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263:穷途末路,缱绻情深,三十年后(4000+)

263:穷途末路,缱绻情深,三十年后(4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夏木就这么看着傅容,她的眸光冷着,心亦是硬着,她不清楚傅容的话是什么意思,仅是本能的开始排斥,她突然从沙发站起了身来,精致而略微苍白的面容上是再也经不起任何风浪的波澜不惊。

    “夫人!请您阻止温总!”傅容再次开口道。

    突然间,许夏木微微一笑,她的眸光中寻不出任何其他东西,有的仅是冷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也不想听懂。现在,我要休息了,你走吧!”

    说完,许夏木便想转身离开,她感觉她的步伐却是那么的重,竟然是提不起来。

    她突然觉得多么可悲!

    “温总,他并没有抛弃您,也没有对您不闻不问,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您。”傅容见许夏木要离开,便连忙出声道,“那次在你遇袭之后,温总就已经知道您是南裴庭女儿,他一直想瞒着您。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他不确定如果您知道了,会不会就立刻离开。”

    听见傅容这么说着,许夏木的仅是站在那,她没有再踏步离开。

    ——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

    “后来,楚曼宁被您父亲扣押,可能他有怀疑过您,所以他命令我和昀昀将您带到了C国,一方面是为了试探您,一方面是想要确保您的安全,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是,在他从您父亲手里带走楚曼宁的时候,他没想到您会在后面追赶……”

    许夏木出声打断道,那声音好似千年寒冰,“所以!他还是怀疑我了,他看见我在后面追的时候,肯定是在想,果然是个歼细,不然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阁下府里。”

    “是!温总当时确实怀疑了,但是他绝没有要抛下您的意思。不管您是不是您父亲安插在他身边的人,温总都不想追究,但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他停车,一旦他停车,就是用行动告诉您父亲,您父亲的计谋成功了,他爱上了您,您才是他真正的软肋。”

    此时,许夏木听着傅容的这番话语,却只觉可笑,她亦是笑了出来,“傅容!你说了这么多,我就听明白了一点,他从头到尾都在怀疑我。在他看见我在追车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我是我父亲安排在他身边的女人。”

    傅容眸光瞬间一沉,说道,“夫人!请您谅解温总,他从小就经历的太多,想要他完全相信一个人很难。”

    “对!他相信所有人,却是不相信自己的枕边人。”许夏木冷笑道,“傅容!我不想再听你说下去,他的事情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不管他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说完,许夏木便是想再次踏步离开……

    “不!您一定要听,您也必须要听。”

    这么说着,傅容连忙上前,直接挡住了许夏木的去路,此时的傅容就像是一座大山,直接矗立在了许夏木面前……

    “你还要说什么,你刚才说的我都听明白了。”许夏木喝斥道,那眸光中泛滥出了无数冰点来,“最为可笑的是,好像很多人都在对我说他爱我,为什么我半点都感觉不出来。”

    傅容却是不管许夏木说什么,仅是想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儿的全部说出来,什么誓言,他此时哪里来去遵守什么誓言。

    “回到虞城后,温总本来想去C国接您回来,亦是这个时候传来了您跳崖的消息。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书房内写“静”字,那拿在手里的毛笔却是突然间直接贯穿了他的右手。那时候我在场,我看得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是温总故意那么做的。后来,他自己慢慢将那毛笔从掌心里拔出来,流了很多的血,他却是不以为意,吩咐我去查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忽而间,许夏木脑海中闪现了他手上的那个伤疤来。

    “之后,我就去了C国,在查到确有此事后,但是您并不是和绑匪一起跌落悬崖,而是自己跳下去的,我便又回了虞城,将查到的事告诉了温总。之后的事情,您都已经知道了。”傅容说道。

    这时,许夏木便是转过了身来,她的脸上不再是平静,而是带着几分讥笑,“他知道我没死,就将我一个人留在了C国,你来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这一刻,傅容却是静默无言。

    “还真是他的做事风格。”许夏木再次说道。

    傅容继续说道,那眸光中早已有了泪意来,“温总知道您是自己跳崖后,他已经错了!他知道他已经做错了!之后,他便和小小姐一起搬进了您之前的公寓,他在等您,您回来就说明他还有机会,不管其他,还有一丝机会……您也确实回来了,在再次见到您的那个夜晚,虽然您没有搭理他,但是我在旁看见了,他仍是很高兴,那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此时,许夏木亦是想起,那一晚,她以为他已经离开。后来,他却是突然从黑暗中出现,身上染着月光以及昏黄灯晕,他面对她,却是笑着开口问她,“你回来做什么?”

    他问,“你回来做什么?”

    她回,“要债,还恩。”

    “如果都说完了,你请回吧!我很累,我需要休息。”许夏木再次下了逐客令,她已经不想去追究谁对谁错,那些话里话外的意思,那些高深莫测的表情。

    这样的揣测,太累!

    实在太累!

