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梁警官控妻手记 > 32.第二十八章

32.第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气氛在一瞬间凝滞, 突然失去任何声息, 隐隐的竟漫起寒流。

    这突兀的变化引得陈队敏觉地寻了过去,便见身边的人注视着手机, 极薄的唇线微微一咧。

    只是一笑,陈队顿觉头皮生麻。

    纵使经历过再凶险的案件, 都不及这会让他发怵,明明前一秒人还挺正常的,愣怔地看着他放下手机, 步伐平静地离开, 再看聆讯室内,那壮汉已经急得脸红脖子粗, 抬手抹了抹额上的汗, 陈队心中稍定,叹了一口气。

    一组的人正深入调查这个卖海货的摊主,据他提供的线索,说是今天凌晨三点在店门口瞧见的面包车, 车门敞着,钥匙也没拔,他又有一批货要去码头进, 平时都是开三轮, 这回图个方便直接用了。

    这期间,跟嫌疑人没有任何交流过程。

    陈队遗憾地回到办公室, 路上瞧见梁晏深在座位上认认真真地看着资料, 正是从杨州传真来的那份, 许久,忽见他起身,迎面说道:“走,去你办公室谈。”

    这就是有情况了!

    密闭的办公室,玻璃门隔绝了外面忙碌的噪音,陈队迫不及待地落座,搓了搓手,对面的人却沉稳地拽过椅背坐下,黑眸一抬,说道:“死者吴琪的情况我们都知道,非本地人士,以前住在青阳村的福利院,八岁时被养父母接走,精神上有些问题,以至于今年一年内因为暴力纠纷被辞退四次。”

    “当年徐婉被杀,警方发现了一双染血的毛线手套,属于徐婉的数学老师。”

    但在当时,这位数学老师因为生病正在家中休息,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据,那双手套也是案发前两天丢失的,除了有她的痕迹,手套边缘还有另外一种擦蹭痕——

    因为凶手是戴着两层手套作的案。

    在‘他’去脱外面老师的那只手套时,自己的手套不可避免蹭到了血,于是在老师的手套上留下了几道擦痕,这些陈队都知道。

    接着,他说出下一句:“徐婉是被吴琪杀害的。”

    陈队呼吸一屏,之前大家都怀疑过这点,但是太过匪夷所思,单看第二桩命案,吴琪身上布满了划刺伤,以及约束伤,大大小小的淤青,显示她曾被绑起来受过一段时间的虐打,之后经历了徐婉被害的全部过程,这要么是连环杀人,凶手的手法在升级,要么是凶手确定吴琪害了徐婉,或许是目睹到了,于是复仇。

    此刻听他这么笃定,心下还是控制不住骇然,七年前的吴琪,也只是个孩子啊。

    雨还未停,有沙沙的声音,阴翳的天光笼在室内微暗,他的眉宇森然醒目,“至于凶手为什么选在七年后报复——那是‘他’错过了徐婉的头七。”说着,拿起文件,将印有酒窝女孩的照片呈给他看。

    “徐婉的发小,七年前,案发的第二天,全家搬去了杨州,虽然,能搬动吴琪尸体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年轻女性,但多少跟她有关系。”

    陈队赞同,跟案件有关那便刻不容缓:“我会让人盯着她。”见他这就起身要走,想起聆讯室外的那一笑,一时脱口问:“那你现在去哪?”

    梁晏深闻声站定。

    窗外高茂的槭树罩在雨雾里,不及他站得笔挺。

    雨水敲打得枝叶摇摆,簌簌的在静室里扩开,他侧过身扫了一眼,丢下一句:“去农贸市场。”就推门出去。

    身后的门合上晃了晃,走了两步,他眸底终究暴怒地彻底迸裂。

    笙笙……

    雨声不断。

    窗帘厚重地拢着,整个被褥裹在身上形成一团,她还是觉得冷,蜷得紧紧的,如同害冷的小兽,长睫一垂,把小脸往被子里蹭了蹭,拿起手机。

    已经中午十二点多钟了。

    呼出一口热气,熏得水眸里清澈欲流,泛起淡淡的红,酸的索性闭上了眼。

    不知什么时候,风震着窗子窸窣的响,胸口的酸涩熬了又熬,滚烫的烧着,一遍一遍地看着时间,当门外终于传来动静,她惊了下,又听见门锁打开,那熟悉的步声越来越近,气的拽过旁边的枕头扔过去!

