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03.103章 :世界上女人那么多,可我只想要她一个

103.103章 :世界上女人那么多,可我只想要她一个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月过去,慕西何的伤势也基本恢复。云初夏将东西整理好之后就有佣人收拾着。

    浅月湾别墅。

    车门打开,男人就伸出手,不耐的看着女人,“眼尖一点,没见着我需要人搀扶?”

    云初夏不情不愿的上前,男人的手臂就横了过去,一把就将她给捞在了自己怀里,将身上大部分的重力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皱着眉,一脸鄙夷,“慕西何你是男人,别装的跟一个女人似的。”

    他眯着眸一笑,金色的阳光将他的一张脸衬托的越发的耀人。“我是伤员,怎么着,难不成你还要跟一个伤患计较?鞅”

    初夏自然知道他没脸没皮时就是一地痞无赖,在争执下去也不过是多做口舌之争,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搀扶着他进了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汗水浸湿了额头,在阳光的照亮下可以清晰的看清那晶亮的水润。外套里面搭配的是一件蕾丝花边的衬衣,此刻也被汗水浸湿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她弯腰从他怀里站起身,那娇好玲珑的身段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男人的喉咙不由的滚了滚,心里头立即就窜起了一股炙热的潮流。

    赶紧转过头将视线落在其他地方,可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全是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恨不得能一把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云初夏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用手往自己的脸上扇了扇,脸颊上红扑扑的像醉酒了的孩子一般惹人可爱。

    “送也送回来了,有什么就找林妈。你救了我一命,我也二十四小时的照顾了你整整一个月,我们两扯清了,以后别在来纠缠我了。”她气踹嘘嘘的瞪着男人,想着在这一个月的日子里被这个男人当做贴身丫鬟的使唤,她心里面就来了气。

    慕西何抬眸,冷凛的目光就如刀削在了她的脸上,“你的名字都还在我结婚证里,一年时间都还没到,你想欺骗我爸的感情?”

    不屑的又横了她一眼,“林妈到底是外人,洗澡这样亲密的事情还是得让你负责。”

    他说的一脸正经,可是那话里的语气却又是无端的透露出了一丝的暧昧。

    云初夏抬头看了看跟进来的佣人,一张脸都有些发烫。真是恨不得赶紧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给你找个男护士来,有什么你就找人就成。我要回云家了。”她低垂着头,慌乱的抓过自己的手提包就要逃去。

    下一秒,却是被男人给伸手拽住了包包。她咬牙着怒斥,“慕西何你干什么,把包还给我。”

    他勾着唇,狭长的眸里染着肆意的轻笑,“懂不懂就回娘家,弄的人家以为还是我虐待你了。”

    说话间一个用力,连包带人就带入在了他的怀里。

    低低戏谑的笑就响在了她的头顶,“投怀送抱也不要这么猴急,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抱待会回屋让你抱个够。”

    云初夏脸唰地就红透,一脚毫不留情的踩在了男人的脚背上,手肘用力的撞了他一下才从他怀里站了起来。“慕西何你别这么不要脸成不!我答应你爸一年时间,可我就不代表要跟你暧昧不清耗费一年时间。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老娘不伺候了。”

    用力拽过了自己的手提包,云初夏红着脸气冲冲的就走了出去。门刚打开,见着门外站着的人顿时都怔了怔。

    “爸,你怎么来了?”云初夏见着站在门外的慕智远,微微错愕的开口问道。

    “西何出院,我来看看他。”慕智远回答着,双目偷偷的瞟向了客厅的沙发处。

    云初夏赶紧让出路,低着头让慕智远走了进来。

    见着她站在门口处,小脸上还有愤怒未消的残痕。慕智远开口叫了她,“小夏,你们刚回来你就要出去么?留在家好好陪陪西何,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你们两好好的相处培养一下感情。再说了你一个人出门也不安全。”

    只好折身又返了回来,云初夏将包搁在一旁的沙发上,“既然爸你来了,那你就陪西何。我先去厨房看看林妈需不需要帮忙。”

    她找借口想要溜开,慕智远自然知道她的用意。还没等她来得及离开,慕智远已经又出声,“小夏,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勇敢面对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爸爸希望你答应不只是口头上的应付,你可以继续你的抵触,可是至少也得给人一个机会。爸爸希望你们能过的好明白吗?”

