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283:陌上花开,未亡之人,全金佛像(5000+)

283:陌上花开,未亡之人,全金佛像(5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碧蓝回到老宅后,张妈便立刻唤了私人医生来老宅静候。自从老爷去世之后,她知道其实老夫人从未休息好过,以前的作息时间素来都是有条不紊,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便是做什么。但是老爷去世后,老夫人的人在这里,但似乎仅是一副躯壳而已,多半时候是在发愣,日子也过得不规律,舞也不跳了,有时候还会睡到日上三竿,这些以前从未出现过。

    张妈知道虽然老夫人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心里一直在流泪,从未停止过。

    眼里流泪的人可以安慰,可以一个心里流泪的人,便是半点办法也没有。

    “老夫人,您也要保重身体。虽然老爷去了,但是你还有大少爷、二少爷、思瞳小姐以及沐小姐,还有果儿,这些人都在,您心里千万要豁达点,去了的人也就去了,别再多想。”张妈劝慰道,那面上满是担忧的神情。

    姜碧蓝紧紧揪着手里沾染了血色白帕子,微微提醒道,“我吐血的事情别告诉任何人,免得他们担心,也就是一下子血气上涌,也跟我最近一段时间没休息好有关,好好养着也就没事了。”

    张妈愣了愣,随即便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半晌后,她又道,“今天见着的人难道就是当年那个女人的儿子?”

    闻言,姜碧蓝眸光微微沉寂了下去,“应该是!看他的容貌与那人相像。而且他也说,他手里有DNA认证书。呵!原来当年他真的将那枚尾戒送给了她,到最后!他最珍视的也无非就是那个女人而已!我,还有他外面养的那些女人其实都只是摆设而已,只是摆设。”

    话落,姜碧蓝便是再次咳嗽了起来。

    “老夫人!您看您……怎么又气上了?您怎么可以跟那些女人比,您是姜家的千金大小姐,那些仅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莺莺燕燕而已!您才是老爷明媒正娶的妻子。”张妈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姜碧蓝的背部,想让她顺畅点。

    此时,姜碧蓝沾染了血色的唇却是牵出一莫讥讽的弧度,“呵!张妈别人不知道他娶我的缘由,难道你还不知嘛!若不是我当时执意要嫁给他,弄得父亲毫无办法,他也不会故意打压当时的温氏,来以此逼迫。我父亲一生光明磊落,这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我真是一个不孝女。”

    “老夫人!”张妈喟叹一声,“虽然开始是这样,但是婚后,您和老爷也是举案齐眉。您一直对老爷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的陪着他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这份情比什么都重,这个老爷心里也是清楚明白的。”

    姜碧蓝却继续笑着说道,“是!他是清楚,正因为清楚他能给我的也就是那一份感激与无奈而已!他临死前,仍是在说,我的心愿他无法帮我达成!我这辈子在遇到他之前,并不奢求什么。在遇到他之后,我就想要他心里眼里,都是我!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这样的老夫人,张妈已经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太悲伤,她的喜悦似乎随着逝者的离开被一并带走般。

    这又哪里有错?

    想让自己的爱着的人全心全意的对自己,哪里有错?

    “罢了!眼下的紧要关头是想办法护好温氏,姓程的是有备而来,若不是手里握着筹码,他今天不会来跟我摊牌。”姜碧蓝说道,“张妈!你去给傅容打个电话,让他尽快来皇城见我。”

    张妈亦是知晓此次的事情可大可小,便是立马应声,“是!”

    傅容接到张妈电话的时候,他正在谈判桌上,更加确却点讲应该是一场不像相亲宴的相亲宴,至于相亲的对象并非别人,正是傅昀以及顾非凡。

    傅容接通了电话,随即便是道,“好,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电话打完后,傅容将手机收好,然后抬眸恰好对上了顾弘达投递过来的含笑眼神。这个眼神让傅容清楚明白的知晓,顾弘达对于这门婚事是满意的,至少眼下是满意的。

    随即,傅容便是看向了两个主角,他先是看向了傅昀,见其一脸的漠然样子,显然对于这门婚事是兴致缺缺。尔后,他又看向了顾非凡,顾非凡自从落座后,便是一直在抽烟,他整个人好似就被烟雾缠绕在了里面,那面容压根就看不真切,亦是难以分辨出喜怒来。

    此时,却是顾弘达开了口来,他笑道,“现在昀昀在顾氏上班有段时间了,什么都已经上手了,工作也是非常细致认真,我是相当的满意。”

