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十七章:生不如死

第十七章:生不如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家的乱局,搞的a市商界人心惶惶,虽然说季氏集团还不至于让a市的股市坍塌,但是,这样的豪门丑闻,对于季氏集团,怕是一大难关。

    一大早,头条爆出,董事会打给季承茜的电话不下百个,甚至公司门口聚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股民也沸腾了。

    而季承茜,却躲着不敢出现,只有蓝韵出席董事会,带着季承茜签署的股份转让书进入董事会。

    季擎天病着,季承侑不是季家的儿子,季承茜闹出这样丑闻,除了季擎天的合法妻子,没有人有资格在继承这个季氏家族的家族企业,所以,蓝韵进入董事会,名正言顺。

    可闹出那么大多事情,董事会对蓝韵还存在疑惑。

    她统领公司,真的没问题么?

    看着电视屏幕上被记者拦着举步维艰的蓝韵,还有那些丑恶不堪的照片和言论,季承侑坐在沙发上,心情极为复杂。

    此时,他正住在瑞典叶家的老宅。

    顾梦瑶端着刚刚切好的水果走出来,看着他,眼神微敛,随后走上前,把水果盘放下,淡淡一笑,“怎么了?看到这些不舒服了?”

    季承侑一顿,随后苦苦一笑,“我能有什么不舒服?这是她们,自找的!”

    他不能心疼,不能有任何的不愿。

    这是他,理应做的。

    这段时间,在瑞典,他在这个老宅里,看到过母亲很多相关的东西,看过她所有当年的作品,还有报道,终于有了很多新的认知。

    他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值得缅怀的人。

    她和欧雅兰以前,可真相似,不愧是母女,就连自己,眉头和她也极为相似。

    顾梦瑶莞尔,“你能这么想,自然很好,确实,她们是自找的,你若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就想一想澜澜受的,想想当年你母亲的死,想一想叶家如今的败落,你就不会觉得心疼了,好了,不是说了么,不去管这些事情,明天我们去巴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先不告诉你,赶紧吃点水果,等一下不是说了要去看看叶家的墓园么?”

    季承侑颔首,“好!”

    卢克塞家族传出亚瑟的死讯,对于这个百年黑暗家族而言,是晴天霹雳。

    本来家族就因为上次得罪了北美怀特家族而岌岌可危,这次,更是面临后继无人的危机。

    亚瑟是卢克塞家族如今唯一的继承人,可是,这么多年,他的母亲擅权,因为他的存在,族老们也都默认了,可是,季昀天行事越发狠辣,不惜得罪怀特家族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差点给家族招来灭顶之灾,如今更是挟持亚瑟来夺权,最后,竟然·······

    把自己的儿子推进地狱。

    虎毒不食子,季昀天的狠毒,族老们几乎想想都后怕,这个家族,若是真的后继无人,岂不是全部葬送给季昀天?

    可恨当年老家主竟然把这个女人娶进门。

    近三十年的专权,把卢克塞家族的人赶尽杀绝,搞得如今别说继承家族的后人,就连有些血缘的旁支也都死得差不多了。

    葬礼之余,季昀天已经被族老联合关起来了。

    卢克塞家族大办葬礼,虽然亚欧地区没什么人参加,但是,南北美洲的人不少。

    葬礼还算隆重。

    可这个家族的千苍百孔,已经无法挽救。

    欧雅兰亲自参加葬礼,却在巴西利亚境内拦截到正要出逃的季昀天。

    季昀天被心腹救走,正想要逃离南美,没想到,被抓到了。

    “夫人,怎么办?”

    季昀天被几个女保镖围在中间,看着周边正扛着机枪缓缓靠近的黑衣人,面露惊恐。

    此时,她们已经逃离到了巴西利亚北边的郊外,周边全是绿化丛林。

    季昀天脸色很不好。

    她这两天被关着,因为所有族老联合施压,所以毫无办法。

    整个人有些狼狈。

    看着周边围着她们,已经距离不下二十米的黑衣人,心下一沉,她知道,完了。

    咬牙,“就算死,也不能被抓回去!”

