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十八章:父子相见

第十八章:父子相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昀天闻言,整个人都在颤抖,“你······”

    她问,“你知道古代有一种刑法叫做五马分尸么?”

    季昀天惊恐地看着她,面色已经逐渐苍白,甚至有气无力,一直摇着头,“不要······不······”

    看着季昀天惊恐的样子,她含笑道,“虽然说不一样,可是,被分尸的那种感觉,是一样的,你想尝试么?”

    被鲨鱼撕咬吞噬的感觉,确实比五马分尸还要痛苦,可是,怪得了谁?

    人作孽太多了,就算死也是自找的。

    季昀天咬牙低声道,“你这个毒妇!”

    她被两个保镖架着,动都不能动,只能任人宰割。

    挑起季昀天的下巴,看着她狼狈苍白的脸,讽刺一笑,“比起你,我也只能算是一点点而已,不是么?”

    比起季昀天,她这些算什么?

    季昀天恶狠狠地看着她,咬牙,却说不出话。

    欧雅兰也不想再继续跟她说了,挑挑眉淡淡的说,“你放心,不用多久,就会有人,下去陪着你!”

    季昀天却仰头看着她,再度乞求,“我不求你放过我,只求你给我个痛快······”

    她不想被撕裂,不想承受那样的痛苦,她承认,死,她尚且没那么怕,可是,她怕受折磨。

    她宁愿死个痛快,也不要受那么可怕的折磨。

    欧雅兰恍若未闻,转身,淡淡的说,“扔下去!”

    季昀天脸变,还想说什么,可是,就这样被保镖拖着往甲板边缘走去。

    “不······叶语澜,你这个毒妇······你不得好······啊!”

    “噗通!”海面上,一阵涟漪荡起,伴随着人的尖叫声和呼救声。

    “救我·······不要······”

    掉下去,季昀天还死命挣扎着,水面上瞬间惊起阵阵浪花。

    欧雅兰站在边上,看着下面一沉一浮正在挣扎的季昀天,眼中毫无任何波动。

    “唔······救·····救我······”

    声音已经没那么大声了。

    眼看着人就要沉下去。

    洛影拿着一个平板,看着上面的示警图低声道,“miss,游轮方圆三十米的距离内有鲨鱼靠近!”

    欧雅兰嘴角笑意渐深,抚着肚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后淡淡的说,“加速前进,尽快回国!”

    “是!”

    转身走进船舱,她没看,身后血腥的一幕。

    “啊!”

    绝望的尖叫声伴随着血腥味传来······

    海面,一片猩红······

    渐渐归于平静······

    而游轮也在平静的海面上往前开去。

    坐在研究室内,看着瓶瓶罐罐无颜六色的东西,欧雅兰缓缓坐下,洗完手后便端起一个容器拿着小棍子正在调配什么。

    突然眉间一皱,她倒吸一口气,洛影在旁边连忙问,“怎么了?”

    欧雅兰先是摸了一下肚子,随后欣然一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在踢我!”

    这次怀孕,都快六个月了,除了一开始反应激烈,后来都没什么感觉了,就连胎动,如今都是第一次。

    快六个月了。

    洛影闻言一笑,“我还以为怎么了,吓了一跳!”

    欧雅兰莞尔,抚着肚子轻声道,“这孩子一开始闹腾得厉害,后来安分了,现在才开始胎动,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像他姐姐一样闹腾!”

    曦儿的闹劲,她是极其无奈的。

    这孩子要是也那么闹,直接丢给墨琛自己管着去。

    洛影笑道,“男孩子应该沉稳些好,不过曦儿那样也挺好,若是曦儿小姐以后也能像如今这般,也是很好的!”

    男人沉稳些是很好的,更何况,这个孩子以后还要撑起墨家,而曦儿,她抛不开那些欧雅兰延续的枷锁,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世界厮杀的人,谁是真正快乐的呢?

    只要不像蒂兰那样就是万幸。

    “但愿吧!”

