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四十五章 蓝韵惊骇

第四十五章 蓝韵惊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按照那丫头的小性子,知道了自己这所谓的技术不过是外公故意让她的,被自己的爸爸这样取消,估计得闹几天脾气。

    墨琛哭笑不得。

    看来,他得学着顺着女儿的脾气去做事了,不然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又被自己作了一把,估计离死不远了······

    欧雅兰戳了戳墨琛,有些幸灾乐祸,“走,去看戏!”

    此时,别墅大厅里。

    欧天博正在看书。

    曦儿一路怒气冲冲的走回来,看着大厅里,坐着一个静姨,一个小姨。

    她大步走向欧天博。

    欧天博看到外孙女,顿时眉开眼笑,正想着吃宝贝外孙女抱起来,“哟,我们家宝贝回来了?今天玩得开心么?”

    谁知道,小手一挣,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欧天博,双眉一拧,不开心。

    外公骗人!

    让她在爸爸面前被取消,讨厌!

    得了,这一动作,惹得大厅里三个人都有些疑惑,欧天博撸袖子,一副很气愤的样子,煞有其事的问,“怎么了,谁惹曦宝贝不高兴了?外公帮你把他打一顿!”

    瞧瞧这脸皱的,好像欠她几百个亿似的,也真是滑稽。

    曦儿一听,更不高兴了,想了想,果断道,“把你把自己打一顿好了!”

    “呃······”什么情况?

    黎静煞是好笑,“怎么了?曦儿,谁惹你了?怎么一回来就气成这样?你爸爸呢?”

    这一副小大人的正经样,还真的是逗人

    。

    这下子好了,一提到爸爸,某只立刻扑倒最疼她的静姨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静姨,呜呜呜,曦宝贝好可怜,好不容易找到了爸爸,结果爸爸还不疼我,嘤嘤嘤,爸爸欺负我······”

    那一把哭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哭的有多凄惨,结果,黎静憋着笑,破天荒的没安慰,反而捧着她的小脑袋,左瞅瞅右看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宝贝儿,你的眼泪呢?”

    声音是有了,眼泪呢?

    哭声一止,一双大眼睛幽怨的看着黎静,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眼里写着大大的不可置信,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噗”旁边的欧雅琳倒是终于忍不住,看着这个小祖宗变脸的样子,喷声一出,曦儿眼神往这边移,她立马恢复一本正经,结果还是忍不住,“哈哈,咳咳咳······”

    欧天博适时安危孙女的小心灵,“来来来,曦儿不委屈,来外公这来,我们去下棋······”

    不提还好,一提就不得了。

    正巧,墨琛搂着欧雅兰进来,一听这词,欧雅兰就乐了,“爸,您还是别再跟她下棋了,她正在惆怅呢!”

    小丫头自尊心特强,陆续被取笑,估计以后都不想要玩这玩意儿了。

    爸妈来了,某只就炸毛了,瞪了一眼,“走开!”

    这么拆台,讨厌!

    个个都不疼她了,太桑心了!

    说好的只疼她一个人,没爱了。

    “这是怎么了?曦儿怎么生气了,谁把曦宝贝惹成这样?”

    刚刚送东西上去给萘娅吃的孟锦云下来,看到这一屋子的人,再瞅瞅宝贝外孙女一副我很委屈的小模样,立刻心都疼了。

    声音一出,小曦儿立刻就有一种我还有人疼的安慰感,掉头,扑向外婆的怀抱。

    顺带一句,“外婆,曦宝贝好委屈······”

    带着哭腔,再加上又是最疼她的外婆,一准一个有效。

    很快······“是谁这么没良心,竟然让曦儿这么委屈哟?

    接下来,一屋子的大人,都被孟锦云训了一顿。

    个个为老不尊,欺负一个孩子,特别是俩男的,联合起来欺负孩子云云。

    欧雅兰很惆怅,晚上考虑了半宿,果断说道,”等她病好就把她丢给顾梦瑶那丫的,凑对算了!“

    不拿个奥斯卡影后奖,对得起她那如此卖力么?

    这也就算了,个个都疼她,就任由她怎么诬陷怎么来了。

    估计在船上就在盘算怎么整人了。

    墨琛搂着她,看着花园景致,极其无奈道,”这样不好么?我们的女儿这也不是坏事,何况,她开心就好!“

    女儿这样有活力,其实很好,闹一闹,也很好。

    欧雅兰鄙视他,”你得了,你就任她拿捏,拿你没办法

    !“

    女儿闹他,无非就是知道,不管她怎么闹,爸爸都疼她。

    不管怎么闹,家里的人都爱她。

    可不是么?

