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628章 巫仙

第628章 巫仙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百二十六章巫仙

    曲风扬怀抱启诗毓,骑乘着雷电鹜在半空稍作盘旋,又冲入炎炎火丘烈焰之中,将水七娘四人从峭壁洞中救出。十鸟六人穿越漫天火光,冲天而去,一直飞出八百余里,方才在一处山谷降落歇息。

    其时己近黄昏,夕阳欲沉,晚风清凉,曲风扬全身皮肤却依旧干疼如烈火灼烧。他将五人斜放河岸,以清水浇淋,复以真气灌输众人体内。

    如此片刻,尹黄第一个醒转,随后水七娘、白吊鬼与九死一生也纷纷苏醒,劫后余生,众人都欢喜不尽。

    只有启诗毓周身皮肤通红,滚烫烧灼,始终昏迷不醒。曲风扬方甫朝她灌输真气,立时被她体内一股狂猛至极的炙热气浪瞬间挈退。反覆几次,那股怪异真气反倒更为凶猛,犹如被煽动起来的烈火一般,越来越旺;众人惊骇忧虑,一筹莫展。

    尹黄沉吟半晌,突然想起炎炎火丘西南九百里便是恶谷。听得恶谷二字,众人无不变色。但启诗毓体内受怪火炙烤,危在旦夕,即便是龙潭虎穴,也只有冒险闯上一闯了。

    当下众人骑乘雷电鹜,全速朝恶谷赶来。

    南宫易听到此处,方了解来龙去脉,皱眉道:“难道那赤霄灵女的元神又钻入炎尚公主体内吗?”

    曲风扬一惊,又摇头道:“应当不是!赤霄灵女既然被震敝于赤霄燃枫内,如果没有解震神器与解震诀,决计出不了赤霄燃枫。”

    南宫易点头道:“那多半是欲焰入体了。”

    听见恶谷十毒一旁吵吵闹闹,南宫易笑道:“是了!你又是怎地成了那两个怪精灵的客卿?”

    曲风扬笑道:“辣块妈妈的鳖毛蛋,谷外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惘云帝国毛鳖铁骑。我们一路飞来,到了他们上空时,突然乱矢飞射,无数的毛鳖怪禽四面八方朝我们夹击。我一生气,便让九位鹜兄一起发威,将他们烧得落花流水。

    好不容易到了这恶谷中,便看见那两个说话‘格老子’的小不点怪物站在树梢上狂呼乱叫,说雷电鹜如此神威,乃是罕见的神禽,我们是罕见的客卿,一定要请我们做客。我心想,他亲娘的,大夫要请病人做客,那不是求之不得吗?所以便随他们一道来了。”

    南宫易莞尔道:“原来如此。”

    却听那恶谷十毒喋喋不休地争论,尤其与曲风扬一道来的那两个榆木老毒物最为有趣,说话总是一开口就要格老子。

    幽精悔、胎光枉不耐烦地叫道:“好了好了,他亲娘的,当真罗嗦得紧。”朝南宫易喊道:“小子,这大块头和这九只大乌鸦都是你的朋友吧?”

    雷电鹜听他叫彼等为大乌鸦,都大为恼怒,唦唦扑翅。

    南宫易笑道:“不错!但它们可不是乌鸦。”

    幽精悔道:“那便妙得紧,我五弟、六弟看上这九只大乌鸦了,既然它们是你朋友,那便拿来做第三场比试的赌注。”

    南宫易微微一楞,耳旁听见祝嫣红传音笑道:“你的朋友倒来得真巧!这两个榆木老毒物非毒颠、除秽乱最喜欢珍奇异兽,原以为他们会要貔貅兽和蚀日兽做赌注,岂料竟看上了雷电鹜,是极是极!”

    南宫易心中一动:“不如就以医治炎尚公主做为对等赌注。”当下向曲风扬传音解释“巫仙之争”之事。

    曲风扬皱眉不语,见那两个小榆木老毒物呆头呆脑,眼珠直楞楞地盯着雷电鹜,满是艳羡与贪婪的神色,心道:“罢了,炎尚公主伤势严重,事关馨儿安危,倘若能让这些榆木老毒物救治炎尚公主,委屈雷电鹜做回赌注也是值得了。”又对南宫易极有信心,点头答应。

