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73.73章 :她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他失控如五年前(万更,求首订)

73.73章 :她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他失控如五年前(万更,求首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如墨,大门倏然敞开,一股寒凉的冷意便肆虐灌入。

    客厅里,坐在单人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的陆璟年抬起了头,见着一身风雨冷厉的男人,不由的皱了皱眉。还未等他搁下膝盖上放着的笔记本,慕西何已是居高临下的站在了另一旁玩着平板的小女人面前。

    “云初夏最后跟你通话时都说了什么?”他的嗓音低沉,那温温淡淡的语气里却是有着胆颤心惊。

    宁浅秋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懵懵怔怔的抬头看着浑身湿透的男人,“初夏姐是在接近中午时分打给我,说是去了医院,可是我还没问清楚她就突然挂断了电话,我在打过去就没人接听了。怎么了,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

    男人身上越发的阴寒,那双阴鸷的眸就如同猛兽发怒般的转过视线落在了面色淡定的陆璟年面上,“陆璟年,最好把她给我放了,若是她有一点损伤,我定饶不了你!砦”

    陆璟年勾着唇,有些讪讪的笑了一声,看着一旁的宁浅秋,“你先上楼回卧室,有什么事都不准出来!”

    宁浅秋面色有些不乐,陆璟年狠戾的剜了她一眼,她识趣的就转过身上楼鳏。

    “是不是你让人将她骗了出去,她的失踪跟你有关对不对!”慕西何的身上被雨水淋湿,偶尔还有一滴水珠顺着他短短的黑发滑落在他的肌肤中。却丝毫没有违和的狼狈感,倒是有着几分邪魅的张狂。

    陆璟年皱着眉头笑了笑,“你这是在怀疑我?西何,为了一个女人你就是这么怀疑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你这么做,你可曾为了乔洛跟你的女儿着想?”

    “你少他妈给我废话!我让人查了她失踪前的最后通话,她是接到了宁浅秋的短信才急冲冲的出去,之后她就像是从这个世上消失一般,难道不是你替乔洛抱不平?”慕西何的耐性早已被折磨殆尽,只要想着云初夏消失的连警方都查找不出,他的心口处就有种急切的烦躁。

    他抬脚,一脚就将一旁的椅子踹翻在地。“陆璟年,你别告诉我这些事只是个巧合,立刻把人给我放了!”

    矜贵的男人,依旧是淡定从容的扫了慕西何一眼。“我承认是我用了浅秋的电话骗她去了医院,我只不过是想弄清她到底是不是乔晚曦,至于她的失踪,我只能说跟我没关系!”

    “没关系!”慕西何突然就像是发怒一般上前,一把就拽住了陆璟年的衣领,眼神逼仄,“那请你跟我解释解释她为什么会接到信息后赶过去就消失不见?我警告你,一个小时之内我要见到她平安无事的回到我的面前!”

    薄凉的眼神终于有流淌出了嘲讽的冷意,陆璟年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的狠意逼仄凌厉。他唇角勾了一丝笑,讥诮道,“回到你面前?慕西何她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如此维护,你别忘了洛洛才是你的女人,保护她疼爱她不让她受委屈是你的责任,你现在这样做把她置于何地!你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信誓旦旦的保证!”

    “砰!”的一声响,男人的拳头如风一般的迅速擦过了陆璟年的脸颊,陆璟年显然没料想到慕西何会真对他动手,脚下往后退开一步。在抬头,慕西何又是举着拳头朝他凑了过来。

    “够了!”

    一声历喝,两个男人已经是一拳又一拳的互相往着对方揍了上去。楼上的女人听着下面的动静,不由的有些担心,打开了房门就赶紧跑了下去拉扯着两个大男人。

    她一个纤弱的女人,哪里比的上两个怒火盛茂的男人,不知是被谁用力的甩了一下,她就被人甩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两个男人这才停手,怒目而视。

    “陆璟年,别逼着我对你动手。把云初夏给我放了!”慕西何冷着眸,左脸边还有微小的轻肿。

    陆璟年咬了咬自己的唇,伸手擦了擦自己唇角溢出的血丝。冷笑了一声,“你这么激动,难道是你爱上了她,五年前不爱,五年后死后归来你却是爱上了她?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可对得起洛洛?”

