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三十四章:陈年丑事

第三十四章:陈年丑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你想要怎么样?杀了我?还是想要逐我出墨家?”沈从瑗问道,然而,眼神看着墨皓颖,有着丝丝的退却,她有些害怕,这一切都被他们知道了,那么,她能辩驳什么?

    女人挑挑眉,姣好的容颜划过一丝丝不以为意蔑视,语气淡漠充满着冷意,“难道你不知道,死亡,对于我们而言,是最好的结局?你觉得我会让你如愿以偿么?逐出墨家的这个问题,恐怕你没有听清楚我的话,你从来就不是我墨家的人,这次,我不管你参与了多少,做了什么,就算不死,我也让你绝不止脱一层皮那么简单!”

    沈从瑗拳头微微缩了缩,垂眸不语。

    她该怎么办?她怕死,但是,更怕生不如死,虽然自信墨皓颖不敢杀了她,但是,现在想想,墨皓颖是一个没有情面的人,她当年为了墨家的利益和叶家的那些事情,连丈夫都不放过,那么自己呢?

    的确,沈从瑗虽然不及蓝韵那样工于心计,但是,也还是明白的,这次的事情,她参与了,就算不死,恐怕也不会好过。

    “你是琛儿的母亲,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的母族,你最骄傲的靠山,这一次,别想逃过!”

    沈从瑗一惊,猛然看着墨皓颖,“你想要做什么?”

    “你说呢?”墨皓颖挑挑眉,“澜澜失去一个孩子,我就让沈家,断—子—绝—孙!”

    沈从瑗心底萌生极不好的预感,不可置信的看着墨皓颖。

    甚至心底发秫!

    断子绝孙······

    “不可以!”沈从瑗厉声喝道,“沈从瑗,你敢对我沈家的人下手,我也会让你后悔!”

    墨皓颖闻言一愣,嗤笑道,“让我后悔?”

    沈从瑗得意道,“没错,这件事情我虽然参与其中,可是蓝韵才是主谋,但是,别人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恨毒了蓝韵,却不敢对她下手,因为,她手握着,你最大的弱点!”

    墨皓颖闻言眯着眼睛看着沈从瑗一副自信的样子,她知道,沈从瑗故意半遮半掩,是因为这里有人,然而,墨皓颖已经明白沈从瑗的意思了,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知道内情的人可不多,何况,当初沈从瑗并不知情,现在怎么会······

    沈从瑗眼眶中蓄满无尽的恨意,看着墨皓颖咬牙切齿道,“墨皓颖,我怎么都不明白,叶璇有什么好?墨皓阳维护她,你维护她,人人都说她多美多高贵,她不过就是一个狐狸精,在墨皓阳和季擎天之间游刃不足,恐怕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被她勾走,她拥有这么多,为什么还要来抢走我的男人!”

    她有那么多选择,唯独要来抢走我最爱的男人?

    墨皓颖淡淡的说,“你和她,永远不可能相提并论,今天我不杀你,你说的对,我不会杀你,可是,琛儿怎么处置,我也不会过问,沈从瑗,我哥哥娶了你,是我墨家最大的耻辱和败笔,而你,这辈子,无非就是一场笑话!”

    说完,让墨云推着她离开,原本紧张的氛围,尽数褪去,沈从瑗连忙掏出手机想要联系自己的哥哥,却怎么也拨不出去,别墅电话也被切断,系统隔离,整座别墅都守着监禁软禁她的人,所有佣人都被墨无双遣走,除了监视她的人,没有一个人照顾她,所有生活起居都任由她自生自灭。

