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107:以我之名,冠你之姓,太过偏执

107:以我之名,冠你之姓,太过偏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零七章

    傅容等在演播厅门外,一见自己老板走了出来,冷冷的丢来一个字“走”后,便立马跟了上去。

    不知为何,傅容清楚的感觉到从老板身上传来的冷冽气息。

    可以冻死人。

    刚上了等在演播厅VIP候车大厅内的劳斯莱斯,司机刚踩下油门,就在这时候,却有一个人影直接冲撞了出来,那个人影张开了双手,司机一个惊讶,连忙缩回了刚想踩油门的脚,大呼出一口气,竟是满眼的惊惧……

    妈呀!差点要出了人命。

    前面有个人那么不怕死的站着,车子便只能停在那,不能动弹。

    女人还是那套粉色的套装,脸上是模糊的妆,整张脸难看到好像是鬼画符一般。但是她却似乎并不在意,直接冲到了车旁,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傻劲,轻叩了玻璃窗,但从紧咬唇瓣来看,还是看得出女人很是紧张。

    傅容得到了温隽凉的示意后,便按下了车窗。

    一看见那张惨不忍睹的那张脸,傅容不禁一个猝愕。

    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哪个女人见了他的老板不是穿的漂亮独特,脸更是不用说,定是会画的极其精美。

    她倒好,就这么直接冲上来了。

    搞特殊么?

    “对不起!今天是我冒昧了,是我不专业,竟然在财经类的访谈中问了私人问题。希望温总,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跟我斤斤计较,也请你不要迁怒给电视台,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的疏忽,而让电视台带来麻烦,拜托您了!”

    女人说完深深的朝着温隽凉鞠了个躬。

    温隽凉坐在椅凳上,颀长的腿交叠着,眉目却是清冷,那朗月的面容此时更是倨傲的姿态,他微微侧过了头,目光却是冰寒的直射向了因害怕而发颤的女人,道:“那就看看你的诚意到底有多少。”

    这一句话,却是让女人愣在那许久。

    **

    转眼已到了十二月中旬,天气已然转凉。温园内的草木慢慢枯萎,显现的凋零起来。虞城地处南方,一到冬天便有着湿冷,而许夏木素来怕冷,即便温园有地暖,此时亦是让她觉得冷的直打哆嗦。

    她披着一件红色羊绒大衣,窝在了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捧了一本书,桌上是冒着热气的一杯清茶。

    她这人素来不爱喝茶,倒不是觉得茶不好喝,只是觉得茶对于她来说太过高尚了点,茶有千百种,像她这种俗人喝茶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因为她压根品不出任何味道,每种茶对她而言味道都一样……

    但,刘嫂却是执意不让她喝咖啡,说咖啡多喝不好,硬是给她泡了茶。她拗不过,便只得从了。

    听刘嫂说,茶是他惯喝的那一种,只是刘嫂给她泡的时候稍微加了一点蜂蜜。

    今天周末,许夏木例行休息。本想约着顾瞳要出去扫购,但是就在两个小时前,接到了顾瞳的电话,说她临时有事,不能陪她了。

    这种借口,顾瞳已经用了很多次。

    许夏木知道,顾瞳定是去陪傅容了,毕竟是在热恋当中,这样亦是情有可原,许夏木亦不去戳破,全然当自己是个傻子一般,继续过她的清闲日子……

    刘嫂拿着一盘糕点进房门的时候,恰巧看见许夏木在笑,那笑却是纯真极了。在几个月前,她还一直以为眼前这个看似张扬实则沉静的女子和其他女人一样,看上的仅是她家先生的身份与地位。经过了这么久的相处,她早已改观,甚至于还将许夏木当成女儿般疼惜了起来。

    “夫人,看什么呢,看的这么高兴。”刘嫂走了进去,笑着问道。

    许夏木亦是笑着抬眸,“这本书上写了个笑话,挺好笑的,就不自觉的笑了。”

