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11.111章 :没想到她竟然选择毁灭性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111.111章 :没想到她竟然选择毁灭性的方式来惩罚自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脸上是沁凉入骨的寒冷,她见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手指猛地蜷缩。双唇都忍不住的打颤。

    陆璟年,他竟然找来了。

    “你来这干什么?出去!”她蜷缩的手指死死的扣住了掌腹,咬着唇语气强硬而又冷漠。

    男人阴柔的眉眼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他向前跨了一步就站在了她的病床前,“好样的,心狠手辣的人我倒是见得多,像你这般狠辣的女人我倒是第一次见。”

    他字字冷厉,略微弯下身大手就伸了出去旎。

    宁浅秋本能的往后躲避,下巴却还是传来紧捏的疼痛。

    陆璟年弯身,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青筋蹦出,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狰狞骇人鞅。

    他修长的五指捏住她的越发尖瘦的下颚,凑过脸,五官清晰,眼里蹦出的恨意十足,“你妈死了关我什么事,你就这么狠心拿我儿子的命做了陪葬?当初可是你们接近我想要整垮我,这是你们咎由自取。”

    女人惊骇的眼眸此刻是空洞的不可思议,她愣着怔了怔,深黑的眸子一顺不顺的盯着男人的危险的眼眸,“你说什么?我妈她怎么了?”

    “死了,跳楼当场死亡。怎么?你还不知道?”看着她那惊愕的眼底,他冷冷哂笑出声,仿佛这些字句就是一把锋利的剑,他亲手刺入在了她的心脏处。

    眼眸重重一缩,她震惊的别转着头,“不,你胡说,我妈她还好好的,你胡说。”

    “你要自欺欺人是你的事,我来看看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如今会落得怎样的下场!你母亲死了关我什么事,你非得用我儿子的命去陪葬!这笔账,我们慢慢算,一定让你生不如死。”他用力的扳转过她的头,迫使着他面对自己的视线。

    “不会,不会,我妈没死……”她的眼神已经迷离空洞,她怎么可能相信自己的母亲就这么死了。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就这么没了。

    眼泪无声的从脸颊划过,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了他的手指上,他竟然觉得是这般的炙热,烫的他一颗心都是发烫。

    她母亲的命让她伤心欲绝,那他们孩子的命就不是一条命,她竟然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故意撞上车让他没了!

    那眼泪如毒药般的沁入骨髓,他咬牙怒瞪,只有她在婚礼上那狠绝的话语回旋。

    【陆璟年你以为你全胜无损吗?我妈死了我用你的儿子赔命!】

    呵,他冷嗤一声,这女人果然狠毒,竟然真的用了他儿子的命做了陪葬。

    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她的下颚处别捏的有些发红。陆璟年站直了自己的身子,冷凛的如冰锥般,他直凝着她眼里的绝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你们自己来招惹我,我原本想留你们母女一条活路,是你们自己自绝后路!宁浅秋,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这一辈子都休想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凤目里凉意侵袭,他冷漠而又残忍。比起之前的冷凛越发的阴冷,只是不屑的睨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全身瘫软在了床榻上,她泪眼模糊的看着门口处早已消失的人影,唇瓣被咬的血色溢出。

    陆宅,男人跌坐在沙发上,脸上几乎没有了温度,如同冰块般的面瘫。

    慕西何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心情明显阴郁的男人,淡冷的开口,“有更好的方法你为什么非得选择最愚蠢的方式,如果婚礼上没有那一出,后面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

    低下的眼眸掀开,锋薄的唇弯起一抹苦涩,“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如此。只是没想到她真的那般心狠,竟然真的选择毁灭性的方式来惩罚。”

    手指泛着青筋,他低低嗤笑。

    婚礼前一日,宁芳约他见面。他从没想到世界上有如此心狠的母亲,可以为了复仇不惜把亲生女儿当做筹码。

    当她把宁浅秋从他电脑里偷盗出的客户资料递到他面前时,那抹算计的笑,令人心惊。

    “陆璟年没想到你竟然会爱上被你逼迫惨死人的女儿,只是可惜被心爱的人背叛的滋味是如何?这些东西若是一经公布出去,你说她会被判多少年?”

