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84:傅昀VS沈学霖,飘雪的柏林街头,她不知她早已入镜(4000+)

84:傅昀VS沈学霖,飘雪的柏林街头,她不知她早已入镜(4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隽凉笑了笑,亲吻躺在自己怀里的妻子,“好,那我明天就去,你跟我一起,你负责收钱。”

    “没个正经。”许夏木浅笑,嘴一嘟。

    温隽凉抱着怀中的娇软,淡然道:“夫妻之间,关起了房门,需要什么正经!”

    “不跟你瞎扯了,你这次去C国有收获嘛,思瞳真的在那里吗?还有……他好吗?”说到这个“他”,许夏木的情绪总会有一丝波动,没看那本日志以前,似乎一切都已经隐藏起来,用冷漠化成保护色。但是,那本日记就像是一个纽带一样,似乎比血缘更牢不可破的纽带。

    日记上的日子虽然并不连贯,但是关于“他”与“她”的点滴却是记录的详尽,那上面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她的母亲对她父亲的爱。不管如何,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原因是因为“爱”。

    虽然她的父母未能长相厮守,他们的爱情注定残缺,但是她知道,在无形之中,他们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守护着对方。

    这么多年来,他并未娶妻,身边唯一的女人就是那个白衣女子,那是跟她母亲有着七分相似的女子。

    此时的许夏木感受着他的丈夫一下又一下的抚过她的背脊处,如此温软的举动带出来的是满满的温馨与爱护,她感觉到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随即才道:“虽然我在那没亲眼看见思瞳,但是应该就在佟薄严的手里。至于他……我并没有跟他打照面,仅是将果儿画的画交给了周叔,让他转交,听周叔说他看见画后笑了。”

    “笑了就好。”许夏木将温隽凉搂紧了几分,她更是犹如猫儿一般窝进他怀里,“阿衍,你现在可以将思瞳的秘密告诉我了吧?”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闻言,许夏木眸光一沉,她迅速从温隽凉怀里推出来,抬高视线与他对视,在那一双讳莫如深而带着几分笑意的眼眸中,许夏木却是读到了严肃。

    经过时间的磨合,以及日常的点滴,他们各自的心思早就通透无比。

    但是听见他这般说,她还是觉得讶异无比,她是真没想到温思瞳的身世竟然会那样,可是……似乎是那样一切才合乎情理。但,眼下她若是落入了佟薄严手里,那岂不是——

    “阿衍,你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要是佟薄严对思瞳动了杀意怎么办?”如果真相是那样的话,佟薄严很有可能会这么做。佟薄严这个男人看上去吊儿郎当,似乎视权利如粪土,但是也正是如此,他才显都更为可怕。

    她不认为他会看在谁的面子上而不动手。

    温隽凉却道:“我想应该不会。”

    她的丈夫素来看得透彻,有时候她真的会怀疑他是不是有预知能力。如此的他,眼下就在这里,多数时候他会陪在她跟孩子身边,不再让其他的事情纷扰他的心绪,但是每次看见他跟自己博弈的时候,她就想或许该让他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的世界去。

    “阿衍……”这时,她唤道。

    “我不会离开这里,更加不会离开你,果儿还有楼帝。这辈子我该走的路都走完了,后面的路必须要有你还有孩子们。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这种田园生活……很好,真的很好。”温隽凉这么说着的时候,将怀里的人也抱得越来越紧。

    “既然这样,你明天不如……”人的天性是很难改变的,比如许夏木的狡黠如狐。

    “不如什么?”

    “不如明天你跟昀昀谈一次吧,你也猜到是她跟沈学霖出现了问题。我觉得沈学霖不是那种会出轨的男人,而且聪明的男人有时候会犯蠢,总喜欢自以为是的保护,阿衍,你说是不是?”许夏木意有所指的说道。

    温隽凉温润如玉的面容闪过一丝尴尬来,随即道:“或许,不是因为蠢,而是太过在乎,也就急躁了,人一旦急躁就会犯错,这可以理解,明天我跟昀昀谈一次。”

    “老公!那就谢谢你拉,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许夏木欢快的在温隽凉的脸颊上一亲,就快速的从他身上起身,跑向了浴室。

    在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闪入浴室后,温隽凉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起来,沈学霖出轨?呵……怎么可能……

    ……

    第二天早上,在吃过早餐后,傅昀就被温隽凉叫进了他的书房。不得不说,当傅昀隔了这么久再看见这个她未知害怕的“温总”时,她是胆颤的。

    从小到大她就怕他,其实更多的是敬他,一个连他大哥都敬的人,她没有理由不敬畏他。

    所以当他用一种极端和蔼的语气对她说:“昀昀,吃过早饭来我书房,我跟你谈谈”的时候,她真心以为听错了,还是夫人在她旁边拉了一下她的衣角,她才恍然大悟应声。

    所以傅昀来到温隽凉书房后,她就一直严肃的站在那,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等温隽凉对她说,“昀昀,那儿有沙发,我们坐那谈。”之后,她才僵硬的来到沙发那,又是非常恭敬的落座。

    温隽凉坐在那,随即他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清水,对傅昀道:“喝水,你似乎看上去很紧张?”

