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520章 万众狂欢

第520章 万众狂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易朝牧战野拱手苦笑道:“牧大侠,昨日形势紧张,我怕说出来之后,士气受到打击,所以才不得已说谎。”

    牧战野点头道:“南宫易兄弟,你做的很对。”

    曲伏怅然若失,半晌方道:“是吗?这真是元泱黎民的损失。”

    南宫易从怀中取出泱神血帛与泱神帖,交给曲伏道:“这是泱神临终遗命,下令碧雨帝国罢兵退回本国的神谕。”

    曲伏展开血帛,才看得片刻,热泪便滚滚而下。

    曲伏折起血帛道:“此事关系重大,暂时不能让外人知道泱神驾崩。等到让碧雨帝国退出乌桓城附近,撤走军队签署合约之后,我们再昭告元泱。”

    众人点头称是。当下群雄又聊了一阵,曲伏脸色越转难看,豆大的汗珠淌了一身。

    牧战野知道他身受重伤,勉力支撑了许久,微弱的真气已经散开,当下拍拍南宫易起身告辞。

    曲伏笑道:“乌桓城黎民今夜要宴请诸位。万良、曲风扬,你们带着两位到海滩上赴宴吧。”莫万良与曲风扬躬身领命,带着两人退了出去。

    众人来到西面珊瑚海滩时,夕阳已被对岸惊羽山吞没,淡蓝的苍穹中星辰隐隐,凉风习习。沙滩上人头涌动,一堆堆的篝火熊熊燃烧,映红了张张笑脸。馨儿远远瞧见他们,便一路奔了过来,一只手拉住牧战野,一只手拉住南宫易,朝里走去。

    沙滩上欢声笑语,人们围坐篝火烧烤海鲜,喝着自酿的美酒。年轻的豪雄们与姑娘围着篝火,跳着舞蹈,五弦琴的欢快旋律响彻沙滩。

    南宫易一边为众人烤炙拿手的焦骨鱼,一边与周围豪雄谈笑。突然轰声巨响,众人掉头望去,远处山峦有人燃放烟火,一道道绚丽的烟花划破苍穹,漫天绽放。沙滩上逐渐沸腾起来,欢呼声霍拳喝酒的声音此起彼伏。

    爆声连响,幽亮的苍穹突然开满了烟花,次第绽放,如波浪蔓延,色彩缤纷,光怪陆离。阵阵海浪,徐徐晚风,南宫易手中端着烤鱼,一转头瞧见馨儿正笑吟吟的望着他,秋波迷离,在篝火的照映下,跳动着火焰的光泽。

    那眼神这般熟悉,又这般动人。让他想起了谁,又忘记了谁。心中砰砰乱跳,一阵迷茫,手指一松,烤鱼掉在了沙滩上。

    乌桓城的夏天就在这群雄合欢狂歌畅饮的烟花之夜中悄悄来临了。

    第二天凌晨,莫万良率领五百名精兵携血帛与泱神帖直奔拜月阁围军大本营,出乎意料之外,前日还旌旗林立、帐篷密布的拜月阁三军,今日竟已空空荡荡,人影全无。只有灶坑碳块,依旧星罗棋布。

    莫万良领军朝南疾驶,沿途经过九个拜月阁营地,但无一不是如此。想来定是狗贼眼见狙击牧战野、南宫易不成,知道大势已去,索性悄然偃旗息鼓,连夜拔寨撤退。当下莫万良引兵回撤。

    乌桓城军民听得狗贼撤退,无不欢欣鼓舞,又大大热闹了一番。曲伏仍有所疑虑,又陆续派遣九路探兵,侦骑四出。终于确定所有狗贼围兵昨夜已全部撤回碧雨帝国境内。

    傍晚时所有探兵全部返回乌桓城,狂人屠鸿海也率领数千精兵赶回城中。狂人屠鸿海刚登上港口,便有人报泱神传人已安全到达,蚀日兽虽未听见南宫易的名字,却似乎已闻着他的气息,欢声长嘶,昂首踢蹄,险些将狂人屠鸿海抛将下去,然后猛地撒开四蹄,欢鸣着朝城里狂奔。

    众人见屠狂人在一匹似虎似龙的异兽上颠簸乱舞,大呼小叫,无不好笑。

    南宫易正与群雄在集贤院中吃饭,忽听得外面远远传来欢嘶之声,大喜过望,跳将起来,朝门外奔去。刚奔到院中,赤影一闪,狂风卷来,已被某物扑倒在地,一条湿哒哒的舌头随之舔将上来,将他从头到颈,彻底扫上一遍。温热的鼻息喷得他瘙痒难当。

    南宫易哈哈大笑,双臂将他搂住,道:“兽兄,可想死我啦!”

