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21章 我只知道,这叫做鹊巢鸠占

第121章 我只知道,这叫做鹊巢鸠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挽救蔡宁一家五口的性命,并且如蔡宁所说,不能相信萧临楚。她必须亲眼看着蔡宁一家五口获释,才能作罢。

    冲出了义庄,凤云轻直奔箫连城的望月别院囡。

    可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在望月别院找到箫连城,连丫鬟都不知道,箫连城去了哪里。

    她不得已,只能借用了箫连城的踏雪宝马,刚刚出了望月别院,她就看见了蓝霖和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各牵着一匹马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等待。

    蓝霖见她朝着自己走来,眉头一皱,凤云轻和蓝霖早就配合默契。

    此刻蓝霖的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她身后的尾巴又跟了过来鲺。

    凤云轻顿住脚步,和蓝霖眼神交流,两人对视片刻,凤云轻翻身上马,朝着旁边的矮巷子钻去。

    蓝霖则是将马交给了旁边的斗笠男子,一个鹞子翻身,消失在了原地。

    凤云轻进了矮巷子之后,往前策马奔跑了一截,接着勒住了缰绳,她回头,果然看见了那个尾巴,不远不近的跟着。

    “喂,看看你的身后!”凤云轻冲着那尾巴,微微一笑,那尾巴赶紧回头,却见身后人影一闪,蓝霖一个掌刀劈来,他昏厥了过去。

    “小子,功夫不错嘛!”凤云轻笑着,调侃的看着蓝霖。

    蓝霖皱眉,鄙夷的看了她一眼,纵身离开,凤云轻骑马在后面狂追,“喂,蓝霖,跟我骑一匹马啊,干嘛要耗费内力用轻功?”

    蓝霖幽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怕贴你太近,染上了你身上的尸臭!”

    “卧槽!”凤云轻忍不住怒骂,“你才尸臭,你们全家都尸臭!”

    这什么人啊?

    不对,他怎么知道,自己去了义庄?否则不可能说出尸臭之类的话。

    凤云轻策马到斗笠男子呆的大树底下,翻身下马。那斗笠男子掀开眼前的面纱,露出了一张黝黑的国字脸,他冲着凤云轻尴尬的一笑,“王妃娘娘——”

    凤云轻蹙眉,“陈深?”

    难怪蓝霖知道自己去了义庄的事情,并且在望月别院外面等着自己。

    他是料定了,自己会第一时间来找箫连城帮忙。

    还来不及听陈深多做解释,蓝霖已经面色不善的落在了她的身旁,两只手抱着长剑,那姿势端的是风流倜傥。

    凤云轻讪笑,谄媚的看着蓝霖,“蓝大侠,你听我解释,我也不是故意要多管闲事的,只是……”

    “只是?”蓝霖咬牙切齿,回身愤怒的瞪着凤云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只是你答应了人家,不仅救蔡云不死,还能保人家全家无罪!凤云轻,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为了救自己的情敌,你竟然做出这种许诺?”

    凤云轻被骂的心虚不已,半响说不出话。

    其实,她说是尽量,尽量而已啊……

    她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可怜兮兮的看着蓝霖。

    蓝霖怒目,“蔡云死了,蔡宁将军一家,你是非救不可了,你告诉我,此去京城,若是萧临楚依旧不同意放蔡宁一家,你作何打算?”

    “我……”凤云轻心虚的,半响说不出话。

    蓝霖气结,远山般的眉头,紧紧皱起,“说不出话?那我帮你说,假传楚王手谕?夜闯天牢?劫狱还是劫法场?”

    凤云轻更加心虚,脸色一白,怔怔的后退几步,嗫嚅着看着蓝霖。

    蓝霖气的脸色煞白,咬牙切齿,“我就没有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你说萧临楚有什么好?让你这样挖心掏肺的对他,只是他身边一个连名分都没有的扫把星,你就这样不顾一切的救她!”

    蓝霖可谓恨之深痛之切,那素来淡定的脸上,都浮起了一层寒气。

    凤云轻自知有错,也不敢犟嘴,上前讨好的拽住蓝霖的衣袖,“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还敢有下一次?”蓝霖冷声,清眸寒光迸发,“这一次的事情了结之后,你立刻跟我走。纵使你凤云轻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我也养你一辈子!”

    凤云轻摇摇头,鼓着嘴,可怜不已。

    蓝霖皱眉,“萧临楚若是待你有半分真心,就不会陷你于今天

    这种两难局面!”

