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影帝每天都被厨神打脸 > 第47章 姜撞奶

第47章 姜撞奶

作者:狐狸尾巴浪耳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衣服里裹着一大串玉米芹菜胡萝卜,主厨大人火速回许老爷子的家,取了行李护照,直接乘车去了机场。

    路上,看着坐在前排的司机,官官他们有一肚子的话,却不好说出口。

    等到了机场,眼瞅着安检就在前面,官官他们很是自觉的藏进黎落特制的衣服夹层里,以防被电子扫描仪发现。

    候机厅。

    “阿落你离开之后,家里进了贼,把屋子里所有东西都运走了,连我们也被带了去。”爬到主厨大人的领口位置,官官把他们遭遇的一切情况汇报给对方。

    坐在机场候机室最后一排的椅子上,黎落闻言愣了愣:

    “连你们也一起带走了?”

    这年头,做贼的也知道不能浪费食物,见到蔬菜都会一起打包了?

    “不仅仅是带走这么简单啦。”奋力从衣袋里挤上来,把官官往旁边顶了顶,芹菜好不容易探出一片叶子:

    “官官他们被带走后,那些人居然要把官官他们解剖了做实验呢!”

    “‘抓你们做实验?做什么实验?胡萝卜与芹菜汁相容性测试么?而且,什么叫他们’被带走,不是‘我们’?你不是和官官一起?”黎落敏锐的发现这小子的用词。

    叶片甩了甩,芹菜用力往上爬了爬:“我当时也被带进那间实验室了,官官觉得事情不简单,就掩护了让我先出来给你送信。”

    这货嗓门太大,情绪激动之下,险些整颗芹菜都从衣领里窜出来。周围有个追着皮球玩儿的小姑娘听到动静,好奇的把视线投向黎落这边。

    嘴角抽了抽,一巴掌把这个小子拍回衣领里藏好,主厨大人对着女孩子笑了笑。

    对方红了脸,抱着球低头跑向父母那边去了。

    对于让家里最傻的一个孩子出来报信这一决策,黎落感到很是不能理解:

    “官官你居然放心让狗蛋蛋一个人出门?不怕他走丢了?”

    说起这一点,官官也很后悔当初的决定:“没办法,当时我们被装进纸箱里送进实验室,这小子被放在最上面朝大门的位置,时间紧急,让他逃出去是最容易的了。”

    末了用玉米叶子捂住脸,官官一声长叹:“但凡能有其他人选,我也不想让他去——这种期末考试答不出题,想要打小抄,偏偏发现身边坐的是全班最后一名的感觉,你能体会么?”

    芹菜先生:……二位这么当着我的面嫌弃我,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不然呢?让你找人没找到,好不容易碰上熟人居然也不问问清楚,最后被自己人打得鼻青脸肿算个什么事儿!”官官没好气。

    一听官官说道“打”,底下的花椰菜粥粥也有话说:“阿落,我们当时有看见把我们抓走的幕后主使的脸!”

    看见幕后的人了?这可是个好消息,黎落觉得绝对能放过对方:“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

    一脚把狗蛋蛋踩下去,粥粥自己爬到上面来:“那个人,你见过的。”

    见过?是谁?

    一脸莫名其妙,黎落实在想不起来,哪个熟人会去他家偷蔬菜。

    “就是今天后台,放话说要挑战你的那个蓝眼睛!”

    “就是今天给你颁奖的那个帅哥!”

    前一句是粥粥说的,后一句是茨菇说的。

    正常画风和迷妹画风的对比。

    “英俊潇洒的金发帅哥居然是反面人物,我喜欢这个剧情!”么么很是兴奋。

    黎落:尼尔那个家伙又折腾什么幺蛾子?居然摸到他家里去了?

    说好的五年内不联系、各凭本事呢?

    心里琢磨着,等把浮景辉救出来,就去找那个臭小子算账。结果一下飞机,主厨大人忽然想起来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阿三这家伙,只说浮景辉被捉去一个满是梧桐的院子,可是巴黎那么大,满是梧桐树的院子,究竟在哪儿啊?

