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五十章 早就知道

第五十章 早就知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墨琛闻言,看着季承侑,淡淡的说,“如今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如今真相大白,你应该想清楚你以后该怎么做,而不是问这些没用的事情

    !”

    往事已矣,想的太多只会造成自己心里的压抑,既然如此,以后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过去的,都不重要了。

    季承侑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可是,于我而言,这很重要,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应该可以知道这样的真相了!”

    他就算不是最后一个人知道的,但是,现在应该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这样的事情,与他息息相关,他却是最后才得知,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才得知她是他妹妹。

    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看着他做那么多事情,看着他去伤害他的妹妹,没有人告诉他。

    如果,顾梦瑶没有说出来,欧雅兰是不会亲口告诉他的,到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

    “七年前!”墨琛开口,缓缓道,“七年前我答应和季承茜订婚之前!”

    之所以妥协答应,和季承侑的身世息息相关。

    季承侑闻言,拧眉,“所以说,当年你突然停手,一反常态和我姐姐订婚,是因为,因为我?”

    怎么会这样?

    “有这个原因!”

    墨琛不否认,当时得知季承侑和叶语澜是孪生兄妹,他自然是不可能会让她唯一最亲的人出任何事情,所以,就妥协了,罢手,置于和季承茜订婚,更多的原因,是让季承茜一辈子都没有活路。

    只要这样,季承侑一辈子谁也别想再嫁只要自己不娶她,谁也不敢娶她,到时候,她的痛苦,不亚于自己和澜澜。

    季承侑紧握拳头,咬牙质问,“那你为什么当年不告诉我?”

    这么多年,他看着自己一次次维护蓝韵和季承茜,却什么都不说,是看笑话么?

    墨琛抬眸反问,“告诉你有用么?”

    当时事已成定局,告诉你,有用么?

    当时就算说出来,都换不回澜澜的命,与其如此,何必呢?

    季承侑一顿,面色颓败,瘫坐在沙发上。

    当时,就算他知道了,还可有用么?

    “我只是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与你有关!”

    他没想到,当年的事情,季承侑也有参与,就算没有实际上对叶语澜做什么,却坐视不管冷眼旁观,这样的伤害,比做出实际上的事情还要伤人心。

    “我······”季承侑颓然,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会这样做?

    当年,他知道蓝韵想要在飞机上做手脚,所以,才央求季承茜给她一条活路,因为是蓝韵想要做的,他不能去干涉阻止,只能想别的办法。

    季承茜把她从机场扣下来的事情,他知道,也纵容季承茜把她偷渡运往北美,后来,墨琛发怒,对季家出手,甚至不顾一切的对付季家,季承茜恼羞成怒,把叶语澜弄死,至于怎么死,他想想都知道,在那个地方,女人是如何毁灭的,谁都能想象。

    当时,他只是唏嘘,一个女人,与其这样糟蹋,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并不可惜那个女人,只是寒心于季承茜的手段

    。

    而如今,那个人是他的妹妹,他才想起,自己当年错得多离谱。

    当时,受尽折磨的,是他的妹妹,他应该一直爱着的妹妹。

    “她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墨琛闻言,若有所思的问,“我倒是想要问你,她发生了什么?”

    当年的事情,欧雅兰粗略的说了一些,但是,却没有说完,他知道,她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并没有说完,别如说,她到底出过什么事情,怎么活下来的。

    “你不知道?”季承侑诧异了,那样的事情,墨琛不知道?

    墨琛颔首,不知道!

    季承侑拧眉,有些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没说过么?

    是难以启齿,还是,害怕?

    “我不知道,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可能有一些很不堪,她不愿说,我便不问,倒是你,既然你知道,那请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七年后再见面,她很多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即使已经重新在一起,她也慢慢放下心结,但是,这些事情却一直横在他们之间。

    季承侑有些为难,“算了,既然她不愿意说,你不必知道!”

