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091:以我之名,冠你之姓,只婚不爱(求首订)

091:以我之名,冠你之姓,只婚不爱(求首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一章

    “你还有不敢的,我倒是觉得你什么都敢。”温隽凉俊雅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凌厉,随即又道:“进屋。”

    许夏木瑟缩了一下脑袋,不着痕迹的吐了下粉、嫩小、 she,随即便进了屋……

    屋内果然与虞城的温园大相径庭,若唯一不同的那便是这里的壁炉上方挂着一副似有些年头的油画,油画上有一女人捧着一束花那花她认得,是娇艳的蔷薇花。女人长的很美,即便是一个侧面,看上去却有着雍容典雅,高贵不凡,最主要是那眉眼中的淡定从容,再配上那嘴角的一丝浅笑,竟然便出落的如此别致。

    此时,许夏木莫名的想起那铁门上雕刻的蔷薇花图案……

    她站在壁炉的前方,痴迷看着,那眸光却是微动,闪烁如星。

    而,温隽凉换上居家拖鞋,然后便走进了厨房。温园的厨房不算很大,却是特别精致,将空间利用的很好,厨房内亦是干净非常,丝毫不染纤尘与油烟。温隽凉打开冰箱,从上而下的看眼冰箱内的食材,随即便挑选了几样出来。虽然皇城的温园平日里没人,但因温隽凉时不时会来皇城出差,所以下人们一直会将新鲜的食材放入冰箱内,若第二天发现食材还在,便会清理干净,再次放入新鲜的。

    等许夏木循着那淅沥沥的水声走向厨房时,便是看到这样一番情景。

    他将袖口挽在臂弯,系上了干净的围裙,却是一身素白,那眉眼微低,神情专注,那手上的动作亦是优雅到了极致,连洗东西这种普通的动作,在他做来就觉得便有了独一无二之感。

    这场场面,许夏木自然是第一次见,不免心生好奇,便直接走了上去。

    许夏木看着他手里洗的东西,双眸满是震惊,她看着他,难以置信的开了口,“你难道是要……?”

    “刚才你买的吃的被我扔了,你现在肯定很饿。”温隽凉瞥眸,似乎他现在做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我饿……但是你怎么会?”许夏木惊讶的抬起手,眼神满是蹙愕。

    “对于一个在异国他乡身无分文飘荡了几年的人来说,会做几个菜应该算是很正常的事吧。”温隽凉当然明白她惊讶的什么,他亦不想隐瞒,他的过去她该知道,亦迟早会知道……

    许夏木此时眸光中已经不单是用惊愕来形容,而是变成了惊吓!

    开什么玩笑,堂堂温家大少竟然会身无分人,这简直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太难以置信了。

    虽然是被惊吓到了,许夏木仍是好奇的问道:“那你准备做什么,我丑话可说在前头。那次在兰姨那你也看见了,我做的菜真心不怎么样,如果待会你弄不像的话,我可不会帮你的。”

    她这话却是让他回忆起来,那次亦是在皇城,他与她的偶然相遇,亦想起了那次她做的菜,就乌黑的一团,如果不是她说了菜名,谁都不会想到那是“鱼香肉丝”。

    他笑了笑,“我也不敢让你下厨房,我不怕你烧了厨房,也怕你做的东西有毒。”

    “小舅你可真记仇,那么久的一句,你还记得清楚,非得逮着机会回敬我。”许夏木亦是想起那日,她将她做的鱼香肉丝端到了自己面前,便引来了某人的不满,当时便口无遮拦的说了句,“怕毒死你!”