    “她是你女儿!”陆璟年冷冷看着宁芳笑的猖狂的模样,沉声喝斥。

    “女儿?为了一个男人可以放弃杀父之仇的女儿怎么配的上是我的女儿!明天你们不是要结婚吗?你说我们今天见面,明天我就没了,我的乖女儿会不会以为是你在一次逼死了我?杀父杀母之仇,她难道还会跟你结婚?我要让你永远都得不到你想要的,我要让你看着她痛苦,这样的折磨不是更让人心疼吗?”

    疯了,真的是疯了!

    陆璟年真的想要不顾一切的就这么一把掐死这个疯狂的女人,他阴冷着眸,当他讲出宁父真正选择跳楼的死因,宁芳却是如同精神崩溃一般大叫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胡说,是你,是你逼死我丈夫的,我要让你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让你们顺利结婚,我告诉你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要让你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活生生的受着煎熬,我要让你尝试着不能爱的痛苦。”

    陆璟年见着她如此偏执的疯狂,冷笑着开口,“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女儿?从她一开始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知道她的目的,你以为我会傻到喜欢上一个随时随地都想要害自己的女人?你想要毁了你女儿那是你的事,我又不爱不心疼。不信的话,明天的婚礼你可以拭目以待。自己的女儿自己不心疼,你还指望我这般冷情的人会心疼?可笑至极!”

    陆家的父母知晓了宁浅秋的身世,一直就反对两人的婚事,陆父三番四次的想要下手毁了浅秋。若不是他暗中阻止,宁浅秋这个人早已不复存在。

    他知道,宁母是浅秋的一切,如果让她得知自己被亲生母亲如此算计,她一定会接受不了如此的打击。

    他自以为是的认为,只要他伤透了这个女人的心,她就会带着宁母离去。宁母见着自己女儿被伤透定会心软,自己的父亲也会放过她。

    可是,他错了,宁母竟然还是固执的选择了死亡的道路。

    而那个狠心肠的女人为了给她母亲报仇,竟然会狠心的选择撞车死亡性的毁灭,用他那还未出生的孩子作为陪葬的筹码。

    恨,从那孩子在她身体剥离时,他剩下的就是恨。

    慕西何伸出手拍在了男人的肩上,他不理解也不赞同陆璟年的处理的方式方法。“她现在身体跟精神都不太好,别逼急了。”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宁浅秋已经出院。云初夏看着消瘦不已的女人,似乎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里苍凉了好几岁。

    “浅秋你现在一个人还是搬去我外公那吧,那里我比较放心。”浅秋之前都是居住在陆家,如今的情况,她已经不适合在继续住在哪个地方。

    宁浅秋眼眸微微的闪烁一下,抬起头来时是淡淡的笑,“我现在这般回去只怕外公见着也担心,我还是先去找房子住一段时间,等身体完全恢复好了在回去。”

    初夏想着浅秋的提议也没错,“我之前有一套小房子没有人住,你搬去那吧,等身体全好了就回云家。你放心,那个地方他不会找去的。”

    送浅秋去了她之前在外的公寓,云初夏这才下楼,只是刚处大楼就见着了出现在她眼前的那辆白色宾利。

    她走进,车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云初夏坐上车,转头就恶狠狠的瞪着男人,“慕西何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把浅秋的住所告诉给陆璟年,我跟你没完!”

    驾驶位置上的男人勾唇一笑,“跟我没完?难不成你还拿把刀杀了我?”

    云初夏气的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打开车门要下车,却是被男人迅速的锁上了车门。

    “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别这么认真。”慕西何笑着解释,这才开车回了浅月湾。

    开车回到浅月湾别墅,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发现沙发上竟然坐着一大一小的两人。

    云初夏看向乔洛,转头睨了身后的男人。

    看着几个月都未曾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乔洛,慕西何脸上原本还染着的笑意就冷却下来,淡漠的掀开唇问道,“你怎么来了?”

