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369:陌上花开,未亡之人,他去接她(下部完)

369:陌上花开,未亡之人,他去接她(下部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欢雅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久,几年下来,也懂得了进退。

    随即,她便是有点拘谨的走到了沙发那一处,落了座,她的双手搁在腿上,低垂着眉眼,不敢去看此时温隽凉的表情。她觉得她来求情确实是唐突了,但是唐突也有唐突的好处,赌一次总比坐以待毙好。

    而且,刚才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说他已经料到会有人来求情……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她。

    那么,之前他以为的那个会来请求的人会是谁?

    “程倾城现在被指控多项罪名,商业罪没什么,最多就是在里面关的久一点,但是如果再加上谋杀罪,他就别想再出来。一个处心积虑要杀我的人,我实在找不出理由去放过他。”温隽凉俊逸的容颜没有多余的表情,有的仅是素冷,“若只是因为你来求我,就让我答应,我想我办不到。”

    闻言,许欢雅缓缓的抬起了头来,眼眸里已经染上了绝望一般,“那么你是不打算放过他了吗?”

    此时,温隽凉却笑了,不知是在笑什么,他说:“是他不放过自己。”

    “如果你不撤诉,他可能真的会被关一辈子。”许欢雅绞着手,紧张道。

    温隽凉淡淡道,“想要法庭轻判,就让他主动承认罪行,这是最好的办法,别的我恐怕帮不忙。”

    话已至此,许欢雅知晓她再说什么都没有用,随即她从沙发上起身,朝着温隽凉点了下头后,便迈步离开了病房。

    在许欢雅走后不久,傅容便是来到了医院,走进了温隽凉的病房。

    他一走入,就看见温隽凉正端坐在轮椅里闭目养神,或许是因为听到了脚步声,所以他才缓缓张开了眼来,一看见是傅容,便是放下了素来养成的戒备。

    “温总,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好像看见夫人的妹妹了,她来这里做什么?”傅容不解的问道,对于这个“妹妹”傅容是没什么好印象的,之前用过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对付夫人。

    虽然之后貌似已经改邪归正,而且顾瞳有时候还会在他面前夸赞她,但是傅容素来耿直的很,第一印象坏了,那就是坏了。

    温隽凉淡然一笑,“她来给程倾城求情。”

    这个回答让傅容很是惊讶,他听到后便愣在了那里。冷俊的面容带着一丝的难以相信,许欢雅什么时候跟程倾城有交情了?

    温隽凉看出了傅容的疑惑来,随即便解释道:“还记得许欢雅给夏木被下药那次吗?帮她的人就是程倾城,只是那时候程倾城还不知道夏木的只是身份,他在虞城这么久,而且还跟我算是有一点交情,可想而知,在很早之前他就是在等这一个机会。”

    “温总……那你是准备怎么……?”傅容知道他的老板绝对不会真的将自己的兄长送进牢里去。

    温隽凉却是摇头道,“现在警方已经插手,他有没有罪自然有法庭给他一个宣判。我答应过父亲,不会对他动手,但是这次若不是他急功近利,想要将我扳倒,又怎么会入了局?!”

    温隽凉话里的意思,傅容明白。

    若不是程倾城一心想要扳倒温家,他是不会有这般下场。

    “温总,我明白你的意思,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傅容难得一次的这么说道,他素来是一个不爱说什么的人,但是今天却是有点不同……

    或许是感觉到距离分别的日子实在是越来越近。

    温总之前所说的等世界安静后,就会去精神病院将夫人接出来,之后就会离开。

    而,程倾城就是他要处理的对象吧?

    “……有些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利用她来对付我,他竟然敢给她用带毒的东西,真该死!”说到这,温隽凉的眼眸里便是卷起了狂风暴雨,随即又看向了傅容,“夏木最近怎么样?”

    傅容连忙回道,“上次我和秦彦将夫人带去西雅图后,似乎夫人的情况确实有了改善,以前一直会吵闹不停,现在比较安静,一直反复的看一本笔记本。”

    “笔记本?”温隽凉挑了挑眉道,“什么笔记本?”

