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219章 三禽兽,你的对手可真是不少哦

第219章 三禽兽,你的对手可真是不少哦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箫连城拧眉不耐,“真是烦,你只要开诚布公,在全天下贴一个告示,你萧临楚就是爱凤云轻,她骗了你也好,伤了你也罢,你都爱她,你不打算追究,那她肯定会乐颠乐颠的出现了!”

    萧临楚抿唇不说话,经过了时间的洗涤,越发坚毅俊美的脸,隐藏在窗棂的阴影下,半明半暗。

    外面,魏书听了箫连城的话,紧拧着眉头,不请自入道,“皇上,四爷的话,微臣不敢苟同!”

    萧临楚没有发话,魏书倒是冷笑了一记,双手环胸看着魏书道,“不敢苟同,就不要苟同,把话憋在肚子里,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

    魏书横眉怒目,“难道为人臣子,连一句谏言,都不敢说出来吗?魍”

    “说不说出来,是一回事,但是怎么说,又是另外一回事!”箫连城冷哼,睨了一眼魏书道,“明天的事情,我会照你的吩咐去办,但是我提醒你,凤云轻不同普通女人,你跟她的误会越来越深,可不要怪我!”

    他转身就走,出门之后,瞥了魏书一眼,魏书气的脸红脖子粗。

    他双手抱拳道,“皇上,您做了这么多,真的只是为了逼那个女人回来?檎”

    萧临楚听这话,有些不爽,脸色沉冷的道,“她是我妻子!”

    “皇上,您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魏书大声的道。

    萧临楚摇头,神色幽冷,“她是我妻子——”

    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魏书气极,上前一步道,“三哥,您忘记那个女人是怎么对你的?她在大婚的前一夜逃走,还跟雪鸾宫牵扯不清,甚至跟张媛媛那个妖女联合起来算计你,并且给了你一刀……”

    萧临楚面色惨白,眸光阴鸷,他的手紧握成拳,颤抖着移动,抚上自己的胸口,冷声道,“滚!”

    “三哥,你别执迷不悟了,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市井混混,她不仅跟四爷有染,还跟六爷有着旧情,她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你这样!”魏书几乎是怒吼着出声,顾不上君臣之分,上前一步视死如归的看着萧临楚。

    萧临楚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他剑眉紧皱,那煞白的俊容浮起了一抹寒色,他一字一顿,杀气十足,“我叫你滚,听不见吗?”

    “我就不滚,三哥……”魏书还想在说,却被萧临楚一拳打在了下巴上,他没有料到萧临楚会动手,被打了个正着,踉跄几步,摔倒在地。

    萧临楚阔步上前,一把拎住了魏书,冷声道,“记住,凤云轻是我妻子,若是再有半点不敬,别怪我不顾兄弟之情!”

    魏书嘴巴嗫嚅,半响没有出声,他用陌生的眼光看着萧临楚,最后被萧临楚一把丢了出去。

    他和萧临楚一起长大,比他虚长几岁,从未见过他真正动怒的样子,这次见了才知道,他怒起来比撒泼的箫连城,恐怖多了。

    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萧临楚深呼吸,他摁着胸口,另外一只手撑着窗棂,微微的眯起了狭长的凤眸。

    凤云轻,有种你就永远不要回来,否则,否则……

    否则他还能怎样?

    舍不得打,舍不得骂,连她做了那样的事情,他都千方百计的为她开脱。

    他还能,怎样?

    *

    凤云轻和阮璃赶到蓝雪国的时候,正是蓝雪国一年之中最热的时间。

    大街上,游人如织,所有人衣香鬓影,打扮入时,唯有凤云轻和阮璃,灰土土脸,仿佛从犄角旮旯里出来。

    事实上,两人确实是从犄角旮旯的山沟沟里出来。

    五年的时间,两人已经习惯了黄土村的宁静,站在这熙攘的接头,凤云轻有瞬间的恍惚感。

    果果更是第一次出来,看见街头的所有东西,都好奇的睁大眼睛。

    她指着一个卖糖画的,在阮璃的背篓里,蹦跶着想要下来,“娘,娘,我要那个……”

    阮璃扭头,看了孩子一眼,蹲下身子放下了果果。

    果果好奇的挤到糖画老人旁边,看着他用红红的糖汁,浇灌出漂亮的图案。

    果果开心的拍手,那糖画老人一见果果的衣服,虽然干净整洁,但是缝满了补丁,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随即嫌弃的看着果果道,“走开,别弄脏了我的糖画!”