    欧家和怀特家族,都只有她这么一块宝,等她长大,这两个家族终会是她的,她注定是天之骄女,拥有的比别人多,疼爱,也是一样的。

    比别人多!

    ”她开心就好!“

    墨琛做的,无非就是让女儿活泼一点。

    其实他怎么会不懂女儿的小心思,可就是愿意这样。

    I欧雅兰笑笑,转身揽着男人的脖子,轻声问道,”你最近都没事么?你已经离开Z国一哦段时间了,刚刚集权,可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这次南美的事情,加上北美的事情,墨琛已经离开Z国一段时间了,就怕墨家的那些被架空权力的人不满,趁机作乱。

    墨琛顺势圈住她的腰,低低一笑,”不会!“

    ”好,我多虑了,不过估计季昀天想想也会知道我们是故意放她走的,可能很快就有戏看了,你能不回去也挺好,A市这么乱,能不参与就不参与!“

    季昀天这次离开,她也没有让派人去追,季昀天逃出生天,庆幸之余,也会明白,她之所以呢能够离开,无非就是她的计谋。

    可是,为了她自己,她一定会重新返回卢克塞家族,卢克塞家族攥在她手里多年,她想要夺回去很容易,自然那些人在她落难时反了她,在她回去之后,自然不敢再说什么。

    至于她的儿子,这次,估计也只能成为牺牲品了。

    ”嗯,我们在这里,陪女儿!“

    陪着女儿瞎胡闹。

    ”你想要陪她幼稚随你啊,其实,我们的女儿也就是从小到大孤单惯了,你愿意陪她闹她才闹得起来,不然平日里可没那么能折腾!“

    曦儿自小就是一个人,所以,在墨琛出现的时候,那种复杂的情绪,导致她恢复了孩童的小性子,有了活力,也更加顽皮。

    墨琛闻言,看着欧雅兰的腹部,缓缓道,”所以,等这个出来之后,她就不孤单了!“

    等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曦儿就不会孤单了。

    欧雅兰才有些心酸,”如果她妹妹没死,她也不会孤单······“男人猛然抱住她,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把她紧紧的扣在怀里。

    却没说话。

    ”阿琛,不管我们以后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你都要最疼曦儿,这个孩子受了太多的苦,从她出生到现在,我们欠她太多,她陪了我这么多年,于我而言,是无可取代的!“

    即使是肚子里的孩子,都比不上曦儿,不是她偏心,而是,曦儿,终归不一样。

    这个孩子,早已不仅仅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更是七年的时光里,她的精神支柱。

    无数个日夜,她的生命中,只有曦儿。

    曦,阳光也,她是她的小太阳。

    她会给两孩子最大的爱,可是,这个女儿,无可取代

    。

    ”好!“

    本该如此。

    蓝韵病危,季承侑无法,只能带着遗憾,离开北美,回到A市,一回来,才知道,一切都是蓝韵的骗局。

    与此同时,季昀天回到南美,软禁亚瑟,杀了很多人,卢克塞家族再次回到她的手里,她的心腹,大多数都死了,为此,她大为恼火,要不是因为亚瑟怎么说都是她的儿子,她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弄死,这下好了,留着也不是。

    她本来就不喜欢亚瑟。

    可以说,亚瑟于她而言,相当于年轻时得宠的筹码和工具,当年夺权时的名目和理由,亚瑟是卢克塞老先生的儿子,于她而言,并非多在意,因为她和亚瑟的父亲,本来就不存在多大的感情,一切不过是交易。

    一场*和权利交易,只不过,卢克塞先生对她,是有情的,而她,和卢克塞先生在一起的时候,才二十几岁,可是他已经快五十了。

    五十岁的西方男人,看起来就像七八十岁的老头,看起来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和他的儿子,季昀天自然也喜欢不到哪去。

