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四十三章:忒不要脸

第四十三章:忒不要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乔瑞轻声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难受!”

    这些人还不至于让她难受。

    乔瑞还是不放心,可还没开口,就见里面冲出几个人,一个看起来有些世态的中年女人看到黎静,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拉着她使劲道,“小静啊,真的是你回来了,哎哟,你可不知道啊,你爸爸连下葬的墓地都买不起了,你帮帮我们吧······”

    买墓地的钱都没有?

    黎静心中有些讽刺。

    抽出被这个她名义上的后妈拽着的手,她嘴角含笑,“既然买不起墓地,那就直接挫骨扬灰吧!”

    一句风轻云淡的话,说出的话,却让在场的人脸色大变。

    挫骨扬灰······

    女人身形颤抖,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你这个没良心的,他好歹是你爸爸,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你有钱了了不起了?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亏我当年还整天惦记你······”

    那尖锐的声音,在楼道中回荡,以及整座楼都能听得见,好像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黎静回来了一样。

    黎静闻言,忍不住嗤笑一声,“嗤!”

    “你笑什么?”

    黎静挑挑眉,讽刺的问道,“整天惦记我?惦记我死吧?”

    那女人被这样的反问呛得说不出话,眼神闪烁,心虚的说道,“你······你说什么呢?”

    她当然想她死,可是,她却越活越好。

    这么多年,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都有这个贱人的名字,说她多厉害多厉害,可却从来不给家里接济一分钱,他们当初想要去找,可是,不仅不知道怎么去找,也不敢去找,因为当年他们怎么对待黎静的,他们可没忘。

    只是,这丫头在m国发达了,有那么多钱,竟然也不给他们一点,太没良心了,好歹是血缘至亲啊,弄的她爸爸病了没钱治病,死了连墓地都买不起,家里的钱全都挥霍完了。

    黎静嘴角微扯,有些讽刺的看着前面的女人,随即面色一凛,淡声道,“我没时间跟你废话,让开!”

    她只是想要送他一程,感激他给予自己生命,不想多生事端。

    “你······”

    “别让我说第三次!”

    语气含着透骨的寒意,还有浓浓的厌恶。

    她对这个女人,反感到了极点。

    她的出现破坏了本来美满的家庭,父母离异,母亲远走嫁人,不管她死活,父亲听她的话,把自己丢给了年迈的奶奶,不给生活费,也不给任何关心,任人践踏,父亲曾经也是个有工作的人,收入不少,可是,全都被这个女人攥在手里,宁愿给她拿去赌,也不愿给自己交学费和买衣服,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这个女人和她生的儿子,自己这个女儿,就像一棵草一样,后来奶奶去世,这个女人的怂恿,让她那个父亲更是把她丢在这个老房子里,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被人耻笑,遭人白眼。

    这个女人,毁了自己曾经美好的童年。

    女人不得不退让,这样的黎静,让她觉得可怕。

    那眼神,好像要吃人,就像当年她登堂入室的时候,黎静看她的眼神,或者更加凌厉。

    黎静才握着乔瑞的手,走进窄小的屋内,七八个人都是黎家的亲戚,都认出了她,看着她走进去个个都退了一下。

    桌上摆着她父亲的遗照和骨灰盒,还有香炉,在南方,是要对死者烧香的,可能是经济拮据,这个丧礼办的特别简陋。

    室内陈设也很简陋,家具装潢都是老式的风格,且都没有多少东西是值钱的,有一种家徒四壁的即视感。

    这些年,她不管去什么地方,住的,出入的,都是最高级的场所,过的生活,也都是曾经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奢侈生活,可她从未忘记,曾经的困苦和无助。

    曾经,她为了钱,可以豁出一切,因为那就能够维持生命的东西,可如今,她有钱,她的财富,数不尽算不完,可是,她不开心。

    看着黑白照片上,苍老的面容,黎静很平静。

    看着站在中间的黎静,身旁的人都各种心思。

    这个丫头以前可是个不会穿衣打扮的土丫头,可现在站在窄小的房子里,显得那么时髦,真是悔恨啊,当初要是对她好一点,现在就可以让她给一点钱了,可是,以前还以为她也就这样,没有出路了,没想到,不仅真的去m国留学,还那么发达,只要她愿意出一点钱,他们就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怎么样才能让她掏钱呢?

    最后悔的,莫过于她的后妈。

    她当初吹枕边风让黎静的父亲把才九岁的黎静赶出家门,送到了年迈的老太婆身边,就打定主意饿死她,可没想到,这死丫头命硬,老太婆又死命护着,不仅把她养大,还供她念书,即使自己年迈,也想尽办法赚钱给她念书,黎静也很聪明,成绩在学校一直第一名,明明揭不开锅了,可平日里一分钱都攒着给黎静。

    黎静收到m国那边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还极尽讽刺黎静做梦,

    现在,黎静不仅活下来,竟然还一举走到这一步,她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当初就对她好一点,估摸着还能得到一点钱,可是·····

    她现在已经捉襟见肘,因为好赌,房子了,住回这里被街坊邻居讽刺嘲笑多年,如今更是连买个墓地的钱都没有,她还有儿子,又不会工作,这下可怎么办?

