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39章 她交了阮璃这个朋友,是错误的决定吧

第139章 她交了阮璃这个朋友,是错误的决定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云轻点点头,阮璃挑眉,“那我要是想嫁萧临楚呢?”

    凤云轻叹息,一本正经,“你想嫁萧临楚,我会尽量的劝服贵妃娘娘和父皇,反正他的女人,也不只我一个,多你一个也不多,与其看着你出家为尼,倒是不如嫁进王府!”

    阮璃诧异的看着她,“真的?囡”

    “当然是真的!”凤云轻抿唇,脸色瞬间黯然,“展严说的没错,早晚有一天,萧临楚会成为赤月国的皇帝。他三宫六院,在所难免,我的位置肯定不在他的身边,阮璃你若是不嫌弃,就算成为他众多嫔妃中的一个,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鲺”

    阮璃心里一酸,叹息一声,“如果可能,真的不希望自己嫁给姓萧的男人!”

    凤云轻牵强一笑,伸手拍拍阮璃的肩膀,“别沮丧了,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住进楚王府!”

    阮璃拿开她的手,蹙眉,“我跟你说笑呢,谁要嫁给萧临楚了,不过有一件事情,你非得帮忙不可!”

    凤云轻一脸不解,“什么事情?”

    阮璃环视四周,见四下无人,这才凑近了她压低声音道,“你告诉我,萧临楚的腰间,有没有一个青色的祥云印记?”

    凤云轻脸色一红,“我怎么知道?”

    阮璃瞠目,“你不知道,谁知道?”

    凤云轻笑容讪讪,“我真的不知道,每次那什么什么的时候,我都闭着眼睛!”

    阮璃跺脚,“你真是太没用了!”

    “阮璃你问这个干吗?”凤云轻笑容更加不自在。

    阮璃抿唇,“我做梦,梦见跟一个腰间有祥云印记的男人那什么什么,你懂得!”

    “我不懂!”凤云轻眨巴眼睛,接着贱兮兮的笑,“阮璃你做春梦了,啊哈哈……”

    她跑了起来,阮璃跟在后面脸色通红的嗔怒,“凤云轻,你这破嘴!”

    凤云轻笑的更加开心,弯着腰看着阮璃,“哦呼呼,阮璃你做春梦了!”

    阮璃更加恼怒,跺脚一转身,不理会凤云轻。

    凤云轻笑的前俯后仰,跑上前拉着阮璃的手,“我不知道萧临楚有没有,可是我知道,箫亦陌一定没有!”

    阮璃回头看着凤云轻,“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跟箫亦陌……”

    凤云轻一弹阮璃的额头,“死丫头,想什么呢?在安城的时候,我偷看过他洗澡!”

    “萧臻纬也没有!”阮璃蹙眉,双手环胸。

    凤云轻跳脚,“靠,阮璃,你竟然偷看二哥洗澡?”

    “我呸,是他的小妾告诉我的,我才不跟你一样,无耻没有下限,偷看人家洗澡!”阮璃呲之以鼻。

    “那萧锦玉呢?萧锦玉有没有?”凤云轻好奇的拉着阮璃的胳膊。

    阮璃抿唇,眯眸,“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我都住在皇宫,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去偷看萧锦玉洗澡吧!”

    凤云轻,“……”

    阮璃看着她石化的表情,摇晃着她的胳膊,“好不好?好不好?”

    凤云轻摇头,当然不好。

    她以前年少轻狂,偷看男神洗澡也就算了,现在好歹也是人妇,再做那种丢脸的蠢事,自己都要投河自尽了。

    阮璃脸色一变,“还说什么朋友,这就是朋友?让你陪着一起偷看点东西而已,又不是让你陪着杀人放火,你就这反应……”

    凤云轻小脸一皱,“姐姐,你还是让我陪着你杀人放火吧,偷看那种事情,我真的不敢啊!”

    “你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阮璃色厉内荏。

    凤云轻咬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以前是黄花大闺女你都敢,现在你都被萧临楚糟蹋无数次了,还有什么不敢的?”阮璃语不惊人死不休。

    凤云轻扶额,“不如,我帮你偷看萧临楚,你帮我偷看萧锦玉好不好?”

    “不好,总之你要是不陪,我们就友尽!”阮璃阴测测的威胁。

    “那还是友尽吧!”凤云轻转身就往回走。

    在皇宫偷看萧锦玉洗澡?