    温隽凉闻言,却是但笑不语,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

    许夏木就站在一旁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眼神却是格外的神采奕奕,盯着某人手上的动作。

    洗菜、切菜、起火,翻炒……

    每一个动作,都是极致的美。

    这样一个男人,在商场横扫千军的男人,竟然此时正在她的眼前,做着如此与他身份不合的活计……

    因为就两个人,温隽凉并未多做菜,就炒了一个素菜,还有一个汤。

    米饭亦是他现煮的,但特别之处却是在于,他将米饭煮好后却再次翻炒了一遍,原本就是选用了最上好的米粒,现在经过他的加工,更是显得颗粒饱满,一看就有着让人吞入腹中的yu望。

    长桌很长,许夏木目测估计可以坐上几十个人。

    此时两人却是选了长桌的一角,两人挨着而坐,跟前摆放了两个菜色,每人一碗米饭。

    许夏木此时是真的觉得饿极了,但心想,眼前摆放的可是温家大少亲手烹饪而出的食物,若是她再狂风扫落叶般的吃进去,是不是太对不起某人的付出了,所有在拿起碗筷前,她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细嚼慢咽才行。

    却是在这一刻,他优雅的拿起了筷子,夹了点菜放进她碗里,随即道:“外面的东西少吃,食物还是自己做的安心。”

    此时她才想起来,两人之前亦是会出去吃饭,但却见他都吃的不多,一直以为是他嫌弃那些厨师的手艺不佳,原来是因为怕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果然是个洁癖男。

    刚才她竟然还带他去吃麻辣烫……

    他没立马转身走人已经很卖她面子。

    平时,许夏木吃东西极快,效率极高,今天的动作却是极慢,米粒都是一颗一颗的夹,菜亦是一点一点的夹,直到身旁的某人看着她的怪异举动,总算按耐不住说了话,“怎么,不合口味?”

    “哦……没有,做的很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我就怕吃的太快,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都没尝到啥味,就吃完了。”许夏木谄媚一笑,溜须拍马起来,她亦是毫不含糊。

    温隽凉嘴角浅笑,看了眼身旁笑的格外虚假的女人,眸光却是晦暗如海。

    “你倒是会说话。”

    许夏木讪笑,“确实做的好吃,可以跟兰姨不相上下了。”

    “好吃就多吃点。”他道。

    许夏木看了眼菜,随即应了声,“好。”

    随即她又想起了什么,紧抿着筷子,时不时抬眸去看他,在问与不问之间却是踌躇起来,没来由的踌躇。

    “有话要问?直说就好。”温隽凉亦是抬眸看了她一眼。

    “你该不会知道我在皇城,所以过来的吧?”许夏木轻声一问,继而顿了顿,又抬眸去看他,眼神却是严肃起来,“在我的手机里装上跟踪器,是不是就为了随时掌握我的行踪?”

    她看见他慢慢放下筷子,随即拿起一旁的纸巾,轻掩嘴角,说道:“我想你想多,这次确实是巧合,每年这个时间我都会来C大来进行讲座。至于在你手机按上跟踪器是因为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一方面是掌握你的行踪,还有另一方面就是能保护你,你难道忘记了你妹妹对你做的事?”

    如此好的理由,许夏木顿时没有其他话语去反驳。

    “如果是这样,你倒不如在我身边放个保镖好了,这样你不是更加安心。”许夏木似有些气恼一般,随口便说了一句。

    他却是道:“嗯,保镖还在美国,应该不久后就会回国,你们很快会见面。”

    许夏木顿时一惊,“你没开玩笑?”她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从未想过身边多个人rou跟踪器。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么?”温隽凉此时清俊的面容满是严肃。

    “在我答应结婚之前,你可没说我以后身边还要随身携带一个人rou跟踪器。”许夏木激动的站起身,什么保护,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其实就是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温隽凉挑眉,看过去,眸光深沉,“当时你也没问。”

    “总而言之,我拒绝。”许夏木撂下碗筷,将头撇向另外一边,语气愠怒道。

    她可以接受他安排的一切,甚至不跟他去争论他在她手机里按上跟踪器这件事,也不去追问为什么要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来要挟许慕天拿到母亲的骨灰坛,不去问不是说明她不在乎,而是她知道就算问了也是白问而已,他决定的事何人能动摇?估计这人还未出生吧!

