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八章:夫妻争执

第八章:夫妻争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明月冷冷一笑,抬头,被纱布挡着的眼睛,仿佛可以穿过紧闭的眼睛和纱布,看到自己的妈妈,“不是善茬?我管她多难对付!你就是不愿意帮我,不愿意替我报仇,我就知道,你有哥哥那么听你的话,你肯定不会管我的死活!”

    金苑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明月,失望透顶的目光,犹如她如今悲戚的心情,“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我的女儿,我如果不管你的死活,我现在会站在这里么?你到底要让妈妈多失望你才满意?沈明月,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最后语落,金苑竟带着哑声的泣音。

    沈明月咬着唇不说话。

    金苑别过头,语气冷淡的说,“明月,我们沈家,不容许再出现第二个沈从瑗,你姑姑当年为达私欲,迫害了一个又一个,可到头来,丈夫不爱,儿女不敬,我绝不允许我的女儿,变成一个毒妇!痛苦一辈子,你的身份,足以让你得到更好的,该是你的,妈妈一定会为你争取,不是你的,你就算抢来了,我也不会允许!”

    “我不要你为我争取,我想要什么,我大可以自己抢,我姑姑痛苦,是她留不住男人的心,我可以,只要我得到了,我一定不会像姑姑一样,妈妈,你帮帮我,好不好,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沈明月带着哭腔恳求道再一次摸到金苑的手,紧紧的拉着,仿佛,无助的少女,却想着最恶毒的事情。

    金苑见她不仅没有一丝悔意,还越说越离谱,不禁用力一甩,把眼睛依旧缠着纱布的沈明月用力地甩在床上,脸上的失望和心痛越发明显,咬着唇,忍着眼泪漫出,冷冷的说,“沈明月,你想都不要想,好好做手术,这一次,就算你再不愿意,我绑也要把你绑到M国!”

    说完转身走出病房,却在门口顿住,淡淡的说,“你也不要再奢望你父亲能够帮你,他再疼你,也不能干涉我对你的管教,我不可能让我的女儿,罔顾人伦道德!”

    说完对着门口的保镖淡淡的说,“好好看着她!”

    “是!”

    转而,金苑的身影,消失在慢慢合上的门口。

    沈明月全身颤抖,对着门口放下嘶声大吼,“我一定不是你的女儿,你才会这样对我!我恨你!”

    如若不是眼睛被蒙着,且涂有药水,沈明月必定泪流满面。

    她出身豪门大族,受尽万千宠爱,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没想到,最先不同意的,竟是自己的妈妈,哪怕以前她再不听话,多让她伤心,她都不会说对自己如此绝情,这一次,竟然那么狠,要把自己送走,她就那么不待见自己么?

    摸着自己的眼部位置,沈明月倏然大恨,叶语澜那个贱人,她必定要让她死在自己手里,把她的眼睛挖出来,再让她沦为千人之骑,以泄心头之恨!

    合上的门,隔开了母女两,金苑,站在那里,身后的声音,让她既心痛又悲寂,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倾心教导,却把她宠的不知天高地厚,她不敢让自己的女儿一头撞上去,明明知道,这次叶家的人,不会再像叶璇一样手下留情,她看不透那个人,自己的女儿,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墨琛是沈明月的表哥,哪怕没有阻碍,都不可能在一起。

    她做不到。

    送走吧,离开这里,不要参与这些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她能做的,只有在风暴来临之前,把自己的女儿,送走。

    离开这里,她起码不会有生命危险。

    别人或许在嘲笑和恐惧叶家的再次归来,她却只觉得,全身都在颤抖,叶家的女人,虽然重情重义,也不是蛇蝎之辈,但是,一旦狠起来,那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

