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六章 治疗方法

第六章 治疗方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曦儿醒了

    在她回到无忧岛的下午,就醒来了。

    欧雅兰一直在病房等着她醒来,吃不下饭,也没心思想别的事情。

    曦儿缓缓转醒,没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和调皮,也不再是面对欧雅兰的时候不听话又倔强的样子,而是没精神的看着欧雅兰。

    欧雅兰喜极而泣,紧紧的看着曦儿缓缓睁开的眼睛,“曦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曦儿恹恹的看着欧雅兰,她醒来之后,就不用再带氧气罩了,只是么,脸色还是很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而且,还没什么力气。

    看着欧雅兰喜极而泣的样子,曦儿动了动嘴唇,声音很细,很轻,不注意听根本听不清楚,可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几个人,都异常的辛酸和震撼。

    她说:“妈妈,我是不是快死了”

    一句,本不该,是她这个年纪能够说得出来的话,可是,却从她嘴里说出来,那么不合适,却让人心疼。

    欧雅兰闻言连忙握着曦儿的小手,急声道,“不许说傻话,不会死,我的曦儿好好活着,怎么会死呢,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

    忍不住低声抽泣,欧雅兰是真的心疼。

    她的女儿,还那么小,却问出这样的问题,很多小孩,这个年纪都不知道什么是死,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可是,她的女儿,病发清醒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不是快死了。

    她的心得多疼啊。

    曦儿微微咬着干裂的嘴唇,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雅兰,“可是妈妈,我好难受,我的病,是不是好不了了”

    外婆以前说过,如果她再这样子病着,她就好不了了。

    是不是死了,就不会那么痛了,她不想做手术,不想吃药,不想每天都在**上躺着,真的好难受啊。

    她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动手术,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小姨说的那样。,等病好了,就可以离开这里,就可以和外婆他们去玩。

    可是,她又生病了。

    “不会的”欧雅兰斩钉截铁的说,“曦儿会好起来的,你还那么小,怎么可能会死呢别胡思乱想”

    她的宝贝,怎么可能会死。

    起码,在她有生之年,她的女儿都必须好好活着,活的快开学,活的恣意幸福,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这些年来,她所失去的童年。

    她的母亲,还有她都不曾得到的,她的女儿,必须得到,这是她该得的。

    “真的么”她咬唇问道。

    她真的会好起来么

    欧雅兰莞尔,擦去自己的泪痕,轻抚曦儿细嫩的脸颊,柔柔一笑,“当然,妈妈不骗你”

    很快,曦儿被孟锦云推去检查,欧雅兰才松了口气。

    结果明早才能出,但是,曦儿已经醒了,就没那么紧张,可是她还是没办法吃饭,吃不下睡不着。

    因为太累,曦儿已经睡了。

    欧天博推门进来,便看到欧雅兰静静地坐在曦儿的病**前,看着曦儿一动不动。

    轻叹一声,端着手里的托盘,缓缓靠近。

    “爸”欧雅兰听到门开缓缓抬眸,看到欧天博进来,不由得站起来。

    “坐吧”欧天博温声道,随即自己把手里端着的一碗他亲自熬的鲫鱼粥,一个托盘,一个大盘一个碗和一个勺子,这些事情,一般都是佣人干,可是,欧天博却亲自做。

    “这是我刚刚做给你吃的,爸爸知道你没胃口,但是,听洛影说你已经许久不曾进食,这样下去不行的,所以,多少得先吃点”

    洛影说她从上飞机到现在,都十几个小时了,一滴水都没喝,看看她的唇那么干,肯定是担心都来不及喝水,更别说吃东西了。

    欧雅兰淡淡一笑,也不推脱,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才意识到自己很饿,讪讪一笑,“是有点饿了,爸爸真贴心”

    欧天博没好气的说,“瞧你的嘴甜的,快吃吧,然后去休息,这里有我,有那么多人守着”

    欧雅兰接过粥,却摇摇头,“不了,我守着就好,这些年,她每次病发,我都很少这样陪着她,现在,我想和她一起熬”