    刘嫂看见许夏木笑的明媚的笑脸,张了张唇,半晌后却仍是没有说出口,哎!已经一个月了,自从那次先生将夫人送回温园后,他便没回来过,只是每天都会有傅容的电话过来,只是每次电话的内容都一样,“温总今天还是不回温园。”

    明明是在新婚,明明之前两人看上去关系不错,这到底是怎么了……

    许夏木看见刘嫂端来的糕点,却是眉眼微动,嘴馋的就直接拿手捏起了一块,小咬了一口,“刘嫂的手艺就是好,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桂花糕了。”

    “夫人要是喜欢吃,我就天天给您做,换着花样做,今天是桂花糕,明天我就做玫瑰花糕,后天就做梨花糕……”刘嫂说着,那语气却似乎是在安抚。

    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接受自己丈夫一直夜宿在外,特别是在新婚时期。

    许夏木吃着便是狠狠的点了下头,“好的!”

    刘嫂看着自家夫人这样,心里却是更加难受起来了,吱吱唔唔道:“夫人,咱给先生打个电话吧?”

    在听见刘嫂的话后,许夏木拿着糕点的手略微一顿,半晌后才道:“他不是每天都会让傅容打电话回来么,再打就多余了。”

    “夫人!”刘嫂此时亦是淡定不了了,哪个妻子可以做到自己丈夫夜宿外面一个月不闻不问的,“妻子给丈夫打电话怎么算是多余呢,我们就打一个吧,好不好?”

    许夏木又咬了一口桂花糕,是桂花的香味在她的舌尖化开,她抬起头再次看向刘嫂,“刘嫂,教我做桂花糕吧。”

    刘嫂却是怔在了那,大约过了一分钟后才应了声,“好。”

    **

    12月31日。

    温氏投资许氏在虞城开发的度假村项目竣工,由此便由温氏与许氏两方共同承办了一个庆祝项目完美落幕的庆功宴。作为此次项目的开发人,许夏木当然是要参加的……

    宴会还未开场,各色嘉宾早已陆续到场。衣香鬓影间,觥筹交错,各色寒暄的话语,不管是你认识,还是不认识,这些人的脸孔都挂着和善的笑容,他们互相点头,互相敬酒,看似熟络,其实对大家来说都是陌生人。

    今天,许夏木一身简单的白色坠地连衣裙,丝绸的面料,设计独特而雅致,就如一株待人采撷的花朵。一眼望过去,前面却是相当保守,只是一个转身,却是大片的美背暴露在外,若不是有那一头波浪长发挡着,那该是多么令人遐想的画面。

    而,作为许氏的董事长,今天许慕天亦是带着苏迎青以及许欢雅出席了晚宴。

    今天的许欢雅衣着依旧甜美可人,只是在见到许夏木的那一刻,那眼神却仍是起了波澜……

    许夏木看着眼前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个曾一度想将她毁了的血缘至亲。突然,觉得人生无常起来,谁都信不得,靠得住就只有自己……

    此时,许欢雅亦是在看着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却是不似之前的娇笑,冷漠了一片。

    在许夏木看来,有这种表情也是正常,按照那天她在咖啡店的说法,她是恨极了她的。可是,此时仅是冷漠而已,是她该感恩戴德了。

    关于此次项目的竣工,许氏这边的最高领导人已经到场。而,温氏那边却未有人现身,除了一些部门经理外,似乎没有再更高级别的人物出席。

    突然摆了这么一出,原本还在寒暄的各路人马,此时却是有了议论起来。

    说的直白点,许氏在虞城仅是一家刚上市的小公司,若是靠着温氏这颗大树,怎么能完成这么大一个项目。说的更直白点,那就是若不是看在今天的主办方温氏有一半参与,宾客应该就寥寥无几。

    晚宴原本定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开场,此时的时间却是已经逼近了九点。

    顾瞳此时亦是一身湖蓝色的晚礼服,拿掉了眼镜,化了一点淡妆,原本的小家碧玉此时亦是美得动人……

    她有点急促的跑到了许夏木身边,微微喘气,“许总,傅容的电话关机了,我打不通,你说会不会温总不来了啊!许总,你和温总这段时间是不是吵架了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按常理说,温总是不会迟到的。”

    他们是在吵架么!