    他不知道要是墨琛知道她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会不会介意。

    毕竟,男人都是在意这些事情的。

    墨琛微微眯眼,随后,嘴角微扯,站起来淡淡的说,“既然如此,那你走!”

    “墨琛······”

    季承侑打断他的话,“当年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你如果不想她更恨你,就不要再袒护蓝韵和季承茜,否则,她会杀了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季承侑有些急了。

    墨琛淡声道,“出去,她快回国了,到时候你想谈什么就找她,但是,她已经怀孕了,你最好不要刺激她,否则,别说她,我都不会放过你!”

    “她怀孕了?”季承侑十分惊讶。

    她怀孕了?竟然这么快?

    墨琛面色稍霁,“出去!”

    “那好,等她回来,请你告知我!”

    季承侑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离开了。

    季承侑出去之后,墨琛才走到办公桌旁边坐下。

    疲劳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仁一阵不适。

    手机又是一阵铃声响起,墨琛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是无忧岛上面的来电。

    眼底一软,接起电话,“喂!”

    那边传来软绵绵的声音,“有没有想我呀?”

    男人闻言,拧紧的眉都松了,眼底滑过一抹笑意,如实回答,“想了!”

    稍满意,“唔

    !勉强接受!”

    墨琛靠着皮椅,温声问道,“那曦宝贝想我了么?”

    “没有!”回答的那叫一个顺溜,“我是知道你想我了才打电话给你,缓解你的思念,可是我没想你喔!”

    越解释越心虚!

    墨琛闻言,极为无奈,嘴角一抽,“我家宝贝女儿那么贴心?”

    “那当然了,外婆都说我是大家的贴心小棉袄,嘿嘿!”嘚瑟了!

    上天了都!

    墨琛借机引诱,“那叫一声爸爸听听!”

    他做梦,都想听到他的宝贝女儿叫一声爸爸。

    那边沉默了。

    墨琛有些失落,眼中划过一抹黯然

    他的沉默,曦儿又不沉默了,试探的问,“你干嘛不说话?”

    墨琛连忙回神,曦儿又问,“你生气了么?”

    “没有!”墨琛道,“我怎么会生气,可是,爸爸想知道为什么!”

    都这么久了,女儿一直腻着他,却不愿意叫他爸爸。

    女孩瘪瘪声音,“不告诉你!”

    “那好,爸爸等着,怎么了,你吃药了么?”

    墨琛也是极为无奈,别人都问吃饭了么,他倒好,得问吃药了么!

    那边炸毛了,“哼,你好讨厌,和妈妈一样讨厌!”

    妈妈每次都问,他也问。

    “哟,生气了?”男人笑意吟吟,简直就是无良老爹!

    曦宝贝哼哼,“才不生气,曦宝贝肚子里能撑小船,才不和你一般见识!”

    男人笑意渐深,“肚子那么大?都能撑小船了?”

    真可爱!

    更得瑟了,“那当然······不对,哎呀讨厌,你竟然说我肚子大!”

    墨琛挑挑眉,“不是你说的么?”

    哼哼唧唧,“哪有,是你听错了,哼,肯定是你觉得我胖了,所以胡说八道,太讨厌了!”

    外公跟她说,那是说一个人很宽容,度量大,才不是肚子大。

    “哦,那是我听错了,可是,我明明听的是这个意思的啊!”

    声音低了些,“肯定不是,不理你,哼,你要早点来看我,好无聊啊!”

    话一落,那边就传来一个炸毛声,“死丫头,瑶姨每天不回家陪着你你还无聊,找死啊!”

    显然是顾梦瑶。

    然后带着委屈的声音响起,“没良心的小丫头,哎呀,看来我得收拾收拾回家去了·····”

    “遭了!”某妞立刻就蔫了,“我不跟你说了,嘤嘤嘤,我要逃命去了!”

    说完,立刻挂下电话

    。

    墨琛扶额。

    鬼灵精怪!