    “听二少说是南裴庭去医院探望夫人的时候给的,具体上面都写了什么,二少说不清楚。只是说,看上去南裴庭很珍视那本笔记本,还拿上好的绸缎包着。”傅容将实情禀告道。

    “南裴庭!”突然,温隽凉在唇齿间呢喃着这个名字,“程倾城出事,我还以为他会来找我,没想到他可以熬到现在都还没来。”

    傅容道,“他当年会领养程倾城多半是因为知道他是温家的长子才会那么做,本来就带着利用的成份多些。”

    这时,那门处传来了三下急促的敲门声。

    傅容看了眼温隽凉,在得到了他的示意后,他才侧过身向着门喊道,“请进。”

    随即,门便被打开来,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医生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国字脸上带着笑。

    他一进来,就喜上眉梢的说,“温总,沈教授已经将最后一种毒的成份破解出来,并且他已经熬夜将解毒的血清配制了出来,等实验一旦通过,你身上的毒就可以全部清除。”

    自从顾瞳上次说傅昀跟这个沈学霖有点瓜葛后,傅容就一直留意这个人,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有才华,虽然看上去生人勿近了些,但是却也很仗义,至少在温总的这件事情上,他确实帮了不少忙。

    由此,傅容对沈学霖的印象是很不错的。

    “现在沈教授人呢?”傅容看着医生问道。

    医生笑答,“最近一段时间,沈教授一直熬夜破解所以很久都没好好休息,在交待完后续问题后,他已经回他的公寓去了。”

    温隽凉笑了笑,看着医生道,“这么久辛苦你们了,多谢。”

    “不敢不敢,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没其他的事,那我先出去忙了。”医生笑着说完,随即便是转身离开。

    在目送完医生离开后,傅容才收回了视线,他看着温隽凉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知该问还是不该问……

    “怎么,有话要说?”温隽凉是谁,他一瞧就瞧出来了。

    傅容此时倒是有点尴尬了,他笑呵呵的问,“温总,你跟沈教授是不是很熟啊?”

    “有点交情,也是许多年前的事了。”温隽凉答的简单明了,“你怎么突然会这么问?”

    傅容想反正都是自己人,况且昀昀对于温隽凉而言,算上去也是一个妹妹般的存在,似乎也没什么隐瞒的,就开了口,“顾瞳前段时间给昀昀物色对象,那个对象就是沈教授,所以……”

    “昀昀和沈教授?”温隽凉似乎有点吃惊的模样,“她不是跟顾非凡是一对吗?”

    听见连素来清冷高傲到不行的温总都这么说了,傅容似乎真的有点理解他那个妹妹的心情了,好像全世界都将她跟顾非凡凑成一对一样——

    “昀昀说她跟顾非凡什么事都没有。”傅容解释道。

    温隽凉淡淡道,“沈学霖是*,家世清白,能文能武,对于昀昀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夫婿,傅容!这个妹夫你可以考虑……”

    本来傅容对沈学霖就印象不错,此时又听温总这么夸赞此人,便更是觉得顾瞳的乱点鸳鸯谱算是点的不错。

    “嗯。”傅容点头应声。

    虽然傅容应了声,但是他也知道感情之事强求不得。上次看傅昀对沈学霖的印象似乎也是一般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好像就是简单把他当成了一个相亲对象。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沈学霖对傅昀似乎也没放在心上,至少傅容觉得是这样的。

    想到这些,傅容就觉得这事悬,悬得很,估摸着没戏。

    ……

    关于程倾城的案子,开庭的日子定在了六月的最后一天。

    在开庭前的一个星期,温隽凉在医院也休息的差不多时。这一天,那个该来的那人总算是来主动前来——

    傅容将南裴庭领入了温隽凉的病房内,此时温隽凉亦是换下了病号服,他如以前一般穿上了黑色的手工西装,俊逸而带冷的面容,深邃到足以将人吸进去的瞳眸,似乎他早已料到南裴庭的到来。

    两人面对面坐着,各自盘踞了一方,就好似是两方的霸主一般。

    温隽凉挥退了傅容,而南裴庭亦是让周柏年和身边的白衣女子退下。

    俨然,这是一场谈判,更像是最最后一役。

    温隽凉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单手撑在了沙发的一处,他笑看着南裴庭,似乎是在等他先开口,在等了半晌后,他便是倾过身拿过茶几上的茶杯与茶壶,开始倒茶。