    他们最多算是冷战。

    而且是冷了一个半月的冷战。

    “没事,算了!不来就不来吧,他以为他是谁。”许夏木却是道,那璀璨的星眸染上了怒意,倒更是美的晃了人眼。

    “那怎么办,不是还要公司双方领导人的致辞么,温总缺席了,温氏那边谁来致辞啊。”相较于许夏木的淡定,顾瞳此时却是急了。

    许夏木美眸流转,正好瞥见了被她邀请过来参加此次宴会的老王与老徐……

    老王与老徐没读过什么书,也从未参加过这么盛大的宴会。此时两人却是穿着许夏木让顾瞳帮他们准备的西装,穿在了他们身上,两人却仍是显得有点尴尬,他们缩在了宴会的一角,似乎有点不适应,只是会时不时的望向宴会的中央。

    这排场,可比他们镇上一年一度的“风火节”更加来的隆重。

    恐怕是一百个“风火节”都比不了吧。

    许夏木丢下一句“我想到办法了”,随即便走向了老王与老徐。

    老王与老徐见许夏木走来,两人看上去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

    老王刚想开口说话,却是被老徐抢着率先开了腔,“夏木丫头!我觉得我和老王还是走吧,这种宴会我们参加不了,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

    话落,老王亦是连忙点头,道:“是啊!我们不习惯。”

    “您们可不能走,您们是我今天请来的,就是贵宾。而且,若不是您们两人,工程怎么会那么快就竣工,您们可是大大的功臣。”许夏木笑着说道。

    老王一听就有点羞了,“哪能是我们俩呢,是大家一起的功劳。而且,我们是拿了工资的,尽心尽力也是应该的。”

    许夏木此时却是犯了难,本来她想请老王与老徐顶替了温隽凉的开场致辞。此时看来,即便此时她开了口,他们两个人亦是不会答应的……

    此时恰好身旁经过一个服务生,许夏木便随手招了来,给老王与老徐每人拿了一杯酒,自己亦是拿了一杯……

    她道,“喝喝看,这种酒喝起来可习惯吗?”

    老王与老徐拿着高脚杯,看了看那里面的液体,便是一饮而尽……

    真呛人!

    还是习惯二锅头。

    一看两人喝完后的反映,许夏木不问都知道他们是啥感觉,定是喝不习惯的。

    此时,整个宴会的大厅却是安静了下来。

    那镁光灯都打在了宴会的高台之上,许夏木转过头,便看见许慕天正在一步一步上台。

    看来,许慕天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许慕天讲的简单,笼统的归纳一下过去一年的成就,以及怎么准备在新的一年这个度假村这个项目推广出去后,便向着宾客致敬完,随后便走下了台。

    台下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说有,它的声音却是太低。说没有,偏偏那掌声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入了耳内。

    亦在此时,那人群中却是有了一丝骚动。

    不知是谁开了口,说道:“那不是温总嘛!”

    “是,是!是温总……”

    “咦!温总身边的女人是谁啊,是新*么?!”

    许夏木将手里的香槟狠狠灌进了口内,随后亦是转过身看了过去。

    是他!

    一袭黑色西服,沉稳内敛,丰神俊朗的面容,挂着三分素有的浅笑,七分陌生的疏离。而,他的身畔却是一女人,一身的火红晚礼服,看上去犹如一只凤凰站在那,整个宴会场所里最为霸气的颜色,就好似在故意宣誓的主权,女人高高的抬起了下颚,挺起了傲人的双锋,开叉极高的曳地裙摆裸露出了一双玉足……

    即便没有倾国之姿,就这身装扮,这个女人仍是已经将整个宴会里的其他女人比了下去。

    顾瞳亦是瞧见了,她走到了许夏木的身旁,凑到她的耳畔,低声说道:“许总,这个女人不就是那天在电视里采访温总的么,怎么今天和温总一起来了?”

