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49.149章 :爱,是一种无言的默默守候(正文结局)

149.149章 :爱,是一种无言的默默守候(正文结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夏可以清楚的感觉那冰凉尖锐的物体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她心上紧绷,盯着乔洛那双恶毒的双眼,还没等她开口,乔洛就低低的警告了她一声,“跟我走。”

    她没有办法,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因为是康复训练怕保镖守在里面影响其他人,就守在了大门外。初夏是没料想到乔洛竟然有如此的本事可以从看守所里逃出来,更没想到她能躲过几名保镖的视线。

    见着初夏恍神,乔洛握着刀子的手就微微动了动,越发的紧贴在初夏的小腹,“信不信我就在这捅死你,跟我走。”

    形势危急,她不能硬拼,只能暂时按着乔洛的说法去做。

    她被带着进入了安全通道上了楼顶的顶层,乔洛一把就将她给推倒在地,伸出的刀子贴在了她的脸颊,那冰冷的凉意寒生生的落在了肌肤上魍。

    “乔洛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她紧紧的盯着乔洛手里的刀子,脑子里只希望这保镖能发现自己失踪。

    乔洛冷嗤嗤的轻笑,伸出手拍在了初夏白瓷的脸蛋上,“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恨你,要不是你,我怎么变成这样,就是你的存在才害的我处处狼狈不堪。我就是要毁了你,让你也不配得到慕西何的爱。”

    近乎疯狂的偏执,乔洛笑着,眼里全是恶毒的阴冷。“明明当初我跟西何才是凉城公认的金童玉女,就因为你要嫁给他,你就仗势欺人的抢了我的男人。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去,如果我不烂醉,我也不会被陆家那死老头子给糟蹋,就是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说你欠了我多少,这一切切我不找你讨回来我不甘心!檎”

    初夏面上一怔,她倒是没曾想到乔洛居然还发生过如此的事情。仔细想想,她立即就想到了什么的惊愕,“那当初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陆家的,根本就不是西何的对不对?”

    呵。轻笑着撩了初夏一眼,乔洛不以为然,“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这辈子是你们两个欠了我的。云初夏,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恨你。第一个孩子因为你我从楼上摔下来死在肚子里,就因为孩子没了,陆家那死老头折腾了我整整一个月。大雪天我们被绑架,慕西何看似选择了救我出去,却又是亲手把我推入在了一场可破的噩梦里。你们两个,就是用命都陪不够。你现在多好,儿女双全,男人也有了,可是,我就是不让你如意。”

    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乔洛的一举一动,初夏看到她激动的时候,贴在自己脸颊上的刀子挪开了距离。

    伸出手一把就推开了乔洛,初夏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刀子逼迫着她往后退开。

    身后是半米高的护栏,云初夏深知自己此刻的危险。她停驻下自己的脚步,“你不就是要慕西何吗?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把他还给你。”

    “呵,我还以为你有多爱他,没想到在生死面前,你还是一样选择出卖了他。云初夏,你还真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你现在骗了我放你离开,转身你们就让人把我给抓进大牢。要我放了你,你做梦。”

    乔洛阴森的脸,遍布着可怕的气息。“如果你要是敢逃,我就追下去,在一刀刺在你女儿的腿上。这辈子慕念绾就永远都是个不能站起来的废物!”

    乔洛的狠毒,云初夏自然见过。她不敢掉以轻心。只是瑟瑟着身子,装作一副害怕的心慌,“你究竟要干什么?”