    但她从未想过,他竟然还想在她身边安插一个眼线,这显然已经是触及了她的底线。

    “这由不得你。”他亦是摞下话,随即站起了身。

    如果刚才许夏木有怒气,但还算理智的话,那此时的她显然是已经怒极……

    许夏木见他起来,亦是站了几年,随即跟上。

    她眸中盛着火焰,看着眼前男人的颀长背影,原本就是星光璀璨的瞳眸,此时因怒气的焰色亦显得格外独特,竟然有了一丝冷艳魅惑起来,冷道:“如果你非要这样做,那么我大可以食言而肥,之前我们的约定就此作废,咱们好聚好散。”

    话落,她便感觉她的鼻梁撞上了坚硬……

    因为疼,她连忙捂着,嘴里亦是发出丝丝的声响。

    眼中慢慢因酸疼而流露出了一丝湿润。

    许夏木朦胧中睁开眼,云云雾雾间才发现他已站定在那,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犹如帝王。

    “你停下来也不会出声,我鼻子快被你的撞弯了。”许夏木捂着鼻子,声音便以往的清脆,却是有了略微低沉磁xing,倒是有一番别样味道。

    温隽凉看着眼前只到了胸口位置的女人,明明看似娇小,却每每都会在他面前流露出那么倔强的眼神,这种眼神,他见一次就想rou躏一次。

    此时亦不例外,在她的惊呼声中,他已是单手挑起了她的下颚,薄唇逼近,琉璃瞳眸散发着幽暗的危险光芒,语气却是温漠道:“你刚才说的话是在威胁我么?”

    闻言,许夏木捂着鼻子的手慢慢放开,明明心里有点发颤,眼神却是毫不示弱,“温总如果当威胁的话,那就算是。”

    他却是道:“那么……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回你母亲的骨灰坛了。”

    此时,许夏木看着眼前的男人,却是陌生起来。明明前一刻,他还那般温润清雅,淡眸浅笑,但这时竟然就变得这般的阴狠起来……

    是她看走了眼,刚才被他美好的皮相所欺骗,那一霎那以为他是温顺的羊。

    嗜血的狼怎会变成温顺的狼 ?是她天真了。

    亦是在这一刻,她的心脏再一次被冰雪覆盖,狂风肆虐而过。

    “温总愿意娶我,我就该感恩戴德了。不要说,温总是这么处心积虑的要娶我了,我真该去还个愿才行,不然都觉得心里不踏实,您说是不是呢?”讽刺的话,谁不会说,许夏木说起来亦是尖锐流利。

    温隽凉拧眉,却是不吭声,仅是转过了身,向着楼梯口走去。

    她知道他是在漠视她。

    这种漠视亦是告诉她,不管她如何的拒绝,那个占据主导地位的永远是他。

    当那道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后,许夏木有点颓然的转过身,恰好看见了桌上还未收拾的碗筷……

    虽然心里有着怒,有着气,但仍是伸出手,将碗筷收拾进了厨房。

    饭是他做的,她洗碗似乎也是应该。

    许夏木将水开的很大,用过的碗筷放了进去,手却是撑着流理台上,眼神有点怔怔的看着不断流出的水。

    直到那即将灌满,她才将关上。

    晃了晃脑袋才慢慢开始洗起来。

    在她身后,却是有一道已从楼上下来,矗立在那,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医药箱……

    温隽凉在厨房门口,站了一会,眸光一直拧着,好似化不开的雾,却是如此的纠结。

    许夏木将碗筷系好,手擦拭干净,将散乱的发丝掩在耳后,转过身。眸光在看见厨房门口那么抹身影后,先是一怔,随后便低下头,解下身上的围裙,径直走了过去。

    走到厨房门口,她却发现他看似纤细的身形,此时却变得格外的高大,他就站在那,却将厨房出入的门口,直接堵住。

    她,抬眸,细致的眉头蹙起,“让开。”