    许夏木却是并未说话,她直接款款走了上去,绝色容颜上满是笑意。

    顾瞳见自己上司那么霸气的直接走了上去,一下就急了,连忙拎起裙摆跟了上去,可千万不要打起来啊!

    俨然,温隽凉一出场,他便成了全场的焦点。

    所有人都看见许夏木走了上前,朝着温隽凉优雅的伸出手,展颜笑道:“多谢温总大驾光临。”

    温隽凉此时亦是含着浅笑,伸出了手,与其一握。

    虽然短暂,许夏木心里却是莫名一个激荡。

    ——“哎呀!这是哪一出啊,之前不是传言许总才是温总的未婚妻么。”

    ——“是啊是啊!怎么今天站在温总身边的不是许走啊,好奇怪啊!”

    ——“你们大惊小怪做什么,这不是很正常的嘛,温总就只是玩玩而已。”

    ——“哎!真是可惜啊!这么好一个男人,可惜就是没心,不知道嫁给他的女人是福还是祸啊。”

    ——“当然是福了,温家主母的位置有多少女人不想坐啊,反正我是挺想坐一下的。”

    顾瞳站在许夏木身旁,心里却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千万不要演变成什么正牌扭打小三的戏码啊!那可太八点档了。

    “竟然温总已经来了,那就请温总在台上说几句话吧。”许夏木看了眼温隽凉身旁的女伴,随即又回眸说道。

    温隽凉却是温漠一笑,“负责这个项目的可是许总,应该许总更有发言权才是,温某就在旁听着便好。”

    这厮竟然又将问题抛给了她,这心眼实在是太过阴暗了……

    “我只是一个销售部经理,站在那台上并不合适吧。”许夏木随即道。

    “哦……”温隽凉略微沉稳的嗓音却是一扬,随即又道:“那既然这样就过滤掉这个环节如何,宴会直接开始吧。”

    顾瞳站在一旁,有点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夫妻啊,怎么说话呢……怎么跟两个陌生人一样的。

    “温总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没问题的,那就请温总与温总的女伴给我们来一段开场舞吧。”许夏木礼貌说道,还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温隽凉此时却是眸光一沉,他的余光瞥了眼已然站到一旁的许夏木,随即便伸出了手,将身边的美人,直接圈进了怀中,两人却是极度的贴合。

    许夏木站的近,她都清楚的听到了那美人因某人突然的动作而发出的惊呼声……

    顾瞳站在一旁,看的有点傻眼,她挪着小步走向了许夏木身边,低声道:“许总你怎么这么大方,这可是伦巴的音乐,你怎么能让温总跟别的女人跳伦巴呢,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伦巴,步舞步浪漫、迷人、*,那看着像是在跳舞,倒不如是在若即若离的挑逗。

    说实话,许夏木刚才只是随口一说,不想他倒是应了。

    此时看过去,是他搂着红衣美人的腰部,是他牵着红衣美人的手,是他带着红衣美人一步步舞动起来……

    都是他!

    这是许夏木第一次看温隽凉跳伦巴,亦是让许夏木第一次知道原来他跳起伦巴竟然会这么性感……

    那每一个动作却是极端的标准,即便他身边的女伴似乎不怎么会跳,亦是在他的带动下慢慢跟上了他的节奏。

    一黑一红,在宴会的中央,却好似流淌出了一副美丽的画卷般。

    许欢雅亦是看见了舞池中的两人,她的脸上却满是讥讽,她拿着一杯酒,晃动着杯中的液体,来到了许夏木身侧。

    “看到了吧,你以为他爱你么,他不爱你,你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你别以为自己很特别,他已经不会爱上任何女人了,其实你跟我一样,都没得到他。”

