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71章 她这么坚持,到底值不值?(加更,求月票)

第171章 她这么坚持,到底值不值?(加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爱上萧临楚,他们的生活也没有张芊芊,每天她想的就是,逃课和萧临楚斗智斗勇,多美好啊……

    现在,萧临楚不怎么管她了,她倒是开始怀恋,以前被他管束着的日子了旎。

    晃悠到四角的围墙旁边,凤云轻一个助跑,爬上了大树,接着抱着树枝跃上围墙,利落的委身落在了围墙外面的街道上。

    她叹息一声,拍拍手上的尘埃,接着摇头晃脑的朝着京城最热闹的街道走去。

    每日里鸡鸭鱼肉,吃的她都腻味死了,看见路边的小吃甜点,她竟然一点兴趣也无。

    没有胃口吃东西的日子,简直是找不到一点乐趣鞅。

    一路上左顾右盼,来到了京城最是风雅的一座小楼,名曰醉风楼。

    凤云轻可不敢上这种名人雅士聚集的地方,也就在楼下看看摆摊的书画。

    其实她不是想看书画,她只是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关于生孩子的书。

    她跟萧临楚成婚一年有余,萧临楚日日播种那么努力,但是她肚子不争气,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白谨着急,她也急啊……

    可是孩子不来,她有什么办法。

    民间流传着不少求子的孤本,说不定她运气好,就能碰上一本呢。

    可是翻了半天,都是一些小人书,大多都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她意兴阑珊,冲着那年迈的老板低声问了一句,“老板,有没有教人怀孕生子的书?”

    那老板耳背,“啊”了一句,不明所以的看着凤云轻,凤云轻脸色一红,凑近了老板,稍微拔高了音量道,“有没有教人快点怀孕生孩子的书?”

    老板大声问了一句,“春宫图?”

    凤云轻脸色更红,跺脚,“不是春宫图,是生孩子的书!”

    老板从摊面下,抽出了厚厚一本线装本,递给了凤云轻。

    凤云轻一看,顿时瞠目解释,竟然是箫连城找了许久的二十四个吹箫夜?

    她无语的看着老板,老板伸出了手,“十两银子……”

    凤云轻抿唇,刚刚想将书砸给他,却被身后两个人拉住了胳膊,往后扯着朝醉风楼走去。

    凤云轻大惊,“喂,你们做什么?抢劫啊,我很穷的,我浑身上下不到十两银子……”

    可是那两个冷艳的侍女,根本不理会凤云轻,只是将她拖着往醉风楼走。

    卖书的老板追了过来,“书,我的书……”

    拉着凤云轻的一个侍女,从怀中摸出了一锭银子,丢给了老板,老板慌忙捡起来,放进嘴巴里咬着辨真假。

    凤云轻被拽上了醉风楼的二楼,那两个侍女松开了凤云轻,凤云轻刚刚想要发作,却见窗户边,一个白衣儒雅的男子,笑容宴宴的看着自己。

    她顿时惊喜的眉开眼笑,冲上前喊道,“沐公子?”

    沐晗点点头,微笑着一点下巴,“坐——”

    凤云轻坐在沐晗的对面,将书放在桌子上,沐晗一看那书的封皮上香艳的画面,顿时眉头微挑。

    凤云轻尴尬一笑,赶紧将书藏在自己的身后。

    沐晗温和的看着她,“怎么今日有空,出来闲逛?”

    凤云轻笑着,别扭无比,“我偷跑出来的!”

    沐晗点点头,“听说你在学琴棋书画,今日陪着我,对弈一局,可好?”

    凤云轻咬唇,为难的看着他,“我棋品很差的,通常都要悔棋好几步……”

    沐晗微笑,“没关系,我教你一个下棋不败的残局!”

    凤云轻点头如啄米,眨巴眼睛,“沐公子,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沐晗吩咐了侍女摆上棋盘,“纨绔王妃的事情,赤月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凤云轻再一次含蓄的笑,“上一次在赌坊,还没有谢谢你呢!”