    她笑了笑,脸上的表情都是阴冷森森。乔洛看着这张令人嫉妒的脸,就算是云初夏动了手术,可她还是这么美,勾的慕西何心里一心一意的只想着她。

    “云初夏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恨你,明明我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凭什么他对你还那么好,明明是我才是西何的女朋友,可你却是嫁给了他。明明,我那么爱他,爱了这么多年,可他却是不愿碰我一分,如果当初他要了我,我被陆家那老头占了便宜我也觉得好过一点。可是偏偏他就是看不上我,无论我怎么引诱,他就是不肯。你知不知道,当初我从楼上摔下来就是因为肚子里不是他的种,我要借着这个孩子让陆家的人恨你们。我还以为能借着陆家毁了你,一次又一次,你都能从我手里逃脱。我真是不甘心,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你。”

    她愤怒的咆哮着,整个人越说越疯狂,颤颤的手握着刀子就疯狂的刺了过来。

    那尖锐的刀子泛着寒冷的光,初夏伸出手抵住了乔洛的双手。两个人揪扯之中,刀子落在了一旁。

    空气之中传来了警笛声,乔洛一脸震惊,“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找来了,云初夏,我要你这辈子都不能安生。”

    倏然,乔洛笑的疯狂,初夏只见乔洛猛地扑了上前,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水果刀。然后如风一般扑了过来,握着云初夏的双手。

    有刀锋刺入肌肤的撕扯声,顿时,那温热鲜红的血色就溅在了她的手上,黏湿的触感,让初夏一下子就愣了。

    乔洛看着云初夏那张惨白错愕的脸,咧开唇笑了笑,“云初夏,如果我死了,你就是杀人凶手。即便慕西何有能力保你,我也有能力让你做十几年的牢。用我一命换你的牢狱之灾,也值了。”

    握住初夏手的双手松开,初夏手上还握着那带血的刀子。她思绪空白,看着乔洛缓缓的向后倒去,而就在此时,慕西何跟着警察就跑了上来。

    初夏手中握着刀子,被捅伤的乔洛倒在了他们的面前。

    画面定格,一切都太过迅速,根本就让人来不及反应。

    看到乔洛倒在地上,双目含恨的瞪着她,初夏惊的一下就将手中的水果刀给仍在了地面上。

    脸上是惨白的一片,她怔怔的愣在了原地。

    慕西何几步就冲了上前,双手抱住了愣在原地的云初夏,上下打量着,“夏夏你有没有事?”

    云初夏只是凝着地面上不动的乔洛,涩涩的开口,“她怎么样了?”

    民警站起身来,一脸的清冷,“伤口刺的太深,伤及了内脏。估计送去医院,也活不成了。”

    ……

    公安局里,云初夏双手紧紧的握成拳,“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想要伤她,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把刀就刺进了她的肚子里。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双眸没有焦距,她涣散的盯着给自己录备案的民警。精神有些高度的紧绷。

    “没事,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你不会杀人的。”慕西何握着她的肩膀,呢喃着轻声的安慰着。

    碍于云初夏跟慕西何的身份,在没有确定的结论之前放了云初夏回去。只是被人监视着,一举一动都被人注视,仿佛就是困在了牢笼。

    回到浅月湾别墅,云霆跟着慕智远就上前关心的询问着。她只是笑笑着,有些恹恹无力,“没事,你们别担心,我先上楼了。”

    洗了澡就躺在大床上,她疲惫的闭上眼,却发现只要她闭上眼,乔洛倒地瞪着一双大眼恨恨的看着自己的画面就跳入在了她的脑海里。

    浑身都是止不住的恐惧,她根本就无法入睡。乔洛被民警送去了医院,却是伤势太重而不治身亡,最主要的是那把刀子的刀刃上涂了一种新型的毒药,让乔洛的心脏迅速衰竭。

    乔洛死了,民警赶过来又亲眼见着是她自己手握着凶器。这样的一幕,让云初夏根本找不到合理的解释。顶楼上又没有安装摄像头,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口说无凭。

    深深的明白,即使律师以正当防卫过失致人死亡为由开脱,只要得不到乔家人的谅解。她一样需要坐牢。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睡,她只能睁着眼望着天花板。

    门被推开,慕西何推着慕念绾走了进来。云初夏立即就坐了起身,勉强的让自己笑了笑,“绾绾你怎么上来了。”

    慕西何将慕念绾推到了云初夏的面前,“你跟妈妈聊吧,我先下去看看小豆小朵。”

    “嗯,好的爸爸。”慕念绾乖巧的点头。

    门被慕西何出去的时候顺手带上,云初夏笑着看着念绾,“怎么了,不高兴了?”