    他眉目慈和,那温温的语调,仿佛就是一个善良的父亲徐徐教导自己的子女。

    低低的冷嗤声掠过耳膜,云初夏见着慕西何唇角里的讥诮,似笑非笑的带着讽刺的意味。

    慕智远的脸色有些难堪,站起身看了看云初夏,“我还有事要赶回部队去,西何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他。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

    那深黑的眸,晶亮剔透,云初夏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疼爱和亏欠。想着书房里的一席话,她的心又软了几分。

    她点了点头,“爸你放心,

    我答应你的事我会记得。”

    门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云初夏几步上前,打开房门,一瞬又愣住。

    沙发上的男人也见着了门外挺拔的男人,见着傅厉北出现在自家门口,慕西何真是觉得他像苍蝇一般的令人讨厌。

    “你怎么来这了?”云初夏有些意外,但此刻她也不能将他挡在门外,动了动身子拉着傅厉北就想离开,“有话我们出去说。”

    慕西何的眸,暗自冷了下来,看着女人拉着男人的手,那锋利的眼刀就恨不得能把人的手给剁了。

    “人都来了,就进来吧。偷偷摸摸的,你还准备给我戴顶帽子。”低低凉凉的嗓音从屋里飘了出来,云初夏恼怒的忍住了脾气。

    “爸也在里边,进来吧。”云初夏松开了厉北的手,走在了前面。

    “厉北你也来看西何?这边坐。”慕智远见着傅厉北进来,笑笑着站起身。

    他沉着一张脸,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径自走到初夏的身旁,“慕总今天出院,我来接初夏回家。”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女人,“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吗?外公让我来接你回家。”

    云初夏抬眸,眼里有顺不知所措,“我……”

    “我们还没离婚,你想要挖墙脚也得等着我们关系没了才轮得到你。你身边的桃花都没掐断,你就想来撬我的人,傅厉北,难道你都不懂的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堂堂的傅厉北,竟然是厚着脸皮想要拆散人家的男小三,你不怕被万人唾骂,你也不为她想想?你所谓的深情,难道就是这样将她推到了风口上?我真怀疑你对我老婆的爱不是爱,而是习惯性的占有跟不甘心的抢夺。”

    慕西何犀利的言辞令傅厉北阴森的眸越发的冷了几度,胸腔里有着愤怒奔腾。

    他却是半眯着眸,兀自笑的有几分得意。“傅厉北,没人教过你要知廉耻懂礼仪吗?正好我爸在这,就让他教教你。”

    慕智远的脸上有难堪掠过,有几分的不自在,“西何,你怎么说话的!你没事的话就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路过傅厉北的身旁,慕智远有几分的心塞,用着极小的音量在他耳旁说了一句,“有什么我们出去谈,在这闹开被人抓见影响最不好的还是初夏。”

    车上,傅厉北双目阴鸷的盯着自己所谓的父亲,责备的厉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硬要把初夏强留在他的身边!他是你的儿子,难道我就不是?明知道我喜欢初夏为什么你就不能把她给我!慕智远,既然在你心里只有他才是你儿子,那你就去讨好他别来缠我!”

    “厉北,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毕竟初夏跟西何是合法的夫妻,他们两个人心中都还有彼此,我只是给他们两人一次机会。他们之间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你就没有责任?”慕智远深深眸色凝着男人愤怒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傅厉北有丝惊愕的看着慕智远问,心里头隐隐有丝不安,难道他知道了自己当初不能见光的事?

    深谙不明的眼眸里有着暗流涌过,慕智远疲惫的看着他,“如果有一天,初夏知道了五年前的事,你觉得她能原谅你吗?”

    ……

    香烟弥漫,黑暗笼罩着一片,只有手指尖上的火红点跳动着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门被人从外打开,啪的一声,明晃晃的灯光就刺入在了眼底。

    傅厉北坐在沙发上,地板上已经落满了烟头。他抬眸眯了一眼出现在门口处的女人,暗色侵袭,兀自又吐出了一圈白色的烟雾。

    他的脸在白色袅袅青烟中显得有些虚化般的朦胧,那般的寂寥,让叶檬的一颗心都不由心疼。

    皱着眉头上前,她几步就走上前,一把就夺下了男人手中的烟头仍在了地面上踩灭,“为了一个云初夏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你就非得要她一个?”

