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89.92章 :如果我残了,你会不会娶我?

89.92章 :如果我残了,你会不会娶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云初夏可以清晰的听见那些脚步是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她抬眸,望着四处一片白雪皑皑的大山。眼眸里一阵寒意,“你一个人走吧,我不想下地狱也还要被你纠缠着。”

    男人的眼里,镇定从容,只是多了几分逼人的凌厉。他一只大手就牵住了她的手,声色冷冷,“一会我拖住他们,你就往来时的地方跑,跑不掉就找个地方藏起来。”

    “你要做什么?”云初夏突然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她的话一落,面前就闪现出了几道人影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此刻身旁的男人就像是笼中困兽,散发出凶狠的目光。云初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护在了身后鳏。

    她抬眸看着男人跟几人的打斗,只觉得心口处都快不能呼吸。如果慕西何没有带着她,一定会轻而易举的闯出去。

    几人都有些疲惫,往后微微的退开了几步。慕西何一直牵着她往前逼近,一番轮流的进攻又开始进行,就在此时,一名男子不动声色的绕到了云初夏的身后,雪色之下,有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刀子直直的朝着她捅了过来。

    一声闷哼传来,她的位置早已被男人对换。此刻的她已经是被禁锢在了他的怀中。

    见着手臂上有血色溢出,云初夏睁大了眸,嗓音里都有些急切,“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慕西何,我说过不要连死也被你纠缠着。”

    明明刚才这个男人说过他们只后再见亦是陌生人,可是他此刻不顾一切的将自己护在怀中又是做什么?

    心里酸酸涩涩,她伸出手,还没落上他的伤口处,男人已是伸手按住了自己的伤口处,“没事,一点皮外伤。我说你上辈子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恶毒事,怎么老是有人三番四次的想要置你于死地。”

    这个男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去嘲讽自己。云初夏勾唇冷笑,“我做过的恶毒事你不是见识过么?”

    围住两人的几名男人却是神色突变,低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不是傅厉北。我们找错了人?”

    “是啊,这个男人竟然是慕西何,凉城的慕三少,我们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继续个屁啊,要是杀了这个男人,到时候只怕我们有钱也没命花。还是先撤吧。”

    几名男人竟然就迅速的撤离。留下慕西何跟着云初夏面面相觑。

    两个人搀扶着往回走,夜深寒重。云初夏早已是浑身都冷得发抖,脸上手上,全是一片没有血色的惨白。

    慕西何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这才停下脚步作势就要脱下自己的外套。

    “不用了,我不冷。”云初夏见着他的动作,连忙就开口先出声。

    他只是冷冷的斜凝了她一眼,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穿上!”语气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命令的口吻里透着不容拒绝。

    云初夏微微的愣了一会,男人不耐的挑了自己的眉头,“你还要我一个伤员给你穿?”

    她这才将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臂上,伸手想要去查看伤势,却是在即将解除到时又迅速的收了回来,“伤口还在流血。”

    说着,她就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就伸了过去,“我先用这简单的包扎一下,这样流下去,恐怕我们还没出去就血流而亡。”

    低着头仔细的包扎着,纤细的睫毛在夜色下显得越发的浓密。她低着头敛眸,那模样安静而又温软,令人心里都有些痒痒难受。

    “好了。”她抬头,额头就撞到了点头凝着自己的男人,她迅速的拉开了距离,“走吧,必须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穿上。”他说着已是将手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云初夏想要取下,男人已是向前大步的拉开了一米的距离。

    担心自己跟不上,云初夏只好不去理会身上的衣服,连忙小跑着追上前。

    兜兜转转的走得双脚发软,云初夏有些吃不消的一手插腰看着男人,“不行了,我走不动了。又困又冷。你先让我休息一会。”

    初夏说着就找了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幸好走到了山腰,没有积雪覆盖。不然两个人早已是冻成了雪人。

    双手揉捏着自己的膝盖,又酸又疼。她只觉得自己双眼就在开始跳动,忍不住的闭了闭眼。

    “别睡了,我们先休息一会继续走。”男人的身形走进,低垂着头看着坐在地面上有些抱怨的女人。

    撩开自己的眼眸看了看男人,云初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努力的睁着双眼打量着四周,以双眼皮就不受控制的开始眨巴眨巴,最后失去了意识,昏昏沉沉的就送了过去。

    慕西何转头就见着靠着树干上摇头晃脑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抬脚走了过去坐到了她的身旁。大手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一双深黑的眸子若有所思。

    睡得迷迷糊糊,原本冷意侵袭让她有些蜷缩

    着成了一团。突然之间就有温热拥着她,让她忍不住的朝着那温暖靠近。

    一.夜竟然睡的酣畅淋漓。

    有阳光的照耀,云初夏醒来的时候就见着了阳光温暖。看着这天色放晴,她才想起昨晚竟然睡了过去。

    “醒了?”头顶上传来了男人淡漠的嗓音,云初夏抬头就见着站在自己面前,正居高临下用着一副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男人。

    她站起身,将外套上取下,“对不起,昨晚睡着了。这衣服还你。”

