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88.88章 :慕西何身陷杀人案(必看,重点万更。)

88.88章 :慕西何身陷杀人案(必看,重点万更。)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腊月二十四,AM集团最后一个上班日。恰好这天是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

    忙完了手上年底所有的工作,所有的人一下就轻松下来。有设计部的员工打趣着让云初夏组织请客吃饭。

    她只是笑笑,倒是颇为爽快,“难得大家都看得起我,今天一切吃的玩的,全都有我买单。”

    傍晚六点,设计部的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挺近了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一群人刚走进大厅,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正在外接听电话的慕西何,员工自然恭敬的一个个跟着他打招呼砦。

    慕西何挂断了电话收进在了自己的裤兜里,眯着一双狭长的眸,淡笑如斯,那目光看似凝着一群人,却是透过了人群落在了后面的女人。

    “大家闹得这么欢,怎么了,看样子是要聚会?这一年辛苦大家了,大家吃好玩好,所有的费用都挂在我的账上。”他眉眼里噙着笑,一副体贴员工的眸色鳏。

    员工们笑的越发的兴奋,有员工出声问道,“慕总你是约了人?”

    “对方临时有事来不了。”他轻声回应着。

    “既然这样,那慕总要不跟我们一块?人多也热闹。”有仰慕的女职员立即就开口邀请。

    云初夏眸孔一缩,还没等慕西何开口,连忙就插话,“慕总贵人事忙,我们就不要去打搅了,我们都进去吧。慕总,再见。”

    她说完,礼貌性的朝着男人点了点头,转身就带头朝着电梯入口处走了过去。

    深眸凝笑,温温淡淡的却又添了另一份深意。“正好没事,大家不用客气拘谨,现在是下班时间,没有上下属之分。”

    走在前面的女人听到男人的嗓音,顿时唇角都忍不住扯了几分。

    停在酒店外红色小车的车窗这才渐渐合上,戴着墨镜的女人伸手取下,拿出手机就拨打了一通电话。

    陆宅。

    淡冷的男人低着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盯着平板而不愿理睬他的女人,“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吃饭。今天情人节。”

    宁浅秋只是有些好笑的扯了唇角,眼皮都未曾抬开看向男人,“情人节那是给有情人过的,你觉得我们之间是情人么?我最多也只能算的上是你的一个床.伴而已。”

    男人的眼眸,瞬间就阴冷下来,卷起了层层的暗色。听着女人自嘲的讽刺,心里面越发的烦躁。

    伸手夺过了女人手中的平板,大手拽住了她洁白的手腕就拉扯着带了下来。

    “陆璟年你干什么,你监视我把我当做金丝鸟也算了,是不是现在我连拒绝跟你吃饭的自由都没有。”她被男人拉着踉跄不稳的跟上前,有些气恼的嚷着。

    冰冷着一张脸,没有一丝的温度。她拽着女人,不由分说的就要出门。

    手机铃声响起,男人腾出空着的大手掏出了电话。宁浅秋只是不经意的看了过去,屏幕上显示着乔洛二字,却还是清晰的落入在了她的眼里。

    他顺势就接通了来电,好看的一双眉缓缓的皱着,许久后又才慢慢的回了一句,“你就在那等我,我们一会就过来。”

    宁浅秋的一双漂亮的凤眸就凉凉的斜视着男人的侧脸,语气凉如水,“陆璟年,你去见你的白玫瑰难道还要带着我?你还想着左拥右抱,你也不怕坏掉。”

    他拽着她的手往外走,“今天情人节,她最近跟西何闹得不愉快,找不到人一同吃饭,我们两个人吃饭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妥。”

    她不在说话,只是觉得可笑。她倒是突然有了兴致,要是乔洛见着自己,会不会有些害怕。

    黑色的保时捷刚停下,坐在车上的女人就推门走了下来,尤其是看到副驾驶的女人,脸上的笑意就有些牵强,“你们来了,我们进去吧。”