    无限好文,尽在123言情

    这份鹅肝果然不干净。

    这是吃完东西后,变得头晕乏力的浮景辉的第一感觉。

    谢天谢地,影帝先生难得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面前的食物有问题。

    陌生人给的、有问题的的东西,不可以随便吃。这是每一个小朋友从小,妈妈就教过他们的。

    浮景辉也记得。

    所以,他只是作出要吃东西的样子来,把鹅肝含进嘴里,准备找机会吐掉。

    ——想法很美好,可惜到了时间的时候,出了岔子。

    所谓老而为妖,倒不是说所有的老不死都能成精,而是这人活的久了,往往会格外的精明不好骗。

    眼前这个姓王的老头子,就很不好骗。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老者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踱步走到浮景辉身边,不言不语的盯着他叉起一块鹅肝放进嘴里。

    然后,就这么两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含着那玩意儿一久,影帝先生有些吃不消了。

    嘴巴里的鹅肝是个易化的,久了腮帮子有些酸。拿着叉子的手有些僵硬,他忍不住放下叉子,想要活动一下手腕转移一下注意力。

    刚刚放下,一只手横里伸过来,捏住他下巴,一抬,一按。

    “咕叽——”

    那块被含得快要化掉的鹅肝,终于欢快的进了影帝先生的食道。

    浮景辉:!!!

    “怎么,在我跟前还想耍花样?”松开了捏着浮景辉下巴的手,老者取过一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将手指一根根擦干净。

    手指扣进喉咙,浮景辉试图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试了半天,结果毫无用处。

    他第一次暗恨一道菜怎么做的那么入口即化,这种情况下,简直是要急死他。

    “别费力气了。”整好以暇的看着浮景辉折腾,老者坐回沙发里:“你还是老样子,怎么也看不清形势。”

    影帝先生喘着气,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完了完蛋了!

    他失踪这么久了,南风应该会报警了吧?

    蒙湉那么关心他的安危,听到南风传过去他失踪的消息,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想法子找到他的。只不过忙着和心上人你侬我侬的经纪人小姐,还有没有空接到他失踪的消息,就很值得怀疑了。

    家里老哥看见那些新闻报道,指不定正磨刀霍霍的想要抓了他问清楚真相。

    还有黎落……

    那个家伙现在,指不定正在东京的哪个角落里风流快活呢。听说东京银座的艺妓都多才多艺,那个家伙平日里没事就喜欢看八卦新闻,肯定去了乐不思蜀!

    这样一圈儿想下来,可以立刻赶来救他出去的,居然一时都没有人选。

    做大明星做到这份儿上,浮景辉开始认真检讨:自己是不是做人太失败了。

    还没等他检讨完毕,发现自己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

    “叮——”手里的小刀从他的指尖滑落,掉在了地毯上。

    软倒在椅子上,全凭椅背支撑着才没有滑落到地上去,浮景辉开始慌了神。

    “多漂亮的的脸啊,这么美的艺术品,就应该留在收藏室里,独自好好欣赏才对。”

    滑腻而布满褶皱的手抚上浮景辉的面颊,老者阴冷的眼神投射在他身上:

    “当初贺刚那个小子说要拍戏,请我去片场瞧上一瞧他出道以来最满意的男主角。

    我一开始还不以为意。这年头,美人好找,医院整容流水线上下来的每年要多少有多少。可是,顶级的美人儿,可遇而不可求。

    我以为贺刚不过是瞧见一个演技过硬,可以符合他拍戏要求的演员罢了。谁知去了片场一看,才发现,他这次的眼光果然不差。

    容貌,气质,演技,口碑……一个当红演员该有的你全都具备了,这很好。我们公司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捧成巨星的好苗子。”

    我当然知道我很好!被对方那一把摸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全都冒出来了。影帝先生以为对方要怎么着他,都打算以死相拼了,谁知对方话锋一转,居然开始絮絮叨叨的忆往昔了。

    浮景辉:药效上来了,我有点困了……

    “可是不识时务的人,一向很难在这个圈子里待得长久。”语气一变,对方一把掐住浮景辉的脖子,将原本快要睡着的家伙,彻底吓清醒了。

    “贺刚怜香惜玉不舍得对你动粗,我可不是你的爱慕者,你这张楚楚可怜的小脸,对我不起作用。”语气里如同腊月天的冰,老者问出自己最想要知道的:

    “说,那天在会所,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鬼知道当时看到了些什么啊?老子根本不记得啊!