    凤云轻咬着下唇,没有底气的道,“不管真心还是假意,他救了我两次,而且待我很好,这一次救了他的心上人,就只当报了他一次救命之恩吧!”

    蓝霖深呼吸,将要骂出口的话,咽在肚子里,他点点头,“好,你说的,报恩!”

    他疾言厉色,再次深吸一口气,翻身上马,回头冲着陈深道,“陈将军应该知道,蔡将军一家五口,关在哪处监牢吧?”

    陈深点头,有些惊慌失措,“在京城的刑部大牢,可是,如果连累楚王妃和蓝少侠,末将万死难辞其咎!”

    蓝霖脸色不好,缓慢摇头,“跟你无关,报恩而已!”

    他一驳缰绳,回头看着凤云轻,“你做好准备,既然萧临楚想让蔡将军死,那么就不会轻易的让我们救人!”

    他扬鞭打马,快速的朝着京城的方向飞奔,凤云轻面色难看,回头看着陈深,“陈将军,你帮忙准备好马车和逃亡用的所有东西,最好有人皮面具之类的,在京城外面的十里屯等候。明晚子时,若是我还是没有将蔡将军一家五口安全送出,那么你就独自逃亡,各安天命吧!”

    凤云轻说完,转身策马,英姿勃发的朝着蓝霖追去。

    她知道,蓝霖肯定要气死了,这么多年的平静生活,可能会因为她这一次的冲动,化为泡影。

    但是她没有办法,看着蔡将军一家五口,就此枉死。

    凤云轻深吸一口气,原本堵在胸口的大石头,倏然落地。

    其实,没什么好比好争的,她跟张芊芊的身份不同,她是工具,夺得这赤月国天下的工具。

    可是张芊芊是人,而且是他心爱的女人。

    一把顺手的工具,就算再喜欢再珍爱,也只是工具而已。

    但是人不同……

    她已经不愿意去想,若是有一天,萧临楚得到天下,她凤云轻的位置,会在哪里?

    她记得他说过,萧临楚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应该是张芊芊吧?

    飞鸟尽,良弓藏。

    她不是什么良弓,却也总有失去价值的一天。

    凤云轻的心里,苍凉而又空洞,连原本有伤根本不适合骑马的小腿,挫骨般的疼痛,都让她浑然不察。

    茫然的赶路,茫然的捏着马的缰绳,茫然的听着蓝霖的吩咐,她的脑子一片混沌。

    戌时,凤云轻和蓝霖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终于赶到了京城。

    蓝霖的马,累的口吐白沫倒地不起,凤云轻的踏雪良驹,也挥汗如血,勉强前行。

    两人同乘一匹马,蓝霖声音沉冷,“还差一次,一次之后,立刻跟我离开!”

    这句话虽然没头没脑,但是凤云轻心里清楚,蓝霖是害怕她越陷愈深,最后真的做出什么蠢事。

    她点点头,不说话。

    两人在楚王府门前,翻身下马,蓝霖牵着马的缰绳,“你去找他,我去准备劫狱用的东西,一个时辰之后,在府前巷的茶寮碰面!”

    凤云轻动了动唇瓣,想说什么,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她只求,萧临楚能念在她凤星的面子上,等一下答应放过蔡将军一家五口。

    可是蓝霖说的没错,他既然想杀蔡将军,那么就没有放过他的可能。

    她抿了抿唇瓣,想着等一下,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开口。

    平日那般,撒娇卖萌?

    满地打滚,撒泼耍赖?

    缠着他的脖子,以***之?

    似乎,在正经事前面,这些招数都不管用。

    平日里,觉得对付萧临楚,驾轻就熟的凤云轻,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除了她自以为是的宠爱,她一无所有。

    看着这扇,威严的大门,还有两边的石狮子,凤云轻莫名的,就有种退却的冲动。

    她鼓起勇气,刚刚想要敲门,大门就从里面打开。

    展严一边跟家奴告辞,一边说着什么,刚刚跨出大门,看见立在门口的凤云轻,眉头一皱,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凤云轻单刀直入,“我有要事见萧临楚,展大人,耽误了可能会影响你们主子的前程!”

    她毫不讳忌,开门见山。

    展严一愣,随即嘲讽一笑,“我就知道,我将三哥请来京城,你这个楚王妃,又该不消停了。还说什么我三哥死皮赖脸的缠着你,凤云轻你可真是够不要脸,找男人找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楚王府,我是楚王妃,我找我的男人,为什么不能来到这里?”凤云轻蹙眉,森冷的说道。

    展严冷笑,“楚王妃?好一个楚王妃,现在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楚王妃!”

