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55.155章 :陆璟年你就是渣,你怎么可以把她送给其他的人

155.155章 :陆璟年你就是渣,你怎么可以把她送给其他的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混乱的一夜,几乎是耗尽了两个人的耐性。浅秋只觉得身心疲惫,整夜都是眯着眼却无法入睡,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

    起床洗漱,楼下没有陆璟年的人影,应该是去了公司。浅秋一个人就打开电视,一个个的换着台。突然,一则新闻却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新闻上报道的是昨夜醉酒驾车出了车祸的报道,那辆小车的车牌是陌生的不认识,可是当镜头的画面对着了被抢救出来的男人时,她一下就怔住,整个脸色都惨白。

    画面上的男人竟然是韩漾。

    还处于震惊之中,昨晚被生气的男人给砸在地上被佣人捡起来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魍。

    陌生的号码,但是不是之前韩漾打来的号码,她不知为什么,手指颤颤着接通。

    “小姝,你是小姝吗?我是韩漾的妈妈,对不起以前是我刁难你,现在我求求你来医院看看韩漾,他的情况不容乐观,迷迷糊糊的一直叫着你的名字。我知道他心里时时刻刻的都想着要见你,我求你来见他一面好不好?”

    电话面的女人没有了以前的尖锐嚣张,此刻是哭泣着小声而又卑微的请求檎。

    宁浅秋坐在沙发上,眼底里有片刻的失神,随后还是淡淡的回道,“韩夫人,对于韩漾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我过来我男朋友知道他会不高兴,我想我是不可能过来……”

    “小姝,你还在生气对不对?我知道当年是我们势力踩高爬低,可是韩漾对你的感情是从来都没有变过。这些年来他在国外不能回来,却是发疯一般的想要找到你。现在你有了男朋友我理解,可是韩漾的情况真的不太好,你来看看他一眼,或许他也有求生的信心。小姝,我求求你好不好,他毕竟也是你曾经喜欢过的人,难道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一句句,重重的落在了她柔软的心间上。浅秋终于是忍不住对方的哭诉,终于有了松动,“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只要有机会就过来。”

    听到对方报完了地址,她才挂断了电话,转身就上楼拿过手包出了别墅。

    走到大门口,就有保镖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宁小姐,陆先生有过吩咐你这几天暂时不能出门。”

    浅秋撩开了唇嗤笑一声,薄凉的眼神里有着嘲弄的淡漠,“他这是又想要把我囚禁起来?如果我今天非得要出去呢?”

    “对不起,如果真的非要出去,那只能得罪了。”

    她看着保镖那冰冷的眼神,有些愤恨的转身,捞出手机就拨打了陆璟年的电话,“陆璟年你什么意思?你答应过我会让我出门,现在你又让保镖限制着我的自由。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你害怕了?还是说你想我们继续冷淡的耗着。”

    那边的人沉默着片刻,冷沉着嗓音低低的开口,”你想要去做什么?去医院见你的旧情人?”

    浅秋被他气的胸口一阵阵的闷痛,“他昨晚出事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刺激他,他是不会出事的。我去看看他,就算是普通朋友我去看看他也应该没事。璟年,我跟他之间不可能,你知道的。”

    呼吸重重,他很是不悦的蜷缩着自己的手指,“我说过不准出去就是不准出去!你就老实的给我待在家里!”

    砰的一声,他就烦躁的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的门推开,一男人就走了过来,“陆总,黎蕊她暗中派人在调查宁小姐的事,还有,昨晚韩漾的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故意的撞了上去。”

    点了点头,他应声,“我知道,继续盯着黎蕊,”

    握着被挂断了的手机,浅秋泄气的坐在沙发上。经过昨天韩漾的事情,他是不会轻易的让她出门。

    正在惆怅时,云初夏就打来了电话约她陪同她带着小豆小朵去疾控中心给小孩接种预防针。

    她有些悻悻,“我出不去,陆璟年不会让我出门。”说完之后,眼前顿时又是一亮,“初夏姐你帮帮我,我要出门,你能不能帮我?”

