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46.146章 :云初夏满脸泪痕,一切都是她的错造就了慕念绾的悲剧

146.146章 :云初夏满脸泪痕,一切都是她的错造就了慕念绾的悲剧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初夏惊恐的瞪着眼前的一幕,想要跑上前,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移不开双腿。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疾行的车子在眼前闪过。

    身边一道黑影掠过,慕西何反应迅速的冲了出去,在经过乔洛的身旁,却是被她一把给拽住。他清冷着一张阴森的脸,一把就推开了碍事的女人,在他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整个画面都成了定格。

    耳边是刺激的响声,那样的响声就像是魔怔,让初夏的脑子里没有一丝的理智。她惊恐的看到那辆车子失控的撞了上去。她看到那辆车经过,从慕西何,慕念绾两个人就身前压过。

    双腿猛地一软,她浑身都在发抖。唇瓣都是青紫色一片。

    “慕西何慕念绾……”她尖叫一声,眼前全是红色的一片血泊,脑袋里都是昏沉的发疼檎。

    她跑上前,跪在了慕念绾的面前,眼里都是泪水滚落,她颤颤的伸出双手,想要抱起浑身是血的慕念绾。

    “不要动她。”身后传来了慕西何有些虚弱的声音,慕西何忍着身上的疼走到慕念绾的面前,捞出手机拨打了120,然后才蹲在了慕念绾的面前,“不要随便动她,会加重她的伤势。魍”

    躺在地上的慕念绾,迷迷糊糊的睁着眼,她看到云初夏满脸泪水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在不远处,乔洛就那么冷眼的笑着。

    她不懂,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亲手将她推到了车流之中,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想要害死自己。一颗心,闷痛。身上也痛的要命,她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流了出来,她就快要血流而尽。

    手术室外,寂静的可怕。初夏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少次站在这个地方,她双目没有焦距的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心上一波又一波的冷意上涌。

    慕西何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他伸手将魂不守舍的女人揽在了自己怀里,“别担心,念绾一定会没事的,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

    她咬着唇,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念绾就是她跟慕西何的女儿,那乔洛不仅将自己的女儿教的恣意跋扈,更丧心病狂的要毁了她。

    想到慕念绾被车碾压过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是后怕的全身发冷。

    慕智远跟着李雪几人也匆匆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慕西何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时,惊愕不已。尤其是李雪,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初夏见着李雪,伸手推开慕西何,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李雪的面前,激动的双手攥着她,“为什么你要把念绾交给乔洛,为什么你就要这么恨我,慕西何不是让你把慕念绾交给我,你为什么非要交给乔洛,现在念绾出事了,你安逸了吗?”

    “你个疯女人,我为什么要把念绾给你,把念绾给你,我还不知道你要怎么虐待她。这次念绾出事也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儿子跟孙女会变成这样。你就是个扫把星!”李雪激动的瞪着她,转头对着一旁的慕凉笙怒道,“把这个不相干的人给我扔出去,我一看到她,我就胸口痛。”

    云初夏咬着唇,用着悲哀的神色深深的凝在她的脸上,“你一直都固执的以为是我妈害死了你的大女儿,我妈死了,你就把这样的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高攀不上你们慕家,我也不想在踏进你们家,慕念绾没事我就带着她离开,如果,慕念绾有事……”

    她冷厉的刀锋闪闪,视线直逼着李雪,“如果念绾有事,你跟乔洛都为她陪葬吧!”

    李雪被气的怒红了脸,颤颤的指着云初夏,“这还有没有天理了,竟然敢咒我死。”

    初夏冷漠的扫了她一眼,转过身,目光阴鸷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外面的天色从明媚的阳光变成了黑色的夜幕,手术室的大门一直都紧紧的闭着没有在打开。初夏的一颗心也在渐渐的绝望,手指紧紧的掐住自己的掌心,保持着自己的意识。

    “不要担心,念绾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慕西何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肩,他盯着手术室的门,发现自己说的这番话就连自己都不曾有了信心。

    她挪开脚步,避开了慕西何的接触。闭了闭眼,她真后悔,如果她早一点将慕西何推给乔洛,那她的女儿就不会躺在这冰冷的手术室里。

    手术室的门打开,有医生拿着什么文件走了过来。“伤者的家属在哪?”

