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230:穷途末路,缱绻情深,蚀骨之痛(5000+)

230:穷途末路,缱绻情深,蚀骨之痛(5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看着他,亦是看得认真。三年多来,他的变化似乎亦是不小,眉眼中除了强势外,似乎还多了几分孤傲与不驯。人在时间的恒流里一向渺小的很,谁又能肯定永远不变?

    他似乎在等她的回答,他握着她的手此时有点发紧,泄露了他眼下的心情,应该是紧张的。

    她垂头看了眼两人交握着的手,随后扬起了头来,朝着霍晋升笑了笑,那笑仅是微笑,不参杂任何其他情绪,“你是商人,你做的这个买卖,太亏!我也不能让你亏本。”

    霍晋升紧紧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样的眉眼,一样的面容,仅是那眉宇里少了几分肆意,以前狡黠的双眸此时亦看不出其余东西来,然后他缓缓地将手从她手上拿开。

    许夏木看着霍晋升离开的手,又是笑了笑。随后,她折过了身去,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来,然后放在了桌面上,推到了霍晋升的面前。

    她说,“看看。”

    霍晋升有点疑惑,他看了眼桌上的资料,又看了眼许夏木,在迟疑间,他还是拿了起来,在看见那上面的内容后,他的眸光却满是震惊。

    ——这是三年前,关于他深中一刀的案子,但是在三千前,这个案子就已经结了,凶手顾乐生至今还关在精神病院里。

    “顾乐生只是一个替罪羔羊,那个秦彦才是真正的主谋。”许夏木淡淡的嗓音传来,竟然有股云淡风轻的意味。

    此时,霍晋升亦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你确定这个秦彦是主谋,是有十足的证据,还是仅是猜测?秦彦是虞城秦家的人,而秦家跟温家的关系也是……”

    说到这,霍晋升却是突然一怔,他满是探究的眸光看向了眼前的女人,却只见她眉目倏冷。

    “夏木,你想做什么?”霍晋升开口问道。

    许夏木却是一笑,“当年的案子也算是草草了结,很多事情都不符合逻辑,那么多的巧合凑在了一起,也只能说明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人蓄意而为。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还有,你那一刀也不能白挨。”

    此时,霍晋升才明白,原来她来见他的原因是这个。

    仅是来还债而已!

    “如果你想要将秦彦牵扯进这事里,你知道那代表着什么?”霍晋升突然开口问道。

    “能牵扯出什么,还有什么是怕牵扯出来的。如果主谋是他,那么就他负责。如果不是,他也知道主谋是谁,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许夏木冷静说道,似乎她全然不知那其中的利害关系,似乎她只是想要一个真相而已。

    却是这样的回答,霍晋升竟然亦是一时的语塞起来。

    他不知道她这三年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明明活者却在三年后才回来……

    此时此刻,似乎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重要,只要她还在人世就好。

    霍晋升看了眼那叠资料,然后又看向了许夏木,问道:“那么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重新提起上诉。”许夏木言简意赅道。

    霍晋升说道:“上诉需要新的证据,如果没有,法院还是会按照原判。”

    许夏木喝了一口白水,润了润喉咙道:“我知道,新的证据我会找到,你不要担心。”

    这样一个细节却是被霍晋升捕捉到了,他看了眼她右手边的水杯,“你以前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咖啡了,怎么今天就叫了一杯白水?”

    “你也说是以前,口味会变得,现在觉得白水也挺好,至少解渴。”许夏木说着,又是拿起了杯子来,喝了一口水。

    霍晋升问道:“三年前你的消息铺天盖地,兰姨一下子没挺住就病倒了,你的舅舅亦是打击不小,他们你都去看过了吗?”

    许夏木眸光看向了霍晋升,却道:“去见过兰姨了,唐家那边就不去了,久而久之他们自然也会知道。”

    霍晋升知道,唐家之于她代表着什么。那段过往又是怎么能够轻易就被擦去,对她而言,在唐家留恋的也只是唐兰一个人而已。但是唐兰很多年前就从唐家搬离,她自然是不会再回唐家,回去又是做什么?