    这些年,她特别忙,各种事情,诺大的怀特家族,再加上o&国际的事情也有的压着她,她并不是经常陪着曦儿,有时候,孟锦云说了不会有问题,她就只能牵挂着,却不回来。

    怀特家族和欧家不一样,怀特家族是蒂兰临死前都放不下的家族,既然她答应说到做到,欧家还有琳琳,可是,怀特家族,却没有人可以帮她,一个个都惦记着把她拉下台,她不能有半分倦怠。

    那样林弹雨的生活,是她这辈子都推拒不掉的劫。

    在那样的情况下,她做梦都在警惕着,而刚刚开始的时候,不管是来源于家族内部还是外界,都对她追杀不断,蒂兰一死,内忧外患,那时候,她根本没有时间陪着曦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

    蒂兰拯救了她的命,拯救了曦儿,她别无选择。

    欧天博蹙眉,“可是,你不休息怎么行别胡闹,回去睡觉”

    真是胡闹,回来就不吃不喝不睡,洛影还说在飞机飞了近十个小时,她都不吃不喝不睡,她以为她自己多厉害啊。

    为她自己多厉害啊。

    欧雅兰闻言眼眶微红,咬着唇低声道,“爸,您和妈妈这些年不也一样守着她您和妈妈可以做的,我这个亲生母亲为什么不可以您就让我陪着她吧,自打她一出生,我就很少能够陪着她,从不曾做过一个母亲该做的所有”

    曦儿说得对,她是一个坏妈妈。没有给她完整的家,没有给她孩子该得的,没有给她多少陪伴,也不曾,让她感到温暖

    哪怕,再多的惦记,都比不上,日夜的陪伴。

    欧天博闻言,坚毅老成的脸上,亦是漫出无限的心疼,“傻丫头,这些都不是你的错,曦儿会理解的,她是个懂事的孩子”

    他的这个女儿,最让人心疼。

    可是。一开始收她为女儿,不正是因为,她让人心疼么

    那时候,她明明连自己的命都不一定可以保住,却苦苦哀求他的妻子去保住她的孩子,她明明已经站在人生的最低谷,一无所有,却从不曾放弃过。

    想想,当年他既然可以伸出援手,这个女孩又是蒂兰的救命恩人,甚至那么优秀,那种眼缘,不是对谁都会有,所以,蒂兰一提议,他就答应了。

    反正欧家养得起一个女儿,也养得起一个孩子,更何况是自己看的都觉得很喜爱的孩子,可是,慢慢的,他发现,这个女儿是真的很优秀,很懂事。

    真心的对待家里的人,从不掩饰,真诚,也可贵。

    这些年,这个女儿对他和他的妻子都极为尊敬和感激,也让欧家在国际上名声大扬,不管她对别人如何,起码,对待家里人,她的真诚和用心,是他们看得到的。

    外人说他的这个女儿多可怕,多阴暗,可是,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不管她做什么,只她有底线,保留本心,那就够了。

    他虽然是学司法的,站在正义的那一面,但是,这个世界上,对错善恶,不是一本书可以讲得通的,在他眼里,欧雅兰是善良的。

    欧雅兰苦苦一笑,看着曦儿熟睡的样子,眼神微敛,轻声道,“爸,其实,我是真的害怕了,我怕她真的离我而去,我怕她心里怪我,我只有这个孩子,当年,她的妹妹我保不住,如果我再失去她,我怎么办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她健健康康活着”

    当年,她没办法让她的那个孩子活着,可是,曦儿是她这么多年来费尽心思都保着的,绝对不能再出事。

    欧天博闻言,只能叹声,看着曦儿苍白的小脸,无奈道,“你也别太担心,曦儿是哦个坚强的孩子,她不会出事的,既然你坚持,那我让人给你搬一张**进来,你在这里休息也好”

    这几年,陪伴曦儿时间最长的,是他和孟锦云,他对那个孩子,是真的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孟锦云已经说了,现在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总会治好的。

    孟锦云行医大半辈子,在国际上,也是出名的医学专家,当年,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欧雅兰,就是被她救回来的,更别说,后来曦儿的手术,她虽然没有亲自参加,也都全程参与观摩和指点,因为她是孩子的亲人,不适合动手术,所以,才会选择放下手术刀,她喜欢医术,年轻的时候,对各个医学科都感兴趣,就都有接触过,现在,各方面都是专家。

