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66章 留在他的身边,不仅仅因为是爱他

第166章 留在他的身边,不仅仅因为是爱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方,队伍停了下来,因为,萧临楚停了下来。

    他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就会分崩离析。

    白谨从马车上跳下,跑到萧临楚的身前,着急的道,“小楚,回头吧,皇上已经妥协了,何必还要选择那条最难走的路……旎”

    萧临楚不说话,面无表情的坐在马背上,他身前的张芊芊,蹙眉回头,着急的道,“贵妃娘娘,皇上一句话,说给就给,说不给就不给,万一这是个骗局,目的只是骗临楚回头,给他一个拦着临楚离开的机会,那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白谨瞪了张芊芊一眼,冷声,“我自己的丈夫儿子,我最清楚,这里有你什么事情?在我还没有决心杀你之前,你最好给我闭嘴!鞅”

    白谨森冷的看着张芊芊,伸出纤纤食指,冷厉的指着张芊芊。

    张芊芊身体一震,脸色苍白的看着白谨,瞬间不敢出声。

    萧临楚冷漠的坐在那里,听着背后箫亦陌传来的怒吼,剑眉紧皱。

    白谨蹙眉,“小楚,别一时冲动,做出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情,你真的想要看着凤云轻嫁给箫亦陌吗?”

    萧临楚的脸色,成功一变,抓着缰绳的手,也不住收紧,手背上露出了青筋,他薄削的唇,紧紧抿着,似乎正在强忍着情绪。

    终于,他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翻身下马,快速的走到了箫亦陌的身边。

    白谨看着他这个样子,松了一口气,知道小楚的心里是放下了,不管是老皇帝还是凤云轻,他都原谅了。

    居高临下的看着凤云轻,萧临楚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把她还给我!”

    这话,当然是对箫亦陌说的。

    箫亦陌抬头,冷笑一记,怀中抱着凤云轻,眸中含着敌意的道,“还给你?凭什么?”

    “凭她是我妻子!”萧临楚咬牙切齿,凤眸幽冷的看着箫亦陌。

    箫亦陌拧眉,清眸迸发出的寒光,如腊月飞雪,他咬牙冷声,“你选择了你的权势你的江山,你还有什么资格再让云轻做你的妻子?”

    “我和云轻的事情,不要你管!”萧临楚眯眸,话已至此,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他“铿锵”一声,原本挂在腰间的软剑,已经出鞘。

    一道寒光,闪了所有人的眼睛。

    韧性十足的剑,握在萧临楚的手中,宛如有了生命一般,发出危险的嘶鸣之声。

    箫亦陌不甘示弱,蹲在地上,一只手抱着凤云轻,一只手抖出衣袖间的折叠短剑,兄弟两人,第一次,刀剑相向。

    正在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住手,都给我住手!”

    萧临楚凝神看去,却见萧锦玉推着萧晋央,远远的走来。

    萧晋央坐在轮椅上,脸色难看到极点,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萧临楚都能感觉到萧晋央的怒气。

    他拧着眉头,没有说话,一瞬不瞬的看着萧晋央的靠近。

    萧晋央看着,昏迷不醒的凤云轻,着急的一拍轮椅,“锦玉,快,快救救凤云轻……”

    萧锦玉上前,箫亦陌却敌意的伸出了长剑,萧临楚也软剑改变了方向,对着萧锦玉的位置。

    萧锦玉叹息一声,回头看着萧晋央,“大哥……”

    萧晋央怒吼,“你们两个,都给我把长剑放下,小六,你想弑兄不成?”

    箫亦陌脸色难看,一只手抱着凤云轻,一只手拿着长剑,还要提防萧临楚,原本就力不从心,此刻被萧晋央一吼,更是没了气势。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凤云轻片刻,抿唇,松开了长剑,任由萧锦玉将凤云轻带走。

    过了箫亦陌这一关,萧锦玉却过不了萧临楚那一关,他抱着凤云轻,为难的看着萧临楚。

    萧临楚的声音,幽幽冷冷,仿佛从地狱中传来,“小五,放下凤云轻,所有事情跟你无关!”

    萧锦玉还没有发话,萧晋央就怒吼道,“老三,你当真是糊涂到极点!云轻肯为了你,四处求人,让我们兄弟几个都不要接受父皇的太子甄选,让你一个人有坐拥江山的机会,可是你呢?你回报她的就是一纸休书弃而不顾?”

    <

    p>萧临楚的脸色,瞬间煞白,他手中的软剑,无力的下垂了一些,拧眉看着萧晋央道,“你说她为了我去求你们?怎么可能,她根本不希望我坐上太子之位!”