    她季昀天高傲一生,怎么可能再回去做阶下囚。

    如今亚瑟死了,她知道,卢克塞家族再也不会任她摆布了,这么多年,能够操控这个家族,以前是因为那老男人的纵容,后来是因为她的儿子是卢克塞家族的继承人,因为有亚瑟在,他们只能有怒不敢言,如今,卢克塞家族这样,一切都无力回天了。

    “是!”

    她们是她的心腹,自然,誓死护卫。

    话一说完,直升机旋转的声音传来,她们抬头看去,竟然看到几架直升机盘旋飞来,飞机上印着怀特家族的标志。

    飞机缓缓降落,所有围着的黑衣人全都恭敬的颔首。

    季昀天暗道不好。

    不是卢克塞就爱组的人,而是······

    飞机降落在平地上,欧雅兰在洛影的搀扶下,缓缓下飞机。

    季昀天一个踉跄。

    欧雅兰·······

    就在这时,周边的保镖仿佛得到了暗令,全部举枪。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枪声响起,季昀天身边的几个女保镖全部来不及反抗,就倒地不起。

    成了蜂蛹。

    季昀天听到枪声即可捂着头蹲下,可是,直到枪声停止,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她都不曾受半点伤。

    枪声一止。

    她猛然抬头。

    只见不远处的女人,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像是在看着小丑一般。

    “你······”

    欧雅兰嘴角一勾,“你是要我的人押着你走,还是你自己走?”

    季昀天抿唇,“我两个都不选!”

    说完,迅速捡起旁边已经死的手下的枪,想要自杀。

    “砰!”

    一枪打在她的手腕上。

    “啊!”

    枪把落地,季昀天痛极大叫,捂着手腕,血色染红她的手。

    咬牙看着前面,只见欧雅兰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正在指着她。

    她咬牙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死?”

    反正被抓到也是死路一条,她宁愿自杀。

    把枪递给洛影,欧雅兰挑挑眉,笑着问道,“让你死?你觉得,我是那么善良的人么?”

    季昀天心底一沉。

    声音一冷,“把她带走!”

    “是!”

    季昀天想要再捡起枪,可是,却后脑一麻,失去知觉。

    很快飞机起飞,所有保镖也都撤离。

    游艇在海面上前进。

    大型油轮,可以装得下千人,平静的海面上,除了时而吹起的海风,也只有游轮上面传来一些声音。

    甲板上,欧雅兰躺在躺椅上,戴着大墨镜,身上穿着宽松的蕾丝长裙,肚子凸起,圆碌碌的,她轻抚肚皮,看着平板上面的头条,冷嗤一声。

    “季承茜现在在哪?”

    是问旁边的洛影。

    洛影回话,“蓝韵现在把持着董事会,季承茜已经被她藏起来了,不过,母女反目是必然的,只要再加点火,怕是季家这两个母女就得互相残杀了!”

    欧雅兰嘴角微勾,“很好,先不要管她们,接下里的事情,怕是我也无能为力了!”

    如今的季家,就算她什么也不做了,也避免不了自寻死路的危机。

    “我明白!”

    欧雅兰才一笑而过,接着问,“她醒了么?”

    “差不多了!”

    “那就带来这里吧,让她看看,这海天一色,究竟多美!”

    “是!”

    洛影转身走进船舱。

    欧雅兰放下平板,摘下眼镜,站起来,缓缓靠近边上,看着沉寂的水面,冷冷一笑。

    这样的沉寂,怕也只是波涛暗涌的表面罢了,谁知道这海水下,游走的都是什么?

    怕是一掉下去,便是鲨鱼的食物了。

    可就在七年前,也在这个大洋之中,曾有几百人,沦为鲨鱼的裹腹之食。

    或许他们到死,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就因为要对自己下手,蓝韵就把一架飞机上几百人都送进地狱。

    他们,可以说都是因自己而死。

    很快,洛影走出船舱,身后的黑衣人压着季昀天出来。

    季昀天很狼狈,身上虽无伤痕,手上也被包扎了,但是,刚刚是被水泼醒的。

    脸上湿哒哒的,极为狼狈。

    被两个女保镖压着出来。

    看到欧雅兰站在不远处,她眼中异常怨恨。

    欧雅兰回头,看着她,嘴角微勾,“我应该管你叫一声姑姑才对,是么?”