    她说了曦儿不会出那种事,就一定不会。

    他相信他的妻子,也相信,他的外孙女会坚强,和当年在她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一样坚强。

    “不用了,我睡沙发就好,那样的话,会影响曦儿”

    这里是病房。

    对孩子有影响的。

    欧天博还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办法,只好答应。

    欧天博很快出去了,欧雅兰端着欧天博熬的粥,缓缓吃了起来。

    欧天博厨艺很好,但是,却不会经常下厨,她记得,她刚刚生曦儿的时候,孟锦云忙着照看身体虚弱的曦儿,琳琳还在念书,蒂兰又很忙,所以,欧天博就放下工作,亲自下厨,每天都给她熬汤,欧天博为人并不擅长关心人,这个爸爸很像那种威严的严父那样,很少问候,却让人窝心。

    他自小没有父亲,欧天博弥补了她过去二十年的人生里,缺失的那个角色。

    没什么胃口,可是,她却还是把粥吃完了。

    刚刚把碗放下,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黎静。

    看到碗已经空了,她放心一笑,轻声道,“欧伯母已经在和医生们讨论了曦儿的病,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

    现在已经是即将午夜,可是,孟锦云和一群医学专家还在医疗室探讨曦儿的病请,可见对此事的重视。

    欧雅兰点头,“早点知道结果,我能早点知道该怎么救她,希望这次,一切顺利”

    黎静虽然也是愁容不散,但是,还是安慰道,“会好的,别那么担心”

    会好的,是安慰欧雅兰同时,也在安慰她自己。

    曦儿在她心里,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她怎么会真的不担心,只是,现在的情况,在担心也于事无补,谁知道,手术都过了那么久,还会病发,都已经恢复的那么好了,还会病发,本来以为,最多明年,她就可以离开这里。

    老天爷是最不公平的人,那么可怜的孩子,竟然这样折磨。

    欧雅兰颔首,“我知道”

    只是说好了不

    是说好了不担心,却总是忍不住去担心,这是她作为母亲的本性。

    “对了,你和墨琛你打算怎么办”

    欧雅兰这次被墨琛带走,她没有让人继续找,但是,现在欧雅兰回来了,她很想知道欧雅兰打算怎么办,想知道她会不会想通。

    私心来讲,她是希望欧雅兰放下那些过去,和墨琛在一起的,因为不光是欧雅兰需一个依靠,曦儿也需父亲。

    她们认识那么多年,欧雅兰于她而言,是最重的朋友,挚友,也是家人,她是希望欧雅兰幸福的。

    经历那么多磨难,是该到幸福的时候了。

    欧雅兰一愣,随后低声道,“我不知道”

    她确实,并不是很拒绝,和墨琛重新开始。

    那些事情,不是墨琛的错,她是知道的,除了和季承茜订婚之外,其实每次并不算对不起自己,只是,执念已深,她不知道,能不能全部放下,不知道,这次会不会选错。

    她的人生,已经没有资本再赌上一次青春。

    七年啊,不是平平淡淡,而是舔着刀口的日子。

    黎静淡淡一笑,手覆在欧雅兰的肩膀,轻声道,“lan,随心就好”

    欧雅兰颔首,“嗯,我会好好想清楚的,我一向理智,知道自己想什么,也不会再委屈自己”

    接着,黎静在病房守着曦儿,欧雅兰去洗澡,如今天气热,她下飞机后就没有离开过病房,自然也不舒服。

    第二天,早上,孟锦云和几个医生的讨论结果出来了。

    孟锦云和欧雅兰单独谈谈。

    欧雅兰昨夜在病房谁的不是很好,所以,看起来有些疲惫。

    孟锦云**没睡,这几天的心惊胆颤,根本没有睡过什么觉。

    但是,却都忍着,哪怕让她睡她也睡不着,何况,她是主治医生。

    可以说,岛上的人这几天都没怎么睡。

    谁都知道,那个女孩,是不能轻易出事的。

    “这是结果”一坐下,孟锦云就把文件夹往欧雅兰面前一推,声音低沉道。

    欧雅兰一愣,随后拿过文件,指尖轻轻翻阅。

    随后,猛然看着孟锦云。

    “妈”语气中,带着震惊和难以置信。

    孟锦云面色稍缓,轻声道,“是的,这次病发并不算致命,我和几个医生探讨了,打算先给曦儿化疗,但是,你必须去做一件事情”