    果果在小山村里,接触的都是淳朴的山里人,平日里又被凤云轻和阮璃捧在手心,哪里受过这种白眼,顿时嘴巴一撇哭了起来。

    凤云轻和阮璃赶紧上前,阮璃将果果抱在怀里,凤云轻则是丢了两粒银子在糖画老人身前,蹙眉道,“狗眼看人低!”

    那人见凤云轻出手阔绰,虽然穿的破旧无比,但是浑身自有一股不凡的气度,所以拿了银子不再说话。

    凤云轻捡起一个糖画,过去蹲在那里,哄着果果。

    果果破涕为笑,拿着糖画,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凤云轻和阮璃在闹市中心,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果果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一刻都不肯安分下来,刚刚洗漱完毕,就拉着阮璃要出去逛逛。

    阮璃拗不过,就只能带着她出门,留凤云轻一个人在客栈休息。

    凤云轻将母女两人的行礼收拾好,又给自己换了一身男装,坐在那里,百感交集。

    躲来躲去,最后还是自投罗网。

    她又怎么会看不出,萧临楚那么做,只是在逼她现身。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爱也好,恨也罢,她都必须现身,解决往日的恩恩怨怨。

    如沐晗所说,或许,她的时间不多了。

    整理好了一切,阮璃和果果还是没有回来,凤云轻有些担心她们,打算出门找人。

    可是刚刚出了客栈的门,就被两个黑衣人挟持,她来不及呼救,两人就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掳进了一辆马车。

    马车颠簸,凤云轻挣扎不已,旁边的黑衣人威胁的亮了亮刀,她立马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那两个黑衣人。

    一路无话,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凤云轻被从马上上拉了下来,她两只手被反绑,嘴巴里塞了破布,说起话来支支吾吾。

    看着这个地方,凤云轻立马明白了,绑她的人是谁。

    她挣扎着,想要喊叫出声,却被后面的黑衣人推了进去。

    奢华的宫殿里,一个年过半百,却身材伟岸的男人,一身黄袍,不停的走来走去。

    凤云轻大叫,却叫不出声,那人回过身看着凤云轻,大笑着上前,抱住了凤云轻道,“小乖乖,爹爹可想死你了!”

    凤云轻扭捏着,想要挣脱绳索和嘴巴里的破布,蓝枫越伸手,拽了她嘴巴里的布,解开她手上的绳索,谄媚的笑着,“小乖乖,你风尘仆仆,辛苦了吧?”

    凤云轻蹙着眉头,揉着自己酸痛的胳膊,睨着蓝枫越道,“你怎么知道我来蓝雪国了?”

    蓝枫越笑的仿佛狐狸一般,凤云轻冷哼一声,不悦的坐在一边,揉着自己被勒疼的胳膊,斜着眼睛看着蓝枫越。

    蓝枫越上前谄笑,“小乖乖,你就不用理会你爹爹我怎么知道你来蓝雪国了,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打算吧?”

    凤云轻蹙着眉头,“我能有什么打算?我回来的目的,只是想要让萧临楚不要为难你,为难蓝雪国!”

    蓝枫越跺脚,“哎,我的傻丫头喂,萧临楚虽然只手遮天,但是想要为难你爹爹我,他道行不够,你就跟爹爹交交心,露个底,萧临楚这美男,你究竟要还是不要?”

    凤云轻抬起头,看着蓝枫越,“这么说,你生病是装的?病的快要死了,也是装的?”

    蓝枫越眨巴眼睛,不说话,凤云轻跳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既然一直派人监视着我,都不知道让那些人告诉我一声,你根本没有病吗?你这样,不是白白的让人替你担心?”

    凤云轻怒气冲冲的道。

    蓝枫越心虚的看着她,“小乖乖你怎么知道,我一直看护者你?”

    凤云轻蹙眉,冷声,“这些年,你根本没有找过我,倒是萧临楚找我的消息,铺天盖地,这不像是你的风格,还有,他找了我那么久,都没有找到我,这其中肯定有你的原因!”

    蓝枫越点头,连连称是,“小乖乖你真是,冰雪聪明,爹爹能有你这样的女儿,三生有幸!”

    凤云轻扭头看着他,“少拍马匹,既然你没事,也能应付萧临楚,那我就带着阮璃一起走了!”

    她转身就走,蓝枫越赶紧上前,一把抓住了她,低声道,“小乖乖,小乖乖,你听我说,其实爹爹找你回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凤云轻紧蹙秀眉,“什么事情?”