    “把手给我。”温隽凉似乎对她的恍若未闻,仅是淡然道。

    “做什么?许夏木不懂他不按牌理出牌的举动,不禁想往后退。

    温隽凉此时哪肯给她机会,长臂一伸,直接阻止了她的举动。亦不管她的挣扎就将她带离了厨房,向着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许夏木就被按坐在沙发上。她看着他打开医药箱,抬起了她的手,此时她才发现她的手上其实还有伤口,深深浅浅的样子,是因为那次被下药后,她自己咬出来的痕迹……

    若不是他此时抬起了她的手,她都忘记她手上还有伤。

    此时才恍然大悟,刚才他去楼上其实就去取医药箱。

    她在恍惚间,却是他的声音传来,低沉而纯澈,似乎不含其他杂质。

    “温家有规矩,每代掌权人身边都会有这么一个人,而掌权人的配偶亦是如此。这并不是安插在你身边的人rou跟踪器,而是为了让你减少一些危险,即便因为这事你会不高兴,但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这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手上传来药水冰凉的温度,与他握着她的手的温度,却是那般不契合。

    “你的身边就是傅容?”她低声问道。

    “是!”他抬眸。

    “那他今天人呢?不是说形影不离么……我之前还以为你和他……?”许下木话说一半,却是噤了声,难道她要说她之前以为他们两个关系暧、昧么。

    此时温隽凉却是笑了,“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误会,一些外面的人都这么认为,可是……我到底是不是我想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是他晦暗而逼人的眸光看向她,却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许夏木此时亦是有点尴尬的低下了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不知道你心里清楚,人一丁点大,小心思却总是那么多。”温隽凉收拾好医药箱,伸过手拧了一把她的脸,说道。

    许夏木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怔到了,半晌后才回神。

    他时不时流露出来的举动,太过亲昵。

    许夏木惊觉似乎已经超越了他们之前说好的约定。

    这场婚姻,只婚不爱,可以将对方看成朋友,亲人,伙伴,但唯独不能将对方看成爱人……

    不能是爱人!

    **

    入夜。

    皇城温园书房内,男人正低眉,专注看着桌上摆放着的厚厚文件。

    一旁是一杯清茶,此时正散发着清香,袅袅如烟。

    书房内静谧无声,只是会时不时有翻阅文件的声响偶尔传出,打破了太过寂静的夜色。

    亦是在此时,那安静摆放在桌上的黑色手机,此时却是闪出一抹淡白光晕。

    男人恰巧停下手中的动作,拿起清茶,抿了一口便看见了这泽光点。

    他放下茶杯,拿起桌上的手机。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漂亮而纤细的指尖轻触屏幕,随即信息便突然跳跃而出。

    那冲撞入眼的信息却是如此惊人。

    男人在看见后,那握着手机的手却是因太过用力,而颤抖起来。

    镜片后的淡然眸光,此时却满是阴霾,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那么骇人。

    **

    清晨,许夏木还在chuang上,睡意朦胧之际,却是被刺耳的手机来电铃声吵醒。

    晕晕乎乎之际,她伸出纤细洁白的手摸向一旁声音的来源处,胡乱的抓过正不断发出让人奔溃声音的手机……

    手指一划,接通。

    “我说,你个死女人这个时候怎么还在睡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跟霍晋升再无可能么,还对我说不要再把你和他扯在一起么?你快给我爬起来,到外面随便买份报纸,翻到报纸娱乐版首页,那里有很大的惊喜……我说女人,现在都日上三竿了,你却还在睡觉,该不会昨晚纵yu过度的结果吧,你和霍晋升和好要不要这么迅速,你也要给我点心理准备的好不好?”