    三人刚走进大厅,大堂经理就挤满了笑容迎来上前,“陆总你好,慕总也在这用餐,您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陆璟年皱了眉,清冷的视线就落在了乔洛的面上。瞬间就明白了什么,抬开脚就示意让人大堂经理带路。

    推开门,陆璟年那阴冷的气息就让包厢里的喧哗的气氛冷了下来。

    陆璟年只是抬眸睨了一眼云初夏的方向,就朝着慕西何走了过去,“听说你在这,我就过来看看。”

    薄唇勾了一丝笑,“看来很有趣。”

    宁浅秋见着云初夏,几步就走了上前,陆璟年见着,眯了眯眸,淡淡开口,“既然遇着了,不介意我们也凑合着?”

    原本简简单单的一顿聚餐,因为突然加入了两名大人物,一群人似乎更兴奋,都趁着机会与两人套近乎。

    一顿饭结束,又有人提议去唱歌。风风火火的一群人又转战场地。

    宁浅秋挨着云初夏坐着,两个人低着头小声的交谈着。宁浅秋右手身旁坐着的便是陆璟年,其次是乔洛。慕西何却是单独坐在了员工之间。

    “璟年,喝一杯。”慕西何将盛满

    了红酒的高脚杯递了过去,两个男人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趁着陆璟年松懈戒备,宁浅秋迅速的在云初夏耳前说道,“乔洛这个白莲花心思狠毒,你一定要小心。五年前的绑架……”

    她还没说话口,腰上就传来一阵剧痛。陆璟年大手就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身,扬眉含笑,带着几分的邪肆,“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不如也说给我听听。”

    宁浅秋的眼里有一丝的惊恐划过,随即就变得淡漠而疏离,转过头,噙着一副假笑的看着陆璟年,“我们在谈慕总呢,听说最近慕总对咱们初夏挺上心的。没想着慕总表面一副拒人千里的冷漠,却是守着初夏几天几夜。真是令我们做女人的羡慕嫉妒啊。”

    她的语气有着刻意的娇软,陆璟年的眼眸暗了几分。

    一旁的乔洛却是面色极度尴尬。在座的谁不知道乔洛跟了慕西何几年,还生下了女儿,大家都以为乔洛早已是慕太太,却是没想着她拼命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被扶正。

    而最近,他们的慕大总裁却是弃她不顾,转而对新来的云总监频频示好。

    艳慕的光环被人夺走,乔洛恨得咬牙切齿。一双手在沙发上紧紧的攥着。

    云初夏也没想到宁浅秋会说出这番话来,那话里字字句句都是嘲讽乔洛。

    呼吸了一口气,乔洛兀自轻笑了一声,眼神极其不屑,“西何待人历来都好,当初我被乔晚曦推下楼早产,西何也曾守着我几天几夜。”

    气氛剑拔弩张,一股无形的硝烟正在迅速的蔓延。

    云初夏只是轻笑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看向众人。“大家不是唱歌么,怎么不继续?”

    说完,她才朝着宁浅秋展颜一笑,“我先去趟洗手间。”

    因为她们二人是坐在靠墙壁里面的位置,要离去就要从乔洛的面前经过。她起身,就在她即将离开茶几时,脚下却是被什么绊倒,她重重的就朝着茶几的棱角撞了上去。

    霹雳哗啦,茶几上的高脚杯碎了一地。

    “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走路都摔着了。若是不小心伤了脸留下疤那可就不好了。”乔洛立即就尖叫起来。

