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91章 月票过50加更(求月票)

第191章 月票过50加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展严面色惨白的离开,一步一顿,始终想不明白,萧临楚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归根结底,他认为是凤云轻,一定是凤云轻说了什么。

    心里对凤云轻的恨意,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展严咬牙切齿,没有去抢焦尾琴,而是去了张芊芊那里。

    屋内,张芊芊紧紧的蜷缩在那里,展严进门的时候,她眸光闪烁了一下,快速的躲在了丫鬟的身后,将自己柔弱的身子蜷成一团。

    展严一阵心疼,皱眉上前,丫鬟懂眼色的离开,顺带为两人关好了房门鞅。

    他蹲在张芊芊的身前,伸手握住了张芊芊的手,看着她脸颊上那狰狞的伤痕,眸中闪过一丝疼惜之色。

    他低声,“芊芊,这京城容不下我们,我就带着你走,好不好?”

    张芊芊悄无声息的反握了展严的手一下,“萧临楚,还是要送我离开京城?旎”

    展严瞠目结舌,“芊芊,你没疯?”

    *

    凤云轻听说,小葱出事的时候,正在跟淑妃学刺绣,她已经连着三天没有看见萧临楚,似乎只要被张芊芊叫走,萧临楚准要忙的好几天不露面。

    她拿着针线,脸色苍白,常公公站在那里,神色着急,“王妃娘娘,您快回个话啊,皇上派了御林军,是抓是放,就看您的意思了……”

    凤云轻紧抿柔唇,“皇上,想要抓谁?”

    常公公皱眉,“娘娘您,希望皇上抓谁?”

    凤云轻低着头,一言不发。

    抓沈亚吗?沈亚不是冲动的人,既然这一次沈亚提着剑找上了楚王府,那么定然是萧临楚的不对。

    可是,抓萧临楚吗?这怎么可能?这赤月刚刚平静几天,怎么又能为了沈亚的事情,又生了事端。

    她无措的坐在那里,神色茫然,常公公着急的火烧眉毛,“哎呦喂,我的王妃娘娘,您想要帮谁,倒是给个话啊!”

    淑妃看着凤云轻苍白的脸色,推了凤云轻一把道,“云轻,你去看看吧!”

    凤云轻点点头,跟常公公交代了一下,转身跑开。

    楚王府,十几个侍卫,长剑齐刷刷的出鞘,寒光闪烁。

    沈亚站在他们的对面,唇角染了血丝,他手中拿着一柄吊着红色穗子的长笛,怀中横抱着小葱,小葱面色惨白,浑然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一步步的上前,脚下印出了殷红的脚印,浑身散发着冷寒的杀气,仿佛想要将整个楚王府,夷为平地。

    他一步步上前,那些侍卫,一步步的后退,没有主人的吩咐,他们还是不敢跟沈亚动手,沈亚的身份,毕竟是顾命大臣。

    终于退到大门口,退无可退的时候,他们顿住了脚步,再退下去,就要让沈亚将死人抬进楚王府了。

    那些侍卫严阵以待看着沈亚,沈亚脸色冷漠,“我不想多伤无辜,去叫你们的王爷出来!”

    “大胆沈亚,你以为大家都叫你一声沈太傅,你就可以楚王府门前放肆了吗?”展严色厉内荏上前一步,站在众人的前面,警惕的盯着沈亚道。

    沈亚冷笑,“原来是你这条走狗,杀了小葱的人,就是你吧?现在,我就要为小葱报仇!”

    他转身,放下小葱的尸体,冷眸看着展严,大踏步的上前。

    展严面色难看,怒喝一声,“擅闯楚王府者,杀无赦!”

    那侍卫齐齐上前,朝着沈亚杀去。

    楚王府的侍卫,都是萧临楚精挑细选,武功自然不俗,这些人一起围攻,足以将沈亚砍成肉泥。

    可是关键时刻,有程咬金杀到,四皇子箫连城一枚。

    他挺身拦在了沈亚前面,邪肆的盯着那些侍卫,侍卫见是箫连城,慌忙住手,可是还是有人没有收住手,长刀砍在了箫连城的肩膀上。

    箫连城疼的脸色一变,咬牙骂了一句,“找死!”

    他一脚踹飞了那个误伤他的侍卫,伸手捂住了自己汩汩流血的肩膀。

    沈亚皱眉,不悦的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他和萧临楚之间的事情,不希望牵扯上箫连城。

    箫连城眯眸一笑,得瑟的看着展严道,“我来,当然是打架,小爷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沈太傅你若是拦着我,那就是跟我为敌!”

    沈亚无奈,白了他一眼,转身看着展严道,“去叫萧临楚出来,我和他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们自己解决!”

