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57.157章 :你跟他在一起,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157.157章 :你跟他在一起,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沉的眸渐渐变的如墨染一般,陆璟年讥诮的似在自嘲又像似在嘲讽着对面的女人。“你觉得现在靠着姓韩的你就能把我送进监狱了?”

    明明他的话语很淡,却是让人听着生出一种狂妄而又嚣张的冷锐。

    宁浅秋目光直锁在他的眼眸之中,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什么她会觉得在他的眼底深处看到了一种落魄挫败的伤痛。

    韩漾见着自己身旁女人的目光一顺不顺的盯着对面的男人,犀利的凝着他,“这个城市不是你陆家说了算,既然小姝要告你,我一定会帮她告到底!”

    低下头,他伸手就搂住了浅秋的肩膀,语气也软了下来,“听说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我现在带你去医院。魍”

    浅秋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身,手臂处一紧,有一股遒劲的力道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回过头,她的视线就撞入在了他的眼神里,微微的眯着自己的眼,“放手!”

    “浅秋,你真的要跟他走?这么多年,你就没有留恋过?”陆璟年看着她,视线犀利的尖锐,仿佛要通过她的这双眼看穿她的内心一般檎。

    唇角勾出了笑,她神色很淡的看着陆璟年,“所有的留恋,早已经被你亲手摧毁。当初,在我们结婚前,我是真心想过,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可以放下父亲的死,毕竟就像你说过他选择跳楼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没有拿刀逼着他。可是,最后呢,我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你在婚礼上的羞辱,是我被车撞没了孩子,是我的母亲被你逼的也跳楼死了。陆璟年,你可知道你出现在医院时,我在想,如果你能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也就顺着自己的心。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却以为是我为了报复你故意选择撞车流掉自己腹中的孩子。陆璟年,你说,我为什么还要留念一个只带给自己侮辱跟仇恨的男人?”

    眼眸再次缩了缩,陆璟年的身子僵硬,可是拉着浅秋的手却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有些事情我说过不是你所看到的,你要知道我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好啊,有什么你就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你会编出什么话来圆你伤害我的事实。”

    “浅秋。”陆璟年拽着她的手就要往自己离走进,“你跟我走,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跟我进来我就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

    “陆璟年!”宁浅秋一声历喝,手臂挣扎了几下,“你以为我是傻子这么好骗?你把我骗进去我就出不来了,你还真以为我会相信你?我只是想要听听你会编出什么话来,其实对于你想说的什么,我也没什么兴趣,毕竟你说的话我不会在相信一句!现在,就请你给我放手!”

    挣扎了几下,她非但没有摆脱陆璟年的擒制,倒是被那男人越发的攥的紧。手上抽疼抽疼。

    韩漾见着,立即就走了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陆璟年的手臂,“你给我放开,你听清楚了小姝她不会在跟着你,你给我松手!”

    “滚,你别以为仗着你如今的身份你就可以跟我抗衡!”陆璟年戾气翻滚,甩手就将抓住自己手臂的韩漾给甩了出去,他踉跄着几步才站稳了身子。

    迅速的抓起了浅秋的手臂,陆璟年就要带着她离开。韩漾从另一侧跑了上前,也顺势就抓住了浅秋的另一只手。

    两个男人拽着一个女人,只是苦了中间的宁浅秋。

    “浅秋跟我回去,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陆璟年拽着她的手,想要将她带进屋。

    韩漾也不甘示弱,拽着浅秋的另一只手臂,“小姝你别在上他的当,跟我走,我们重新开始。”

    两个男人都不主动的放开她的手,浅秋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人给扯断。耳边又是男人的嘀咕声。她烦躁的吼了出声,“别拽了,我手疼。”

    话一落,陆璟年立即就松开了手。浅秋就被韩漾给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陆璟年站在原地许久。他看着不由的咧开了唇失笑,原来,他还是输了。就因为她喊了一句疼,他就轻易的松开了她的手。

    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在纠结的缘由。或许在她的心里最爱的人还是韩漾。毕竟那个男人是她最纯净的初恋。而他在她眼里算什么?