    念绾抿着自己的唇瓣摇了摇头,“我只是……只是想要来看看你。”

    初夏听着念绾的话,唇角里扬起了笑意,虽然她不爱跟自己说话,但是这句话还是带着关心。“谢谢你绾绾,我没事,就是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会。”

    她目光柔和的凝着念绾,伸出手抓着了念绾的小手,“绾绾,你是我们家里的老大,以后我可能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陪你去进行康复训练了,你要坚持下去,无论多么辛苦都要坚持着。小朵小豆他们都很小,你是姐姐,以后你就要照顾他们了。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可是我要食言了,对不起,绾绾,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声音很平静,云初夏已经猜到了自己是逃不过这牢狱之灾。她的脑子里全是乔洛那到底的瞬间跟着她那挑衅的话。

    她用她的命赌上自己的几年牢狱之灾,初夏不知道该说乔洛是偏执的病态还是可悲的愚昧。

    念绾的视线紧紧的凝着云初夏的那双黯淡的眸,听着她说着这番话,念绾也觉得心口处泛着酸涩的疼,很是难受。

    伸手反握住了云初夏,念绾凝着她的眼眸,一张粉红的唇瓣动了动,欲言又止。

    “绾绾,你一定要好好的。”她抽回自己的手摸了摸念绾的头,“我让你爸爸来带你下去吧,你在这陪着我也无聊。”

    初夏说着就侧过头去寻找着自己的手机,念绾见着,快速的伸手拉住了云初夏的胳膊,“我在这陪你,我喜欢跟妈妈待在一起。”

    她脸上一愕,怔怔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念绾,“你刚才叫我什么?”

    “妈妈你怎么了?难道我不可以叫你妈妈吗?”慕念绾瘪着小嘴,有些可怜的委屈。

    云初夏从来没想到会这么快听到慕念绾叫自己妈妈,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她眼眶都有些湿润。激动的一把就跃下床抱住了慕念绾,“绾绾,谢谢你,我终于听到你叫我妈妈了。绾绾,妈妈真的好高兴。”

    “妈妈高兴就好,可别像个小孩子哭鼻子了。”慕念绾推开云初夏,伸出细嫩的小手就抚摸上了云初夏的脸,慢慢的用着自己的手指擦拭着初夏眼眶处的泪痕。

    “不哭,妈妈才没有哭鼻子。”初夏吸了吸鼻子,努力的将眼眶里泛着泪给逼了回去,朝着念绾露出了一道笑意。

    乔洛死了,容芷玉也发疯似的不肯罢手,拒绝了任何的赔偿。私下的谈判解决是几乎没有可能,虽然是云初夏是正当防卫,可没有证据证明。原以为只要乔家的人不大吵大闹,赔偿一笔钱,律师在运作一番就能解决,只是那容芷玉不肯松手。

    一家人都有些心急如焚,慕智远跟云霆更是担心的日夜不能安睡。

    “看来,容芷玉是绝对不会松口,如今只有从乔正南那边试试,只要乔正南开口了,容芷玉就一定会听她的。”半响,一直沉着不言的慕西何才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

    只是乔正南一直都想要云初夏的命,他怎么可能会松口。这无疑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初夏从楼下下来就听到了客厅里几人的谈话,几日的时间,她似乎又消瘦了一圈。