    两人又是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说的话也不多。霍晋升虽然疑惑这三年她去了哪里,但是却始终都没问出口来,咖啡厅里弥漫着咖啡香,是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恰巧洒在了她的身后,却是那么漂亮的镀了一层光晕来。

    在许夏木说要赶飞机回虞城时,霍晋升却是叫住了她,对她说,“三年前,我听闻了你的死讯。确实有段时间一蹶不振,因为我想不通。当时温氏正巧入主了钢铁冶金业,刚拿下了一个项目。但是在要拿下最后一个项目时,我耍了些手段将他它夺了下来。你知道,我的陌远虽然规模不小,但是跟温氏抗衡,简直就是以卵击石。但是我没想到,那个项目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拿到了,温氏没有做任何事来阻止。据我所知,当时温氏为了这个项目已经投下了大把的人力和财力,项目一旦得空,损失不小。”

    许夏木微微抬头看向了霍晋升,“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不是他不阻止,而是他不想阻止。”霍晋升却道出了这个理由来。

    此时,许夏木却是笑了,那笑好似参着冰,“原来他也有大发善心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许夏木便是跟霍晋升道别,然后离开了咖啡店。

    霍晋升坐在那,看了眼桌上的她喝剩下的半杯水,又看了眼他还未动过的咖啡,原来时间真的是能改变一切,他们选择的东西早已不一样了。

    她是水,而他是咖啡。

    ——

    虞城。

    今天是周末,如常温隽凉带着果儿刚从皇城回到虞城。此时,两人刚回到了公寓里,温隽凉正在整理果儿的衣物,而果儿则是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罐酸奶在喝。平时果儿只喝纯牛奶,但是最近似乎有点不消化,所以温隽凉就给她喝酸奶。

    温隽凉一边叠着果儿的衣服,一边道:“果儿,爸爸对你说件事,好不好?”

    果儿一听就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了温隽凉身边,“爸爸,什么事?”

    “明天是周一,爸爸下午有个很长的会要开。可能会晚点去接果儿,如果果儿在等爸爸去接你的时候,有看到陌生的漂亮阿姨,果儿不要害怕,也不要躲开,好不好?”温隽凉轻声道。

    此时,果儿却是疑惑了,“爸爸,你之前不是这么教我的,你说不能跟陌生阿姨说话,那些阿姨可能是坏人。”

    温隽凉伸出手摸了摸果儿的头发,道:“那个阿姨不一样。”

    “怎么会不一样呢?”果儿歪着小脑袋问道。

    “因为那个阿姨不会伤害果儿,如果那个阿姨想要抱抱果儿,跟果儿说说话,果儿不要拒绝,知道吗?”温隽凉关照道。

    “可是不知道哪个阿姨才是,陌生阿姨有好多。”果儿吸了一口手里的酸奶,看上去有点范难。

    闻言,温隽凉微微一愣,他的笑容有一瞬的冻结,随后他才说道:“那个阿姨很漂亮,最漂亮的那个就是了。”

    “最漂亮?”果儿似乎在想那意思,随后那幽蓝的双眼却是有了惊喜来,她问道:“比顾瞳阿姨漂亮吗?”

    “嗯,漂亮。”

    果儿继续问道:“那比思瞳姑姑漂亮吗?”

    “嗯,漂亮。”

    果儿再次问道:“那比傅昀阿姨还要漂亮吗?”

    “嗯,漂亮。”

    此时,果儿却已经是激动了起来,她将一双眼睛睁得很大,“那是不是比妈妈还要漂亮?”

    顿时,温隽凉叠着衣服的手一顿,他看向了果儿,亦是看见了她双眼中的光芒,“跟妈妈一样漂亮。”

    果儿很聪明,自小就是。

    “爸爸,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妈妈,是妈妈吗?”果儿激动的将酸奶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她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温隽凉的手臂,再一次问道,“爸爸,是妈妈病好了,回来了吗?”

    此时,温隽凉却是有一下子的语塞,他放下了手里的衣物,蹲下了身来,抬起手摸着果儿柔软的发丝,“要是明天有这么一位阿姨出现,果儿可以当面问她。”

    因为这样的一段对话,果儿在周日的下午都处于一种激动的状态。

    晚上八点半的样子,果儿已经乖乖的躺在了小牀上,手里抱着那本《格林童话》,然后对温隽凉说,“爸爸,我明天想穿新的裙子,可以吗?”

    “当然可以。”

    “好了,早点睡。”说着,温隽凉在果儿头上印下一吻,随即便帮果儿关上了灯,然后走出了果儿的房门。

    在那昏暗中,果儿却是将《格林童话》抱得更是紧了几分。

    她在睡梦中呓语,“妈妈。”

    第二天,温隽凉一天都在忙碌中度过,下午的时候一直待在了会议室里。三年前温开朗拿下了一个项目,在最后一步时,却是被皇城陌远拿走,那时候温氏的损失并不小。

    而,这个损失一直影响到了今天的温氏。

    当温隽凉走出会议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的时候。

    他放下了手里资料,然后跟宋玉交待了几句后,就赶忙去了小小花幼儿园。

    幼儿园的放学时间是下午三点半,此时所有的小朋友都已经离开,却唯独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了幼儿园里,她的身边陪着一个年轻的老师。