    沐晗笑而不语,两人见侍女摆好了棋局,开始对弈。

    刑部,萧临楚审着卷宗,下面的人,屏息凝视,静立一排。

    展严进来的

    时候,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一见展严就跟见了救星似的,眼巴巴的盼着展严将萧临楚带走。

    展严脸色难看,站在萧临楚的身边,一言不发的生闷气。

    萧临楚终于抬眸,睨了他一眼,皱眉道,“何事?这样沉不住气!”

    展严回过头,眉头紧皱的看着萧临楚,“三哥,芊芊的事情,你是不管了是吧?”

    萧临楚拿着卷宗的手,微微一紧,眸中闪过冷厉之色,“又怎么了?”

    展严气急败坏,“那个季家的二公子,根本不是人!芊芊还没有过门,他就欺负芊芊,今日若不是我和魏书,去找张大人拿雪鸾宫的案宗,季腾亮那个混蛋,就得手了!”

    萧临楚一把甩开了卷宗,冷声,“她自己的选择,与人何忧?”

    展严跺脚,“三哥,明眼人都知道,芊芊是为了你才回京城的……”

    萧临楚冷笑,“我有让她为了我回来吗?”

    展严哑口无言,气愤的咬牙,一转身离开道,“算了,当我没有来找你,我自己去找季腾亮,我杀了那个畜生!”

    萧临楚冷声,“站住,你还嫌最近京城麻烦不够多是吗?”

    展严站在那里,面色不忿,萧临楚上前一步,冷睨了他一眼,“你对张芊芊好,我不拦你,但是别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展严不服,“芊芊不是有心人,那个凤云轻才是真正厉害……”

    “闭嘴!”萧临楚色厉内荏,“云轻才是你真正的主母!”

    展严不说话,低着头,可是看得出,他十分不服。

    萧临楚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前走,“芊芊在哪儿?还不上前带路!”

    展严这才舒展眉头道,“三哥,你不能让芊芊嫁给季腾亮,那个畜生,肯定会折磨芊芊!”

    萧临楚不说话,展严加快了步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说了一遍。

    两人赶到张家院子的时候,木门是打开的,门口还有血迹,原本整洁的小院,一片狼藉。

    萧临楚眉头一皱,沿着血迹的方向找去,展严的心脏,“突突”直跳,当他看见沿着大街,张芊芊不住的哭喊逃跑的时候,顿时怒气高涨。

    只见季腾亮脚步不稳,手中拿着马鞭,狠狠的抽打着张芊芊,张芊芊不住的哀求逃跑,可是都被季腾亮追上。

    她白色的裙衫上面,已经沾染了不少血迹尘埃,那凝脂般的手臂上,新伤加旧伤,疤痕累累。

    她哭着逃避,季腾亮却一边骂着粗话,一边挥着鞭子,他脸色通红,看得出是喝多了。

    狠厉的鞭子抽在张芊芊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

    张芊芊哭着,蜷缩在地上,不住的后退。

    季腾亮大骂,“萧临楚不要的烂货,装什么三贞九烈?你都不知道被萧临楚玩过多少遍了,现在来你二爷的面前,扮演贞洁烈女……”

    他一边骂,手中的鞭子一边狠狠的抽向张芊芊,张芊芊疼的惨叫一声,秀眉紧蹙。

    旁边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行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拦。

    展严气到极点,上前一把拽住了季腾亮的鞭子,冷声,“姓季的,你想死吗?”

    季腾亮是酒壮怂人胆,拽着鞭子咬牙切齿,“老子教训老子的婆娘,关你什么事?怎么?萧临楚的破鞋,你也玩过了?”

    展严面色铁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萧临楚上前,一把抱住了张芊芊,将她扶了起来。

    张芊芊花容失色,一见是萧临楚,慌忙将自己受伤的手臂掩饰的藏了起来。

    萧临楚皱眉,“怎么回事?”