    傅厉北抬起头来,眼神淡漠,“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可我想要的只有她一个。”

    一句话,让叶檬的脸色白了几分。她看着他落寞的样子,心里面就积压着一团无名的怒火。

    “她有什么好,她有什么值得你念念不忘的去纠缠着。傅厉北,你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你身边的人,你难道就没看到我对你的心意?我比她好几百倍,我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的存在!”她站在他的面前,桀骜嚣张的态度里全是隐藏着她撕心裂肺的伤痛。

    他站起身来,薄唇里兀自勾着一丝笑,“可是怎么办,我就是只想要她。”

    心脏处就有锋利的尖锐轻轻划过,却是在她的心口处割出一阵揪心的疼。叶檬笑了笑,有几分的凄凉,“你守在她身边多少年,我就陪在你身边多少年。傅厉北为什么你的眼里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你只要回头你就会发现我比她更适合你。”

    只是抿着唇笑了一声,傅厉北抬脚从她身旁离开。就在擦肩离去的瞬间,叶檬突然就抓住了男人的手臂,顺势踮起脚

    尖就贴上了他的唇。

    墨眸微缩,男人却是大手搂住了她的腰身,狠狠的唇就主动的啃在了女人的唇瓣上。

    叶檬心上一喜,刚伸出手臂想要环住男人的脖子,男人却是松开了她,讪笑的勾着一丝凄凉,“我吻着你就像是亲吻着自己的妹妹,我对你找不出感觉。”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叶檬一下就瘫软的坐在了地面上。

    灯光明亮,将漆黑的夜色都照亮。

    云初夏刚回到次卧,找出了睡衣准备去洗澡,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打开门就见着倚靠在门上眯眼含笑的男人,春风拂面。

    “有什么事?”她语气生冷的问道。

    他斜凝着女人精致的小脸,吝啬的挤出了两个字,“洗澡。”

    什么?洗澡?他洗澡关她什么事!

    慌神一瞬间,男人就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往着次卧的浴室走了过去。

    “喂,慕西何你要洗澡回你自己的卧室,你听到没有,喂……”她快步的追了上前,用着自己的身子就拦在了慕西何面前。

    斜眼不屑的扫了女人一眼,“哪有女人叫自己的男人喂,给我放水,我要泡澡。”

    他的语气带着命令的霸道,一边说着一只手就懒散的开始解开衬衣上的扣子。

    “你干什么干什么,别脱衣服。”云初夏惊讶着看着这个自顾开始宽衣解带的男人,连忙就制止,“要洗澡你回你自己的主卧去,手脚不方便我就让林妈或者……”

    “你让其他的女人给自己男人洗澡?云初夏有你这样的女人?”他冷哼一声,衬衣已是解开了三颗,露出了蜜色的肌肤,若隐若现的带着该死的性感。

    她双手抱胸,眉色冷寂,“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受不了可以离婚啊。”

    眸子里的深谙薄凉的扫过了她一眼,他一边继续解着自己衬衣袖口处的扣子,一边往浴室走去,“想要离婚你在白日做梦。”

    砰的一声浴室的门甩上,紧接着就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她看着磨砂的浴室门玻璃上倒映出男人的身影,气的一下就坐在床上。

    这人真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赖皮。

    突然,浴室里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沉重的闷哼声。云初夏脑子里迅速的就浮现出男人痛苦的跌到在地的样子。

    他手和腿上的伤都还没好……

    想到这,她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浴室门口。

    “慕西何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她耳朵贴在门上,用手指敲了敲浴室门。

    里面安静的窒息,随后才有男人低低的抽气声。

    直觉他定是摔着,她又用力的敲了敲门,“喂,慕西何你没死能不能说句话?你怎么了?”