    说完,许夏木便是直接越过了傅容。

    “夫人!温总身体一直不好,应该说从没好过。或许!可能他活不了多久……”

    顿时间,许夏木那个步伐再也没有踏下去,她愣愣的转过身看向了傅容,她看见傅容脸上的泪痕,正在源源不断流淌着。

    这话,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周柏年亦是听见了,他亦是满脸的惊讶。

    许夏木却是突然笑了,她笑着笑着就哭了,突然间的又哭又笑。到底是哭还是笑,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了,她到底是该哭还是笑呢……

    在她恍惚间,那记忆再次纷至沓来,好似前仆后继,永远都没有尽头一般。虞城的冬天很冷,他在她公司楼下等她下班,那车顶上已经都是积雪。

    那一次,她其实很高兴,但是性格使然,却是在他面前装成很镇定的样子。

    他问,“老公来接你下班,你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欢喜?”

    她回,“就因为太过吃惊,所以不知道说什么了,温总这么忙还来接我下班,我惊讶的有点不知所措。”

    他又说,“夏木,这个称呼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改,还是一辈子就这么叫我温总?”

    当时她无心的回,“怎么会呢,等到了三十年后,我就该改口叫你温董了。”

    之后,她看见他笑的很开心。

    便问他,“什么让你笑的这么开心?”

    他说,“你刚才说了三十年后。夏木,这算不算是你允了我一辈子?”

    ——三十年后的温董?

    “之前,温总会定期去医院复查,基本上是两三个月一次,去的是温氏财团旗下的医院的,如果夫人您不相信可以去医院查温总的就诊记录,身体情况还算稳定。但是,这三年来,温总却是一次都没有去过,一次都没有,那身体的状况却是每况愈下。”

    傅容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在自我折磨嘛?

    许夏木将脸上的泪痕抹去,似是冷静的问道:“他的身体怎么了?”

    “大概您也知道,在温总十六岁的时候受过一次重创,身体上没有好的地方,那时候没有好好医治。等他回来后,那些病症早已成了他身体的顽疾,无法根治,只能慢慢调养。”傅容开口说道。

    许夏木继续冷静道,“身体不好,就让他去看医生,他不去!就逼着他去,又是什么叫活不了多久,人都会有一死,或早或晚而已!”

    这样冷情的话语,若不是傅容亲耳听到,他无法想象真的是出自她之口。

    当真,要做的这么绝吗?

    “温总不愿意做的事情,谁能逼得动他,没有人能做到!除了您以外没有人。”傅容亦是坚决的说道,如果能劝得动,早就劝了,就是劝不动。

    瞬间,许夏木双手亦是攥紧,是她的指甲慢慢戳进了掌心里,哪里还会疼,早就感觉不到疼了,她艰涩道:“傅容!我再说一遍,如果他身体不好,就让他去看医生。如果他真不想去,他自己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更是逼不动他。”

    “夫人!……”

    对于这样冷漠的夫人,傅容已经不知该要说些什么。

    他突然觉得,真的是已经穷途末路,前面早已经没有路。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夫人再也不会回头,再也不会!

    此时傅容亦是想起了那个夜晚,他好像是交待遗言般的说了很多,然后他有说,“已成定局,无力回天!”

    ——当真是“已成定局,无力回天。”

    许夏木就一直在那站着,傅容亦是在那站了一会,随即便是被周柏年请了出去,他离开的步伐却是那么的沉重,好似每一步都是在碾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

    傅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套房,那脚下的感觉就是在湮没一切的希望。

    他就站在了套房的门外,却是那么的颓然,下一步该怎么走,他不知道,难道真要一路走到尽头,可是那个尽头又是什么?这样的堵住谁又敢下……?

    谁又敢?

    在傅容走后,许夏木攥紧的手微微放松,在她手放松时,她的面容却是一下变得惨白,然后身体向后倒去。周柏年瞧见了,他立马飞奔上去,接住了许夏木倒下的身体,紧张道:“阁下!我马上通知程先生,您不可以受刺激,都是我不好,让那个人闯了进来。”

    许夏木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我没事,我只是太累了。傅容的性格我了解,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来找我,周叔!你帮我做件事。”

    周柏年说道,“您说,阁下!”

    “你替我去趟温氏旗下的医院,想办法去调取温隽凉的病历,如果他们实在不给,我再亲自去。”许夏木说道,说完便是咳嗽起来,断断续续的咳嗽着,“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倾城……”

    周柏年此时哪里还拒绝得了,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谢!周叔。”许夏木微微一笑。

    “阁下!您这又是何必呢?刚才装得那么的冷酷无情,等人一走,就……”周柏年喟叹道,这当真是一段孽缘,一段孽缘!

    许夏木却是静默不语,她慢慢的扶着沙发站起了身来,但是脚下却仍是虚浮。周柏年站在一旁,伸出手想去搀扶,却是被许夏木扬起的手阻止了。

    周柏年站在许夏木身后,看见她慢慢走向了她的房间,亦是看见她打开了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他站在门外,亦是站了一会,随即便是摇头叹息一声。

    此时,许夏木在自己的房间内,她的后背抵着门板,是身后的冰凉的门不断让她清醒着,但是那脑子已经乱成一团,是傅容的话不断在脑海中回荡着,他说他或许可能活不了多久……

    温隽凉,你又怎么可以死?

    题外话:

    第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