    傅昀在心里呐喊,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昀昀,其实有句话我早该对你说了。你跟思瞳一样都算是我妹妹,我知道你从小就怕我,你能说说你为什么怕我吗?”温隽凉故意收起了身上的冷冽感,老婆下达的命令他不敢不从,谈心的首要要素就是一定要让对方先卸下心房。

    傅昀对面他的时候紧张,所以他需要先消除她的这种紧张感。

    傅昀没想到温隽凉会问这个,她下意识的喝了一点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只是……觉得温总您很高高在上,我很尊敬您,真的……”

    “那么现在你可以不要把我当成温总,你可以把我当成你……大哥。要知道我原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跟你们都一样,现在我们来谈谈你跟沈学霖的事,怎么样?”

    听见“沈学霖”三个字,傅昀心里没什么波动,但是握着杯子的手还是微紧——

    这种细微的动作并未逃过温隽凉的双眸。

    温隽凉看着眼前的傅昀,随即问道:“昀昀,你愿意嫁给他,应该之前也跟他相处过一些日子,你觉得他会出轨吗?”

    “我……”傅昀忐忑,她不清楚他会不会。

    “很多时候看见的未必是真的,没看见的未必是假的。我21岁的时候在美国遇见他,那时候他在哈佛的名气已经很响亮,他喜欢穿格仔衫,还有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很老式的球鞋,背一个黑色的背包,他每天给自己的睡眠时间只有三个小时,其余的时间不是在做研究就是在上课,他很自律,控制力好到出奇,到了掐分掐秒的地步……哦!对了,他有个爱好,就是摄影,你知道吗?”

    傅昀听温隽凉这么说的时候,她的思绪完全被他带进了一个世界里,她似乎看到一个年轻男人,他背着一个背包走在林荫密布的校园里,他在走路,也在看书——

    喜欢摄影的沈学霖?

    她不认识的沈学霖?

    可是,在她的记忆里,沈学霖就是一个喜欢调戏她的老流氓。

    “温总,我不是很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你告诉我这些……是因为什么?”傅昀疑惑问道。

    温隽凉含笑,“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你可能不知道的沈学霖,或者说是沈教授。”

    “我不认识的?”傅昀不解。

    “对,你不认识的,可能他故意藏起来了,或者说是因为某些原因其他原因不能让你知道,也许他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傅昀觉得有点玄乎,但是她却是想到了“九年”,还有那个特殊的阁楼。

    她不该去踏足的阁楼?

    在婚前,他明明对她说过,夫妻之间需要沟通,路才能走得长远。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她不能踏足的阁楼。

    傅昀原本对那个阁楼就好奇的要死,此时的好奇更是爆棚了出来,隐约中她感觉到,似乎只要打开了那扇阁楼的门,她就能获得答案。

    她将杯子的水饮尽,随即便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对温隽凉道:“温总,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先走了,您帮我对夫人说一声吧,我赶时间。”

    说完,就还没等温隽凉说话,傅昀就一溜烟的跑了。

    她走得极其匆忙,就像是一股旋风一般。

    其实,许夏木一直就在书房的门外,傅昀因为走得匆忙,所以出门的时候没瞧见她。此时,她依靠着书房的门口,浅笑盈盈的朝着书房里穿着一身居家服的英俊男人,竖起了大拇指。

    ……

    傅昀花了七八个小时从虞城一个人开车到皇城,又花了七八个小时从皇城开到虞城。在路上,她一个人,想了很多,从开始到眼下,慢慢去理清思路,尽量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

    但是,她真心想嚎叫,如此的折腾,幸亏她体力好,不然早就倒下了。

    此时,她已经站在了阁楼的门口,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斧头,她静静的站在那,呼吸显得有点急促。这是沈学霖私人领地,她知道她不该这么做,但是总有例外的时候,如果之后沈学霖有怪罪,她也只能沉默以对。

    她不知道门后会是什么,也许如他所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杂物间。

    也或许他正在秘密研究什么东西。

    毕竟学心理学的都是一些BT。

    如此想着,傅昀便一斧头直接劈了下去,劈下去的声音很大,响彻了整个屋子,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骇人。

    傅昀力气大,没几斧头,那老旧的锁就被劈开了。

    她推门而入,里面很暗,没有灯火,傅昀走进去,摸了一圈没摸到灯火,便只能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的模式……

    在略微微弱的灯火充斥在这个小阁楼里的时候,傅昀亦是看清了她的周围,原来是一间暗房。

    沈学霖喜欢摄影,这是她刚知道的事,所以小阁楼就是他冲洗照片的地方。

    原来真的没有任何秘密,仅是他的私人领域。

    傅昀并没有去看到底是什么照片,她觉得她现在还是先离开为好,她这么做已经构成擅入别人的地盘了。转身时,或许是灯光太暗,或许是脚下太过匆忙。

    她不小心将挂在那的一张照片撞落到了地上,她循着手机的光亮,蹲身,想将照片从地上捡起的时候,就看见照片后面写着这样一句话:“飘雪的柏林街头,她穿着长款的黑色羽绒服,戴着白色的绒线帽,她不知她早已入镜。”

    好奇,太好奇!

    傅昀对于这个“她”实在是很好奇。

    她将照片照片的一角攥在手里,不紧不松,其实如果沈学霖心里真的藏了一个人那真的没什么,兴许这样她更加会豁然开朗,大家好聚好散,她可以做到好不牵绊,绝对潇洒转身,净身出户。

    带着这种想法,傅昀慢慢将手里的照片翻转过来——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