    “这个姓陆的又把你给囚禁在家,我打电话找他!”

    坐在沙发上等着云初夏的回话,她不敢奢望着陆璟年能松口。却是在几分钟之后陆璟年就打来电话,可以让她出门,身后依旧是有保镖跟着。

    云初夏抱着小豆,佣人抱着小朵,宁浅秋不由的伸手抱过小朵亲了亲,随意的开口问道,“慕西何的情况怎么了?都已经好几个月了,还没清醒吗?”

    一直低着头笑着逗小孩的云初夏黯然的垂了眸,“还没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疾控中心预防站的人很多,云初夏跟着宁浅秋抱着小豆小朵排队,看着小孩被打针啼哭的模样,她就心里柔软。

    打完针在观察了半个小时,初夏问道,“你现在要去哪里?我看那几个保镖随时都盯着你,你今天可能是没机会躲开他们。要不然我们就去逛街吧,我给小豆小朵买衣服。”

    将小豆小朵送回家,初夏跟着浅秋两人就去了商场里,两个人有说有笑,手里都提着购买玩具的袋子。

    突然,只听见宁浅秋低低的呼痛一声,她手中提着的袋子就被人撞落在地。浅秋弯下身去捡东西,有女人的高跟鞋却是映入在了她的眼帘。

    她抬起头,见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人时,眼里微微的闪过一瞬的不自然。

    “宁浅秋?我就在想是什么人毛手毛脚一点教养都没有,原来是你啊。”高傲的一副不屑的中年女人正嗤笑着,她睨了一眼宁浅秋眼前掉在地上的东西,“小孩子用的玩具?我还以为上次你被车撞了不能生了,没想到还有了,说说,这次你找的男人是什么样?小小年纪的可别学那些不正当的手段。”

    看着陆璟年母亲那一副睥睨的厌恶嘴脸,宁浅秋只当做没有听见,迅速的捡起玩具装进了袋子里。

    “我跟你说话,你就是这么一副态度对待长辈的?真是没家教!”陆母又厌恶的补了一句。

    云初夏的脸色有些冷意,一把就将宁浅秋拉在了自己身旁,“长辈就应该有个长辈的规矩,不是谁都是见着了人就忍不住的说些让人觉得堵心的话。再说了,你算浅秋什么长辈?”

    陆母被气的涨红了脸,一旁的黎蕊见着,连忙伸手拍了拍陆母的后背顺气,两眼不屑的朝着云初夏跟宁浅秋翻了一记白眼,“你是云初夏是吧,我还以为是谁呢?真是物以类聚,小三的朋友能是个什么好货色。”

    初夏仰着头,唇角里都是笑意连连。“这句话说的倒是对,想当初陆夫人为了坐上这个位置,可是使劲了手段。我跟浅秋可是光明正大的跟着男人交往结婚订婚,可不像有的人,在背后横插折腾。”

    她说着,那轻蔑的目光还似有若无的落在了陆母跟黎蕊的脸上。

    黎蕊被这么赤果果的羞辱,脸上瞬间就是止不住的怒意,抬起手来就想要扇云初夏一个耳光,却是被她扬手就抓住,“说话就好好说话,动不动就发大小姐脾气甩人耳光,是仗着自己家有权有势,还是没教养不知道礼仪?”