    一接通,却是秦婉那激动到足以让人魂飞魄散的声音传来。声音实在太大,几近咆哮的架势,许夏木只能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以免遭到迫害。

    虽然声音低,但是她仍是听清楚了秦婉的每一句话。

    许夏木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继续仰躺在 chuang上,星眸因慵懒而显得格外迷人,再加上那luo露在外的白腻美背,简直美的让人神魂跌倒,她散漫道:“让我来猜猜,是不是那些报纸写某某公司霍某离婚原因竟然是外面养了人,或者再劲爆点霍某与谋神秘女郎夜晚车zhen,诸如此类。”

    “我靠!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已经看过了?”秦婉满是震惊的语气传来。

    许夏木媚眼如丝的双眸一眯,“你冒着不怕被我死骂一通的危险,敢打电话来告诉我这个劲爆消息,我随便想想除了这个还真没让你这个大作家这么激动的了,小婉……你看我还是相当了解你的。”

    “切!你个死样。”秦婉假装娇羞的语调传来。

    但是在下一刻却是传来了她十分严肃的声音,“我说夏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现在的霍晋升已经不是在大学每天帮你打饭,愿意帮你买姨妈巾的傻大个了,他现在身价过亿,身后跟着一票想要爬上他chuang的女人,而且不久还刚离婚,外面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离婚本来就有很多猜测,偏偏你还这个时候回来了,而且还拍到你们亲吻画面的照片……你要做好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准备。”

    在听到“照片”两个字时,许夏木美眸瞬间一凝,瞬间冻结成冰。

    “你说什么照片?”

    “就是你跟霍晋升亲吻的照片,哇哦!我从来不知道霍晋升竟然这么强势,直接将你按倒在墙上。”秦婉透过手机的声音传来,却直接激荡了许夏木的心。

    许夏木轰然起身,扯过洁白的被褥,裹住自己全身,直接道:“我们见面再说。”声音已无了刚才的潇洒随意,却是多了几分沉淀。

    照片?那日确实是霍晋升突然强吻了她,但是在那封闭的空间,怎么可能会有记者会拍到……

    难道……?

    忽然间,脑中窜出了一种可能 xing ,却是在同时,直接将其否定。

    不会的,应该不会。

    **

    昨天,许夏木的行礼正如温隽凉所言,被人从下榻的酒店直接送了过来。

    虽然许夏木平时注重打扮,但其实她的衣服少的可怜,除了素来上班要穿的职业套装外,剩下的就是几件专门被晚宴准备的礼服,再有就是她自己素来偏爱的复古长裙。

    而,这次来皇城,她就带了四套换洗的衣物。

    看了眼整齐非常的行李箱,她倒是有点不习惯了。她平时一个人散乱惯了,所以行礼这种东西,她从来不会打理,再加上当时走的也比较匆忙,就随意从衣柜里取了几件衣服后,就胡乱塞进行李箱,她不能说有多乱,但绝对没有她现在所看见的这么整齐、平整。

    她没有温隽凉的*洁癖,不喜欢别人乱碰他的东西。

    所以即便她此时知道她的贴身之物层暴露在某个陌生人眼里时,她并没有感觉什么。

    最后,许夏木仍是选了一件白色T恤,以及一条休闲牛仔裤。

    等许夏木换洗好后,走下楼时,却见原本空荡的皇城温园此时却是有一帮人正在穿梭而行。

    在看见此番情景后,许夏木柳眉微微一蹙,不深,不细看不会发觉。

    张妈便眼尖的看见了她,她随即眸光一凌,似是恭敬实则傲气的走了上去……

    “许小姐,早上好。”

    闻声之后,许夏木便看向了来人,一身简约的中式旗袍,盘着严谨的发髻,发髻上斜插着一只玉簪,此人看上去态度谦卑,实则心高气傲。

    许夏木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是谁,那次晚宴就是她将温隽凉唤走,是温夫人身边的人。

    “早上好。”许夏木亦是礼貌一笑。

    “许小姐这是要出门?”张妈嘴角含笑,眼神却冷。

    许夏木点头道:“嗯,有点事要出去。”

    张妈随即又道:“许小姐竟然要出门,那我帮你叫司机。不过既然许小姐现在已经是大少爷的未婚妻,那一言一行都要妥当才行,如果因为出门而太晚回来可不好,也免得大少爷担心。许小姐,你说呢?”