    而她的心腹,也被不知道带去哪里了。

    然而,和她一样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的蓝韵,此时,也在季宅焦头烂额。

    然而,季承侑现在拒绝接电话,更是不愿意见他们,现在季家对付墨家的事情,算是败露了,但是,墨家那边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得知消息的季擎天不解,他都已经想过了,最多就是季家受到打击,但是,劳家破落,劳娉被抓,劳家姐弟一个昏迷不醒一个逃离南亚,不知所踪,劳家这次是在劫难逃的了,然而,沈家被监禁,据说沈家小姐失踪,墨家正在派人寻找,蓝韵试图想要联系沈从瑗,却怎么也打不通电话,现在得知,沈从瑗被软禁于墨家大宅,蓝韵无措,从季擎天那里得知季承侑在外面买了处宅子,蓝韵和季承茜母女二人立刻驱车前往。

    虽然季瑾对季承侑阳奉阴违,却也把握分寸,现在为止,顾梦瑶在哪里除了季承侑和她,无人得知,那天,季擎天是让她拦着季承侑,拦着顾梦瑶的消息,其实,只是蓝韵告知季擎天季承侑劫走了她们的筹码而已,季擎天便打电话让季瑾先稳住消息,却并不知道顾梦瑶在哪里,死没死。

    对于这样的人,季擎天向来不在意。

    他忌惮叶家,因为内心是有些恐惧的,对墨家,更是有些心虚,所以,这次之所以参与这件事情,出手对付墨家,无非就是,不希望自己不想面对的两个家族联手,来对付他。

    季家虽然不及墨家的权势,但是,墨家想要对付季家,可不像劳家那样咬几下就可以的,墨家的实力摆在那里没错,但是,季家也是曾经和墨家几乎持平的家族,只不过当年被叶家废去了部分势力,叶家转帮墨家,季家受创而已。

    但是,百年大族,也不是那么容易吞下的,何况,墨琛狠则狠,在这些家族权谋上面,还是有些浅。

    季承侑的别墅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起码,能住人了。

    因为顾梦瑶现在脱离了危险期,医生说现在只有等着她醒过来了,现如今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季承侑自然不可能一天到晚呆在医院,就让护士照顾她,自己回来了。

    刚刚得知,他从母亲的手里劫走的劳佳明逃走了。

    现在的局势,虽然只是劳家遭祸,外界都只以为劳家三个人失踪了,但是,只有他们这些局内人才知道,劳家已经算是完了,现如今,不仅劳家,恐怕沈家也脱不了干系,那季家呢?

    墨家会怎么做?

    正坐在客厅看着关于蓝天国际航空业偷渡的报纸,因为他不喜欢,所以,整座别墅除了几个保镖,没有什么人,就连清洁的人还没调来,整体看起来,别墅不似季宅一样富丽,然而,细细一看,处处精致且透着低调的奢华,原来的窗帘甚至都被他让人换了,那是他想要住进来之前,季瑾让人装的,后来他不满意,推掉所有家具,让人连夜从欧洲运来一些有品位的东西,窗帘如今是米白色的花边纹底纱,细细一看,简约而不失典雅。

    贴合室内的摆设,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只不过,再温馨的场景,独自一人,都是冷冰冰的。

    坐在那里忽然听到双重的高跟鞋触地的声音,季承侑闻声看去,便看到玄关处的走廊,走过来两个人。

    季承侑连忙站起来,看着二人走近,打量着两个人的表情,蓝韵面色很不好,仿佛随时爆发的冰山,冷着脸走过来。

    季承茜虽然面色不好,但是,眼中的担忧是淹没不去的。

    季承侑蹙紧眉头,看着离自己只有两三步的蓝韵,开口淡淡的叫了一声,“妈,ji······”

    “啪!”那声姐还没完全咬住音,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别墅,甚至,在这个厅子里,响起了一重回音。

    季承侑站在那里,脸偏在一旁,一动不动。

    俊逸的脸蛋上面,瞬间肿起,五个指印仿佛烙印一般,就这样与他皮肉相溶。

    蓝韵失望的看着季承侑,掌心的痛意未减,甚至隐隐发麻,她眼中蓄满了泪水,咬着唇看着季承侑,微微缩了缩指尖,既心疼,又失望!

