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86章 箫连城你个该死的东西,立刻将衣服给我脱下来

第86章 箫连城你个该死的东西,立刻将衣服给我脱下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云轻拽着书包的带子,神色迷茫,“婆婆,我房间的门坏了……”

    “啊?我看见了,一半倒下了,一半还没有倒嘛,没关系,婆婆这就让人把剩下的一半也推倒!”白谨笑容和蔼,眯着眼睛,温柔可亲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寒毛直竖,她是真的比较笨,看不懂婆婆眼底那温柔的狡诈之色,嘟着嘴巴,故作可怜,“婆婆,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将倒地的那一半黏在墙上?褴”

    白谨停止洒米粒的动作,几只小白鸽见没有食物可以吃,聚集着朝着凤云轻跑来,凤云轻对小动物一向无爱,眨巴眼睛可怜兮兮的后退几步。

    白谨微笑,“这不好吧?连墙一起推倒?那晚上睡觉,云轻你不会冷吗?就算不冷,可是被人看去了睡觉的样子,也着实不好?不过呢,婆婆我一向疼爱小轻轻,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办到,来人……鲎”

    白谨将手中剩余的米粒,全部丢在了地上,拍拍手去掉灰尘,扬声看向一边的守卫。

    凤云轻脸色一变,“婆婆,不用了,这么小的事情,实在不用兴师动众,我自己可以搞定!”

    “真的可以搞定?”谨贵妃挑眉,温和又可亲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点头如地上的鸽子啄米,再次后退几步,“真的能搞定,放心吧婆婆!”

    白谨点头,“那就好,有什么需要,记得及时来找婆婆我,千万不要跟我客气!”

    凤云轻在心里叹息,哪里还敢客气啊?这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的腹黑狡诈,她若是再看不出白谨的本质,她就是真的愚笨到家了。

    回到明月轩,她揪了正在温习功课的凤蛋蛋,两人一起跟倒地的木门做斗争。

    可是两人汗流浃背,都没有办法将那木门修好。凤云轻扶着门板,仰着头,看着凤蛋蛋踩在两张椅子叠在一起的高度上,催促声一次比一次幽怨,“好了没有?这个门板重死了,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凤蛋蛋回头,“娘你扶稳一点,我马上就能固定住两边的扇叶了!”

    凤云轻喘息连连,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好不容易,凤蛋蛋固定好了门板,小心翼翼的从椅子上爬下,凤云轻却不敢松手。

    她疑惑的看着凤蛋蛋,“能行吗?”

    凤蛋蛋笃定的点头,凤云轻松开了门,见门真的没有再倒地,惊喜的拥抱住了凤蛋蛋,“啪嗒”一声在他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蛋蛋你简直是万能的,娘亲爱死你了!”

    凤蛋蛋羞涩的低头,脸颊一红,“娘你真是,人家都有心上人了,你不要这样随便表白,万一被芊芊看见,我很难解释!”

    凤云轻敲了他脑袋一下,嗤之以鼻,“死小子,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一点河水,你就泛滥……”

    凤蛋蛋摸着被敲疼的脑袋,不说话,却听见院子里的围墙上面,发出一声诡魅的呼唤,“三嫂,三嫂——”

    凤云轻蹙眉,定睛看去,只见箫连城那二货,爬上了墙头,玉树临风衣袂轻扬的站在那里。

    可恶,竟然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色衣服,这种颜色只有男神能穿好吧?

    箫连城翻墙进来,看见的就是凤云轻怨念的眼神,他拿着折扇,靠近了她,“三嫂,今天晚上中秋花灯会,一起游湖啊……”

    凤云轻瞪他,见他将一身白衣,穿的轻佻无比,那倾国倾城的脸上,不管怎么看,都带着一抹不正经的微笑。她忽然伸出双爪,去拉箫连城的衣服,大吼,“你给我把衣服脱下来!”

    箫连城不住后退,“三嫂你这是怎么了?虽然小爷我秀色可餐,但是三嫂你也不能猴急成这样!”

    凤蛋蛋自然明白,自己娘亲那白衣情结,伸手捂住了眼睛,真是丢脸……

    箫连城身体恢复,凤云轻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连他的衣袂都碰不着,他就飘然的在院子里躲来躲去,连气都不喘一声。

    凤云轻则是累的半死,一只手扶着墙壁,一只手叉腰,大口喘息道,“箫连城你个该死的东西,立刻将衣服给我脱下来,谁准你穿白色衣服?”

    箫连城低头,打量了自己一身仙气飘飘的白,贱兮兮的笑着,“大晚上的,不穿白色,怎么能引起美女的注意?难道要穿黑色,跟奔丧似的?”