    蓝枫越还没有开口,凤云轻就赶紧打断,“接任皇位的事情,想都别想,我不是做皇帝的料!”

    蓝枫越的话,被堵在喉中,怔楞的道,“小乖乖,那爹爹该怎么办?”

    凤云轻不耐烦,“你的六个女儿呢?她们个个聪明绝顶,你找她们好了!”

    蓝枫越大哭了起来,“可怜啊,我无依无靠,小时候死了爹娘,唯一的女儿不要我啊,老天爷,你收走我吧,我活着惹人嫌啊……”

    凤云轻受不了他这幅唱戏的样子,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蹙着眉头嫌恶的道,“闭嘴!”

    蓝枫越不理会,越唱越起劲儿,最后唱的自己眼泪都流了出来。

    凤云轻怕了他,生怕他引来外人,祈求的作鞠道,“皇上,父皇,爹爹,亲爹,你饶了我吧,你告诉,你到底想要怎样?”

    蓝枫越这才停止大哭,一脸正色道,“爹爹知道,要你登基为皇,着实为难你了!女儿家,就应该躺在家里享清福,每天闯闯祸,撒撒娇,短暂的一辈子就过去了!但是这蓝雪的江山,交给别人,爹爹实在是不放心啊!”

    凤云轻睨了他一眼,“有什么不放心?”

    蓝雪这样,都没有被他玩坏,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蓝枫越叹息一声,一本正经,“以前不知道有自己的亲骨肉,就可以随便的玩,大不了蓝雪国江山易主,百姓不见得过的比现在更加差劲儿,可是知道了你的存在,我实在是怕……”

    他摇摇头,不说话。

    凤云轻蹙眉,“怕什么?好好的,又没有人能算计到你!”

    他知道自己的行踪,却这些年,被萧临楚软硬兼施,都没有逼问出来,可见蓝枫越的心思手段,远远高过萧临楚。

    他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在她的心里,能够在皇室如鱼得水的,都没有几个简单的主。

    蓝枫越叹息一声看着她,“你自己没有做娘亲,不会明白为人父母的感受,我啊,是怕自己哪一日死了之后,这蓝雪国的人知道你是我的骨肉,所以戕害于你!”

    凤云轻翻了翻白眼,“你别散播阴谋论了,好好的,别人害我做什么?”

    “小乖乖没有生在皇宫,不知道宫里的阴暗,如果是我,做了皇帝,尝到了权利的滋味,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也是排除异己,杀掉所有会对我产生威胁的人!”蓝枫越看着凤云轻,低声说道。

    凤云轻没有说话,也不再反驳,蓝枫越蹲在她的身边,拍怕她的手,“小乖乖,回父皇身边吧,起码在父皇活着的时候,安排好你以后的路!”

    凤云轻看了他一眼,摇头,“我的路不用你安排,你照顾好自己!”

    蓝枫越伏在凤云轻的腿上,哭的伤心无比,“小乖乖你还是不肯原谅爹爹,你怪爹爹从小抛弃了你……”

    凤云轻肉麻的看着他,嫌弃的道,“你起来,谁不肯原谅你了?我只是不想呆在蓝雪国太久,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蓝枫越一听,哭的更大声,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凤云轻赶紧捂住耳朵,怒吼,“你够了,再哭我立刻就走!”

    蓝枫越这才消停,凤云轻放下手叹息道,“你说你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怎么就为老不尊?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不要动不动哭天抢地?”

    凤云轻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太监唯唯诺诺的声音,“陛下现在不便见客,四爷您还是请回吧——”

    凤云轻脸色一变,扭头看着蓝枫越,蓝枫越指了指桌子底下,凤云轻利索的一溜烟钻了进去。

    蓝枫越走过去,拉了拉桌布,完全遮住了凤云轻,这才微扬下巴走了出来。

    箫连城冲破了侍卫的阻拦,走了进来,凤眸环视四周,最后视线落在了那荡来荡去的桌布上,勾唇邪邪的笑着道,“蓝雪陛下好大的雅兴,一把年纪了,玩什么捉迷藏?”

    他上前,一把撩开了桌布,凤云轻见藏不住,赶紧爬了出来,可是爬的时候脑袋又碰到了桌腿,疼的她呲牙咧嘴。

    蓝枫越心疼不已,上前揉着闺女儿的脑袋,愤怒的看着箫连城道,“臭小子,你做什么?吓着了我的小乖乖,我跟你拼命!”