    一旁的陆夫人此时是脸色难堪到了极点,趁着云初夏不备,扬起手就要落在云初夏的脸上,只是那只手刚扬起就被宁浅秋给推了一下,陆母不受控制的就往后退开几步。

    陆璟年打完电话过来找自己的母亲时,就见到了黎蕊蹲在地面上扶着陆母哭哭啼啼,宁浅秋被陆母拽着手臂不放。闹嚷嚷的画面在这大型商场里很是惹人注目。

    “怎么回事?”陆璟年走上前,嗓音淡漠,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宁浅秋,随即就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母亲面上。

    受了委屈的女人立即就哭的梨花带雨,添油加醋的在陆璟年面前告了一状。

    “你们几个在这吵吵闹闹也不怕丢人!”陆璟年有些温怒的声线响起,随即就搀扶着自己的母亲,“有没有哪里伤到?我先送你去医院。”

    陆璟年全程只是刚开始扫了宁浅秋一眼,自此以后都没有抬头看过她一眼。黎蕊在一旁注视着两个人的动静,见着陆璟年态度淡漠,心上的担忧稍微的松了松。

    得意的高昂着自己的头,黎蕊走上前,出其不意的就朝着浅秋的脸蛋上扇了一巴掌,倨傲的不屑,“我警告你,别在动不该动的心思,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一巴掌太过迅速,几人都怔了几秒,就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只听见啪的一声,宁浅秋毫不示弱的就还了回去。她目光冷鸷,浑身都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你是什么东西也能动手打我!你自己的东西自己看好,不是什么人都跟你一个品味喜欢同样的东西!别拿我说事,你的东西,我见着就恶心!”

    一旁的男人,扶着陆母的手指顿了顿。他抬眸看着宁浅秋的方向,眼里是布满着森森的凉意。

    她竟然把自己也归为是件东西,她说看着就恶心。

    眼里冷的淬了层层的寒冰,直勾勾的就凝着了她的眼眸,似乎恨不得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冲上前警告一翻。

    黎蕊气的就要摸自己的手机,陆璟年眼色瞬间就犀利无比,一个大步就跨了上前顺势的抓住了她摸手机的动作,“宁浅秋,别在这碍眼,赶紧着给我离开!”

    “陆璟年,你就是个人渣!”云初夏愤恨的骂了他一句,宁浅秋已经拉着云初夏作势要离去,“初夏姐我们走吧,小豆小朵还在家。”

    初夏看了看站在眼前碍眼的两人,还是忍不住的瞪了一眼。

    就在两人抬脚的瞬间,黎蕊却是突然就用力挣脱了陆璟年的手,横身就拦住了宁浅秋的去路,“想走可以,先给我道歉!”

    “道歉?”浅秋眯了眯眼,“我说错了什么需要我道歉,好狗不挡道,让开!”

    伸手扶开挡在自己面前蛮不讲理的黎蕊,她抬脚刚走了两步,黎蕊气急败坏的就冲了上前。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黑色的人影就晃过了浅秋的眼帘,那身形高大的男人就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低着头,面色有丝冰凉的淡漠,只是那双眼却是透着一抹复杂的神色,凌厉而又森冷。“给黎蕊道歉。”

    不可思议的看着有些恼怒的男人,黎蕊弯了弯自己的唇角,看向宁浅秋的目光带着胜利的炫耀。

    “道歉?”宁浅秋仰起头来,唇瓣里噙着笑,轻轻袅袅的从喉中溢出了一声轻呼,“要我道歉不可能!”

    她倔犟的抬着头,直接抬脚狠狠的踩在了男人的皮鞋上,“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别忘了你自己的位置。”

    话落,她拉着云初夏就迅速的离开这个地方。

    一路上,宁浅秋的脸色很苍白,一直都安静的不在说话。初夏看着她这般,心疼的抓着她的手,“既然如此难受那就离开吧,我来想办法,就算他知道是我做的,他也不会对我怎样。毕竟他还要看在慕西何的面上。”

    ……

    宁浅秋一直跟着云初夏待在一块,期间手机不停的响过几次,最后都被她给挂断。快到天黑的时候,宁浅秋才回了那个不愿回去的牢笼。

    别墅没有开灯,黑沉沉的一片,她输了密码走进去,就闻到了浓重的刺鼻的烟味,刚抬起手来想要开灯,却是被男人顺势就给抵在了门背上。

    “生气了?”黑暗之中,男人的眼眸依旧是如星光般的璀璨,那低低沉沉的嗓音在这清冷的夜色之中,显得越发的沉寂。

    宁浅秋抬起头来,看不清黑夜之中男人脸上的表情。她绯色的唇勾着几缕讽刺的笑,“我有什么资格生气。”