    宁浅秋站起身准备上前,却是一道身影迅速窜过,英俊的男人就蹲在了地面上。

    “让我看看伤到了什么地方?”慕西何伸手,还没碰到云初夏,就听见了她低低的踹气声,脸上也是狰狞的痛苦。

    他锋利的眸,扫了一眼地面上破碎的玻璃。借着包厢里黯淡的灯光,他见着女人手掌心里有着血色溢出,当着众人一把就将她打横抱起离开。

    冷笑了一声,乔洛站起身来作势也要离去。宁浅秋动作极快的冲了上前,一把就拽住了女人的手。

    “你干什么!放开!”乔洛不耐烦的转过头来,只是一瞬间,啪的一声,令所有的人都怔住。

    同样在那瞬间,宁浅秋手臂上传来重重的力道,捏的她骨头都生疼。

    陆璟年手指紧紧的攥住了她的胳膊,低着头瞪着她,危险气息呼之欲出。

    她高昂着下巴,挑衅的目光从男人的视线转到乔洛的面上。红唇勾笑,令人有些发寒。

    捂住了被扇红的脸,乔洛睁大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惊愕。“宁浅秋你算什么东西,你竟敢动手打我,别以为你上了璟年的床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那你又算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故意伸出脚绊倒了初夏,像你这种白莲花,就该好好教训一下。你不就是仗着有男人替你撑腰么,我打你是替初夏讨回一个公道。”她言语犀利,话语之间,那只没被男人禁锢的手臂又抬了起来,一巴掌又是出人意料的扇了下去。

    “刚才那巴掌是替初夏,这巴掌是替我自己。既然知道璟年跟我订婚,你有事没事的就来找他做备胎,这是警告你!”宁浅秋一反常态的当着陆璟年的面变得强硬冷厉,她看着对面那女人倏然变色的脸,心情说不出的痛快。

    可是手上的疼却是逐渐加剧,她皱着眉仰起头看着陆璟年那张如同黑炭一般的脸,有些不悦的低斥,“放手,怎么了,见着你的白玫瑰受委屈了要替她出头?别忘了,你可是有妇之夫。别跟个男小三一样让人恶心。”

    男人锋眉挑起,他咬着唇,眼里卷起了浓重的黯黑。用力一推,女人就踉跄着一步往后退开。

    冷着一张脸,他转身就抬脚离去。宁浅秋看着离去的男人,又抬眸挑衅的看着乔洛,不由的嗤笑了几声。“看来,自以为是的女人也有失宠的一天,我突然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她笑着就从乔洛面前走过,擦肩离去,头皮上猛地一阵发疼。

    乔洛一把就拽住了女人的头发,恶狠狠的一副吃人样。“你是个什么破东西,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宁浅秋也不甘示弱,张牙舞爪的伸出十指就朝着女人的脸上抓去。

    两个女人,不顾形象的撕扯抓挠。斗的难舍难分时,高大清冷的身影就走了过来,一把就将

    两人分开。

    “闹够了没?给我回去。”他冷眼凝着她,一只手还紧紧的攥住了她的一只手。

    乔洛似乎因为被宁浅秋扇了两个耳光而有些不甘心,蠢蠢欲动的想要冲上前。宁浅秋怒意十足的瞪着对面的女人,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之中肆意杀戮。

    “陆璟年,你不是对她念念不忘么,现在这么大好的机会你不去追,活该被女人甩!”连续一个多月寸步不离的监视让宁浅秋的忍耐饱和,就因为一个乔洛,她如同坐牢般失去了自由。

    脸上有着火辣辣的疼,乔洛伸手摸了一下,竟然发现手指上还有些许的血色。胸口憋着的那股恶气瞬间就爆发,伸出手就朝着宁浅秋扑了过来。

    用力的挣脱了几下,她的手腕被男人死死禁锢。见着她冲动的又要动手,陆璟年顺势就扣住了她的双手。

    “啪啪!”

    接连两声的耳光,让宁浅秋懵怔。她眼眸有些薄凉的看着擒住自己手臂的男人,唇上笑的有几分落败,“陆璟年,你不是男人!”

