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报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样的村子,这样的世外桃源,这样的村民,像什么呢?

    像一个试验场,被圈禁起来的小白鼠。

    他们究竟是幸福呢?还是不幸呢悦?

    凤云轻也弄不明白。

    走回了李二两的家里,天色还早,萧临楚将灌来的水,倒在一起搀。

    柴房,李二两发现了黄蛾女这个奇怪的存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家里,竟然多出了这么一号人物,而且还被捆的严严实实。

    他好奇的打量黄蛾女,左左右右,前前后后。

    黄蛾女的嘴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李二两就嘀咕,“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被绑在这里?我替你松绑好不好?”

    黄蛾女赶紧点头,如小鸡啄米般看着李二两,李二两搓着双手,“哎呀,解开不太好啊,三爷知道,会扒了我的皮的,不如我拿掉你嘴巴里的破布,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绑你好不好?”

    黄蛾女继续点头,希冀的看着李二两,李二两抚着下巴犹豫,“还是不好啊,万一你嘴巴里藏了什么暗器,我李二两岂不是折在了你的手里,不如你给我香一下,证明你嘴巴里没有暗器好不好?”

    黄蛾女瞪着李二两的眸子中,已经喷出了火花,李二两却猥琐的笑着,不知死活的上前,凑近黄蛾女的脸颊,重重的亲了一口。

    黄蛾女嘴巴里塞着破布,整个人如狰狞的野兽般,喉中发出嘶吼,李二两亲了一口,觉得不过瘾,笑着道,“左边亲了一口,右边不能落下……”

    他在黄蛾女的右边脸颊,再次眯着眼睛亲了一口,正在嘚瑟的时候,黄蛾女的眸子中,倏然爆发出猩红的光芒,宛如野兽出闸,她仰起头大声嘶吼一声,李二两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接着是房屋颤抖,有瓦片从房顶坠下。

    李二两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黄蛾女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脸红毛的野人。

    她的脸颊,似猴非猴,张大的嘴巴里,布满了獠牙,那团成一团的皱皱巴巴的破布,被她一仰头就咽了下去。

    李二两吓的魂飞魄散,大叫一声,转身想要逃跑,可是黄蛾女已经狰狞着上前,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疼的惨叫连连,额头上爆出青筋,冷汗涔涔,正在他以为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黄蛾女居然松开了他,痛苦的仰头嘶吼。

    柴房的门被撞开,萧临楚和凤云轻站在门口,李二两哭喊着,连滚带爬的来到两人脚边,大声喊道,“三爷,三,三爷……”

    萧临楚不出声,一瞬不瞬的盯着黄蛾女,黄蛾女疼的满地打滚,可是越是动,越是疼,那裹了天蚕丝的绳索,狠狠的勒进了她的肉里,直到她恢复成原样,疼痛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她躺在地上,狼狈不已,全然没有了开始的漂亮模样。

    李二两胆战心惊,对这种外表看上去美丽,却是妖怪化身的女人,敬谢不敏。

    他两腿打着哆嗦,躲在凤云轻和萧临楚的身后,声音打颤,“三,三,三爷,她是,妖怪,她是红猴怪……”

    凤云轻早就已经听说了黄蛾女的事情,自然不会惊讶,反而是用一种同情的的眼光,看着黄蛾女。

    黄蛾女脸色煞白,躺在地上,不住的哆嗦,上下牙齿打架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居高临下,却没有丝毫的傲然之色,她蹲下身子,扶起了黄蛾女,黄蛾女看了看凤云轻,又看了看萧临楚,忽然之间神色凄楚,眸中的光芒变得瑟缩无比。

    她在怕凤云轻,就仿佛一个山野妖精,遇见了真正的大妖。

    凤云轻身上露出的无上威力,让她感觉害怕,这也是为什么在钟鼓村的时候,两个大红猴怪看见了凤云轻会臣服的原因。

    如果说,沐晗是长生改造的成功品,那么凤云轻就属于半成品,而剩下的红猴怪,就是残次品。

    他们看见了凤云轻,看见了沐晗这种人物,自然会害怕颤抖。

    凤云轻蹲在那里,怜悯的看着黄蛾女,黄蛾女颤抖着,不敢去看凤云轻的眼睛,凤云轻低声,“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为何要在盐湖中下毒?”

    黄蛾女抬头看着凤云轻,坚定的吐出了两个字,“报仇!”

    凤云轻蹙眉,“盐湖村中的村民,跟你有仇?”

