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35.135章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你跟安辰结婚吧

135.135章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你跟安辰结婚吧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仓惶的从车上逃跑了下来,初夏一直都处于混混沌沌之中。

    慕西何的一席话在她脑子里打着转,不断的堆挤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经历了两次的生死,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慕西何的话。可是刚才在车里,她看着男人深沉的眉眼,有着心痛的悲凉,她的心也跟着在柔化,有着心酸的柔软。她也想要去相信他的话,可是脑海里总会不断的浮现出他冰冷着一张脸,抬起手臂指着乔洛,“我选她。”

    那一幕就像是一场可怕的梦魇,总会不自觉的就出现在她的脑中。

    她忘不掉,忘不掉那绝望的一瞬间。从高高的云端坠落在深渊的绝望魍。

    一脸无力的神情恹恹,她迅速的打车回了云家。

    “外公他怎么了,是不是特别生气不愿意见我?”云初夏走进云家,就见着了家里的佣人,先问了云霆的情况。

    “老爷他气的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出来,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不过,傅先生过来了,现在在书房里。檎”

    “傅先生?哪个傅先生?是傅厉北吗?”云初夏有丝惊愕,傅厉北他怎么去找了自己外公,他们之间到底又在谈论着什么。

    轻着步子上楼,她敲了敲书房的门,压低着声音朝着里面说道,“外公,我是初夏,您开开门让我进去好不好?”

    有脚步声传来,书房的门很快就被人从内打开。看着出现在门口处的傅厉北,云初夏还是怔了怔。

    “回来了,外公心情不好你就好好哄哄他。”他低头,深眸里噙着温温明明的笑意。

    她勾了唇,淡淡的点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尴尬,“谢谢你。”

    傅厉北错过身让初夏走进书房,他转身就下了楼。

    云霆坐在那张大躺椅上,见着初夏走进来,立即就别转过头,冷哼一声就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置气的不跟她说话。

    “外公。”她走上前,屈身蹲在了云霆的面前,双手就握住了云霆的双掌,“外公你还在生气?我知道自己做错事情惹您生气,你就不要在气了好不好?要是您气坏了身子,我就成了不孝的外孙了,您就忍心我被所有的人骂啊?”

    她撅着嘴,粉嫩的唇瓣撒娇般的可爱。

    “哼!”鼻息间喷出一声冷哼,云霆这才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一副怒意未消的瞪着初夏,“你现在怕被人骂了?那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怕?跟着自己的亲表哥纠缠不清,还跟一个演戏的男的闹出这么大的事,我问你今天报纸上的是怎么回事?”

    身子怔了一下,晶亮的眸里星光熠熠。她谨慎而又小心翼翼的噏动着自己的红唇,“外公,如果我说那个小孩是我的,你会怎么样?”

    叹息了一声,只见着云霆摇着头,那一声的轻叹,初夏就已经从自己的外公眼里看到了失望。

    她紧紧的盯着云霆,一动不动的不曾移开自己的目光,“外公,我知道我做错事情了,您要是心里气恨你就打我吧,是我让你失望让你在邻里受了嘲笑。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您千万不要憋着生闷气,您打我骂我都成。”

    云霆的身子动了动,抬起自己的头来,眼里的目光如同大海的深沉,让人看不透。

    “那孩子在哪?叫什么名字?”

    眼眸闪过晶亮,初夏的唇立即就牵着笑来,“他们现在在家,小名叫小朵小豆,大名叫云菱和云煜。”

    “两个?双胞胎?”云霆的眼里明显的多了欣喜的激动,紧紧的握着初夏的手反问。“云家终于有后了。”

    点了点头,她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外公,“是龙凤胎,他们很可爱。云家不会孤孤单单的萧条下去,外公,你想不想看看他们?”