    被掐的脸色紫红,浮景辉用力想要把对方的手掰下来。

    可惜如今他的力气,在对方眼里就跟猫挠一样。

    “我……不……记得了……”用力吐出这句话,他眼前已经开始冒小星星了。

    “失忆这种鬼话,你以为我是贺刚,会相信这种三流言情剧里的桥段?”完全不当一回事,老者将浮景辉拖着一路到了沙发上,一个用力跟印度甩饼一样的丢上去。

    “嘭——”

    被甩到沙发上的影帝先生,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要被震出来了。

    “咳咳咳……”努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扒拉着双手想要逃去门外。

    结果还没爬出两步,手掌一阵钻心的疼——

    对方一脚踩在了他的手掌上。

    “不和我的公司签约,呵……你自己现在那家公司,明年的合约也要到期了吧?我看你也没有要和老东家续约的打算。怎么,姓楚的开出的条件,还会比我的更高?”

    蹲下/身,老者踩着浮景辉的手一点点用力:“这人啊,要知足,好高骛远的可不好。”

    “——来,告诉我,三个月前在云崖会所,你到底看到姓楚的和什么人在一起,说了些什么?”

    疼得嘴唇都白了,浮景辉轻轻开口,说了句什么。

    老者没听清,弯下腰凑近他耳边:“说什么,不会大点声啊?”

    望着走过来的那只有着老年斑的耳朵,浮景辉用尽力气,吼了一嗓子:

    “老子说,你大爷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姓楚的什么会所!你丫脑子有病!”

    话落,对方的脸色顿时黑了。

    “还有力气大声说话,看来刚刚的药效不够大啊。”

    站立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褶皱,老者一脚踹在浮景辉心窝,力道毫不留情。

    影帝先生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

    伸手把小几上的餐盘拿过来,老者用叉子叉起一块鹅肝:“浪费食物可不好,最近的公益节目不是提倡‘光盘’么,你就把这些都吃了吧。”

    说完,直接捏住浮景辉的嘴,老者把一块鹅肝直直喂进他的嗓子里。

    这种感觉,让浮景辉对于那些被用来喂食,准备做法式鹅肝的大白鹅们,突然无比的感同身受。

    当进食由纯粹对于饥饿以及美食的追求,变成了一种目的性的强迫活动,每一口食材的咽下,都不吝于是一种折磨。

    喉咙刀割似的疼,胃部一阵反胃,心底的厌恶感一点点升起……当现实与记忆相重叠,当初回忆里那些模糊片段的脸,终于有了具体的模样:

    是眼前这个人。

    如果说,贺刚只是一个为了得到心爱玩具不择手段的孩子,变态的占有欲下将他用锁链强行留在自己打造的糖果屋里。那么眼前这个人,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只为了一个浮景辉始终想不明白的奇怪原因,一边诱惑浮景辉跟他签约为他卖命,一边用尽手段想要知道那个楚总的秘密。

    还是连浮景辉都根本不知道的鬼秘密!

    当日里在那个会所发生的事,他完全想不起来,只知道这个老头似乎极为关心死对头的弱点,想方设法的想要成为娱乐圈的头把交椅。

    最大的娱乐公司,最当红的艺人、每年最火的剧……每一样,对方都不想放过。

    真是贪得无厌。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那个姓楚的究竟在计划些什么?而你又在这个计划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居高临下的看着委顿在地的影帝先生,老者嘴角泛起一抹弧度,黄牙在笑容里显得格外恶心:

    “不用着急,我们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的、细致的探讨……”

    两人都没有发现,远处的窗口处,窗帘的一角突然晃了晃。

    随后,一切归于寂静。

    黑夜来临,这是恶魔出没的时间。

    以下为防盗章节,后续内容请看作者有话说

    衣服里裹着一大串玉米芹菜胡萝卜,主厨大人火速回许老爷子的家,取了行李护照,直接乘车去了机场。

    路上,看着坐在前排的司机,官官他们有一肚子的话,却不好说出口。

    等到了机场,眼瞅着安检就在前面,官官他们很是自觉的藏进黎落特制的衣服夹层里,以防被电子扫描仪发现。

    候机厅。

    “阿落你离开之后,家里进了贼,把屋子里所有东西都运走了,连我们也被带了去。”爬到主厨大人的领口位置,官官把他们遭遇的一切情况汇报给对方。

    坐在机场候机室最后一排的椅子上,黎落闻言愣了愣:

    “连你们也一起带走了?”