    好像,即便是季承侑,于她而言,都比亚瑟来得重要。

    所以,她一回来,亚瑟就被关起来了。

    而她,也因此夺回了家族大权。

    季承侑回国,发现蓝韵装病,自然也不愿去见她,本就心神不宁,他现在都不知道搞怎么做,所以,还是不见为好,可没想到,季承茜竟然直接来皇庭会所找他。

    挺着大肚子已经五个月,显怀了,还好是晚上,又是自家地盘,没什么人注意,他正在和手下视讯,门就被强行推开。

    季承茜大步走进来。

    身后还跟着拦她未遂的保镖。

    ”大小姐,季先生在开会······“

    季承茜怒极,一巴掌扇过去,怒道,”狗东西,连我都敢拦,不想活了!“

    她一路上来都被拦着,只能在这里,季承侑的面前,表达自己的不满。

    保镖被打的低下头,没说话。

    季承侑立即关闭视讯,站起来,看着季承茜,有些不悦,但是还是淡淡的说,”都下去!“

    手下退下,关上门。

    看着季承茜,季承侑有些无奈,”姐,你不在家里照顾妈,来干什么?“

    这次,他本来想在北美多呆,结果,蓝韵病危,他只好离开回来,结果一回到国内,手下告诉他,蓝韵只是逼他回来。

    枉他急急赶回来,连和顾梦瑶道别的时间都没有。

    季承茜大步走向他,厉声质问,”季承侑,就算妈妈装病,无非就是想要见你,既然你回来了,为何不去看看她?她是财狼虎豹么?你这么不敢见她?“

    这次,不知是因为他自己的事情,他真的发现了,季承侑变了,也许真的会有一天,与他们为敌。

    季承侑挑挑眉,不答反问,”难道你觉得,她不是么?“

    蓝韵难道不是豺狼虎豹么?

    呵呵

    。

    季承茜闻言,一阵羞怒,”你怎么说话的?她是你妈妈!“

    如今,季承侑真的是与她们离心离德,难保将来不会为敌。

    这是绝对不行的。

    ”那又如何?“季承侑若有所思的问,”她是我妈,我就应该任她为所欲为么?姐,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谈这些还有什么用?“

    如今,一切都即将水落石出,他没办法面对。

    季承茜咬牙,”你什么意思?“

    ”你走,你和妈想要的,我可能办不到,我能做的,只是能够保你们不死!“

    就冲着欧雅兰和他的关系,他都不能再为蓝韵和季承茜做那些事情,以后,尽可能,不再让她受伤害。

    ”你这话什么意思?保我们不死?季承侑,你胡说什么?妈妈只是想让你给我的孩子一个活路,仅此而已,你干吗说的那么难听?你以为我们想要做什么?“

    就算要做,也不是现在!

    季承侑闻言,讽刺一笑,”给他活路?我没给他活路么?姐,你们想要我怎么做才算是给他活路?“

    如果不想给这个孩子活路了,当初何必去想办法压下那些丑闻?

    作为季家现在的掌权人,他如果真的为了家族,为了家族的名誉,完全可以让她打掉这个孩子,可是,因为在意这个姐姐,他已经容忍这个孩子存在,她还想怎么样?

    季承茜抿唇,”既然你不愿意去见妈妈,那我就说了,我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就出生了,医生说是个男孩,我想等他出生,记在你的名下,作为季家的继承人培养······“

    ”你说什么?“季承侑声音带着一些难以置信。

    ”我想让我的孩子,成为季家下一代继承人······“

    ”不可能!“

    毫不考虑。

    让季承茜的孩子成为继承人?开什么玩笑?

    并非他小气,而是,季承茜和蓝韵的想法,都太异想天开。

    且不说他以后还会有孩子,就算没有,也不能要这样一个父不详的孩子作为继承人,一个为家族蒙羞的孩子作为继承人。

    就算这个家族是季承茜的,她想要这个孩子继承家族,都要顶着舆论和指责。

    ”你······“

    季承侑的拒绝,让季承茜有些惊讶。

    ”姐,你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不反对,但是,这个家族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所以,你和妈断了这个想法,以后别再为这个事情找我了!“

    人心不足,蓝韵想要的,真的太多了。

    ”难道姐姐求你都不行么,我生下这个孩子,以后就只有他了,如果他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办?“

    她只有孩子了,什么都不敢想了,如果季承侑连这点都不能答应,那她,将会不择手段

    。

    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是个离心离德的弟弟,怎么,也比不上自己的亲儿子。

    她的未来,要是没有家族,那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墨琛,她是不想了。

    也不敢再想了。

    那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不肯看她一眼,如今,她怀有身孕,也不敢再期待了,但是,这一辈子,她都诅咒那两个人痛苦一生。

    她不能幸福,他们也别想。

    ”季家,不会委屈他!“

    仅此而已,别的,他什么也不能给。

    如果是以前他会考虑,可能会妥协,但是,如今,不管是考虑什么角度,都不可能。

    季承茜咬牙切齿,怒极反笑,”好,好一个不会委屈,季承侑,既然你如此,那我无话可说,不一定要你给我也能得到!“

    说完,也不逗留,直接转身离开。

    看来,她不能留情。

    本来,她还想着,等季承侑答应,她起码可以在她的孩子长大之前都不插手家族的事情,不插手季氏集团,可如今,为了孩子,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姑姑说得对,女人,手中没有权力,活的没意义。