    凤云轻拿开了蓝枫越的手,敌意的看着箫连城,箫连城双手环胸,看着一身男装打扮,英姿勃发的凤云轻,眯眸一笑,“三嫂,好久不见?”

    凤云轻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冷哼,“谁是你三嫂?你认错人了,我跟你没有见过!”

    凤云轻心里,满满的都是怒气,想到阮璃怀孕,却遭到箫连城的抛弃,恨不得立刻就将眼前这嬉皮笑脸的人,暴打一顿,给阮璃和果果出气。

    箫连城哪里知道,凤云轻的怒气从何而来,双手环胸挑眉道,“三嫂,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

    “我说了,我不是你的三嫂,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男人!”凤云轻怒吼,瞪了箫连城一眼,从他的脚上恶狠狠的踩过。

    箫连城被踩的呲牙,看着凤云轻的背影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凤云轻刚刚想要出去,就被迎面走来的一帮老臣,撞了个满怀。

    她微微一愣,赶紧让到了一边。

    那些老臣,簇拥着一个手带七八个扳指,穿的跟金钱豹似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男人看见蓝枫越,也不行礼,趾高气昂的道,“皇叔,听说你这里来了客人,我就过来看看!”

    蓝枫越皱眉,瞪了自己的侄子一眼,嘲讽的道,“看吧,看吧,这里有一个你的同类,你们两个刚好可以拜拜把子!”

    蓝枫越拿着茶杯的盖子,指了指箫连城,箫连城一见蓝枫越将自己跟那个蠢货比在一起,顿时不悦,拧眉道,“小爷哪里是这位八爷的同类,跟八爷比起来,我箫连城可差远了!”

    那人一脸嘚瑟,“四爷,这您就谦虚了,世间谁不知道?抡起风流倜傥,所有人都比不过您赤月国的皇四爷啊!”

    箫连城冷哼一声,不屑跟这草包说话,拔步朝着外面走去。

    凤云轻站在门口,回头看着那些人,箫连城走到她的身边,拽了拽她的衣袖,“走,喝酒叙旧去!”

    凤云轻一把打掉他的手,担心自己被箫连城缠上,索性走了回去。

    箫连城见她不走,担心把人跟丢了,就回去继续看戏。

    蓝枫越环视众人道,“你们来,所为何事啊?”

    “皇上,微臣是为了皇储的事情,如今蓝雪国内忧外患,皇储不定,江山动荡啊皇上!”那追随金钱豹的老臣,作了一鞠道。

    蓝枫越坐下,慢条斯理的喝茶,“蓝舂啊蓝舂,你成天正事不做一件,倒是学起别人谋位来了!”

    蓝舂笑着上前,一拱双手,“好说好说!”

    蓝枫越笑着放下茶杯,“乖侄儿,亲亲侄儿,你告诉叔叔,怎么突然之间,你就想做皇帝了?”

    蓝舂正色,“赤月国的皇帝说了,他会支持我做蓝雪国的皇帝,没有任何条件!”

    蓝枫越微微一笑,挑眉,“我侄儿出息了,竟然找到了萧临楚这棵大树!”

    蓝舂得意洋洋,“那是当然!”

    箫连城拧眉,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凤云轻一眼,见凤云轻神色不善,低声道,“三哥不可能支持这个草包,这草包在说谎话!”

    凤云轻抿唇不语,蓝舂继续道,“蓝枫越,你都一把年纪了,从皇位上退下来吧,皇帝的位置,我替你做!”

    蓝枫越继续不说话,蓝舂就将话说的很难听,“老东西,你无儿无女,留着皇位,真的想要传给你那几个便宜的干闺女儿?要是真的不放心她们,我替你娶了她们好了……”

    凤云轻听见这些秽语,眉头一蹙,上前道,“谁说他无儿无女?你把眼睛睁大了看清楚,我,覃暖,就是他蓝枫越的儿子!”

    她冷冷的盯着蓝舂,一字一顿,“亲生儿子!”

    蓝舂看着凤云轻,蓦地站起身,指着凤云轻的鼻子道,“你胡说八道,哪儿来的野小子,赶出去,赶出去!”

    “放肆!”蓝枫越站起身,瞪了蓝舂一眼,沉声,“传周丞相,李将军,蓝将军和文大人见架——”

    凤云轻抿唇,知道蓝雪国封了将军的同姓王,只有蓝霖,顿时蹙着眉头,有些犹豫。

    她其实是打算把爹让给蓝霖的,并不想要回来跟他争抢什么,但是现在……

    她怔楞的时候,太监已经走了出去,所有的老臣,视线都在她的身上,上上下下扫视。

    箫连城拉了她的衣角一下,“喂,你不怕三哥找到你了?”