    游轮从智利附近的海域一直北上,往无忧岛去,自然需要一天的时间,毕竟是海上,速度自然没有飞机快。

    这个时候回岛,没有通知岛上的人,游轮靠近的时候,差点被轰炸了······

    一个小炸弹飙过去,直接在船的旁边炸了下,所以,船靠岸的时候,她是阴着脸下船的。

    刚上岸边的甲板,周边的保镖都很自觉的低着头不敢看她,倒是跑来一小只,“哎呀,妈妈,你没事吧?”

    瞧瞧,还有些幸灾乐祸。

    欧雅兰三根黑线一落,没表情地问,“你让他们轰的?”

    曦儿瞪着大眼睛,“不是!是正当防卫,谁让你偷偷回来,你自己说的,要是有人靠近小岛,不是自己人,直接炸咯!你又没说是你······”

    欧雅兰不说话了。

    捧着肚子就要走,她得压压惊。

    “咦!”曦儿却忽然哒哒哒的跑到她面前,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这是什么?妈妈,你怎么胖了那么多?我弟弟呢?”

    说完,还摸了一把。

    欧雅兰嘴角一抽,“这就是你弟弟!”

    那个泪啊。

    上次离开的时候,肚子还没显怀,如今已经圆溜溜的了,难怪这臭丫头一副我什么都不懂快告诉我的样子。

    曦儿炸毛了,“啊呸!骗我是个孩子,这分明就是妈妈胖了,外婆说我弟弟肯定长得和我像,你看着坨肉·······哎哟!”

    屁股一疼,被妈打了。

    摸摸自己的小屁屁,嘴一撅,眉一沓,“你干嘛打我,又没说错!”不高兴了。

    欧雅兰直接翻白眼,瞅了瞅她,嫌弃道,“你以前可不就是也这样?”

    也是一坨肉,确实像!

    曦儿大眼一瞪。

    正要说话。

    站在不远处一直看戏的孟锦云看不下去了,“好了,你们俩,既然回来了赶紧进去,都几点了!”

    都快天黑了。

    曦儿闻声,瞅了眼孟锦云,告状,“妈妈打我!”

    孟锦云眼观鼻鼻观心,没说话。

    某只嘴一瘪,正要哭······

    “你要是敢哭,我就把你丢进水里洗澡!”

    脸一绷,直接没表情。

    她才不要洗冷水澡。

    欧雅兰也绷着脸,摸着肚子往前走。

    这熊孩子,简直气人。

    玩她是吧······

    嘴角微勾,走向远处的大别墅。

    看着这对母女,孟锦云极为无奈,看着欧雅兰走了,曦儿还在那里绷着脸,她嘴角一抽,直接上前把人拎着走。

    “哎哟,外婆你温柔点,干嘛把我提着······”

    很快步行回到别墅,欧天博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一进门,欧天博就问,“刚刚检测仪显示有轮船靠近,检测了你身上的追踪系统,就说是你回来,那小丫头就跑出去了,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小丫头要胡闹,他也由着她去了,反正操作的人有分寸。

    欧雅兰嘴角一抽,“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还有些纵容呢。

    欧天博道,“有什么可担心的,好了,快来吃饭,刚刚做好的,还没吃呢!”

    本来是打算吃饭的,结果手下来报说好像大小姐的芯片信号在附近,又有游轮靠近,就没吃成。

    “好!”

    很快,孟锦云和曦儿也进来。

    洛影也坐下一起吃,虽然人不多,但是,也极为温馨。

    吃饭间,欧雅兰道,“我就住一晚,明早就要回洛杉矶!”

    她是特地回来看看曦儿,但是,这段时间都要忙,估计只能在处理完这批产品的事情之后,才能回岛上长住,这之前,怕是都要住在欧公馆了。

    孟锦云拧眉,“怎么那么急?我都听阿静说过了,这次的事情没闹出来,真是万幸!”

    是啊,这种事情,竟然没闹出来,已经算是很好了,如果奶出来,怕是o&d国际都要面临巨大风波,这次有惊无险。

    一百多个亿的投资,也只能付之东流。

    欧雅兰颔首,“我明天要去玫瑰园,上次妈咪好像已经调配好了一个香水的标本,我去看看,而且,这方面的事情还是问她好一些,我怀孕,这种事情不能接触太多!”

