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231章 你是坏人,不许打我娘亲

第231章 你是坏人,不许打我娘亲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双手环胸看着萧临楚,萧临楚手中的茶杯,“嘭”一声捏的碎掉,“不想我将婚礼的新娘改为阮璃,就立刻滚!”

    这些年,他怎么会不了解他蠹?

    一旦他有个什么不好,第一个来打击嘲讽的人,绝对是箫连城。

    箫连城面色一变,坐在他的对面,一本正经的道,“喂,我只是来给你指点迷津的……”

    萧临楚面色不变,声音清冷到极点,“如果我数到三,你还没有消失,那么婚礼的新娘,就有阮璃代替!髹”

    他冷着俊脸,丝毫不顿的数了起来,“一、二……”

    “三”字还没有出口,箫连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逃出了屋子,箫连城才觉得忿忿不平,他凭什么要怕萧临楚?

    他和阮璃连孩子都这么大了,他就不信,萧临楚真的能对阮璃下手。

    再说,这些年他一直等着凤云轻,现在凤云轻好不容易回来了,他能放过凤云轻那个香饽饽?

    双手叉腰站在那里,箫连城回头,咬牙瞪了一眼萧临楚的房间。

    现在看你得意,等哪天谨太后知晓凤云轻回来的时候,看你还怎么威风?

    咦,不对!

    萧临楚脸色很黑,似乎很不得意的样子,一定是在凤云轻那里吃了闭门羹。

    想到他这位天纵英才的哥哥,情路比他还要坎坷,顿时心里舒坦多来。

    箫连城变得得意,回到自己的院子,哄老婆,抱女儿,没出息的不亦乐乎。

    萧临楚则是一口气喝了三杯茶水,还是觉得不解气,他拧眉扭头,“来人——”

    守在外面的侍卫应声而入,萧临楚面沉如水,“拿酒过来!”

    侍卫不敢违命,径直去找了最好的酒,连同酒杯一起,递了过来。

    萧临楚给自己倒了一杯,一杯酒下肚,火气更盛,索性摔了酒杯,对着酒坛喝了起来。

    很多年,他没有这样放肆的饮酒了,他的胃不好,为了很多人,他都得克制自己。

    但是现在,他只想恣意的放纵一回。

    半坛酒下肚,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嘭”一声,酒坛子被他放在桌子上,溅起了醇香的酒花。

    他拧着眉头,一只手撑着桌子,支撑自己的身体,一只手揉着眉心。

    外面,传来了侍卫的声音,远远的,抑扬顿挫,“报——”

    萧临楚凤眸微眯,菲薄的唇吐出一个字,“讲——”

    那侍卫跪地,隔着紧闭的房门,毕恭毕敬,“回皇上,太后微服私访,人已经在蓝雪帝都的路上,还请皇上早作排算!”

    萧临楚脸色一变,银牙紧咬。

    在蓝雪帝都的路上?这么说,白谨早就离开了赤月赶往蓝雪凑热闹,只不过先斩后奏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眸子,“让箫连城早作安排,还有,婚礼的事情,务必瞒着太后!”

    侍卫应声退下,萧临楚皱眉坐在那里,思前想后,他都觉得谨太后来者不善。

    这个时候的蓝雪帝都,对他来说,已经够乱了,他不想白谨再横插一脚。

    原本他跟凤云轻之前,就有诸多隔阂,现在内忧未除,又多了白谨这个不算外患的外患。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不会好过。

    一个人在屋子里静坐了半响,他觉得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他得跟凤云轻好好谈谈。

    不管她忽然变卦,不打算再要他的原因是什么,他都必须了解个清楚。

    想到这里,萧临楚站起身,推开了房门,朝着外面走去。

    是夜,华灯初上,奢华的琉璃盏为整个皇宫,平添了一抹温暖的色彩。

    凤云轻未食晚膳,一个人坐在那里,任由晚风吹的纱幔,轻舞飞扬。

    她白衣黑发,面容消瘦,披散的青丝宛如黑瀑布般,包裹着她纤瘦的肩膀。

    外面响起脚步声的时候,她只是轻轻的抬了抬头,那宫女施了一礼,低声,“公主,起风了,奴婢帮您把窗户关上!”

