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二章:不能喝酒

第二章:不能喝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声音来源于身后,带着纯磁的嘶哑,男人讲着一口流利的美式英文,语气温润,听不出喜怒。

    墨琛听到这个声音其实是有些不悦的,这个布达斯,竟然这个时候跑来。

    叶语澜挑挑眉看着男人一眼,在转身一看,便看到他们身后大概三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男人此时,正摆着温和的笑意看着他们,更确切的说,是看着她!

    男人穿着亚麻色的大衣,长至膝盖,一头浓郁的麻色寸发,有些微卷,肤色不是很白,只能说,他似乎血统有些奇怪,所以,整张脸都带着一些神秘的气息,但是,那双褐色的眼睛,却证明了,他不是东方人。

    但是,恐怕长相却是翘楚!有欧美男人的庞大也有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黑人,然而,不远处,两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却婉转的低着头,时不时的抬头看他一眼,随后,又低下头,有些恐惧,也有些期待。

    叶语澜挑挑眉,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眼神问道:哟,这帅的人神共愤的男的是谁!

    墨琛仿佛看出了某人那眼神里的意思,整个人都不太美妙,拉着她揽在身侧,拦腰扣在自己身边,紧紧搂着,看着眼前的布达斯淡淡的说,“这是我的夫人!”

    宣示主权,不容置喙!

    然而,周边的人听到他的话,都有些大惊失色,这位什么时候结婚了,竟然带着夫人来,看着叶语澜的目光就有些审视和打量!

    谁不知道墨琛继任家族近一年,身边都没有一个女人,甚至被传说成了gay,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有人送了女人给他,他一语不发,可是,据说那些女人没有再出现过,并且,他都没有说过要不要,直接一个字都没有。

    所以,这些事情传开后,试图拿女人来笼络这位的人,都不敢再赌!

    没想到,人家不仅不是gay,身边还有一个那么美的夫人,哪怕不着半点妆容,也是美得勾人心魂!

    布达斯脸色微微一顿,但是还是有些温和的看着叶语澜,点头致意,不唐突的问人家叫什么,也没有显得失礼!

    墨琛转头看着叶语澜介绍道,“这位是克尔顿家族的布达斯先生!”

    语气平平,听不出喜怒,可是,叶语澜却感觉到,自己的腰际被某人的大掌扣得紧紧的,仿佛把自己镶嵌到他的身体里!

    叶语澜恍然,想起墨渊对这位的评价不由得给墨渊记了一笔,这孩子太不诚实了。

    看着布达斯,叶语澜笑得落落大方,轻声道,“布达斯先生,久仰大名!”

    她只是这几天才听说这位的名字,但是,一般都是这个打招呼的吧。

    结果,某人脸都黑了,什么久仰大名,这死女人真是欠收拾!

    布达斯看着叶语澜,挑挑眉,转而看向墨琛微笑着问道,“没想到墨先生早有夫人,可是,与墨先生合作那么久,为何从未听说墨先生结婚了,这就有些费解了!”

    墨琛还没开口,叶语澜就代他回答了,“布达斯先生不知道是因为没这个必要,毕竟,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一句话,不知褒贬,墨琛听了赶脚心情还不错,看来某人都这个男人没兴趣。

    却让布达斯有些怪异的看着叶语澜。

    就算是夫人,在他们的眼里,也只是个女人,哪有女人抢在男人前面开口的,何况是这样的场合,布达斯狐疑的看着墨琛,却也见他没有一丝的不悦,反而还心情不错的样子。

    作为男人,特别是他们这样的男人,被一个女人这样当众扫脸,怎么说也不会是愉悦的表情吧。

    布达斯微微一笑,很绅士的说,“墨夫人说话······真直接,怪不得墨先生会喜欢!”

    话间,也在化解刚刚叶语澜那句话的尴尬和僵硬。

    “谢谢夸奖!”叶语澜笑得很无邪。

    然而,话一落,就响起了一道尖锐的讥诮女音,“喂,你今天穿成这个样子,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克尔顿家的酒会啊?竟然也不会打扮打扮?”

    几人闻声看过去,那个穿着橙色长款礼服的,不正是那天勾引墨琛未遂的菲苏小姐么?

