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13:你的番外,我的白,一世长安(4000+)

13:你的番外,我的白,一世长安(4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人会料到大名鼎鼎的温总,婚礼却是极其低调,没有宴请什么宾客,连所谓的家人亦没有列位出席。

    在婚礼结束后,温思瞳又在小镇停留了一天,之后才启程离开。

    许夏木的生活很简单,早上九点起牀,先吃早餐,然后在庭院里散一会步。因为怀孕的关系,送果儿上学的任务就交给了刘嫂。午饭过后就是午睡,等午睡起来的时候也是下午两三点的事情,在家里溜达一圈又是到了晚饭时间。

    现在的生活步调很缓慢,在这种的平淡中,偶尔会接到“奋发”小学财务处打来的电话,一般会打来都是因为资金问题,然后就是银行转账了,为了赚钱方便点,许夏木还专程去银行开通了一个网银。

    皇城老宅那边知道许夏木又怀孕的消息后,姜老夫人还是带着张妈专程赶过来一次。因为许夏木对她也没什么印象,她想,作为小辈尊敬长辈也是应该的,所以礼仪上她处处小心。

    姜老夫人没有久留,在那吃过一顿晚饭后,便带着张妈离去,在离开前,仅是交待许夏木一定要要养胎,别老折腾一些让人劳心劳力的事情。

    许夏木的预产期是5月30日,有次她摸着已经隆起的肚子对温隽凉说,“我这肚子里的会不会儿童节出来。”这当然是随口说的话而已,瓜熟自然就落地了。

    至于,哪天熟还真不清楚。

    只是没想到……

    真的是在儿童节那天,温隽凉帮许夏木放好了洗澡水,正准备帮她洗澡时,她刚站进浴缸里,就瞧见突然冲出来一股水。在这段期间,温隽凉一直看关于分娩的书籍,一见便知晓那是羊水破了。

    随即,他拿过毯子将光着身子的她一裹,直接抱着冲下了楼去,大声唤过了刘嫂跟张管家,又是带上了果儿就上了车,直接向着医院冲去。

    在车上,许夏木已经感觉到了一bobo的阵痛,先是十分钟一次,然后是五分钟一次,等快到医院的时候,阵痛已经越来越频繁……

    到了医院后,许夏木被直接推进了产房。那时候生果儿时,他没陪在她的身边,仅是站在了产房的门外,但是这一次温隽凉跟助产士交涉后,便一起陪同走了进去。

    他换上了消毒过后的衣服,戴上了手套,他站在她身边,一直握着她的手,时不时拿帕子给她擦拭头上的汗珠。

    “用力!加油……我已经看到宝宝的头发了,加油……”

    助产士不断鼓励着,可是此时的许夏木却觉得使不上力气,浑身软绵绵的,脑子越来越晕沉。

    “这样不行!你要跟着我的节奏来,呼吸,呼吸……”

    朦朦胧胧间,许夏木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温隽凉的手,是那种发狠一样的握住。温隽凉此时不知该如何做才能帮她,只能这样陪在她身边,用他的手去温暖她。

    却是突然之间,许夏木在想准备使力的时候,她却是没使出力来,直接昏迷了过去。

    助产士一瞧情况不对,便直接将医生唤了进来。

    妇产科医生一瞧,便立刻说道:“直接进行剖宫产,再耽搁下去,孩子母亲都会有生命危险!快……”

    “好……好……”随即,助产士连忙开始联系手术室。

    一帮人开始准备,那产房却是静的可怕,许夏木就那么躺在那,看上去脸色很糟糕。温隽凉俯下身去亲吻她的额头,在亲吻后,他并没有离开,又拿着脸颊去贴近许夏木的额际。

    “阿衍,你的头发戳到我眼睛了……”

    此时,那原本已经进入昏迷状态的人,却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当她说话的时候,那助产士刚好领着准备插导尿管的人进来,一瞧见产妇醒了,然后又连忙上前观察情况,却见那孩子的头已经出来大半——

    “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加油!继续加油!”助产士有点小兴奋的说。

    在五分钟以后,洪亮的哭啼声响彻了整个产房。

    “真是一个大胖小子,这声音哭的可真响。”助产士这么说着,便是将手里的婴儿交给一旁的人员,她则是继续善后的事宜。

    “6月1日,20点整,7斤2两,男孩。”

    帮孩子清洗的医护人员一边整理一边报着时间,重量跟性别。

    可是,此时的温隽凉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深邃的瞳眸紧紧的锁着眼前白希的容颜,因为被汗水浸染,此时那面容更像是透着白光一样——

    她虽然看上去很累,可是那眼中的那一抹狡黠却是亮得难以让人忽视。

    这样的眼神……

    温隽凉刚想说什么,就被助产士赶人了,“这位先生,你老婆状态还算不错,你先出去,我要帮她清理,你先去看看你的儿子,我倒是头一次见你这样的,孩子出来了看都不看,全盯自己老婆身上了。”

    助产士刚说完,温隽凉就直接被退出了产房。

    他站在产房的外面有点发愣,他想刚才估计是他看错了,也应该是他看错了。

    ……

    顺产一般在医院只要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但是因为温隽凉不放心,跟医生谈后,医生说最迟五天一定要出院了,毕竟还有其他产妇需要病房入住。

    顺产不管是对婴儿还是产妇本身都有好处,在第三天的时候许夏木基本上就恢复得很有精神。

    一个午后,刘嫂从家里炖了乌鸡汤送来,她一边笑一边对许夏木说,“太太!最近先生看上去很高兴,逢人就笑,看来男人啊都喜欢儿子。”