    一个逼死她父母的凶手,一个花钱买她的男人,一个因为得不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只能转而喜欢她的女人。

    真是个傻到家的女人。

    宁浅秋被韩漾带着去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才出院准备离开。

    韩漾打开了车门,等着浅秋上车。却是发现她低垂着头在思考着什么,整个人都是漫不经心的状态。

    “小姝,你在想什么?”韩漾的手还搭在车门上。

    低着头的女人才抬起头来,走到了韩漾的面前,“没什么,今天谢谢你。你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去朋友家。”

    她刚才已经给云初夏打了电话去借宿几晚,毕竟她现在对韩漾已经没有了男女之情。她不想在惹上其他暧昧的情感在里面。

    深邃的眼里流淌过一丝的失落,他还是笑着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你去朋友家也不方便,我在北环区那边又一套公寓,你去那住吧。”

    “韩漾,我很感谢你带我出来,可是我还是想跟你说清楚,我对你已经没有了男女之情额感情。我不能在麻烦你了,以后的事情我需要自己去面对,不能事事都靠着你。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会很不安。所以你还是不要强求了。”

    眼里的受伤止不住的轻趟而出,韩漾笑了笑,“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不急。你有事就找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韩漾还是将浅秋送到了云初夏那,初夏已经大概猜到了她们的事情。将浅秋带去了客房,自己下楼去吩咐着厨房做了几样菜端了上来。

    浅秋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可是那动作却是一直保持着,没有在挪动一分。云初夏端着饭菜上来,就看到了浅秋一个人出神发愣。

    叹了一声,她才将饭菜搁在了一旁。“心里还是舍不得?”

    浅秋闻言,这才收回了自己飘荡的思绪,擦着自己的头发,没有回答云初夏的话。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舍得还是舍不得。

    笑了笑,云初夏这才伸手拿开了浅秋手中的毛巾,“先吃饭,然后在好好的睡一觉。”

    “不用了,我吃不下。”浅秋瞟了那些饭菜,发现自己一点食欲都没有。她只是想要埋头大睡,如果一觉起来,发现自己所经历的全都是一场梦该多好。

    “吃不下那我们就聊聊天。”云初夏在浅秋的身旁坐下,“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可是却也不短。日久相处中不产生一些感情怎么可能。我一直都骂陆璟年是人渣,一是因为他之前喜欢过乔洛,二是因为他对你的态度。其实想想,当初我觉得慕西何也挺渣的。”

    浅秋看着云初夏,微蹙着眉头,“慕西何还没有醒来吗?这一趟就是八个多月了。”

    “是啊,八个多月了,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我和孩子都还在等着他。爸爸一把年纪了,还在帮着西何看着DIOR,我又要管理着以前的乔氏。可算是把我给累坏了,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果要上班的话,可以去我那帮我。”

    “我暂时还是先休息两天,初夏姐,我在想,当初你回来的时候那般的恨着慕西何,为什么你还是会跟他在一起。你是怎么熬过那些日子的?”

    初夏听到她的话就笑了,“其实我回来真的是想要报仇的,可是那颗心依旧是不受控制的被他牵引着,后来在逐渐的发现有的事情便不是我当初看到的,经历过几次生死,对这些仇恨也看的淡了。其实,我在想,慕西何既然能跟陆璟年成为兄弟,想必也不会做那些杀人放火的犯罪事,或许你们之间有着误会。虽然我很讨厌陆璟年,但是我总觉得他是喜欢你的,比之前他喜欢乔洛更用了心。”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多希望父母的死不是他亲手造成的,可是我母亲在临死前在手机里留下了遗言,所有的一切都指向着他。我也不知道。”她抬起头来,眼神里是混乱的猜不透,“如果是爱,他不会为了家族利益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我不想在继续留在他身边。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去猜想。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好了好了,暂时别想了。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在睡会?”云初夏安慰着,最后浅秋还是在初夏的劝说中勉强的吃了东西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黑了下来。搁在一旁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随手拿过,看着是韩漾打来,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