    男人也有一瞬的懵怔,他没料想着乔洛会趁机动手。趁着他恍神的一瞬间,宁浅秋用尽一切力气推开了男人跑了出去。

    ……

    幸好只是擦伤了手掌,医生清洗消毒后就让慕西何去缴费取药。云初夏一个人就坐在外面的走廊长椅上等着他。

    低垂着头,安静的思考着。突然就有人影笼罩。她抬起头来,见着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手里提着保温桶正用着复杂而又惊异的神色盯着自己。

    眨了眨眼,她看着妇人,似乎觉得有些眼熟,却是又想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她开口问道。

    女人的目光如同一道X光线,直直的盯着她一动不动。唇角里还独自呢喃,“像,太像,就连声音都太像。”

    云初夏疑惑不已,“什么像?”

    妇人这才回过神来,笑笑着,似乎又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可置信。“太太,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我就说吉人自有天相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之前在慕家帮佣的那个陈妈啊,你不记得了?”

    陈妈?

    她独自嚼着这个称呼,脑子里迅速的搜索了一遍,当初她跟慕西何婚后就住在了浅月湾的别墅。除了照顾她从小长大的谭阿姨外,还有一个是叫陈妈的帮佣。

    “哦,我记得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医院?”她淡淡的笑着问了一句。

    “我儿媳妇在医院当护士,她今天值夜班,我来给她送点宵夜。回来了就好,当初先生得知你出事,发疯的到处寻找,后来回来就大病一场。看到你没事,我也就安心了。”

    云初夏只是附和着轻笑着,谭阿姨不是说慕西何曾经说过自己是生是死都跟他无关,怎么可能会发疯的到处寻找自己。

    两个人,其中定有一人是在撒谎。

    跟着偶然遇见的陈妈分开,慕西何还未上来。她就走下楼,在大厅里寻找了一圈都没见着慕西何的人影。

    往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屋外是一片浓墨般的黑色。在黑暗之中,有着极小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抬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熟悉背影,悄悄的躲在了一旁。

    “皇天不负有心人,三少,这五年来,也多亏你对云老太太的不放弃。我相信云老太太迟早会醒来的,这个意外的发现是个好的预兆。”

    慕西何背影挺拔,云初夏看不到男人的脸色,只听着他接过话,“云老太太的事暂时还是不要跟人提起,毕竟希望越大,到时候失望越大。云家的人经不起折腾了,还麻烦您费心了。”

    云初夏有些震惊,她没想到这五年慕西何竟然会暗自帮着云家。只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她不由想起慕西何上次告诉过自己,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让自己死。难道说从小照顾着自己长大的谭阿姨对自己撒谎?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见着两人抬脚,她迅速的就离开。

    慕西何重新走进来就在缴费处见着了像似寻找自己的女人,弯着嘴走了上前。

    翌日,天色放晴。

    虽然有阳光的照耀,可是清晨的墓园依旧是寒风侵袭入骨。周围的树木,都还凝结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的冰霜。

    一袭黑色大衣的男人站在了一座没有照片的墓碑前,目光深沉而又悲伤。

    “妈,我回来看你了。最近的天气又凉了许多,我现在过的很好,你不必担心。妈,你的仇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慕家的人全都该受到报应。你放心,这一天过不了多久就会到来。”

    男人修长的手指抚摸上了无名氏的墓碑,突然就那么安静的站着不在言语。静静的,着仿佛此刻的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

    脚步声靠近,傅厉北这才抬起头,见着迎面走来的男人,一双凤目,满是嘲弄的不耻。

    中年男人的脚步在见着了

    傅厉北的瞬间就停驻,一张俊朗烁烁的脸,明显的激动。

    “严琛,你是慕严琛?”慕智远那囧囧有神的双目紧追着男人的视线,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唇角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傅厉北薄凉的扫过男人的脸。抬脚就朝着慕智远走近,擦身离去的瞬间,他轻声道,“真是难为你还记得有个儿子叫慕严琛。”

    不做留念的离开,慕智远见着离开的男人。脚步急切的就追了上前。

    ……

    “睡醒了,正好可以赶着吃早餐。”

    云初夏睡醒下楼,就见着了出现在客厅里的男人,餐桌上还有冒着热气的各种早餐。

    “你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看着厚脸皮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慕西何,云初夏冷着脸质问。

    明明她已经将别墅的大门密码重新换了,这个男人他怎么还可以进来?