    欧雅兰闻言凝眉,“您想让我做什么”

    “曦儿的病,和一般的血癌是有差别的,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次的事,我们的疗程,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所以,妈妈提议你,给曦儿双重的保险,保证哪怕是化疗失败,也还能有退路”

    曦儿的血癌,是伴随着生来携带者的病毒和先天性营养**导致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年兜兜转转都没办法,如果只是单纯的骨髓移植就可以治疗,欧家不怕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给她,但是,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

    “退路您指的是”

    孟锦云淡淡一笑,把欧雅兰的那份文件拿过来,翻开最后一页,递给欧雅兰,欧雅兰一看脸色微变,心中骇然,甚至还有些失神。

    “我不知道化疗能够维持多久,成功率并不高,而且,可能是于你而言最难取舍的问题,但是,兰兰,这是最好的办法”

    让一个母亲用这样的方法来救自己的女儿,是伟大的母爱,也是最残忍的抉择。

    欧雅兰想了想,苦苦一笑,轻声道,“妈妈您知道的,在我心里,曦儿的位置无可替代,我会想办法的,也谢谢您,为我抉择一次,解决了一直困扰我的那个难题”

    会墨琛的身边吧,为了曦儿,也为了,试一试

    孟锦云恬静一笑,温柔的看着欧雅兰,目光柔和道,“我会替你照顾曦儿,但是,别的事情,妈妈全都帮不了你”

    是啊,他们能做的,就是照顾曦儿,让欧雅兰没有后顾之忧,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去完成她该完成的事情。

    欧雅兰浅浅一笑,面色轻缓,“这样就够了,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有您这样的妈妈,所以,您别这么说,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是在帮我”

    只你们都好好的,就是我,最欣慰的事情,别的,都好。

    孟锦云闻言,没好气的嗔了她一眼,道,“你看你,又在说这些话,行了,结果出来了,我也放心了,先去休息了,你也去好好休息吧”

    她这几天一直担心,都没睡觉,眼圈的像z国国宝了,现在松了口气,也得休息休息了。

    欧雅兰颔首,“您好好休息,我先去看曦儿了”

    孟锦云点头,“去吧”

    欧雅兰站起来,转身走出去。

    孟锦云在她身后,看着欧雅兰的背影,淡淡一笑,没事就好。

    一出门口,就看到几个女人都站在那里,等着消息。

    欧雅琳一枚、黎静一枚、黛茜一枚,还有一个金发美人kselun。

    kselun是一个典型的国女人,一头金色长发,一张对于北美这个地方而言,算得上是天使般的的脸蛋,眼睛深邃暗沉,鼻梁高挺,性感的红唇,魔鬼般的身材,这便是o&国际凯瑟琳国际酒店以及房地产的执行总裁,一直在纽约坐镇的她

    约坐镇的她,这次也放下手头的事情,来到了这里。

    她和欧雅琳是同学,虽然是不同专业,但是,交情很好,当年o&国际拓展业务,欧雅琳那个时候已经是o&国际的ceo,所以,就邀请她一起,没想到,她很厉害,因为设计专业和欧雅兰也算是聊得来,一来二往,也成了挚交,虽然不及黎静的信任,可是,也不差多少。

    这次曦儿病发,总算o&国际的几位美女高层都全部聚集在一起。

    她们在这里都有各自的房间,也不算客人,虽然不常住,但是,各自的房间和书房都有,就是为了各自忙工作。

    看到欧雅兰出来,个个都紧张的问她情况如何,一副担心焦虑的样子,足可见,曦儿多招人疼。

    即使没有父亲,在曦儿的人生里,疼她的人,不会少,个个都真心待她,所以,曦儿比她幸运,在她曾经孤寂无知的童年岁月里,仿佛世界遗弃一般,而曦儿,她有那么多亲人,那么多**爱,都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疼爱,她很幸运,自己也很幸运,能够遇到那么多真心相交的挚友和家人。