    季承茜不可置信,她以为妈妈再生气也就是斥责几句,她还想着拦着妈妈不让她失了理智,但是,一进来就出手打人,她始料未及。

    惊声叫道,“妈,你打弟弟做什么?”

    连忙拉着蓝韵的手,以防她再次出手。

    虽然这次计划季承侑成与她们作对,但是,就算输了,她也不怪弟弟。

    蓝韵任由季承茜拉着手,无动于衷,眼神看着季承侑,冷冷地问,“你知道错了没有?”

    季承侑站在那里,脸部的痛意让他感觉麻木了,但是,内心却是心痛无比,这是这么多年来,蓝韵第一次打他,他是蓝韵最疼爱的儿子,所以,连骂他都不曾有过,今天打他,他不是责怪母亲打他,而是心疼,母亲竟然认为他错了!

    敛了敛睫毛,看着蓝韵,眼眶里有些湿润,喉结动了动,他哑声道,“救人一命,我何错之有?”

    他从不认为,自己错了。

    眼神,毫无遗漏的看着蓝韵,倔强和固执,蓝韵竟然有些慌乱,这样的眼神······

    甩开季承茜的手,微微握拳,厉声道,“没错?我是你的妈妈,你为了外人,竟然屡次与我作对?我蓝韵这辈子,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子?”

    为什么要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个人,也一样,总会有这样的眼神。

    “妈,你别怪他,弟弟还年轻,不懂得顾全大局,这次你就原谅他好不好?”季承茜拉着蓝韵,急忙道,看着蓝韵怒不可揭的样子,季承茜看着季承侑急声道,“承侑,妈妈这几天都在生气,你就认个错,不要再惹妈妈生气了!”

    “我没错!”季承侑仍然坚定自己的想法,淡淡的说,“您和父亲从小教我,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就算您失望,我也不后悔,而且,您不是如愿以偿了么?那个孩子,没保住!”

    话语一落,季承茜暗叫不好,蓝韵厉声道,“我教你对得起良心,但是,却从未教过你忤逆我,你明明知道,我势在必行,妈妈不想你参与进来,你呢?不但参与了,而且还与我作对!那个臭丫头是你什么人?你要救她的命来伤我的心?”

    语气伴随着丝丝的颤抖和失望,狠狠地扎在季承侑心口。

    他看着蓝韵,抿着唇,随后问道,“她和我们有什么仇?您要用她来达到目的?妈妈,您难道不能仁慈一点么?顾梦瑶跟我们季家毫无恩怨,那个孩子,何其无辜?您到底想要我怎么做?难道您也想让我变成和您一样,心狠手辣的人么?”

    “心狠手辣又如何?”蓝韵冷声道,“你根本不明白,在这个世界,这个圈子,弱肉强食,只有狠才是立足的根本,你以为你这次救了顾梦瑶,就会有人念着你的好么?承侑,就像你看到的,妈妈心狠手辣,然而,若我不狠,我蓝韵二十年前就死了!这些年,我对你掏心掏肺,悉心教导,却没想到,终究让你活的太简单了,让你只看到你自以为是的对和错,却不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季承侑拧眉,看着蓝韵,嘴唇动了动,无力问道,“那您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难道即使不择手段的残害人命?”

    蓝韵冷冷的说,“残害人命又如何?你是季家的儿子,等你挑起季家担子的时候,你会明白,维护了家族利益,不让家族没落,是你最大的责任,在维护家族的过程中,从来都不在乎手段和鲜血,甚至,在这个过程之中,有的人,可以算计身边所有人,哪怕再不情愿,这就是命运,你可以嗤之以鼻,你可以不在乎,你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整个季家被墨家打压,用你所谓的仁慈,看看能不能让别人对你也仁慈?或者说,等有一天我们季家没了,整个家族,正脉也还,旁系也罢,都为人鱼肉任人宰割!”