    只可惜,不能一直陪着她。

    缓缓放下手机,墨琛点开视屏,继续工作。

    此时,北美。

    清晨。

    欧雅兰睡梦中醒来,站在阳台上,就看到楼下花园里,萘娅正在采花,她拧眉,不顾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袍,便下楼了。

    萘娅有这个习惯,每天清晨都喜欢到花园里,采摘新开的花,因为她要做实验,炼制香水,所以,要早上最新鲜的花瓣,早上的花最干净。

    可是,她身子不太好。

    身后跟着两个佣人,也有些担忧。

    夫人身子还有些不好。

    欧雅兰快步下楼,走到花园,看到萘娅蹲在花圃边背对着自己,身后的两个佣人一动不动。

    不由得有些恼,“废物,怎么任由夫人蹲在这里,都忘了夫人的身子不好么?”

    闻言,两个人连忙低着头,有些害怕欧雅兰。

    萘娅也连忙站起来,看到欧雅兰生气,拧眉,轻声道,“怎么生气了?我是自己坚持要下来的,别怪她们!”

    欧雅兰无奈,淡淡的说,“你们先下去!”

    “是!”

    两个人下去,欧雅兰才对着萘娅,不赞成道,“您身子还没好,怎么一大早就出来花园?这些事情让她们做就好了,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你呢!”

    说完,还扶着萘娅走向不远处的露天桌子坐下。

    萘娅莞尔,“好了,我只是出来摘个花,又不是干什么去了,你有必要像对待曦儿那样对我么?搞得我好像很不听话似的!”

    欧雅兰对待曦儿的那种样子,萘娅可清楚着呢。

    欧雅兰嗔了她一眼,“你哪听话了?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乱来,等我过两天走了,看你就不会照顾自己了!”

    “啧啧,别真的把我当曦儿,妈咪啊,也只是闲来无事,放心啦,我的身体我是知道的,不会有事的!”

    欧雅兰嘴角一扯,“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自己没事?”

    “说没事就没事,我还要等你肚子里的外孙出生,然后看着你结婚,你放心,等你结婚,我一定回去,所以,养好身子是必要的!”

    她一定要养好身体,然后等到欧雅兰结婚的时候,回到离别多年的国家。

    “可是······”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踏回Z国的么?

    萘娅明白,轻拍欧雅兰的手,让她安心,“这些都不重要,好了,他们准备了早餐,去吃东西,你肚子里有孩子,可不能饿肚子!”

    吟吟一笑,“好!”

    陪着萘娅吃完饭,又和她一起进实验室调制了香水配方,萘娅好像刻意不提及昨天不愉快的事情,欧雅兰也知道萘娅不想提,也就不说,而是陪着她,逗她开心。

    在玫瑰园呆了两天,欧雅兰才去了洛杉矶总公司

    。

    正好抵达公司的时候,欧雅琳正在和几个高层开会,欧雅兰不让秘书通知,就直接进了会议室。

    她的突然到来,会议室一阵寂静。

    欧雅琳自然是之前没有收到消息,看到欧雅兰推门进来,极为惊讶,会议一下子就进行不下去了。

    欧雅兰摆摆手,大步走到会议桌的最后,坐在欧雅琳的正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轻笑道,“你们继续,我旁听!”

    会议才继续。

    是讨论下一季Z国珠宝市场营销方向的方案,因为如今已经是秋季开秋,珠宝部那边的负责人也是黛茜,所以,准备的差不多了。

    前段时间首次入驻Z国市场的珠宝销量极好,董事会都很满意,而且口碑极好,自然,下一季也要做到比这次好。

    欧雅兰一直不曾发表意见,而是静静的旁听,但是,她在这里,几个高层都如坐针毡,不太自然。

    董事长旁观的会议,比她亲自主持还要让人难以适应。

    欧雅琳倒是无所谓,一点都不在意。

    连续两个小时的会议,一直到结束,欧雅兰都不说话,会议结束后,高层们都走出会议室。

    欧雅琳才看着欧雅兰,挑挑眉,“怎么了?闲来没事来这里受罪?”