    黄蛾女笑了一下,面容狰狞,她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再次问道,“这十里八乡,都靠着盐湖村的盐自给自足,你在盐湖村下毒,其实是想控制整个盐湖村为中心的村子,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黄蛾女大声吼叫,“我要报仇,我要报仇,你听不懂吗?我要杀光所有人,我要报仇!”

    凤云轻蹙眉,萧临楚担心黄蛾女伤了自家老婆,随即一脚将黄蛾女踹飞道,“这十里八乡,难不成都和你有仇?”

    黄蛾女被踹翻在地,身上的绳索勒的更紧了一些,她笑的诡异,浑身上下都溢出了鲜血。

    那是被天蚕丝伤的,细若毛发的天蚕丝,勒入皮肤,滋味着实不怎么好受。

    凤云轻嗔怪的看了萧临楚一眼,怪他不该怎么暴力,蹙眉看着一边尚未回过神的李二两,“二两你去外面守着,刚刚动静那么大,我怕会惊动邻居!”

    李二两忙不迭的点头,这种危险的情况,他巴不得躲的越远越好。

    李二两走了之后,凤云轻再次问道,“现在你可以说了,你和这盐湖村四周的十里八乡,究竟有什么仇恨?”

    黄蛾女笑的阴森森的,“我跟十里八乡,原本没有仇恨,可是这十里八乡,供给了灯塔村的长生,是长生把我变成这个样子,是灯塔村的村长,将我一家六口,变得不人不鬼,颠肺流离,最后惨死异乡!”

    黄蛾女咬牙切齿,眸中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凤云轻顿时明白过来,“你是大红猴怪的小老婆……”

    黄蛾女怔了一怔,应该是没有明白,凤云轻话中的意思。

    凤云轻低声道,“在钟鼓村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听大红猴怪的意思,他们一家,应该有六口,而且村长曾经赏赐给了他一个美人,后来,却一直没有见他口中的美人,我还以为这人,是村长派来监视他的,所以逃走的时候,并没有带着那女人一起……”

    凤云轻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定定的看着黄蛾女道,“你还是跟着他们一起逃了,是吗?在钟鼓村的时候,你就跟灯塔村的人有着往来,你利用他们发动机关,毁了钟鼓村!”

    黄蛾女摇头,看着凤云轻道,“你猜对了,也猜错了!”

    她沉默了片刻,徐徐道来,“我原本是村长收留的孤女,后来被许配给你口中的红猴怪,开始我是不答应的,但是村长的态度很坚决。后来,他让我在他们的饭菜中下毒,我遵照他的吩咐做了,谁料,纵使这样,夏怀仁还是不满,他竟然怕我叛变,也在我的茶水中喂毒!”

    黄蛾女闭上眼睛,脸颊上挂着泪水,她哽咽着道,“我很后悔,其实大哥大嫂他们,对我很好,三个孩子天真活波,是我把他们变成了那个样子,他们走的时候,想要带着我,那个时候他们或许还没有察觉,是我下毒,我没有脸跟他们一起走,就留了下来,随时为他们打探消息,是我给他们出主意,让他们躲在钟鼓村,这一躲就是十年……”

    黄蛾女说到这里,凤云轻和萧临楚已经明白了,这一躲就是十年,可是十年之后,它们还是死了,死在了钟鼓村的村民,和萧临楚的手里。

    萧临楚面无表情,俊脸上没有丝毫的悔色,倒是凤云轻,心里百感交集,盯着黄蛾女半响道,“你一个人,斗不过整个灯塔村的,现在你告诉我,通往灯塔村的路,还有,长生究竟是什么?”

    黄蛾女睁眸,看着萧临楚和凤云轻道,“就算我告诉你们,通往灯塔村的路,你们也去不了……”

    她笑了一笑,诡异的看着凤云轻道,“不,你可以去,但是他……”

    她看着萧临楚,摇了摇头,“他去不了,因为他在水底,他会死!”

    凤云轻蹙眉,不解的看着黄蛾女,萧临楚倒是听懂了她的意思,“你是说,去往灯塔村的路,在盐湖的湖底?”

    黄蛾女不说话,萧临楚冷声道,“你之所以觉得,我去不了,是因为云轻中毒,我没有中毒,而红猴毒,其实是从鬼脸猴和灯塔水母身上,提炼出来,所以中毒的人,可以常年呆在水下,不用闭气对吗?”

    黄蛾女一怔,神色惶恐的看着萧临楚,或许她没有想到,萧临楚知道这么多。

    凤云轻关心另外一个问题,“长生是谁?他是个人吗?他是不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而来,追求长生的人,其实是他?当年躲在雪鸾宫血池池底的人,就是他,他就是长生对不对?”