    季承侑默然。

    站在那里,想着蓝韵的这些话,没有出声。

    “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姐姐我都不曾如此害怕过,我唯独怕失去你,这个世界,容不得心慈手软的人,承侑,别再让我失望!”

    蓝韵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别墅,不光是季承侑,季承茜也愣在那里,蓝韵的话,让姐弟两都有些感触。

    季承茜比季承侑明白的多,但是,蓝韵的一席话,还是让她很有感触的。

    季承侑微微抬头看着季承茜,哑声叫道,“姐······”

    季承茜看着季承侑,轻声道,“承侑,你不知道现在妈妈多伤心,如今还不知道墨家会怎么对付季家,而且,你再不愿意接受,也不该和妈妈的意愿背道而驰才对,你好好想想吧,至于你救的那个人,既然你救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要搬出来,也要回去看看,这几天,恐怕不太平!”

    说完,季承茜也走了。

    只留下季承侑独自一人站在大厅里,蹙紧眉头。

    ······

    蓝韵回到季宅,才知道季擎天已经回国了,她顾不得别的,连忙走进了书房。

    季擎天坐在桌子后面,处理着季家的事务。

    看到蓝韵走进来,也没有说什么,依旧翻阅着文件夹,眉头紧锁。

    蓝韵自顾走到他的面前坐下,问道,“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一会来就那么忙?”

    就算墨家知道内情,现在一阵忙碌,墨家无暇那么快就对季家出手吧。

    季擎天淡淡的说,“我没想到墨家的那个小姑娘那么厉害,墨瑄都忙不过来,她竟然处理的游刃有余,还给我们使绊子,本该今日到的一批货,昨晚午夜被困在R国港口,季承侑不管事,我不处理不行!”

    “你是说,那批要运往M国的货?”蓝韵蹙眉问道。

    季擎天没有回答,然而,鉴于对季擎天的了解,蓝韵也明白,自己说对了,季擎天本来就不喜欢和她聊天,自然,能不说就不说。

    虽然明知道,但是,蓝韵还是不舒服,淡淡的说,“我刚刚去见了承侑!”

    听到季承侑的名字,季擎天抬起头看着蓝韵,淡淡的问,“你见他做什么?事已经过去了,他只是孩子,你也别怪他!”

    “我去把他打了,骂了一顿!”蓝韵看着季擎天,咬着音道。

    季擎天眼一眯,握着钢笔的手微微缩紧,不满的说,“你打他做什么?他又没坏你多大的事!”

    蓝韵闻言,嗤笑几声,声音有些高昂的问,“我养了一个和我作对的儿子,不把他打清醒一点,怎么对得起我这些年来的养育恩情?我一想起他倔强的性子,我就堵得慌,你说,我养他他不像我就算了,也一点都不像你呢!我就怕,我二十年的心血,会毁之一旦!”

    季擎天看着蓝韵,面色冷漠,淡淡的说,“你想说什么?”

    蓝韵的性子,极少会提及季承侑的那些事情,除非,有什么问题。

    蓝韵闻言挑挑眉,轻声道,“如今季家虽然难以撼动,却也已经不复当年,既然败露了,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墨皓颖不敢对季家出手,一旦墨皓颖有顾忌,墨琛也不会一意孤行!”

    “什么办法!”

    蓝韵莞尔一笑,站起来走到一边给季擎天倒了杯水,随后绕道走到季擎天的身侧,拉开抽屉拿出一个药瓶子,倒了一颗递给季擎天,轻声道,“立刻让承侑继承季家,我相信,这个办法,你会赞同的!”

    季擎天看着身前的药和水,眉眼一蹙,不知道在想什么!

    蓝韵却看着季擎天,笑得很欢,很自信。

    姣好的容颜,美得那么让人窒息!