    许夏木当然明白那话里的意思,如果秦婉说的是真的,那么温家定是听到了一写风吹草动,这话里带话,看似出自关心,实则字字带刺。

    然,许夏木亦不恼,若是恼了倒是让人觉得是心里理亏,随即展颜一笑,“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

    “嗯,我马上去给许小姐安排司机。”

    “嗯,多谢。”

    **

    以此同时,在皇城最昂贵的某酒店包厢内,却有两人正在对酒啜饮,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霍晋升一身黑色西装,利落的短发,巧夺天工的脸部线条此时呈现出一抹狠戾,虽然很淡,却仍是那般不可忽视。此时他正一瞬不瞬盯着眼前嘴角含着三分浅笑的男人,他明明看出对方的眼中亦是染上了嗜血色泽,但他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那股危险气息。

    一个人在双眼尽染怒气之下,还能将身上气息掩藏的如此之好,只能说这个人的城府实在深的可怕。

    是他万里挑一的对手。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即便是素来孤傲的霍晋升亦不敢轻举妄动起来。

    温隽凉纤细的手指轻搭桌面,时不时的敲打着,似有着特有的节拍,随着那一声声的律动声响,在衬着那一张温润如玉的俊颜,倒有了几分闲情逸致起来。今日的温隽凉亦是一身深色西服,衬得他整个人犹如天神而临,优雅且倨傲,仅是一张脸便能傲视群雄的模样,那与身俱来的贵气,足足让人退避三舍,难以近身。

    霍晋升看了眼桌上的菜色,再看了眼一边价值不菲的红酒,正色道:“今天温总突然宴请,实在让我感到有点意外。”

    温隽凉一笑,似能魅惑一切,“在虞城是霍总将温某未婚妻送进了医院,这顿该请。”

    “那实在是温总太过客气了,温总应该知道我跟夏木撇开我娶了她妹妹那段关系外,我和她亦算是旧识,送她去医院理所应当。”霍晋升眸光一定,沉声道。

    温隽凉浅笑,“当然,霍总和夏木妹妹有过婚姻,即便这段婚姻此时已经结束。但有过就是有过,那是不争的事实,妹夫送姐姐去医院,的确在情理之中。”

    霍晋升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扬起手一敬,“温总也是那段婚姻已经结束,结束就代表了过去,此时我和夏木的身份亦不同往日。”

    “哦?当真?若是霍总那般笃定的话,又怎会将那样的照片亲手奉送到记者手里呢?”温隽凉眉眼一挑,随意的口吻,却仍是难掩着一股气势逼人,更是直接的挑明此番来意。

    “温总这话我倒是听不懂了,怎么是我将照片给了媒体呢,我可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才是,我看倒是温总……应该才有可能点吧。”霍晋升直接反击。

    瞬间,这包厢内的气氛凝结,似乎一场无声的战争已然开始。

    傅容站在温隽凉身后恭敬而立,他看向自己老板,却见他脸上仍是和煦的笑着,但是他知道其实早已有了一股狠辣杀伐之意。

    但是他脸上的笑却是更深了几分,却道:“霍总难道敢做不敢当?”

    “没做过的事,怎么能当?”霍晋升反问道。

    “霍总是聪明人,难道非得让温某将那个手机号端出来,霍总才会承认不成?”温隽凉食指指尖在桌面上一点,笑的一派亲和,但那深邃的眼底却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霾。

    “那就端出来吧,端了出来,你认为她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霍晋升淡定道,那眼神中更是有着笃定,“温总不会以为我和你之间,她会更相信你吧,会吗?我倒也好奇了。想必她现在已经知道那张照片闹的满城风雨,以她的聪明,你以为她猜不到是谁的可能xing大么?她肯定是猜到了,只是不确定会是哪个而已。”

    闻言,温隽凉亦不恼,依旧浅笑,“霍总动这番心思,难道就为了挑拨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霍晋升的声音低沉,“那温总动了娶她的心思难道就不是为了其它么?!唐奕在唐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可不是小数目。据我所知,在两三年前,温总早就对唐氏虎视眈眈,却一直寻不得伺机而动的机会。夏木是唐奕唯一的女儿,将她娶到手自然能将那百分之三十分股份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让唐氏易主亦是指日可待,温总的如意算盘亦是算的精妙。”