    那蚀日兽嘶鸣不已,似是在说:“我也想死你啦。”

    突听有人气喘吁吁的笑道:“这个畜生,闻见你的气味,就发了狂似的乱奔,将我跌得一身泥。”

    抬头望去,一个大汉浑身泥土,笑呵呵的站在门口,正是狂人屠鸿海。

    南宫易大喜,两人曾患难与共,此番重逢,更为亲热,如相识多年的老友般嘻哈聊天。苑中群雄闻得声音,纷纷出来,当下互为介绍,俱极欢喜。

    馨儿瞧见那蚀日兽,颇为喜欢,上前抚摩它的头,笑道:“南宫易大哥,它是你的朋友么?长得可真奇怪。”

    南宫易笑道:“正是,不过他可傲慢的很,和一般人不往来。”

    岂料那蚀日兽似是对馨儿颇为喜欢,眯了眼任她抚摩,低嘶不已。南宫易大为讶异,馨儿则得意不已,格格笑个不停。

    当夜,乌桓城再次全城欢宴,曲伏也勉力出场,与南宫易、牧战野等赶来援助的群雄敬了数十杯酒,这才告退。

    此后十余日,乌桓城依旧侦骑四出,始终未见碧雨帝国有何异动。曲伏又派遣五路使者将泱神圣谕分别送至五大帝国圣山元良会,一场战祸就此出人意料的消弭于无形。

    和平既定,自第三日起,便有豪雄陆续告别而去。南宫易与牧战野也欲告辞,却被曲伏等乌桓城军民苦苦挽留,几次人已到了码头,又被拉了回来。

    盛情难却,何况南宫易素以四海为家,离开此地,也不知将往何去,馨儿又在岛上玩得乐不思蜀,是以两人决计在乌桓城中住上一段时日。

    既已在乌桓城住下,牧战野则索性以沛然真气,帮助曲伏疗伤,重新打通、修复他的经脉。南宫易对医药素有兴趣,又得了无泱的《奇花甄鉴录》,四下寻找疗伤奇药。

    岛上五大帝国豪雄带来的诸多奇花异草中,不少符合药方。南宫易每日清晨熬上一壶药,到中午时给曲伏服下。如此双管齐下的治疗,过得几日,曲伏大有好转之势。举城上下,都颇为欢喜。

    曲伏之子曲风扬,虽然起初颇为矜持,与南宫易相遇时温文有礼,但毕竟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时日一久,便露出原形来。

    南宫易又素来外向开朗,极易与人交成朋友,十几日下来,曲风扬已与南宫易勾肩搭背,嘻哈谈笑,竟成了颇为要好的朋友。但是在长辈面前,他依旧恭敬有礼。

    跟随曲风扬的一帮少年听说南宫易诸种壮举,佩服的五体投地,每日围着他,缠着他说些路上趣事。南宫易连比带划,口沫横飞,叙述间不免有所夸大,直听得众少年眉飞色舞,啧啧称奇。

    关于天仙灵女姊姊与寰姬芙一节,南宫易只是轻描淡写的提过,但已令众少年干吞谗涎,悠然神往。

    只是那馨儿也是终日跟着南宫易,形影相随,直如兄妹。南宫易一则颇为喜欢她,二则苦于摆脱无法,只好由她。众少年见她是玄天浪涛刃牧战野的千金,也是大献殷勤。加上她娇俏可爱,更被众人奉若公主。

    这一日南宫易正与众少年说到如何与群雄摆成五轮盘龙阵,击破坚不可摧的玴海混金奇寒铁。

    手舞足蹈之下,运气气海,猛然提气,挥手向身边一块巨石拍去。突然气海处热气陡升,体内数十穴道猛地真气激爆,在体内急速汇成滔滔洪流,刹那间急剧膨胀,忽然在体内逆转,不随掌心导引出去,转而直冲脑顶,双耳轰然一声巨响,大吼一声,直直摔倒,人事不知。