    她也要像姑姑那样,活的好好的。

    她走后,季承侑才打开视频,继续开会,但是,这次,倒是没有那么专注。

    没几下,就心烦意乱,的断了视频,站起来下楼,离开皇庭会所。

    没想到,回到环山,凌昊伊会在那里。

    在门口等他。

    门口的保镖不给她进去,她就在门口等了一夜。

    这个时候,已经晚上十点。

    他拧眉,两人的离婚协议,她好像还没签,最近事多,他给忘了。

    看到季承侑回来,凌昊伊本来在车子里的,连忙下车。

    ”你怎么会在这里?“季承侑有些不悦。

    凌昊伊不说话。

    季承侑淡淡的说,”回去,如果你想清楚了,就签字,如果你不愿意,我也没办法,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把钥匙交给门口的保镖,想要进去。

    凌昊伊抿唇,”等等,我们谈一谈,离婚协议书我带来了,我只想跟你谈谈!“

    季承侑脚步一顿,狐疑的看着她,不说话。

    不明白她想干嘛。

    凌昊伊咬牙,”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不会占用你太久,也许,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个要求······“

    这场婚姻中,的最后一个要求。

    仅仅是这场婚姻中。

    季承侑看着她,不说话,有些不懂她想要做什么,但是,却明白,凌昊伊既然这么说,应该不会再推脱

    。

    早点离婚,早点和顾梦瑶在一起。

    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用被人指责,不需要被人质疑。

    一语不发,直接走进别墅。

    凌昊伊转身拿出一个文件,跟着进去,那是离婚协议书。

    坐在大厅,季承侑给凌昊伊倒了杯水。

    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在她对面,淡淡开口,”说!“

    凌昊伊抿唇,看着季承侑空荡荡的手,轻声问道,”我们结婚的戒指你一直都没戴过么?“

    这几年,季承侑的无名指,从未有过任何修饰。

    季承侑拧眉,”有什么问题?“

    他从未带过。

    凌昊伊低声道,”你可不可以戴上?今天,可能是我们这段婚姻的最后一天,就当是,圆我的梦,明天我们就一起离婚,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晚上飞往欧洲的机票,可能,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季承侑拧眉,”你答应了?“

    这么快?还这么爽快,有些不对劲。

    凌昊伊点头,眼帘微颤,一行泪滴滑落,哑声道,”我愿意离婚,即使再不舍,你知道的,我很爱你,既然你提出来了,我答应你,结束这段婚姻,这些天,我考虑了很久,你说的对,我才二十七岁,与其流下来折腾我的人生,不如赌一把,赌我离开这里,会过得好!“

    凌昊伊突然的的转变,让季承侑有些不解,但是,还是站起来,转身上楼。

    他走后,凌昊伊眼神一暗,眯着眼看着季承侑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

    随后,目光转向茶几上的两个杯子,眼神幽深。

    季承侑上楼,直接走进书房,第一件事,是坐在办公桌上,看着电脑,静静发呆,随后,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后,拉开最角落的一个抽屉,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站起来下楼。

    凌昊伊安静的坐在那里。

    他把盒子放在她面前,淡淡的说,”拿着,戴上就算了!“

    凌昊伊不说话,接过盒子,打开看到里面的戒指,很新,好像,从未戴过,好像当年婚礼过后,他就摘下来了。

    自嘲一笑,拿着与她手上的那个相比较,眼中有些哀伤。

    那是一对,可是,她手上那个已经旧了。

    ”这是我们结婚之前,妈问我,喜欢什么戒指,定制给我们,这是很多张设计图纸中找到的,特别喜欢,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戴着,可笑的是,你从不把它当回事!“

    季承侑不说话,仿佛不在意她说的话。

    抬眸,看着沉默的季承侑,凌昊伊轻声问道,”承侑,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最后悔什么事么?“

    ”不知道!“

    不重要了。

    ”我最后悔,当初不该让妈妈打掉顾梦瑶的孩子······“

    我应该,让妈妈弄死她

    !

    这才是她后悔的!

    季承侑拧眉,看着凌昊伊,不说话。

    抿唇,轻声问道,”我特别想知道,如果没有她,你是否,会爱我,是否愿意,给我一次跟你天荒地老的机会?“

    如果没有顾梦瑶,那么,她是不是会有机会?