    不知为什么,傅昀听到顾弘达叫她“昀昀”的时候,她竟然也会一阵恶寒。

    虽然傅家还有两个老的还在,但是两个老人早已不过问任何事情,现在傅家当家做主的就是傅容。今天他自然是作为一个大家长来赴了这一场另类的相亲宴,面对顾弘达的夸赞,他亦只能随声附和道,“顾董谬赞了。”

    “不谬赞,昀昀确实不错,我很满意这个儿媳妇。”顾弘达却是笑着直言道。

    傅昀瞬间无语!她不知为何情况会变成这样,她仅是受不了她大嫂的念功,然后就应声答应了前来跟相亲的对象简单见上一面而已。

    她对天发誓,她对于为什么她的大哥和顾非凡的父亲会突然出现一点都不知情,她当然也不会知道今天她的相亲对象原本应该是一个大学里的年轻教授,怎么会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这件事更是完全被蒙在了鼓里。

    她眸光微微侧过去看向了顾非凡即便在烟雾里依然还能看清的阴沉脸孔,她当下亦是明了,顾非凡大概跟她一样,也是来了才知道的。

    可,眼下怎么办?

    若是再不出声说点什么,估计这婚事就要这么订下来了。

    若是订下来,虽然这场婚姻谈不上什么联姻,但也绝没有什么真心相爱可言。

    顾非凡心里爱的是谁,别人不知道,她傅昀却是清楚的很。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她不想成为那些个哀怨愁容的怨妇,面对顾非凡的时候,她承认有过一丝心动,但那又怎么样?

    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强求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而已。

    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是亦是明白一个道理,心在别的女人身上的男人,绝对碰不得!

    忽而间,是顾非凡率先表明了态度,他说,“我也觉得昀昀不错,这个婚约就这么定了。”

    听见顾非凡的话,傅昀立马便是呆愣在那。她呆若木鸡的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了顾非凡,眼神中满是疑惑,眼看这不可能的事情就要订下来了,她连忙出声,“我不同意!抱歉!我对顾副总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敬重他,在工作中他教了我不少。如果,因为这个让顾副总有什么误会的话,我现在郑重的申明,我完全没有要超越上下级关系的意思。”

    傅昀知道,她这话一出,不单单是得罪了顾非凡一个人,还得罪了顾弘达。

    她承认或许她有些冲动了,但是冲动总比事后后悔好。

    正如傅昀所料,顾弘达立马便是变了脸色,就跟翻书一样的快,而坐在一旁原本在猛抽烟的顾非凡却是一下子停下了动作来,他侧过了头来看向她。

    这一看,惊的傅昀三魂去了七魄一般。

    随即,顾非凡幽幽的声音传来了,“傅昀!你说你对我没那意思?”

    傅昀顿了顿,随即点头。

    “那一次,在我办公室里,我亲了你,你确定当时你没感觉?”顾非凡厚颜无耻的抛了这么一个问题出来。

    妈的!

    傅昀真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事实上,她在心里也是这么做了。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啥事都没经历过,突然一个男的亲过来,她又不是死人,她当然会有反应……

    但是,这些话她也只能默默的在心里说而已,当然不能在眼下的境况里说出来。顾非凡已经没脸没皮了,没羞没躁,她还想有个脸皮遮遮羞呢!

    原本以为已经没戏的顾弘达在听见自己儿子的话后,顿时眼睛里亦是蒙上了一层光亮来,果然是他儿子,得了他的真传,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上了再说。

    此时的傅昀却是佯装出了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毕竟她大哥在,这是必须要装出来的,不然回去肯定会被念得狗血淋头。

    傅容眼见傅昀的神情后,便是微微轻咳了一声,一副大家长的口吻道,“小年轻就是容易冲动,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因为顾非凡突然这么一句,瞬间便是扭转了局势。傅昀心里暗暗揣测起来,若是她说她有感觉,那不就是侧面承认她对顾非凡有意思;若是她不承认,但是亲了就是亲了,那就是事实,她一样是百口莫辩。

    傅容亦是觉得此时的气氛有点僵,便是想了一个缓和的方式,说道,“现在就将婚约订下确实是太早了,要不这样吧,让他们自己处处看吧,过日子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们要合得来才行,您说呢?顾董。”

    “也好也好。”顾弘达连声附和道,没达成目的,退而求其次也是可以的。

    之后,便是一片嘘寒问暖。傅昀在旁静静坐着,顾非凡亦然,完全对傅容与顾弘达的交谈没有兴趣……

    只是突然间,顾弘达却是开口问道,“前不久,业内有人传闻,更是有人看到,三年前温家的当家主母好像在虞城出现了,不知傅公子知晓此事吗?”