    许夏木侧眸,眸光亦是冷了几分,“我无所谓,大家高兴就好,谈爱伤身,你说是不是?妹妹……”

    许欢雅本想刺激许夏木的,此时却是得到她全然不在乎的回答,一时气急,“你……”

    此时随着那奔放的音乐慢慢接近尾声,那舞池中两人的舞步亦是完美的落下了帷幕。

    不知为何,或许是刚才许欢雅刺激的话语,或许是这个气氛。此时的许夏木竟然有了一丝烦躁,她直接走到了酒塔前,再次拿起了一杯酒,便是一口饮尽。

    那充斥在鼻腔中的烈酒,让她咳嗽了起来。

    此时从她的右侧位置,却是递上来一块白色的手帕。

    她迟疑了会,还是接过,说道:“谢谢!”

    “不客气。”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许夏木连忙转头,是温隽凉的俊颜赫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接过的手帕,她又是直接还了回去。

    谁稀罕他给的帕子。

    许夏木撩起裙摆,直接绕过温隽凉就往前头走去……

    就在这时,是他的手直接拉住了她的皓腕,不在乎其他宾客的眼神,直接将她带离了宴会现场。

    他腿长,此时又是走的急,而许夏木穿着一身晚礼服,而且还是坠地的,走起来很不方便,却是被迫的要跟上他的步子,走的却是极端滑稽了起来。

    前面是门,温隽凉直接扭动了门把,然后打开,一个甩手,直接将许夏木拽了进来。

    “你做什么,外面那么多宾客,你又想让我上头版头条嘛。”许夏木摸着被他弄痛的手臂怒道。

    温隽凉挑眉,却是道:“又?你竟然用了又……”

    “对,是又字。难道不是吗?那次在皇城不就是温总的杰作嘛!那种手段,温总从来都是用的淋漓尽致,无人能敌。”不知为何,此时许夏木只觉得胸口有团烈火在烧,那话却是说的语无伦次起来。

    “看来你从开始就不相信我。”温隽凉却是道,那镜片后的深邃瞳眸此时亦是一片速冷。

    “为什么要相信你,一个不惜用我母亲的骨灰坛来要挟我,要我嫁给他的男人,我凭什么要相信,更何况,那次在虞城,那些关于我身世的报道难道不是温总放出去的。除了温总,我还真想不到在虞城还有谁能这么做……呵呵!温总还真是煞费苦心。”许夏木此时只觉得眼前的人影似乎恍惚了起来,但是那积压在胸口的怒气却是全然没有消退。

    温隽凉此时却是一改了方才沉冷的样子,挑起了眉峰,他一步一步走到许夏木眼前……

    而,此时的许夏木却是越来越站不住脚一般,怎么回事,她不就只喝了三杯么,怎么就醉了。

    身后是软绵的沙发,向后不断退的时候,就一个不慎直接摔了进去。

    那柔软的触感一触及许夏木,许夏木便觉得无力了起来,再也爬不起来。

    只是那眼前的人影却似乎清晰了起来,是他站在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眉眼竟然是无比清晰。

    她笑了,“混蛋!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谁稀罕你,你不回来就不回来。刘嫂竟然还让我打电话给你,打什么打……谁爱打就谁打,反正我不打,你不回来我还落得清静。刘嫂和……张管家都是好人……真会照顾人,我只要吃吃喝喝睡睡,其他什么事……都不用我c心……才住多久啊,我感觉我都……变旁胖了。快……快成猪了……”

    说完,又是一个大大的笑脸。

    可是看在某人,此时的笑脸却好似能魅惑人一般,他再也克制不住的蹲下了身,伸出了手抚向她的娇颜。

    “夏木,说实话我一个半月没回来,你有没有想我,嗯?”

