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13章 这死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113章 这死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继续写第五个,他实在看不下去,“停!”

    她抬眸看着他,他握住了她拿笔的手,重新换了一张纸,一笔一划,力透纸背。

    她从不知道,从她的手中,还能出现这样笔锋犀利,断连辗转的字体峻。

    握着她小手的大手,简直是魔法师的手,化腐朽为神奇鲫。

    她偷偷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神情专注,每一撇每一捺,都极尽完美,张扬灵动。

    他察觉了她的不专心,身体微倾,轮廓分明的下巴,摩擦她白皙的脸颊,“宝贝专心一点!”

    她这才甜腻的一笑,转身将心思用在写字上面。

    临近午时,午宴即将开始,凤蛋蛋拉着张芊芊来请两位主人。

    推门而入,两人看见的就是凤云轻坐在萧临楚的腿上,萧临楚手把手教着凤云轻写字的场面。

    凤蛋蛋笑的虚眯着眼睛,欣慰的看着凤云轻,“娘,难得你没有出去凑热闹,看来只有小楚叔叔能镇的住你……”

    萧临楚勾唇一笑,眼光依旧落在自己把着凤云轻的手写的字上,“蛋蛋来了?今天是不是收到了很多礼物?有没有喜欢的?”

    “小楚叔叔,所有礼物我都很喜欢!”凤蛋蛋清脆的回答。

    萧临楚点头,“既然都喜欢,那你全部收起来,不过——”

    他话锋一转,最后一个收势,将字写完,抬眸笑着道,“不准你娘亲染指,否则,礼物充公!”

    凤云轻扭头,蹙眉磨牙,“凭什么?”

    萧临楚眯眸,神色一变,薄唇中逸出了一个字,“嗯?”

    凤云轻立刻委屈转身,在他的腿上扭扭捏捏,鼓着小嘴,“不碰就不碰,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见她生气的样子,清浅一笑,“要是你一个月之内,将字练好,那我就送你一样礼物!”

    凤云轻不相信的回头,“要什么都可以?”

    萧临楚不置可否的点头,她狡黠一笑,“我想开个自己的青、楼和赌坊,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凤蛋蛋汗颜的低头,张芊芊则是面无血色,萧临楚嗤笑出声,“出息——”

    凤云轻左右摇晃,闹腾的在萧临楚的腿上扭来扭去,“好不好吗?相公!”

    “等你字练好了再跟我提条件!”他钳固住她纤细的蛮腰,阻止她继续在自己的小腹下点火,看着凤蛋蛋和张芊芊道,“我们换身衣服,马上过来,你告诉容姨,可以开宴了!”

    凤蛋蛋清脆的应声,拉了张芊芊跑出去,张芊芊始终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被凤蛋蛋牵着走。

    养馨园,张灯结彩,女眷和要臣,全部分开来坐。

    张芊芊和凤蛋蛋站在人群中,引发了不少侧目。

    张芊芊实在太美了,乌发如墨,白衣出尘,浑身上下都似乎笼罩了一层烟霞。

    她面色苍白,不经意间流露的柔弱和无助,已经让人肝肠寸断。

    她拉了拉凤蛋蛋的手,低声,“蛋蛋,我去后面准备一下……”

    凤蛋蛋不解,“芊芊,马上要开宴了,你准备什么?”

    张芊芊凄楚一笑,“你们开宴的时候,我要弹琴助兴,没有办法陪着你的……”

    凤蛋蛋心疼的跺脚,“我跟小楚叔叔说,我不要芊芊你抛头露面的弹琴,你就算弹琴,也只能弹给我听!”

    张芊芊看着这个尽管对她有敌意,却一点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孩子,莞尔一笑,“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我怎么能让自己喜欢的人,抛头露面,给那么多人欣赏?”凤蛋蛋一本正经。

    张芊芊心里酸涩,是啊,如果喜欢,怎么会让她抛头露面,给那么多人欣赏。

    如果喜欢,怎么会当着她的面,跟他新婚的妻子,旁若无人的亲密恩爱。

    或许,他的心已经变了,他喜欢上了那个粗鄙的女子,凤云轻。

    张芊芊失魂落魄的离开,凤蛋蛋则是紧紧的跟随其后,“芊芊,你要准备什么?我帮你好不好?”

