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六十六章 不可原谅

第六十六章 不可原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擎天看着叶语澜淡漠的神色,心口一窒,沉痛的看着叶语澜,动了动嘴唇,哑声问,“那你可想过,我究竟应该怎么做,你才愿意叫我一声爸爸不管怎么做,我都”

    我都愿意

    叶语澜冷冷一笑,“在你的眼里,这一个称呼,是要用来做交易的么”

    “我不是说这个意思,我”季擎天闻言,急切地想要解释,但是,叶语澜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微微别过头,她淡淡的道,“我从未想过,我还有父亲所以,也叫不出口”

    换言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叫你一声父亲

    简单直接,但是,这大幅i季擎天而言,却是深深刺着心窝子,生疼,却没有鲜血。

    “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亏欠了你”

    这是季擎天唯一可以开口说的话,因为他对叶语澜的控诉,是没有任何的反驳资格的,换做是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次次的下杀手,都不会选择轻易的原谅,更何况,季擎天尚且不知道,叶语澜还知道多少当年的事情,不知道她的恨,是否和当年有关。

    倘若当年,他知道她的存在,他一定不会让她流落在外,导致她差点死在自己手里。

    叶语澜抿唇,微微讽刺道,“你不必道歉,你的道歉于我而言,无关痛痒,我要的赎罪,从来不是对不起而你,也永远做不到我想要的那个样子,更何况,我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人生,如果一开始我知道我是你的女儿,我宁愿此生,都不会认识你”

    二十年的人生,她没有父亲的存在,照样活着,只不过,生命中,有了一丝遗憾,少了一丝温暖,而如今,他的存在,却让自己多了一丝的悔恨。

    倘若没有那一丝的血缘牵绊,她只会痛恨,但是,不会心痛,可是,真相如此,她除了讽刺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的选择。

    季擎天沉痛的闭上眼睛,不言语。叶语澜也没有开口。

    过了许久,季擎天看着叶语澜,有些无力的问,“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哪怕我把季家都给你,你也不愿意回季家么”

    季家的**,是很大的,可是,对于她而言,一无是处,叶语澜闻言笑了。

    看着季擎天,她感觉这真是一场笑话,这个男人,作为男人,曾经为了季家,放弃了她的母亲,而近今日,作为父亲,他竟然希望用季家来换取自己认祖归宗

    难道说,她是交易

    “当年你为什么没那么大方”她咬着唇,突然问道。

    季擎天不明所以,看着她拧眉。

    叶语澜继续道,“当年你可以为了季家放弃她,今日想要用季家赎罪,那你为什么二十年前不那么大方用季家来换韧她的永生永世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当年季擎天为了季家,放弃了唯一的机会,把叶璇逼上绝路,这个季家,是他用爱情换来的,可今日,他却想用季家来换取自己的谅解,想要为他的所作所为赎罪。

    叶语澜自认,对季擎天的所作所为,难以谅解。

    “你知道当年的事情”季擎天倏然一惊,随后颤声问道。

    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璇的死,他难以赎罪,季承侑的存在,他难以曝光,所以,叶语澜若是知道,他如何是好。

    如今叶语澜身世曝光,他是不可能对叶语澜下手,就算叶语澜真的想要害整个季家,自己也是难以下手,可是,季承侑是叶语澜的孪生哥哥,他们之间,本来就存在很多隐形的矛盾,所以,季擎天是真的担心,担心会不仅得不到叶语澜的原谅,还会失去唯一的儿子,再搭上自己的家族。

    他这一生,儿子和家族,占据着全部,怎么能够失去

    叶语澜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或许我知道的不是全部,但是,足够了让我恨你入骨,就够了,其他的,对于我来说,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都无所谓了”

    她所知道的一切,足够成就她的一生怨恨,就不需要再多的徒添憎恨了,再恨,恨不过如今了吧。

    可她不知道,她和季擎天,还存在着比之如今所知道的,还要深切的仇恨,当一切全部爆于自己的眼前,她连恨,都难以表达。

    她本该拥有最好的母亲,还有最亲的哥哥,却二十多年相见不相识,甚至反目成仇,一切源于,都是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他的视而不见,导致了她的灰暗人生。

    “你应当明白,就算你恨我,都无法改变你是我的女儿这个事实,你的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澜澜澜,我知道我亏欠了你,所以,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

    “不许你叫我的名字”女人的脸色,反感而厌恶,对季擎天的称呼,异常不悦。

    在季擎天话还没说完,就冷冷的开口了。

    季擎天微微一僵,看着叶语澜有些震惊,他只是不想显得生疏,第一次叫了她的小名,就这么一叫,都不行么

    叶语澜话一落,脸色才有些好了,但是还是好不到哪去,看着季擎天,她挑挑眉,“不管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你都会答应么”