    这是她流落北美,最大的慰藉。

    “怎么样了伯母怎么说”黎静事先开口。

    欧雅琳也紧张的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后两个倒是没开口,但是,那神色中的担忧,却那么真实和浓烈。

    欧雅兰面色平静的看着她们几个,没说话。

    欧雅琳心底一沉,“不会是”

    kselun也一副担忧的样子开口问,“莫不是auntie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很蹩脚的中文,发音不是很标准。

    看着她们紧张的样子,欧雅兰平静转为欣然一笑。

    四美人:什么情况

    随后,某人低低一笑

    整整三天,欧雅兰都在岛上陪着曦儿,陪她说话,陪她吃东西,陪她睡觉,因为病发,也不用再学习,所以,这几天曦儿总算没那么虚弱了。

    那几个女人都离开了,只有黎静那货时间自由些,她在哪里都可以处理事情,本来是秘书出身的她,也为自己**了几个秘书都特别能干,基本上,可以帮她处理一半的事情,所以,哪怕是她被外派z国那段时间,公司财务都一丝不乱。

    这三天,母女俩形影不离,曦儿也很乖,不再和欧雅兰对着干,不知道是因为病了还是因为什么。

    蓝韵已经很多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因为顾梦瑶的事情,她噩梦连连,每天都在做那天晚上那个噩梦。

    承侑杀了承茜,也杀她

    仿佛在预示着什么一样,让她觉得恐怖至极。

    但是,顾梦瑶却不能出事,她想过在顾梦瑶还没告诉季承侑之前****灭口,但是,她赌不起。

    且不说欧雅兰利用茜茜的那些东西来威胁她,就说她根本不知道,顾梦瑶到底有没有留着后备,有没有告诉别人。

    哪怕她能狠下心去以季承茜为代价毁掉顾梦瑶,却不能两者都失去,一旦茜茜也毁了,季承侑也失去了,她就完了。

    所以,每天都像被刀子架在脖子上一样,坐立不安,吃不下睡不着,才几天,人就瘦了一圈,甚至,苍老了很多。

    而季承茜,也因为倏然得知真相,难以平复,也没有过问蓝韵。

    终于,蓝韵还是忍不住了,打了电话到南美。

    自从当年在医院不欢而散之后,她和季昀天就再也没有过,两个人都很自觉的不找对方,自然,也不会见面。

    她稳住季擎天的命,以此为保证,季昀天也会不过问季家的事情,而这些年,季昀天一直都有和季承侑过。

    七年前,也是那几天,卢克塞先生病危,最后,也还是没能熬下来,死了,卢克塞家族争权大乱,季昀天根本无暇顾及这边,忙着和卢克塞家族那么多人抢权,虽然她一直都大权在握,但是,卢克塞先生一死,大家都拼了,最后,还是她的儿子得到了卢克塞家主的地位,而她,也还是一样呼风唤雨。

    也正是因为那短时间季昀天没时间管这里的事情,她才敢对叶语澜下手,季昀天明确,叶语澜不能死,可是,最后,人还不是死了。

    老天爷也帮她。

    电话通了。

    “hello”那边传来女人淡淡的,却听着舒服的声音。

    季昀天还是一样生活放荡,卢克塞先生一死,她就更加肆无忌惮,听说,她的身边,养了很多男人。

    那种后宫充足的生活,简直可以用夜夜笙歌来形容都不为过。

    蓝韵咬牙,低声道,“是我”

    那边一顿,随后才反应过来,嗤笑道,“哟,这不是我大嫂么好久不见啊”

    那讥诮的声音,让蓝韵很想立刻挂电话。

    但是,现在都这个局势了,她只能忍。

    “是很久不见”七年多了

    季昀天轻笑几声,随后疑惑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寡淡,“找我干什么”

    她并不想和蓝韵说话。

    蓝韵自然也不想,可是,有求于人,不得不退让。

    低声道,“请你帮我个忙”

    那边声音一顿,随后,“呵,大嫂可真好笑,你那么厉害,需我帮忙么我

    帮忙么我没找你帮忙就不错了”