    张芊芊摇头,面色惨白,“我没事,只是二公子不知道从哪里听来,我和你有染的事情,所以一时误会,冲动之下打了芊芊!”

    萧临楚不说话,展严拽住了季腾亮的鞭子,狠狠一摔,将季腾亮撂倒在地。

    季腾亮喝的烂醉如泥,一时半会儿竟然无法起身。

    展严上前,“什么一时误会?你还打算瞒着我们到什么时候?这个姓季的从跟你订婚开始,就一直对你拳脚相向?你老老实实告诉三哥,你

    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他一把撩开了张芊芊的衣袖,露出了她原本凝脂肌肤上,交错的伤痕。

    伤痕的印记,触目惊心,看得出都是她回京之后的新伤。

    张芊芊面色苍白,脸颊上挂着泪水,梨花带露的看着萧临楚。

    她唇角带着一丝血迹,映衬的她雪白的容颜,绝美的摄人心魂。

    柔唇颤抖,她看着萧临楚,眸中的泪,欲落不落,纤瘦的身体,也如风中残蝶一般,可怜不已。

    半响,她才出声,牵强一笑,“我没事,季公子只是喝多了才动手,平日里,他不这样……”

    展严气到极点,“这畜生都这么对你了,你还为他说话,芊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善良软弱?”

    张芊芊垂下眼睫,默默流泪,却一言不发。

    季腾亮挣扎了半响,终于站了起来,踉跄着朝着张芊芊扑了过来。

    张芊芊吓的脸色煞白,哆嗦着往萧临楚的怀里躲,萧临楚却抬起一脚,将季腾亮踹飞了过去。

    季腾亮刚刚要怒骂,展严“唰”一声抽出长剑,胁迫的架在季腾亮的脖子上。

    季腾亮面色难看,额头上渗出冷汗,“你们想怎么样?张芊芊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们没有权利阻止我教训我的妻子!”

    展严冷声,“写下退婚书,从此以后,芊芊和你,再无瓜葛!”

    张芊芊惶恐的上前,惊呼一声,“不要……”

    她展开双臂,拦在季腾亮的前面,展严拧眉,“芊芊,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打算嫁给他吗?”

    张芊芊摇头,脸色苍白,“展严,你不懂,我和我爹孤苦无依,如果没有季家护着,我爹会死……”

    展严痛心的看着她,“芊芊,你回来的目的,也只是呆在京城,常伴伯父左右,现在就算你嫁给季腾亮,你也不能呆在京城了!”

    张芊芊点头,“我懂,但是二公子不嫌弃我,肯娶我,芊芊已经铭感五内,不敢再有任何要求!”

    展严咬牙,那一句,我也可以娶你,我也可以做你和伯父的依靠,卡在喉咙,始终说不出口。

    萧临楚上前,盯着张芊芊半响,皱眉道,“没有任何人,值得你委屈自己!”

    他弯腰一把拽过了张芊芊,朝着展严一点头,“给他纸笔,让他写下退婚书,让他从此以后滚出京城,再也不能涉足京城半步!”

    展严皱眉,“可是三哥,芊芊……”

    芊芊被退婚,名声会更加不好,芊芊不是凤云轻,可以做到浑然不惧。

    张芊芊面容凄绝,悲苦的看着萧临楚,“王爷,民女带着家父离开京城,会克死异乡的!”

    萧临楚抿唇,凤眸幽深,“你可以留在京城,不想离开,就没有人可以赶你走!”

    张芊芊面色一喜,眸露惊喜之色,她清眸含泪的扑进萧临楚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萧临楚。

    萧临楚拧着眉头,任由她抱着自己,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展严则是将所有要说的话,全部咽在了喉中。

    醉风楼,二楼,凤云轻倚窗而立,看着楼下,那紧紧抱着她相公的张芊芊,秀眉紧蹙。

    沐晗温和一笑,“萧临楚和那位小姐,倒是鹣鲽情深!”