    许夏木此时只觉得她的脑子快要炸掉一样,那感觉却又像是坐了过山车,迷迷糊糊,但是她还是听清了温隽凉的问话……

    她慢慢凑近那俊颜,双眼迷离,“不告诉你……之前看过一本书……那书上说谁先爱上谁就输……我要赢,我不要输,我已经输过一次了,不能再输了……”

    温隽凉此时却是想起她没喝醉时的样子,就如一个张扬而不屈的女战士般,似乎永远不会低头,那么倔强。

    “那我们再换种问法,好不好?”温隽凉诱哄道。

    许夏木歪着脑袋想了下,随即便点了下头,“好啊!你问吧。”

    “刚才看到我和其他的女人跳舞,挨得那么近,你心里难受么?”问出这个问题时,温隽凉自己都吓了一跳,惊愕的愣在那,可天知道,他是多想知道这个答案。

    许夏木此时却是摇起了头,那原本漂亮的卷发,此时却是被她*的越来越凌乱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是难受?”

    温隽凉哑然了,半晌后他才道:“算了!你喝醉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又怎么可能明白我的问题。”

    亦在此时,许夏木却是张开了双手,突然朝着温隽凉说道:“抱抱……”

    温隽凉看着眼前醉眼迷离的女人,那模样却好似十五六岁的女孩朝着父亲撒娇的样子,他想她喝醉了,便不去跟她计较了,顺势将她带入了怀中,却是一鼻的酒香……

    她到底喝了多少!

    是她的手不断拍打着他的背,她说,“乖啊!凉凉乖啊……不要难受啊……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直!”

    明知道她是喝醉了,这话做不得数。温隽凉的心在此刻却是莫名的一紧,他慢慢的收紧了自己的双臂。

    “好,一直陪着。”

    **

    因为温隽凉与许夏木的突然离场,第二天,虞城上空再次漂浮了无数八卦的味道。

    而,此时昨晚酒醉的女人此时却仍在某个酒店内的总统套房里酣睡。

    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房间时,却是洒下了一地的银色,那光束中似乎可见细微的尘埃,正在缱绻舞动。那欧式风格极浓的牀上,裸露在外的白希美背,映衬在阳光下,竟然显得晶莹剔透起来。

    突然,许夏木却是从牀上坐起,她拉着白色的被单,随手抓了抓头发,怎么回事?

    她昨晚是怎么了……

    不会是酒后乱性吧。

    那满地的衣物,似乎都在提醒她,她脑子里所想的都是真的。

    不会吧!她不会是真的酒后乱性了吧。

    此时,却是从浴室的方向传来了关门声……

    许夏木连忙惊愕抬头,却是撞进了一双潋滟的桃花眼中。

    只见温隽凉正在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腰间松垮的系着浴巾,他走了过来,睨了眼处于呆愣状态的许夏木,随口道:“醒了?”

    许夏木此时亦是瞧见了,那精壮的身躯上,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红痕,不会吧!她喝醉了不会把自己冷战中的老公给那个了吧……

    “我怎么会在这?”不过一刻,许夏木立马思绪回笼,满是警惕的看向温隽凉,“昨晚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闻言,温隽凉擦拭头发的手却是一顿,他深邃而悠远的眸光却是看了过来,“你觉得我们做了什么?”

    “我喝醉了,怎么知道。”许夏木敛眸道。

    “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温隽凉问道。

    许夏木再次将眸光瞧了过去,“知道的话,我会问你么?”

    “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你说做了什么。”温隽凉就那么直接扯落了身上的浴巾,然后拿过椅凳上干净的衣物,慢条斯理的穿了起来。

    虽然之前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但是他当着她的面赤身果体的换穿衣服还是第一次,难免有点尴尬,许夏木连忙转过了头,“真随是混蛋,趁人之危。”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他可是带着美女来参加晚宴的,现在又对她……

    算了,就当被狗又啃了一口。

    温隽凉穿戴好后,却是直接绕过了牀,然后坐在了牀畔,略微低沉的嗓音,“你准备在牀上躺一天么?”