    萧晋央怒视着萧临楚,“她不希望你坐上太子之位,只是因为她喜欢你,她想你萧临楚,只属于她凤云轻一个人!她帮你四处求人,也只是因为她喜欢你,她不想你因为皇位的事情不开心……”

    萧临楚盯着萧锦玉怀中的凤云轻,不说话,神色复杂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

    萧晋央继续道,“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出云轻对你的心意,可是只有你,老三,你糊涂,你不仅糊涂,你还狼心狗肺……”

    被萧晋央这样骂,萧临楚也不说话,脸色难看的盯着昏迷不醒的凤云轻。

    曾经的一切,浮现在心头。

    她的喜怒哀乐,一嗔一笑,还有俏皮的挽着他胳膊撒娇的样子,历历在目。

    喜欢,原来这样就是喜欢。

    凤云轻竟然喜欢他,凤云轻不喜欢她的男神,不喜欢她的箫亦陌,她竟然,喜欢他……

    似乎被这个认知,震撼的脑子嗡嗡作响,萧临楚无法说话,只能僵硬的站着,一瞬不瞬的看着萧锦玉抱着凤云轻走近了萧晋央。

    萧锦玉抬头,皱眉看了萧临楚一眼,低声说道,“三哥,这一次是你误会三嫂了,她选择了小六,其实只是想要逼你留下,她不想看见你和父皇反目……”

    萧临楚依旧不说话,他已经没有办法说话,那双绝美的凤眸,只能死死的盯着凤云轻那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

    箫亦陌没有理会呆滞在那里的萧临楚,缓慢的靠近了凤云轻,“大哥,让我带云轻走,这里已经没有她留下的理由了!”

    萧晋央摇头,神色冷厉的盯着箫亦陌道,“小六,凤云轻该去该留,应该由她自己来决定,你守着她多年,却没有勇气迈出关键的那一步,所以,你也没有资格带她走……”

    萧晋央的话,一针见血,让箫亦陌顿时面无血色,清眸阴冷的站在那里。

    萧晋央看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一眼,挥手,“锦玉,我们走,先回临安王府,让云轻快点醒来!”

    萧锦玉点点头,无奈的看了萧临楚和箫亦陌一眼,带着凤云轻快速离开。

    凤云轻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这种天气配上雨水,无端的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她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点着暖炉的大房子里。

    格局雅致的房间,配上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檀香袅绕,馨香温软。

    “你醒了?”床前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接着是轮椅转动,萧晋央那张不再年轻的脸,出现在了凤云轻的视线里面。

    凤云轻扯动唇角,“太子大哥……”

    萧晋央点点头,“锦玉说,你身子太弱,受了风寒,所以得多加休息,注意保暖!”

    他回头吩咐了丫鬟,给凤云轻端了药,凤云轻一口气喝下,脸色依旧是苍白无比。

    在丫鬟的侍候下,凤云轻起身,坐在暖炉旁边,披着白色的披风,和萧晋央对弈闲聊。

    大概是萧晋央让着凤云轻,凤云轻下棋,赢了生平头一遭,她抬眸看着萧晋央,“大哥你有心事?”

    萧晋央点点头,脸上带着灰败之色,“我时日不多了,这些年,原本就是偷来的日子,现在,我有几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凤云轻蹙眉,“大哥有事请讲,云轻甘效犬马之力!”

    萧晋央微微一笑,看着凤云轻道,“我有样东西,要交给你,你拿去给蓝雪国的皇帝,蓝枫越看,他就会明白你的身份……”

    萧晋央低头,从衣袖中摸出了一块蓝色的帕子,接着打开帕子,露出了里面一枚晶莹剔透的青色浮云点睛玉。

    凤云轻接过玉佩,反复把玩,萧晋央道,“你父亲,蓝枫越,为了你母亲一生未娶,虚设六宫。他认了六个义女,打算在六个义女中挑选一名,继承蓝雪江山,若是他知道你的存在,一定会相当欣慰!”

    凤云轻拿着玉佩不说话,萧晋央继续道,“我一直不承认,妍雪灵爱的人其实是蓝枫越,蓝枫越伤她数次,她随着我回到赤月,可是终究,我也没有能够保护她……”<

    /p>

    萧晋央苦涩一笑,眼底都是对往事的悲痛和无奈。

    凤云轻握着青云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蹙眉低声道,“是我娘没有福气,错过了太子殿下您这样的好人!”

    萧晋央摇摇头,“云轻,你娘的悲剧,不要在你身上重演,如果爱一个人,就不要害怕伤害,大胆的去爱!”