    林妈这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意温和着说道,“慕先生很早就来了,是我给他开的门。这些早餐都是慕先生做的。小姐你可别辜负了这份心。”

    门铃声又想起,林妈赶紧就上前开门。

    一身黑色的傅厉北出现在了门口处,不等人说话已是如风一般走了进来。那双眼在见着了慕西何的瞬间,冷漠的异常。

    “厉北你来了,吃过早餐没有?”云初夏只觉得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慕西何出现在这里,让她觉得很是对不起傅厉北,有着深深的负罪感。

    锋利的眸子扫过了餐桌上的食物,男人径直就坐在了初夏的身旁。“睡懒觉才起床吧,你赶紧着吃点东西,然后带你出去逛逛。”

    她低着头,却分明能感觉到有着火热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她抬起头来,嫣然浅笑的看着慕西何那有些变冷的脸,“慕总,我男朋友来了,现在你是不是该走了?”

    “过河拆桥,可没这么便宜的事。”慕西何笑笑着,拉开了椅子就在傅厉北的对面坐了下来。“各凭本事,再说了,傅总仪表堂堂,难不成他还怕着回成为手下败将。”

    傅厉北的一只手还落在女人的腰上,两个人的姿态极其亲密。他低头,眉眼温柔的凝了一眼温顺没有反抗自己接触的女人。

    看着两个人亲密无间,慕西何的心里有些烦躁。弯着的唇也沾满了讽刺,“外人面前逢场作戏是给没用脑子思考的人看的,你们两个故作亲密的倒是有些掩耳盗铃。”

    不屑的瞪了一眼傅厉北,他继续开口,“容我提醒你们一句,我跟她还未离婚。最近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恢复她乔晚曦的身份。”

    见着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丝破碎,慕西何笑的越发的有丝凉意,“我手里有着完整的证据,你们以为会是谁寄给我的?你们真的天真到以为你们就能在一起?”

    傅厉北的脸色在那一刹那就有些冰凉,一双眼撩着若有的深意的凝着慕西何。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面色故作镇定,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CY国际选中的女婿,花了大力的钱财势力,若是他们知道自己拱手给人做了嫁衣会是怎样?据我所知,CY国际总裁的千金叶檬可是暗恋着傅总。你以为那些资料只是寄给我这么简单?傅厉北你要明白你跟初夏在一起,等于自掘坟墓。”慕西何笑笑着,眉目之间依旧有着明明淡淡的强势,见着两人还未说话,又继续开口,“云家已经萧条落败,没有了合法的后人在世。原本属于云家的也只能流入他人口袋中,据我所知,乔洛已经进入了乔正南公司的核心区域,岂只是一个琉璃模特公司。想要拿回属于云家的,只有云家的人才能光明正大的去争夺。你现在算什么?乔家的人还是云家的人?”

    慕西何说道最后时,那犀利的眸色就锁在了云初夏的面上,语气尖锐而又刻薄。

    “最好的方法就是恢复乔晚曦的身份,一切自然就顺势。”慕西何又补充了一句。

    落在云初夏腰间上的手指紧了紧,深黑的眸子仿佛就是海底深处下的暗色。他冷笑了一声,眼里都是轻蔑之意,“难不成你还想她再死一次?既然不爱,你还非得要霸占着不属于自己的,至于我们之间,还不敢劳烦你慕总来操心。容我再次提醒你一句,当初是你亲手将她推入了死亡边缘!”

    “我说过不是我!我从来都没想过她死!”慕西何红了眸,如同发怒的狮兽瞪着挑衅的男人,“我既然决定要恢复她的身份,我就会不让她受到伤害。”

    “呵。”不屑的冷笑,傅厉北手指紧缩,微微的敛眸低垂着头,眼尾处划过了一丝的阴冷,只是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根本就无法察觉。

    松开了手,男人站起身来眯眼凝着对面的慕西何,“有本事先把乔洛母女解决好在来跟我叫嚣,初夏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你要抢,没关系,我奉陪到底!你以为用CY国际就能压制我?”