    凤云轻一口气问了很多,蹙眉定定的看着黄蛾女,黄蛾女则是不解的看着凤云轻,凤云轻神色焦灼。

    萧临楚一把拉了凤云轻的手,沉声道,“你问这么多,她怎么可能会知道?还是让她说一些灯塔村的情况!”

    凤云轻反应过来,脸色煞白的点头,盯着黄蛾女道,“你告诉我,灯塔村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黄蛾女凄苦一笑,“灯塔村,其实没什么好神秘的,灯塔村之所以这么富足,只是因为大陆各国,每年都要给雪鸾宫很多贡品,你们想想,几个国家养活一个村子,这个村子能不富足吗?”

    凤云轻不说话,开始回忆雪鸾宫的情况。

    她去了雪鸾宫之后,确实发现,雪鸾宫并没有传说中的有钱,可是诸国进贡是事实,如果银子不在雪鸾宫手中,那么又在哪里呢?

    而沐晗,其实就只是个傀儡而已……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已经真相大白,雪鸾宫是长生用来震慑世人,并且谋财的工具,而灯塔村,则是他的试验场。

    他做了这么多,其实追求的,无非就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长生。

    凤云轻闭了闭眼睛,在心里叹息一声。

    他追求长生,跟她有何关系?跟沈亚有何关系?为什么要牵扯到他们?

    还有白谨,萧临楚,所有人都沉陷其中,这个长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凤云轻觉得头疼,肩膀一紧,整个人已经被萧临楚揽住,拉入了怀中。

    她抬眸看了萧临楚一眼,萧临楚神色严厉,“不准胡思乱想!”

    凤云轻点了点头,黄蛾女继续道,“灯塔村的人,都很愚昧,他们知道,他们随时都会死,随时都会被下毒,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逃出来,甚至他们的子孙后代,都被教育呆在那个划定的圈子里!”

    凤云轻不说话,萧临楚淡漠的道,“这是圈养式的教育,夏瑜算作你们村子的另类,可是她逃出去,都没有办法生存,遑论别人?”

    黄蛾女冷冷一笑道,“是啊,猪被圈养时间长了,都不愿意走了,哪怕知道明天就会被宰,也不敢不愿离开他们的猪窝,何况是那些人,每天的锦衣玉食,谁舍得那个金窟?”

    萧临楚搂着凤云轻站起身,“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所谓的妙音软筋散,妙音是什么音?”

    这应该是一种乐器,凡是中毒的人,只要听到那种声音,就会浑身无力,失去反抗能力。

    若是十里八乡,甚至是灯塔村的人,都中了这种毒,这倒不失为控制灯塔村的一种利器。

    黄蛾女抬眸看着萧临楚,“你放开我,我吹奏给你听……”

    萧临楚冷眸看着她道,“你最好识相一点,不要耍任何花招!”

    萧临楚抬手,想要划开黄蛾女身上的绳索,凤云轻却赶紧阻止道,“不要,你忘记我们也中毒了吗?”

    萧临楚微微一笑,宠溺的看着凤云轻,“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我!”

    萧临楚有多自大,凤云轻是见识过的,可是现在,他竟然说出,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我这样的话。

    凤云轻的心,暖暖的,一瞬不瞬的看着萧临楚,萧临楚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顺手划开了黄蛾女身上的绳索。

    他盯着凤云轻,低低的道,“让她在我身上试试,若不然,我怎么知道,她没有骗我?”

    凤云轻点点头,两只手抓着他温暖的大手,瘦小的身子悄无声息的挪动,将他挡在了身后。

    黄蛾女解开了绳索,弹弹自己身上的衣衫,从衣袖中拿出一个折叠的口哨,将口哨一节一节的抽开,她瞟了萧临楚一眼,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

    并不是什么好听的声音,甚至有些刺耳,凤云轻紧张的看着黄蛾女,将萧临楚死死的拦在身后,生怕这黄蛾女会出什么幺蛾子。

    可是吹奏了半响,凤云轻已经听的失去耐性,这药效还是没有发挥出来。

    萧临楚同样的不耐烦,冷声打断,“够了,不要再吹了!”

    黄蛾女放下了口哨,面无表情的道,“可能,你们中的毒不够深,所以这妙音不起作用!”

    萧临楚拧眉看了她一眼,抿唇,“绑起来!”

    他觉得这哨声不太对劲,虽然没有失去内力和力气,但是此刻的他,内力翻涌,有一口灼热的血,堵在喉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