    ······

    墨皓颖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现在墨琛全身心的投入照顾还在昏迷的叶语澜,然而,墨皓颖回来的时候,他却在走廊外面静静地站着。

    全世界的喧嚣,都没办法融入他。

    一个人,落寞的站在走廊上的窗台下面,仰望天际,俯视城市的街道。

    这两天,墨琛几乎都没有走出那个房间,今天怎么会站在外面?

    摆摆手,让墨云不要跟着,墨皓颖自己摇着轮椅靠近墨琛,许是轮子划地的声音有点大,墨琛看过来了。

    他很憔悴,即使如此,他也很少合眼。

    墨皓颖明白,其实,孩子没了,墨琛的心痛,最深吧,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孩子这样惨烈的死去,自己的女人,受这样的苦,而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爱叶语澜,所以,心会更痛,不知道叶语澜醒来后,会多痛苦。

    淡淡的看了一眼墨皓颖,墨琛没吭声,转头继续看着外面。

    墨皓颖自己摇着轮椅,直到位置与他相平,看着他看的世界,温婉一笑,轻声道,“姑姑以为,澜澜没醒来之前,你都不会走出来呢!”

    “姑姑!”墨琛喃喃叫了一声。

    “嗯?”

    墨琛无力的问,“我是不是很无能?如果我好好保护她,她会好好的,还有几个月,我和她的孩子就降生了,她也不会躺在里面,也不会差点没命!”

    男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自责和痛苦。

    墨皓颖笑意全无,看着墨琛轻声道,“不是你无能,琛儿,你难道没有想过,即使你不在,别墅那么多人,对澜澜的保护从未松懈过,为何,她还是没了孩子?”

    墨琛深邃的眸子尽是茫然,“难道不是顾梦瑶的死还有······”

    墨皓颖浅浅一笑,摇摇头,轻声道,“顾梦瑶人没死,却也不知所踪,可是,给澜澜通报顾梦瑶死讯的人,是你母亲的人!”

    墨琛没有说话。

    “其实,你并不是猜不到,墨氏财团的机密文件,多半是从墨瑄手里泄露出去的,能够从你大姐那里窃取机密的,只有一个人,再加上,她虽然没有干涉墨家的生意,却也是略知一二的,一招调虎离山,澜澜孤立无援,她的性子,不可能会在墨家这样的情况下让你回国,只有自己忍着想办法,我问过医生了,如果那天早上没有那个死讯,澜澜不会受打击,或者,这个消息能够暂时压制住,等她没那么虚弱的时候告诉她,她自然起码不会落到几乎一尸两命的地步,细想一下,这一切,如果只是别人来做,她不参与,最坏的结果最多是动了胎气,澜澜胎相一向稳固,绝不会流产的!”

    “我以为,我起码,是她的儿子······澜澜怀的,是她的孙子!”墨琛无力道。

    “儿子?孙子?琛儿,墨家那么多人命,损失惨重,澜澜的孩子,包括她曾经为了自己的地位,把你置于何地,你难道不明白么?她的眼里,骨肉亲情于她而言,只是换取地位的工具而已!我知道,你从不说我也知道,其实,你对你的母亲,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冷漠无情,可你知道我和你父亲为何会对她如此厌恶么?如果当年她什么都不曾做过,凭着她生了你和你姐姐,我们墨家必定不会亏待她,可是,贪心不足,最后,若不是因为你和你姐姐,她现在恐怕早是一具骸骨了!”

    墨皓颖的语气中,是对沈从瑗的半点不屑和厌恶,甚至,在墨琛这个儿子面前,毫不掩饰的用这样的语气指责他的母亲。

    墨琛不是怪墨皓颖的话,而是,对墨皓颖的话,拧眉问道,“她真的,参与了么?”

    “她无从抵赖,这一次,不仅是她,墨瑄也一样,虽然不是她泄密的,但是,那些文件,是她给你母亲看的,而且,明明她自己就是一个商业强人,为何墨璃去了还不够,还和墨璃起争执,再把墨无心叫走了?那是因为沈从瑗给她的建议,虽然无心,却已经无法撇清责任,我已经勒令她回国了,所有事情,交给了墨璃处理!”