    凤云轻摇了摇头,表示不必。

    宫女矮了矮身子,退下。

    萧临楚隔着飘忽的纱幔,看见凤云轻的时候,凤云轻正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无助的宛如一个孩子。

    他的心蓦然一痛,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一只手,紧紧攥住。

    他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只能隔着一道窗户,两重珠帘,远远的看着她。

    不知道是哪个宫女,最先看见了他,几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他索性上前,审视的看了那宫女两眼,沉声,“公主这个样子,多久了?”

    宫女垂首敛神,“最近刚刚开始,公主回来的时候,人还是十分活泼的!”

    萧临楚点了点头,用下巴一点屋子里面,“去通报你们公主,有个名唤沈亚的人,子时会在京郊等候!”

    宫女颔首,萧临楚扭头看了凤云轻一眼,眉头紧皱,接着转身离开。

    凤云轻听见沈亚两个字的时候,眸光一亮,宛如濒临绝境的人,看见求生的希望。

    她忍着身体的眩晕站起身,脸色苍白的看着宫女,“沈亚在哪里?”

    宫女只好又把话重复了一遍,凤云轻脸色煞白,低声呢喃,似乎在重复宫女的话,骤然又回过头看着宫女道,“谁?是谁传的话,沈亚在京郊等我?”

    宫女低声报出了萧临楚的名字,凤云轻犹豫半响,还是转身,朝着宫外跑去。

    京郊的子时,处处透着渗人的凉意,这里不比赤月国,四季分明,这里一年四季都只有冬天。

    凤云轻跑到京郊的时候,硕大的一轮圆月挂在树梢,四周静谧的可怕。

    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大团的白雾,在眼前凝聚成型。

    她环视四周,周围并没有沈亚的影子,双手拢起在嘴边,她大声叫了起来,“沈亚,沈亚——”

    可是回答她的,是空旷的草地,还有一望无际的雾气。

    她蹙眉站在那里,不死心的再次喊了起来,“哥,哥哥——”

    沈亚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这个时候能够见到沈亚,那么她的红猴毒,就有一线希望。

    可是空旷的京郊,只有风吹浮雪的声音,哪里有人的影子?

    她失望的转身,刚刚想要回转,路就被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挡住。

    毫无意外,眼前站的是萧临楚。

    也只有萧临楚才懂得沈亚对她的重要性,才会将沈亚搬出来,骗她离宫。

    她面色冷寒的看着他,蹙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接着转过头去。

    萧临楚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素白的脸,低声,“见我一面,就让你这么心不甘情不愿?”

    凤云轻抿唇不说话,萧临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判一个人死刑,也总得给人喊冤的机会,现在我想跟你解释,你要听还是不要?”

    凤云轻脸上,终于有了情绪的波动,她回头看着他道,“不要,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绕过他想走,他却伸手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回头看着她清瘦的侧脸,低声,“为什么?”

    凤云轻凄苦一笑,眸中有泪光闪烁,她咬唇半响,缓慢的道,“为什么?我这一生,有选择的权利吗?”

    她回过头来,眸光咄咄逼人的看着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以前在安城的时候,你萧临楚想娶就娶,现在,你以为你还可以一手遮天吗?”

    萧临楚深吸一口气,拧眉看着她,一言不发。

    凤云轻冷笑一记,字字顿顿的道,“我不是你的玩物,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懦弱不长进,从今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说完,她想要挣开他的钳制,他却不甘放手。

    抿唇,深呼吸,萧临楚将满腹的不悦压在心里,拧眉看着她道,“你想怎样?”

    凤云轻蹙眉看着他,再次想要挣开道,“放手!”

