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83章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求月票)

第183章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求月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芊芊看着前后走出的凤云轻和萧临楚,冷声,“凤云轻,现在,你认输还不算太难看!”

    凤云轻蹙眉,冷冷的看着张芊芊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旎”

    她上前走了几步,却被萧临楚从身后一把拉住,他拧眉看着她道,“她有备而来,别跟她赌!”

    凤云轻嘲讽的看着他,“我输了,不是更好?刚好成全了你和她!”

    萧临楚不说话,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压低了声音,“萧临楚,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了,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鞅”

    萧临楚拧眉,修长的大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他沉声,“云轻,我说过,两年,再给我两年的时间……”

    凤云轻冷笑,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走到老皇帝身边道,“父皇,可以开始了!”

    老皇帝点点头,示意一边的官员,开始国祭大典。

    蓝枫越哭的伤心欲绝,旁边的宦官,怎么都劝不住,好不容易劝住了,他抬头看凤云轻一眼,又开始哭的肝肠寸断。

    凤云轻瞟了一眼大哭的蓝枫越,蓝枫越哭的越发起劲儿,最后国祭大典结束,他还是没有停住哭泣。

    在众人移步去长秋宫的时候,蓝枫越已经哭的没有力气站稳,凤云轻回头看了一眼蓝枫越,不着痕迹的靠近了蓝枫越。

    张芊芊从始至终,眼光都盯着凤云轻,见凤云轻接近蓝枫越,也跟着一起,往蓝枫越靠拢。

    可是那六个花容月貌的公主,立马拦住了张芊芊,统一都不给张芊芊好脸色。

    凤云轻站在大哭的蓝枫越身边,紧紧的蹙着眉头,“别哭了,我有话跟你讲!”

    蓝枫越果然忍住哭泣,红着眼睛,“雪灵,你是我的雪灵,你是不是在那边也想我了?所以回来看看我啊?”

    凤云轻冷声,“闭嘴,我不是妍雪灵,我是凤云轻!”

    蓝枫越摇头,“你明明是我的雪灵,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凤云轻?雪灵你是不是不肯原谅我……”

    “我说我是凤云轻!”凤云轻冷声,不耐烦的呵斥,她拿出青云玉,在蓝枫越的眼前晃悠,“你看好了,这是萧晋央给我的东西……”

    蓝枫越脸色顿时惨白,如果不是被宦官扶着,他几乎就要摔倒在地。

    他失神的看着凤云轻手中的玉佩,嘴唇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凤云轻收回了青云玉,淡漠的道,“现在你明白了,我不是妍雪灵!”

    蓝枫越点头如啄米,激动的无以复加,“你不是,你不是雪灵,你是,你是……”

    她是他的女儿,她是雪灵留下来,他唯一的血脉。

    他颤抖着看着凤云轻,凤云轻一本正经,“你听着,我有两件事情,要让你做!”

    蓝枫越点点头,别说两件事情,就算是两百件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凤云轻低声道,“我有两件事请,放心不下,第一件就是,蓝霖、紫嫣和凤蛋蛋,他们是我的亲人,我希望,你回蓝雪国能够带着他们一起走!”

    蓝枫越着急的道,“第二件事情呢?”

    凤云轻微微一笑,“第二件事情,就是阻止萧临楚围剿雪鸾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他进犯雪鸾宫半步!”

    蓝枫越点头,“第二件事情,有点难办……”

    凤云轻蹙眉,蓝枫越立刻改口道,“当然,也不是绝无办法!”

    凤云轻再次一笑,蓝枫越低声道,“小乖乖,你还有没有别的愿望?说出来,爹爹一次性都帮你完成啊!”

    凤云轻摇摇头,“没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有可能,我会去蓝雪国看你!”

    她低着头,转身离开,蓝枫越拉住了她,再次开始大哭起来。

    凤云轻无奈,“怎么了?”

    蓝枫越泪奔,哭的伤心无比,“你还没有叫我一声父皇,你都叫萧飛阑那老东西父皇了,小乖乖,你是不是怪父皇,是不是不肯认父皇了?”

    凤云轻汗颜,周围的人,都朝着这边看来,她不得已只能压低声音,“不是我不肯认你,是我认你,会给你带来麻烦,你别哭了……”<

    /p>

    蓝枫越不听,继续哭的泪如雨下。

    凤云轻大吼,“闭嘴!”