    “我是孩子的爸爸。”慕西何向前一步,面色担忧。

    “她怎么了,她还好不好?”初夏也走了过去,伸出手就抓住了医生的双手,“我的孩子她怎么了?”

    “别激动,她现在还在手术。我们尽力了,可是恨抱歉,小孩的腿……需要截肢,这是手术同意书,你们看看。”

    轰的一声,初夏的脑袋如同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棍子。慕念绾那么小,还不到七岁的小孩,竟然要截肢。

    “不,不可以。怎么能截肢,她那么小,要是截肢了要她以后怎么生活。我不同意,我绝不同意。医生,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你们都要保住她的腿。她那么爱美,要是没有了腿,她一定会崩溃的。我求求你,求求你保住她的腿……”

    声色都已经沙哑的模糊,初夏看着医生那为难的皱眉,又伸手拽住了一旁被惊的没有开口的慕西何,“西何我求求你不要让他们截掉念绾的腿,我求求你。”

    医生看着初夏这般的激动,只好艰难的点了点头,“我进去跟他们说说,尽量能不截肢就保住她的腿,可是你们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看着合上了的手术门,初夏终于支持不住的跌坐在了地面上,她低垂着头,泪如泉涌,却又只能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慕西何的眉头紧锁,深邃的眼眸里也泛红着一圈圈的涟漪。弯下身扶着她的肩将她从地上带了起来,就在这时,关着的手术时门又打开,里面的人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伤者情况恶化,现在必须要做截肢手术,不然就会危及生命。不能在耽搁了。”

    握着初夏肩的大手收紧,慕西何随后就松开了她的手,伸手从医生手里接过了手术同意书,拿起笔就落了下去,草草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到男人那几个狂草的名字,在看着医生转身就走进了手术室。初夏忍不住的哭了出声。

    站在原地,慕西何这样的大男人心里也泛着疼,如刀割在身,疼的钻心入骨。倏然,只听见扑通一声,他转过头就见着云初夏昏倒在地。

    ……

    “念绾念绾,不要……”云初夏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她一下就弹坐起来,冷汗淋漓,脸色发白,惶然无措的盯着一个视线点,像似懵怔。

    正在跟着人通电话的慕西何挂了通话,几步就走了过来,伸手擦了擦她额头上的冷汗,“念绾已经脱离危险了,在监护室里。”

    云初夏这才想起什么,掀开被子就要下地,“我要去看她。”

    “她现在在监护室里,不能让人进入。你去了也看不到她。”慕西何将她按着坐回到了床上,“医生说你身体本来就不好,不能在劳累了。在睡一会。”

    她猛地就抓住慕西何的手,“你告诉我念绾的双腿怎么了,她那么小,都是我,都是我害了她。如果当时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如果不是因为我,念绾她……都是我,这一切都怪我。没有了腿,她以后要怎么办?以后要怎么办?”

    死死的咬住唇,初夏激动的胸口起伏,呼吸也急促慌乱。

    “初夏,你听我说。你先冷静下来,先听我说。”

    “不,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从小到大我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就连危险来临的时候,我都没有保护好她。现在就连她的腿我也没有保住。我真是该死,是我害了她,是我……”

    “没有,夏夏,你先冷静下来。你听我说,念绾的腿好好的,没有被截肢。你放心,她的腿还在。”

    “真的吗?”云初夏抬起头来,泪水斑驳的脸,不确定的问道。

    他低头,亲亲的在她额头上吻了吻,安慰道,“真的,我没有骗你。就在你昏倒后,傅厉北赶了过来,带着国外最著名的骨科权威医生来了,他成功的保住了念绾的双腿。你不要担心,现在你要好好的休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念绾还需要你照顾。”