    凤云轻冷哼,“我相公才不喜欢张芊芊,是张芊芊不要脸,总是缠着我相公!”

    沐晗挑眉,不置可否。

    凤云轻见抱了半响,萧临楚还是没有要推开张芊芊的意思,捡起放在一边,砖块似的书本,狠狠的朝着萧临楚的脑袋砸去。

    她这一下,准头很好,将萧临楚砸的面色一变。

    展严大惊失色,拔了长剑就上前几步,“三哥……”

    萧临楚寒冽的眸光,在掠向落在地面,那忒厚的线装本春宫图的时候,神色变得无奈。

    他勾唇一笑,除了他的纨绔王妃,还有谁敢当街拿*砸他。

    他推开了花容失色的张芊芊,弯腰捡起了那本二十四夜。

    张芊芊面无

    血色,也意识到砸他的人是谁,担忧的道,“王爷,楚王妃她……”

    萧临楚微微一笑,“云轻不是不讲理之人——”

    他拿着书朝着刑部走,展严莫名其妙,护着张芊芊回了张家。

    凤云轻见几人散去,气的跳来跳去,这混蛋萧临楚,这美若天仙的张芊芊,她的人生怎么就这么悲哀,遇上的对手,竟然是天下第一美人才女张芊芊?

    沐晗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微微一笑,“我教你的残局,学会了吗?”

    凤云轻摇头不耐烦的道,“谁要学下棋啊,那个张芊芊,都扑倒我相公的怀里了,我要是再跟你对弈下去,我相公就要被她给抢走了!”

    沐晗挑眉,“这么在意那个张芊芊,我帮你除去她如何?”

    凤云轻抿唇,“你要怎么除去啊?杀人的事情,可不能做,张芊芊也没有做什么坏事!”

    沐晗微笑,“我如何帮你,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先回楚王府等着!”

    凤云轻跳脚,心里的火气,噌噌直冒,她咬牙切齿,“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张芊芊萧临楚,你们这对狗男女!”

    沐晗笑而不语,静静的看着她,继而道,“先陪我下完这局棋,我告诉你一个,不再让自己生气的方法!”

    凤云轻呼哧呼哧的喘息,坐下陪沐晗下棋,而后,他蒙上了她的眼睛,带着她去了一方山谷。

    外面,明明是黑夜,可是山谷内却是红霞漫天,凤云轻被这样大气滂沱的景色感染,怒气渐消。

    这样的景色,有些熟悉,可是又十分陌生,她转头看向沐晗,却见沐晗的眼中,有着她看不懂的悲苦之色。

    凤云轻看着红峡谷中,那上蹿下跳,类猴却不似猴的动物,有些诧异。

    那一个个的红猴,狰狞无比,呲牙咧嘴的用头撞着树干,惹的树叶“簌簌”落下。

    凤云轻好奇的道,“那些猴子,好奇怪啊,它们在做什么?”

    沐晗表情平静,“它们在自杀……”

    凤云轻好笑的蹙眉,“自杀?猴子也会自杀?好好的,它们为什么要自杀?”

    沐晗扭头看着她,“当一个人,生成了折磨,死却是奢望的时候,他自然会试着自杀!”

    凤云轻敛起了笑意,“什么意思?怎么可能有那种人?有句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好好的干嘛要自杀?如果有可能,我倒是希望自己长命百岁,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都长命百岁!”

    沐晗微微一笑,看着她纯真的小脸道,“你不懂!”

    凤云轻嘀咕一声,“我当然不懂,你们世外高人的世界,不懂是正常的!”

    沐晗温和的看着她,“那些红猴,不是猴子,而是人,他们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老不死,你觉得,活着还是一种向往吗?”

    凤云轻一愣,脸色煞白,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她蹙眉紧张的看着他,沐晗微笑,“看着别人的不幸,有没有觉得,自己好受一些?”