    这年头,做贼的也知道不能浪费食物,见到蔬菜都会一起打包了?

    “不仅仅是带走这么简单啦。”奋力从衣袋里挤上来,把官官往旁边顶了顶,芹菜好不容易探出一片叶子:

    “官官他们被带走后,那些人居然要把官官他们解剖了做实验呢!”

    “‘抓你们做实验?做什么实验?胡萝卜与芹菜汁相容性测试么?而且,什么叫他们’被带走,不是‘我们’?你不是和官官一起?”黎落敏锐的发现这小子的用词。

    叶片甩了甩,芹菜用力往上爬了爬:“我当时也被带进那间实验室了,官官觉得事情不简单,就掩护了让我先出来给你送信。”

    这货嗓门太大,情绪激动之下,险些整颗芹菜都从衣领里窜出来。周围有个追着皮球玩儿的小姑娘听到动静,好奇的把视线投向黎落这边。

    嘴角抽了抽,一巴掌把这个小子拍回衣领里藏好,主厨大人对着女孩子笑了笑。

    对方红了脸,抱着球低头跑向父母那边去了。

    对于让家里最傻的一个孩子出来报信这一决策,黎落感到很是不能理解:

    “官官你居然放心让狗蛋蛋一个人出门?不怕他走丢了?”

    说起这一点,官官也很后悔当初的决定:“没办法,当时我们被装进纸箱里送进实验室,这小子被放在最上面朝大门的位置,时间紧急,让他逃出去是最容易的了。”

    末了用玉米叶子捂住脸,官官一声长叹:“但凡能有其他人选,我也不想让他去——这种期末考试答不出题,想要打小抄,偏偏发现身边坐的是全班最后一名的感觉,你能体会么?”

    芹菜先生:……二位这么当着我的面嫌弃我,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不然呢?让你找人没找到,好不容易碰上熟人居然也不问问清楚,最后被自己人打得鼻青脸肿算个什么事儿!”官官没好气。

    一听官官说道“打”,底下的花椰菜粥粥也有话说:“阿落,我们当时有看见把我们抓走的幕后主使的脸!”

    看见幕后的人了?这可是个好消息,黎落觉得绝对能放过对方:“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

    一脚把狗蛋蛋踩下去,粥粥自己爬到上面来:“那个人,你见过的。”

    见过?是谁?

    一脸莫名其妙,黎落实在想不起来,哪个熟人会去他家偷蔬菜。

    “就是今天后台,放话说要挑战你的那个蓝眼睛!”

    “就是今天给你颁奖的那个帅哥!”

    前一句是粥粥说的,后一句是茨菇说的。

    正常画风和迷妹画风的对比。

    “英俊潇洒的金发帅哥居然是反面人物,我喜欢这个剧情!”么么很是兴奋。

    黎落:尼尔那个家伙又折腾什么幺蛾子?居然摸到他家里去了?

    说好的五年内不联系、各凭本事呢?

    心里琢磨着,等把浮景辉救出来,就去找那个臭小子算账。结果一下飞机,主厨大人忽然想起来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阿三这家伙,只说浮景辉被捉去一个满是梧桐的院子,可是巴黎那么大,满是梧桐树的院子,究竟在哪儿啊?