    他的眼底有嘲讽的意味,慕西何只是冷冷的瞪着他,“爱不爱那是我的事,既然你知道她就是乔晚曦,那你也应该知道她还是我妻子,把她给我放了!”

    “我说了她的失踪不关我的事,有本事找出证据在来跟我兴师问罪。”陆璟年转身上楼,慕西何垂立在身侧的手指蜷缩,有血色的印记清晰可见,他咬牙瞪了那背影转身离去。

    直到砰的一声摔门响起,跌坐在地上的宁浅秋才恍惚了神色。

    散乱的眸色里,有着薄凉的自嘲。宁浅秋的眸色望着楼上卧室的方向,暗流波动。

    ……

    “怎么样了,有没有消息?”慕西何从陆家出来,快步的踏入雨中上车。夜色昏暗下,江皓没有看清他脸上的伤痕,开口就问了一句。

    “他说不是他做的,你去警局让人多派些人出去寻找。”他的嗓音沙哑,有些疲倦。

    五年前乔晚曦被绑架炸沉在海里,他派人查过却是找不出凶手。如今,她回来了,以另外的身

    份出现在他的身边,却是没想到又出现了危机。

    他是真的害怕五年前的噩梦会重演。

    今天他才收到神秘人寄来的信件证明了云初夏就是乔晚曦的身份,就在同一时间,云初夏就彻底的消失不见,迷雾重重让人走不出困局。

    云初夏无力的恹恹下来,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内心的坚强在一点点的流逝垮塌。从接近中午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近八个小时,没有进食一粒食物,她早已是口舌发干,脑袋昏昏沉沉,嗓子也因为拼命的求救而沙哑发疼。

    靠在黑暗之中的墙壁上,困意又袭来,她强撑的双眼忍不住的低垂下来。就在她刚闭上眼,脚下又要什么东西滑过,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啃噬着她的裤脚。

    “啊!”一声尖叫,无力的女人瞬间又弹跳起来,在黑暗之中乱窜。

    “吱吱”的老鼠叫声,让她彻底的崩溃,眼泪轰的一声,止不住的又从她的眼眶里流下。她无助的蹲在角落,双臂抱着自己蜷缩的涩涩发抖。

    五年前经历了死亡,五年后又重新在经历一次。她害怕这样的死亡感,饥饿寒冷疲倦透析了她所有的精力,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精神崩溃。

    “妈妈,我好想你。妈妈妈妈……”她的身子颤抖的厉害,五年了,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足够面对所有的磨难,可是此刻,她只觉得害怕的窒息。她呢哝着哭音,一遍一遍的叫着她的妈妈。

    轰的一声,炸雷惊响,紧随着还有强劲的大风,鬼哭狼嚎般的凄厉。她可以感觉得到自己所处的封闭的仓库在颤动,似乎都被要被大风卷走。

    明明已入秋,却会有炸雷惊现。难道她真的要再一次的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孱弱的身子在晃动之中难以维持着平衡,她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什么,却是刺啦一声响,手臂被什么棱角擦伤,疼的厉害。

    呼呼的狂风又瞬间大作,有铁皮的声响刺耳的厉害。她站起身,一阵晃动,她被甩在了坚硬的墙壁上,额头处迅速的有温热的东西流淌下来。

    她伸出手捂着伤口,虽然在黑暗之中看不见,可是那湿黏感和腥味已经让她猜到了有血流出。

    没有力气的瘫坐在了地面上,死亡便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绝望之中一点点的等待着死亡的折磨。