    语气里透着不耐,让乔洛心如同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明明是心疼的要命,她却是只能仰起头来故作坚强的笑了笑,“我带念绾过来,她也是你的女儿。”

    他抬头,将目光转落在了慕念绾的身上,“慕念绾过来。”

    慕念绾有些害怕,将求助的双眸望向了乔洛,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这次留在这可不要耍小手段,爸爸说过要做个诚实可爱的小孩,知不知道。”慕西何面色依旧是有些冷,那一本正经的严肃话题让慕念绾识趣的赶紧点了点头。

    乔洛笑着几步走到了慕西何的面前,“我最近要去外地出差一趟,我爸妈也都旅游去了,念绾没地方可去,她又想你,我就带她来这了。只要三天,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没事我可以带着她跟我出差。”

    那讽刺的语气带着嗤笑,慕西何冷哼了一声,“念绾也是我的女儿,我会好好照顾她。”

    “那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可别让我失望。”乔洛笑着,然后才弯身怜爱的看着慕念绾,“宝贝,好好的听话,妈咪过几天就回来。”

    她温柔的说着,抬起一只手来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小小的身子有过不易觉察的瑟缩。

    慕西何跟着云初夏都要去公司上班,因此慕念绾是有家里的保姆林妈看着。晚上下班回来,慕西何问了林妈慕念绾的情况,林妈一直笑着夸这个孩子懂事。

    许是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慕念绾没有故意针对云初夏。吃完晚餐,慕西何还带着慕念绾坐在花园外看星星,有着萤火虫扑闪着在黑夜之中。

    小女孩兴高采烈的去追逐着,当她捕捉到一只萤火虫就兴奋的窜到慕西何的身旁。

    他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自己去玩,小心点。”

    看着慕念绾那纯净的笑容,慕西何渐渐的有了沉思。

    当初他醉酒醒来身旁就躺着乔洛,虽然是醉了,可他却觉得自己的思绪很清楚,他清楚记得没有碰过乔洛。直到后来乔洛告诉他怀了孩子,慕西何彻底的懵怔。

    带着乔洛去了医院检查,证实了她确实怀孕。医生却告诉她子宫壁薄弱不能打.胎,乔洛也求着慕西何让他留下这个孩子。

    他那时还一直坚信,乔洛的孩子不是自己的。乔家人跟李雪都要求留下这个孩子,乔洛不同意,他也没法逼着她去医院拿掉。

    他相信只要乔洛的孩子出生,亲自鉴定就能证明她的孩子与自己无关。可是,有些事情,却是事与愿违,当江皓告知他乔洛的孩子是他亲生的时,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难道醉酒后他记错了?可是面对那张鉴定书,他无言以对。

    等他得知乔晚曦生下死胎住院,他想去找回那个孩子好好安葬,可是被医院的送去了处置中心,他找不到哪一个死婴才是自己的骨肉,将当天从那家医院的死婴都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却是令他彻底的崩溃。

    没有一个是他的孩子,没有一个。

    电话铃声将他从恍惚之中拉回了现实,他瞥了一眼来电接通。

    “西何,有进展了。事情有些复杂,你要不要过来一趟。”江皓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慕西何看了一眼追逐着萤火虫的小女孩,“好,我这就过来。”

    挂断了电话,慕西何朝着小女孩走进,“念绾,过来,爸爸有话跟你说。”

    “爹地怎么了?”娇声声清脆的童音响起,她歪着头眨巴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要乖乖的听云阿姨的话,不然爸爸会生气的。”

    慕念绾啊了一声,不满的情绪很明显,可是却又不敢违抗慕西何的命令,只好不情不愿的点头,“好,我知道了。”

    他这才笑着转身走进跟云初夏嘱咐了几句离开。

    看着男人迅速离去的背影,云初夏拒绝的话都没来得及吐出口。她望向在花园外追逐着萤火虫的小女孩,想着上次她的恶作剧,初夏就觉得头疼。

    慕念绾独自一个人追着萤火虫玩了一会就走了进来,慢慢不悦的坐在了云初夏的身旁。

    林妈端上了切好的芒果,慕念绾见着立即就瘪着嘴,“你要害死我吗?我吃这个过敏,我要吃火龙果!”