    无限好文,尽在123言情

    这份鹅肝果然不干净。

    这是吃完东西后,变得头晕乏力的浮景辉的第一感觉。

    谢天谢地,影帝先生难得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面前的食物有问题。

    陌生人给的、有问题的的东西,不可以随便吃。这是每一个小朋友从小,妈妈就教过他们的。

    浮景辉也记得。

    所以,他只是作出要吃东西的样子来,把鹅肝含进嘴里,准备找机会吐掉。

    ——想法很美好,可惜到了时间的时候,出了岔子。

    所谓老而为妖,倒不是说所有的老不死都能成精,而是这人活的久了,往往会格外的精明不好骗。

    眼前这个姓王的老头子,就很不好骗。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老者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踱步走到浮景辉身边,不言不语的盯着他叉起一块鹅肝放进嘴里。

    然后,就这么两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含着那玩意儿一久,影帝先生有些吃不消了。

    嘴巴里的鹅肝是个易化的,久了腮帮子有些酸。拿着叉子的手有些僵硬,他忍不住放下叉子,想要活动一下手腕转移一下注意力。

    刚刚放下,一只手横里伸过来,捏住他下巴,一抬,一按。

    “咕叽——”

    那块被含得快要化掉的鹅肝,终于欢快的进了影帝先生的食道。

    浮景辉:!!!

    “怎么,在我跟前还想耍花样?”松开了捏着浮景辉下巴的手,老者取过一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将手指一根根擦干净。

    手指扣进喉咙,浮景辉试图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试了半天,结果毫无用处。

    他第一次暗恨一道菜怎么做的那么入口即化,这种情况下,简直是要急死他。

    “别费力气了。”整好以暇的看着浮景辉折腾,老者坐回沙发里:“你还是老样子,怎么也看不清形势。”

    影帝先生喘着气,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完了完蛋了!

    他失踪这么久了,南风应该会报警了吧?

    蒙湉那么关心他的安危,听到南风传过去他失踪的消息,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想法子找到他的。只不过忙着和心上人你侬我侬的经纪人小姐,还有没有空接到他失踪的消息,就很值得怀疑了。

    家里老哥看见那些新闻报道,指不定正磨刀霍霍的想要抓了他问清楚真相。

    还有黎落……

    那个家伙现在,指不定正在东京的哪个角落里风流快活呢。听说东京银座的艺妓都多才多艺,那个家伙平日里没事就喜欢看八卦新闻,肯定去了乐不思蜀!

    这样一圈儿想下来,可以立刻赶来救他出去的,居然一时都没有人选。

    做大明星做到这份儿上,浮景辉开始认真检讨:自己是不是做人太失败了。

    还没等他检讨完毕,发现自己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

    “叮——”手里的小刀从他的指尖滑落,掉在了地毯上。

    软倒在椅子上,全凭椅背支撑着才没有滑落到地上去,浮景辉开始慌了神。

    “多漂亮的的脸啊,这么美的艺术品,就应该留在收藏室里,独自好好欣赏才对。”

    滑腻而布满褶皱的手抚上浮景辉的面颊,老者阴冷的眼神投射在他身上:

    “当初贺刚那个小子说要拍戏,请我去片场瞧上一瞧他出道以来最满意的男主角。

    我一开始还不以为意。这年头,美人好找,医院整容流水线上下来的每年要多少有多少。可是,顶级的美人儿,可遇而不可求。

    我以为贺刚不过是瞧见一个演技过硬,可以符合他拍戏要求的演员罢了。谁知去了片场一看,才发现,他这次的眼光果然不差。

    容貌,气质,演技,口碑……一个当红演员该有的你全都具备了,这很好。我们公司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捧成巨星的好苗子。”

    我当然知道我很好!被对方那一把摸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全都冒出来了。影帝先生以为对方要怎么着他,都打算以死相拼了,谁知对方话锋一转,居然开始絮絮叨叨的忆往昔了。

    浮景辉:药效上来了,我有点困了……

    “可是不识时务的人,一向很难在这个圈子里待得长久。”语气一变,对方一把掐住浮景辉的脖子,将原本快要睡着的家伙,彻底吓清醒了。

    “贺刚怜香惜玉不舍得对你动粗,我可不是你的爱慕者,你这张楚楚可怜的小脸,对我不起作用。”语气里如同腊月天的冰,老者问出自己最想要知道的:

    “说,那天在会所,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鬼知道当时看到了些什么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影帝每天都被厨神打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狐狸尾巴浪耳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狸尾巴浪耳朵并收藏影帝每天都被厨神打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