    南宫易当下将医治启诗毓之事提出,恶谷十毒浑不在意,满口答应。

    胎光枉不耐烦道:“别罗里啰嗦的,快点开始吧!”众人重新回到座位坐下,正式开始这元泱巫仙之争。

    於莫轩见众人都已坐定,便道:“第一场比试,请将自己的赌注拿出来放在一边。”

    祝嫣红笑呱呱地从怀中取出那琉璃石瓶,放在南宫易身前,道:“玥海韶华酥美容液一瓶。”那琉璃瓶在玉蟾清辉下闪着粉红色的光晕,异香扑鼻,众人都觉精神大振。

    天冲纤、灵慧艳瞧得眉开眼笑,一边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琉璃瓶收回,一边将一张蟒皮字据放在身前,道:“恶谷七百二十种奇花异草蛊虫毒物采单一份。”

    於莫轩稍作验证,道:“赌注无误,请恶谷十毒先出题吧!”

    天冲纤、灵慧艳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南宫易,笑道:“俊小子,准备好了吗?”

    南宫易微笑叉手胸前,手掌抚住怀中《奇花甄鉴录》,想到事关倾灵与启诗毓,心中微微有些紧张,笑道:“蛊仙请吧!”

    天冲纤、灵慧艳探手风中,朝着周围黑暗丛林轻轻招展。光芒闪动中,五株形状各异的奇花缓缓平移飞到,轻飘飘地落在南宫易的面前。

    南宫易凝神望去,那五株奇花果然都是极为罕见之物。第一株晶莹透明如冰雪,五角飞叶层叠四片为一簇,花如挂钟,七瓣三芯,冰莹剔透。第二株赤红如血,花梗密生,萼广瓶形,口缘有纤毛,花瓣与萼齿同数互生,条形。第三株乃是形似椭圆形的花朵,边缘具钝锯齿。顶生伞房花序,球状有总梗。中央为可孕的两性花,呈扁平状;外缘为不孕花,每朵具有扩大的萼片四枚,呈花瓣状。花下有分叉,玉蟾清辉下瞧来,仿若是雪白丰满的女子肢体。第四株颇为特异,所有的茎秆交汇到一端,而那一端只开了一朵七叶花,花瓣回旋,每片花瓣上都有九种颜色,七瓣叶子共有六十三中颜色,五彩缤纷,眼花缭乱。第五株绿花红叶,花瓣细如针,红叶为葫芦形,微微带波浪形状。

    南宫易自小流浪山野,见过的鲜花不计其数,但这五株却是见所未见,不由微微楞住。曲风扬等人见他眉头微蹙,不禁暗暗紧张,恶谷十毒则面有喜色,得意洋洋。

    天冲纤、灵慧艳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咬着嘴唇齐声道:“俊小子,这五株奇花只有一株无毒,倘若你分辨不出来,还是放弃了吧!不必冒险吞服。”

    祝嫣红黑白分明的大眼笑呱呱地凝视着他,传音道:“无敌小俊朗,静下心来,凝聚念力在莫失莫忘珠上,好好想想。想出之后,用那惘神识毒索轻抽奇花之上,然后说出它药性。”

    南宫易微微一笑,凝神聚意,莫失莫忘珠在腹中急速转动。眼前轰然一亮,那《奇花甄鉴录》彷佛在他脑中一页一页急速翻过,每一行宇每一幅图都历历在目,了了分明。

    突然之间,他瞧见了第二株花草的图谱,心中大喜,右手举起那六尺来长的褐色九段索,煞有介事地轻轻敲打赤红色的草茎,微笑道:“仙人玉露,味辛涩,气烈,花大毒,服之去眼膜,迎风下泪;擦癣疥癞,去毒俱妙。主治五脏邪气,治风湿关节疼痛,血瘀气阻,跌打损伤,肿毒恶疮,生发乌发。”想起天冲纤、灵慧艳酷好美容:心念一动,笑道:“是了,两位神仙姊姊是拿这仙人玉露的叶子滋养秀发的吧!”

    恶谷十毒面色微变,这仙人玉露花叶两异,普通人即便见过,也难以说得这般清楚,瞧不出这小子年纪轻轻,竟果然有过人之能。

    天冲纤、灵慧艳更是诧异不已,笑道:“俊小子,你当真聪明得紧,这仙人玉露的浆汁便是姊姊自制的乌发仙露啦!”