    凤云轻得了片刻休息,又狂奔上前想要拽了箫连城,

    可是箫连城却一推木门,门板应声而倒,凤云轻顿住脚步,脸色煞白。

    箫连城诧然,“门这么不结实,万一进贼了怎么办?”

    竟然跟她的想法一样?难道她真的跟箫连城这个二货,不相上下?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凤云轻脸色难看的坐在台阶上,秀眉紧紧蹙着。

    箫连城凑近了她,“不就是一扇门吗?三嫂,让下人修好了事,干嘛要垂头丧气!”

    提起来,凤云轻就一肚子火,怒吼,“都是你,现在连婆婆都不宠我了,吩咐了下人不许给我修门!我完了,她以后肯定要给我穿小鞋了!”

    箫连城忍笑,“没关系,我帮你警告她,以后对你好点儿!”

    他站起身,招手唤了一个丫鬟,折扇一指,意气风发,“你,去养馨园,告诉白谨那个老妖精,以后要是再敢欺负凤云轻,我就拐了云轻私奔!”

    凤云轻回头睨他,“你是在给我拉仇恨吧?”

    婆婆大人听了那些话,还不加劲儿的整她?

    箫连城得意洋洋,一副万事有我的模样,见那丫鬟还没有走远,他扬声唤道,“那丫头,回来——”

    丫鬟转过身,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箫连城眯眸,“还有这门,让她一并修好了。要是我们游湖回来发现这门依旧横尸在此,那云轻可就要住进我的望月别苑了!”

    他撂下狠话,拉了凤云轻转身就走,凤蛋蛋灰头土脸的上前,“小城叔叔,您这样骂您的娘亲,会不会不好?”

    凤云轻点头,怨念的看着他,“是啊,一点都不好,婆婆哪里是老妖精吗?她分明比妖精还要厉害百倍!”

    箫连城摸着自己的下巴,苦苦的思索词汇,“不好吗?那我重新骂……”

    “白谨,你这个黑山老妖,你黑心烂肺,心肠十足的坏了,你要是再敢逼良为chang,我就拉着凤云轻一起跳河!”箫连城中气十足的骂着,声音荡气回肠。

    凤云轻鼓嘴,“你自己跳就好,别拉着我一起!”

    “吓唬吓唬她,小爷才不会选择跳河这么娘的死法!”箫连城不以为然,拉着凤云轻就翻墙而去。

    凤蛋蛋目瞪口呆,“……”

    大街上,熙熙融融。

    两边的花灯,将整个安城大街,照耀的恍若白昼。

    箫连城一身白衣,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已经有漂亮的姑娘,上前搭讪,箫连城来者不拒。

    凤云轻蹙眉,嫌弃的看着箫连城,这沾花惹草的东西,真是白白浪费了那好的皮相,还有跟他品行丝毫不搭的出尘白衣。

    哪家的姑娘要是看上了他,可真是瞎了眼。

    她白了被年轻姑娘包围的箫连城一眼,转过身自顾自的看着花灯。见手中的花灯是一位淡青色衣衫的仙子,提着灯聘聘婷婷的模样,随即来了兴趣。

    摊主赶紧兜售,“姑娘,买一个花灯吧,这个花灯整个安城,仅此一盏。而且这花灯上仙子的容貌,跟姑娘很像,这说明你们很有缘分!”

    凤云轻撇撇嘴巴,哪里像了?顶多就是都穿着淡青色的衣服。

    不过见这花灯的做工和描图,确实都是上品,她掏出银子,将花灯买下。

    箫连城将一群美女,逗的开怀大笑,其中一个美女的身体,还贴在了他的怀里,他顺势拥住了人家。

    凤云轻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提着花灯就自顾自的朝前走,估计一时半会儿,箫连城是无法脱身了。

    她垂眸盯着花灯,花灯里的火焰飘渺,将仙子的容貌,照耀的轮廓分明。

    她顿住脚步,心头微微一怔,这个仙子,真的好像自己啊……

    是巧合么?

    她鼓着嘴巴,低头仔细打量。抬眸,发现自己已经顺着人潮来到了安城最大的临安湖边。

    人头孱动,只有那拱形的桥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路过。

    桥中央,美人凭栏。

    那一身白衣,清冷如月下霜华,而他手中的花灯,却将他如玉的俊脸,映出了几分朦胧。

    那人也看见了她,缓

    慢抬眸,视线轻移,最后将眸光聚焦在她小巧的脸上。

    她微微一笑,盼顾飞扬,提着裙裾就朝着美人跑去。

    “箫亦陌——”她大声叫着美人的名字,狂喜的小心脏,擂鼓一般不安分的跳动。

    艾玛,这一刻怎么那么熟悉?