    季擎天闻言立即点点头,脸色稍喜,温声道,“你说”

    “那你去死可好”女人的

    你去死可好”女人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冷的刺骨,字字诛心,季擎天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语澜再重复一次,“你不是说什么要求都会答应么好啊,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去死,只要你死了,我就不恨你,而且,或许还会看在我的血液份上,给你送一朵花,若你不死,我此生,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

    只有你死了,我就不恨你

    这句话犹如回放一般,在季擎天的耳边萦绕,季擎天怔怔的看着叶语澜没有任何迟疑的脸色,心,沉入谷底。

    叶语澜看着季擎天的神色,冷冷一笑,讽刺道,“你不敢么还是舍不得死不是说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么怎么反悔了季擎天,你也不过如此,其实你根本不爱任何人,我母亲也好,蓝韵也罢,对你来说,都比不上你自己,所以,不要在我面前用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换取我的原谅,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的父亲”

    她心里所想要的父亲,无关金钱,无关权势,只要能够撑起她的一片天空,疼她,**她,可是,季擎天何以有这个资格

    季擎天毁了她一辈子

    季擎天哑口无言。

    “我妈妈养育我二十年,虽然在我眼里,对她做了很多事情都很不满,她骗了我二十年,但是,她有一句话,从不曾欺骗我,她说过,像你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做我的父亲,而你,配不上我的母亲”

    叶璇可以为了很多在意的东西和人,不顾自己的命,可是,季擎天却可以为了自己,不去在意很多事和人,这就是区别,所以,季擎天和叶璇,天地之别。

    季擎天还想做最后的挽救,看着叶语澜,他咬牙开口,“你若是回到季家,或许不会再有人阻拦你和墨琛的事情,难道你不想么只要你是季家的女儿,你和墨琛就是门当户对,你”

    “砰”怒火一起,手一挥,咖啡连带杯子,砸向地面,叶语澜轰然站起,看着季擎天眯着眼睛冷冷的说,“我和墨琛的事情,与季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你,没有任何的立成预我的事情,就算没有季家,我和墨琛也会好好的,谁也没有资格反对我们,况且,你听不懂我的话么我就算一无所有,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别再用你自以为是的珍贵来恶心我,季家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不是一直想要除掉我让季承茜取而代之么季擎天,有种你杀了我,别让我看不起你”

    季擎天闻言脸色苍白,立刻站起来解释道,“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你我怎么可能会去伤害你我只是想要弥补你,弥补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亏欠,让你得偿所愿”

    “不可能的伤害你也做了,你忘了么你们季家害死我的孩子,你派人想要杀了我,你忘了我忘不了我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叶语澜厉声讽刺道,“你想要的弥补,我给了你机会,我说了,只要你去死,我就原谅你,只是你舍不得,所以,不要冠冕堂皇的说这样的话”

    叶语澜的眼神里,加夹着深深的恨意,对季擎天的话,一句比一句,更加挖心。

    季擎天嘴唇哆了哆,看着叶语澜还不掩饰的恨意,身体微颤么,脸色苍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撑着桌子,心底发寒,想要辩解,却抿着唇说不出话。

    她竟这么恨他,恨到想要他死。

    “既然你做不到,那你就离我远一点,我二十年都不需要你的存在,那么从今以后,也不会需要你,如果你不想我更加恨你,你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现在好不容易幸福了,你的出现,只会徒增我的痛处,所以,收起你的亏欠,离我远远的我不想再见到你”

    叶语澜没有再多做停留,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厅。

    她刚刚离开,季擎天最终还是颓废的闭上眼睛,一个不慎,撑着桌子的手一软,瘫在座位上,无神的看着眼前,一行泪水话落。

    这就是报应吧,二十年前的恩怨,造就了他和他女儿的这场人伦悲剧。

    “季先生”旁边的保镖都连忙上前

    出了咖啡厅,叶语澜坐进了来时坐的车子,墨栎驶,因为不想干预她的思维,所以,墨琛没有进去,而是在车里等她。

    可是,叶语澜失魂落魄的坐进副驾驶座,却看到墨琛坐在那里脸色幽深的看着手机,见她进来,连忙收起手机,揽着叶语澜轻声问道,“没事吧”

    叶语澜脸色不太好,闻言呐呐的摇摇头,却没有开口。

    墨琛才松了口气,但是,还是问道,“谈的怎么样”