    说着,她就伸出手推了面前的男人,直接就从他身旁走过。

    手臂一紧,她重新被男人给抓抵在了门背。“以后见着黎蕊不要跟她吵,乖乖的躲开就行了。”

    心口处有着一瞬的紧绷,宁浅秋惊愕的抬头,视线紧紧的盯着男人漆黑的眸,突然就低低的轻笑了起来,“也是,毕竟人家才是你的正牌,我算什么。陆璟年,明天我要去医院看韩漾。”

    “不准去!”他一口就拒绝了宁浅秋的要求,深沉的眉眼就那么久久的盯着女人的面上,薄唇轻吐,“我不喜欢你跟其他男人接触,尤其还是一个对你有非分只想的男人。”

    “陆璟年!”徒然加大了音色的低喝,带着丝丝的愤怒跟怒气。浅秋瞪着他,有些无能为力,“你不喜欢我跟其他男人接触,那我呢,我是不是不喜欢你跟其他女人接触,你就不会接触那些女人么?将心比心,你没权利要求我做什么。何况,韩漾是因为才出事的,于情于理我都该去医院看他一次。再说了,我出门,每天都被你派人二十四小时的跟着,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么?”

    胸腔处又有一股怒气上涌,陆璟年看着这般倔犟的令人恼怒的宁浅秋,只好软了下来,“明天我在联系你。”

    浅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温度,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多,他应该是去了公司。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手机里就有短信进来。

    【我知道你不想接我电话,下午的时候我带你去医院。】

    浅秋看着这条顿新,沉默着之后没有回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电话又响了起来,依旧是陆璟年的号码,她接过,手指紧缩,两眼睁大着是不可思议的震惊,那双唇瓣紧紧的咬着,很显然是在极度的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电话里面依旧是旖旎无限的声音传入,她两眼空洞的望着窗外,薄薄的唇瓣渐渐的扬着了笑。

    陆氏办公室里。

    陆璟年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就见着了坐在自己转椅上的女人,脸色有些暗冷,“你怎么来这?”

    语气很冷淡,带着一分不悦的质问。

    黎蕊笑了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就是顺便路过这,然后就顺道上来看看你,见着你没在办公室就坐了一会。你不会介意的吧。”

    陆璟年没有表情的睨着一副笑意盈盈的女人,“现在看到了,你应该可以走了。”

    “璟年。”黎蕊立即走上前伸手就挽住了他的手臂,“都快要到中午了,我们一起吃顿饭好不好。伯母听说最近新开了一家地道的川菜馆,我跟伯母都约好了,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

    他皱了眉,转身就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开始忙碌着翻开了文件。

    就在黎蕊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就传来了男人冰冷的回答,“嗯,你们定位置。”

    一个上午,宁浅秋因为接到那通电话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的精神疲惫中。中午程姨端上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吃,只是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发愣。

    陆璟年跟着黎蕊,陆母一行三人坐在高档的餐馆中,黎蕊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手机没电关机了,璟年,把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他很是不悦的睨了她一眼,淡淡回道,“拿我妈的。”

    “你这个孩子,小蕊只是拿你手机打个电话,你至于这么小气,还是你故意遮遮掩掩的有是你们见不得人的秘密。”

    无语的冷嗤一声,陆璟年才从自己的裤袋里摸出了黑色的手机。黎蕊接过之后就走到了走廊外开始拨打了电话。声音不大,却又恰好的让包厢里的人可以听见。

    只是女人的一双手迅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然后又将发送记录给删除掉。

    愣神的时候,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过。宁浅秋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看到信息提示上的名字,她还是咬着牙,颤颤的点开了那条短信。