    “我去找乔正南,我没有杀害乔洛,这件事我没有做过我是不会承认。乔正南他只是太过执着,我去牢里面找他。”云初夏开口,不想在这样继续的闲着听天由命。

    监狱里,乔正南因为生病在监狱的医院里治疗。云初夏推开门进去,见到了乔正南一手被扣在了病床上。

    想来是害怕乔正南逃脱才上了手铐。

    乔正南也没有想过云初夏竟然会来这找自己,乔洛的死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见着云初夏进来,此刻只有恨恨的冷意。

    “你来干什么?是来这看我有多难堪还是想要来求我原谅?”乔正南开口,没有了以前的生气,多了几分的苍凉感。

    云初夏走进,在他的床前停下了脚步,“爸,我来这不是看你笑话有多难堪,也不是想要来求你什么,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你错了,是你自己毁了你跟我妈的幸福。”

    乔正南抬起头来,怔了一秒,“你什么意思?我到底错了什么?我没有错,我一切都没有错。”

    屋子里全是他急促的呼吸,提到了云璃,乔正南此刻正气愤难消,胸口处也剧烈的起伏着。一脸的倔强,初夏不由想到乔洛的偏执应该是来自乔正南。

    她低着头,从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一封信展开递到了乔正南的面前,“这是我从银行保险柜里面取出,是我妈留给我的。在此之前,她曾经叮嘱过西何的爸爸,在我没有当妈之前不要告诉我遗嘱的事。至于我们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你先看看这封信。”

    他的脸上有不解,一双眼也暗沉了几分。伸出那输水的手接过了云初夏递过来的信,开始迅速的浏览着,他看着,脸上的神色越发的一片惨白。未了,他整个人都是一种溃败,以及深深的漫无边际的后悔。

    深邃的眼眸里有着晶莹闪动的东西,云初夏静静的看着乔正南,“你自以为你付出了这么多的感情,却换不回我妈对你的一丝情谊,甚至是她不愿意为你生育一个属于你们之间的孩子?你只用自己的想法去看人,可根本没想到是因为我妈不能在生育了。你在外面找女人,我妈视若不见,可是背地里却是暗自垂泪。她太骄傲了,不愿意把自己的狼狈跟懦弱暴露给任何人。可是你却忘了,人都是有感情的,你对我妈的好,她看在眼里,也在一步步的接受你。可是你却固执的以为我妈心里还放不下李凡齐。就连她得知你在做犯法的事情后也没有去检举,只是把留下了遗嘱,把乔氏留给了我而不是留给你,你以为我妈是偏心,事实上她是害怕乔氏被你毁了,她希望我能拉你一把不要继续犯错。”

    乔正南的目光已经开始空洞,他一直都以为云璃的心里没有自己,却没想到,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给摧毁了。

    看着他有些痛苦的后悔,云初夏胸口处也泛着涩涩的疼。她的母亲最后还是被这个男人给活活的在她手术后给气死了。

    说是不恨,那是不可能。尤其是她得知乔正南曾经三番四次的设计想要除掉自己,一颗心更是泛寒。她没有那么伟大的要去原谅一个杀害自己母亲又想害害死自己的人。

    初夏目光阴冷的低着头注视着乔正南的举动,她又继续开口,“我妈要让我当了妈妈之后才能取出遗嘱,她告诉我要理解做父母的,她希望我能有一日原谅你,不要记恨着你。以前,你真的对我好,那时候我觉得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也是最疼人的爸爸,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做了如此多犯法的事。我现在还叫你一声爸,那是我很感激你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可是要我原谅你,我真做不到。毕竟我的母亲是你亲手害死的。”

    被初夏的这番话给震住,乔正南此刻整个人都是迷糊,他竟然亲手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还想过要害死她的女儿。

    他真是后悔,如果当初他没有做这些事,没有出去找女人,是不是他们如今不是这般的情景。他们一家三口也会生活的很幸福快乐。

    是他,是他自己亲手毁掉的。

    乔正南后悔不已,一直支撑着他的恨跟不甘就这么烟消云散,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悔恨。可是悔恨又能怎样,错过的一切都不能更改。