    不行,怎么样也得逼这丫头掏一些钱出来。

    静立许久,黎静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其实,在这个女人出现之前,她还算好的吧,虽然父亲想要儿子,可对她也挺好的,可母亲多年生不出儿子,父亲就和这个女人勾搭在一起了,母亲被扫地出门,决然离去,再也没有消息,父亲另娶,而娶回来的这个女人,却带着和父亲已然五岁的儿子登堂入室,可见这段丑事其实早就存在。

    在父亲眼里,女儿不重要,不仅不管她死活,还把她赶出家门,不给生活费学费,她十四岁就开始去打黑工赚钱,一边读书一边赚钱,奶奶捡破烂,因为养她,叔叔婶婶和爸爸都不给钱奶奶了,就这样相依为命。

    所以,这几年,她其实知道这里的情况,知道他生活窘迫,可从来不曾回来,也不出手帮忙,不是她心狠,而是被伤的没有心了,作为一个父亲,他根本没有资格。

    不过,他死得那么快,自己倒是没有想到。

    乔瑞本来站在她身后几步处,这时走过来,伸手,揽过女人。

    黎静还是有些反应,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诧异地看着他,她虽然不反感乔瑞了,可是,还是有些敏感。

    乔瑞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臂弯,轻叹一声,轻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他不想继续看着她这个样子,没想到,她的过去,是那么招人心疼。

    触景生情,难免心里不舒服。

    黎静闻言,颔首,嘴角微勾,“走吧!”

    脚步微动,谁知下一秒,她后妈扑过来,拉着黎静的手哭诉道,“小静啊,你不能走啊,你看看这里,都不能住人了,听说你有不少钱,你好歹给你爸爸买一块墓地,也给我们一些生活费吧!”

    不仅身上没什么钱,。而且还欠了很多钱,她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黎静脚步一顿,看着眼前的女人,没说话。

    乔瑞却眼神微眯,看着面前挡道的人,杀机倏然升起。

    本来一直温和的眼神,突然杀气腾腾。

    黎静忙的拉着他,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身旁的男人意欲掏的手势。

    乔瑞看着黎静,“静······”

    黎静浅笑,轻声道,“不要弄脏自己的手!”

    杀了这个女人,弄脏自己的手。

    乔瑞没说话,他就是不想让黎静不开心。

    黎静挥开那个女人,可能是力气太大,把女人挥倒在地上,“哎哟!”

    嘴角微扬,讽刺的看着地上的人,淡淡的问,“给黎光庆买个墓地,我是没意见的,给你钱?凭什么啊?”

    她倒是有钱买个墓地,但是,这个女人跟她有毛线关系?

    毛线都没有!

    女人赶紧爬起来,一副祈求的样子道,“我好得也是你妈妈,小静啊,你看看你弟弟,一直都没有工作,这里也很旧了,你好歹也给一点钱吧,做人可不能忘本啊,你怎么说也是黎家的女儿,又那么有钱,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

    拉过一边一身花色t恤,有些猥琐肥胖的男人,更加力地哭。

    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也附和道,“是啊,小静,你好歹也是姓黎,都出人头地了,可不能对不起老祖宗啊······”

    她的姑姑也搭腔,“是啊,这人哪,可不能出息了就不认亲人,你看我们,以前可是对你极好的,你这样不顾亲情传出去也不好听!”

    在室内的自然都是黎家的亲戚,可是······

    黎静讽刺一笑,看着这些人,个个都瞪着眼想让她给钱,简直是可笑。

    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你们的祖宗,与我何干?”

    几人都诧异地看着她。

    她继续道,“当年我离开的时候,祖宗就跟我没关系了,那不是你们的么?你们对得起祖宗就行了,反正我不在乎!”

    祖宗······

    他的叔叔颤着手指着黎静,“你······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

    “我为什么不可以?你们想要我的钱,就直说,别拿什么不要忘本来堵我,何况,我黎静就算是把钱丢进公海喂鱼,也不会给你们浪费!”

    说完,拉着乔瑞,打算离开,可那女人哪里舍得黎静就这样离开,“你不能走,小静啊,你看看这是你弟弟,你怎么样也要帮帮他吧,你可不能那么狠心啊,再说了,我也算是你名义上的妈妈·······呃······”

    梨花带雨哭丧着脸忽然一白,一只手卡在她的脖子上,让她突然呼吸一滞,立即伸手想要扳开那只圈着她脖子的大掌。

    伸手的人是乔瑞只见他脸色阴沉,目含杀机。

    乔瑞看似温文尔雅,可也是个身手极好的男人。

    这突然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立即脸色大变。

    她那个儿子立刻扑上来,“你快放开我妈······”

    可竟然被乔瑞另一只手挥开,栽倒在地上。

    “哎哟······”

    黎静诧异的看着乔瑞,面色微怔。

    乔瑞是在维护她么?