    虽然有些奇怪,但她还是没有多做怀疑。记住了短信上的地点,然后换了衣衫出门。

    保镖见着她要出门,打电话给陆璟年,却是一直通话,两人正犹豫着该不该放千秋出去,陆璟年的短信就进来。

    包厢里面的灯光很暗,似乎将浓厚色彩的窗帘遮挡了过来。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开口小声出声,“陆璟年你在里面吗?我开灯了。”

    她转身就在墙壁上摸索着要打开包厢里的灯光,身后有人影逼近,她侧过头,嘴上就被一只大手给捂住,耳边是陌生男人的笑声,如恶魔的穿透了她脑子里的意识。

    “没想到陆璟年为了合作,真的送给我一个大美人。你放心,陆璟年不要你,我要你……”

    男人后面的话已经全数被她的大脑给自动屏蔽,浅秋的脑子里回荡着男人刚才的那番话。

    陆璟年,他怎么可以这样!口口声声的警告自己不要跟其他男人走的太近,此刻却又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推入在了其他男人的怀里。

    愤怒,震惊,还是怨恨,不甘。她从未有过如此的心寒,那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她尖叫着,身子撞在了什么物体上,发出刺耳的乒乒乓乓声。她希望外面的保镖能听到自己里面的动静跑进来解救自己,可是,时间过去,她的体力明显支撑不下去。可这包厢的门欧米亚被人推开。

    她哭着笑了出声,她怎么忘了。陆璟年心狠手辣,他能把自己随便的送给陌生的男人,他早就跟外面的保镖打了招呼。

    无力的被人推倒在了沙发上,她绝望的闭上眼,只有无数的泪水绝提。

    感受着那恶心的双手正撕扯着自己的衣衫,她双眸愤恨,像发疯一般的抓扯着男人。

    两人争扯之间,门突然被人从外踹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就被人一把给踹开。紧接着就有男人的西装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泪眼模糊的盯着来人,直到她被人抱进在了怀里,她才近距离的模糊的看清了人影。

    唇瓣动了动,她声色有些黯哑的唤了一句,“大哥。”

    陆璟铭只是皱了眉,“我带你出去。”

    坐上车之后,她一言不发的盯着窗外。陆璟铭拿出手机,浅秋立即就开口劝阻,“大哥你不要打给他,送我去趟医院。”

    微微愣了愣,他将手机给收好。一边开车,声线很冷,“去了医院后就不要回来了,我知道你想要离开他,跟着真心喜欢你的人离开这个地方。后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

    眼眶微微的红了红,她开口说了一句谢谢。

    浅秋找到韩漾的病房时,里面没有人陪着。躺在床上的人已经清醒过来,只是神情厌倦的闭着眼,不想跟人接触谈论。

    她看着头上都还抱着白纱布的韩漾,脸上,手上全是一片狼藉的伤痕。

    走进,站在了他的面前,她伸出手来,想要抚上那些伤口,却又是停留在半空,眼眶湿润,声音涩涩的叫着他的名字,

    “小姝,真的是你吗?”韩漾听到熟悉的声音,猛地就睁开了双眼,见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宁浅秋,激动的就要坐起身来。

    浅秋立即就制止着他的动作,眼眸低垂,“你身上有伤不能乱动,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你也就不会出车祸了。”

    她抬起头来,神情有些疲惫,“我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了,我会离开这个地方。以后不要在找我了,你好好的找个女孩过日子,不要在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了。”

    “你要离开?”他脸上的惊喜灿烂的明媚,伸出手激动的拽住了浅秋的双手,“你等我,我们一起离开,我已经遗失了你五年,我不想在错过了。小姝,就让我好好的照顾你弥补你好不好?”

