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74章 她伤的,无非是她自己(第一更)

第174章 她伤的,无非是她自己(第一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尽管他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蓝雪公主,可是他不希望她做什么公主,更加不希望她陷进皇室里争斗的漩涡。

    她那么单纯无邪,就一辈子呆在他身边,做她的纨绔王妃好了……

    凤云轻脸色惨白,冷漠一笑,睨了季月若一眼道,“多谢你的提醒,看来这安城,我是万万不能回了!旎”

    季月若气的厉害,眼睛死死的瞪着凤云轻,颤抖着半响,说不出话。

    凤云轻冷冷的打量了她几眼,摇头咋舌道,“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张芊芊找了你这样的队友,想赢都很难!鞅”

    她说完,转身离开,尽量保持着一个从容的姿势。

    可是她隐藏在衣袖中的手,瑟瑟发抖,从心脏的地方,迸发出一股让人窒息的疼痛,她究竟用了怎样的定力,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季月若也被她气的不轻,站在那里半响,大口喘息道,“不行,不行,这个女人油盐不进,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她是有多嫉妒凤云轻,就有多恨凤云轻。

    这个女人除了命好,别的还究竟有哪点好?一个两个,都这么护着她?

    她站在那里颤抖不已,看着凤云轻缓慢远去,自己却无计可施。

    打不过,骂不赢,她季月若第一次觉得这么憋屈。

    一路上隐忍,回到了王府,她再也忍不住,歪倒在了大门口。

    丫鬟们慌忙过来,搀扶了她,她站在那里平静了半响,清眸溢出了泪花,这才感觉好受很多。

    她虚弱一笑,“婆婆还在楚王府吗?”

    丫鬟们摇头,毕恭毕敬的回答,“回王妃娘娘,昨天已经搬回了皇宫!”

    凤云轻点点头,独自回到了染墨轩,她看着桌子上摆的糕点,秀眉微微蹙起。

    如果记得没错,萧临楚是极度讨厌她躺在床上吃东西,可是这糕点,却独独是个例外。

    就算她不想吃,他也会掰开了,喂到她的嘴边,而且是在每次的床上运动之后。

    她脸色惨白,紧握的手,颤抖着,伸向了那盘糕点,接着,将糕点抓了一块,握在自己的手心,匆忙的转身,朝着皇宫走去。

    赶到泽华宫的时候,萧锦玉正在教两个宫女写字,那两个宫女粉面含羞,看样子是浮想联翩。

    凤云轻一踏进门,萧锦玉就挑眉,喊了一句,“三嫂……”

    凤云轻脸色难看,上前,将糕点递给萧锦玉,“帮我看看,里面有没有被下什么药物!”

    萧锦玉点点头,用淡蓝色的手帕包好了糕点,走到一边的书房,碾碎了检查起来。

    *

    萧临楚回来的时候,凤云轻还在皇宫,他进染墨轩找不到凤云轻,难免心里不高兴。

    将特地绕了很远,买来的糖炒板栗仍在一边,他不高兴的坐在那里等待。

    从热乎乎的板栗,变得没有一丝温度,萧临楚开始不耐烦,不安的起身走出染墨轩院子,打算问了下人凤云轻的影踪。

    开始还没有找到丫鬟,就看见凤云轻迎着月光,走了过来。

    她脸色有些苍白,娇俏的小脸上,有一抹月光影映出的幽蓝色光泽,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落寞。

    他无声的叹息,拧眉看着不远处,心事重重的凤云轻。

    凤云轻在离他几步远的时候,看见了他,微微一怔,继而脸上浮现一个完美的笑,“相公……”

    她朝着他走来。

    萧临楚皱眉,“不是让你乖乖的呆在王府吗?怎么又出去乱跑?”

    凤云轻蹙眉一笑,声音有些落寞,“闲来无聊,就去皇宫了一趟!”

    萧临楚点点头,不说话,伸手拉了凤云轻的手,“吃饭了没有?手怎么这么凉?”

    凤云轻咬了咬唇瓣,半响才道,“我不饿!”

    萧临楚回过头看她,“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他顿住脚步,伸手去试探她额头的温度,接着又在自己额头上试探了一下,不解的道,“还好,听正常的!”

    凤云轻牵强一笑,“你晚上不是要抓一群从漠北来的流寇吗?快点去忙吧,别在王府耽误了正事!”

    萧临楚觉得凤云轻不对,昨天她听说的时候,还兴奋的喊着,要跟他一起去抓流寇,现在就催促着他赶紧走了?