    眼皮越来越沉重,孱弱的身子缓缓的倒在了地面上……

    翌日,天色放晴,经过了一夜狂风暴雨的袭击,整个城市都显得有些残败。

    云初夏醒来的时候,额头上的血色早已干涸。唇瓣上干燥的已经发裂,她动了动唇瓣,伸出舌头舔了舔裂开的唇。

    她还没死,她以为她就会那么死去,可是还是没死。她还得面对着死亡的逼迫,肚子里早已是饿的饥肠辘辘,身上也有些发热难受,想来是昨晚她在地面上睡了一夜着了凉。

    从地面上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用着小手无力的拍打着墙壁,“有人吗,救命啊。外面有没有人,快放我出去……”

    她的喉咙早已是发炎,说话疼痛的厉害。又因为严重缺少水分,此刻一开口更是疼的如针扎。

    外面一片安静,只有她细细无力的嗓音传回子她的耳里。

    站在外面的男人吱牙咧嘴的呸了一句,朝着里面的铁皮上吐了一口唾液,这才离开,捞出了电话,“喂,人还没死,这女的也命大,一下子还死不了。”

    “不要磨蹭了,你立刻给我把她解决掉,不要留下任何的把柄让警方抓到。”

    男人勾着唇冷笑了一声,“杀人啊,那可是违法的事,你知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杀人风险很大的我可不敢……”

    “一百万!只要你把她给我解决了,一百万就是你的报酬。”对方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开口就是一大笔的收买费。

    “五百万!一分钱不少,我要现金!”男人却是狮子大开口。

    “五百万你以为是纸张,两百万,不能再多了!”那边的人脑怒的加了价钱之后就挂了电话。男人转过头看着被困女人的地方,眼神里有了算计。

    此时,AM总裁办公室里。

    “废物,全都是一群废物,你们警方是不是全都撑饭了,一个女人失踪了二十四小时你们竟然一点线索都查不出!继续给我找!不管是死是活,我要见到她!”转椅上的男人猩红着双眸,烦躁的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这件事我们警方也在全力搜查,会不会云小姐自己离开了,不然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消失的一点踪迹都没留下。”为首的警官也是满脸愁闷,遇着了这样的事,已经让他们警方连夜搜寻,却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可见对方应该是具有反侦探的能力。

    “不会,她一定还在凉城,让警方多派些人全力搜查,她一定不会离开。”慕西何薄唇里有着凝滞的冷意,眼里如图淬了寒冰一般,温度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和的暖意。

    警官离开,他的视线转过,落在了桌面上的的东西。慕西何的眸子眯了眯。</p

    >

    神秘人寄来的信件,云初夏的突然失踪。难道是因为信件里面的内容?

    “三少,警方那边有消息说今早在城郊发现了一具女尸,从年龄身材大致外貌来看他们觉得跟云总监相似……”江皓的话还没说完,椅子上的男人已经是如同一道旋风刮了出去。

    看着慕西何焦急离去的背影,江皓皱了眉。一个女人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不见,是逃避还是遭遇了不测,如果真的是出了意外,那慕西何……

    郊区外,拉扯的警戒线将无关的人都圈在了外面。慕西何赶过去就有守着入口处的民警放行。他脚步如风,几个大步就上前。

    “慕三少你来了,这具女尸是今早发现,从她的年龄跟身材来看都跟你们口中的云小姐很相似,不过因为脸上被毁,所以还是要你们来确认一下。”有警官迎上前跟着慕西何解说,只见男人的脸阴沉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墨黑的眸子锋利无比,只是那眼尾有着极重的压抑跟紧迫。

    慕西何的心被紧紧扼住般,他几步上前只是看了一眼,紧绷的脸色才有了一丝的松懈。“她不是,云初夏已经失踪了近二十四小时,你们警方是不是一个个都变成废物了,加派人手给我找!”