    季承侑,闻言,没说话。

    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才淡淡的说,”不会!“

    咬牙,泪痕满面,痴痴一笑,”我知道了!“

    原来,不是出现的晚,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机会。

    哈哈哈······

    把身边的文件,递给他,幽幽道,”这是我们的······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明天你召开记者招待会,我会去参加的······“

    没说完,缓缓站起来。

    话落,顿了顿,又道,”我从十九岁,就爱上了你,本来想要和你白头,可如今,没机会了,但是,季承侑,不要忘了我,即使,我们离婚了······“

    言罢,看着男人静默的样子,她缓缓走向门口。

    脚步,沉重无比,心情,亦是如此。

    结束了,甘心么?

    不······

    脚步一步步走向门口,却在离门口还有一米之隔的时候,身后穿来一个声音,她脚步一顿,随后,笑了······

    第二天,季氏集团召开记者招待会。

    宣布季氏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季承侑将和妻子凌昊伊离婚,也宣告着这场维持了将近五年,甚至舆论不停的婚姻走到尽头。

    凌昊伊也出现在现场,微笑着说这场婚姻的结束是她自愿的,从此以后,两不相干,而且也祝福他以后幸福。

    这样的大转换,让所有人都大为震惊。

    很快,新闻传达各地,甚至国际上都在传着。

    这些年,这场三角恋一直被人议论,毕竟么,涉事者三人身份都不简单。

    一个豪门掌权人,一个国际影后,一个豪门千金,涉及太多话题。

    如今,离婚了,那么是不是表面,季承侑和顾梦瑶的好事将近?

    季承侑被采访这些话题,却不做回应。

    蓝韵自然也不管这件事情了。

    上次和凌家的矛盾后,她就任由他们二人的发展了,如今离婚了也好,她就不需要再面对这个人。

    可是,一旦季承侑和凌昊伊离婚,也预示着和顾梦瑶的事情再也阻拦不住了。

    这才是最担忧的。

    这下子,更烦了

    。

    也在这个时候,蓝韵接到了南美的电话,季昀天已经回到南美了。

    正在修理那些背叛她的人,得知这个事情,当即打了电话给蓝韵。

    蓝韵正在和季承茜抱怨,一接到电话,她就立即上楼回房。

    ”你······听说你出事了,现在回南美了?“

    那边季昀天道,”这点事情还不会要我的命!“

    蓝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想了想,道,”你没事就好,卢克塞家族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这次卢克塞家族的事情,她袖手旁观了。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帮不了季昀天,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帮,何况,没这个能力。

    季昀天冷哼,”少说这些没用的,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

    蓝韵想她死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帮她?

    这个女人的心思,估计不用猜都知道。

    蓝韵面色一变,却不多解释,而是问道,”你有事么?“

    季昀天淡淡的说,”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承侑留不得!“

    蓝韵闻言,大惊,猛然站起来,大惊失色,”你怎么突然这么说,你不是一直都反对我对付季承侑的么?怎么?你想杀他?“

    这倒是让她惊讶了。

    季昀天一直都很维护季承侑,怎么突然间就想要季承侑的命了?

    ”他若不死,不用多久,死的,就是你和我,你信么?“

    蓝韵不解,”为何?“

    怎么突然感觉,季昀天变了呢?

    ”叶语澜没死!“一个炸弹,瞬间炸过来。

    蓝韵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不以为然,脑道,”你胡说什么呢?叶语澜没死?怎么可能?飞机坠海,她怎么可能会没死,季昀天,你脑子被门挤了!“

    这简直是大笑话,叶语澜上了飞机死不见尸,这个可是她亲自策划的隐瞒,怎么可能会没死?

    季昀天出了这档子事就脑子坏了。

    季昀天冷冷的说,”你可以不相信,可是,这是事实,欧雅兰就是叶语澜,当年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不知道,但是,绝对是真的,而且,承侑已经和她见面了,我不知道季承侑知道了多少,但是,他不能留!“

    闻言,蓝韵大惊,脸色苍白,”你······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

    ”这是季承侑亲口告诉我的,听说他前两天去见了欧雅兰,想必已经知道了,就算他不知道,那个女人还活着,季家早晚得完蛋,所以,现在最好想办法除掉季承侑,在想办法对付那个女人,否则,我想,没有人能够逃得过!“

    她也是惊骇,可是,这段时间的种种,她不得不承认。

    那个本该死去的女人,活着回来了,回来搅弄风云,回来报复!