    艾笙这一动,牵着被子掀开,只着单衣的上身露了出来,虽然有暖气,却还是十分的冷,但她顾不得,恶狠狠地瞪着床边的男人。

    软枕被轻易挡下。

    他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把饭盒放下,垂眸看过来,当噬人的眸光触及她露在外面的身体,艾笙本能地一抖,终于看清楚他,赫然穿的是警服,满满的怒火在胸口一鲠,接着肩膀忽沉,呆呆地被塞进被子里,高大的身躯随之重重压来,形成庞然的禁锢。

    床原本就不大,她被囚在被窝里,在他的身下被按得死死,顶着逼仄的窒息感,直视着那双眼,因抽紧的脸肌愈加的狠厉,慑着令人胆寒的猩狂,一寸又一寸地扭曲,指腹摩挲上来,骤然掐得两颊生疼,“真的想离开我,嗯?”

    声线因为怒意显得磁沉。

    没来由的,艾笙感到慌张,莫名的还有些虚,努力硬气:“没错!”说着,却被他领间警徽折出的寒光吸引住,无知觉地瞥了眼,瞧着他身上的制服整整挺挺,每一颗系紧的银扣,衬着整个人凌冽的好看。

    但随之想起他刚说的话,心里的小火苗噌的又冒出了头。

    他总是这样。

    占有欲强势的可怕,一直没变,软禁了她还觉得没错。

    等她的目光不舍的游回去,他眉目间已经安静不少,陷入某种思绪里,渐渐明亮,薄唇就压下来,轻轻地蹭,含着几不可微的笑意:“真的想离开我?”

    分明是笃定她不想,艾笙气的把头一扭,刚要答,唇角猛地一痛:“呜!”

    心头的火气轰地炸开,激烈地挣扎起来,周围的禁锢便收紧,压迫着逐渐连空气也呼吸不到了。

    意识到她鼻息越来越急促,男人才微微放松,叼着她轻颤的唇,拽开被子挤进来,炙热的大掌自然地密贴上平坦小腹,感触着凝脂的细嫩,柔软温暖,目光里的偏执染得浓烈,疯狂地挤到她舌根汲取。

    艾笙快气炸了!

    小嘴被撑的闭不上,深处里延伸的酸麻蔓延到齿颊,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忍不住抗拒地再推了推,哼出一声,身上的人置若罔闻,反而解起衣扣,利索的几下便将外套甩到旁边,制服衬衫半敞,隔着迷蒙的潮意,怔怔的看着那强硕的身躯上肌肉深邃,往下衣衫间可见贲实的腹肌,以及埋进深处的人鱼线,而皮带没解,生猛中夹带着一种勾人的禁欲,扑面撞来,撞得她的小心肝一跳。

    眼睁睁地瞪着他伸手拽住自己,按到那片胸口上,上面还有清晰的咬痕。

    是她的。

    脑子里轰地一下爆开热气,惹得小脸通红。

    艾笙张了张嘴,属于他的高热体温迫近,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阵天旋地转,眨眼两人变换了上下位置,他又扯上棉被埋到她的后颈,见宝贝还在发呆,怯怯地按着手下的胸膛,疼宠膨胀满溢,含住面前微张的红唇,手上变得不老实。

    她簌簌地颤抖着,热潮苏醒似一波一波地绵延,甚至比昨晚更剧烈,在血液里升腾,舒服又害怕的抽息,她颤栗着蜷起自己,忿忿的叫,“梁晏深,你能不能起来先……”

    正事都还没谈。

    嘴唇又一疼,被他用力地磨了磨,自那喉结滚出的声调格外的沉,很是压抑,“再喊一次试试。”