    温隽凉慢慢走了上前,他看见果儿此时亦是朝他看了一眼,却似乎没有以前的欢喜,仅是看了一眼后,便再次低下了头来。

    年轻老师弯下身来,对果儿说,“温夏,爸爸来接你回家了。”

    果儿亦是不为所动。

    此时,温隽凉已经走到了果儿身侧,他看了眼年轻的老师,礼貌道:“谢谢你,苏老师。”

    苏暖微微一笑,是一张年轻而略显稚嫩的面容,她道:“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那我将果儿接走了,告辞。”温隽凉说道。

    “好。”苏暖应了一声。

    温隽凉牵过果儿的手,然后蹲下了身来,他知道果儿为什么今天的表现似乎与平日里不一样……

    “爸爸,漂亮阿姨没有来。”果儿此时扬起了头来,看向了温隽凉,眼中满是失落,“是因为果儿不乖吗?”

    “不是,是漂亮阿姨在忙,所以没来。”温隽凉轻声道。

    闻言,果儿的眸光中再次闪亮起来,“真的吗?”

    “嗯,等漂亮阿姨忙完了,她就会来了。”温隽凉再次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回家吧,今天果儿想吃什么,爸爸做给果儿吃。”

    果儿跟苏暖道了声“再见”后,便跟着温隽凉往外走,父女二人,是温隽凉的大手牵着果儿的小手,是太阳的余晖将他们两人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苏暖站在两人身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眸光却是慢慢的变软了起来。

    不知何时,她的身边却是出现了一人来,亦是一张年轻的脸孔,她坏笑着用手撞了一下有点发愣的苏暖,“暖暖,喜欢就放马过去追啊,你这样成天单恋有什么用啊?”

    一听,苏暖立马脸红,她没好气的看了眼身边的同事,“说什么呢,不要乱说,我只是觉得一个单身父亲带着一个女儿怪可怜的。”

    “怪可怜?”年轻同事却是惊奇了起来,“你不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虞城骨灰级的钻石王老五,他一挥手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凑上去。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三年前轰动一时的事件,你难道也不知道?”

    “什么事?”苏暖此时更是疑惑了,三年前她还在大学的校门,去年才来的虞城工作。

    “他的妻子跟他的初恋同时被绑匪绑架,只能救一个人,他选择了救他的初恋,而他的妻子听说跟绑匪一起跌落了悬崖。”

    听见了同事的话,苏暖彻底懵了,她看向了同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跌落悬崖的就是温夏的母亲?”

    “嗯,听说尸骨无存,别说有多凄惨了。”年轻同事说着,那语气里亦是惋惜之情。

    “可是他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如果真是为了初恋的话,为何现在还是单身一人,也没有跟初恋在一起?”苏暖却是疑惑道。

    年轻同事摆摆手,“谁知道呢,也许是事后也有受到良心的谴责吧,也不一定。毕竟那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你说是不是?”

    “是吗?”苏暖却是低声问道,如果只是良心的谴责的话,他眼中的那抹痛又是什么……

    那是蚀骨之痛!

    ——

    在温隽凉与果儿离开后不久,那幼儿园门外,停靠在角落里的车亦是慢慢驶了出来。

    此时,许夏木坐在了后车座上,她的身旁放着一个巨型的洋娃娃,她看着那个娃娃,眸光中却满是闪烁的东西。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她,可是原来到了这里,她连走下车的勇气都没有。

    她看见他牵着她的手,从幼儿园里出来,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洋裙,发丝是略微的带黄,不是长发,而是好打理的蘑菇头,有点胖嘟嘟的样子。

    他将她抱上了车,然后自己亦是坐了进去,然后便发动了车子离开。

    傅昀告诉她,这三年来,是他亲自带着果儿住在了她当年的蓝海花苑的公寓里。

    呵!温隽凉,你这是做什么?

    又是做给谁看……

    做给果儿看吗?

    既然已经绝情,那就直接了断不是更好!

    此时,是许夏木的手机声响起,她将思绪拉回,看向了来电显示后,那原本清冷的眸光此时才慢慢放软了下来,她接通了电话……

    ——“木木,我到了,你在哪里?”是程倾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在外面随便走走。”许夏木轻声说道。

    ——“嗯,路上注意安全,你现在身子弱,尽量少出门。”程倾城满是关怀的语气。

    ——“没事,我先挂了,待会见。”说完,许夏木便挂上了电话。

    “阁下,现在去哪里?”司机满是恭敬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许夏木看着身旁的洋娃娃,然后伸出手去触碰,好似就像触碰果儿一样,“先回酒店吧。”

    题外话:

    今天的第一更,晚点还有第二更……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