还要将自己以欺君之罪处死。

    迫于无奈,南宫易只好自我安慰道:“我这次之所以替完颜鸿渐寻找灵角狔蜥兽,并不是想帮助他,以他那种奸诈狡猾沽名钓誉之辈,就算死现在在我面前,我也定然不会眨一下眼睛。我之所以帮他,是因为他的女儿并不像他那样可恶无耻,并没有该死之罪!”

    想通这些,南宫易的心下顿时轻松了不少。望着兽车渐渐停下,他也缩回脑袋。

    四人依次下了兽车,帝宫圣门虽然站着几十个身穿铠甲的守卫,但是并没有阻止他们四人出入圣门。

    其中一位身穿红色铠甲的守卫,忽然从众人中走了出来,到袁子英面前俯首禀报道:“圣主已经带着两位圣兽使和三位旗使在帝宫圣门外等候流云旗使和诸位侠士,请流云旗使速速带着诸位侠士赶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