    “是吗?”许夏木喝汤的动作顿了顿,头微扬去看刘嫂,表情复杂的让刘嫂完全看不懂。

    “是啊!太太你也知道平时先生还是比较严肃的。”刘嫂笑呵呵的说。

    许夏木收敛起了眼中的光芒,随即低头又是喝了一口炖的很入味的汤,说:“大概是老来得子给高兴的吧,男人都这样……”

    “啊!?”刘嫂继续笑米米的说,“先生也还不老啊,才37岁而已,正值壮年。”

    刘嫂刚说完话,才意识到最近太太好像也是怪怪的,但是哪里怪,她又说不出来,她想估计是因为刚生完孩子的原因——

    此时,许夏木将碗递到了刘嫂的面前,说:“刘嫂,这些我喝不下了。”

    “哦,好的!太太……那我去给你弄点水果吃吃,先给你焐热了,你再吃,女人啊!月子一定要做好,不然很容易落下病根的。”刘嫂说着就走到病房内的茶几处,从上面挑了两个水果,然后走出了病房。

    这个时候,孩子恰好也不在身边,之前刚被护士抱过去洗澡了。

    再加上是VIP病房,就许夏木一个产妇,顿时她觉得有点无聊,刚准备自己摸着下牀时,那手刚扶上墙,那腰间便被一股力道给揽住了……

    还没去看来人,许夏木的鼻尖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薄荷味,除了他还能有谁。

    “下牀做什么,在牀上躺着。”温隽凉说着,又直接将怀里的人重新按回到牀上……一想到她刚生产完,那手上的力道便是柔得不能再柔,但即便他的力道不重,对于许夏木而言还是带着一点强迫的意味来。

    “医生说了,多下地活动有助于恢复。”许夏木只能将医生搬出来。

    温隽凉却道,“到时候有你活动的,现在就躺着。”

    不知道为什么许夏木觉得他刚才说的话似乎还带着另外一层意思——

    “孩子呢?”在将许夏木又重新安顿上牀后,温隽凉便开口问道。

    “被护士抱去洗澡了。”许夏木淡淡回道,随即她又想起了刘嫂刚才说的话,眸光一定,“刘嫂说你最近心情很不错,说是因为我生了一个儿子,是这样吗?如果是的话,我只能说原来温总也是重男轻女的主啊,我还真为我的果儿担忧。”

    这话说的顺畅极了,更像是一种本能,许夏木都来不及去细想就从嘴里蹦达了出来。

    因为没有去细想,所以她自然也就不会预料到后面会发生什么。

    许夏木刚说完,她只觉眼前一黑,那下颚被一抬,唇就被牢牢的堵住了。温隽凉捏紧了她的脸颊,迫使她张口,如此交换唾液式的亲吻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招架。

    “唔……”许夏木捶打着温隽凉的手,她可是刚生产完,每日在吃东西后就用漱口水清洗,刚刚她吃完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漱口,他就来了。

    他不嫌她脏,她自己都嫌。

    不知是吻了多久,许夏木只觉得舌根已经发麻,温隽凉才餍足的放开了她,却是抵着她的额头,“你再装,再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小东西……”

    闻言,许夏木笑眯着眼,“阿衍!生孩子好累哦,以后都不生了,有了果儿跟小番薯就够了。”

    “小番薯是谁?”温隽凉挑眉问道。

    “你儿子啊!”

    温隽凉:“……”

    很快,五天就过完了,许夏木出院后就开始做月子。

    在月子里,刘嫂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温隽凉又请了资深的月嫂过来照料小番薯。温隽凉并没有搬出别的房间睡,还是跟许夏木睡在一个房间内,却是睡在了沙发上。

    有这么一个夜晚,很安静,也没有孩子的吵闹声。

    许夏木静静的躺在牀上,她透过窗户,看向了外面的星空,星星很多,似乎每一颗都很闪亮。她看着看着,却是莫名的想起她曾经做的那个梦来,在那个梦里,她被一条蟒蛇缠住,蟒蛇还跟她说话,最后还亲了她,她平时是一个极其怕蛇的人,但是在那个梦里,她却是一点都不害怕。

    想到这,她开口说道:“阿衍!你睡着了吗?”

    “没有。”说着,温隽凉从沙发上起身,看向了牀上那隆起的小山丘,随即便走了过去。

    他坐到了牀沿,小心的将她带离了牀,搂入了怀里,他就这样抱着她。

    “有话要对我说,嗯?”他问。

    许夏木安稳的躺在他怀里,“那时候在精神病院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了一条大蟒蛇,那时候我在哭,它过来安慰我……”

    “然后呢?”温隽凉又问。

    “最后它说让我不要哭,不要闹,乖乖吃饭,睡觉,还亲了我,之后我就醒了。”许夏木回道,此时两人都置身在黑暗中,所以两人都看不到对方的神情,温隽凉只感觉到他的手臂上似乎有点温热。

    “醒来后,我就看见了秦彦。”说到这,许夏木已经从温隽凉的怀里退出来,她伸出手直接去勾住了他的脖子,“唱歌,做饭,我答应过你的。”

    只要你醒来,我每天都会唱歌给你听,给你做饭。

    在黑暗中,温隽凉浅然一笑,他抚过女人纤细的背脊,他不会告诉她,在他昏迷的时候,他也做过跟她一样的梦,梦里他变成了一条蛇,他在黑暗中看见她站在那哭泣,然后他就上前缠住了她——

    他也不会告诉她,他是用什么办法将她从C国的权利旋窝里挣脱出来。

    有些秘密,他一辈子都不会对她提及。

    秘密将会被永远尘封,而他会给她一世长安。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