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89章 云轻,你想不想要

第89章 云轻,你想不想要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临楚面无表情,无怒无喜,箫连城却撇嘴,“谨贵妃你怎么这样?凤云轻是我看上的女人,你竟然要盯着她弄出人命才走!你根本不疼我,你偏心萧临楚!”

    谨贵妃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对,对,对,我偏心小楚,你是我偷龙转凤得来的,还不快去找你的亲娘?褴”

    箫连城被噎着,“……”

    泫然欲泣的表情,好可怜……

    一甩衣袖,箫连城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小爷生气了,小爷要去吃花酒。

    跪在外面的阮璃蹙眉,内心泣血,难道她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这箫连城来回一趟,竟然没有看见她跪在这里鲎?

    谨贵妃的两个儿子,果然是不能嫁的。

    见箫连城被气走,谨贵妃这才慢悠悠的开口,“你说,是不是你和张芊芊的事情,惹恼了你父皇,所以他才召回了小五?”

    萧临楚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谨贵妃叹息,“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顺利,早让你跟张芊芊断了,你偏偏不听!”

    萧临楚睡了一天,神采奕奕,只是箫亦陌不肯提供膳食,所以此刻他还空着肚子。

    拿了果子,他漫不经心的啃着,谨贵妃蹙眉,不安的走来走去,“要不然,我们一起带了凤云轻,立刻回宫吧!”

    萧临楚抬眸,等嘴巴里的果肉咀嚼完毕,这才漫不经心的道,“你觉得父皇看见凤云轻,会开心吗?”

    谨贵妃叹息,是啊,凤云轻顽劣不堪,若是被老皇帝知道凤云轻的行径,怕是要当场气死收回什么得凤星得天下的承诺。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当年凤云轻的母亲,可是父皇亲自下旨,赐给凤朝海。这说明这些年凤云轻的一举一动,都在父皇的监视之中。不然,他也不会说出一年之内让凤云轻改头换面的话……”萧临楚淡淡的,啃咬着果汁。

    他肤色白皙,菲薄的唇,染了果子的艳丽之色。那一抹红染在他的唇角,再加上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当真是妖治倾城。

    外面,凤云轻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她一进门看见自家相公那魅惑众生的俊脸,顿时心猿意马。

    萧临楚,好帅……

    她花痴无比的看着萧临楚,露出了一个娇憨的笑容。

    萧临楚见她傻兮兮的站着笑,头发上还沾着野草,手里拿着几根绿色的藤条,面颊红润可爱万分的盯着自己。

    他伸手,跟召唤小猫似的,“过来——”

    凤云轻就傻兮兮的笑着上前,他伸手摘下她头上的野草,“又去哪儿野了?”

    她歪着脑袋,“我没有野,我跟蛋蛋去找这种草,编草蚂蚱不会断,你看看我,手都被这个草割流血了!”

    她伸出自己的手,没有娇嗔,也没有卖弄,还没有等萧临楚看清楚那血液凝固的口子,她就缩了回去。

    走到白谨的身边,她坐在她雍容华贵的婆婆腿边,小猫一般的蹭着她的腿,“婆婆,我现在给你编草蚂蚱,当做送你的礼物,你以后都放在枕下,好不好?”

    白谨失笑,频频点头,“好,云轻真乖!”

    她动手编了起来,专心致志,鼻尖上渗出了薄汗,她抬手用衣袖一抹,继续发奋。

    白谨对她编草蚂蚱一点都不感兴趣,淡漠的品茶,抬眸看了她儿子一眼。

    只见她的儿子,一瞬不瞬,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凤云轻,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眸中已经出现了异样情愫。

    一刻钟之后,凤云轻终于编好了草蚂蚱,她将提前准备好的两颗玛瑙装在草蚂蚱上作为眼珠装饰,草蚂蚱顿时活灵活现。

    谨贵妃笑了起来,“云轻的手可真巧……”

    她接过草蚂蚱,笑意盈盈,凤云轻咧嘴开怀的道,“婆婆,我送你礼物,你开不开心?”

    谨贵妃挑眉,这丫头,还有后招吧?

    她抱住了她的腿,左右摇晃,“婆婆,你说嘛,你开不开心?”

    “开心,所以你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吧!”谨贵妃笑着看了她一眼。

    凤云轻兴奋的跳起身,眉飞色舞,“那能不能让外面的姑娘起来?我看她跪的好可怜,脸色

    都青了!”