    这个问话一出,便是让原本完全在状况外的傅昀与顾非凡纷纷看向了顾弘达。

    傅容淡淡一笑,“确有此事,她还在人世间。”

    “原来是真的。”顾弘达满是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能回来,定是经历了不少坎坷。”

    傅容又道,“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我就先带舍妹离开了。顾董!我们先告辞,改日再约您出来喝茶。”

    “好!傅公子你忙,你忙!”顾弘达亦是站起了身来招呼道。

    眼见要散场,傅昀与顾非凡亦是站了起来,各自打完招呼后,傅昀便是跟着傅容离去。

    待傅容与傅昀离去后,顾弘达的眸光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精亮来,而这抹精亮恰巧被坐在一旁的顾非凡捕捉道,他立马开口问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为什么那么想要我娶傅昀?”

    “前不久,温隽凉被带到了警局问话,是关于四年前他妻子在商业街上遇袭那件事情。如果不是掌握了什么证据,警署的人怎么敢去温氏财团带人,所谓无风不起浪,我听说还牵扯进了秦家的人。我看啊!虞城是要变天了。”顾弘达感概说道。

    顾非凡的眉头便是越来越紧起来,“那跟傅家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这里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温隽凉一倒,便是意味着温家倒台,那四大财阀里便是缺了一个位置,傅家本就是温家的附属家族,我敢断定,只要温家一倒,便是傅家上位之时。”顾弘达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眸光中是顾非凡看不懂的晦暗神采。

    果然是商场如战场,昔日的敌,有时候亦是有。而昔日的友,转眼可能便是敌。

    顾非凡觉得他或许永远都成不了那个像温隽凉一样可以玩转一切的人,那样的日子的太累,他是个懒散的人,只想平安度日便足矣。

    随即,他便道,“如果您老的目的仅是为了这个,那么我又要忤逆您了。即便是傅家点头,这门婚事我也不会答应。反正都逃过一次,逃第二次绝对会驾轻就熟。”

    “你!”顾弘达瞬间便是怒目起来,“真是一个逆子。”

    顾非凡并未理会自己的父亲,仅是独自站起身来,然后便是离开了茶楼。

    ——

    在车上,傅容在开着车,傅昀则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傅昀迟疑了一会,随即还是开口问道,“大哥,夫人最近好吗?”

    自从许夏木回来后,傅昀亦是单独见过她几回。虽然每次见面看上去似乎跟以前差不多,但是却没了以前的肆意豪爽,似乎总带着一股疏离感,将所有人都排除在外一般。

    “不好,夫人病了。”傅容直言道,他并不想隐瞒,对于傅昀他更不想隐瞒。

    他永远都忘不掉,傅昀当时就跪在温园的外面,冒着雨,竟然她跪了一天*。

    听到回答,傅昀却是一下子的激动起来,她转眸看向了傅容,“什么病?是感冒还是发烧?其实自从夫人回来后,我就发现了,夫人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不是感冒也不是发烧,是比较麻烦的病。”傅容说着,亦是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一幕,她看上去傻傻呆愣的样子,眼神中满是戒备与排斥感。

    傅昀眸光一深,似乎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便是继续追问道,“那是什么病?”

    傅容回道,“是遗传的精神疾病,这个病很麻烦。夫人她现在谁都不认识了,包括温总。”

    瞬间,傅昀脑中紧绷的一根弦亦断裂,她开始恍惚起来,难以想象曾经那个总是喜欢跟她开玩笑,总喜欢逗弄她的人会患有遗传性的精神疾病。

    她,那么好!

    似乎看上去比任何都要健康阳光,怎么会得那种病?

    怎么会?

    ——小昀昀,等你结婚的时候,我送你一个全金的佛像,肯定特别撑场面,反正你家温总的钱。

    ——夫人,你真土,都要土掉渣了。

    ——小昀昀,你真没谈过恋爱?真没谈过?初吻也还在?

    ——真没!真没!都在都在呢!真要命!夫人,你能不能稍微矜持点?

    ——那好吧!改明儿趁你家温总出差,我们可以偷偷去夜店。

    ……

    顷刻间,脑海里全是之前的那些片段,却是晃都晃不掉,此时傅昀亦未发觉,她的脸上已然全是泪水。

    那样一个人,在经历了生死后,本该享受圆满,为何还要继续接受磨难?

    题外话:

    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