    他诧异的看看她,她也不说话,只是牵强的笑着,眸中水光流转。

    他以为,她是知道了,今天分开之后,他跟张芊芊去见了张大人,所以难过成这样,也不想多作解释,淡淡的道,“我吩咐厨房弄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凤云轻摇头道,“随意吧,我不是很饿!”

    他点点头,神色无奈,拉着她的手,却不由得紧了几分。

    厨房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晚饭,只是萧临楚一直吩咐着等凤云轻,他们也就将饭菜搁在暖炉里温着,这会儿萧临楚一吩咐,盛丰的饭菜在丫鬟的手中,鱼贯而出。

    凤云轻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萧临楚将自己挑剔掉的不吃的东西,习惯性的夹在她的碗里。

    凤云轻蹙着眉头,忍了忍,眸中的泪才被逼了回去,她拿着筷子默默扒饭,依旧将他挑下来的食物,全部吃了下去。

    两人没有似往日那般的亲密无间,恨不得贴在一起,连站在一边侍候的丫鬟,都觉得手脚不自在。

    萧临楚吃饭的间隙,抬眸看了凤云轻一眼,疑惑之色从凤眸一闪而逝。

    她吃饭不香,他也没有什么胃口,放下碗筷吩咐丫鬟撤了。

    好不容易咽下一碗饭,凤云轻被萧临楚拉着,回到了染墨轩书房。

    他将准备了有些时日的冰弦琴拿了出来,放在书桌上,拨弄着琴弦试音道,“前些日子,你不是说学琴太辛苦,手指头都破掉了吗?我特地买了冰弦琴,你试试,这个琴弦不伤手……”

    他拿着她的手,拨弄琴弦,她依旧是牵强的笑,“我不喜欢琴,做什么还送我这个,名琴应当有它自己的主人,你还是,送给有缘人吧!”

    说完,她拿开了自己的手,低着头,缓慢离开。

    萧临楚压抑到极点,皱眉看着凤云轻,冷冷的出声道,“站住!”

    凤云轻果真顿住了脚步,她没有回头,他却几个阔步上前,站在了她的面前,声音变得严厉,“你想怎样?”

    这话已经有了质问的意思。

    凤云轻不解的蹙眉看着他,让他熟悉的澄澈眸光,顿时软化了他一颗生硬的心,他深吸一口气上前,伸手搂住了她,破天荒的第一次跟人解释,“我下午跟张芊芊走,只是因为张大人病重,你若是不相信,可以问展严,展严也在!”

    凤云轻微微一笑,神色有些落寞,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他无奈而又宠溺的目光,低声道,“我明白……”

    萧临楚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哪怕她气势汹汹的跟他吵,他也不至于这样,有心无力。

    他叹息一声,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等我今天晚上拿下了那伙流寇,明天就带你回安城!”

    凤云轻脸色一白,怔怔的看着他道,“我不想走!”

    萧临楚有些诧异,审视了她须臾,揽着她朝着染墨轩走,“那你想去哪里?平城?和城?还是塞外?或者是莫北关东?”

    凤云轻依旧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萧临楚将她揽的更紧了一些,“云轻,你要乖一点……”

    凤云轻脸色更加苍白,又是这句话,你要乖一点……

    她乖一点,给他利用么?

    她乖一点,成就他和张芊芊的绝世苦恋么?

    她茫然的走,被他扶到了床边,都不自知。

    他低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凤云轻,不知道为何,她今晚的异常,让他十分不安。

    他叹息一声,薄唇凑近了她,她身体僵硬的一怔,抬起头,清眸已经含了泪。

    他拧眉,“怎么了?”

    凤云轻眸中含泪的一笑,“我怕我忍不住暴脾气,上门将张芊芊和季月若全部杀了,你该怎么办?”

    他勾唇一笑,凤眸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缓慢的逼近她的身体,他盯着她潋滟的唇半响,意识全部沉迷在她的甜美之中。

    凤云轻想要抗拒,却被他轻轻的握住了手,他款款的看着她,华丽的低音带着醉人的旖旎,“乖,别动!”

    他在她身上,享受那醉死人的温柔,凤云轻却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不适,她希望他可以快一点,快一点结束这种折磨。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她蹙着眉头难受的表情之下,他伏在她的身上结束。

    他呼吸粗重,看着她难受的小脸,亲吻她蹙着的眉心,“不舒服吗?”

    他用慵懒磁性的声音问道,凤云轻摇摇头,将身体弓成一个虾米的形状,蜷缩进被子里面,将后背对着他。

    他闭着眼睛假寐了片刻,回头看着她团在一起的身体,伸手揉揉她的头发,低声,“乖一点,我去刑部一趟,天亮才能回来!”