    想到云初夏已经消失了二十四小时,不知是被绑架还是出了意外,也不知她是生是死。慕西何转身走出,就见着迎面而来的高彦博。

    男人只是冷戾的扫了一眼,“你来的正好,你们重案组的是不是都能力退化了,相信你也不想看到她出事。”

    高彦博冷俊的脸上有一丝的疲惫,“刚才外地回来就知道她出了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慕西何冷笑一声,薄唇里不屑的凉意逼人。唇瓣掀动,他刚想要说些什么,江皓就走了过来,“秦助理打电话过来说有人送了一张U盘过来,可能会跟云总监的失踪有关。”

    ……

    一行几人迅速回到了AM集团,慕西何直接从秦助理的手中拿过了寄来的U盘***在笔记本里,出现的视频画面令人震惊。

    漆黑之中,只有一道强烈的光线,女人狼狈而又残败的瘫坐在地面上,额头上有血色的伤痕,白皙的脸蛋也因为缺少水分而有一丝微微的淡紫色,原本红润的蜜唇却是发干的开裂。

    她双眸紧闭的靠在墙壁上,一动不动,令人看着揪心。

    随后画面上就有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响起,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凑齐五百万,然后在通知交钱的地点。

    高彦博仔细的盯着画面,想要从里面寻找出一丝破绽。

    “让人去整备赎金,越快越好。”慕西何对着江皓吩咐,随后也紧盯着那似乎看不出一丝线索的画面。

    过了几分钟,高彦博才站直了身,“绑架勒索,这人也真是够谨慎,U盘上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不过绑匪却还是疏忽,现在这个时候天色放晴,可是画面里面隐隐约约的还有唰唰的水声,让人去查气象局查一下今早那一片区还在下雨,缩小寻找范围。”

    慕西何没有回应,只是双眸一顺不顺的盯着那画面,眸子里闪着阴寒的冷光。

    江皓吩咐过后就走了进来,“我问了送U盘来的小男孩,那男人头顶戴着鸭舌帽,身穿着一件微厚的长款风衣。能得到的信息只有这些。”

    俊朗的男人眯着眸,若有所思。黑色的眸直盯着U盘里的画面。

    “高SIR,气象局那边我们查过,今早没有什么片区在下雨。”

    “那我的推断错了?”高彦博皱起了眉,重新的盯着那一遍遍重复的画面。“如果没有下雨,那唰唰哗哗的声音……”

    “海边,那地方是临近海边。你仔细听,在说话的时候是不是隐约的有救护车跟火警车的警报声。现在是十一点,让人查查在十点半之前,有哪个地方发生了重大事故出动了急救车跟消防车。”慕西何站起身来,声色淡凉,却是有着不易觉察的紧绷。

    短短不过五分钟,就有消息传来。是在南滨路的地方发生了天然气爆炸,才出动了救护车跟消防车。慕西何一听,迅速的就出了办公室赶过去。

    南滨路有几个大型的物流公司,面积较大而废弃的仓库也有几处。高彦博带了警方的人挨着搜查,慕西何不顾危险亦是参与了搜寻。

    绑架的男子亦是没想着一份普通的U盘竟然就引来了警察追了上来,想到仓库里面的女人见过自己的面貌,只有在警方还没找到人之前除掉她才能保证他的安全。

    悄然的打开了密封的仓库,没有紧锁的门缝里灌入了寒冷的风和明亮的阳光。昏迷之中的云初夏一下就睁开了眼,被强烈的光线刺激忍不住的抬手遮了遮双眼。

    意识有些谎话,脑袋里昏昏沉沉,身子也滚烫的如同一团火焰。她艰难的睁开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身子往后缩了缩,涣散的眸立即戒备性的瞪着眼前的男人,“你要干什么?”

    男人的面孔背对着光线,显得五官越发的狰狞。他怒目,凶神恶煞的瞪着无力恹恹的云初夏

    ,从裤袋里捞出了一把折叠的水果刀。

    云初夏身子猛地一缩,“你要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她的嗓音因为发炎疼痛而显得异常的沙哑,双眸惊骇的落在泛着寒光的刀子上。

    “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本来我也不想杀你,可是谁让那个慕西何不乖乖的那赎金来救你,我现在只有除了你才能杜绝后患。”男人面目可憎,握着刀子就朝着瑟缩在一团的女人刺了过去。