    墨琛听着墨皓颖的话,却没有吭声。

    一个姐姐,一个母亲,他虽然不像平常人一样和她们亲密,但是,一再宽容,而如今,竟然害死了他的孩子。

    他难道杀了她们么?不杀,这件事情,澜澜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却也不能再忍耐了。

    如果只是损害了墨家的利益,他最多为墨家赚取更多的利益,兜着不了了之,而如今,他怎么忍?

    “你在中东那几天,遍地焦尸,一片废墟,当时那样的场面,不像当初南亚的那场爆炸,这次才是可怕,姑姑知道你虽然面冷,但是,对于那些死者,还是痛心,你迟迟没有心情,让人有机可乘,就是那些人知道你阅历不多,手段再厉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琛儿,墨家是一个血腥的家族,墨先生是一个杀伐果决的人,姑姑想让你慢慢来,慢慢明白该怎么做,却不想,澜澜的事情,会如此惨痛,这次的教训,深刻且能让你终生难忘,你要记住,你不能再又和中东的时候,一样的犹豫和顾忌,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次的事情,你母亲你姐姐你的外祖家族,还有,所有参与了的人,姑姑想知道,你能狠到什么地步!我墨家的男人,错了一次,再也不能用第二次了!”

    墨琛微微握拳,看着前方的高楼林立,紧紧的抿着唇,然而,他仿佛,也有了思路,点点头,“姑姑放心,这次教训,琛儿永生难忘!”

    这一句永生难忘,多么大的代价?

    他无辜的女儿,竟然是他永生难忘的教训!

    墨皓颖适才满意的点点头,“你能明白,自然好,现在澜澜没有醒,你该做什么就去做吧,别忘了,澜澜所流的血!”

    别忘了,那鲜红的血,是你的骨肉!

    墨皓颖没有再说话,看着墨琛的哀恸和静默,她独自一人摇着轮椅离开,墨云连忙上前推着她,走进病房。

    只有墨无双缓缓走到墨琛身后,恭声叫道,“墨先生!”

    她知道,三姑说了那么多,墨琛一定有事情需要她去办!

    “说吧!”墨琛没有回头,淡淡的说。

    “墨痕传回消息,已经查明了,对中东工厂下手的人,是那一带地区最大的狼火军火组织,起先,这个工厂都是以生产别的产品为掩盖,并没外人知道那是军工厂,墨痕问您,该怎么处置?”

    墨无双轻声道。

    墨琛狐疑的看着墨无双,淡淡的说,“还有呢?”

    墨无双硬着头皮回道,“是有人匿名给他们寄了一封信,他们才知道的,寄件人却无署名,而且墨痕问过了,那个组织的人,也并不知道那是墨家的地盘,现在,就等您一句话了!”

    墨琛转回去看着外面,墨无双以为他不再说话了,正想悄然退开,然而,男人却冷冷开口,“告诉墨痕,一个不留!”

    墨无双一惊,连忙点头,“我明白了!”

    却也心底大骇,狼火组织虽然没有墨家那么强的势力,也是一方地主,在那一带盘踞多年,人不少,生意也不错,墨琛一句话就要端了。

    不过,她也知道,墨琛这次不可能再留情,叶语澜都还在里面躺着呢,墨琛更不会留情。

    “不惜代价,查清楚谁给的消息!”

    “是!”墨无双领命。

    ······

    然而,这事还没过,墨皓颖正在吃晚饭的时候,墨无双再次跑来传了一个消息。

    劳佳珊死了!