    初夏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将两个宝贝的照片翻出来给云霆看了看。最后,云霆的唇角才勾出了欣慰的笑,“初夏啊,云家人丁单薄,到了你妈这一代就越发的萧条。现在,孩子也有了,云家也有后了。两个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既然报纸上都报道了你们的事,什么时候把那个叫安辰的带来外公瞧瞧,顺便把婚事办了吧。”

    握着手机的小手就那么猛地一僵,初夏瞬间就被这一消息震的回不过神来。

    要她跟安辰结婚……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荒唐。

    “外公,我现在这样很好,结婚的事情以后在说吧。您还没吃饭吧,我陪您一起吃。”

    从云家离开,初夏就见着了倚靠在车前盖的男人,烟雾袅袅,将他的脸庞都蒙上了一层的朦胧。

    傅厉北扔掉了烟头,几步就走到初夏面前,“好久没见,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待会我自己打车就行。”

    “怎么了?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我就有这么令你不喜?”傅厉北勾着薄唇调侃的笑着。

    初夏低下头,弯着自己的唇瓣,笑意很淡,“没有,小孩在家,我要急着回去。”

    眼里的笑意渐渐的冷了下来,傅厉北平静的斯文淡定,犹如之前的温润文雅,“初夏,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跟安辰没有结婚,虽然你有了孩子,可是我看得出来,你不愿意跟他结婚。孩子还小,需要完整的一个家,在书房的时候我已经跟外公提过,若是你愿意,我可以把你的孩子当做亲生的宠着疼着。”

    被傅厉北的这番话吓的有些不清,云初夏甚至是呆呆的愣了几秒才缓回过神,“傅厉北,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的孩子是我的,我不会因为这样就随意的嫁人。我说过,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根本就没有男女之爱,你别在说这些话了,叶檬无条件的跟着你,帮助你在AM站稳脚跟。你应该要一心一意的对叶檬,而不是做出一些对不起他的事说出一些伤她心的话。我还有事,就这样!”

    愤怒的转身就要走,手臂被男人就拽住。“初夏,我对叶檬没有感觉,我一直都想要的是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慕智远的儿子,凭什么他就要把你留给慕西何,你们是表兄妹是不能在一起的,为什么你就还要非得跟着他纠缠不清。你难道就看不到我,我哪一点比不上慕西何,哪一点配不上你。”

    低眸看着被男人抓住的手腕,她冰冷着脸低喝,“放手!傅厉北你给我放手!”

    “我不放,云初夏我告诉你,我要你势在必得!”他逼仄的眼里,卷起了阴历的冰冷。那样的眼神,让人陌生的有些不敢靠近。

    瑟缩着努力的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是无果。她只能边挣扎着边怒斥,“你简直是疯了,你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手腕紧箍着她纤细的胳膊,他拽着她就要强行的拉上自己的车。

    “你放开我,听到没有你放开我!”

    眼前划过一道人影,紧接着传入在耳边的就是重重的拳头揍人的响声。她抬头,就见着傅厉北踉跄着往后退开了一步,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牵起了手。

    那熟悉的温暖,暖暖的传入。

    “傅厉北我警告你,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然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牵着她的男人,黯哑的嗓音卷着层层冰锥的冷酷至极的凌厉。

    抬起手来擦了擦自己的唇角,傅厉北不屑的冷嗤一声,“慕西何,你有什么资格替她跟我说话。你只不过是她表哥,我跟她的事情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让初夏跟我在一起的意思也是云家外公的意思。初夏,注定是我的。”

    “白日做梦。”慕西何冷笑一声,拉着初夏的手就往前面走去。

    傅厉北站在原地没有追上前,只是朝着离去的身影开口,“初夏你如果为你外公着想就应该听你外公的,难道你还想要让你外公这么大年纪为你操心。你别忘了,牵着你的人是你的谁?”

    离去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云初夏真是头疼的厉害。用力甩开了男人牵着自己的手,转身,疲倦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动,“够了,你以为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在这来管我的事情。我告诉你们,就算是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选你们,你们两个混蛋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来膈应我!真是一群神经病!”

    调转过头,她踩着高跟鞋就赶紧消失。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转过身去,伸手指着两人怒吼,“别跟着我,你这两个在跟着我,我就打电话报警告你们搔扰!”

    真是疯了,脑残的疯子!