    叶璇就是一个例子,只不过,她的心狠,只留给了她自己,能够对自己心狠的人,只会对别人更狠,一个这样,那么,叶家其他人,也不会是心软的人。

    她当年虽然身嫁沈家,却不曾参与那些争斗,局外人,永远比局内人清醒,看到的,也更多。

    提步,无力的离开。

    沈家。

    因为丧事还没过多久,所以,宅子里一片寂静,甚至,大厅里的佣人,也有些低沉。

    老太太去世,大小姐住院,沈括又心情不好,所以,下人们也不敢大意,都把自己藏起来一样,缩小存在感。

    书房,低沉的气氛弥漫,带着些许的死气。

    沈括穿着灰色的衬衫,坐在沙发上,他的对面,坐的,是沈明坤。

    沈明坤穿着白色的休闲装,寸发,肖像沈括的五官凹凸有致,轮廓分明,带着一副眼镜,一副儒雅的大学生样,看起来很斯文。

    父子二人有些相似,沈明坤本身有着父亲的样貌,母亲的性子,所以,也是个帅气温润的男人,与妹妹沈明月的骄横不同,他比较斯文。

    许是性子不和,也由于他的沉闷,他和妹妹的关系,也不像自己的父亲和姑姑一样好。

    这一次的事情,他不曾表态,去医院看过妹妹,也对她不算厌恶,毕竟是血缘至亲,但是,也不会像家里人一眼,去惯着她,所以,兄妹二人只能说处得来。

    沈括看着沈明坤,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无奈叹息问道,“明坤,你觉得这次的事情,如何解决?”

    沈明坤挑挑眉,淡淡的说,“父亲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妹妹不在理!”

    “可······”沈括头疼啊,这不是在不在理的问题,而是门面问题,沈明月身为沈家千金,却被墨琛的女人打成这个样子,不仅是爱女之心让他愤怒,最重要的,是沈家下不了台,作为墨家姻亲,墨先生的外祖家族,沈家这一次,算是受了大辱,关乎的,不是沈明月的情绪,而是家族脸面。

    沈明坤淡淡一笑,意味不明的说,“父亲,妹妹这一次算是受教了,她毕竟失礼在先,您要明白,叶家的那个女人,是墨琛公布的未婚妻,不是见不得人的情妇!”

    未婚妻和情人的概念,或许在平常人那里,并不是很大的不同,但是,在这样的家族,未婚妻,就相当于准妻子,墨家那样的家族,墨琛所承认的未婚妻,就已经相当于墨家的女主人,对于墨琛而言,也即是说必须娶的女人!

    除非最后那个女人死了。

    而情妇的定义很多,现在时代的渐进,已经很少了,在很多年前,那些豪门大族的男人,都会在妻子之外,还会有一群女人,那些女人说好的,是姨太太,或者按顺序成为二夫人三夫人,但是,也就是见的人的情人,用古代的称呼,就是小妾。

    而现在,很多男人一生中都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他们有的分别养着,也许那些女人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不会在意,即使有了孩子,那些孩子也都是私生子,有的偷偷摸摸得养着,那些女人晚上是他们的床伴,白天,就是陌生人。

    那种人,就是现在的情妇。

    现在的男人,特别是这些家族的男人,女人必定不止一个,但是,那些女人,都在最黑暗的角落里。

    正如他的父亲,他也知道,父亲必定不止母亲一个女人,但是,那些女人,都威胁不到母亲的利益,泄欲的女人而已,最起码,沈括对自己的夫人,哪怕不是所谓的爱情,却是有感情的,但是,男人总有对一个女人不感兴趣的时候。

    金苑会是他的夫人,他最重要的女人,却不是唯一的。

    对于这点,沈明坤虽然不赞同,却无权置喙。

    金苑出身京都金家,接受的教育是比较类似于贤良淑德四个字的,她对丈夫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沈括不会干涉她在沈家的地位,她也会做一个妻子该做的。

    金苑自己都不去在意,他们也不会在意。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墨琛怎么说都是沈家的外孙,这一次······”

    墨瑄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却没有任何反应,只能说,他对这个女人的纵容,已经到了他们想象不到的程度。

    竟然容许一个女人对自己的母亲无礼,对自己的外祖家族当众打脸。

    “父亲,您别忘了,那个女人是墨琛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她的肚子里,就一定是墨琛的子嗣,而妹妹,质疑的是他的女人和孩子!”沈明坤看着沈括,语气有些强调之意。

    墨琛说叶语澜是他的未婚妻,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墨琛的,沈明月却众目睽睽之下,指着叶语澜的肚子,说是野种,如果当天听到这句话的是墨琛,且不说叶语澜于他而言重要到什么程度,就说,于一个男人而言,那都是打他的脸,墨琛必然不会轻易放过沈明月。

    何况,那个女人在墨琛眼里,是什么地位,他们猜不透。

    沈括默然。

    “妹妹的性子,我们沈家的人,都明白!”