    凤云轻摇头,愣愣的看着沐晗,低声,“你,你……”

    沐晗点头,“没错,我若是再找不到解药,化开我这不老不死的劫数,我就要和他们一样,变成不人不鬼的样子,被豢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凤云轻抿唇,“那你找到了没有?解药?”

    沐晗点头,“找了五十年,算是找到了,可是我宁愿,永远都不要找到!”

    凤云轻心里悲戚无比,觉得这雪鸾宫的主人,也是个可怜的主。

    她上前,伸出双臂抱住了他,给他温暖,她低声安慰,“不难过啊,沐公子,如果可能,我倒是愿意做你的解药,代替你变成红毛长发的妖怪!”

    沐晗微微一笑,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傻丫头,不要这么说,我会当真的!”

    凤云轻扬起小脸,微微一笑,“我说说而已,你可别当真,我要是变成妖怪,我相公就不会喜欢我了,他只喜欢长的好看的美人!”

    沐晗宠溺的看着她,“你很喜欢,你相公萧临楚吗?”

    凤云轻点点头,松开了沐晗,

    犹豫不决,“可是,他好像不怎么喜欢我!”

    沐晗微笑,“他要是不喜欢你,你就来雪鸾宫陪我吧,丫头,我会护着你,一生一世!”

    凤云轻涩然的看了沐晗一眼,“谁要你护,我有相公,我相公会护着我!”

    沐晗笑而不语,带着凤云轻一起离开。

    这一切,恍若一场梦,梦里美景如斯,打破美景的人猴,却狰狞恐怖。

    凤云轻回到楚王府,当天晚上就做噩梦了。日上三竿,萧临楚这才回到染墨轩,坐在床上,拿着她砸他的*,捏住她秀气挺拔的鼻子。

    凤云轻从梦里惊醒,梦见自己变作了红色的人猴,跑在熙攘的大街上,人人喊打。张芊芊和萧临楚相拥而立,两个人都笑着的看着上蹦下跳的自己。

    她睁开眼睛,坐起身,发现萧临楚斜倚在自己身边,那冰凉的手,还搁在自己的鼻子上。

    她生气的一巴掌打掉他的手,扭头冷哼一声,扯过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

    萧临楚倾身,扯过她的棉被,拿线装孤本打她的脑袋,“日上三竿了还睡?谨贵妃都问了你三遍起床了没有……”

    凤云轻生气的双手推他,“我起不起床,关你什么事?”

    萧临楚叹息,“给带了粽子糖,既然你不肯起床,那我丢了……”

    凤云轻赶紧一把抓住了他,“糖呢?糖在哪里?”

    萧临楚将粽子糖丢给她,她也不管自己还没有洗漱,直接抓了一颗丢进嘴巴。

    她想吃粽子糖很久了,可是他一直不肯买给她,这一回倒是他做了亏心事,所以拿糖哄她。

    他看着她大口吃糖的样子,仿佛跟粽子糖有仇似的,皱着眉头道,“云轻,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

    凤云轻扭头看着他,嚼糖的动作,变得凶狠无比。

    萧临楚低声,“芊芊不想嫁给季腾亮,也不想离开京城……”

    凤云轻一口咽下所有的糖,那甜滋滋的味道,顿时变作了满口苦涩,“所以,你只是来通知我,以后不要再为这件事情,跟张芊芊闹?”

    萧临楚不说话,凤云轻将手中的糖,一股脑砸在了萧临楚的脸上,蹙着眉头道,“我真是想不明白,萧临楚,你和张芊芊难舍难分,那就不顾一切的在一起啊?做什么要招惹我,我是凤星,你不肯罢手,我不是凤星,你也不肯罢手,你究竟想要怎样?”

    萧临楚平静的看着她,面色古井无波,“我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凤云轻深呼吸,脸色难看的盯着萧临楚,咬了咬唇道,“你不能这么自私,只顾你自己的感受,我和张芊芊,你只能选择一个!”