    此时,墨皓颖闻言,筷子一颤,愣是有些失神了。

    原来,劳佳珊自那天昏迷以后,就再也没有醒,在劳家的时候,医生还给她注射要睡吗,倒也不会有事,她的药,常年累月都要吃,吃不下也要注射,但是,墨无心带人去劳家的时候,把她带走了药却停了,一连两天,虽然也是被带走,但是,劳娉是关在地下室,而劳佳珊,就在她的旁边关着,不过,起码有个地方躺着,今天下午,鬼使神差的,劳佳珊醒了,然而,却是回光返照,她知道什么都结束了,心系顾梦瑶下落的墨璃听说她醒了,就想去问她,结果,她刚刚进去,劳佳珊一直不说话,最后,她一靠过去,保镖肯定谨慎保护墨璃,也靠近了,结果,劳佳珊便抢过保镖的枪,虽然力气不大,到底保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以为她要对墨璃开枪,她却枪口对着自己,痴痴傻傻的笑了。

    轻轻的说了一句话,“爸爸,妈妈,这辈子,我和你们无缘,下辈子,我一辈子承欢膝下可好······”

    子弹穿透脑壳,劳佳珊就这样倒在那里。

    墨皓颖睫毛一颤,低低一笑,轻声道,“她也可怜,死了也好·····”

    劳佳珊也许最大的执念,就是她的父母吧,她记得,那一年,劳佳珊刚刚出生,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墨无双看着墨皓颖,轻声道,“劳娉得知劳佳珊死了倒是很伤心,不过,她说,想要见您!”

    “见我?”墨皓颖挑挑眉,随后,轻轻颔首,“事到如今,我的确,该去见她一面,就是不知道,我跟她,还能谈些什么······”

    她曾经是劳娉的二嫂,却从未有过和睦的时候,不仅是因为她个人不喜欢这个小姑子,再加上,她虽然嫁进劳家为媳,却鲜少和劳家一起生活,婆媳关系,姑嫂关系,妯娌关系,她都没有好过,因为,她的好朋友是叶家的人,她们都不喜欢,可以说,是都忌惮。

    再加上,劳娉对劳隽这个哥哥,终究是过于依赖,依赖到和她这个嫂子不对盘的地步,可见,确非一般。

    但是,她怎么说,也该去送故人最后一程!

    ······

    轮椅轻轻的行在灯光有炽亮的廊间,两边都是紧闭的门。

    知道走廊尽头,同样紧闭的门,却站着两个黑衣人。

    看到墨皓颖到来,有些恭敬的打开门,墨云推着她走进去,紧随的墨无双和一起来的墨璃跟在后面,一进门,便看到劳娉坐在那里,室内虽然不算豪华,但是也是有厕所有床有水,甚至,看起来还算凑合能住!

    劳娉低着头坐在那里,听到声音看过来便看到墨皓颖,还有她身后的人。

    眼神慢慢的都是怨恨,那是刺骨冰寒的恨意。

    劳娉在这里两天了,两天的时间,没有自由,没有光明,不知昼夜,只能自己估摸着已经两天了,她没想到,自己也会被人关在这样简陋的地方。

    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和尖酸嘴脸,此时,劳娉只是一个绝望的女人。

    她的珊珊,死了·····

    她最宠爱的侄女,今天,就在她的隔壁,那声刺耳的枪声,震倒了她所有的意志!

    眼镜的红肿,宣告着她不久之前的伤心恸绝。

    然而,看着墨皓颖的眼中,仍然是带着仇恨的。

    墨皓颖看着劳娉,也着实让她微微惊讶,劳娉竟然会如此绝望和落寞。

    劳娉的视线从墨皓颖身上移到她身后的人上,微微蹙眉,看着墨皓颖淡淡的说,“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墨璃首先不同意的嚷嚷道,“滚你犊子!谁不知道你想要伤害我姑姑,有话就说,没话说就别浪费我姑姑时间!”

    情急之下,脏话破口而出!

    劳娉讥诮道,“我如今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阶下囚而已,有些话我觉得墨皓颖不会想让你知道的!”