    沈明坤继续道。

    “就算这件事情,月儿无礼在先,但是,墨家现在的态度,我仍旧无法消气!”沈括皱着老眉,含着丝丝怒火愤声道。

    “父亲想要墨家什么态度?您觉得,墨家该有什么态度才让您满意?”沈明坤淡淡一笑,轻声问道。

    沈括哑口无言。

    什么态度他会满意?并没有实际的想法,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对于墨家,沈括可以说是恨得咬牙,也实在惧怕,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在墨家,受尽委屈,却又不得不想尽办法让她过得好一点,纵然知道,妹妹这一切都是自找的,但是他却不得不为了妹妹,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

    他忌惮墨家,有很多原因,沈从瑗是一个,还有的就是,墨家的权,足以摧毁整个沈家。

    他是一个家族的主人,他想要权,却不是最大的权,只能惧怕最大的权!

    “父亲,您别忘了,墨琛对沈家,是什么态度!”沈明坤淡淡的说完,站起来,顶了一下眼镜,转身走出书房。

    正好碰上医院回来的金苑,沈明坤冷淡的眉眼随即消逝,对着金苑温声道,“妈,您怎么回来了?”

    金苑柔和一笑,“你妹妹情绪不好,我也不想再呆在医院,就回来了!”

    沈明坤蹙眉,“不如我去劝劝她?”

    “没用的,你的妹妹和你姑姑一个样,都是那么固执,也罢,无可救药就让她远离这里吧!”金苑无奈的说道,眉宇之间尽是疲惫。

    “可是,您······”沈明坤最敬重自己的母亲,他自小是金苑教育着长大,和沈明月不一样,因为老太太需要她照顾,所以,就疏于沈明月的教导,把她送到墨家大宅给沈从瑗照顾,沈明月自小就和沈从瑗亲近,所以,和母亲比较生疏。

    然而,他最不忍,母亲不好。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和你父亲聊一下!”金苑扯出一抹笑意,淡淡的说。

    沈明坤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

    顺着金苑走来的走廊,下楼。

    金苑深深吸了口气,推开书房的门,沈括还在里面坐着,应该是,听到她的话了,所以等她。

    见她进来,沈括开口问道,“明月如何了?”

    金苑坐下,苦苦一笑,低着头道,“冥顽不灵,你觉得能如何?”

    沈括脸色一僵,别过头去,无力叹息,“你好生劝着她些,不过就是女人之间的矛盾,我也······”

    “劝?”金苑抬头直直看着沈括,语气有些酸涩,“阿括,你的女儿什么性子你不知道么?如果能劝,我何至于如此失望?她就是一心裁进去了,不愧同出一脉,她的性子,像极了沈从瑗!”

    金苑苦涩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无奈至极。

    “金苑!这件事情和瑗瑗有什么关系?你别气急了就牵扯她!”上课淡声喝止金苑的话,怒目横生!

    “怎么?我说错了么?阿括,你的妹妹什么性子,你十分清楚,你的女儿什么性子你也明白,你对你妹妹的纵容究竟想要到什么地步?”

    金苑彻底恼了,沈括就因为所谓的相依为命,对他的妹妹几乎是纵容道无法无天的地步,甚至连正常人的判断能力都没了,如果不是知道沈括早年和妹妹感情多好,她甚至都觉得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罔顾人伦搞到一起了。

    她嫁进沈家二十几年,若不是沈括不曾亏待她,婆婆有对她好,她早就恼了。

    “苑儿,你当明白我······”沈括无力的想说什么,金苑却接下了他的话。

    “我明白你和妈还有瑗瑗自小母子三人相依为命,可是,她却不是我相依为命的人,我为了你纵容她,这么多年凡是为她考虑,但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妻子,你做什么我管不了,但你起码该明白,你的妹妹把你的女儿教成什么了?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变成第二个沈从瑗!”