    “我今天来只是告诉你,是你自己毁掉了你自己的幸福。是你害死了我的妈妈。以后我也不会再来看你,自己好好保重吧。十三年的牢狱,自己好好改造。还有,乔洛不是我杀的,无论你信还不是不信,我只说一次。无论你们怎么看怎么说,对于乔洛的死我很无奈,可确实与我无关。”

    云初夏再次瞥了一眼床上许久都不说话的乔正南,“这封信你留着吧,我走了。”

    从监狱里走出来,云初夏觉得自己现在无比的轻松。一切的事情也都该有个结束了。

    第二天上午,律师那边就传来了消息,乔正南愿意原谅云初夏,便主动的不去追究刑事责任。正当防卫错手伤人,加上乔正南让人寄过来乔洛的精神院治疗的档案,云初夏杀人案很快便了结。

    浅月湾别墅里,一群人高兴的合不拢嘴。云初夏握着自己的手机,整个人都还是觉得像似一场梦,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梦。

    容芷玉得到消息,整个人都是愤恨的不甘。她死死的攥住手中的文件,恼怒的一把就砸在了地面上。

    她的女儿死了,凭什么这些凶手一个个都还好好的活着,

    不甘心,猩红了双眼。她眼里闪着狠毒的光芒,她要让这些人跟她的洛洛陪葬。

    夜深人静,窗外的月色皎洁的撒落在了地面上。

    初夏洗完澡出来,就见着慕西何坐在了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她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么晚你还不睡觉来我这房间做什么?”

    他抬起头,看着沐浴后的女人。她抬起头,优美的脖颈就那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松垮的睡袍,领口略微有些低敞,里面没有什么贴身的衣物。

    这样的初夏无疑就是一种充满诱惑力的吸引,他忍不住的喉结滚了滚。站起身来朝着她走进,“夏夏,我们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念绾今晚问我,爸爸妈妈怎么不睡在同一间屋子里?难道你要这样一辈子继续下去?”

    她抬起头,目光瞟落在了那张熟悉的脸颊上,“那你是什么意思?”

    慕西何闻言,低低的轻笑着低下头来。那墨色的深眸,噙着熠熠光彩凝在了她的面上。眼里的***毫不遮掩。

    初夏抿了抿唇,往后退开。却是腰上被一双大手给缠住,紧接着还来不及反应,她就被人给放在了床褥上,男人的身形就压了下来。

    “慕西何,我还没答应你。”她开口质问,话还未说完,男人的头就低垂了下来,薄唇吻住了她的唇,轻轻的咬着,带着一种折磨人心的荡漾。

    云初夏不知道究竟是被折磨了多久,只是她太过疲惫,最后支撑不住的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天色早已是大亮。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赶紧起床洗漱下楼。

    佣人见着初夏下楼,立即就端上了早餐。初夏正吃着,手机就有短信进来。

    熟悉的号码,是慕西何发来的短信,让他去海边间他。还附带着有重要的事情,她必须要去。

    到达了海边,她就见着了一艘游轮停在岸边。这时候初夏的手机就响起,慕西何低低的嗓音就传了过来,“转过头来。”

    初夏回头就见着慕西何笑意温温的朝着她走进,云初夏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要干什么。“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讲,到底是什么事,还非得让我来这个地方。”

    他只是笑不语,伸手牵起了初夏的手,就往游轮那边走了过去。

    被他一直牵着手走进,当她一踏入游轮里,初夏就有一瞬的震惊。

    游轮里面是被人精心装扮过,墙壁上贴着许许多多两人的照片,还有着云初夏17岁时站在T台上时略显幼稚的照片。

    里面的灯光很温馨,有着轻柔的音乐缓缓的溢出。慕西何拉着她的手坐在了餐桌旁。“我有个大惊喜要送给你。”

    他松开了云初夏的手,伸手摸进了自己的裤袋里。就在他的手指摸到自己裤袋里面的戒指盒时突然愣了一秒,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惊恐。

    空着手伸了出来,他在抬起头来,脸上很是淡漠,“现在你给我回去,立即消失在我面前!”