    张芊芊摇头

    ,脸色一如既往的淡漠,“不用……”

    她还没有走出几步,就听前面一声抑扬顿挫的高喊,“楚王驾到——”

    “楚王妃驾到——”

    现场顿时安静起来,所有人不由自主的起身,随着那一身紫衣,浑身光芒若皎月寒晨男子的阔步走进,所有人跪地行礼,“叩见王爷,王妃娘娘,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一刻,张芊芊才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淡漠,推拒掉的是什么……

    不管凤云轻的言行举止,如何的粗鄙无礼,也不管凤云轻的本性如何的纨绔不堪,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是凤云轻。

    她和她的身份,云泥之别啊……

    凤云轻可以享受众人的叩拜,享受众人的仰望,但是她却只能跪在这里,看着她的脚从她眼前快速走过。

    张芊芊的心思,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恨和痛如藤蔓般,将她紧紧缠绕,她素来淡漠的眸子,再也无法风轻云淡。

    她不想做一个坏女人,但是,她一定要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张芊芊心思变化的同时,凤云轻的心思,也跟着一起发生了变化。

    直到众人匍匐跪地,现场寂静无声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楚王妃的身份,象征着什么。

    她蹙着眉头,不能呼吸,生怕自己行差就错。

    裙裾拖曳,她紧张的手心都是冷汗,害怕自己会踩到裙摆,想要伸手撩起裙子,可是手刚刚触碰到质地华美的衣裙,她就想起什么,将手指缩了回去。

    前方,萧临楚身形挺拔,紫衣华贵的男子,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他人高腿长,她裙裾复杂,两人逐渐落下了很远的距离。

    她不满的蹙眉鼓嘴,低低的叫了他一声,“萧临楚——”

    这一声不高的低唤,在安静的气氛中,突兀无比,众人都狂吸了一口冷气。

    竟然直呼王爷的名讳,这楚王妃好大的胆子。

    萧临楚回身,俊美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无。当他看见她小心翼翼的走着,步伐拘谨,唇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对着她伸手,语气中满是宠溺之色,“过来——”

    她就欣喜一笑,眉目间笑意浅浅,小跑着上前,将自己的手交给了他。

    难得她穿着这么长的裙子,小跑步竟然没有摔倒,而且还是在腿上有伤的情况下。

    他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只当跪地的百十人是背景,旁若无人的跟她亲昵,“腿还疼不疼?”

    凤云轻摇头,就算疼,在这一刻也不疼了。

    他揽着她走到主位上,待凤云轻坐定,这才一撩衣襟霸气从容的坐下,“起吧,今日不必多礼!”

    众人道谢,高呼千岁,这才有序落座。

    席间响起丝竹之声,众人陆续上前,跟凤云轻和萧临楚敬酒,萧临楚来者不拒,面上是优雅而又闲适有礼,骨子里则是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凤云轻极度不适应这样的场面,好吃好喝,却不敢放开了吃喝,只能干坐着陪笑。

    她百无聊赖的玩着筷子,萧临楚用胳膊肘推了推她,“邵老夫人跟你说话呢……”

    凤云轻如梦方醒,抬头看了白发苍苍,却威严和蔼的老婆婆一眼,茫然,“陈老夫人您好——”

    萧临楚无奈,邵老夫人已经面色一白,“回王妃娘娘,老生夫家姓邵,并不姓陈!”

    “哦,你改嫁了?”凤云轻有口无心。

    立在一边的方恒,吐血三尺,邵老妇人更是面无血色。

    萧临楚皱眉开口,“夫人,你是不是身体不适,精神有些恍惚?”

    他本意是给凤云轻台阶下,她只要称自己不适,跟邵老妇人说一句抱歉的话,事情也就过去。

    可是这丫头,茫然的张嘴,半响没有反应过来,接着恍然回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萧临楚的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紧咬牙关,忍住掐死她的冲动。

    凤云轻也知道,自己相当失礼,鼓着嘴巴起身,“对不起,婆婆,我不

    是故意的,我敬酒给您赔不是!”

    因为萧临楚禁止她喝酒,她就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茶,一把拿过萧临楚的酒杯,对着邵老夫人作鞠,“我先干为敬!”

    她将酒一饮而尽,脸色红扑扑,眼神怯生生,还带着些小心翼翼,盯着邵老夫人。

    邵老夫人低笑,“王爷,您的这个王妃,可是个宝啊,她平日里没有少让你头疼吧?”

    萧临楚闷闷的低头,俊脸上的表情,如调色盘,复杂无比。

    凤云轻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茫然的倚在萧临楚的身旁,“婆婆,您不要说了好不好?再说下去,我回头又要被打板子了!”