    慕念绾是在第二天的上午清醒过来,确定渡过了危险期之后才转到了VIP病房。

    初夏走进,看着躺在床上的慕念绾,心疼的眼眶都泛着泪。颤颤的伸出手来,想要摸摸她的小脸。

    “你要干什么!”慕念绾的音色很低,眼里都是厌恶。她瞪着云初夏,用着一种仇人的眼光,“你是不是还想要害我,你这个坏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

    她的手就那么僵硬的落在了半空之中,最后无力的收了回来。收拾起自己的心酸,艰难的牵扯出了几丝笑,“念绾,我不会害你,我是你的妈妈,我是你亲生妈妈。”

    “你不是,你不是。都是你这个坏女人,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幸福的在一起,爸爸,妈妈还有我。可是你一出现,我们家都变了,我讨厌你,我不要看到你。”慕念绾责怪的瞪着她,勉强的伸出手来,想要推开坐在自己床前的云初夏。

    初夏真是害怕她,慕念绾早已被乔洛交的是非不分,倔犟又刁钻。她真怕着慕念绾会伤到了自己。“你别激动,你身上还有伤,你不要乱动。我只是想要好好的照顾你。”

    慕念绾抬开了自己的眼,她只觉得身上很疼,下半身却是没有什么感觉,偶尔传来一阵钝痛。她动了动,却发现下半身都没有什么知觉。

    “我,我怎么动不了了?我的腿怎么这样?”慕念绾惊慌无措的叫了起来,双手乱动着握成拳锤在了自己的腿上,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泪哗的一声就夺眶而出,慕念绾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奶奶终日坐在轮椅上的样子。绝望的就哭了起来。

    “念绾你不要乱动,你的手上还输水。”初夏站起身,伸手就抓住了她胡乱动的手臂。手背上扎着的针头都有血色倒流。

    慕西何推开病房门,就见着初夏紧紧的抓着慕念绾的手,慕念绾那一声声的嚎哭,让他很是不安。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慕西何上前,弯身伸出手抱着慕念绾,温和的看着她低低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害怕了?别怕,爸爸妈妈都在这里陪着你。”

    靠在慕西何怀中的念绾摇了摇头,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她不是我妈妈,她不是。我不要看到她,她是坏人,就是她,我才没有了爸爸妈妈。我不要见到她,让她出去。”

    这样的言语,这样的抗拒,让初夏的心上蔓延着苦涩的钝痛。她低着头,神色暗诲的转过身离去。

    手指轻轻的撩开了慕念绾落在了脸上的发丝,又用着指腹擦着她脸上的泪意,“念绾,她是你的妈妈,你这样对她,她很伤心的。乔洛她不是你的妈妈。”

    六岁多的慕念绾根本就听不进去,在她的意识里一直就知道乔洛才是她的妈妈。从小到大,都是乔洛陪着她长大。可是,车祸的那一幕,她又紧急的钝痛。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妈妈会推了她一把,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

    扬起了满脸委屈的小脸,她看着慕西何,“我要见我的妈妈,我要她来看我。”

    她要问乔洛,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念绾,她不是你的妈妈,她害了你早就跑不见了,你以为她还会来找你吗?刚才的云阿姨才是你的妈妈,你先乖乖的听话。爸爸妈妈都很爱你的,虽然她这些年没有陪在你的身边,可是她真的很爱你。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思考辩解,不是别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乖,我先让妈妈进来好不好?”

    慕西何耐着性子的哄着慕念绾,两个人在病房里的谈话,云初夏全数听见。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让自己留下泪哭出声来。

    站在病房外,她看到许多医生走了进去。她站在门口处,多想着要踏进去一步,却又害怕刺激到慕念绾。只能站在那,担忧的看着屋子里忙碌的一群人。

    最后医生在慕西何的耳旁低低的说了什么,之后就走了出来。初夏追了上前,问道,“医生我想问问我女儿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她的双腿怎么了?”