    想想她都毛骨悚然啊。

    她给老皇帝的印象,已经十分不好了,万一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被老皇帝咔擦了,那可就冤枉了。

    “小轻轻,我要是再不定下来,私自去找了皇上请旨,就真的要出家为尼了!你忍心看着我,剃光头发做一个只能吃斋念佛的小尼姑吗!”阮璃哭丧着脸,上前抓住凤云轻的胳膊,不住的左右摇晃。

    凤云轻头疼,忽然体会到,平时自己这么对萧临楚,萧临楚的感觉了。

    她点点头,“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阮璃警惕的看着她。

    凤云轻一脸为难,“我偷看的时候,必须把眼睛蒙上,不然被发现了,多尴尬!”

    阮璃被她的神逻辑,雷的里焦外嫩。

    偷看人家洗澡,把眼睛蒙上,被发现,就不尴尬。

    这是什么道理?

    不过凤云轻能答应,她已经谢天谢地了,自然这点小问题,不在话下。

    阮璃点头,“好,偷看的时候你把眼睛蒙上,保准不让萧锦玉的身体,玷污了你纯洁的大眼睛!”

    凤云轻讪笑,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呢?

    她交了阮璃这个朋友,是错误的决定吧,一定是。

    好想让时光倒流,她没有认识阮璃这个损货啊。

    当天晚上,箫连城被放,呆在长安宫陪着昏过去的白谨。

    萧临楚陪着张芊芊,嘘寒问暖,凤云轻无人照管,刚好,她放任自己跟阮璃同床共寝。

    阮璃换了黑色的夜行衣,凤云轻也换了黑色的夜行衣,她很奇怪,阮璃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阮璃解释说,她其实很早就准备好了,想要穿着夜行衣,在皇宫的琉璃瓦片上,飞檐走壁。

    两人准备了绳索,八爪挂钩,还有黑色的面巾和凤云轻的黑色眼罩。

    一路上,十分顺利,很快的爬上了泽华宫的屋顶。

    阮璃对皇宫轻车熟路,凤云轻也对泽华宫并不陌生,两人选定了位置,站好之后,一片一片的揭开琉璃瓦片。

    凤云轻叹息,“阮璃,万一今天萧锦玉不洗澡,怎么办?”

    “不会,他白天陪着箫连城在天牢呆了一天,晚上肯定要洗澡!”阮璃笃定的说道。

    她将瓦片揭开了一大片,发现,位置错了。

    这里不是萧锦玉浴池的正上方,而是萧锦玉寝宫的正上方。

    于是阮璃改变了位置,招呼凤云轻,“这边,这边——”

    凤云轻的眼罩,戴在头顶,整个人一身黑衣,像个蝙蝠侠。

    她朝着阮璃跑去,结果“嘎嘣嘎嘣”踩碎了几块瓦片。

    她吓的站定,这瓦片这么不结实,万一掉下去可就不好了。

    阮璃也一脸菜青色,呲牙咧嘴,“凤云轻你作死啊,我们是来做采花贼的,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凤云轻咬唇,面色难堪,“最近长的太胖,想要小声都不行啊!”

    都怪萧临楚,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悉数塞给她,将她当做了他的移动大饭桶,害的她体重朝着三位数飙涨。

    她以后也得学学萧临楚,剑眉一皱,眸光一沉,“不吃!”

    短短两个字,吓的丫鬟立刻将吃食撤下。

    凤云轻还在蹑手蹑脚往那边走,阮璃已经呼哧呼哧揭开了三片大瓦。

    眼看着自己离作案现场越来越近,凤云轻一拉眼罩,将自己的眼睛遮了起来。

    两眼一抹黑的往前走,凤云轻低呼,“阮璃,好了没有?萧锦玉有没有在洗澡?”

    阮璃呆在那里,因为她揭开三片瓦之后发现,自己揭开的面积过大,萧锦玉正拧眉躺在浴池中,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一上一下,一圆一长,两双眼睛对视,阮璃发现自己竟然,双腿发抖。

    怎么办?偷看人家洗澡,被人家发现了。

    关键是,旁边还有一个蒙着眼睛的二货,长一声阮璃,短一声阮璃的叫着自己,似乎生怕人家不知道这黑衣变装的傻缺是自己。

    好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以后再也不出来。

    可是旁边的二货,没完没了,“阮璃,阮璃你看见了没有……”

    “阮璃,你说句话啊……”

    结果,阮璃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二货凤云轻就一脚踩空,正中阮璃揭开瓦片的地方,“哗啦”一声带着无数的琉璃瓦坠落。

    萧锦玉浓眉紧皱,温润如玉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之色,旋身扯了衣袍裹紧自己的下半身,来不及分辨那从屋顶坠落的不明物体是何生物,就听见凤云轻惨叫,“我靠,阮璃救我——”