    话落,却见一直静坐的温隽凉抬起双手“啪啪啪”的击掌三声,道:“温某只能说霍总的想象力很好,编的相当精彩。”

    “若温总今天设宴就为此事的话,那么我就不奉陪了,告辞。”霍晋升说着便站起了身,说道。

    温隽凉亦不挽留,抬起手示意傅容送客……

    傅容亦是领会,随即走上前,“霍总,请!”

    霍晋升颔首,便直接走了出去。

    傅容亦随即跟了出门……

    **

    待傅容折回包厢时,温隽凉仍是静坐在椅凳上。唯一不同的是那椅凳却是挪动了一点位置,此时偏向了窗户的方向。

    傅容走上前,站在温隽凉跟前,“温总,刚才听那霍晋升的话,那照片应该是他散播出去的才是。”

    “傅容,你说你未来的当家主母是会相信我还是会相信霍晋升?”

    顿时,傅容被这个问题彻底问傻了。曾几何时,他的老板会在乎别人相不相信他,之前他只在乎结果,过程从来不是他的考虑范围内。

    “我想应该是霍晋升。”傅容虽有略微迟疑,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听到这个回答后,温隽凉却是笑了,他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穿着纯手工的西服,说道:“傅容有时候也要试着说说假话才行,不然怎么把女朋友骗到手,你说呢?”语气,好似一个长者在告诫晚辈。说完,更是伸出手轻拍了夏傅容的肩膀。

    傅容顿时愣在那,久久不能回神。

    今天到底吹的什么风,从未关心他私人生活的老板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简直难以置信!

    **

    凯悦酒店的包厢内,秦婉耷拉着脑袋,时不时抬头看向坐在她对面的人,明明长着一张倾城姿容,一笑便可倾国。可是,此时她却偏偏选择了冷着一张脸,好似人家欠了她很多钱一样。

    “夏木!我真不是故意透露给霍晋升的。你都不知道霍晋升那口才有多好,死的都能被他说活,我实在是磨不过他,就告诉他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这次吧,下不为例!”秦婉一脸欠扁的笑,双手合十,模样甚是虔诚。

    许夏木挑眉,双手抱臂,潋滟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但整个神情却是冷着,“你难道还想有下次?”

    “不敢!再也不敢了。”秦婉嘴软道。

    “这还差不多,好了!叫服务员点菜吧,今早急着出门我都没吃早饭。”许夏木立马佯装出来的冰冷破裂,摸着肚子,一副快要饿死的样子。

    秦婉见许夏木破了功,便亦大胆起来,“你这么饿,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剧烈运动才会这样,老实招待。”

    “秦大作家,你脑子里除了那些还有别的么?”许夏木无语凝噎道。

    “靠!我脑子里除了那些还真没别的了,谁让我写的是言情呢。”秦婉拿起桌上的柠檬水,猛喝了一口道。

    许夏木早已对秦婉时不时无厘头习以为常,亦不去理她,直接唤了服务员进来,然后翻开了菜单,细看了之下,最后便点了几道比较清爽的菜色。

    秦婉听见许夏木点的菜,眸光里却满是惊讶,“你怎么改吃素了,点的五道菜里怎么四道都是纯素啊,难道你准备出家?”

    “要不是有你在,我会点五道纯素,看在你无rou不欢上,我勉强点了一道荤的,小婉!你说看在这个份上这顿就你请了。”许夏木含笑道。

    秦婉立马惊觉,她刚才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只能暗暗咬牙,为自己的荷包流了一滴真诚的眼泪。

    但是下一秒,她的眼中却满是惊喜,瞧向了对面的人,砸吧了几下嘴后,道:“夏木,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所以要吃的清淡,你以前吃荤吃的可比我厉害,突然之间的改xing肯定是有猫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