    砰砰的混乱声,男人刺过去的刀子落在了椅子上。云初夏在情急之中抓过了一旁的椅子替自己挡住了刺过来的刀子,借着机会用力的砸过椅子。

    迅速的爬起身,她想要逃出这个地方。因为身体处于疲惫的无力,刚跑了几步就被男人抓住,一个巴掌就是扇的她头脑发胀,眼冒金星。

    “死女人你竟敢逃跑,看我不打死你!”男人抬脚,猛力的就踹在了她的肚子处,她疼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一下就跌到在了地面上。

    一下又一下大力的踹在了她的身上,云初夏只恨自己没有反抗的力气。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如果在继续打下去,她一定会被这个疯狂的男人给踹死。

    索性紧咬了唇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屏住了呼吸。男人又用力的踹了几脚,见着女人趴在地面上没有了挣扎,这才停了下来,弯下身探过手指在女人的鼻息间,确定没有了呼吸这才迅速的逃跑。

    听着慌乱的脚步声迅速消失,云初夏才微微的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全身仿佛都快骨头散架一般的疼。

    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扶着墙壁走了出去。外面的阳光太过刺眼,让原本还在发烧中的女人越发的头脑发昏,摇摇晃晃的支撑着虚弱的身子走了出去。

    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有无数的铁皮仓库。走了几米也没见着一个人影,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在支撑下去。

    不知是因为幻觉还是真实,她在倒下去的那一瞬,竟然见着有熟悉的人影朝着她跑了过来。可是她觉得好累,双眼不受控制的紧闭。

    ……

    病房里,女人的面上泛着不正常的惨白色。此刻她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了病床上。

    慕西何站在一旁,双手紧握成拳。视线一刻都未曾离开过。

    “慕三少不用担心,云小姐只是严重脱水,加上高烧才昏迷不醒。只要住上几天就没什么,只不过……”副院长看向了慕西何,神色怅然般欲言又止。

    他抬眸,狭长的冷眸之中泛着暗色。“曲院长有话直说,但说无妨。”

    曲副院长这才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谨慎的目光凝在了慕西何的面上,“我们检查发现,云小姐之前动过几次手术,不知道之前遭遇了什么样的重创身子留下了许多后遗症,相比来说非常脆弱。尤其是我们发现她以前有过生产孩子出现过大出血的症状,不知道因为她为什么没好好调养身子,让原本还未恢复的身子受到过创伤,这次又受到了重创,以后如果不好好调养,估计要是想要孩子的话有些困难。”

    俊逸卓然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慕西何的眸落在了她的小脸上。喉咙处就像是被人用手扼住一般,他不由的想到了收到的从国外寄过来的神秘信件。乔晚曦被认定死去的五年,她有两年时间是在医院接受治疗,看着那一张张惊恐的照片,他的心仿佛又是被什么紧紧的攥着,心窝处有着隐忍的莫名的心疼。

    医生离开后,屋子里又是一片清冷的寂静。他就那么站在她的床前,看着面前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她是他的妻,虽然他觉得自己不爱,可是却总是有着莫名的牵挂,那种情愫让他自己都分辨不清是什么。

    关着的门打开,黑色的大衣摆映入视线。慕西何只是凉凉的看了一眼进来的高彦博。

    “她怎么样了?”高彦博的目光深深如灼的凝在了她的面上。

    “若不是你刻意隐瞒着,她会弄成如今这般?高彦博,你要明白你如今的身份,更应该清楚我跟她之间从未正式离婚。”慕西何的眸子犀利如刀,那阴冷的寒意就带着质问的责备。

    一旁的男人像是听到了可笑的笑话一般,唇角染着讥诮,“她值得有更好的男人去爱她,你已经为了一个乔洛间接的让她死了一次,我不想让她继续在你身上浪费生命。”

    慕西何只是眯着眸,手指微微的动了动,隐忍下了想要揍人的冲动。过了几秒,他才恢复淡冷的姿态,“凶手查到没有?”