    凤云轻背着他点点头,蜷缩在被子里,一言不发。

    他起身穿衣,将自己收拾的一丝不苟,离开之前又想起什么,端了糕点走到她的身边,喂给她道,“吃点东西再睡,你晚上好像没有胃口,是不是晚上在皇宫又吃零嘴了?”

    凤云轻不说话,将他喂给她的糕点含在口中,一口一口的咽了下去。

    萧临楚见她温顺的模样,皱眉揉揉她的脑袋,低头亲吻了她的发丝一下,接着将糕点放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转身离开。

    凤云轻吃着糕点,满脸都是泪水,那原本甜丝丝的枣糕,在她的口中,化作了淬毒的黄莲,让她难受的身体颤抖。

    天知道,她有多希望一个人,可以真心的爱她,永远不会伤害她。

    哪怕明知道,萧临楚不爱她,白谨对她的疼爱是假,连老皇帝都有所图谋,她还是固执的想要留下,想要感受她从未感受过的亲情和爱情。

    谁料,糖衣里面,裹着的是一把剑啊,这一剑将她伤的体无完肤,鲜血淋漓。

    她知道,她没有勇气去爱了,可是就这样走,她不甘。

    她凭什么要将楚王妃的位置让给张芊芊?张芊芊等了这么久,不就是等着这么一天?

    可是熬下去,又能怎样?她伤的,无非是她自己。

    静静的躺了一晚,凤云轻脸上的泪,湿了又干。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她脸色难看的起床,自己收拾了一番之后,拾掇好从安城带来的书包,接着离开了染墨轩,打算去国子监找沈亚上课。

    刚刚走出染墨轩的拱形门,凤云轻就看见了萧临楚一身是血的被展严和魏书架了过来。

    她脚步一顿,萧临楚皱眉,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展严和魏书,一身血腥味的上前看着凤云轻道,“去哪儿?不是跟你说了,呆在王府别乱跑吗?”

    凤云轻摇摇头,“我没有乱跑,我去国子监找沈太傅,放心好了,我不会闯祸的!”

    说完,她扭头就走,全然不顾他一身的伤,还有染血的衣衫。

    萧临楚拧眉看着凤云轻,俊脸上带着负气的神色,那双幽深的凤眸,深若寒潭。

    展严上前,“三哥,你还赶走了真正关心你的芊芊,你看看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关心你……”

    萧临楚睨了展严一眼,“昨晚的事情,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展严你若是查不出个究竟,提头来见!”

    展严脸色一白,心里嘀咕,心情不好也不能拿他出气啊。

    他一抱双拳,躬身离开。

    魏书上前,“三哥,为什么我觉得那些贼人,针对你却另有图谋?”

    萧临楚摇摇头,叹息一声,并不说话。

    他心里还想着凤云轻的事情,不明白凤云轻从昨晚起,又是哪根神经不对,竟然对他不冷不热的样子。

    他打发了魏书,一个人回到染墨轩,自己洗漱了之后,独自处理伤口。

    凤云轻赶到国子监,沈亚刚刚进门,两人刚好碰面。

    沈亚去了边南一带,据说那边闹了瘟疫,民不聊生,这次回来,他明显瘦了很多。

    看着安安静静坐在自己对面的凤云轻,沈亚疑惑的皱眉,“云轻,你怎么了?有心事?”

    凤云轻困惑的看着他,“没有啊?”

    沈亚失笑,“看惯了你闹腾的样子,你突然这样沉默起来,让人很不习惯!”

    凤云轻抿着唇瓣,“没有,我只是想要学着长大——”

    她展开书本,“我们今天从哪里开始?”

    沈亚看着她,忽然之间脸色凝重,“云轻,如果坚持不下去,哥哥就带着你和小葱一起离开!”

    凤云轻微微一笑,合起了书本,“当初嫁给萧临楚的时候,就说好了,两年!两年一到,大家好聚好散,反正离两年之期也不远,倒是哥哥你,什么时候跟小葱办了婚事?”

    沈亚微微一笑,提起小葱的时候,很有些无奈,“我们两个的事情不急,小葱还小,也总是把我当做主子看待,等她明白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再娶她过门也不急!”

    凤云轻挑眉,揶揄的看着沈亚,“原来才高八斗的沈太傅,也有怕的时候……”

    ---题外话---稍后会有月票加更的第二章,亲们都砸月票啊,明天月票涨够50,后天也加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