    “小姝,是我,你现在方便出来吗?”电话那边的人用着询问的语气问道。

    浅秋看着窗外黑了下去的夜色,“我已经睡了,你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跟我说是一样的。”

    那边的韩漾有了一丝的失落,还是开口说着,“你不是说要告陆璟年吗?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也请了凉城最优秀的律师,一定会赢的。”

    握着电话的手不由的颤了一下,浅秋那双秀气的眉头越发的皱紧了。呼吸平静,隔了许久她都未曾回话。

    韩漾不知道宁浅秋怎么了,只好又开口说话,“小姝你还在听吗?我都已经替你准备好了,明天我一早就来接你,我……”

    “韩漾。”浅秋开口,声音里有着一股淡淡的疏离冷漠,“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要怎么做,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她最开始也是怒极攻心朝着陆璟年吼道,可是真的要告他么?

    过往的一切都盘旋在她的脑海里,那个脾气暴躁,冷漠不易接近的男人,却总是温情的替着自己做过许多,他可以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生理期,会体贴的让人准备红糖水。在外面,她受到人欺凌的时候,也是他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果当初不是他花钱救了自己,或许她早已不在这个世上。

    她知道自己虽然恨,可是却又带着另外一种对立的情感。

    “小姝,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不想告他了?你难道就忘记了你爸妈的死了,你忘记他是怎么囚禁你不准你离开的?这样的男人,难道你还爱他吗?”

    那边的韩漾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质问起来,一字一句,就像是铁烙般的烙印在了她的心上,让她焦躁不安。

    “韩漾,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可是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浅秋有些恼怒的挂断了电话,一个人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发呆。

    浅秋的睡眠不是很好,第二天很早就睡醒过来,下楼的时候却发现云初夏已经抱着小豆坐在了沙发上,陪着小豆玩耍。

    “这小家伙这么早就起来了?现在不过六点多。”浅秋上前伸手摸了摸沙发上独自玩的很开心的小豆。

    初夏睡意朦胧,不时的还打了个哈欠,“这小家伙精神太好了,晚上十一点才睡,早上不到六点就得起床。我想睡个懒觉都不行。”

    “那你去睡会,我帮你看着小豆。”浅秋说着,就伸手去抱小豆。小豆还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摸在了浅秋的脸上,咯咯的笑着。

    “不用了,他自己玩,我在旁边眯会就行。不过,我看有人起的比我们更早。”初夏的视线看向了窗外,宁浅秋顺着望了出去,就见着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别墅外。

    不用说,浅秋也知道停在外面的人是谁。眸色有些暗淡,转头牵扯着唇岔开话题,“早上要吃什么,要不要我帮你做?免费住在你这我都不好意思了。”

    初夏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就这么逃避下去?他既然来了你就出去,他说要告诉你所有事情的原委,那你就去听听,听一下又不会掉几斤肉。出去看看。”

    晶莹的眸子不由的又望向了车窗外的那辆黑车上,她看着坐了一会才起身往门口处的方向走了过去。

    秋天的早晨,雾气较重。打开门出去,迎面而来的就有些凉意。她靠近,那辆停着的黑车上已经沾染了许多的露气,想来应该是停了很久。

    见着浅秋走了出来,车内的男人才推开门走了出来。他一开口,嗓音就是黯哑的厉害,不时的还伴随着咳嗽了一声,“你终于出来了。”

    “你在这耗着,我不出来难道一直让你堵着人家的大门?”她神色冷淡的撩了他一眼,眼里是薄凉的冷意,“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说,别让我多花一分钟看到你。”

    眼眶深邃的有些青色的男人,在听到那句话后瞬间就缩了缩眼眸。整个人都有过一瞬的怔怔。

    陆璟年看着她眼里所倾泻出来的浓稠的凉意,不由的心上一寒。他目光幽森,如一波深潭,“浅秋,对于我们之间走到今天,我也觉得挺累。在你心里一直都还以为我是因为娶不到乔洛,而委屈自己喜欢这你缠着你?”