    展严怒喝,“你算个什么东西?王爷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我师父是人,当然不是东西,哪像展严你,从小到大都不像个人……”箫连城鄙夷一笑,盯着展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展严一直将箫连城当做自己人,没有想到,今日他却跟外人一起对付自己。

    他脸色一白,语结道,“箫连城,你,你……”

    “我怎么了?”箫连城面色难看,皱眉睨了展严一眼道,“赶紧叫三禽兽出来,小葱的死,他必须给我师父一个交代!”

    展严气势顿弱,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嗫嚅着嘴巴不说话。

    他往后退了几步,想要找萧临楚,却见沈亚和箫连城,一步一步逼近。

    那侍卫顾忌着箫连城,也不敢动手,眼看着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展严大喊,“去,去将那个尸体,给我碎尸万段!”

    沈亚面色一变,箫连城反身去救,已经晚了,那几个站在石狮子旁边的侍卫,敏捷的抓住了小葱的尸体。

    正在沈亚屏住呼吸,千钧一发的时刻,大门内传来了萧临楚冷厉的声音,“住手!”

    那侍卫站定在那里,抱着小葱的尸体,后退几步。

    沈亚面色难看到极点,上前几步,眸光阴鸷的盯着那几个侍卫,伸手,“把小葱还给我!”

    那侍卫巍然不动,萧临楚冷声,“还给他!”

    侍卫这才将小葱的尸体,还给了沈亚。

    沈亚银牙紧咬,仇恨的看着萧临楚,他怀中紧紧抱着小葱的尸体。

    这身体依旧温软的少女,昨日还天真烂漫笑着,说能带着嫁妆嫁给公子,跟公子一起云游四海,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今日,却只能僵硬的躺着。

    他冷凝着萧临楚,凤眸迸发出仇恨的光泽,眼看着萧临楚一步步走近,众人都让出了一条通道。

    沈亚缓慢开口,声音森寒入骨,“是你,让展严上门,抢走了小葱的焦尾琴?”

    萧临楚面无表情,“没错!”

    是他做的事情,他不会否认。

    张芊芊要焦尾琴,他定然不折手段的帮她夺回来,这是他欠她的。

    沈亚冷笑,“展严杀人,也是受你的指使?”

    展严面色一白,抢先开口道,“是那个丫头,不识好歹,我有心放了她,可是她却逼的我不得不动手杀人!”

    “为了一把琴,你们杀死了一个无辜的少女,她手无寸铁,你们怎么下的去手?”沈亚气愤的看着展严,咬牙切齿,那模样,似乎想要将展严生吞活剥。

    “她不是无辜少女,她是罪臣陈舟的后代,陈舟从皇宫盗走了这把琴,这把琴现在只是物归原主!”展严怒吼,萧临楚却眸光幽深,一瞬不瞬的盯着沈亚。

    沈亚冷笑连连,“果然是你萧临楚的行事作风,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能筹谋的滴水不漏,连二十年前,小葱还未出生的事情,都能调查的一清二楚!”

    萧临楚微微皱眉,略显不耐的道,“人死不能复生,沈太傅请节哀顺变!”

    “三禽兽,你这话欠妥,小葱死了,就这样白白的死了?”箫连城眸光一斜,睨着箫连城道。

    萧临楚声色不动,“你想如何?”

    他知道箫连城跟沈亚关系好,只是没有想到,出了这种事情,箫连城也肯为沈亚出头。

    箫连城眯眸上前,若有所思的盯着萧临楚道,“把焦尾琴交出来,杀了小葱的人,以死谢罪!”

    展严面色一白,知道箫连城这个混世魔王,想要杀谁,那简直是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着急的看着萧临楚,还没有开口说话,萧临楚就冷漠的道,“不可能!”

    沈亚怒吼,“萧临楚,你以为你还护的了展严这条恶狗吗?”

    他想要将小葱的尸体,交给箫连城,上前取了展严的性命,却见箫连城缓慢的道,“师父,你教徒儿一场,徒儿无以为报,今日,就帮你杀了展严这条狗吧!”

    他冷凝着展严,缓步上前,萧临楚却伸手,拦住了箫连城,他冷冷的道,“老四,闹够了没有?”

    箫连城冷笑一记,“凭什么你觉得我是在闹?”

    萧临楚不说话,箫连城就弯腰,从沈亚的怀中,将小葱的尸体接过,走到旁边的侍卫身前,镇重其事的将小葱的尸体,放在侍卫的手中,冷声,“看着一点,这是我师娘,要是有人敢对我师娘不敬……”

    他阴测测一笑,伸手理了理那侍卫的衣领,眯眸道,“你一家老小的性命,可在你手中握着了!”