    “这样也好,你要注意身体,快多吃点·····”

    孟锦云自己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是,萘娅却很专业,当年她碰这些的时候,萘娅是她的第一位老师。

    曦儿却在一边很不开心,“妈妈,你又要走了么?”

    才刚回来就要走······

    她还以为妈妈会待很久。

    “嗯!”欧雅兰颔首,摸了摸曦儿的小脸蛋,“妈妈很忙,过段时间再回来看你!”

    “喔!”曦儿失落的低着头,不哭不闹。

    欧雅兰无奈,只能不说话了。

    她想一直陪着她,可是,如今公司的事情那么多,这次的事情是她所管辖的产业,无论是欧雅琳还是黎静,都没办法处理。

    否则,她怀着孕,她们若是能够处理,也不会让她大着肚子到处跑。

    第二天,她一大早便回洛杉矶了。

    曦儿还没起来,她就离开了。

    与此同时,欧洲,巴黎。

    顾梦瑶和季承侑前往巴黎,去见季擎天。

    季擎天在巴黎黛茜的一个小别墅里面养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他想要离开,可是,保镖严密把守,根本毫无办法。

    在这里,可以看到来自月世界各地的报道,因为有电视,也有人送来报纸,好像关着他的人故意让他知道这些。

    他已经不需要轮椅,这里有四五个医生,有手术室,各种治疗他的设备,可是,他别说离开,走到别墅的哪里,都有人跟着。

    行动还有些不便,且失语的症状刚好,他自然什么都做不了。

    季家发生的事情,他全都知道。

    看着房间两个外面无数个黑衣人,季擎天坐在阳台上,一动不动。

    这里的人,从不曾跟他说一句话,他甚至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黛茜带着顾梦瑶和季承侑进来,因为是欧雅兰交代的,黛茜自然就带他来了。

    指着别墅二楼的其中一间房,黛茜淡淡的说,“他就在里面!”

    季承侑进去,顾梦瑶却只在外面。

    看着季承侑走进去,黛茜淡淡一笑,“我以为lan不会让他来,可没想到,还是让他来了!”

    顾梦瑶挑挑眉,“她不该让季承侑来么?”

    黛茜没说话,看着顾梦瑶,笑而不语。

    顾梦瑶轻声问道,“听说产品出问题,现在怎么样了?”

    她自然知道欧雅兰这段时间的状况,只是,打了电话,说让她别担心,却什么都不说,也就没再过问。

    黛茜淡淡的说,“能怎么样?这次损失不小,后期的研究和投资她都要负责任,所以,参与这次事件的人,估计都难以善了!”

    顾梦瑶拧眉,“她打算怎么做?”

    一次本该可以盈利无数的项目,却因为这样的意外引起那么大的利益损失,怕是难以善了这四个字包含的东西很多吧。

    “她怎么做我不知道!”黛茜摇摇头,一笑置之,“但是,就在不久前,南美卢克塞家族已被她控制,季昀天被丢进公海喂鱼了,可见这次,她的怒意不小!”

    北美发生的事情,她自然清清楚楚,可是,欧洲这边需要她坐镇,所以,她没去管那些事情。

    顾梦瑶闻言,面色一变。

    黛茜却在这时转头看着她,笑意吟吟道,“lily,其实很多事情我不该管,可是,我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你应该也明白,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就够了!”

    顾梦瑶最近,总有些让欧雅兰不舒服的做法。

    是无意,还是刻意不在意,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欧雅兰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她了。

    顾梦瑶闻言,面色未变,“黛茜······”

    “你们的事情我不了解,可是,如今,我比你了解她,说的,也是为你好的话,希望你记着,好了,我先去问问医生季擎天的情况,你自己呆着吧!”