    谨贵妃诧异的看着她,“昨晚可是她踢你落水的!”

    凤云轻点头,“是我不好,先从背后偷袭,还误会她和萧临楚,并且骂她奸、夫淫、妇!”

    谨贵妃微微一笑,若有所思的看着萧临楚,萧临楚面无表情,端起茶杯淡然饮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她点头,“好,既然云轻求情,那就让阮璃起来,回去歇着吧!”

    凤云轻开心的笑,见自家婆婆如此的通情达理,愈发放肆的上前挽住了婆婆的胳膊,左右摇摆。

    谨贵妃刚好端了茶杯,被她一摇,茶杯里的水就溅在了衣服上。

    凤云轻丝毫没有察觉,只是笑着摇的更加厉害,在原地蹦蹦跳跳,“婆婆,那你能不能让蓝霖和紫嫣跟着我一起,住在我的院子里?”

    谨贵妃讶异的抬眸,看向了萧临楚,萧临楚面无表情的解释,“她的两个包衣奴才!”

    凤云轻鼓嘴,“他们才不是奴才呢,蓝霖跟我自小一块长大,我们情如兄妹,紫嫣也是我朋友!”

    谨贵妃蹙眉,趁着凤云轻不再摇晃她,盖上瓷盖放下杯子,“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住在寄月别苑肯定不妥。这样好了,我差人在这附近,买户房子给他们,你有空的时候,就可以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凤云轻有些失望,“啊?”

    她还想蓝霖和紫嫣过来陪她呢,这两人都认字,要是住在一起还可以帮她做做功课应付萧临楚。

    她求救的眸光看向萧临楚,这厮却像没有看见她一般,低头饮茶。

    “那就这么决定了!”谨贵妃一锤定音,立刻吩咐了海公公去买宅子,并且留了两人用晚膳。

    不知道晚膳被谨贵妃加了什么,凤云轻吃完之后,就觉得浑身燥热不已。

    她呼出大口热气,“我好热……”

    坐在一边撕扯自己的衣领,用手不停的扇风。

    萧临楚冷睨了自家母亲一眼,自家母亲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凤云轻回头看萧临楚,“你热不热?”

    萧临楚面不改色,“还好……”

    饭菜里加的量,他一个有武功底子的人,还能勉强自制,可是凤云轻可就惨了。

    她没有武功不说,晚膳还吃的比任何人都多,她不难受才怪。

    谨贵妃见她脸色潮红,开始动手赶人,“行了,都累了一天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凤云轻点头,站起身,早就想走了,她实在太热太热了。

    出了养馨园的院子,她回头看着萧临楚,萧临楚不紧不慢,神色清冷,可是依旧好看的惨绝人寰。

    她咽了咽口水,在凉风下,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喂,我刚好有事情要警告你!”

    萧临楚点头,示意她讲。

    她一本正经的说出,“我觉得,你需求过旺,我看书上说,两到三天一次为最佳!”

    萧临楚眸光一冷,“你都看些什么书?”

    凤云轻缩了缩脖子,“你别转移话题,你每天这样,我很辛苦,白日里听先生讲课,昏昏欲睡!你倒好,可以不用去私塾,白天养足了精神就等着晚上折腾我!”

    萧临楚勾唇,漫不经心,“所以呢?”

    “所以以后,每逢三的倍数,比如3号、6号、9号这样的,你才可以要!”凤云轻斩钉截铁的说道。

    萧临楚点头,看着她微微皱眉,“好——”

    凤云轻有些奇怪,他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咬咬唇瓣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喂,今天是7号,你不准要的哦——”

    “知道!”他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还不快走?”

    凤云轻小跑着上前,“好热,怎么这么热啊,秋老虎秋老虎,果然一点都没错!”

    萧临楚也不理会,见她呼哧呼哧的跑着,俊脸上滑过一丝笑意。

    回到卧房的时候,凤云轻拿出功课,认认真真的写着大字,可是她总是觉得,热的厉害。

    将外衫脱掉,她小脸酡

    红的看着萧临楚。

    萧临楚已经沐浴完毕,安安静静的躺坐在床上看书,他聚精会神,连衣领开了一条缝都不知道。

    凤云轻咽咽口水,忽然觉得,自己的相公,简直是秀色可餐。

    那白皙的颈项,精美的锁骨,还有那顺着衣领缝隙,若隐若现的胸膛,这对她来说,简直是炼狱般的折磨。

    她收回视线,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从闯进婆婆院子,看见萧临楚这妖孽的那一刻,她就有些不对。