    南宫易哈哈一笑,脑中飞闪,刹那间又找到第五株花草的图谱,当下挥索轻敲,大声道:“腾蛟荆花,味味涩微苦,有毒,有清热凉血,活血止痛的功效。用于疮疡,痈肿,烫伤,崩漏,身体浮肿,外伤出血,生山泽。”微笑道:“幽精悔、胎光枉两位前辈,倒是可以服些腾蛟荆花。”

    众人见幽精悔、胎光枉身材肥短浮肿,果然与“主治身体浮肿”相符,无不莞尔。幽精悔、胎光枉面色发紫,怒道:“他亲娘的,有这么好笑吗?”一生气肚子更为胀大,众人更是哈哈大笑。

    南宫易又连续找着了第一株与第四株的图谱,索子敲击道:“鼎钟琳芦,花瓣,味辛温。主令人悦泽,好颜色,益气不饥。花叶,味甘寒。有毒,主治五藏六腑寒热羸瘦,治黄疸,痢疾,食积,痞块,经闭”笑道:“这与仙人玉露又有些相似,不过花叶颠倒。这花瓣可以护肤美容,两位姊姊尽管多吃。”

    恶谷十毒惊诧更盛,这鼎钟琳芦普天之下只有恶谷中才有,这小子初次来此,怎地了解得如此清楚?分辨有毒无毒倒也罢了,竟将花草味性每每说得如此鞭辟入里,比他们还要精确,难道当真是他手中“惘神识毒索”之功吗?幽精悔、胎光枉满心狐疑,见祝嫣红笑靥如花,甜蜜蜜地瞧着南宫易,似乎胜券在握,心中惊疑更盛。

    韦爵爷等人大喜,曲风扬也是又喜又奇,虽然他知道南宫易对草药颇有研究,但要这般准确说出所有药性,却是殊无可能。适才己听韦爵爷说了祝嫣红之事,心中猜到多半与这妖邪女子有关。

    南宫易敲索笑道:“这根花草就更加有趣了,叫做灿烂星辰,七叶六十三色,每一色都有不同药性功效,原本色色剧毒,但若是混在一处煎熬,药汁却有美肤之效。但是不可服用过勤,否则就要中毒啦!”

    天冲纤、灵慧艳惊佩万分,凝视他的眼神更加炽热多情。灵慧艳颤声道:“好厉害的俊小子!灵慧艳当真要喜欢上他啦!”

    南宫易敲击最后那株根茎草药,点头道:“就是它了。蟠桃果花,味甘温。主治脏腑精气不足,利关节,保神,益精气,坚筋骨,好颜色。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益寿。一名长生果,生于秀谷。这五种花草中,完全无毒的上品草药,便是这蟠桃果花。”将它提起,双手真气蓬然,轻轻环绕旋转,登时将蟠桃果花分成一瓣一瓣,送入嘴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曲风扬众人见他从容过关,尽皆大喜。祝嫣红笑道:“无敌小俊朗,这蟠桃果花乃是元泱少有的奇花,他们竟这般大方地送你服用,嘻嘻,倒真是热情好客得很!”

    吞贼疆点头道:“哎呀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如此简陋的居舍竟然可以迎来几位贵客,还有什么舍不得送的?”

    幽精悔、胎光枉齐齐瞪眼道:“送你奶奶的熊,他亲娘的。”

    於莫轩微笑道:“南宫易神少已经过了此关。现在请南宫易神少出题吧!”

    祝嫣红笑道:“题目来了。”双袖一抖,五根花草笔直飞出,落在天冲纤、灵慧艳面前。

    恶谷十毒齐齐“咦”了一声,满脸惊讶。幽精悔道:“他亲娘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南宫易一望之下也颇觉奇怪。那五株奇花长得极为古怪,以他对花草的常识来看,元泱决计不可能长出这等构造的花朵。

    第一株奇花极似冰川花,但偏生枝叶上又生有一对形如伞状的铃铛。第二株枝茎两半极为对称,但花叶的颜色确实大为不同,倒象是取不同植物拼凑在一处。其余三根也是类此,怪异之极。

    当下凝神聚意,转动莫失莫忘珠查询《奇花甄鉴录》,出乎意料之外,反覆三遍竟都没有找着与之相符的花草图谱。心中大为讶异,转头望向祝嫣红,见她眼中满是捉狭之意,突然恍然大悟。

    果然,只听伏矢幻、雀阴垣叫道:“是了!死妮子,定是你学我们哥俩,将不同药性的花枝移接在一处,做成这古怪的东西!”

    伏矢幻摇头叹道:“死妮子,原来你这般喜欢我,连我的喜好也学了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