    邵老夫人彻底的笑了出来,对凤云轻的好感,多了几分。

    她冲着凤云轻招手,凤云轻一脸茫然的上前,她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了一个通体翠绿的手镯,戴在凤云轻的手上,“丫头,你我虽然初次相见,不过也算投缘,这镯子你戴着,以后可能有用得着的地方……”

    凤云轻一脸无知的“哦”了一声,点点头,“婆婆,我没有东西送给你怎么办?不过我有银票,我送给你银票好不好?”

    邵老夫人大笑,“你这丫头,还真是有意思,等你以后有东西可以送我的时候,再来回礼吧!”

    她回头看着萧临楚,只见萧临楚凤眸深幽,讳深莫测的眸子,带着一丝探究的光泽。

    “王爷,这丫头既然叫我一声婆婆,那我就倚老卖老,请王爷代替老身,照顾好我这外孙女丫头……”邵老夫人轻声,微微的行礼道。

    萧临楚挑眉,若有所思,“自然——”

    凤云轻颠颠的回到萧临楚身边,玩弄着手腕上的镯子,萧临楚眉头紧皱,“什么人的礼物你都敢要,回头立刻送回去!”

    凤云轻不满,“为什么?这镯子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婆婆有心送我,我送回去岂不是折了她的面子?”

    萧临楚冷哼,“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邵家世代忠烈,到了邵老夫人这一代,独子沙场殉国,她带着家仆隐居安城。父皇送了这龙凤呈翔的玉镯给她,意思是无论何时何地,她拿着这镯子,都可以无条件向父皇提出一个要求……”

    凤云轻脸色一变,赶紧将镯子想要取下,可是那镯子却如生根般,长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脸色通红,“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我把手腕剁下来一起还给她?”

    萧临楚眯眸,“你剁下手腕,也无济于事,因为众目睽睽下,所有人都看见你楚王妃跟邵家礼尚往来,等于你已经承认了自己跟邵家的关系。这以后,你这个楚王妃可就是邵家的后盾——”

    他故意将事情往严重了说,就是不想这丫头以后再跟名门世家有任何往来。

    邵老夫人定然是早就知道凤云轻的身世,故意送了她玉镯,一半是有意拉拢,暗示凤云轻没有娘家撑腰,邵家就是她的娘家,一半则是警告下方安城的所有官吏,从此以后,凤云轻被邵家罩着,邵家也被楚王殿下罩着。

    还顺带警告了他萧临楚,凤云轻有了玉镯,等于是一道免死金牌,他不能因为她无任何背景,所以妄动甚至休妻。

    邵老夫人这一招,简直是一箭三雕。

    可是一根筋的凤云轻,哪里懂得这弯弯绕绕,只觉得这手镯烫人的狠。

    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婆婆,怎么能这样害她,将这逆天的东西送给她,她岂不是要寝食难安?

    萧临楚见凤云轻,脸色涨的通红的跟手镯斗争,恨恨的开口,“别费力了,既然戴上去,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你取下来?”

    凤云轻一脸苦色,“怎么办?要不然我回头饿自己几天,等瘦了之后,手镯就能取下来了!”

    萧临楚嗤笑着睨了她一眼,“你还是直接将手剁了比较干脆!”

    她哀嚎,双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痛苦的黏着他的身体,“相公,救命啊,我要是把手剁掉,就不能帮你撸管打手枪了……”

    萧临楚脸色一黑,刚刚喝进去的一口茶,险些就喷了出来。

    这死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

    凤云轻不依不饶,将他摇晃的连带着桌子上的器皿,一起颤动,“相公,相公,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闭嘴!”他忍无可忍,剑眉一皱怒视着她,她收回手,讪讪的蹙眉。

    “以后再敢乱收别人的东西,你自个儿就把自个儿的左右手全剁了!”萧临楚凤眸森冷,寒芒四射。

    凤云轻弱弱的点头。

    萧临楚却心情颇佳,“酒好喝吗?”

    凤云轻摇头,萧临楚挑眉“嗯”了一声,她赶紧点头,他盯着她嫣红的唇瓣,若有所思,“晚上回房,我们喝个痛快!”

    凤云轻抬眸看他,寒毛直竖,怎么现在觉得,他句句话都色、情无比呢?

    萧临楚为自己,又一次欺负到凤云轻而愉悦无比,坐在下方的蔡宁蔡将军,则是无语。

    王爷是不是太过了?其实邵老夫人在安城,口碑极好,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些深层次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