    初夏咬牙恨恨的低声骂着两人,身旁就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豪车。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不熟悉。觉得许是停靠在旁边等人,自己又抬脚走了几步,跟着的豪车又开着停在了她的面前。

    “云小姐上哪?送你一程。”车窗落下,云初夏就看到了那阎王脸一般的男人正用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自己。

    陆璟年?

    这个混蛋,他竟然还敢来找自己。

    想到浅秋被这个男人折磨的日渐消瘦,初夏心里就有着极重的怒气。

    一把拉开了车门,她坐了上去。那阴柔的气场,实在是让她觉得不喜。

    “陆璟年,你把浅秋怎么了!你把她放了!”

    轻轻淡淡的笑了一声,“还以为没命活着,倒是九尾狸猫般命硬。”

    “你如果要是冷嘲热讽的跟我说这些,我可没时间跟着你浪费生命。不说的话,那我走了。”她低头,伸出手就要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早已被锁上。

    恼怒的瞪着一旁面若冰霜的男人,“你到底要干什么?”

    清冷的男人噗之以鼻的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弄的挫败至此,我都怀疑他智商是不是被狗叼了。”

    “……”云初夏冷眼瞥了他一眼,她听清了陆璟年话里的意思,“你想要骂就当着他的面去骂,少在我面前指桑骂槐。车锁打开,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

    “很多事情,眼睛看到的耳里听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这一年多,陆家大不如前,想必你也应该知道。那你知道是谁为了一个蠢女人不顾与我的兄弟情分与陆家为敌?”

    初夏的脸色,阴冷了下来。心里不由就联想到了慕西何,她之前也听说过有人暗中与陆家为敌,而陆璟年却是袖手旁观没有伸手帮助自己的父亲。能让他这样的人,除了慕西何,她猜想不到会是谁。

    冷眼瞪着他,“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陆璟年这才微微的侧过了头,眼里染着了几分深谙的凉意,“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不知道的事实。”

    ……

    夜色凉凉,漆黑的窗外是寒风的呼啸。

    初夏看着睡在床上的两个小宝贝,那安静熟睡的小脸平静温馨,虽然是只有半岁,可那小巧的五官出落的极其精致漂亮。尤其是小豆,那眉眼,那鼻翼,那唇形,那轮廓,活脱脱的就像是缩小版的慕西何。

    慕西何。

    她脑子里有回想起了在车上时陆璟年跟她的谈话,原来当初俞菲菲在国外豪赌欠下巨债,受人指使故意来破坏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可回国后就想着利用当初她跟慕家的关系要坐上慕太太的位置让她拥有挥霍享受的资本。得知乔洛跟初夏跟慕西何有着不小的关联,后来又因为初夏意外发现了她的秘密。俞菲菲索性就设计了绑架案,将两个女人绑架。

    初夏是慕西何心头念念牵挂的女人,俞菲菲猜测慕西何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救初夏,因此早已在路上安排了人,只要被解救的人离开,等待着的就是无穷无尽的磨难。而被留下的人,俞菲菲自然也没打算让其活下来。只是没有料想到,慕西何会将求生的机会给了乔洛。

    更让云初夏震惊的是乔洛竟然跟着乔家的其他人有着男女不当的关系,把柄被落在乔洛手里,因此乔洛才会有势力有能力安排一切的事情想要置初夏一次次的陷入死局。慕西何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暗地里处处与陆家争锋相对。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无法入睡,云初夏看着搁在床头上的手机,伸手拿过后,调出了一个号码,犹犹豫豫着许久,最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上午十点,天色放晴,有着阳光璀璨的温馨。

    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初夏来到了云璃之前的保险柜,按下了自己的指纹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里面的文件,她拿着刚取到手的资料,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就被急冲冲赶着过来的银行工作人员撞了个正着,手里面的资料就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没注意,还请您别介意。”银行的工作人员立即就蹲下身,初夏夜顺势蹲下身去捡自己的文件袋,两个人急冲冲的蹲下身,脑袋捧在一块。云初夏只觉得被撞的头昏眼花,手扶着自己的额头,愣了几秒之后才恢复了理智。