    初夏的身子怔了一下,她看着小女孩傲慢不屑的姿态,笑笑出声,“阿姨也对芒果过敏,我喜欢的吃的水果也是火龙果,小家伙,我们还挺像的。”

    “谁跟你像,你这个坏女人离我远点。”慕念绾哼唧了一声,挪开了距离,翻着白眼瞪了初夏一眼。

    慕念绾吃完水果上楼,云初夏没法,只好跟着上楼。她走进慕西何的主卧,小身子立即就挡在了她的面前,“这是我爹地的房间,你不准进来!”

    她低头看着仰着头瞪着自己的小女孩,“我要给你放水洗澡,你玩了一天你就不觉得身上又脏又臭?准备做个小叫花子么?”

    “你才又脏又臭小叫花子,你们全家都是又脏又臭的小叫花子。”慕念绾怒气冲冲的回顶了她一句。

    云初夏被这个古灵精怪又傲气的大小姐给逗笑出声,“好,好,我们全家都是又脏又臭的叫花子,那你不是你就去洗澡。然后早点睡觉。”

    她径自从缝隙处掠过慕念绾,抬脚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在浴缸里放了大半缸的温水,她转头看着站在卧室里没有走进来的慕念绾喊道,“念绾,快点进来洗澡了。不然我给你爸爸打小报告。”

    关了热水,她正准备站起身来。后面就传来了一道重力一推,她来不及反应扑通一声就掉进了浴缸里。

    从水里站起身,初夏一身狼狈的瞪着这个小恶魔,“慕念绾你已经快六岁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应该的,道歉!”

    小女孩轻蔑的翻了一记白眼,“你这个坏女人抢了我爹地,拆散了我妈咪跟爹利,自己生不出孩子活该!”

    一句话从小孩子的嘴里吐出,比起大人们蓄意的伤害更难得震撼。云初夏看着慕念绾脸,心剧烈的收缩疼痛。

    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乔洛母女她的孩子不会死。

    而此刻乔洛的女儿就站在自己面前,她激动的伸出手来一把拽住了慕念绾的胳膊,“谁教你的,是不是你妈教你故意来整我的!道歉!”

    此刻的云初夏浑身都散发着冷凛的寒意,慕念绾害怕的挣扎着,低头咬了初夏一口就迅速的跑了下楼冲了出去。

    云初夏只是愣了一秒,迅速的拔腿就追了出去。

    “站住!慕念绾你跑哪去,给我回来!”云初夏一边在后面追着,一边叫着她,这夜深人静,若是跑出去出了事情怎么办。

    慕念绾害怕着云初夏抓到后打自己,硬着头皮

    往前跑。激烈的运动让她的脸色有些发红,呼吸也有些不畅。

    可是她依旧害怕不敢停下来,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追上来的女人。扑通一声,一个不留神就摔倒在地。

    “念绾你怎么了?摔到了哪里?”云初夏追上前,看着倒在地上不能面色惨白的慕念绾,一把就抱起了小女孩。

    ……

    慕西何看完了江皓递给他的资料,脸上沉静的没有什么起伏的表情。

    江皓看着男人的脸,开口,“保险那边的账务没有经过财务这一块,而是从一名经理手中经过,而在此之前那经理的户头上分别转进了三笔进账,恰好是从陆氏那边转过去。这件事……”

    狭长的冷眸睨了江皓一眼,“你的意思是跟璟年有关?”

    江皓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当初谁不知道璟年对乔洛的感情,为了乔洛不平,他也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或许也不一定,陆家又不是只有璟年一个儿子。这件事,查起来后果只怕会触及很深,所以我才会找你来,这件事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

    眉头深锁,他淡淡的目光没有犹豫,“查,查到之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真是璟年,你先提前通知我一声。”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慕西何接过,脸上瞬间就阴冷下来,起身就急步离开。

    电话里传来的是云初夏着急不安的忐忑,“慕西何,慕念绾心脏病突发正在急诊室救治,你快过来。”

    ---题外话---谢谢订阅,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