    呜呜呜……

    她一定是*看多了,所以对萧临楚起了色心。

    放下毛笔,她捂着自己的脸颊,使劲儿揉搓。

    凤云轻,冷静一点,你不可以变成萧临楚那种无肉不欢禽、兽的。

    深呼吸,再深呼吸,她努力的赶走萧临楚在她脑中,魅惑众生的影子。

    凤云轻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萧临楚则是挑眉看了她一眼,这丫头,倒是能忍。

    将书放在一边,萧临楚慵懒的支头,墨染的青丝有几缕垂在他如玉的脸颊上,低沉磁性的声音,淡雅响起,“凤云轻,帮我倒杯茶——”

    凤云轻回头,看了萧临楚一眼,“哦”了一声,赶紧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她脸色酡红无比,额头上渗出薄汗,连带着嫣红的嘴巴,都带着诱惑的颜色。

    傻呆呆的站在床边,看着萧临楚单手接过茶杯,低头雅饮,凤云轻的心脏,跳的剧烈无比。

    她看着他薄削的唇瓣,沾染了一滴水珠,那绝色的模样,让她心猿意马。

    好想,吻去他薄唇上的水珠……

    她动了动唇瓣,仿佛每一口呼吸都带着火焰般的温度,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唇角,她呢喃,“我想,我想要,想要你……”

    她呼吸急促,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蹦出胸腔。

    萧临楚抬眸,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上投下扇形阴影。随着他睫毛的移动,那扇形的阴影就一掠而过,仿佛一排柔软的小刷子,拂过了凤云轻的心头。

    “你想要我什么?”萧临楚静静的看着她,眸光算得上温柔。

    “我想要你手中的茶杯!”凤云轻伸手接过了茶杯,接着帮他拉好衣领,又扯了被子将他盖的严严实实,“你盖好一点,别着凉了……”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拿着空的茶杯走开。

    果然,淫、书害人不浅,难怪箫连城看见女人就想贴上去,原来是淫、书看的太多的原因。

    萧临楚盯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当真是一个蠢的无可救药的丫头……

    这一晚,两人都睡的很不踏实,一个为了装,一个是真的蠢,两人辗转反侧。

    深夜,月华如霜,床前那斑驳的白影,让凤云轻心乱如麻。

    她回头看看萧临楚,萧临楚背对着她,一点反应也无。

    这家伙,平时不都是要抱着她睡的么?

    撅起嘴巴,凤云轻转身拿手指戳他腰间的软肉。

    第一次戳,他没有反应,再来一下,他还是没有反应,加重了力道,她的手指终于被他握在手中。

    他清醒无比却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你找死?”

    凤云轻鼓嘴,“别装了,我知道你也睡不着!”

    她贴近了他,“转过来,我讲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他不理她,却也没有转过来的意思,只是握着她手指的手,大力的将她整个小手圈入掌心。

    强硬的让她从背后抱着自己,她的脸颊就贴在他的背上,秀气的打了一个呵欠。

    “从前,树上有两只乌鸦,一公一母,它们看见树下狼追小羊,母乌鸦说了句什么,立刻被公乌鸦上了?”凤云轻继续打着呵欠,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等不到萧临楚的答案,凤云轻偎着他的后背,声音很低,几乎像是梦呓,“母乌鸦说,下面羊死了……”

    萧临楚

    皱眉,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显然他没有听懂凤云轻的暗示。

    拉着她的手,他低低的道,“云轻,你想不想要?”

    身后传来凤云轻均匀的呼吸,他转身看她,她已经睡死过去,口水染湿了他的后背中衣。

    第一次,没有嫌弃她的口水,他就着月光,静静打量她白皙娇俏的小脸。

    她虽然,也算得上一个美人,可是绝对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

    圆圆的小脸,尖尖的下巴,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梨涡,跟张芊芊比起来,她只能算一个没有外表也没有内涵的孩子。

    可是,他却越来越享受,跟她呆在一起的日子了。

    他伸手,摩擦她白皙的小脸,低头亲吻她被口水染湿了的唇角,低声,像是在承诺般的道,“就算你不是凤星,我也不会不要你……”

    早上起床,凤云轻刚刚开门,就看见了自家高贵的婆婆。

    她优雅的站在那里,身后跟了一众小厮丫鬟。

    ---题外话---本文真的是宠文啊,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