    蓝韵抿唇,坐在梳妆台上,紧紧握着手机。

    被季昀天如此讽刺,她很不舒服。

    季昀天那边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嫂,你忘了我俩之间的约定么我大哥的事情,我忍你,为了承侑和茜茜,我已经做出了让步,但是,你以后有事情,最好不找我”

    如果不是因为不希望大哥醒来会让季家反目,她定然不会忍,季擎天这些年一直被蓝韵折腾,至今还没痊愈,她还没找蓝韵算账呢,她倒好,自己上来。

    蓝韵抿唇,淡淡的说,“我没忘,但是,我这次是为了承侑的事情,才来找你”

    “喔”那边来了点兴趣,“承侑怎么了”

    蓝韵低声道,“承侑不是我亲生儿子的事情被人知道了,虽然她不知道承侑的母亲是谁,但是,一旦这件事情被承侑知道,他肯定会查,到时候,结果是一样的”

    果然,季昀天马上就紧张了,“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让人知道这件事情”

    前段时间季承侑受伤了,她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问了,还好没事,所以,她就没有去看,但是,却也在查杀手的事情,却还没查到幕后之人,那些团伙就被墨家的人全部处理了,她还以为是墨家,但是,转念一想,又不会是,现在还在查。

    季承侑可是季擎天唯一的儿子,绝对不能出事。

    不仅关系到季家的后代,还关系到季家的权利,绝对不能让蓝韵掌握。

    她没资格

    蓝韵自然不会说她派人刺杀承侑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季昀天知道,那真的是棘手了。

    想了想,果断把一点转向顾梦瑶,“是承侑身边那个女人,她可能是察觉了什么蛛丝马迹,就验了亲子鉴定,我防不胜防,她还威胁,说绝对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承侑,可是,这么多天都没动静,我就怕哪天她是说了,那季家就完了”

    “顾梦瑶”季昀天声音高挑。

    顾梦瑶她认识,虽然没见过面,可是,和季承侑这些年一直在一起的女人,她调查过,也了解过,顾家和叶璇有那么点瓜葛,顾梦瑶还是叶语澜的好姐妹,虽然很不赞成,但是,对蓝韵挑的那个女人本就不喜欢,再加上,季承侑坚持,她也不好管太多,所以,就任由这件事情发展,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她。

    “你可真有能耐,既然她知道,你直接了结她不就好了,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你的手段和心机都死了”

    不是很会算计么

    算计那么多人,算计的笑到今日,怎么关键时刻就蠢了。

    蓝韵一副愁容,连带着声音也特别无助,“这就是我最棘手的地方,茜茜茜茜前段时间出了件事情,把柄落在那个欧雅兰手里,那个女人以此威胁,一旦我动顾梦瑶,她就让茜茜陪葬,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找你,昀天,承侑和茜茜都是你的侄子侄女,现在只有你能帮忙”

    “茜茜”季昀天对此更疑惑了,“这和欧家那女人又什么关系”

    欧雅兰,她自然不陌生,虽然没有亲自见过,但是,北美那些事情,她多少知道一点,怀特家族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所以,对这个女人即为忌惮,所以,并不会与其作对。

    这个和她又什么关系

    蓝韵将这件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愚蠢”那边的季昀天很气的说了一句,“拈酸吃醋也就算了,无端端招惹她做什么,她难道不知道那个女人不能轻易招惹么”

    真的是蠢成狗

    那个女人,她都不敢轻易招惹,上次和季家的那批货被拦截,她除了怀特家族的族老,都不敢轻易动武,那个女人神秘的很,但是,能够走到今日,绝对不简单,季承茜倒好,就因为和墨琛跳了支舞,就上去招惹她,真是被爱情洗了脑,皱纹都洗掉了

    蓝韵也知道这件事情难解决,也很无奈的说,“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如今这样的局面,你说该怎么办”

    季昀天也语气很不好,“我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比我还狠,一旦她真的发狠,茜茜怎么死都不知道,只是,她为何护着顾梦瑶她们什么关系”

    现在,和北美都是尽量避免冲突,因为四年前那个女人发狠,直接把南美卢克塞家族安插在北美的据点全数拔除,害得她损失了很多人,如今,几乎想得到什么消息,都特别费劲。

    可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快,她和顾梦瑶怎么会扯上关系

    还如此护着她

    “顾梦瑶自己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又怎么知道”