    侍卫哆嗦一下,赶紧抱好了小葱的尸体,可是又觉得不妥,赶紧将小葱远离自己一些紧紧抱着。

    箫连城冷眸扫视四周的侍卫,威胁的道,“还有你们,一共六个人,我可是清清楚楚记住你们了!”

    那侍卫慌忙跪地,接着团团的将小葱保护了起来,箫连城这才吊儿郎当的走到沈亚旁边,若无其事的笑着道,“师父,这一回,我们可以放心的并肩作战了!”

    萧临楚拧眉,看着箫连城,箫连城勾唇邪肆的笑着道,“别看我,我打不过你,当然不会跟你单打独斗!”

    这里面,展严的功夫不值一提,旁边的那些侍卫,有箫连城在,他们定然不敢出手,所以这个时候,就变成了箫连城和沈亚二打一的局面。

    沈亚也不劝阻箫连城,这个时候,不是要面子的时候,今日若是撂不倒萧临楚,那么展严这个杀人凶手,就没有办法伏诛。

    萧临楚抿唇冷声,“好,今日你们二打一,我若是输了,展严任由你们处置,焦尾琴你们可以收回!”

    箫连城得意的一笑,“好,就按照你说的办,今日我若是输了,我就代替展严去死,为师母填命!”

    这话就说的十分严重,有种他非赢不可的姿态,萧临楚淡漠的看着他,笃定的点头,“好!”

    他不想跟他彻底的撕破脸,做到兄弟反目的那一步,但是他逼他,他只能硬上。

    眼看着萧临楚眸中,寒气弥漫,双方的殊死搏斗,一触即发,凤云轻飞身而来。

    她面色苍白,发丝在身后缠绵起舞,大口的喘着气,她飞身扑在了萧临楚的身前。

    她展开双臂,眼神警惕的盯着沈亚和箫连城道,“你们做什么?”

    沈亚拧眉,“云轻,你让开!”

    凤云轻摇头,急切的道,“哥,你做什么呀?小葱死了,可是跟萧临楚无关,是展严杀的……”

    沈亚不悦,“若不是他为了张芊芊,觊觎小葱的焦尾琴,展严会狠下杀手,杀了小葱吗?”

    凤云轻跺脚着急的道,“展严为了张芊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哥你不要误会了萧临楚!”

    沈亚冷笑,“误会?”

    他扭头看着萧临楚,一字一顿,“你问问你的好相公,是不是我们,误会了他?”

    凤云轻摇头,瘪着嘴巴,清眸盈满泪水的道,“萧临楚是什么性子,我心里清楚,就算我问他,他也会将所有错误揽在自己身上的呀……”

    她不停的跺脚,蹙眉,可怜无比的看着沈亚,沈亚深吸一口气,面色难看的后退几步,将手中的长笛仍在地上,抿唇冷声,“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

    他转身走到侍卫的身边,伸手抱过了小葱,接着背影僵硬的阔步离开。

    凤云轻看着沈亚的背影,再也忍不住,清眸溢出了泪水。

    箫连城眯眸笑着上前,歪着脑袋看着凤云轻,“三嫂,你可真是,我的好三嫂!”

    说完,他也转身,跟着沈亚一起离开。

    凤云轻伸手,擦拭了一把眼泪,萧临楚上前,走到她的身边,垂眸幽幽的看着她,低声,“云轻……”

    凤云轻摇头,“你不用解释!”

    萧临楚抿唇不说话,凤云轻苦涩一笑,“我忘了,你一向不喜解释!”

    她低头往皇宫的方向走,萧临楚刚刚想要追过去,凤云轻却顿住脚步转身,看着他道,“我没关系的,我不是为了帮你,我只是为了气走沈亚,他不适合呆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官场里面!”

    凤云轻说完,就转身低头,缓慢的朝着皇宫走,萧临楚没有再追过去,因为展严跟了过来。

    他嗫嚅的看着他,“三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失手杀了那个丫鬟……”

    萧临楚转身,冷冷的看着展严,一字一顿的道,“张芊芊教你,先调查小葱的身世背景,再狠下杀手?”

    展严脸色煞白,不说话,萧临楚低声道,“展严,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对你如何,你心里清楚,现在为了个女人,你我终究是再无兄弟情分了吗?”

    展严屈膝跪下,“三哥——”

    他还没有说话,已经泪流满面,萧临楚伸手,一把扶起了他,冷声,“最后一次机会,展严,把张芊芊的计划,都告诉我!”

    ---题外话---亲们,月票过50,明天晚上加更,等于会有两更,大家有票子都砸过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