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幻梦少年行 > 第一章 葬礼

第一章 葬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王泽的记忆里他是没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更谈不上什么七大姑八大婶,舅舅舅妈的了。所以王妈妈的葬礼十分简单,来的人并不多,多是些爸爸的熟人。

    当然王泽的班主任刘杨飞雪代表校方也来了一会,安慰了王泽几句,因为下午还得参加苏轶的葬礼,没有久留。

    白天多少还有俩仨人,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显得灵堂不那么空荡。于是王泽抽空去参加了苏轶的葬礼,但是他并没有进灵堂,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轶,即便是遗体。

    与王妈妈葬礼相反的是,苏轶的葬礼要热闹许多,来了很多人。篮球队的队员们、王欢、张扬、萧晴,王泽叫上名字的都来了。黄波也来了,他代表王泽为苏轶送上一朵花表达心意,这是王泽特地打电话嘱咐了的。

    他在灵堂外没有久留,因为妈妈那里自己也的顾着,回到灵堂,面对妈妈的灵位,他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夜晚就更显得凄凉一些。偌大的灵棚只有孤零零两个身影。

    蜡烛忽明忽暗的燃着,守灵的两人非常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一言不发默默的守着。他们能做的也不过是续上蜡烛,烧些纸钱。即使这样夜里父子两人谁也不愿离开,都想陪赵淑曼女士走完最后的时光。

    王仁德笨拙的折了些金箔纸,是让妻子上路时买通阴差使得,同时也希望他老婆在下面能够过得好些。当然还得分些纸钱烧给各路神仙,保佑她来世投一个好人家,不要再跟着向自己这样的人受苦了。

    葬礼在荒凉中结束了。按照王妈妈的遗愿,把她的骨灰葬在了槐树下。愿槐树化菩提,身为明镜台。去人生八苦。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王泽竟不知他妈是信佛的。

    葬礼办完。王泽又一趟疯人院,并不是以胜利者骄傲的姿态,而是秉着昔日好友的唏嘘。在那里他意外的碰到了萧晴,凉亭下,萧晴非常有耐心的擦拭着焦授的双手,然后把剥好的橘子放在焦授的手里,焦授忙不迭的往嘴里送,溅出的果子溅了萧晴一身。她也不恼,顾不得自己新买的衣服,急忙擦拭焦授的嘴角。

    王泽没有打扰他们,因为爱情的两人世界里任何人都是多余的。

    葬礼办完差不多也到了王泽开学的时候了,就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王泽却跪在了王仁德的面前“爸,我不想上学了。”

    王仁德明显愣了一下,处于丧妻之痛的他没有反应王泽这句话的意义“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上学了。”王泽是知道家里现在的状况的,为了给母亲治病。短短几天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更是借了一屁股的外债。连妈妈的葬礼都是抵押了房子借的高利贷。他不能再给家里贴负担了,他必须开始学着长大。

    王仁德怎能看不出儿子的心思。他拉下脸不容置疑的说道:“去上学!家里你放心吧,有我呢。用不着你操心,我还没死呢!”

    王泽一言不发,还是直挺挺的跪在那里,态度很坚决。

    王仁德是知道儿子的脾气的,但是越是这样越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将来再后悔可就晚了。自己作为父亲不能害了他,王仁德必须硬下来心肠来。“不上学你还能干什么?跪在你妈妈灵位前好好想想,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夜深了。王泽依然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王仁德好几次从卧室的门缝里看去,都冲动的想让他起来。但是他怕王泽将来会后悔。这一夜他们两人都想了很多。

    清晨,金鸡叫醒了晨光,王仁德从卧室走出来,他一夜没睡,显得憔悴了许多。屋内王泽仍然面对妈妈的灵位跪着,倔强的脊椎不曾弯过。王仁德看着此时的王泽,像极了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王爸爸走到王泽的跟前,无可奈何的说:“你起来吧,你要想清楚了,以后不要后悔。”口气和当年他爸爸赶他出家门的时候一模一样。他想着王泽在外面撞了南墙,受了挫,流了血,就会去继续上学的。

    终于等到爸爸同意了,王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奈何太长时间跪着,血脉不通,下肢早就失去知觉了。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可经不住头脑一阵眩晕,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了。

    既然不上学了,就要尝试着找工作了。休息了一天的王泽挣扎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胡乱扒拉两口吃的,匆匆赶到报亭买了一份信息广场,低头认真的找起工作来了。

    “销售总监,一看就是要学历的,划掉。”王泽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大堂经理,要的是女的。不行”他又画了一个叉。“工地施工,我这细胳膊细腿,肯定不要我,也不行!”、、、一上午时间就剩画叉了。看着报纸上满满的叉,王泽唉声叹气的想到,没学历,找个合适的工作太难了。

    他刚要放下报纸,想买点吃的填吧点肚子。无意间在报纸的角落里发现一条信息“急招快递员,年龄18-35岁,学历不限,工资面谈。”

    这个不错哦!王泽越看越合适。要不试一试,说干就干,他照着报纸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电话打通了。而王泽却因为紧张忘了说辞。

    “说话怎么这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找工作的?”电话那边显得有些不耐烦。

    “是”

    “下午,幸福大街100号门口等着。”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王泽愣愣的瞧着电话,这就完了,找工作这么简单,不会是骗子吧,刚才说哪来着,幸福大街、、、100号。不管了。先去看看吧。

    顾不得吃饭,王泽照着电话所给的地址,马不停蹄的感到了幸福大街100号。捷运快递公司。小小的招牌挂在了不大的门脸房上。

    好不容易等里面出来一个人。王泽赶快迎上去问道:“大叔,我问一下。这里是不是招人啊。”