    “……”

    艾笙不情不愿的咕哝:“阿晏……”

    于是捧住他的脸,捧在手心里一字一字:“我知道,你就想逼我辞职,可是你也要讲讲道理,我们公司的合同规定,在没有犯错误之前,正常辞职的程序是要提前一个月上交辞职申请,让他们有时间聘到能交接工作的人。”

    她的声音很轻,如她的人一样,清软动人,透着幽幽的奶香,几缕长发披散着淌过肩膀,此时懒洋洋的趴在他身上,念得很认真。

    梁晏深任由她捧着脸,沉湛的目光盯着那张不断开合的细唇,彻底安静,只握住女孩腰肢的手在缓慢摩挲。

    艾笙说了一通,兀自总结:“所以,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还有,你这次二话不说就软禁我——”发现他眸底簇着暗火,深凝着她的倒影,艾笙眉一挑,额头相贴,神色里全是控诉,糯糯地蹭来蹭去:“我很生气,要你道歉,你得保证以后都不能这么做了。”

    这就是他们吵架后的解决方式。

    他太强硬,要他做到妥协,只有她适时的撒娇。

    但这一次,梁晏深目光一闪,伸进她头发里拢着发丝绕到耳后,没有任何回寰的余地:“那这个月工资就不要了,你辞职了以后,我可以让你去找工作。”

    “梁晏——”她是真恼了,忽见他黑眸看过来,到了嘴边的“深”字吓得生生咽下,憋闷着这口气,脸上写满不甘心,身体挪动了一下,要下去,刚一动瞬间被搂回原位,触上他鼻梁,他脸色阴寒,贴着嘴唇咬字:“笙笙。”

    艾笙更没好脾气:“我不舒服!腰疼,腿疼,到处都不舒服!”

    话音落下,空气静默了一瞬,便有热唇轻轻地印上眼皮,游移到唇线上,随着兜揉的动作,引着敏感无法阻止地绽出一股电流,酥酥地弥漫,令她紧咬的牙关终是一松,转瞬被侵满。

    梁晏深微搐着,紧紧地拗着她脆弱的脊骨,用鼻梁轻柔地磨,艾笙犹在赌气中,不高兴地抵着他往后推,教他眼色一沉,扶牢了小脸加大力道啃噬,指腹直捻进她最脆弱的温暖里,吞去堵在唇齿间的呼声,那两只小手便胡乱地抓上来,到处捶打。

    阵阵的快慰自他指尖引出骇浪席卷,不知不觉,思维成了一片迷蒙,依稀隔着水雾般。

    她彻底没了反抗的力气。

    交缠的舌逐渐酥绵,浅浅离开时牵起晶亮的水丝,然后他全部吃去,再去舔她唇边的水渍,望着宝贝面颊红润在小口小口地喘,别提有多乖,心底极点的渴念吸足了甘霖,温软而饱满,爱不释手地用唇四处烙印:“乖,以后不准再说那些话气我,知不知道?”

    “嗯……”

    语气似乎还委屈的很。

    梁晏深抬起头,起身将她平放在身下,坐到床沿,双手则在被褥下从那小肩膀开始按摩。

    以前也给她按摩过,早就清楚该用什么力道,能恰到好处地减少酸软的同时还能让她舒服,就揉了一下,女孩便软化地伸展四肢,软软地不肯动了。

    “下午,你去公司问下辞职的事情。”

    “嗯?”艾笙还以为听错了,趴在那奇怪地转过头,“那你不担心温钰找我啦?”

    他垂眸,继续按摩,腰部和两双腿细细按全,好久才捞起她困进怀里,拿过一边的毛衣迅速给她套上,扯下衣摆,过来亲了口,定定地紧盯着她,指尖细致地抚过透粉的面庞,唇角淡咧,浮着倨傲森然的寒笑。

    “除非他不怕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梁警官控妻手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轩家沐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轩家沐言并收藏梁警官控妻手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