    “我摔倒了,站不起来。”里面传来了冰冷的却又隐忍的疼意声。

    “啊?我去叫人……”想着里面的男人或许没有穿衣服,她赶紧准备转身下楼去找司机小勇。却是刚转身,啪嗒一声响,手臂上也被大手给紧扣,天旋地转,她就被人给拉进了浴室顺势就被人抵在了冰冷的壁砖上。

    男人沉重的呼吸在她耳蜗流转,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仿佛都可以清晰听闻。云初夏恼怒的抬起头来瞪着他,“骗子,你别耍流氓,快点放开,不然我对不你不客气了。”

    “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怎么不客气?以为我摔倒了就着急的跑来,小夏,你的心骗不了自己。”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温热的唇上轻轻的描绘着她好看的唇形。

    指腹有温凉的温度,他指腹带过的地方就有一种无形的引诱。让她一颗心莫名的有些慌乱不安。

    “我是怕你摔倒死在了我卧室里,到时候害我受牵连。”她斜瞪了他一眼,毫无遮拦的诅咒了一句。

    他身上有凉意的水气,紧贴着她的身子有微凉的凉意。她伸出手来,准备拍打掉男人的手掌。

    手腕被扣,紧接着凉软的唇瓣落下,霸道的急切的就强占了她的唇。

    呼吸都急促,他感觉到自己明显有了呼之欲出的欲.望。脑子里全是五年前她娇羞的躺在他身下的模样。

    一只大手就不由的掐着了她的腰肢,慢慢的往下。

    云初夏睁大了一双眼,恨恨之中抬起脚就朝着男人踹了过去。

    “哧——”疼痛的一声撕扯,男人脸色剧变的退开了距离。

    她低下头,才后知后觉的踹到了他受伤还未痊愈的脚伤。

    “死流.氓活该痛死你!”她逞强的骂了他一句,转身离开,脚下一个打滑,身子呈360度旋转后又朝前扑倒。

    一身尖叫,云初夏就跌到在地,懒散的睁开眼,就发现被自己给压在身下的男人。

    她的双手还落在男人的胸前,笔直的将他扑倒在地。她脸上有丝尴尬,想要站起身来,却是慌里慌张中刚离开又重重的栽回男人的身上。

    <

    p>“云小姐你没事吧?”门口处响起了焦急的声音和脚步声。

    云初夏想着这般的姿态,赶紧站起身来,却是被突然的力道拽了一下又跌了回去。

    温热的柔软在唇瓣上磨蹭,她扑闪着一双眸,啊的一声就尖叫出来。

    看到赶过来的林妈跟司机小勇,此刻的云初夏连撞墙而死的心都有。

    半个月又是一晃而过,云初夏一觉睡醒,窗外的阳光都灿烂似金。她下楼,就见着了坐在餐桌旁看着报纸的男人。

    她几步走进,在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喝着林妈端过来的小米粥。

    “中午去外面吃。”冷不防,低着头看报纸的男人就甩过来一句话。

    初夏惊愕的抬起头,不解的睨了男人一眼。金暖色的阳光在他身后倾泻,他的那张脸在橘黄.色的光泽下显得神秘而又温和。

    “别撑了,给胃留点位置。都快胖成猪了。”

    云初夏握着勺子的手一抖,搁下了碗起身离开。

    露天西餐厅里,慕西何悠哉的沐浴着阳光的温暖,云初夏坐在椅子上自顾的玩着手机。她不明白这个男人非得拽着自己来这做什么。

    有颗红色的小皮球滚落到了自己的脚边,云初夏四处望了望,见着一个两三岁模样的小女孩蹒跚着脚步走了过来,嘴里还嘀咕着,“球,我的球球。”

    云初夏搁下了手机,弯身捡起。小女孩就走到了她的面前指着小皮球,“球球是我的。”

    小女孩的模样十分的可爱水灵,云初夏喜欢的紧,伸手就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这个球球是你的?爸爸妈妈呢,怎么一个人在这?”

    他眯着眼,偷偷的观察着女人温柔的神情。脑子里不由的闪过一瞬的画面,若是他们一家三口能在午后这般小聚是多么怡人的画面。

    一顿饭,难得的没有了斗气。两人用完餐回家,刚下车就见到了出现在门口处的人,脸色都冷了下来。

    ---题外话---两人温馨的过渡基本就这样了,接下来念绾那个小家伙要被溜出来折腾了。小恶魔驾到。

    谢谢dsq225的三张月票,谢谢亲,谢谢订阅支持的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