    原来他到乌桓城十余日,除了寻找花草熬药,便是终日与曲风扬等人满岛游玩,竟无一日练习“激浪涌“,调息御气。

    体内浩然的真气加上残余庞杂的五轮真气长久不得疏导,又开始在经脉间胡乱游走。被他这般猛然调气,登时岔乱,汇成自行乱转的真气,互相冲撞。

    瞬息间他无力疏导压抑,登时便被那崩爆的真气撞晕过去。好在他适才发力之时,还未倾尽全力,是以反冲之力未达危险的境地。

    南宫易昏倒,登时引起一片混乱,曲风扬被他父亲重重责罚了一顿,十日不许出门。城中名医纷纷赶到聚英堂为他诊断。但甫一搭脉,便被震飞,伤筋断骨,不一而足。

    幸而牧战野及时赶到,将他真气疏导分散回各处大穴,这才避免体内失控的真气将他经脉震伤。南宫易一连休养了五日,方才好转。每日上门看望之人络绎不绝,五大帝国灵丹妙药堆满了他的床头。馨儿则终日与蚀日兽一起,陪在他的身边,晚上瞧他睡下后才恋恋不舍的回房去。

    第三十章神功激浪

    这一日南宫易睡至半夜,忽听有人轻扣房门。当下起身开门,正是牧战野。他低声道:“南宫易兄弟,你随我来。”

    此时皓月中天,苍穹似海,海浪声声,南宫易心中诧异,不知何事,但依旧掩上门,尾随而去。

    牧战野领着他绕过聚英堂,穿过珊瑚林,到了海滩上。海风咸湿迎面扑来,耳中尽是海潮汹涌滂湃的宏声巨响。深蓝色的大海层层叠叠涌起排排巨浪,万马奔腾般卷向海滩,又朝后梭然退去。如此反复,不一会儿便淹没了百余米的海滩。

    是夜正是月上中天之时,也是这个月海上激浪最盛之时。

    牧战野道:“南宫易兄弟,那日在桃花源里,我教于你的《激浪涌》还记得么?”

    南宫易方知他半夜拖他来此,是重新传授他纳息御气之道,想到自己这些日耽于玩乐,乐极生悲,不禁有些面红,点头道:“记得。”当下将那百余字的口诀脱口而出,琅琅背诵了一遍,一字未差。

    牧战野点头道:“很好。这激浪涌其实不过是我在沧浪岛,日夜于激浪海潮中练功时,所创的纳息御气的方法。原没有什么希奇。但是对于南宫易兄弟眼下的情形,却是再也适合不过。”

    南宫易那日在洞中学了皮毛,便进展神速,自知此言非虚。虽只百余字,但博大精深,不明白之处仍然甚多,倘若他倾囊相授,自己必受益极深。

    当下喜道:“那可再妙不过!”跪下朝牧战野拜倒。

    牧战野将他扶起笑道:“你我并非师徒,不必行此大礼。咱们颇为投缘,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再说答应了寰姬芙的事情,岂能失信?”

    当下与南宫易一道坐在沙滩上。皓月当空,海风咸涩,他淡然说来,逐步讲解这激浪涌的精妙之处。

    牧战野道:“激浪涌所练的不是真气流转,而是意念随心所欲。倘若要修习真气流转,就得从最为简单的纳气练起。但你体内真气充沛,已经足够了。你需要修炼的是,如何以念力驾驭运用真气。真气不管有多少种属性,但其实质却都似江河水流一样。

    绝崖飞瀑也好,冰融春水也好,要想熟练运用浩然真气,就得先将其汇水成溪,再聚合为江河。所有江河支流交汇处,必是水势湍急最为凶险的所在,稍不留意,便要长堤溃断。这便好比你体内真气,来自不同属性,不同地方,在经脉间游走,要想汇合,必要相交,但相交之时,便是至为凶险的时候。稍有不慎,经脉便要被震伤冲断。”

    南宫易感同身受,连连点头。

    牧战野道:“倘若水势太过凶猛遄急,势必要毁坏甚至冲垮河堤。你可知如何才能将这支流顺利汇合,而不让河堤毫发无损么?”

    南宫易沈吟片刻,目光一亮道:“是了!倘若我能将这河堤抬高加厚加宽,多一处回旋的余地,自然便能使得支流顺利汇合!”

    牧战野微笑道:“正是如此。因此随时随地改变经脉,便是激浪涌的第一要义。”

    南宫易颇有茅塞顿开之感,连连点头。

    牧战野道:“经脉便如河道,不能阻挡河流,阻挡则崩。而应因势利导,变化如意,将这滔滔江水导引到你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