    面对着他突然对自己转化的态度,初夏不解的看着他,“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看到你觉得很碍眼,让你赶紧从我面前消失。”他盯着她错愕的眼眸,一字一句,冰冷的没有温度。

    初夏还是有些迷糊,转而轻轻的笑了笑,“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么?好了好了,演戏演到这就可以了。你还没说你约我到这里还到底是做什么?”

    “我没演戏!我就是突然觉得厌倦了你,让你赶紧从我面前消失!”他突然加大了声音,朝着云初夏怒吼着,那戾气的一张脸,让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收起了脸上淡淡的笑,云初夏冷了脸,淡漠的看着慕西何,“你到底要做什么,慕西何,你把我当猴耍么?”

    “是又怎样?我现在就是不想见到你,你以为我约你来这是为什么?我让你来这就是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我对你没有感觉,我厌恶透了你,让你有自知之明的赶紧从我面前滚蛋!”他怒吼着,阴冷的目光一直盯着女人的眉眼。

    眼眶里有了一瞬的恍惚,云初夏勾着了唇,“慕西何你真是有病,你厌恶我?那你昨晚还碰我,你真是该死,你简直是有病……”

    “啪”的一声,云初夏的脸上立即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她怔怔的瞪着扇了自己一耳光的男人,满脸的震惊跟着不可思议。

    慕西何居然动手打了她!

    “我说了让你滚,我看到你这张脸就恶心,你快点走,快点滚!”他愤怒的咆哮着,一张脸因为太过激动而涨红了脸。

    云初夏咬着牙,“慕西何,你真不是个人!我这就走,永远都不会在出现在你面前脏了你的眼!”

    伸出手来,她愤怒的推了他一把。转身就朝着游轮外跑了出去。她脸上有泪,边跑着还抬起手来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痕。

    她只是奋力的往岸上跑,当她一只脚跑上岸的一瞬间,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那爆炸的震动带来的冲击让她整个人都趔趄了几步。

    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转过身,只是尖叫着慕西何的名字。

    她没想到,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了,慕西何他现在怎么样了?

    为什么一切都会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为什么会发生爆炸。

    想到慕西何刚才激怒自己,她脸色一阵惨白。

    救护人员赶来,容芷玉在爆炸之中已经死去。慕西何被送去了医院。

    初夏又一次的站在了手术室外,她不知道这一次,里面的人还能不能平安的出来。一颗心都是慌乱的不安。

    手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初夏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安安静静的等着慕西何出来。她的脑袋里面一直闪烁着两人在一起的曾经,想到了在她17岁时那年少轻狂的岁月里遇到了同样轻狂不拘的慕西何。

    回忆里全是他们的曾经,有甜蜜的有欢乐的,也有那些悲伤的。可是一连窜的拼接在一起,竟让她红了眼。

    深夜的时候手术才结束,慕西何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里。云初夏站在透明的玻璃外,看着浑身都插满了各种管子仪器的慕西何,心口处是泛着一股股的心痛,宛如刀割。

    有民警过来,高彦博跟着慕凉笙也赶了过来。高彦博将警察调查的结果告诉了云初夏,原来因为乔洛的死,容芷玉很不甘心。就想着跟他们同归于尽。跟随着慕西何,知道了她要在游轮上向云初夏再一次的求婚。容芷玉就在这里面安装了炸弹,想要三人同归于尽。

    慕西何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容芷玉安放的不是普通炸弹,而是从不法市场上买回来的子母弹。这样的炸弹是不能拆除,而在他们进来的时候,慕西何拉着云初夏坐在餐桌时已经启动了炸弹。

    明知两个人在一起是不能逃出去,他只有激怒云初夏让她离开。幸好容芷玉是从黑市上买回来,炸药掺假,威力减少了许多。又加上慕西何之前原本在军队就受过训练知道怎样逃避最大的炸伤点。因此他才能侥幸的逃了一劫。