    “没有,查到了一个可疑人物,却是死了。唯一的线索又断了,跟五年前一样,背后有高人洗掉了所有的证据。”

    男人的眸闪了闪,有一道暗光锋利划过。

    云初夏还没醒来,慕西何派人守在了病房外。下了命令只容许除了医生护士外谁都不准靠近病房一步,之后他就离开了医院,脚步里沉沉,整个身子都携带着一股凉意。

    慕西何推门而入,会议室里的人全都怔愕几分。陆璟年只是眯了眯眸,“会议休息半个小

    时继续。”

    所有的人知趣的离开,只剩下陆璟年跟慕西何面面相视,撩起一抹淡冷的寒意。

    “有闲情来找我,你的女人找到了?”他的话里有几分讥诮,陆璟年唇瓣处似笑非笑。

    “是不是你?”慕西何此刻全身都泛着凶狠的冷意,他的薄唇掀动,似隐藏了波涛汹涌。

    陆璟年轻呵一声,凉凉的眼神里有着不满。慕西何几步走进,居高临下的凝着椅子上的男人,“反侦查,又有能力消灭掉了所有的罪证,整个凉城现如今想要找到类似有权有势还懂行的除了你还有谁?别忘了当初我们在部队生死患难过。”

    “昨晚从你离开后我一直待在家,期间从未打过任何一通电话,一早就跟员工开会到现在,请问我有什么时间去作案?”

    “最好不是你,不然让我查到若是她的事跟你有关,否则……”慕西何没有继续说下去,十几年的兄弟情,他也希望云初夏的事情跟他没关。

    慕西何只是眸色暗暗的扫了陆璟年一眼,转身离去。就在他走到门口处,身后又传来了男人低冷的嗓音,“你这么做洛洛知道吗?若是云初夏恢复乔晚曦的身份,你要让乔洛母女变成彻底的小三跟私生子吗?”

    男人的身子僵硬,慕西何的的眼眸有些迷雾,微顿了几秒,之后大步离开。

    云初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望着四壁都是刺眼的白,脑子有些懵怔。

    她只记得昏迷之前见着了一道模糊的人影,醒来之后就是在这个地方。

    会是谁救了自己?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推开,一名约五十岁左右的妇人走了进来,见着云初夏醒来惊喜的上前,“小姐你醒了,昏睡了一天一夜总算是醒来了,我这就去告诉先生去。”

    林妈捞出手机,欣喜的想要拨打电话告诉对方。云初夏抿了抿自己的唇瓣,喉咙涩涩的发出声音,“水,给我点水。”

    “好好,我这就倒给你。”林妈赶紧就搁下了手机,给云初夏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唇边,“小心,慢点喝,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这就下去买。”

    云初夏喝光了整整一大杯水,这才觉得嗓子没有那般的干涩发疼。“谢谢,请问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林妈笑笑着将杯子搁下,“是先生送你来的,我是先生请来照顾小姐的,昨夜先生守了小姐整整一晚呢……”

    门口处有一道人影,云初夏抬头望去,只见面色有些疲惫的男人走了进来。

    林妈见着,立即站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先生你来了,云小姐刚醒,我下去买点吃的上来。”

    云初夏见着他,还是有几分的错愕。她想过救她的人会是高彦博,或许是附近的陌生人,更甚者是傅厉北,可是她却没想到会是慕西何。

    见着她傻愣愣的坐在床上,一双眼盯着一个方向。慕西何皱了眉,抬手就覆上了她的额头。

    冰凉的手掌落在了她的额头,云初夏下意识的就扭过头躲避。男人因为这个动作而有些不悦,眉头拧了拧,“有没有看清绑架你的人?”

    她摇了摇头,转过头不想在与这个男人有过多的视线接触。因为这个举动,将男人心里隐忍的不悦刺激扩大,他几步上前,强势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

    “五年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觉得让我内疚你会很痛快!”他的眸,墨汁浸染一般的寒。让床上的女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这句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别用无辜迷惑的眼神看着我,五年了,乔晚曦。”慕西何的话再一次让慌神中的女人身子一顿,胸口处有着一团怒火,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我不是她,我是云初夏不是那个死了的人!”