    他一边倒着,便一边说道:“这茶水是医院里最普通的纯净水,这茶叶应该还不错,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尝尝。”

    这样的话语,就好似是当年他去C国,他去了阁下府,亦是像这样的面对面,他对他说的话一样,只是当时的局势是他掌握了主动权,而他是被动的。

    此时,却恰好颠倒了。

    南裴庭看了看那茶几上的清茶,似笑非笑的说:“最后,他果然还是斗不过你。”

    温隽凉微微抿了一口清茶,却是完全不在意南裴庭说出来的话,他喝完茶,又重新将茶杯放回到了茶几上,才道:“现在输赢重要吗,你我斗了这么久,最后得到了什么……!”

    南裴庭却是笑了,那不再年轻的俊颜,更是显现出了岁月的无情来,是啊!斗了一辈子,他也失去了许多重要的东西,最后他到底得到了什么——

    他已经不记得了,似乎除了那一段时光外,其他时候都是灰暗的,他醒来不是因为希望,而是为了权利。

    他每天所吃的不是饭,吃的似乎也是权利。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到最后,他不知道他活着是为了什么,回头看看那些自己走过的路,似乎都是虚无的可怕。

    “我今天来,就为了两件事。”南裴庭突然开口说道,“第一件我来求个情,请你撤诉,放过他一次。”

    “第二件呢?”温隽凉问道。

    南裴庭眸光一缩,却道:“在第一件没谈妥前,我不会说第二件。”

    “你是来求我,好像没什么坚持的立场吧!?”温隽凉扬声道。

    南裴庭双手搁在了轮椅两侧的扶手上,说道:“不是求,是我们互惠互利。正如你刚才说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他从小就跟在我身边,我是利用过他,正因为利用过,所以今天我在你的面前,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那么自然我的第二件事,我也不会说出口。”

    “我答应你!”这时候,温隽凉却是没有考虑,直接说道。

    这四个字,却是让南裴庭面容一怔,那幽蓝的瞳眸难以置信的看着温隽凉,原本悠闲的模样,此时亦随着情绪的起伏紧绷起来……

    “你就这么答应了?”南裴庭问道。

    温隽凉点头,“是!我答应了,你可以说你的第二件事。”

    南裴庭看着眼前跟自己斗了十几年的男人,更是想起了三年前他突然到阁下府找他,一身的憔悴与疲惫,他尤为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好像他的右手上还缠着绷带……

    他就那么直接跪了下去。

    当时他是震惊的,就为了见一面,他竟然向他下跪——

    他们之间可是相斗了十几年!

    眼下,他那么轻而易举的答应,也是因为第二件事。

    “她虽然是我的女儿,但是为了她你真的愿意可以这么让步……?温隽凉!你现在脑子清醒吗?”南裴庭因为太过激动,声音都大了起来。

    温隽凉却道:“我很清醒,从没这么清醒过,你说你的第二件事就好。”

    这样坚定的语气,听在南裴庭耳里却是讽刺之极,他摇头道:“我还需要说第二件事嘛?!你其实早就猜到了,你知道如果你不答应第一件事,我就会以第二件事来要挟你。现在你都答应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用说了,什么都不用说了。”

    “不,你需要说。”温隽凉却坚持道,“而且必须要说。”

    南裴庭的双手紧紧的交错着,眼眸里更是带着一丝不解,半晌后,他的眼神才慢慢放松了下来,亦好似变得清明起来……

    “好,我说!我会以我余下之命护她终生不被侵扰,她不会成为C国人,也不再是我南裴庭的女儿,更不再是C国的阁下。”南裴庭这么说道,但是当他说完后,他才感觉似乎他的心里有了一丝温度来……

    不再那么冰冷!

    这不是一句简单的话,这更像是一句誓言,是他日后会执行的誓言。

    此时,温隽凉站起了身来,他的表情严肃,身姿更是挺拔,更是朝着南裴庭深深的一鞠躬,等他再次直起身来时,他眉眼清澈的说,“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

    南裴庭没再说什么,仅是转过了轮椅来,他用背对着温隽凉,不知是在掩盖什么——

    当他转动轮椅时,他亦是开口说道,“……好好照顾她。”

    “……好!”