    听着高彦博的转诉,云初夏终于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顺利的渡过了最危险的七十二小时,慕西何终于没有出现异样。可是他却是迟迟没有清醒过来,医生说头部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醒来的时间有些漫长,但不会一直沉睡。

    时间,一天天的就在初夏的期望中流逝,一个月两个月,半年,转眼又是一个新的春季,慕西何躺在床上近乎了整整一年。

    一颗心也渐渐的平淡下来,她知道,他只是需要时间。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日,初夏如同往日来医院陪着慕西何。可是当她推开门的一瞬间就见着了空荡荡的病床,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却是不见了踪影。

    就在她错愕的时候,病房里卫生间的门打开,穿着病房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云初夏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震惊的不可思议。她欣喜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只是那么傻傻的愣在了门口处,一双眼一顺不顺的盯着他。

    慕西何只是很平淡的凝了一眼门口处的女人,随即掀开了被子躺了进去,嗓音低低暗暗的传来,“站在门口是想要当门神?”

    震惊中的初夏这才回过神来,抬脚就走了进去,不顾一切的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你醒来了就好,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伸出手来揽住了他的后背,“你每天都在我耳朵前念叨着,我就是还想睡也被你给闹醒了。你不是还说我不起来你就要带着小豆小朵跟念绾改嫁么?我怎么能让我老婆带着孩子改嫁。所以我就醒来了。”

    回到浅月湾别墅,慕西何就见着了小朵小豆,接近两岁的小家伙很是可爱,见着慕西何走了进来,就昂着小小的脑袋,奶声奶气的质问着,“你是谁啊?为什么出现在我们家里?”

    慕西何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小家伙真是可爱的令人喜欢。

    他弯下身来,一手抱着小朵一手抱起了小豆,脸上是笑意一片,“我是你们的爸爸,爸爸回来了,以后爸爸会陪着你们。”

    书房的门打开,慕念绾见着慕西何,欣喜的叫了一声,“爹地。”

    念绾就朝着慕西何小跑了过来,因为康复训练,她的脚已经基本恢复,只是不能坐剧烈的一些运动。也不能进行快速的跑动,因此她跑过来时脚下还隐隐的可以看出有些不适。

    慕智远跟着云霆,欣慰的笑了笑。这个家历经了这么多的风雨,总算是一切都恢复了宁静。

    推开主卧的门,慕西何站在屋子里面感受着熟悉的气息。

    初夏走了进来,笑笑着,“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然后在休息一下,待会吃晚饭的时候我在上来叫你。”

    “嗯。”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见着初夏从柜子里拿出了属于他的衣物递给了他,“你先去洗,我出去看看孩子。”

    身子转过,下一秒就被大手给拉住。慕西何将她拉进在自己的怀里抱住,“这一年辛苦你了,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在一起。我会好好的补偿你们。”

    “这都是我该做的。”初夏回答着,却发现抱着她的男人手指不安分的摩挲。

    她有丝红了脸,转过身警告他,“慕西何,你该去洗澡了。”

    “不急,我昨晚醒来已经洗过,早上又洗过了一次。反正待会也还要洗,不如先做了来。”他的嗓音很低,黯哑的性感。

    云初夏被他给挑逗的红了脸,还是转过头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清醒的,为什么医院没人通知我?”

    他笑着,低低沉沉很是舒服,“我昨天晚上就醒来了,是我不让他们告诉你,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话落,他就将她压倒在了床上,密密麻麻的吻凑了上去……

    窗外,阳光明媚,屋里旖旎一片。

    一切都还在继续……

    ---题外话---正文就暂时这样结局了,后面写浅秋的番外会写到男女主后面的生活。丝巾开了新坑《一念成婚》期待能看到熟悉的亲们。么么哒,晚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