    他转身,进门,回头冷睨着凤云轻,“不是要见三哥吗?现在,我带你去见他!”

    凤云轻一言不发,沉默的看着展严。

    她知道,既然展严肯让她去见萧临楚,那么必然有让她知难而退的把握。

    但是,她不想退缩。

    她也想看看,平日里萧临楚和张芊芊,都是如何相处。

    冷漠的跟着展严,展严一路上说个不停,无非都是萧临楚和张芊芊,如何的鹣鲽情深。两人幼时就能单琴合奏,成年之后更是生死相许。

    凤云轻不语,他就一路的说个不停。

    终于来到了明月轩,看着那廊腰缦回,水榭香亭的雅致宫殿,凤云轻脸色一白,愣在了那里。

    这里叫做明月轩,而他们在安城的别院,叫做寄月别院。

    萧临楚说的没错,她再修炼个一百年,也成不了张芊芊的替身。

    所以,是寄月,将月亮的光环,暂时寄放在她身上的意思吗?

    展严看着她惨白的神色,勾唇一笑,“这明月轩,是楚王妃的住所,当初楚王府落成的时候,已经定下来的,现在,你还要进去看看吗?”

    凤云轻抬眸,冷睨了他一眼,“为什么不进去?还是,不敢进去的人是你?”

    展严脸色一白,怒道,“你胡说什么?那里面是我三哥和三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为什么不敢进去?”

    凤云轻冷笑一记,“被人欺骗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欺欺人!”

    说完,她率先走进了虚掩的明月轩。

    这华美的跟幻境一样的明月轩,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任凭自己沾了灰尘的布鞋,在洁白的波斯绒毯上踩出破坏性的脚印。

    展严紧随其后,冷笑着道,“你现在明白,真正的楚王妃和你这个赝品,是如何的天差地别了吧?”

    凤云轻不以为然,“我只知道,这叫做鹊巢鸠占,如果我今日撒泼,将她张芊芊赶出去,她也无话可讲!”

    展严气结,似乎怎样都打击不到这个女人,他有些后悔,带着这个女人来见三哥和芊芊了。

    万一她等一下真的撒泼,赶芊芊离开,或者给芊芊难看,那么三哥肯定是护着凤云轻的。

    再说上面有谨贵妃和老皇帝护着,张芊芊跟凤云轻起了正面冲突,吃亏的只能是芊芊而已。

    展严心惊,连忙跟着凤云轻一起,心里想着打发她走的招数。

    凤云轻已经大步上前,站在了内寝的外面。

    隔着一层珠帘,她隐隐约约的看见,萧临楚坐在床上,张芊芊靠在他的怀里,他搂着她,一只手端着药碗,一只手正在喂药。

    不知道旁边的丫鬟说了一句什么,萧临楚将药碗递给了丫鬟,接着搂着张芊芊一起倒下。

    剩下的事情,她已经不想再看,她想她明白了。

    展严有些话,或许是假,目的是故意打击她,但是有些话,绝对是真。

    她脸色难看,转身离开,展严吓了一跳,“凤云轻,你不见三哥了?”

    刚刚说完,他就恨不得自打嘴巴,不是正算计着让她赶紧离开吗?怎么现在她离开了,他反而问出这种脑抽的话。

    展严愣愣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凤云轻,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万一真的将她激怒了,她跟箫亦陌跑了,三哥岂不是要跟他翻脸?

    大概是外面的动静,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萧临楚的声音沉沉传来,“谁?”

    “三哥,是我!”展严面色不好的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萧临楚剑眉紧皱,“不是走了吗?过来,帮忙!”

    展严上前,萧临楚指着自己的衣襟,“帮我拿刀割开!”

    展严一愣,只见张芊芊昏睡在萧临楚的怀里,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看样子是萧临楚掰了半天都无法掰开。

    萧临楚不耐,“还愣着干嘛?听不懂我的话吗?”

    展严咽了咽口水,“三哥,芊芊只是害怕你离开,你就呆在这里陪她一晚!”

    萧临楚拧眉,“男女授受不亲,再说,我已经有凤云轻了!”

    展严,“……”

    拿了刀,费力的将萧临楚的衣服割开,萧临楚这才能从床上起身。

    ---题外话---周五、周日加更,这次肯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