    声音清幽,让季昀天霎时响起那个人。

    咬牙,“那又如何?我是你姑姑,你会放过我么?”

    欧雅兰闻言,挑挑眉,“你以为呢?我的亲生父亲尚且我都不一定会放过,你······就更不在话下了!”

    季昀天抿唇,不说话。

    季擎天也不一定有活路。

    她算什么?呵呵,如今,只想死的痛快一些。

    欧雅兰走近,看着季昀天,淡淡的问,“我听说,你跟我母亲,曾经关系极好?”

    很肯定。

    季昀天曾经,也算是叶璇极为要好的朋友,只是,一朝离心,再也没有那份情谊。

    季昀天冷笑,“是极好,可是,我把她当挚交,关键时刻,她为了墨家,把我的家族置于死地,我不恨她,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我的父亲气死,看着我的哥哥一无所有,所以,她不曾在意过,不曾为我想过,我也,只能选择我的家族!”

    这些曾经,她都记得。

    欧雅兰眼角微眯,“所以,最后,是你利用卢克塞家族,给她沉痛一击?逼得她无路可退?”

    本来,叶璇没必要被逼的走投无路。

    “是!”

    “很好!”欧雅兰嘴角微勾,“既然如此,就更好玩了!”

    季昀天心下一沉,不知为何,竟然有一种恐惧感油然升起。

    目录恐慌,却故作镇定,“你想做什么?”

    欧雅兰嘴角微勾,招来一个两个穿着白色研究衣袍的人,其中一个手里端着一个盆子。

    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液体。

    指着盆子,看着季昀天挑挑眉,“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季昀天下意识摇摇头。

    欧雅兰道,“这是我这批产品中,出现的不该出现的东西,提纯出来的,比那些产品里面的更加浓,只要触碰到,绝对可以看到骨头!”

    硫酸!

    季昀天脸色大变,想要挣脱,却被保镖按得死死的。

    她颤声问道,“你想干什么?这件事情是蓝韵做的,跟我没关系······”

    欧雅兰闪着大眼点点头,一副了然,“我知道啊,蓝韵也有份嘛,可是现在你在我手里,我觉得算账嘛,逮到谁算谁,今天你在我手里,不算给你难道还要等着蓝韵送死才算?”

    季昀天心下一沉,。

    “你·····”

    “你一定不知道,这些东西沾到脸上,是什么感觉吧?要不要,我让你试试?”

    那撩人的眼神,问出这句话,让旁边的洛影都有些感觉自家小姐恶趣味,更别说季昀天如今的的心情了。

    季昀天大声拒绝,“我不要!叶语澜,你不能这么做,你母亲那么善良,你怎么能这么狠?”

    把硫酸泼到人身上,那是极为阴狠的。

    欧雅兰讽刺一笑,“我母亲善良又如何?我不是她!而且,你跟我说这句话,不是在逗我玩么?我狠?季昀天,你可知道,如果不是我发现的及时,这批产品,会毁掉多少女人?”

    最后的话,欧雅兰是咬牙问出来的。

    季昀天当初这么做,可曾想过,那些人把那些产品抹在脸上,夜以继日,一天天严重,会导致多少事情出来?

    对于女人而言,脸,就是命!

    她发现得及时,也只是因为她本身皮肤较为敏感,产品的量都是在她的皮肤承受力之中的,一旦有什么问题,那么,她第一个使用,自然会发现问题。

    如果是别的客户使用,或需要用一段时间才能发现问题。

    季昀天不说话。

    欧雅兰下一句话,让她面色大变,“所以,我想让你尝尝,被硫酸腐蚀的滋味,如何?”