    只见她抹了粉的脸上,带着不难看出的怒火,穿着礼服是抹胸的长裙,头发挽成一个流行的发型,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她的身边一起走来的是两个刚刚在后面看着布达斯的女人。

    在场的人明显是知道这位克尔顿家族的千金的,都有些慎重的退后一下,免得等一下她闹起来殃及,谁不知道,克尔顿家族上任家主妻妾情妇成群,儿女最多,这一代可以说子嗣最兴旺,可是,只有这个菲苏最得布达斯的喜爱,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没几个有好下场,布达斯对这个妹妹还是很好的,和布达斯合作的人,都不会去招惹这个女人。

    在外面或许不需要忌惮,可是,墨西哥黑道几乎就是这位布达斯先生的天下,墨琛不必忌惮,他们却不得不忌惮。

    看到自己的妹妹,布达斯脸色有些阴郁,低声道,“菲苏,不得无礼!”

    随后,不悦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女人,两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是两个身材火辣长相妖艳的欧美女性,都穿着比较正式的礼服。

    叶语澜有些无语的看着菲苏,再看看自己身上对比与现场的人来说很朴素的衣着,摸摸鼻子,这样其实也不朴素,再说了,她身体可经不起这寒风凛冽的天气,他可不要什么风度。

    菲苏气愤的跺跺脚,气急道,“哥哥,今天什么场合,这女人穿成这样就踏进这里,是不给我们家面子!”

    这话,说得更直接。

    再怎么说,人家是客人,菲苏却直说人家不给面子,却是很无礼的,毕竟,人家不给面子你也不能这样说出来的吧。

    墨琛脸色有些阴沉,不悦的看着菲苏一眼,叶语澜握着他的手无声安抚,示意他不要动怒。

    布达斯自然感受到墨琛的心情,倏然呵斥道,“够了,快给墨夫人道歉!”

    就算他知道叶语澜确实不给他们面子,但是,只要人家没说出来,穿着算怎么?

    然而,菲苏这么脑残的说出来就是他们无礼了。

    “凭什么?哥哥,这个女人算什么啊?什么墨夫人,不就是墨琛的情人而已,墨琛根本没结婚!”

    菲苏气道,她现在都还记得因为这个女人,自己被二度丢出酒店,她虽然没心机,但是,不代表没心眼,仇是记上了,她从小到大,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更何况,谁让她是墨琛的女人!

    她是一定要嫁给才可以的!

    然而,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别说墨琛最不喜欢别人说叶语澜是他的情妇,那是他名正言顺的夫人,他宣告人前的妻子,就连心里也认可这个女人,他的脸色瞬间暗沉,不悦的看着菲苏,杀机四起!

    而叶语澜感觉到男人的情绪,按住他的手,自己却是淡淡的开口,“这就是克尔顿家族的教养?”

    布达斯脸色一僵,侧头看着身后的乔治,冷冷的说,“把小姐带回房间,没我的命令,不许放她出来!”

    他已经强烈的感受到墨琛的杀机,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妹妹脑残的样子,却不会真的让她死,他可保证不了,墨琛不会真的杀了菲苏,要知道,即使今天菲苏死在这里,自己也没有报仇的理由。

    因为菲苏自己挑衅的。

    “是!”乔治颔首,看着菲苏淡淡的说,“小姐,请吧!”

    菲苏本来就仗着布达斯的宠爱才闹,自然明白了自己的哥哥已经对自己不耐烦了,自然也明白不能再留下了,要说这点眼色,她还是有的!

    随即,怒瞪了叶语澜一眼,愤恨的离开。

    叶语澜沉着脸,随即冷冷开口,讥诮道,“布达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菲苏小姐连做错事说错了话都不会道歉了么?”

    这对于叶语澜而言,确实是很不悦的,她虽然和墨琛还没结婚,却不会让人如此无理的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不敬,也是侮辱。

    而墨琛,自然也明白叶语澜此话是何意,她自己来处理。

    他虽然不喜欢她独挡一面,但是,他站在这里,就看她如何解决,在不行,他来,绝不会让她受委屈。

    所以,他选择不说话,默然而立,给她最有力的支持,他的静默,便是纵容!

    然而,布达斯却闻言脸色一僵,他身后的几个手下都杀机并然的怒瞪叶语澜收到墨琛的眼神后却有些忌惮。

    而在场的宾客都默不吭声,想看看这位布达斯先生想怎么解决。

    “墨夫人想怎么解决?”他问。

    叶语澜婉颜一笑,声音平淡的道,“菲苏小姐觊觎墨琛在先,无礼辱骂我在后,如果说连最基本的道歉都没有,那就直接抵命好了!”

    风轻云淡的一句,抵命好了,就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而一句话,却让布达斯脸色顿时沉了,就连他身边的人,都不善的看着叶语澜这女人好大的口气,也胆量不错,她就那么自信得罪她墨琛就一定会为了她撕破脸?