    凤云轻白了他一眼,不说话,忽然之间想起什么,扭头看着箫连城道,“萧临楚在哪里?”

    箫连城双手环胸,嘚瑟的不说话,凤云轻瞪着他,在心里腹诽,接着回头看着蓝枫越道,“父皇,既然要召集要臣,是不是要把不相干的人赶出去?”

    蓝枫越点头,一看旁边的侍卫,“你们,送蓝舂出宫,以后这个人再入皇宫,直接乱棍打死!”

    侍卫领命,蓝舂挣扎着叫了起来,求救的看向几个老臣,可是这些人墙头草,一见蓝枫越有了亲生儿子,顿时倒向了凤云轻这边,个个跪地叩拜,哪里会理会蓝舂。

    蓝舂就这样,挣扎着被赶了出去。

    很快的,蓝霖几个文武大臣,被请了过来,蓝霖面色刚毅,白皙的脸被晒黑了很多,他整个人的气质,都跟以前在赤月国的时候,判若两人。

    凤云轻心虚的看着他,蓝枫越说了很多,她都没有听清楚,唯一听清的就是,封她为蓝雪国的皇储,两年之后,正式登基为帝。

    所有人跪地叩拜,蓝霖也不意外,众人走了之后,蓝霖独独留下。

    蓝枫越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你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就没有话可讲?”

    凤云轻上前,蹙着眉头道,“蓝霖,对不起,我,我……”

    “对不起什么?”蓝霖怒吼,咆哮着看着凤云轻道,“你骗我,让我跟着这个老东西回蓝雪国,做牛做马,你自己却躲去了雪鸾宫?”

    凤云轻被吼的哑口无言,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蓝霖气急,双手掐腰,深深的吐息,皱眉睨着凤云轻道,“你不想跟张芊芊抢,所以把萧临楚让给了张芊芊,你不想跟我抢父亲,所以就把我骗来蓝雪国?凤云轻你这个——”

    他咬牙切齿,伸手想要打她,凤云轻却瑟缩一下,闭上了眼睛紧紧的蹙眉。

    可是手到了她的脑袋旁边,哪里舍得真打?

    蓝霖一拍她的脑袋,勾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拉到怀中。

    凤云轻久违了这样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安全感,大哭一声,叫了句,“蓝霖,我还以为你会怪我恨我……”

    蓝霖摇头,咬牙切齿,无奈的道,“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凤云轻哭的更加厉害,眼泪汹涌。

    站在外面守着的箫连城,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勾唇一笑,三禽兽,你的对手可真是不少哦……

    蓝枫越见凤云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上前拍拍凤云轻的肩膀,“小乖乖,你先听我说,等一下说完了,爹爹让你哭个痛快!”

    凤云轻眼睛红红的回头,看着蓝枫越,蓝枫越咳嗽一声,“你现在呢,恢复女儿身,在诸国的储君中,招个驸马帮你!要么呢,就干脆收了蓝霖,做你的凤君,你们两个共同打理蓝雪国,怎么样?”

    凤云轻抬头看着蓝霖,脸色一变,蓝霖也有些不自然,往后退了一步,离凤云轻远一些。

    凤云轻眸子中,波光潋滟,摇摇头,“不要了,我这些年扮男人,都扮习惯了,我还是以男子的身份出现,这样,还能有借口拦一拦萧临楚!”

    蓝枫越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那就先这样吧,等父皇想好了万全之策,再找你商量,你先跟蓝霖去玩儿吧!”

    凤云轻点了点头,看了外面守着的箫连城一眼,又无赖的看着蓝霖。

    蓝霖微微一笑,“我有办法!”

    他下巴一点,跟着自己进来的护卫,“你跟殿下换衣服!”

    那护卫领命,凤云轻赶紧脱下了外衫,跟侍卫换了衣服,硕大的帽子一戴,倒是将她的脸遮去了七八分。

    她低着头跟在蓝霖的后面,蓝霖趾高气昂的走了出去,路过箫连城的时候,还顿在那里,调侃的看着箫连城道,“四爷,这大晚上的,还守着我们蓝雪皇宫,真是辛苦你了!”

    ---题外话---亲们,有月票速速砸来,今天加更了哦,赵姑娘写的实在是太慢,大家见谅啊,有月票的都投上几票,赵姑娘感激不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