    男人仿佛极其厌烦的从她手中抽过了外套穿上,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

    云初夏微侧着头悄悄的看了慕西何一眼,似乎心里面有着什么在心口处缓缓的趟过。

    出了山,云初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昨晚上不见人,傅厉北打来一晚上的电话,云初夏刚接通,那边就担心的问着,“初夏你在哪?有没有什么?为什么手机会打不通,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我很好你放心,一时之间在电话里也说不清,你放心我没事,我回家后在跟你联系。”

    挂断了电话,她就见着慕西何已经走到了前面,白色的宾利欧陆也停在了一旁。司机小勇也早已等候着。

    车子在浅月湾别墅前停下,云初夏伸手推开了车门,又想起什么才转头,“昨晚谢谢你。”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任何的言语,一双眸子的视线一直落在前方不曾看向女人。

    云初夏不明白,他拼死要救自己,如今却又是一副冷漠的不愿跟自己多说一句话的男人。原本想要问清楚五年前的疑惑,她瞬间就觉得没有了必要。

    唇角勾着一丝笑走下车关上了车门,正准备转身进屋。

    车窗滑下,男人低冷淡薄的嗓音就传来,“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便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巧会让我恰巧碰着。这个城市这么大,便不是只有傅厉北一个男人,你应该好好的找一个男人待你。我想,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女人的眼眸里有微小的错愕,随即却是袅袅的轻笑着伸手锊了自己垂落夏的发丝,“虽然昨晚是你再一次救了我,但我的生活,我要跟谁在一起,好像还轮不到你来安排。你放心,我以后若是见着你,远远的绕道走。”

    她骄傲的昂着头,说完后朝着慕西何嫣然一笑,转身就走了进屋。

    车窗合上,慕西何平静的眼眸里有了暗色。他看向司机,“小勇,你以后就给初夏开车,跟着她别让她一个人出门。你,我信得过。”

    司机小勇不明白,却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男人这才闭目将头靠在了座椅上,昨晚的幕后者他似乎已经隐约猜到。可是那人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难不成要亲手将自己母亲送进大牢?

    只有她的远离,她才会安全。

    即使他心里放不下这个女人又如何,难道真要抛下所有的责任跟义务?

    ……

    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当她下楼时,傅厉北就出现在了客厅中。

    “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找不到你的人,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傅厉北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那么巧,慕西何昨晚也消失不见。两个人一同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傅厉北不敢去想象两个人在一起会发生些什么。

    “没事,我就是去了墓园看了我妈妈。我会离开AM,你跟慕西何跟慕家的事情都与我无光。我准备回意大利。”

    “初夏你还是在怨我利用了你?你一个人回去那你的外公外婆,你母亲的仇都不用报了?”

    云初夏猛地抬起头,“我连是谁害死我母亲的人都不知道,我要怎么去报仇?”

    他伸出双手按住了女人的肩膀,深深的目光就盯在了女人的脸上,“你要相信我,等过了这段日子,我就会送你一件大礼,我已经派人找到了当年的护士长,相信或许她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慕西何走进病房的时候,陆璟年跟着乔洛正在说着小时候的趣事。李雪坐在沙发上正打着小盹。

    见着男人走进,乔洛的脸上立即就有了欣喜的笑意。

    陆璟年站请身,几步就走了上前,在与慕西何擦肩的瞬间,低声的说了一句,“跟我出来。”

    走廊尽头,两个英俊的男人成了冬日清冷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医生说,洛洛的脚痊愈之后也有些微小的残疾,以后不能在站在T台上了。”陆璟年眉色里有丝无奈,淡淡幽幽的目光一直落在慕西何的脸上。

    身子猛地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乔洛的脚竟然会……

    陆璟年看了慕西何一眼,“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你说话时最好忌讳一点,别在她心口处戳刀子了。”

    跟陆璟年分开后慕西何就回了病房,走进去的时候李雪已经醒来。

    “西何你来了就在这陪着洛洛,我先回去给洛洛炖点补品。这孩子最近瘦了不少。”

    “怎么就这么傻?我根本都不值得你这么做。”站在病床前,慕西何幽幽的出声。

    乔洛眼底一颤,迅速的低下头来想要躲避男人的目光。搁在床被夏的双手紧紧的捏着,冷汗淋漓。

    “我只想救你出来,别的我都没想过。”她说完咬着唇角,如果她不能把握这次机会让慕西何娶了她。她就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要知道那些所谓的证据,其实她心里很明白,根本就不是她查找到。她只不过是偷用了云初夏的成果。

    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抬起头来,一脸氤氲雾气的看着男人,“西何,如果我残了,你会不会娶我?”

    男人眯了眸,这样冷凛的慕西何让乔洛心里有些莫名的害怕,手指依旧攥着被子。

    见着男人没答应,乔洛惆然的扯了扯唇,“如果残了,我再也不能走秀了,没有了喜爱的职业,没有完整的一个家,还不如死了的好。”

    慕西何的眸子里终于有了波动,他淡淡的扫了一眼乔洛的眸才掀开唇角,“这件事等你出院了我们在商量,你现在就是要好好休息。”

    ---题外话---明天加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