    旁边的一个好像是邻居,急忙道,“小静,这男人是谁啊?你快让他放开你妈妈,等下勒死人了怎么办啊······”

    黎静脸色微动,拉着乔瑞的衣角,轻声道,“乔瑞,把她放开吧!”

    那女人已经喘不过气了,脸色都白透了。

    乔瑞才把人丢下,随即看着她,轻声道,“我们走吧!”

    这些人摆明了就是那种贪心不足的,是打算让静掏钱,可是,静受了那么多苦,都是他们害的,如果可以,真想让他们全部去死了算了!

    黎静莞尔,“好!”

    两人携手,正想要离开,黎静突然脚步一顿,乔瑞看着她,“怎么?”

    黎静浅浅一笑,转头看着地上还没清醒的女人,和一屋子看着她脸色苍白的人,她缓声道,“明天我会让人来这里把骨灰盒带走,把他葬了,但是,我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好的坏的,可都记得很清楚,亲人于我而言,一文不值!”

    众人脸色一抖。

    他们之前对黎静,可不好。

    接下来,她的话,让在场的人更加震惊,“我如果没记错,这个房子是***,奶奶给了我,现在房产证还是我的名字,我突然间不想看到这个地方了,该拆了······”

    就当是埋葬她的过去吧。

    话落,两人相携离开。

    留下一屋子面色各异的人。

    走下楼,黎静脚步微顿,突然回头看着身后的一栋旧楼,有些惆怅。

    乔瑞轻声问道,“舍不得?”

    黎静望着前方的楼,轻声道,“没什么舍不得的,又不是没离开过,九年前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那才是真的不舍,现在嘛,我的家,已经在北美了,这里,不过是一个过去,很快就会消失了······”

    她最大的眷恋,就是北美的欧家,那才是温暖的港湾。

    乔瑞轻声道,“你也有我!”

    黎静莞尔,还没说话,口袋的手机响起,她连忙掏出手机,是欧雅兰。

    挑挑眉,接了电话,“lan,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北美应该是午夜。

    那边传来欧雅兰轻柔的声音,“听说你父亲去世了,你没事吧?”

    黎静闻言,眼中划过一抹笑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在意,不用特地为这件事情打电话安慰我,你该休息的!”

    那边午夜,不是应该睡的死死的么?

    欧雅兰却问,“你若不在意,干嘛要回去?”

    如果真的都不在意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让人时刻注意着这里,还一听到死讯就回来,并非真的可以不在意吧,如果不在意,死活都不会管,何况特地回来,回到这个伤心的地方。

    其实,没有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得到不去在意亲情。

    她不也一样么?明明很恨,可是,却因为亲情,妥协了很多,尽管这个亲情也是她的伤口。

    黎静苦苦一笑,“他死了,我该回来送他,而且,lan,我想做一个项目,我还没想过发展方向,可是,这里毕竟是临海城市,这几年一直不怎么发展,可能会亏······”

    欧雅兰那边轻笑道,“你想做什么就做,反正你做的事情我也不想管太多,亏了的话,就当是投资不当,没关系!”

    她开心就好!

    如果能够抚平黎静心底的伤痛,再多的资金,都是一个数字而已。

    闻言,黎静浅浅一笑,和乔瑞边走边道,“啧啧,那么阔绰,就不怕我那天把公司给败了······”

    “那也得你能有这个本事啊!”

    诺大一个经济体,想要摧毁,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黎静笑意渐深,“好了,那边很晚了,我没事,你们别整天轰我电话,我正在谈恋呢,破坏气氛······”

    欧雅兰那边没好气道,“滚,就不该担心你!”

    闻言,黎静莞尔,“好了,不用担心,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再大的事情都压不跨我!”

    “那行,身边的男人脸色也不好了,先挂了!”

    半夜打电话,枕边人脸色不好很正常!

    挂下电话,黎静把手机塞回口袋,然后把身上乔瑞的外套脱下,交给乔瑞。

    乔瑞看她也不冷了,就接过外套,没传上,而是挽在手上。

    挑挑眉,轻声问道,“是欧雅兰?”

    黎静莞尔,“是啊,她怕我难受,打电话给我!”

    不然这个时候早该睡了。

    “你们关系极好吧?看你们聊天很轻松!”

    一点都不像上下级和老板员工的关系。

    黎静跟欧雅琳说话语气也极其好,看着好像很开心。

    说到欧雅兰,黎静嘴角一勾,“当然,她是我最在乎的人,我们就像姐妹一样,她也是我最感激的人!”

    若非她,自己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活到今天。

    她说她最感激自己,救了她,也救了曦儿,可是,却不知道,自己更感激她,救了她们,也许对于她们而言,是救命,可对于自己而言,发生那件事情,那也只是掉进水里和呛水的区别,迟早的。

    可她却拯救了自己的人生,改变了自己的轨迹,成就了今日的自己。

    ------题外话------

    有亲问我说好了六月份完结为什么还没完结,是这样,编辑让我把番外写完再打完结标签,我就直接把想写的番外缩短剧情直接和正剧一起写了,争取七月初全部写完,相当于不写番外了,到时候完结了就完结了,么么哒

    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