    傅厉北笑了出声,寒意逼人。这样的生冷让云初夏有一瞬的错愕。

    慕西何不甘示弱,也站起身来,四目相对,似乎随时都有

    大战爆发的趋势。

    “慕总,我们现在还有事,你请回吧,这里没人欢迎你。”云初夏站起身,冷眼睨了男人一眼,转身就往着沙发上走了过去,

    慕西何咬了唇,心里面憋着有口恶气。眼神极其冷滞的撩了一眼傅厉北,转身怒摔房门而去。

    坐在沙发上,女人单手揉着自己的眉心,有些不解的烦躁。

    傅厉北走过来在她的对面坐下,“怎么了,有些不舒服?”

    她抬起头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说,当初五年前的绑架,他有没有可能是被我们误解了?”

    眸子瞬间冷暗了下来,傅厉北面色淡定,“什么意思?”

    看了一眼男人有些不悦的神色,云初夏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我怀疑从小照顾我长大的谭阿姨撒了谎,我最近得知了有些事让我有些怀疑?”

    凤眸低垂着敛过一抹戾气,他抬头,温润的看着她的眉眼含笑道,“既然怀疑,那就问清楚。”

    这天的天气阴霾,雾气沉沉,仿佛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悲哀之色。

    云初夏开着那辆红色的宾利欧陆,赶往着谭阿姨的住所,途中,傅厉北打来电话叮嘱,“夏夏,我知道你想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你打电话让慕西何过去对质时先不要透露,以免着他事先做了安排。”

    她一边开着车,目光凝着前方,“好,我知道了,我在开车先挂了。”

    然后她又拨打了慕西何的手机,“我现在要去小坎路57号,你过来找我,我给你看样东西。”

    慕西何正在办公室里文件,点头应了一声就拿出车钥匙走了出去。

    半路中就遇到了堵车,天空中又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云初夏似乎觉得凉城的冬天比五年前冷了许多。

    到了谭阿姨的住所,伸手敲了敲房门,竟然发现大门没有关紧,她顺势推开了一些就走了进去。刚踏进了院子,手机铃声就再次的响了起来。

    “请问是云初夏小姐吗?傅厉北先生在工地上出了事,麻烦您来一趟医院。”对方是陌生男子的声音传来,她挪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着厉北的名字。

    转身就迅速的离开了院子,红色的宾利就如风般消失。

    不过几分钟,白色的宾利却是停在了谭阿姨的住所。他见着房门没关,走上前,“有人吗,里面有人吗?初夏你在里面吗?”

    屋子里有东西滚落的响声,慕西何抬脚走进,刚踏进了屋子,他似乎就觉得屋子里的气味不对。正准备收脚往回转身,旁边就有人影落下,手指在他的手背上抓扯了一道清晰的有些血色的印记。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妇人,他眸色寒冷如霜。蹲下身,手还没探上女人的鼻息,就有一大群民警闯门而入。门外也蹲守了一大片的记者和摄像机。

    警局里。

    高彦博面色阴郁的拉开了椅子坐下,气息敛沉,“没事你跑去那鬼地方做什么?这下倒是好了,杀人罪我看是一时洗脱不掉。”

    男人苦笑着,没有任何的狼狈,慕西何看着高彦博的眼,“事件进展如何?”

    “死者之前跟人有拉扯的迹象,屋子里也有打斗的痕迹,最要命的是你一个堂堂的大总裁,凉城的慕三少怎么就去了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死者手指甲里还有你的皮屑,案发现场还有一把有着你指纹的水果刀,经过法证部的鉴定正是杀害死者的凶器。你出现在第一凶案现场,偏偏那个地方没有监控。如今这些证据都显示对你不利。”

    “你也觉得会是我?就算那是证据,那杀人动机呢?”慕西何风轻云淡,依旧是镇定从容。

    他怎么也没想到云初夏让自己去这个地方,好巧又发生了杀人案件。

    不敢想象这件事情到底跟云初夏有没有关系。谭阿姨从小照顾晚曦长大,按理来说,云初夏眉眼杀人的道理。

    高彦博见着他若有所思,继续追问,“你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人约了你?或许那人就是嫌犯,你最好想清楚是谁约你?”