    阮璃伸手,可是拉不住凤云轻,就索性一闭眼跳了下去。

    两人一前一后落在萧锦玉的浴池之中,萧锦玉刚刚想要上岸,却见凤云轻落在水中扑腾小胳膊小腿儿,水也从她的鼻子和嘴巴不停涌入。

    这浴池,不过一人高的水深,若是她站直身体,根本不至于溺水。

    可是凤云轻不识水性,又原本就对水有很深的惧意,这一下竟然站不起来。

    阮璃也吓呆了,脸色惨白的站在那里。

    萧锦玉无奈,只能长臂一挥,将凤云轻捞了起来。

    凤云轻眼睛上歪歪斜斜的戴着眼罩,整个人跟个落汤鸡似的,她“噗”的一声吐出水,喷了萧锦玉一脸,萧锦玉一边护着自己无法遮体的衣服,一边拖着凤云轻上岸。

    阮璃弱弱的跟在后面,刚想发话安慰凤云轻,就听见外面传来宫女的声音,“王爷,殿下,你们不能进去,五殿下正在沐浴……”

    阮璃心想,完了,这王爷肯定是指萧临楚,而那句殿下,自然是指箫连城。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萧锦玉将凤云轻放在浴池旁边,摁压她胸口的地方,让她多喷出几口水,萧临楚和箫连城就不顾阻拦的走了进来。

    “小爷从小跟锦玉一个浴池玩水,现在就闯他沐浴的地方,如何?”箫连城跋扈的声音传来,阮璃就闭上眼睛。

    佛祖,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求求你救救凤云轻吧。

    天上神仙,还来不及听见阮璃的祷告,两个男人就阔步走了进来。

    刚刚撩开浴室的珠帘,萧临楚就火急火燎的开口,“锦玉,芊芊的余毒未清,现在还是昏迷——”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见了落汤鸡般呆讷的阮璃,阮璃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微微张着嘴巴,仿佛一尊石像。

    而箫连城则是俊脸一白,冷冷的盯着阮璃,狭长的凤眸,浮起一抹冰凌般的笑意。

    阮璃哆嗦一下,不住后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萧锦玉摁着凤云轻的胸口,直到她脸色缓和,这才淡定的起身,拿了自己的衣服,回转到屏风后面,慢悠悠穿了起来。

    萧临楚和箫连城,这才注意到,地上还有一个呛水之后,昏迷不醒,脸上戴着眼罩的女人。

    两人仔仔细细的盯着黑衣裹身的凤云轻,只是觉得,这小脸和身材,熟悉的紧。

    凤云轻好不容易醒来,呛了一口水,接着一把扯开了眼睛上的眼罩,怒骂,“阮璃你这个二百五,偷看人家洗澡,还把房顶的瓦片揭那么大,你怎么不把人家……”

    剩下的话,咽在口中,因为她看见了萧临楚变化多端的俊脸。

    先是因为震怒而出现的铁青,接着是因为丢脸而出现出现的惨白,最后是因为愤恨而出现的黑沉。

    总之,凤云轻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缤纷多彩的脸色。

    最后,她决定自己还是昏倒比较好。

    于是,身体一软,她又昏了过去。

    箫连城诧异到无法说话,他张着嘴巴,最后痛哭了起来。

    双手拎住凤云轻的衣领,他大叫,“三嫂,三嫂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想看,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我看啊,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偷偷摸摸的事情!”

    萧锦玉终于将衣服穿好,神色淡定的走了过来。

    他一见地上的凤云轻

    ,也微微讶异了一下。因为刚刚落水的时候,他就见一个戴着眼罩遮掩了大半个小脸的女子,并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炙手可热的凤云轻。

    扯过旁边的帕巾,他擦拭自己的俊脸。

    发梢滴水,滑落在他精美的锁骨,无暇的肌肤,给这位美男的出浴,凭添了几分媚色。

    箫连城还在哀嚎,萧临楚却一把抓住了装死的凤云轻,打横了抱在怀中,冷幽幽的看了萧锦玉一眼,接着转身离开。

    萧锦玉无辜的挑了挑眉梢,箫连城终于回过魂来,愤懑的怒骂,“小五,亏我对你挖心掏肺,你竟然觊觎我的三嫂,她是我的,是我的,你明不明白?”

    萧锦玉摇头,脸色淡漠,“不明白!”

    “你怎么就不明白了?”箫连城跳脚,阮璃却乘着两人吵架的间隙,一小步一小步偷偷溜走。

    萧锦玉面色平静,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气,“她不仅是你的,也是我的——”

    箫连城刚刚想要撒泼,萧锦玉口气一顿道,“三嫂!”

    ---题外话---哎呀,凤云轻和阮璃两个傻缺,亲们再不给月票,我就要把凤云轻放出去咬你们,让你们统统变傻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