    “这是对不起,这是您掉的文件。”将落在地面上的文件袋捡了起来,银行的工作人员就递到了初夏的面前。

    顺手接过,初夏就起身走了开去。

    初夏离开,撞了初夏的银行工作人员唇角划过一丝戏谑。这才转身离去。

    乔氏总裁办公室里。

    “乔总,这是您要的东西。”助理将一密封的文件袋递到了乔正南的面前。

    伸手就赶紧打开,他迅速的翻看着里面的文件,一张脸的神情变得隐晦的暗沉。

    里面的遗嘱里面,云璃清清楚楚的定下了遗嘱,将乔氏她所有的股份全都留给云初夏,包括了云璃名下的所有不动手。

    “这个女人,没想到心这么狠。一起打拼下来的乔氏,竟然就白白的留给她那个女儿!”将手里的遗嘱重新装进了袋子里,斯斯文文的脸上立即是阴冷的寒意。

    “那,我们要怎么办?”乔正南身边的助理,略微的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眼里迅速的闪过一抹阴狠,乔正南的嘴角里已是噙着了森森暗色的笑,“遗嘱都落在了我们手里,她拿到的只不过是一份伪造的假遗嘱,怕什么。”

    起身,将手中的文件扔进了搅碎机里,白纸黑字的遗嘱就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白花花的纸碎末。

    黑色的宾利里,云初夏将手中拿到的文件打开,她迅速的浏览一遍,绯色的唇只有冷嘲的凉意。

    “变成了什么?”一旁的男人平静的开口问道。

    “你自己看看。”云初夏将手中的文件伸了过去,“乔氏所有的股权,包括我妈生前的古桥以及不动产全都是指定给了乔正南,这胃口可真大。”

    初夏轻笑着,眼里的伤痛短暂的掠过。

    虽然之前她或多或少猜到了乔正南会对自己不利,可是她脑中里全是小时候被他抱着疼着宠着的温馨画面。她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将自己视若己出的男人,会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害死自己的幕后之人。

    自嘲的笑意,在脸上扩散。她笑着,眼里是清淡的笑,可那份失望却是隐隐的流露。

    这样的云初夏,让慕西何微微的皱了眉。

    “别想了,这是你母亲留下的真正遗嘱,你打开看看。”慕西何从车后座上取过了密封完好的文件袋,递到了初夏的面前。

    勾唇笑着,她这才打开。白皙的脸上只有灰暗的冷意。

    乔正南此刻正闭目养神,容芷玉坐在他的怀里,“你说那个死女人也是,竟然这么鬼精灵,在死之前就弄好了遗嘱,还全都给了那个野种。活该她短命,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闭着双目的男人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容芷玉心情大好,双手就环住了乔正南的脖颈,“这下拿到了遗嘱,又被我们毁掉了,以后啊那个小贱人就不敢跟我们争了。一想到我们洛洛因为她受了多少委屈,我心里就恨不得拿把刀戳死她。哎,对了,最近洛洛安分了不少,病情也得到了控制,有一两个月都没在犯病了,我问了医生只要继续治疗下去,我们洛洛就会完全康复了。只是啊,她心里一直就想着那个慕家的负心汉,真是恨不得让慕西何跟云初夏那两人付出代价!”

    “别给我添乱子!尤其是云初夏,她现在虽然跟慕西何离婚了,可谁不知道她是慕西何的心头宝。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整出事来,只要他们两人闹得个天翻地覆我们在趁机搭把手,到时候想要对付一个没权没势的女人,那还不是简单的事。”

    砰的一声,就在此时,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容芷玉看到出现在眼皮的女人,顿时就从乔正南怀里弹跳了下来,指着云初夏怒骂,“你这个不要脸的野种来乔氏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双眼轻撩过一对男女,初夏唇角里荡漾着讥嘲的笑,“乔氏?你们确定这公司是姓乔而不是该姓云?”

    ---题外话---最近白天都在医院,晚上才能码字,已经快要疯了。谢谢lilingtao的花花和钻石,谢谢2838734313和13526029548的红包。大家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