    现在,她故意放自己离开,估计纵容自己夺权,自己根本看不透她想要做什么

    。

    蓝韵还是不愿相信,”可是,这怎么可能,叶语澜死了,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而且,你当我傻么?叶语澜不是这个样子······“

    这不可能,她亲自谋划,所有的证据表明,她已经死了,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怎么可能?

    简直是无稽之谈。

    季昀天打断她的话,”你忘了么?她出现以来,A市发生的所有事情?忘了她所有针对季家做的事情?她一出现就和墨琛牵扯不清,甚至现在已经在一起了,蓝韵,你以为我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么?现在什么时候了?你就算不愿相信,也必须相信,这是事实!“

    这些,蓝韵自然没忘记。

    好像,这段时间,A市发生了太多事情,难以捉摸。

    欧雅兰是针对季家的······

    从凌家婚宴,她的出现,道后来的一次次绯闻,还有对茜茜做的事情,还有······

    她和墨琛的牵扯。

    好像,透着不正常,却想不出。

    如今,好像明白了······

    可是,人死,如何复生?

    ”她明明死了······“

    ”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季承侑那里,你最好想办法,尽快除掉他,否则,我们大家一起玩完!“

    这件事情,早已经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自保,保住了命么,真相如何,不重要!

    ”然后呢?怎么做?“

    季承侑死了,欧雅兰呢?

    季昀天那边急声道,”所以很棘手,如今,怀特家族和欧家,都在她手里,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对他如何,墨家再插手,一切都是空谈!“

    整个怀特家族原本还不算全部在她手里,可如今,都在她手里了,怀特家族是北美黑道之王,欧家控制着北美乃至于欧洲的经济,这样的女人,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像,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蓝韵也明白,之前她还不算忌惮那个女人,毕竟,权势再大,与她们也不会有直接的关系,可是,如今,想想都怕。

    一旦那个女人要对付自己,就算自己再有心机,也是枉然。

    她明明已经有能力报仇,明明什么都知道,可为何这么久以来,没动手呢?

    叶璇,你的女儿,果然比你厉害。

    明明已经死了,却还能回来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

    就像当年,你一样······

    ”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你自己想办法,记住,想尽办法,除掉季承侑!“

    季昀天说完,挂下电话。

    蓝韵咬唇,手缓缓垂下,随后,却是忽然一个用力,把手机砸向墙面

    。

    ”砰!“

    手机破碎,

    ”啊······“

    女人充满崩溃和绝望的叫声。

    蓝韵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她该怎么办?

    真的好后悔,当年养育了这样一个儿子,如今,反倒让她犹如刀架在脖子上。

    还有叶语澜,为什么会没死?

    明明,已经上了飞机······

    怎么会这样?

    她该怎么办?

    门被推开,挺着大肚子的季承茜闻声而来,看到她瘫倒在地,连忙紧张的走来扶着她,急声道,”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刚刚她在楼下,听到蓝韵的尖叫,即刻跑上来。

    她还以为怎么了。

    蓝韵闻声,看着季承茜,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用力的抱着季承茜,道,”茜茜,完了,一切都完了······“

    毫无边际的话,让季承茜极为疑惑。

    ”什么啊?妈,您在胡说什么?什么完了?“

    怎么听一个电话就这样?

    蓝韵不敢说,看着季承茜,眼中满是心疼,她的女儿,该怎么办?

    叶语澜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她!

    如果她知道叶语澜没死,会不会崩溃?

    叶语澜会不会杀了她?毕竟是因为她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是,她就一个女儿,如何舍得?

    ”茜茜,你······妈妈对不起你,让你陷入这样的局面,怎么办?这下子,什么都完了!“

    她竟然没有弄死那个人,才让女儿论至此境地。

    未婚先孕,甚至,未来堪忧。

    蓝韵的悔恨和愧疚,却不知道,这些,都是季承茜自己自找的。

    季承茜更加疑惑了,”妈,你到底在说什么?谁得电话?到底说了什么,你怕什么呀?“

    弄得她心都慌了。

    蓝韵咬唇,”是你姑姑的电话!“

    季承茜闻言一喜,”姑姑?姑姑在哪里?她说了什么?“

    姑姑打来电话,是不是证明没事了,太好了,她就可以让姑姑帮自己了。

    ”她说······''''

    蓝韵忽然一顿,犹豫地看着季承茜。

    ------题外话------

    如实捧上一万二肥更,嘿嘿,好戏即将上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