    “墨夫人,你的要求未免过于不讲理,菲苏就算说的话可能无礼了,却还不至于让墨夫人要她的命吧?”布达斯淡淡的说。

    啥?叶语澜好笑的说,“不是可能,是真的无礼了!”

    布达斯还真的是有些不悦,但是,他知道,现在不能和墨家决裂,招来一个服务员,端起了一杯酒看着叶语澜,带着些许的咬牙味道,低声道,“那好,我代她向墨夫人道歉,还请墨夫人不要怪她,墨夫人,喝了这杯酒,还请原谅小妹的无礼之处!”

    说着,酒杯往前递了几分。

    墨琛哪里可能会让叶语澜喝到这杯酒,他虽然不管这件事,随便叶语澜折腾,但是,喝酒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到墨琛想要接过酒,布达斯挑挑眉,在墨琛想要抬手之前开口道,“墨先生,没必要把女人保护的那么好吧,我这是代替妹妹向墨夫人道歉,如果墨夫人不喝就太不给面子了!”

    叶语澜如果不接,就变成了不给面子,就算占理,也变成了不讲理,墨琛如果接了,就变成了对叶语澜的不悦,所以,叶语澜只有接下,才是最妥当的。

    墨琛却看着叶语澜,眉眼中含着一丝丝的威胁——不许喝酒!

    如果不是知道叶语澜不想他查收你,他岂会让菲苏离开,既然她想玩,就随她处置罢了,反正,她不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

    收到墨琛暗含的威胁,叶语澜微微点头,转而看着布达斯手里的酒杯,看着周边看好戏的人,眼神一闪,潋滟风华,女人巧言笑兮,看着布达斯得体一笑,轻声道,“布达斯先生不愧是克尔顿家族的人,这可是要我接一个烫手山芋,不得不接了!”

    布达斯挑挑眉,优雅的说,“那就请墨夫人喝了这杯酒,原谅菲苏的无礼,不要伤了和气!”

    布达斯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两家合作为大,女人的不和就不要再计较了,毕竟,两家的关系可不能为了她结束。

    叶语澜闻言,微微点头,看着酒杯,缓缓接过,道,“自然不会伤了和气,毕竟,眼下的合作可是很重要的,若是谈不拢,我罪名可大了!”

    说完,不顾墨琛的脸色和威胁,微微转动手里的被子,酒香飘溢,魅惑迷人,红色的液体让人心醉!

    布达斯脸色一僵,她说的是这次的事情,看来这个女人是想要以此威胁自己让步了,可是,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愚蠢的女人!

    可是,下一刻,他就被这个女人惊到了,只见她优雅的晃了几下手里的杯子,缓缓低头闻了一下酒香,勾唇一笑,却在人人都以为她要喝下的一刻,她却把酒杯缓缓朝下,那红色的液体,形成一个蜿蜒的弧度,洒在红色的地毯上。

    别说墨琛对自家女人的行为有些惊讶,就连布达斯脸色顿时阴沉,他身后的手下都目含杀意的看着叶语澜,女人的优雅笑意和手里正倒向地毯上的酒,无比刺眼。

    “砰!”酒杯脱落女人的手,砸落在地面上,没有破碎,却滚了几圈,叶语澜优雅的展开纤纤五指,轻启唇瓣道,“我忘了告诉布达斯先生了,我大病初愈,医生交代了,不能喝酒,但是,你的好意,我也不好回绝啊,所以,失礼之处,布达斯先生海涵!”

    话是这么说,可是某女人却看不出一点的歉意和懊恼,只有扎眼的笑意。

    让人感觉她很欠揍!

    布达斯脸色阴沉的看着叶语澜,咬牙切齿,“你在耍我!”

    该死的,竟然被她当众打脸!

    “布达斯先生,真是耳聪目明,好眼色,我叶语澜,佩服!”某女人与某男人十指相握,牵在一起,看着布达斯笑道。

    该死!

    “你······”布达斯闻言更是想要掐死这个女人。

    然而,一直不说话的墨琛却开口了,“又顽皮了?”

    叶语澜婉颜一笑,看着男人挑挑眉,我就是顽皮!

    只见某人看着女人的笑脸,声音温和带着浓浓的宠溺和无奈,低声道,却听不出半丝的不悦,仿佛她做什么他都没意见。

    如果是别人,被自己的女人当众抢话,甚至有可能会因此搅黄了自己的合作,早就当众掌括了,他却只无奈的说了一句根本就是纵容的话,这样在场的人脸色有有些奇怪。

    布达斯更是对墨琛的态度气极,“墨琛,你就是这样纵容这个女人?别忘了······”

    男人淡淡的开口,“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别人都认为是错的!