    “是吗?乔晚曦,你是要我把证据甩在你脸上你才肯承认?怎么了,五年你不回来,现在换了一个身份来到我的身边,是想要勾引着让我爱上你?还是想要糊弄我玩弄在你鼓掌之中?”慕西何的眼神里透着狠意,明明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忍,可是当他收到信件明确她就是乔晚曦的那一刻,他心里面的情感瞬间就崩溃。

    不知是因为五年前的恨还是因为她蓄意的隐瞒,他就是觉得心情特么不爽。

    云初夏不由的冷笑了出声,抬起头来迎视着他的目光,不在躲闪。“勾引?我能有这个本事勾引到你?五年前不爱,五年后你难道还会让你自己爱上我?既然你知道了打算怎么处理我,还是准备要让人绑架我一次在整死我一次?”

    这个女人!慕西何真想上前捏死她。

    手机却是再一次的在他的裤袋里震动,他捞出接过,两道眉毛皱的如同山丘。等他挂断了电话在转过身来,脸上已是冰冷的如同冰块般没有了温度。

    他的身子凑了下来,越靠越近。云初夏往后缩了缩,“你干什么?慕西何你给我……”

    下巴被男人的手指给捏住,男人弯着身子靠近,薄热的气息就那么喷洒在了她的脸

    上,痒痒的却是令人心里面有些慌乱。

    “云初夏,你本事倒是不小,竟然在暗地里给我使鞭子。说,你是帮谁做事?!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的眼里有着凉意,似乎里面住了一头凶猛的野兽。

    女人的眸孔微微的缩了一下,面上却是故作镇定,“你说的我都听不懂?你先放开我!”

    她挣扎了几下,想要摆脱男人擒住了的大手,却是被他用力的捏着迫使她面对着男人的眸。

    “你在这跟我装糊涂?”慕西何的眸,深如寒潭,像是深秋里白霜的寒气。“拦截AM旗下各个领域的项目,一家新窜出的公司背后的法人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他凭什么能拿下原本属于AM的项目。云初夏,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背后动了刀子!说,身后的人是谁?他派你来AM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目的?”

    云初夏紧咬着唇瓣,这些事他怎么会知道,她一向很谨慎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慕西何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们的合作项目被抢那只能说明你们没本事!”云初夏无畏的回了一句。

    “傅厉北?让你回来的人是傅厉北?他要你接近我干什么?不要说他伟大的要心爱的女人回到她丈夫身边?”他的眸阴鸷的凌厉,比起之前温温冷冷而又戏谑的样子更让人害怕。

    云初夏激动的挣扎了一下,急色从她的脸上淌出,“不是,不是的。跟厉北他没关系!”

    慕西何的眸又阴暗了几分,这个女人就这么维护那个男人?

    她冷冷薄凉的脸上立即就晕染了深深的恨意,手指紧紧蜷缩,闭了闭眼,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栗。“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恨你,恨乔洛,我恨你跟乔洛的女儿还活着。而我呢,我明明什么都没做过却得到了什么下场?”

    云初夏薄凉的瞪着男人,咬牙恨恨,“你们一个个光鲜明艳的活在世上成了名利双收的成功人士,而我呢,丈夫婚内出轨让其他女人怀上了你的种,甚至你为了那个女人抛下我们,我的女儿因为你死了,乔洛的女儿却还好好的活着。凭什么她一个小三就这么不要脸的来逼我!后来我被绑架,被炸的浑身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整个人像似行尸走肉的在医院住了两年,你知道那两年我是怎么支撑下来的?那就是恨!是仇恨支撑着我活了下来!当我没被炸死醒来的那天我就告诉自己,我会回来报仇,我要你跟乔洛都付出代价。我恨不得你们全都死在我面前!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假装着跟我暧昧***,没想到这才只是个开始既然就被你发现了,呵呵,要杀要剐随你!只不过,你确定我动的手脚只有你查到的那些?你确定能动手解决了我不留任何痕迹?”

    ---题外话---订阅好我明天继续万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