    季昀天大惊,“不······”

    欧雅兰眼神一冷,保镖领命,即刻压着季昀天靠近装着半盆硫酸的盆子。

    季昀天拼死挣扎,“不······不要,你杀了我,我求你,你杀了我······”

    洛影拉着她的手才,直接就伸进硫酸里。

    季昀天一双眼险要瞪出来。

    随后,“啊!”

    女人痛苦的大叫声响彻天机。

    五指被压在盆子里,被硫酸瞬间腐蚀······

    随后,血肉模糊·····

    季昀天全身都在痉挛抽搐,冷汗津津。

    被死死的压着,连动都不敢动。

    欧雅兰冷眼看着这一幕,毫无波动。

    身旁的几个人,也都静静看着。

    随后,硫酸被端走,季昀天整个人瘫在地上。

    看着已经血肉模糊,白骨森森的手掌,季昀天大声的呼吸着,阵阵抽痛。

    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在额头上滑落。

    随后,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

    “miss······”

    欧雅兰抿唇,淡淡的说,“弄醒她!”

    “是!”

    很快,季昀天被泼醒。

    缓缓睁开眼睛,季昀天奄奄一息。

    欧雅兰淡淡一笑,缓缓蹲在季昀天的眼前,缓声问道,“怎么样?舒服么?”

    季昀天似乎还在忍着剧痛,死死地盯着她。

    “你······杀了我·······”

    欧雅兰嘴角微勾,“杀你?当然,我会让你死的,可是,我最喜欢在人死之前,让她生不如死,甚至永生都记得,作孽,是要付出代价的!”

    季昀天瞳孔一缩,目露恐慌。

    “不·····”

    站起来,看着茫茫大洋,一览无遗,轻叹一声,缓缓开口,“你知道死亡的滋味么?”

    保镖把季昀天扶起来。

    季昀天根本就虚弱,没说话。

    欧雅兰转身看着她,嘴角一扯,淡淡的说,“我好像好几次面临过死亡,那种滋味,我好想如今都历历在目,犹如昨日发生!”

    她这么多年,好像真的好几次,都生死徘徊。

    七年前,死里逃生,却被那些人管着,注射大量毒品在体内,差点流产,后来怀孕那段时间,好几次在手术室好不容易活了下来。

    生产的时候,孟锦云说,她差点就死了,后来剖腹产之后,昏迷了好几天,都是在ic病房度过的。

    后来,那次爆炸,身上大片肌肤烧毁,心肺受损,靠着氧气罩维持生命,面目全非,她也差点死了。

    那种好像即将解脱,可是,满腹遗憾带着不甘的滋味,她永生难忘。

    其实,死亡不可怕,最害怕的,是死不瞑目。

    如果她当年死了,她就是死不瞑目了。

    季昀天嘴角微扯,虚弱的说,“你早就该死了······”

    欧雅兰挑挑眉,“可我不是没死么?这么多年,我活了下来,可你今天,估计就没那么好运了!”

    笑意渐深。

    季昀天痛的全身发抖,没有再说话。

    她想说,可是,手真的很痛,那种仿佛被烧伤一样的剧痛,是最折磨人的。

    五指连心,手指全部被硫酸浸泡着,腐蚀的骨头都露出来了,那种全身都在痛的感觉,让她呼吸都在痛。

    呼吸一下轻一下重,让她痛苦至极。

    欧雅兰指着茫茫大海,脸上带着微笑,轻声问道,“你看,这里美么?”

    季昀天稍稍点头,挑挑眉,低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声音死气沉沉,带着虚浮无力。

    欧雅兰吟吟一笑,“这海里底下,有很多鲨鱼,竞争太大了,估计特别饿,反正你这辈子作了那么多孽,死前行善,也是极好的!”

    季昀天脸色大变。

    指尖轻挑季昀天的下巴,欧雅兰缓声开口,“你说,让你与这片大海一起永存,可好?”

    好像在问,今天天气好不好······

    ------题外话------

    拿来喂鱼!

    肉嘟嘟的小侄女,好可爱·····哈哈哈

    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