    “送快递的是吧?”大叔胡里拉碴,懒洋洋额问道。

    “是,是的。”王泽紧忙应道。

    “旁边等着,别堵着门口。还没有到时间呢”

    “哦。”老实巴交的王泽干巴巴站在旁边杵着,肚子饿的咕咕叫,还想上厕所,可就是不敢离开,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

    等了大概两个小时。陆陆续续开始来人了,相熟的几个互相打着招呼,聊着天。

    看人来的差不多了,刚才那个大叔才磨磨蹭蹭的从里面走出来。“嗯,都往我这里靠靠。”说完很有成就感的看着聚拢过来的人们“以前来过我这的人也知道,工作说累不累,说清闲不清闲。挣多挣少全看自己的本事了。那个,你以前干过没有?”他指着王泽突然问道。

    王泽以为不要自己了,小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怯生生的答道:“没,没干过。”

    “没干过。就像老人多学学。”

    “好,好的!”柳暗花明。王泽太激动了,就差给人家鞠躬了。

    “我说你是不是结巴啊。说话怎么不利索呢。”

    “不,不是。”

    看这个傻小子窘迫的样子,大叔也不再打趣他了,他冲大伙嚷嚷道:“准备好你们的交通工具,天桥底下集合。”

    王泽茫然看着大家都走开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应该跟上去。

    “哎,那个傻小子,说你呢!”

    王泽环顾一周,才发觉说的是自己:“什么事?大叔。”

    “你交通工具呢?”

    “哦。我有自行车。”王泽自信的说道。

    “我去,自行车能装多少东西啊。去,那有辆三轮车。是当年我用过的,就是用它我攒了这间门脸房,今天我割爱让给你了。”大叔大方的指着角落的一辆破三轮说道。

    “谢谢大叔。”虽然不知道大叔的用意,但是王泽还是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吓得大叔急忙躲到了一边,嘴上还开着玩笑:“可别,折我寿呢是吧。赶快,骑上三轮走人,去晚了可就没货了。”

    王泽蹬三轮晃里晃荡的感到了天桥下,来的不算晚。所有的人都三五成群的等着,所幸的是大家三轮车都还是空的。

    等了三五分钟的光景,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险险的一个刹车,车门打开,从里面窜出来一个跟大叔有些相像的人。他带着金链子,金戒指。很有黑社会的架势。大伙见他来了,哗围了上来。他走到车后,咣当把后门打开,二话不说就从车上往下面仍包裹。扔完一件,大伙抢一件。所有人都干巴巴的等着这车货。

    这位穿金戴银的也不是好脾气的,一边扔着一边骂骂咧咧的:“抢什么抢,要把包裹给我弄坏了,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你呢,别抢了。后面好几辆车呢。”虽他这么说着,人们还是不肯散开。王泽被挤到了人群的边缘,一件包裹都没有抢到。

    就在他以为今天没有收获的时候,又有好几辆面包车同时开了进来,上面统一印着捷运的标志。一看真的还有别的送货车,人们才迅速的散开。三五成群的守在其他面包车跟前。

    货源是充足的,人们也不再着急了,一会的时间地上堆了好几堆的包裹,快递员们开始挑三拣四起来。面包车很快卸完又走了,除了刚开始那位年轻人,他拿着一张统计表就在车前候着。

    虽然不知道大家都在拣什么,王泽也装模作样的跳了几件比较轻的货物装上了车,很快三轮车就装满了,他学着其他的样子,去年轻人那里登记。

    “哟,新来的啊。”虽然年轻人年纪不大,眼光毒辣,他递上统计表,指着空白处说道“这里写上你的名字”

    王泽老老实实的写着名字,年轻人趁机数着货物,数到一半,年轻人面带疑问的问道:“你确定这些都是你的。”

    王泽面色一红,以为自己拿多了,扭扭捏捏不知道说什么。

    “小包裹十件,大包裹十件。我给你记上了,今天这些都要送完的啊。”年轻人没有在为难王泽,在王泽名字后面记上了数目。

    一切打理好了,王泽还是没有走,年轻人好奇的看着他问道:“干啥呢,还不走。”

    “我问一下,什么时候拿工资啊?”话一说出口,王泽自己给自己弄了一个大红脸。

    “工资十天一算,赶快走吧,要不今天你可送不完啊。”

    对于年轻人的话,王泽深不为然。这点东西我还能送不完。太小瞧人了吧。

    时间到了晚上九点多,王泽还在挨家挨户的送着包裹。他终于明白了年轻人话中有话,也终于明白送快递的都在捡什么了。

    他们是在分类啊,同一块区域的好送许多,要少跑很多地方,少走很多冤枉路,像王泽这样无头苍蝇乱窜,一天送不了几个,还累死累活的。年轻人也是看出来王泽东凑西凑的货物,所以才有了那么一问。

    晚上十点,王泽终于送完了最后一个包裹。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的方向赶着。

    王仁德刚开始还没感觉什么,直到晚上十点了儿子还没回来,他有些担心了。他在楼下的花园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的冲小区的门口张望一下。

    在千唤万唤之下,王泽疲惫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小区的门口,这时王仁德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转身上了楼。

    王泽一抬头,眼前一花,仿佛看见了爸爸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却没有了身影。“看来累的我够呛,都出现幻影了。”王泽低声嘟囔了一声,把破三轮停止了楼下,踏着楼道的灯光也上了楼。(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幻梦少年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辵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辵隹并收藏幻梦少年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