    他兀自的勾着唇轻笑了一声,“或许,在以前的那些日子里,因为乔洛我对你造成过的伤害。可是你却忽略了时间是最好的牵动。你父亲的死……”

    说到这,他停下话来顿了顿,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女人的面上表情,“你父亲的公司在之前都有了许多的亏空,他想要填补抱住乔氏,就开始炒股,却是运气不佳欠下了许多高利贷。他没法,只好铤而走险的做犯法的事。他选择跳楼也是因为他自己看清了自己以后的路,不想连累你们,所有才选择了死亡。而,你的母亲,我没想到……”

    汽车的引擎车传来,紧接着一道明亮的灯光就照了过来。浅秋看到韩漾的车就朝着他们的方向开了过来。

    车停下,韩漾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眼里有些敌意的看了一眼陆璟年。

    “小姝,你怎么又跟他搅合在一起,难道你忘记了?你要我带你离开他的身边,可是你才从他身边离开,你现在就偷偷的跟着他见面,你明不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韩漾一把抓住了宁浅秋的手臂,眼里有着温怒溢出。

    男人的手劲很大,浅秋下意识的就挣扎了几下,“韩漾,我只是跟他说几句话。我们之间的事情,必须要我们解决,外人都插不上手的。”

    “外人?小姝,我在你心里就是一外人?我做这么多,难道你都看不见?你是不是被他鬼迷心窍了!”韩漾激动的抓住了女人的双肩,凌厉的逼问。

    浅秋对于此刻的韩漾是说不出的一种陌生感觉,她怎么都忘了,他们之间已经分开了五年。五年,早已可以改变一个人。

    陆璟年见着那两只手臂紧抓在了宁浅秋的肩上,伸出手也抓住了他的手臂,一把就将他给扯开,“浅秋说的话你没听明白?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还指手画脚。给我滚!”

    “陆璟年你算什么东西!你要是真爱小姝,你不会把她囚禁起来,害死了她的父母,你如果真的想要爱她,你不会跟黎家的女儿结婚。你根本都不爱,你只是占有欲太强。陆璟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韩漾被扯开,愤怒的甩开了陆璟年,愤怒的低吼着。

    颀长冷俊的男人,削薄的唇里冷冷的溢出一丝不屑的嘲弄,“爱?你觉得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什么资格?当初韩家落败的时候你在哪?她需要人的时候你又在什么地方?当她在酒吧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又是在什么地方?当她为了医药费的时候低三下四的去你家求情的时候,你又在什么地方?当昨晚我们两个人拽着她,她喊疼的时候,为什么你没放手?如果你爱的话,你就会心疼,你就会主动的松开她。可你没有,你有的只是用力的拽着她。你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疼,你只是想要怎样的霸占着她不是吗?”

    浅秋的双眼有丝迷离的看着陆璟年,这个男人一向沉默不爱多说,可是他刚刚一下竟然说了这么多。

    韩漾被反驳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愤恨的瞪大双眼瞪着陆璟年。随后转身就牵起了浅秋的手,“小姝你跟我走,我带你离开。只有你待在我身边你才会安全。我马上就带你走。”

    说着,他就是不顾浅秋的意思就拉着她往自己停车的位置走了过去。

    只是还没走两步,牵着浅秋的韩漾就被人给拽开。“砰”的一声,一记拳头就狠戾的砸落在了韩漾的脸上。

    顿时就燃起了浓浓的硝烟,韩漾被揍了一拳,不甘示弱的也冲了上前。

    宁浅秋看着这两个纠缠在一块的两人,咬牙恨恨的怒斥了一句,“要打给我滚远点,最好一个都打死打残别出现在我面前!”

    撂下了话,她转身就迅速的走回了屋子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