    医生看了看云初夏,憔悴尽显。有些同情的叹了口气,“伤到了大腿神经,具体的还要看后期的康复情况。即使能恢复,也是个艰难的过程,希望你们家长能做好心理准备。”

    “那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

    “最坏的结果就是她下半身瘫痪,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

    脚下趔趄着几步,她伸手扶着走廊的墙壁才站稳了自己的身子。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眼前有熟悉的人影晃动。初夏抬起头来就见着慕西何出现在自己面前。

    “念绾睡着了,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要让她一个小小的孩子突然一下就要接受着自己一直爱着的妈妈不是亲生的有些困难,她需要时间。我相信我们的女儿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低着头,墨眸深深的凝视着她。眼眶里也有着睡眠不足的红色。“你已经连续好多天精神都处于高度紧绷中,你需要放松。”

    半晚的时候,慕念绾醒来。云初夏见着就凑过身,还没等她张开口,慕念绾厌恶的抬头看着她,“你怎么在这,你出去,我不要见到你。”

    她那颗泛疼的心,如同在被人扎了一刀。她蠕动着唇,发现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念绾相处,“你不要激动,我现在就出去。”

    她站起身,抬脚走了两步。却又被慕念绾给叫住,“喂,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初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牵着唇,淡淡的笑着,“嗯,你说,我听着。”

    “你离开我爸爸好不好,我想要妈妈爸爸在一起,我想要以前开开心心的日子。云阿姨,我求你把爸爸还给我妈妈好不好?”

    小脸上是期待的可怜,云初夏却是被她的一番话伤的没有了一丝的希望。她的女儿,叫着自己阿姨。却是对另外一个女人叫着妈妈,求着让自己离开。

    心酸,苦涩。她淡淡的看着慕念绾,语气平静,“念绾,我是你的妈妈,难道你都不想要跟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吗?你还有弟弟妹妹,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难道不可以吗?”

    “我不要!你不是我的妈妈,我只有一个妈妈,你们骗我的。你出去,我要我妈妈。”慕念绾激动的坐了起来,抓起床上的东西就朝着门口处的云初夏砸了过去。

    病房的门恰在这个时候打开,慕西何开门,迎面而来的就是坚硬的物体朝着自己飞了过来。他侧头,飞过来的物体摔在了自己角落旁。

    “慕念绾,你在做什么?”慕西何抬脚走进,目光虽然还算是温和,但语气里也隐约的多了几分严厉。

    “爹地。”慕念绾叫了慕西何,伸手指着云初夏,“我不要这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你让她走开!”

    “念绾。”慕西何很是无奈的叫了她一声。

    慕凉笙推着李雪走了进来,她冷漠的扫了云初夏一眼,“什么人都进来,你都不担心这个女人会害了念绾。出去!”

    “妈,你干什么!”慕西何转头又喝斥了李雪一句,“初夏是念绾的母亲,她怎么就不能在这了。我们的事,你不要在管了。”

    李雪瞪大了双眼,错愕的看着他,“你说什么?你说他是慕念绾的母亲?那乔洛算什么?”

    慕西何将乔洛买通医生调换了乔洛跟云初夏孩子的事情讲诉给了李雪,她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孙女竟然就是自己仇人的后代。一下子五味陈杂,心里面瑟瑟的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着慕念绾。

    慕念晚看着李雪转身划着轮椅离开,掉转过头来恨恨的瞪着云初夏。

    经过了半个月的治疗,慕念绾的下半身依旧处于没有知觉的状态。生活不能自理,全都是云初夏日夜陪守着。虽然她对云初夏依旧是冷眼相待,可每到半夜醒来见着趴在自己床边的云初夏,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发软。

    这日,依旧如同往常般。云初夏替慕念绾清洗了身体后就去了医生办公室里商量着康复训练。

    一名戴着口罩的护士推开了病房的门,当护士揭开了面上的口罩时,坐在床上看着平板的慕念绾惊慌失措,脸上瞬间就惨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