    南裴庭离开病房后,周柏年与白衣女子一瞧见他出来,便立刻上前。

    “阁下,你没事吧?事情谈妥了吗……?”周柏年有点担忧的问道。

    南裴庭仅是摇手,却是命令道:“安排一下回C国的行程。”

    “那程先生怎么办……?”周柏年惊讶问道。

    “别问那么多,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每个人都一样。”南裴庭冷喝道。

    闻言,周柏年便噤声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

    在距离开庭前的一天,关于程倾城故意杀人未遂一事的当事人,也就是受害者温隽凉,却是撤销本来的起诉。

    这对于程倾城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他所犯的商业罪却是证据确凿,随即便被判下了有期徒刑十五年……

    十五年!

    十五年都将在牢狱里度过。

    在听闻了判刑后,程倾城却是在法庭上当场癫狂大笑,那笑好似痴狂了一般。

    这一天,7月26日。

    一个身穿价值不菲的手工服男人来到了虞城关押经济犯的监狱里,他通过了一道道的程序,随即便是在监狱的看守下一步步的走进了关押犯人地方。

    此时,那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俊逸的男人再向看守点头道谢后,便优雅落了座。

    这个时候,另外一道门被打开,那门发出古老而沉重的声音来,随即是一个拿着警棍的高瘦男人率先进入,之后便是穿着一身囚服的男人跟在他的身后。

    男人的面容虽然看上去憔悴了些,但是却仍是看得出长相不差,特别是那一双琉璃色的眼睛,很是独特。

    当他看见那端坐在探视位置上的人时,他的眸光一凝,更是想转身退回。

    坐在椅凳上的男人见此情形后,便是站起了身来,“你难道不想看看你的儿子……?”

    闻言,穿着囚服的男人却是扯唇一笑,“温隽凉!你是专程来奚落我的吧?我的儿子……我哪里来的儿子?最后还是你赢了,既然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温隽凉将手里的资料放在了桌上,随即道:“这是许欢雅让我带给你的东西,你看看再说。”

    在半晌后,程倾城还是转过了身来,他怒目看着温隽凉,随即又将视线落在桌上的东西上。

    他慢慢走了上去,拿过桌上的一本东西,恍恍惚惚之间,便是坐到了椅凳上去。

    他翻开了第一页,那是一张B超单,从那上面的文字来看,孩子似乎很健康。

    再下面是检查的一些资料,都是关于孩子。

    而,在那最后的最后,是用钢笔写下的一排字迹——

    写着,“我和孩子在外面等你出来。”

    不自觉的,程倾城将手里的东西攥紧。温隽凉素来不喜欢多说什么,本来今天他就是一个带话的人,随即便准备转身离开。

    这时,程倾城却是站起了身来,朝着温隽凉的背影吼道:“温隽凉!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跟你依旧会是宿敌,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兄弟……”

    温隽凉却是轻笑,“我无所谓。”

    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

    7月28日这一天。

    有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精神病院的外面,男人的面容俊朗非凡,小女孩更是长得犹如天使一般漂亮。他们牵着手走进了精神病院的里面,通过一道道的门,再通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个病房前。

    一大一小的两人站在门外,似乎都在迟疑。

    小女孩抬起头来,幽蓝的眼眸眨巴了两下,问道:“爸爸,妈妈真的在里面吗?”

    男人仅是望着那扇在那出身,半晌后才回,“在里面。”

    “那她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小女孩又问道。

    男人垂眸,看着自己的女儿,抬起手抚过她的柔软的发丝,“不管她记不记得,你都是她的果儿。”

    “那妈妈还会想起我来吗?”显然,小女孩对于母亲将她忘记这件事有点不能接受。

    此时,男人已经伸出了手来,他一边打开了病房的门,一边说道:“会的!一定会的!”

    随着门慢慢被打开,亦是有细碎的阳光飘洒了出来,是病房的内陈设呈现在了两人面前,有椅凳,有衣橱,还有牀——

    直到门全部被打开来,他们两人才看见有一人穿着一身的白,她的黑发已经长到腰际,此时她正赤着双脚站在了窗前,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在看。

    她细致的眉眼安静极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