    摇了摇头,她猩红着眼眸盯着他的眼,那双纤细的小手用力的想要钣开他的大手,“韩漾你不明白,陆璟年的心有多狠,我要是跟你一起走,他找来的话我会连累你。我不能让你牵连在里面。”

    手掌紧紧的拽着她不放,韩漾固执的撑着凑过了一点点的距离,眸子里星光熠熠,“我不怕,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你等我,我一个月之后就能带你离开。”

    心里的某个地方就这么被柔化成了一片片,浅秋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不由的含着泪点了点头。

    出了医院,她走在长廊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之中,直到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抬眸,眼里映出女人娇媚却又凌厉的嚣张,黎蕊嘴角里噙着一缕不屑的似笑非笑,“我们谈谈。”

    “没什么好谈,我们之间没有关系。”她声色很硬,眼里的视线掠过了她的身旁,就走向了电梯处。

    手臂上一紧,浅秋就被娇重的女人给拽了一把,就带到了无人的安全通道。

    松开了手,黎蕊轻睨的凝视了她一眼,“璟年为了慕西何的事把我们的婚期往后推,你不要自作多情的以为是他为了你。我们要结婚了,你横在我们之间做个小三很痛快?说吧,你要多少,开个价。”

    傲慢的不可一世,眼底里沁出的都是一种睥睨的轻视。宁浅秋看着这样的黎蕊,不由的失笑出声,“你以为是我不想揍故意赖在这?有本事就让你的男人把我给放了。”

    浅秋的手臂上还有着被人掐过的淤痕,脖子上也有着一道很明显被人啃咬过留下的牙齿印。黎蕊看着,笑的越发的炫耀,“今天璟年给你的惊喜应该不错,他留你在身边也不过是玩你而已。你还真以为他是非你不可,不然他也不会为了讨好我把你送给其他男人了。”

    眼眸剧烈的瑟缩了一下,宁浅秋的小手都紧紧的捏着成了拳头,她咬着唇,有些艰难的出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陆璟年为了讨好我哄我上.床,就把你给送给其他男人,难道中午的事情你忘记了,你出事的时候,璟年正在陪着我用餐。”

    轰的一声,她脑子里所有的神经在哪一瞬间就全都断裂。她看着女人笑意嫣然的脸,不由的够着唇笑了笑,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过残忍。

    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也连累害没了自己的孩子,现在居然畜牲都不如的将自己送给其他的男人。

    许是太过愤恨,眼里是深深的绝望跟悲哀,可是却是流不出一丝的眼泪。

    浅秋消失了,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就匆匆的离开。陆璟年只找到了她乘坐出租车,随后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从未有过的烦躁跟阴郁,他看着空荡荡的卧室,似乎还看到了一脸冷淡的女人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发愣。他唇角里勾着笑,伸出手去,想要摸上她的脸,可眼前的女人瞬间消失,只有空荡荡的一片凄凉。

    楼下有声响传来,似乎是女人的说话声。失魂中的男人眼底升过亮光,转身就冲了出去。

    迅速的跑到了楼梯口,他欣喜的脸上也迅速的垮了下来,阴冷着一张脸瞪了一眼出现在这里的黎蕊,“你怎么来这了!”

    黎蕊看到他脸上的变化,一颗心沉了沉,却依旧是唇角带笑,“我知道你一直都处在这个地方,璟年,我们都快要结婚了,我希望你不要做糊涂事。”

    “结婚?”他冷嗤一声,眼里的神色很薄凉,“我们的婚姻你不知道只是一个合作罢了,做给外人看戏而已。三年期限一到,你我什么都不是。”

    眼里划过受伤的心痛,她抬脚缓缓的走上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拽住了他的衣袖,“璟年,我知道你暂时还不能忘记她,我可以等你。只是,你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态度对我。我很受伤。”

    “受伤也是你自己选的路,黎蕊,浅秋在哪里?”

    她身形一震,颤愕的盯着陆璟年,“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带走了她?”