    萧临楚见她用劲十足,怕自己再用力僵持下去,反而伤了她,随即松手道,“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萧临楚喜欢凤云轻,从他娶她的第一天,他想要给她的,都是宠爱,如今在你的眼里,却只是玩物两个字……”

    他自嘲一笑,盯着她近乎冷漠的脸,低声,“凤云轻,现在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在你的眼里,才是爱?”

    最后几个字,他说的极其缓慢凝重,那双深邃的眸子,也如凝了雾一般,让她的心,重重一震。

    她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他紧紧的拧着眉头,试探的问道,“是因为,我的身份?”

    他记得,她曾经问过他,可不可以,不要做皇帝?

    可是那个时候的他,一心想着赤月和雪鸾宫之争,怎么可能让皇权旁落?

    凤云轻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道,“你想多了……”

    如果以前,是因为她的身份配不上他,那么现在,她蓝雪公主的身份,足以跟他比肩。

    她脚步缓慢的往前走,萧临楚拧眉冷声,“凤云轻,够了没有?”

    她顿住脚步,萧临楚蓦地上前,再次攥住了她的手腕,他拧眉紧紧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开你,你究竟在做作什么?”

    这句话,让凤云轻一噎,原来她的所作所为,在他的眼里只是做作?

    脸色苍白的回头,她恨恨的看着萧临楚,咬牙切齿的道,“凭什么我不要你,就是做作,你不要我的时候,总是理所当然?”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他愤怒的看着她。

    凤云轻冷笑,清眸带着敌意的寒光,“你很多时候,都不要我,在我和皇位之间,你选择的是皇位,在我和张芊芊之前,你选择的也是张芊芊!”

    她怒吼。

    萧临楚气急,咬牙切齿,他强迫自己冷静,不要试图跟一个女人讲道理。

    半响,他缓慢的道,“好,就算我以前对不住你,那现在呢?现在你又凭什么判我死刑?”

    凤云轻平静的看着他,默了半响,低低的道,“我问你,要是有一天,我和白谨同时落水,你会救谁?”

    萧临楚冷笑,又是这种愚蠢的问题,似乎全天下的女人,都喜欢问这种问题。

    他咬牙不说话,凤云轻审视的看着他道,“你会选白谨,因为她是你的母亲!”

    萧临楚面色难看,凤云轻继续道,“萧临楚,其实我们骨子里,都是一种人,亲情永远比爱情重要,所以,我不想让自己再一次被选择!”

    她低头看着他攥着她手的大手,低声,“放手吧!”

    萧临楚眸光阴鸷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白谨确实对你诸多不满,但是现在,你是蓝雪公主……”

    “够了!”凤云轻愤恨的打断了萧临楚的话,蹙眉看着他道,“公主公主,张口闭口就是公主,我现在是蓝雪公主,保不准哪一天我就不是了,那个时候怎么办?蓝雪公主的身份,还能做我一辈子的护身符吗?”

    萧临楚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过了五年,她变得聪慧了,沉静了片刻,他叹息着开口,“白谨那里,我会想办法!”

    凤云轻冷嘲一笑,“我伤了你,一走了之,你真的以为白谨会放过我吗?”

    这一次轮到萧临楚无言以对,他盯着她须臾,点头,“是不是说服了白谨,你就会答应嫁给我?”

    凤云轻动了动干裂的唇瓣,拒绝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他以为她只是提前听说了白谨来的事情,所以担心,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注视着她苍白的小脸,他叹息一声道,“不要怕,一切有我!”

    凤云轻闭眸不说话,任由他抱着自己,站在京郊的林子里,一夜天明。

    白谨到的时候,刚好是第二天午时,箫连城和阮璃带着果果,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吃饭。

    果果调皮,围着桌子跑来跑去,阮璃就拿了饭碗跟在后面追了喂饭。

    箫连城满脸笑容的看着果果,果果被阮璃追的烦了,就朝着箫连城跑来,嘴巴里大声喊着,“爹爹救命,救命……”

    箫连城展开双臂,果果就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他抱着果果,微笑着看着阮璃。

    阮璃叹息,“果果,自己出来好好吃饭!”