    蓝枫越果然闭上了嘴巴,委屈的满眼是泪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叹息,“你乖一点,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好不好?”

    蓝枫越咬着嘴巴点头,看着凤云轻离开,他终究是没有忍住,大喊,“小乖乖,你什么时候忙完啊?”

    凤云轻蹙眉,“不许叫我小乖乖!”

    她伸手一指他身边的宦官,“你们,拉住他!”

    蓝枫越身边的两个宦官,立刻动手,拉住了蓝枫越。

    蓝枫越看着凤云轻的背影,一抽一抽,又开始哭了起来。

    出了包围圈,凤云轻就被张芊芊拦住,张芊芊敌意的看着她,咬牙切齿,“凤云轻,为什么你什么都要跟我抢?”

    凤云轻抿唇,冷漠的扫视了她一眼,“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勉强不得!”

    她绕过了张芊芊,走向了一脸淡漠之色的箫亦陌,箫亦陌迎了过来,“怎么样?”

    凤云轻无奈的一笑,“挺抽风的,不知道那么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怎么能做皇帝!”

    箫亦陌点头,“你现在明白,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有多无可奈何了吧?”

    凤云轻语结,讪然的看着箫亦陌,“我以前有这么抽风吗?”

    箫亦陌同情的点头,凤云轻丢脸的双手捂脸,“没有吧,我顶多偶尔哭一下闹一下,再偶尔偷看你洗澡……”

    箫亦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凤云轻连带着耳朵都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正在两人说笑的时候,有一双喷火的眸子,几乎将两人的身体灼穿。

    方恒第一时间从王府取来了冰弦琴,递给萧临楚道,“王爷,琴已经拿来了!”

    萧临楚这才将视线从箫亦陌和凤云轻身上收回,冷冷的道,“找个借口,让老六尽快的滚出京城!”

    方恒为难,“王爷,六殿下已经请辞太子之位,怕是这借口,不好找!”

    萧临楚凤眸森冷,眼神恍若腊月飞霜,方恒低着头,颔首,“卑职领命!”

    萧临楚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任谁都能看出他浑身散发的冷冽之气,仿佛周遭的空气,都要被他冻凝在那里。

    蓝枫越被拉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依旧用衣袖掩着眼睛,嘤嘤哭泣。

    张芊芊已经摆好了琴台,素手一拨,琴音高亢,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她冷漠的看着凤云轻,一字一顿,“凤云轻,你准备好了吗?”

    凤云轻的视线,从箫亦陌的身上扭转,盯着张芊芊道,“你想怎么个比法?”

    “琴棋书画,你我各自挑选一样,由皇上和在座的诸位评判,若是你两场都输,那么剩下的,也就不用比了!”张芊芊冷声。

    凤云轻点点头,“好,既然是琴棋书画,那么就不用挑选,一起比了作罢。省得你顶着一个天下第一才女的名声,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

    张芊芊面色难看,却也声色不露,她冷笑一记,“好,就按照你说的办,琴棋书画,只要你能赢我两场,那么我自动认输!”

    凤云轻蹙眉,冷睨了她一眼,她转身看向沈亚,沈亚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她。

    她刚刚想要吩咐常公公备琴,却见沈亚朝着她走来,沈亚拧眉看着张芊芊道,“张小姐,能否容我跟云轻说句话?”

    张芊芊鄙夷一笑,“请便!”

    她就不信,凤云轻今天,真的能够逆天而赢。

    凤云轻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被沈亚拉到了一边,沈亚脸色凝重,凤云轻拿开了他的手,跺脚,“你干嘛?你这样别人会误会我们的!”

    沈亚抿唇,“你疯了吗?跟她比琴棋书画?”

    凤云轻蹙眉,“对我那么没信心?”

    沈亚叹息,“我对你,不是没信心,而是你输了如何?赢了又能如何?”

    凤云轻苦涩一笑,“输了,我就心甘情愿的将相公让给

    她,反正,所有人都认为我会输!”

    “那赢了呢?”沈亚皱眉看着她。

    凤云轻缓慢抬眸,眸中已经有了泪水,“赢了,萧临楚就没有办法娶张芊芊了!”

    “他已经给了你休书,你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云轻,你还不懂吗?你在他的心里,比不过皇位,比不过江山,比不过他手中的权势地位……”沈亚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皱眉苦口婆心的道。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皇位江山比?我只要跟张芊芊比,我只要比张芊芊漂亮有才华,他就会喜欢我了,不是吗?”凤云轻着急的道。

    沈亚摇头,叹息,定定的看着她道,“你真是,傻到极点!”