    凤云轻抬眸,不解的看着萧晋央,萧晋央无奈的笑,“你昏迷了一天一夜,小楚和小六,在外面守了一天一夜。我知道你心里的人是小楚,所以已经想办法,把小六支走了。现在小楚还在外面淋雨,是原谅是放手,都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凤云轻苍白的脸上,有一丝诧异之色,她盯着萧晋央,一瞬不瞬,萧晋央继续笑道,“还有一件事情,父皇年岁已大,膝下却没有一个女儿!我看得出,他是真心疼你,所以不管将来,你能不能做萧家的儿媳,都希望你,帮我照顾他,偶尔哄他开心……”

    凤云轻有些动容,点点头,“父皇对我恩重如山,我自会,孝顺他百年!”

    萧晋央欣慰的笑,“很庆幸,老三娶了你这个纨绔王妃,有你在萧家,我纵算死,也放心了很多!”

    凤云轻不说话,只是苦涩的笑,萧晋央艰难的动着身体,将自己移到轮椅上,他虚弱的咳嗽着,“你早些休息吧,老三那边,别着急理他,让他站着淋雨,多受一些惩罚,看他下次还敢动不动就休妻……”

    凤云轻微微一笑,目送着萧晋央离开,手中拿着精致的青云玉佩,却心思复杂。

    公主又如何,找到自己的亲爹又如何,凤星的身份都不能改变自己的粗鄙命运,身上镶嵌一个公主的光环,就能改变一切么?

    她从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她也从不在乎,自己的亲爹是谁。

    对她来讲,凤朝海也好,蓝雪国的皇帝也好,亦或是前世对她和娘亲拳脚相加的父亲,都只是一个父亲的称呼。

    也许是得不到的,所以才更加期盼,她看着萧临楚兄弟几个,有父亲的严苛却用心良苦,有母亲的温柔却倾心相护,不知道有多羡慕。

    所以,一直赖在这里,留在他的身边,不仅仅因为是爱他,可是他,不屑一顾。

    他不屑一顾的,何止是父皇他们给的亲情,还有自己给的,爱情……

    凤云轻自嘲一笑,看着外面寒凉的冬雨,秀眉紧蹙。

    她回到被子里,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萧临楚笑着对她说保重时候的样子,不断的浮现在脑海,最后化为了一道闪电,将她劈的魂飞魄散。

    她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此刻才明白,伤她最深的,不是那句休书,而是,他笑着时候的温柔。

    她闭上眼睛,赶走脑子里的种种思绪,听着外面的风吹雨打,一看天色,也只是过了两个时辰而已。

    终究,不忍……

    终究,无法做到如他一般,绝情心狠……

    凤云轻披上衣服,穿好了鞋,执着一把油纸伞,就着屋子里的光线,走了出去。

    她走的很慢,仿佛每一步,都要耗尽她生命的所有力气。

    站在廊檐下,她看见了大雨中,那身姿挺拔的男人。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顺着衣衫裤脚,水流成河。

    他背对着她,看着皇宫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她的靠近,他都没有发现。

    直到,一把伞,遮住了他头顶的大雨,他才缓慢回头,看见了脸色苍白的凤云轻。

    凤云轻有些费力的撑着伞,微微的踮起脚尖,那平日里活色生香的表情,此刻也变得素雅无比,宛如一个大家闺秀般,内敛失色。

    她盯着萧临楚那张清瘦,却俊美如俦的脸,秀眉微微蹙起,开口,声音清婉,一如泉水叮咚之悦耳,“拿着伞,回去吧,不要在这里等了……”

    她将伞,递在他的手中,他却不肯接,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凤眸阴鸷,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她无奈,只能尝试着劝服他道,“回去,跟张芊芊好好过日子吧,我不是楚王妃,小六就不会跟你争太子之位了!蛮好笑吧,我这个凤星,不能给你带来天下,只能给你带来阻碍!”

    </

    p>

    她微微一笑,如往日般,璀璨生花,她将伞塞在他的手中,无奈的道,“再淋下去,你就要生病了,生病了又要被谨贵妃喂各种难吃的补药,那个时候可没有饭桶可以帮你了……”

    她笑着,松开了拿着雨伞的手,他没有接,就任由雨伞坠落在了雨中。

    她的衣服和头发,瞬间被雨水打湿,她笑着蹙眉,低头转身,想要回到房内。

    ---题外话---不是故意要虐的啊,因为情节设定如此,光是甜宠蜜的情节,亲们看多了也会腻,是吧?所以偶尔调调味,让后面的情节也好快点发展,大家猜猜,蓝霖的身份,这个应该很好猜了,嘿嘿,上一个问题,沐晗的身份,亲们没有一个猜对的,哦呼呼,这证明赵姑娘的剧情,是越来越给力了,大家都猜不对呀猜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