    她进去那么久了,定然和季擎天谈了很多不愉快的话题,但是,见了季擎天,她也许就会想通很多事情。

    她心底装着太多事情,所以,近来情绪低落,他是知道的,而且,也都清楚,她是因为和季家的事情。

    墨家近来也是事情多,所以,墨琛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是叶语澜,没办法为叶语澜做抉择,毕竟,叶语澜再恨,心里总是在意的。

    叶语澜摇摇头,“回去吧”

    她想要回去静一静。

    墨琛深深的看了一眼她,随后不语,启动车子,往别墅开去。

    季擎天被送进医院的手术室,伤口恶化,甚至伤势更加严重,知道了季擎天离开医院是去见了叶语澜,因此,蓝韵更是大怒,也是越发的不知所措。

    季擎天见了叶语澜,说了什么

    是否会为了叶语澜就不管季承茜了如果是这样,季承茜不但难以如愿以偿,甚至她在季家的地位还会遭受威胁,这样的结果,蓝韵死也不愿看到。

    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一切都流失,所以,即使再不忍心,她也不能心软了,丈夫也好,儿子也罢,她最终还是没有留情。

    回到别墅,墨柰叶语澜一起吃了饭,陪着叶语澜休息了,直到叶语澜睡着了,墨琛就回了墨宅。

    墨瑄被关在她的房间,因为她现在精神失常,看到谁都害怕,所以,除了医生,保镖是不能靠近她的。

    而且,给她治病的医生,都是墨家的人。

    或许是打击太大,墨瑄不让任何人靠近她,只是偶尔她病发的时候闹的太大,医生就只好强行给她注射镇定剂。

    而且,墨瑄染上了毒瘾,治疗期间,也在戒毒。

    所以更是疯狂。

    墨琛独自一人见了墨瑄,不知道期间两人谈了什么,出来后,墨瑄更加疯狂了,而墨琛,许是被墨瑄意外抓到的,手背上,多了几道指痕。

    而且,脸色不是很好。

    他刚回到别墅,一个意外来人出现在海边别墅。

    墨璟是这两天才得知墨家的事情的,因为之前他和费尔在与世隔绝的私人岛屿上度假,没有任何的外界消息,一出来,就得知墨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没多久就过年了,他就只能回来了。

    身上还有一股风尘仆仆的味道,穿着厚厚的长款大衣,是他一下飞机的装扮,因为是带着费尔一起回,坐着费尔的私人飞机回来的,所以,两人直接降落在海边别墅。

    一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打理一下自己,就被墨栊进了书房。

    而费尔,被类为何叶语澜同一类型,在楼下和叶语澜一切喝茶。

    为此费尔是特别气闷的。

    怎么感觉那死男人真的把自己当成女人了

    而叶语澜,敛起自己的私人情绪,坐在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坐着,楼上两个男人正在谈墨家这几天的事情,她只好招待墨璟带回来的媳妇,但是,同问媳妇,叶语澜却感到和费尔真的是没话说。

    所以,不说话才是王道。

    两人坐在沙发上,叶语澜身上白色青春简单,费尔身上红色**迷人,作为男人,费尔穿着红色反而魅力无限,有些妖孽。

    这样一幅美卷,让客厅的佣人保镖都感到异常的不顺眼。

    三少带了媳妇回来,但是,却是个与众不同的媳妇,估计,三姑会被气死。

    二楼,气压有些低,墨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微撑着自己的脑袋,闭目。

    而墨璟,却坐在他的对面,翻看着手里的文件,与之之前的吊儿郎当不同,此时的墨璟,脸上很是认真,注视着手里的文件,有着类似于墨琛的那种气压。

    然而,看完文件后,他看着对面正在无力闭目的墨琛,有些认真的说,“二哥打算怎么办”

    墨瑄一生毁了,墨家也会为此付出一切代价,而且,这件事情,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墨瑄能够避开墨家的追寻逃至国外,那么定然有人帮她逃出去,但是,不是谁都可以有这个本事。

    所以,幕后之人,定然是想要利用墨瑄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是什么目的还不能确定。

    因为墨瑄在墨家,已然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起码,她已经没有揽权的资格了。

    墨琛淡淡的说,“她的事情,均是她咎由自取,没有人能替她开脱,但是,她不能死”

    作为弟弟,墨琛也只能保证墨瑄的命,至于其他的,墨瑄当初选择了这条路,那么,承受后果是在所难免的,她算计一切,却把自己算计在内,也是她自己的造化。

    看到她如今的样子,墨琛只能保她,生命无忧。

    圈禁一生,衣食无忧,但是,她好也好,不好也罢,都不会再得到自由,这就是她擅用职权,损害家族利益的下场,墨家不容许这样的背叛,更何况,墨瑄本身还是这样的身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