    凤云轻点头,眼泪扑簌簌落下,“沈亚,你喜欢小葱,你应该明白那种感觉,哪怕只要有一丝丝希望,你都不想放弃。更何况,时间本来就不多了!”

    沈亚敏锐的扭头,皱眉看着她,“什么意思?什么时间不多了?”

    凤云轻抿唇一笑,“拜托你,不要问那么多,沈亚,要是你真的疼我,就帮我,赢张芊芊,就一次!”

    沈亚咬牙叹息,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的看着凤云轻,凤云轻苦涩的笑着道,“是你教我,记住一个人,只记他的优点和对你的好,我现在,脑子里全部都是萧临楚对我的好……”

    沈亚恨恨的看着她,“你真是,无可救药!”

    萧临楚坐在那里,脸色难看,薄唇抿成一条刚毅的直线。

    不远处,箫连城呵欠连天的走过,坐在白谨的身边,却被白谨嫌弃,无奈,只能又走到萧临楚的身边坐下。

    他睐着眸子,“听说凤云轻要和张芊芊比琴棋书画了,我来看看,凤云轻怎么一赌输掉自己的相公……”

    他犯贱的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人家吧,都是男人好赌,把老婆给输了出去,这凤云轻真是反了过来!”

    萧临楚不理他,他说的没劲儿,一会儿的时间就闭了嘴。

    不多时,凤云轻和沈亚一起走出,蓝枫越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一看见凤云轻又扭头埋在宦官的身上大哭起来。

    凤云轻掠了张芊芊一眼,张芊芊冷声,“可以开始了吗?”

    凤云轻鄙夷的道,“你先吧,我还没有找好琴!”

    萧临楚起身,将冰弦琴递给她道,“你的琴……”

    凤云轻看了他一眼,摇头,“多谢王爷!”

    她走向了小葱,“小葱姑娘,能不能把你的琴借我一用?”

    小葱笑吟吟的上前,将焦尾琴递给她道,“一定要赢哦!”

    凤云轻微微一笑,接过琴,不理会萧临楚咬牙切齿的神色,径直走到张芊芊的身边。

    张芊芊冷瞟了她一眼,“琴是好琴,只是,切莫让琴音辱没了焦尾!”

    凤云轻蹙眉,“还不开始吗?”

    张芊芊鄙夷一笑,“这次,我让你先!”

    凤云轻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坐在那里,平心气静。她食指一个起音,平淡出奇,中指一个承音,铿锵有力,无名指一个转音,骤然惊艳,大拇指一个落音,惊惧全场。

    她随着琴声,一起缓慢的唱了起来。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她的声音未落,全场已经哗然起来,下面有人站起身,惊艳的道,“这是什么歌?为何我以前从未听过?”

    凤云轻拨动琴弦,飘渺的眸光,却移向了皇宫之外的方向,她声音清澈空灵,如山谷中悲恻的黄莹之声。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凤云轻蹙眉,手中的琴弦在动,她的心也在动,她想起了往日的种种。

    他手把着手,教她写字

    ,她坐在他的怀中,嘟着嘴巴讨价还价不愿学琴,他批改奏折她就坐在他的对面,一笔一笔的画着他的俊容。

    她素白的脸颊上,滑落眼泪,琴声悲切,她继续唱着道,“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如果知道,结局是这样,她还会在爱上他吗?

    可是有谁,在经历了那样的宠之后,还能若无其事?他是她的毒,戒不掉,只能饮鸩止渴的毒。

    眼泪划过脸颊,坠落在古朴的琴弦上,仿佛坠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她的声音,低迷悲恻,混着琴音,天籁般让人陷入幻境。

    “记着你的脸色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现场再也没人出声说话,全部拿震惊的神色看着凤云轻,而蓝枫越身边的几个干儿女,有些已经开始偷偷抹泪,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首曲子,她们很想哭。

    萧临楚则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凤云轻,那苍白的脸上,神色复杂,眸中的光线,讳深莫测。

    ---题外话---亲们,最近确实有转折,情节进展其实不慢了啦,大家耐心的等一等啊,云轻真的要离开了!明天加更不加更,就看月票涨不涨了,亲们,有月票的速速砸来,争取明天两更,把转折写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