    她发誓,若是这一次,他依旧选了张芊芊,那么她绝对离开。

    不管是蓝雪国,还是紫云国,或者是清风国,她都要离开。

    萧临楚剑眉紧皱,神色算得上温和,“云轻,你讲理一点,我和芊芊并未怎样!”

    凤云轻嘲讽的开口,“对,你们并未怎样,你们只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童年,还有一个谁也无法插足的私奔五年,还有私定终身的誓言!”

    萧临楚从不知道,凤云轻的口才竟然这么好,他无奈的看着她,“你先起床洗漱,我回皇宫,还有一些事情!”

    他站起身想走,凤云轻生气的看着他的背影,赤脚上前,从身后抱住了萧临楚,“相公,不要选择张芊芊,好不好?”

    萧临楚顿住脚步,深吸一口气,“我没有要选择张芊芊,只是云轻,不要逼我!”

    凤云轻咬唇,知道萧临楚的性格,但是她不甘啊……

    他缓慢转身,抱住了她,大掌擒住她的下巴,让她仰头看着自己,神色认真的道,“云轻,我从不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解释,但是现在,我告诉你!我生在皇家,却没有办法做到白谨或者萧飛阑那样,忘恩负义,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所以,你要么选择相信我,要么暂时先离开一阵子!”

    凤云轻不说话,蹙眉幽怨的看着他,他亲吻她的眉心,“乖一点,呆在王府等我回来,最近京城很乱,没事别出去乱跑!”

    凤云轻松开了他,蹙眉看着他远走。

    她走到床边,一把将他带给她的粽子糖,统统扫落在地。

    凤云轻,输了心,你就只能步步忍让啊!

    长秋宫,老皇帝大发雷霆,他扬起拐杖就打萧临楚,“混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萧临楚面无表情,“我说,我不会将芊芊交给雪鸾宫,也不会送她离开京城,她有自己的权利选择留下或者离去!”

    老皇帝气的哆嗦,“你的意思是,你要跟雪鸾宫开战了?你要以赤月的国力,抵抗雪鸾宫和周围数十个国家?”

    萧临楚面色平静,“开战也未尝不可,雪鸾宫只是一个邪教组织,只要找出他们的中心所在,可以一举摧毁!”

    老皇帝拿着拐杖,继续打,冷着脸喘息道,“你不顾江山社稷,不顾百姓安危,就为了张芊芊那个红颜祸水,你说,你说,你究竟被什么迷了心窍?”

    沉闷的声音,打在萧临楚的身上,萧临楚站在那里,一声不吭,任凭他将一根拐杖打折。

    老皇帝终于打的累了,深吸一口气,“那好,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张芊芊和凤云轻,必须得送一个人走,你选谁?”

    萧临楚面色难看,“我谁也不选,因为我谁也不会送走,雪鸾宫想要人,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老皇帝气极,整个身体不住的哆嗦,指着萧临楚道,“好,好,你翅膀硬了,长出息了,你出去给我跪着!要是你为了张芊芊,能够跪够七天七夜,我就禅位!这赤月国的皇帝让你做,从此以后要打要和,都听凭你来做主!”

    萧临楚不说话,果真挺直了受伤的脊背,走了出去,一撩衣襟,屈膝跪了下去。

    老皇帝气的连连后退,险些没有昏死过去。

    仿佛为了应景,天空乌云密布,顿时下了倾盆大雨。

    凤云轻赶去皇宫的时候,白谨正在劝着萧临楚,萧临楚笔直的跪在那里,谁劝都没有用。

    大雨中,白谨没有打伞,妆容被雨水打湿,萧临楚面色煞白,想来被老皇帝打的不轻。

    凤云轻抿了抿唇瓣,缓慢转身,走在雨中。

    裙裾沾染了雨水,重的她几乎无法喘息,她低着头,一步一步走着,抬头看见了九王爷和九王妃迎面走来。

    因为保养得宜,四十多的九王爷,看上去就像三十岁,他容貌俊美,举止儒雅的看着她,诧异的道,“云轻,你怎么没有打伞?”