    狭长的眸眯了眯,他唇角弯起了弧度,“没有人。”

    “真是……”高彦博颇为无语,起身就去了另一旁。

    手机有信息的震动,慕西何捞出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的彩信,上面还配了文字。

    手机里的画面是云初夏推门走进案发屋子的情景,图片后有着简短的文字,“你和她,二选一。”

    虽然只是简短的六个字,话语里透出的警告和威胁他已是明了,而他这才恍惚有些印象,那把所谓在案发现场发现的水果刀,跟云初夏家里茶几上的那把一模一样。

    这时候,高彦博已经重新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你妈跟凉笙都很担心你,你为什么会去哪个地方,不要隐瞒,否则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AM现在已是乱作一团,经过媒体的大肆报道,你觉得AM还能撑多久?”

    唇角里勾着从容淡定的浅笑,慕西何顺手就将彩信删

    掉,“她是从小照顾晚曦长大的阿姨,我只是路过看看而已。谁知道会发生命案,我相信法律的公正。”

    “慕西何!”高彦薄动了怒,“现在不是法律公正不公正的时候,证据对你很不利,即使找出新的证据证明你跟这次的杀人案没有关系,可是那么长的时间等待,你觉得AM还能等下去?”

    因为事件经过媒体的报道,影响甚大。慕西何暂时被收押扣留。这次的事件就像是洪水猛兽来势汹汹,AM一下就因此元气大伤。

    医院里,云初夏守着傅厉北。病房里一片安静,她本想着打开电视,可是却发现竟然是坏的。当护士进来,云初夏刚开口让人修理电视,傅厉北却是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快近中午,云初夏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先休息会,我去楼下的餐厅买点吃的回来。”

    “不用,我让人送上来。”傅厉北开口道。

    莞尔轻笑,“女人有女人的麻烦,我顺便要去一趟超市。你就不要管我了,我先走了。”

    说着,她已是顺手取过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一边往身上套去,一边就走了出去。

    超市里,云初夏刚走进,就见着有几人围在了电视屏幕前。一旁的女孩子还在议论着,“没想到慕三少会杀人,你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有权有势,何必还需要自己动手对付一个老女人。”

    云初夏眼眸猛地一缩,抬起头来看着大屏幕。

    屏幕上正滚动播放着慕西何涉嫌杀人案的事件,云初夏看着案发地点和死去的死者。不由的心上一阵剧烈的缩动。

    双眸一动不动的紧紧的盯着屏幕里的画面,有什么从脑海里蹦出。她丢下自己手里选购的物品,迅速的往医院回走。

    推开病房的门,傅厉北正在跟人讲着电话,见着云初夏面上阴鸷的神色,他迅速的就挂断了通话。

    “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傅厉北,是不是你?你利用我让慕西何上钩,然后你在顺势的制造了一场杀人案。为的就是要让慕西何身败名裂,让AM瞬间惨败是不是?”她冷着眸,手指尖紧紧的攥着有些发白。

    她不敢相信,面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会利用自己而达到他的目的。

    她更不敢相信,他口口声声的说着爱自己,原来在他心里也不过是一场精心的算计。

    男人的气息淡薄,如同深秋夜色下缓缓冰凉的溪水。他静静的,看着女人那委屈而又愤怒的脸,忍不住的轻叹了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

    云初夏好笑的笑了出声,红唇紧抿,“你跟慕西何也不过如此,一丘之貉。”

    他低着头,唇角里有苦涩蔓延,再抬头,眸子里深邃如潭,“这是他们慕家应得的报应,这才只是开始,你难道也忘记了,当初慕家待你如何?难道你忘记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