    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墨皓颖的。

    “有什么话······”墨璃还想继续说,墨皓颖打住她。

    “你们都出去,我跟她,有些话,是该单独谈谈了!”

    “可是姑姑,她会不会······”

    墨皓颖浅浅一笑,摇摇头,“我不会有事的,出去吧!”

    墨璃自然心不甘情不愿的,然而,还是被墨无双拖出去了。

    门被缓缓拉上,墨皓颖坐在那里,也没有摇动轮椅,只是静静的看着劳娉。

    劳娉毅然,看着墨皓颖,幽幽道,“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讨厌你的么?”

    墨皓颖敛了敛睫毛,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劳娉轻声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仿佛,在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成年的时候,那天,我二哥跟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就特别排斥你!”

    墨皓颖仿佛早就明白一样,不为所动。

    “我两个哥哥,都很疼我,可是,我却把两个哥哥的疼爱,分成两个阶层,大哥,是父亲,二哥······是丈夫······”劳娉低声道,“我这辈子,只喜欢过一个人,可是,命运玩弄于我,我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哥哥,起了这样的念头,甚至,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墨皓颖看着劳娉,没有正常女人听到这些消息时候的怒火和气愤,只是淡淡的看着劳娉,挑挑眉,“所以,他说的对不起我,是因为你?”

    她记得,劳隽有一次莫名其妙的对她说,对不起,而且,是不停的说,那个时候,他们感情还很好!

    “对不起?”劳娉闻言猛然看着墨皓颖,咬牙切齿道,“他对不起你?那我呢?他更对不起我!你知道么?那一年,我十九岁,我的第一个男人,竟然是我的哥哥!你不知道吧,无数次,你回墨家住的夜晚,我都以去哥哥那里小住为由,一次又一次,你知道么?他没有拒绝!后来,那一次,你还记得么?我怀孕了,家里人个个都问我,我的男朋友是谁,我说那个人死了,后来,是你,主张送我到医院流产,你不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背叛你告诉他们叶璇的下落么,因为我威胁他,我说,如果他不这么做,我就告诉你,我的孩子是谁的,那个时候,我恨你,很叶璇,大哥死了,爸妈也死了,若你当初帮他们,他们不会死,若你不嫁给他,他就是我一个人的!”

    一段掩埋了二十年的豪门丑闻,一段见不得人的畸恋,一段违背人伦的不堪往事,就在劳娉的嘴里,慢慢道出。

    仿佛讲的事,一点都不觉得廉耻,仿佛讲着别人的故事,劳娉毫不遮掩。

    墨皓颖笑了,然而,笑得却是很苦,她知道她的丈夫在她之外有别的女人,男人的枕边人,是最敏感的,一开始她就觉得他反常,但是,除了劳家就是他们的小别墅,他从来不在外面过夜,然而,时间久了,就更加敏感,她以为自己多心,一直没有让人去查,那时候墨家又是事多,她就都当自己多心了,直到叶璇死了以后,哥哥说,劳隽和叶璇的死,脱不了干系,她和哥哥说,她要自己清理门户,可是回到别墅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标本。

    那是一个胚胎!

    ------题外话------

    咩哈哈,今天继续万更,嘿嘿,据说,今天双十一光棍节对吧,在这么个好日子里,苒苒广发善心,办个收容光棍的群,当然,不是光棍的伪光棍也阔以快来围观,哈哈哈哈!

    进美人收容所需要提交光棍证明才阔以进群和某苒啪啪啪,嗯哼,不来的话,苒苒把你们吊起来打!

    光棍验证群:371472464(偷偷说一句,今晚九点苒苒给大家看琛子和澜澜的啪啪啪现场直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还有一个男女不拒,人人可进的鬼屋:109144007(里面有鬼神一堆,来来来,咱们来一段人鬼情未了!)

    这个不需要光棍证明!记住,进来的时候,记得写上澜澜的名字,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