    “不是你还会有谁,韩漾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既然你知道这个地方,依你那小肚鸡肠的性格你会轻易的放过她?昨天在商场碰见浅秋的时候,你不是想要叫人来收拾他么?”他的语气很冷硬,携带着丝丝的寒意。

    逼仄的靠近,黎蕊不由的往后退开,直到被男人逼退在了楼梯的扶手上,她才瑟瑟的抬头与他对视,“陆璟年,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说清楚,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你就应该跟不三不四的狐狸精断清关系。我的心眼很小,容不得有沙子碍眼,如果有东西碍着我的眼,我会将那些碍事的东西全都给毁掉。”

    喉咙处猛地一紧,黎蕊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戾气浓重的男人,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为了那个贱女人而伸手掐着自己的脖子。

    大掌用力的锁住了她的喉咙,他目光森冷的盯着她那张惊愕害怕的双眼逼问,“你把她给我藏在了什么地方?!”

    喉咙处一阵阵的疼痛发痒,黎蕊咳嗽了一声,抬起手抓住锁住自己喉咙的大手,眼里带着疯狂的恣意,“怎么了你不敢掐死我?只要我死了,我就会让你那个女人给我陪葬!陆璟年,别以为我就是好欺负的,大不了我们几个一起死!”

    “疯子,你把她藏在了什么地方?说!”他阴冷的咬着唇,一字一句都隐忍着,似乎随时都会掐死这个女人。

    抬着头,她笑了笑,“乖乖的结婚后我就会让人放了她,不然或许下次看到的时候就是一具尸体了。别想着找到她,你虽然有本事,可你也别忘了我是谁?”

    咬着的唇,咯吱作响。陆璟年真的是想一把掐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门再次被人推开,陆母走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正掐着心目中的完美的儿媳妇,赶紧跑了上前,一把拽住自己儿子的手臂怒吼,“陆璟年你疯了是不是,给我松手!”

    轻袅着笑凝着愤怒的男人,黎蕊丝毫不在畏惧的迎视着他的眼,“只要我们结婚,我保证他毫发无伤。”

    咬牙恨恨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他迅速的就从一旁走过,携带着阵阵阴冷的寒风。

    一个月,陆璟年就像是发疯似的寻找,几乎把凉城所有的宾馆酒店都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依旧是没有找到宁浅秋的下落。

    转眼,一个月后的婚期如期而至。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新娘该有的喜气,只有浓重的阴郁。

    黎蕊一身白色的婚纱,将她美丽的小脸衬托的越发的靓丽夺目,可落在陆璟年的眼里,所有的画面都是浅秋那张冷淡不愿待见自己的模样。

    挽着男人的手臂,迈着优雅的步子。黎蕊在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目光中走在了红毯上。她低着头,嘴里轻呢,“别给我摆着一张臭脸,宁浅秋刻在我手上。”

    他的表情很冷漠,机械似的走过了红毯,两人相对而站。婚礼司仪在台上说着什么他全都听不见,突然,有一名保镖走到了陆璟年身旁低语了几句。所有的人都见着新娘一把扯掉了胸前佩戴的胸花,阴冷的迈着步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一阵哗然,黎蕊的脸上瞬间惨白难堪。不顾着自己的形象提起了婚纱裙摆就跑着追了上前,“陆璟年你干什么!跟我回去继续婚礼!”

    他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一把就甩开了拉扯住自己的女人,“这么想要男人随便抓个人跟你继续结婚,有笔账等我回来在慢慢的跟你算!”

    眼里戾气浮现,那双眼阴鸷的令人不敢靠近。他抛下了一句狠话之后匆匆的上车离开。

    高速路的出口处,宁浅秋看着开车的男人,有些担心,“前面有人在查车,你说我们能不能顺利的离开这个地方?”

    韩漾伸出右手来握住了她不安的小手,“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查我的车。只要我们离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堵了十几米的路况,缓缓的挪动。当那些查车的人见到了车牌,果真如他所说没有拦车。黑色的车子,迅速的行驶。

    抬眸,视线不经意的扫过了后视镜,看到有一辆熟悉的车型追了上来。她惊的抓住了韩漾的手臂,“他追来了,他还是追来了,怎么办,我们能不能逃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