    凤云轻提着自己湿透的裙裾,头发打湿了黏在脸上,“九叔叔,你说,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求而不得的爱?”

    九王爷一怔,若有所思的看着凤云轻,倒是九王妃慕容瑶,脸色瞬间苍白。

    九王爷怔楞过来,明白凤云轻说的是张芊芊和萧临楚他们三个,微微一笑道,“大概,奢求的太多,付出的太少!”

    凤云轻蹙眉,雨水迷湿了她的双眼,她提着裙裾,抿了抿唇瓣上的冰凉雨水,低声,“是啊,奢求太多,付出太少!”

    算一算,她在这段婚姻里,确实什么都没有付出。

    萧临楚惊才绝艳,俊美无匹,身份和地位,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凤云轻有什么呢?

    纨绔不堪,粗鄙无礼,总是闯祸让他头疼。

    她确实,奢求太多,付出太少了啊!

    她脸色苍白的往前走,连九王爷叫她,她都没有反应过来,萧飞涟上前,将撑开的伞放在她的手中,低声,“云轻,九叔叔劝你一句,若是得不到对方的爱,不如豁达放手……”

    凤云轻拿着伞,不说话,却见九王爷冒雨往前走,慕容瑶脸色惨白,撑着伞追了几步,“王爷——”

    九王爷脚步一顿,慕容瑶上前,踮起脚尖,帮他撑起了雨伞。

    凤云轻看着伞下的两人,忽然觉得,九皇叔也挺可怜的,他一定,深爱着九皇婶吧!

    她茫然的转身,走在雨里,任由雨水打在伞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离开了皇宫,她去了滦州客栈,沐晗对于她的到来,十分意外。

    她一身雨水的站在那里,十分无措,“沐公子,我来是想求求你,不要逼父皇送张芊芊走……”

    沐晗神色无奈,“是他

    ,让你来找我的?”

    凤云轻摇头,“他不知道,我和你相识,是我自己,不想看着他痛苦!”

    沐晗冷笑,“他为了张芊芊,做到如此地步,你还是要傻傻的呆在楚王府等着他的选择?”

    凤云轻脸色苍白,整个人恍若纸片人,“我,喜欢他,我这么差劲,却做了他的王妃,所以我……”

    沐晗自嘲一笑,“所以,你觉得你的容忍和退步,是应该的?”

    凤云轻不说话,苦涩的看着沐晗,沐晗点头闭眸,叹息一声,“罢了,倒是我多管闲事了,我会让风使转告萧飛阑,取消张芊芊作为贡品的事情!”

    凤云轻复杂的盯着沐晗,低声,“沐公子,那天我说的话,不是开玩笑,如果可能,我真的愿意替你受所有的苦!”

    沐晗点点头,“你先回吧,我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

    凤云轻应声,转身离开,心里却复杂无比。

    她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呢?

    她这么坚持,到底值不值?

    萧临楚跪了六天六夜,第七天的时候,雪鸾宫才传话过来,不用送张芊芊作为祭品了。

    老皇帝却忧思更甚,明显雪鸾宫除了这个话,还有别的话一起传来。

    萧临楚被扶着回到了楚王府,还没有休息,临安王府传来消息,临安王萧晋央,病逝。

    萧晋央风评极好,虽然幼时被封为太子,但是为人谦虚有礼。他一生未娶,只爱过一个叫做妍雪灵的女人,妍雪灵失踪之后,他为了国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逝后,未留下任何子息。

    ---题外话---今天加更了啊,亲们,有时候一章是一万字,所以两章合并一章,本文即将到最大的一个高、潮,中间有稍许的虐,大家摁耐住啊,因为本文还是以甜白宠为主的,还有亲们有月票,都砸过来吧,哈哈,没有月票,码字没有动力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