    果果从爹爹的怀中,探出一个脑袋,嘟着嘴巴,“不要,就是不要!”

    阮璃气的想要跳脚,可是这些年的隐忍,让她再也做不出跳脚之类的动作。

    她端着饭碗面色铁青,“果果,我数三下,立刻过来!”

    果果这些天被箫连城宠着,越发的胆大包天,回头冲着阮璃吐舌头做鬼脸。

    阮璃气的咬牙,上前就想揪了果果,箫连城却赶紧将果果抱紧,看着阮璃道,“宝贝,不要打我们的果果,我会教育她好好吃饭的!”

    阮璃脸色难看,怒视着箫连城,“谁是你的宝贝?不要把你那种不三不四的作风,教给果果,把女儿还给我!”

    平日里,阮璃怎么给脸色看,箫连城都忍了,可是在女儿面前,她一点面子都不给,说他不三不四?

    是可忍孰不可忍,箫连城咬牙看着阮璃,“我护着我的女儿,我怎么就不三不四了?”

    阮璃眸中可以喷出火花,咬牙切齿,仿佛看着自己的仇人,“你的过往,你的那些莺莺燕燕,还要我一个一个给你数出来吗?”

    箫连城气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怒道,“我的过往?我的过往不堪,你又好到哪里去?你和萧临楚,还有箫亦陌萧锦玉的事情,要我在女儿面前给你说出来吗?”

    阮璃气的哭了,瞪着箫连城道,“我和他们怎么了?我有什么过往值得你说道的?”

    箫连城皱眉,把心一横,绕过了女儿居高临下的看着阮璃,大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气势。

    “你确定你的过往清清白白?如果这样,那么果果是怎么出来的?”箫连城口不择言的道。

    阮璃脸色煞白,眼泪无声滑落,她瞪着箫连城半响,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箫连城的脸上。

    箫连城被打的,俊脸微微一偏,白皙的脸颊上,五根触目惊心的指印。

    阮璃手打的麻木,她还来不及撂出狠话,左边脸颊就遭来了横空一掌。

    她被打的愣住,转头就看见了怒容满面的白谨。

    这几年,白谨没什么变化,站在权利的巅峰,浑身的气势,倒是越发凌厉。

    她严厉的看着阮璃,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当年和凤云轻一起,疯疯癫癫的丫头。

    不过阮璃的变化,委实大了一些。

    为了孩子,她让自己变得温婉贤淑。

    但是再温婉贤淑的人,当着自己孩子的面,被人扇了一耳光,都要炸毛,况且起由还是箫连城这个人渣。

    她忍着怒火,眼泪在眼眶打转。

    箫连城手足无措,担心的看着阮璃,还来不及开口解释,果果就大叫一声哭了起来。

    她扑上前,对着白谨拳打脚踢,不住的哭骂道,“坏人,你是坏人,不许打我娘亲……”

    箫连城拧眉,叫了一声,“果果,回来!”

    他刚刚想要上前抱了果果,却见白谨嫌弃的蹙眉,旁边的嬷嬷早已知悉白谨每个动作表情,几个阔步上前,赶在了箫连城的前面抱起了果果,伸手就是狠狠一拧。

    果果的哭声,惊天动地,满脸是泪的看着阮璃,阮璃的心,跟被人剜走了一般的疼。

    她扑着上前,就要救果果。

    白谨却适时的伸脚,将阮璃绊倒在地,她一摆首,周围的侍卫立刻上前,左右一起将阮璃摁住。

    箫连城是先救女儿也不是,先救阮璃也不妥……

    他怒视着白谨,声音森冷,“放了她们!”

    白谨拧眉,“我就知道,你们兄弟两个,一个是被凤云轻迷了心性,一个是被阮璃勾了心魂!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等着这个阮璃,你别忘了你是杀她们全家的凶手!”

    ---题外话---2月1日,恢复更新,每天六千字,嘤嘤嘤,还有读者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