    她了解现在的欧雅兰。

    现在的欧雅兰,不是可以为了一份友情就任人摆布的人。

    或许可以,但是,也要看分量。

    七年的时间,很多人都变了。

    黛茜转身下楼,留下顾梦瑶自己一个人在那里。

    心下有些慌乱。

    黛茜的话,让她有些心虚。

    自从知道澜澜和季承侑是兄妹后,她确实,有些做的不合适了。

    可是,连黛茜都看得出来,那么,澜澜呢?她也对自己有意见了么?

    她决定和季承侑结婚,确实是希望如果欧雅兰哪天无法容忍季承侑,自己的存在,可以让她手下留情。

    他甚至,对七年后回来的澜澜,产生一些莫名的恐惧。

    她是害怕的。

    因为现在的澜澜,是有些心狠的。

    可是······

    她劝说季承侑顾虑澜澜的心痛之时,自己却忘了,自己也在戳她的心。

    ······

    季承侑走进房间,里面的保镖都退出来,门口的人也立刻关门。

    室内只有父子俩的存在。

    突然有人进来,季擎天有些疑惑,一转头,就看到了季承侑,他面色一变,猛然站起来。

    嘴角动了动,“承侑·····”

    带着震惊,还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承侑怎么会在这里?

    季承侑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淡声道,“是我!”

    看着季擎天,季承侑心情有些复杂。

    他老了许多,其实,季承侑已经七年没见过季擎天了,当然不是不能见,而是不想见。

    季擎天被蓝韵控制,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不知道,所以,不敢去看,怕心里不舒服。

    如今的季擎天,就像一个快七十岁的人一样,头发白了,人苍老了,也瘦了。

    可他不心疼。

    如今,他恨这个父亲,一直在骗他。

    骗他那么多年。

    季擎天连忙颤颤巍巍的走来,拉着季承侑,一脸激动,“承侑,真的是你?爸爸没有看错,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还没完全好,所以,他走路还不能像正常人。

    季承侑却一点都不激动,拉开季擎天拉着自己的手,淡淡的说,“是妹妹让我来的!”

    季擎天面色大变,震惊的看着季承侑,“你······你都知道了?”

    妹妹······

    季承侑点点头,“都知道!”

    季擎天想要说什么,季承侑打断他,“我的身世,这些年的骗局,还有······我亲生母亲怎么死的,我跟澜澜是怎么分开的,我都知道!”

    季擎天面色苍白的看着季承侑,退后一步,有些慌乱,“承侑,你听爸爸说,当年的事情爸爸都是不得已,你······”

    季承侑什么都知道······

    那么,一切都回天无力了。

    季承侑缓缓走向阳台,淡声道,“你曾经跟我说过,你最爱她,可最后,你却逼死了她,二十年的骗局,如今这样,你该满意了?”

    当年,他发现照片的时候,季擎天说自己最爱的女人就是叶璇,当初以为是第三者,以为父亲背叛了蓝韵,还觉得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可如今,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季擎天闻言,面露颓然,苦笑道,“是啊,是我作孽,千错万错,都是我当初做的,可是承侑,你以为爸爸想要骗你么?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想把我最好的一切都给你,你是她的儿子,所以,我对你寄予的厚望,倘若你知道当年的事情,你会不恨我么?”

    没有一个父亲,想要用这样的谎言来欺骗自己最爱的孩子,可是,倘若季承侑知道,他的亲生母亲是这样死的,那么,他们的父子之情,就完了。

    从小,他就偏爱这个儿子,这是叶璇为他生的,他自然寄予厚望,可是,心底无时无刻不在害怕,害怕什么时候秘密曝光,他想要守住的秘密就这样被揭开。

    季承侑闻言,转身反问,“就为了让我不恨你,你就这样骗我?你让我认贼做母二十七年,这就是你想要的心安理得?”

    ------题外话------

    明天就是三十一号,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下个月一号,也就是后天,新文悍妃开更,没收藏的妹纸们,赶紧收藏哇,么么

    狂妻也一起写,因为之前答应了编辑一号开更,苒只能每天用多些时间多码些,希望大家支持哟。

    一句话简介:收藏的都是美女!嘿嘿!

    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