    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说话,对于一个孕妇而言,是很受罪的。

    欧雅兰耸耸肩。“我不觉得是受罪!”

    闻言,欧雅琳极为无语,“服了你!”

    拿起文件,收拾收拾,站起来,倒是没离开,而是走到欧雅兰旁边坐下,把文件交给她。

    “什么鬼?”

    “这是第一季O&d珠宝的数据,你看看!”

    结果,翻开一看,越看越满意,随后嘴角一勾,“很好!”

    一目十行,只是扫视,就能看得出来文件里的各张纸数据如何。

    欧雅琳拉开椅子坐下,“那你打算继续和凌氏集团合作么?”

    这次和凌氏集团合作,效益就如此好,如果不合作,也许效益会更好,也有可能会更差。

    “继续!”凌家还不该死。

    “那好,我知道了!”

    欧雅兰眼中划过笑意,莞尔道,“好了,今天来也不是来找你谈工作的,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东西!”

    欧雅琳挑挑眉,“吃饭?你请啊?我可没钱!”

    装穷!

    一个身价千亿的女富豪,装穷?

    “你的卡呢?”

    “前两天出来的急,落岛上了,所以今早连早餐都没得吃!”

    “你滚!”

    简直服了她了

    。

    坑谁啊?

    欧雅琳眉眼一弯,讪讪一笑,“好了,走,说好的你请!”

    她自然不缺钱,她要是缺钱,估计全世界的人都缺钱。

    说完,两姐妹一起走出会议室。

    走进欧雅琳的办公室,欧雅琳收拾东西,欧雅兰坐在她的位置上翻阅着最近的文件,确实都挺棘手的。

    坐在这个位置,很忙。

    因为整个公司的事情都是她管,即使下面很多人,但是,仅仅是她才能决定的事情,就足以让她忙的几乎没时间去散心。

    看着这些,欧雅兰轻声道,“不如下个月你去散散心,公司的事情就不要管了!”

    欧雅琳这几年几乎没有怎么为自己考虑过。

    放弃的太多了。

    正在收拾文件的欧雅琳有些纳闷,“为什么?怎么突然提及这些事情?”

    她并未觉得自己这样不好。

    “没事,只是觉得,该给你放个假!”

    欧雅琳撇撇嘴,“啧啧,得了,你管你自己,我的假可不需要你来放,好了,走,我肚子真的饿了!”

    “你还在意温铭博么?”欧雅兰忽然开口问道。

    欧雅琳动作一顿,面色并不好。

    欧雅兰轻声道,“你从来不问我,他现在是生是死,是在压抑,还是不在意?”

    从始至终,欧雅琳从来不问温铭博的事情。

    甚至,从来不去干涉自己的处置。

    欧雅琳抿唇,面色有些不好,微握拳头,眼中划过一抹伤痛,轻声道,“我早就知道不会有结果,所以,都不重要了!”

    是啊,这些事情,于她而言,都不重要。

    欧雅兰闻言,眸色渐深,淡淡的问,“如果他死了,你会心痛么?”

    猛然转头,看着欧雅兰,欧雅琳嘴唇微动,有些震惊。

    “死了?”

    温铭博死了?

    这······

    欧雅兰站起来,淡淡一笑,“你说你不爱他,所以我想,一个敢伤害你的人,不配活着!”

    欧雅琳不说话,微微垂眸,咬唇道,“既然死了,就这样,他确实该死!”

    是啊,该死!

    如此伤她,怎么可以,可以活着?

    ------题外话------

    ——第四卷完!

    明天开始第五卷,也就是最后一卷,心狠手辣

    明天下午三点之前一更,晚上二更,肥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