    这是第一次,金苑因为沈从瑗和丈夫发生矛盾,她是一个大度的女人,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但是不代表什么都不在意,女人最在乎的,无非就是父母丈夫孩子,她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孩子,然而,女儿的样子,让她多次心痛。

    她甚至都不去计较丈夫在外面和情人卿卿我我,无数个夜晚在外面和情人颠鸾倒凤,但是,她有原则,他们是商业家族的联姻,她只要做好一个豪门贵妇,她贤良淑德,对丈夫婆家尽心尽力,却没有情意,所以,不会心痛,却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误入歧途。

    “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金苑,明月的事情,与瑗瑗有何关系?”沈括也恼了,站起来大声问道,他不明白,温婉大度的金苑怎么会那么斤斤计较。

    “你知不知道?你的女儿,竟然罔顾人伦喜欢自己的表哥!你以为这一次被当众打脸,不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么?我甚至怀疑,她这样,是不是被自己的姑姑常年教导而随波逐流!”金苑厉声质问。

    站起来眼神直直的盯着沈括,丝毫没有惧意。

    “金苑!”沈括不可置信的看着金苑,“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很明白,阿括,这么多年,我一直恪守本分,但你不要以为我是傻子,我秉承一个豪门女人该有的风度,对于沈家,我无愧于心,对于你,我已经做的足够好了,但是,这一次,我不可能再顺着你的意,你可以纵容你的妹妹不择手段,但是,我的女儿,绝不能如此,既然说开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也不是一定要做你沈家的掌权夫人!你明白么?”

    金苑看着沈括眼中一片透彻,似乎,说出了这些话,就解脱了。

    原本她不想再挑明这些事情,但是,近段时间以来,沈明月一度反常,丈夫多年来包庇自己的妹妹,自己在意的婆婆也不在了,她已经没什么顾虑了。

    以前,出于对老太太的敬重,她什么都忍,现在她何必再忍?

    和沈括二十多年的相敬如宾,虚情假意,她受够了。

    沈括眯着眼,看着金苑,似乎在审视她此时的心境,却越发不明。

    难道,他一直以来看到的大方贤淑,都是假象?

    金苑本家教育极好,她是出于家族联姻,才嫁给他,婚后,二人没有感情基础,金苑很是大体,就像一个木偶一样,对于沈家和他,几乎都不曾有过半句怨言,但是,却没有一个女人该有的韵味和新鲜,他对她,也不曾说过有感情,欣赏她的大方,所以,他在外面无数的情人,很少会和她有夫妻之间的情趣,她为他生下一儿一女,照顾家母,操持家务,他最在乎的母亲很喜欢这个儿媳妇,这就是他需要的女人,夫妻两人,也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今日,他才明白,她做的一切,仅仅是她联姻于自己的责任。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明白,所以,我从不期待,阿括,就当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求你,不要让我的儿女,变成你和沈从瑗的模样,我受不起良心的谴责和真相的压迫,当年你们做什么,我都不曾参与,我不希望我的女儿,成为你们的下一代,不想让她为你们的错误承担后果,你不明白,什么样的人最残忍,你自认为的骄傲,其实都是别人的耻辱,我也不想多说,明月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也别想再管了!”金苑抿着唇,看着沈括,几乎是四目对视,夫妻二人,第一次说得如此坦诚。

    沈括也是第一次明白自己的妻子,原来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只是不想在意而已。

    “苑儿······”沈括嚅了嚅嘴,沉声叫了一声。

    “我会把沈明月送走,我不想再说这些没用的,你想做什么我管不了,我想做的,你也别管,如果你认为,我已经丧失了做你夫人的资格,那我无话可说!”金苑自嘲一笑,带着无所畏惧的信念,她转身走出了书房,仿佛,抬头挺胸一样。

    曾经,她抬头挺胸的嫁进来。

    那个时候,她是沈家老太太选中的儿媳妇,也是金家的千金小姐,她家教严厉,出身书香门第,金家在京都是一个政客家族,她的骄傲,让她没办法和他们一样去勾心斗角,那个时候的沈家,和现在一样,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是,她却不喜欢。

    她的骄傲,在这么多年里,隐形的几乎自己都以为不在了。

    金苑站在门口,缓缓拉上门。

    合上的瞬间,沈括瘫然于沙发上,迷茫,叹息。

    ······

    城市的夜,亮如白昼,而此时的海面,安静的只听到浪声阵阵,拍打着岸边礁石,在这平静的夜晚,本该入梦酣睡,然而······

    午夜,数辆直升机盘旋半空,仿佛一声号令之下,缓缓落于海边的停机坪!

    一个个黑衣人自直升机走出,守在那里。

    男人身着黑色长款风衣踏步走下飞机,黑衣人驻地恭迎,肃穆井然,海风卷卷,惊起了男人黑色的风衣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