    她对此也是搞不明白。

    无端端的护着,让她寸步难行。

    “我可以试着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季昀天淡淡的说。

    蓝韵眉梢一喜,“真”

    “但是,”季昀天话再次响起,“我有条件”

    蓝韵眼皮狂徒,暗觉不是什么好事

    “我你即刻让我大哥康复,我看到他健健康康的,如果你答应我,那我不惜代价帮你解决这件事情”

    蓝韵如遭雷轰,想都没想,立即拒绝,“这绝对不行”

    怎么可能,一旦季擎天康复,她解决这件事情还有什么用,季擎天不会放

    擎天不会放过她。

    季擎天现在虽然病着,但是,认识清醒的,只是说不出话,也下不来**,中风失语瘫痪,其实本来没那么严重,可是,这几年,他一有康复的迹象,她就让他更严重,所以,季擎天现在,清醒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除了那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她,碎了毒一般,其他的,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

    他若康复,她必死无疑。

    季擎天不会放过她,叶语澜的事情他也不会放过自己,何况是,这些年的折磨。

    季昀天冷冷一笑,“那既然如此,我爱莫能助”

    她只有一个哥哥,这些年,知道他过的痛苦,却一直不管,也只是因为不想季家破碎,但是,不代表她不在意。

    蓝韵闻言,脸色大变,“昀天,难道你眼睁睁看着季家破碎么你不是最在意季家了么”

    怎么可以说不管就不管。

    季昀天悠悠道,“是,季家于我而言很重,但是,那是因为我大哥的存在,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大哥康复,反正左右都是季家破碎,我已经是卢克塞家族的人,季家怎么样,都影响不到我”

    当年,她为了季家,把自己送进卢克塞家族,那是因为当时掌管季家的是她的哥哥,从小到大最疼她的哥哥,可是,如今,季擎天被病痛折磨,她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季昀天”

    季昀天那边轻缓的声音传来,“蓝韵,其实说实话,我也觉得,你该作茧自缚了”

    她虽然自知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起码,她有底线,也不会整天算计,除了叶家的事情她算计了,但是,当时家族深受限制,她别无选择,也尝到了下场,一辈子都偷偷摸摸的活着,不能回家,不能和家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一辈子不得所爱,和一个可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相守半辈子。

    但是,对于蓝韵,她是厌恶的。

    厌恶那些无止境的算计,还有无止境的阴谋诡计,其实,蓝韵确实该死

    蓝韵闻言,恼羞成怒,终于也不再扮可怜,恶狠狠一笑,面色扭曲的说,“你可以不帮我,但是,季昀天,我若活不了,季擎天别想活,我也会告诉季承侑,当年叶家覆灭,是你联合卢克塞家族做的,叶璇最后不得不****,也是你毁了叶家之后,她受不了才死的,你活着的事情,不可能是秘密,你想让我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说完也不再废话,直接挂下电话。

    季昀天,你想毁了我,做梦

    你我,谁也别想甩开谁。

    当年,叶璇之所以会被我逼死,你也脱不了干系,起码,是你让我抱走承侑,起码,是你毁了叶家,让叶璇没有脸面活着。

    你以为,你能抽身事外

    做梦

    果然,很快,手机响了。

    是季昀天。

    她得意一笑,按下接听键。

    季昀天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蓝韵,你够狠,还知道用这个来威胁我,顾梦瑶的事情我会解决,但是,你的女儿,我绝对不会帮你,她的死活,早已被你的威胁决定了,你若还不知足,大不了我们就一起玩完你以为我怕死么我告诉你,我季昀天这辈子,什么滋味没尝试过可你呢你若死了,那可真的是最美妙的事情了”

    说完,季昀天也不再废话,直接挂下电话。

    这下子,蓝韵虽然松了口气,却还是愁容不展,虽然承侑的事情解决了,可是,茜茜怎么办

    她的女儿,如今还被人如此的攥着。

    该死,欧雅兰,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做什么啊

    为何净与季家作对,忽然想起,自从欧雅兰出现,季家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

    她貌似,针对这季家一样

    ------题外话------

    哈哈哈,今天累趴了,码了一万三,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