    许夏木不去理他,将头撇开,“我又不是温大少的员工,起不起来关温少何事?”

    “你确定不起?”温隽凉再次问道。

    “不起,”

    “好,那可别后悔。”

    亦在此时,那房门却是直接被推开,是刘嫂拿着一件衣服赫然出现在了门口,从她那呆愣的神情来看,许夏木知道刘嫂一定是污误会了……

    一定是误会了。

    刘嫂此时亦是尴尬极了,她刚才是有敲门来着,但是敲了几下却一直没人应声,看门轻掩就直接推开了,不想却是……

    哎!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不喜欢在家里,而喜欢在酒店里那啥。

    许夏木感觉自己都快疯了,她连忙裹着被单下牀,然后尴尬的接过刘嫂递上来的衣服,一溜烟的就窜进了浴室。

    碰上这样的事情,刘嫂哪敢多逗留,朝着温隽凉打了个招呼后,便直接闪人。

    等许夏木穿戴整齐出来时,温隽凉已经端坐在房间内的落地窗前,他的前面摆放着各色精致早餐,而他正在专注的看着报纸,那阳光的光晕恰巧洒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更是难以触碰起来。

    许夏木将视线撇开,随即走了上去,也不说话,就着他前面的位置便坐了下去。

    此时,温隽凉却是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细心的帮许夏木倒了一杯咖啡,亦是他的手将他们两人的早餐互换。

    许夏木看了眼自己面前的早餐,是被切好的鸡蛋与火腿……

    她略微顿神,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便道:“其实,你没必要这样。”

    “没必要怎么样?”温隽凉挑眉,那眼神却是真切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脑子里却是想起了昨夜那个酒醉的女人抱着他说,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一直!

    怎么一觉醒来,她竟然忘得干干净净,再次穿上了她的战衣。

    “你没必要做的很关心我的样子,你和谁参加晚宴也与我无关,你外面有多少女人我也在乎。我们这样相敬如宾,也挺好,不需要太过复杂化。”许夏木吃了一口煎蛋,却是觉得有苦涩在舌尖满眼,难道她被刘嫂养刁了,竟然连六星级的早餐吃进嘴里都觉得没味道。

    温隽凉此时却是站起了身,深邃的瞳眸中满是怒气,这个女人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影响了他的情绪,此时竟然说出了这番冷言冷语,她再一次在他面前申明,她的心里没有他,请他也不要有她。

    胸腔中有着翻腾的怒火,是他将她从椅凳上拉起,她满眼的猝手不及,正想推拒,是他强势的将她禁锢在那,她难以动弹,随后,她看见了他眼中的怒火,亦是在下一刻,霸道的低下了头,直接袭向了她。

    在许夏木以为快要窒息时,是他放开了她。

    她喘息着,他亦是。

    “你难道真不知道我不回温园的原因?”

    是他抓着她的手,那么直接的就将问题说了出来。

    许夏木想甩开他的手,却是甩不掉,“不知道,随便你回不回,都跟我没关系。”

    他却是道:“真是一个没心肝的女人。”

    “没心肝的女人再不去上班就要迟到了,放手!”许夏木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她就是因为太在乎她的心肝,不想再被伤一次,“我们不要玩这么幼稚的游戏,我们维持现在的关系不是很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沾染那个字,我不要。”

    “你在害怕什么?”温隽凉却是不打算放过,似乎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我只是不想复杂化,我脑子不灵光,处理不了复杂的问题。”许夏木却是再一次顾左右而言他,“所以,我想就一直这样,你有你的世界,我过我的清闲,这样挺好。”

    此时温隽凉却是想到,那日霍晋升对他说的话,“你以为她会相信你么!”

    是的!从开始她就不相信他。

    现在又怎么会相信,他从决定娶她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她逃离他的身边。

    这不是爱,却是比爱来的更加强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