    布达斯这下却没有气,反而狐疑的看着这个笑靥如花的女人,墨琛的话,那可是在告诉他,即使合作废了,那也不打紧。

    他知道墨琛对这次的军火有多看重,才会滞留墨西哥那么久,可是,这次却风轻云淡的表示不在意,墨琛的为人,他很清楚,既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就是代表了他的立场和选择,他选择纵容自己的女人,也不怕合作告废。

    那么,他对这个女人,是动了心?

    布达斯最终,还是退了步,“既然如此,不知道墨先生可有兴趣,与我单独谈谈?”

    墨琛却没有说话,转而看着叶语澜挑挑眉,她若是需要自己陪着,他自然不会答应。

    叶语澜微微点头,轻声道,“我自己单独走走,你去吧!”

    墨琛还是嘱咐道,“那好,记得不许喝酒!”

    叶语澜乖巧的点头,她虽然和墨琛闹,但是,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喝酒伤身,她自然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

    墨琛才放心。

    布达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两个人,随后,转头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淡淡的吩咐,“你们陪着墨夫人,带她走走!”

    “是!”两个女人颔首。

    布达斯环视一圈旁边被自己和墨琛夫妻二人的谈话而围起来的人,淡淡的说,“诸位随意好好玩,我先失陪了!”

    说完,看着墨琛低声道,“墨先生,请吧!”

    墨琛点头,两人都走向楼梯,上楼。

    周边的人也都散去,他们竟然看了一场戏,也是有些怕,就算他们身份都不凡,可是,在这里也不算多厉害,所以,要是刚刚的事情殃及,他们估计就无辜了。

    “墨夫人,我叫莎莉,您好!”听布达斯的话留在这里的女人其中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欧美女人看着自己有些拘谨的说。

    她是布达斯的情人之一,因为长得像布达斯的母亲,所以,布达斯对她还算是宠爱,但是因为出身夜总会,被布达斯从夜总会带回来的,她有些拘谨,胆子也比较小,然而,却挡不住眼神中的媚气和风尘。

    “我叫希亚!”她旁边的紫色身影的女人脸色就没那么好,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她是布达斯的情人,原本是一个名模,长得比莎莉更加妖艳,会魅惑男人,且比莎莉更加受宠,所以,比较傲慢,平时都敢跟菲苏吵架,在这个宅子里,那些佣人保镖都是有些忌讳她的。

    可是,在叶语澜面前,她也没有过于无礼,因为,懂得察言观色的她,自然看得出,布达斯对这个女人虽然气,却也忌惮,所以,还不至于过于傲慢,更何况,深得宠爱的她,自然知道今天的酒会是为了什么,所以,看着叶语澜的眼神中带着不易察觉的仇视,还有懊恼!

    叶语澜打量着两个女人,没想到,这个布达斯年纪轻轻,竟然养了情人在自己的家里,也是,在他们这些男人的身边,那个身边没有一群女人,墨琛是没有,其他人她就不知道了。

    还好墨琛没有,如果墨琛身边的女人不止她自己,也许她不会爱上他,即使爱上了,也不会留在他的身边,这是她叶语澜的傲气,即使爱,也要理智!

    如果得不到最完整的,她就宁愿不曾拥有,索引,这个男人,这辈子,只能是她的,谁敢抢,她就杀了谁!

    她不喜欢有了杂质的情,像布达斯这样的男人,如果是她,是一定不会喜欢的,或许,这两个女人也只是因为布达斯的身份和财富。

    看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叶语澜淡淡一笑,“你们好,我叫叶语澜!”

    “以前从未听说过墨夫人,没想到,墨夫人也是那么的迷人,难怪墨先生那么宠爱!”莎莉审视的看着叶语澜,随后,紧抿着唇低声道,也许是出身夜总会,她话语之间带着些许的风尘之气。

    希亚高傲的挑挑眉,轻抚了一下的锁骨处,阴阳怪气的搭腔,“那是,墨夫人是什么人呐?人家是墨先生的妻子,哪里能和我们这些名不正言不顺的人能比的呀!”

    叶语澜没有说话,却也不生气,她总算是听出来了,这两个人应该是面和心不合,所以,互相讥讽,却也联合起来想要为难自己。叶语澜倒是很无语了,她什么时候得罪了两个布达斯的情人了?

    没道理啊!

    她强烈的感受到莎莉或许没有恶意,但是,这个希亚却对自己有仇视的成分,那就更加奇怪了,她什么时候把别人的情妇给得罪了?

    ------题外话------

    哦啦啦,有人要杀澜澜,嘿嘿,猜出来是谁了么?

    猜出来也只是棋子而已,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