    让她想想,新白娘子传奇上面,白蛇和许仙,就在断桥相会。

    她飞奔向箫亦陌,花灯轻摇,却在靠近箫亦陌的时候,花灯熄灭。

    她咬了咬唇瓣,蹙眉,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着箫亦陌。

    箫亦陌脸色淡然,丝毫没有意外看见她的惊喜,只有在眸光掠过她手中熄灭花灯的时候,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你一个人?”

    他不确定的问道。

    凤云轻点点头,原本是跟箫连城一起,可是那家伙见色忘义。

    他微微一笑,“一个人,不安全,走吧,我陪你走走!”

    凤云轻忙不迭的点头,眼睛一转,看见他的花灯竟然跟她的一模一样,大叫,“卧槽,又被坑了,那老板还说,这个花灯整个安城只此一盏,我看是人手一盏吧!”

    凤云轻怒不可遏。

    箫亦陌沉默不语。

    凤云轻有些尴尬,怎么能在男神面前说脏话呢?真是罪过啊罪过,她讪笑,“男神,你往年都不会来凑热闹,今年怎么会出来溜达?”

    箫亦陌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往年都没有出来?”

    凤云轻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怎么能将她往年都监视男神,希望能在街头来个偶遇的事情说出来呢?

    箫亦陌看着她的脸色,若有所思,“往年的时候,我喜欢的那个笨蛋十分安全,所以用不着我抛头露面!”

    凤云轻脸色一黯,“你有喜欢的人了?”

    箫亦陌点头,凤云轻心里,跟泼了酸雨一样,动了动嘴巴,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低头,她看着湖面上的光影斑驳,特地让自己不去看箫亦陌。

    她不说话,箫亦陌也就保持沉默,终于过了桥,她负气的将花灯一扔,“我回去了!”

    她转身就走,箫亦陌却捡起了被她扔掉的花灯,眉头紧锁。

    “为什么要扔掉?”他低声问道。

    凤云轻别扭的站住,“你看不见,那花灯都坏了吗?而且人手一把的东西,我才不稀罕!”

    “既然不稀罕,那么就不要轻易的说出喜欢!”箫亦陌说完,拿着那盏被她扔掉的花灯,转身,跟她背道而驰。

    凤云轻气的跺脚,什么嘛?他要是不喜欢自己,就早点跟自己说啊,弄的她跟傻子一样,一直觉得他是喜欢自己的。

    这样将她耍的团团转,很好玩吗?

    她恨恨的咬唇,想起自己以前蠢到极点的行为,懊恼的恨不得跳河自尽。

    最讨厌这种对感情含糊不清,摇摆不定的男人。

    凭什么她追了他四年,他连一声拒绝都不给她,在她嫁给萧临楚之后,他又跟她暧昧不清?

    凤云轻忿忿不平,清澈的大眼睛,水波潋滟。

    远远的,箫连城跑了过来。他妖娆的俊脸上,还带着某个女人的胭脂印,一见凤云轻委屈的模样,他就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袖,远山般的眉毛,紧紧皱起,“三嫂,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凤云轻撇嘴,“箫连城,我失恋了,呜呜呜……”

    箫连城顿时紧张,“你都看见了?”

    凤云轻点头,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哭泣,“当然看见了,你们萧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箫连城讪讪,“三嫂,你骂三哥就好,做什么将我也骂进去?”

    凤云轻诧然,抬起湿漉漉的眼睛,“关你三哥什么事?”

    “你不是看见三哥跟阮璃在一起了吗?”箫连城拧眉,不解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跺脚,刚刚的失恋情绪,一扫而空,“我靠,萧临楚竟然背着我鬼混,这不要脸的东西,难怪一天一夜都看不见人,原来是

    去找了狐狸精……”

    她磨刀霍霍,回头捡起了一根撑船用的竹竿,怒视着箫连城,“说,那奸、夫淫、妇在哪里?”

    箫连城怔楞了片刻,看着她瞬间进入另外一个状态,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朝着另外一个放花灯的地方指去。

    凤云轻提着竹竿,横冲直撞,“让让,让让——”

    箫连城胆颤的跟在她的后面,“三嫂,你要冷静啊,冷静冷静……”

    还没有走到湖边,凤云轻就看见了萧临楚长身玉立,风姿卓越的站在一个如花美人身边。

    那美人正是赠她诗词鉴赏的书店老板,跟萧临楚有说有笑,她拒绝承认,这两人十分登对。

    ---题外话---昨晚更新太晚,所以我痛定思痛,决定更新以后都尽量上午,亲们,爱你们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